打开主菜单

尚書職方郎中分司南京歐陽公墓誌銘

尚書職方郎中分司南京歐陽公墓誌銘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廬陵文鈔/27》和《歐陽修集/卷062

公諱頴《文忠集(四庫全書)》作潁,字孝叔。咸平三年,舉進士中第,初任峽州軍事判官,有能名,即州拜秘書省著作佐郎,知建寧縣。未半歲,峽路轉運使薛顏巡部至萬州,逐其守之不治者,以謂繼不治非尤善治者不能,因奏自建寧縣往代之。以治聞,由萬州相次九領州而治之。一再至曰鄂州。二辭不行:初彭州,以母夫人老,不果行;最後嘉州,以老告,不行。

實治七州,州大者繁廣,小者俗惡而奸,皆世指為難治者。其尤甚曰歙州,民習律令,性喜訟,家家自為簿書,凡聞人之陰私毫髮,坐起語言,日時皆記之,有訟則取以證。其視入狴牢就桎梏,猶冠帶偃簀,恬如也。盜有殺其民董氏於市,三年捕不獲,府君至,則得之以抵法。又富家有盜夜入啟其藏者,有司百計捕之甚急,且又大購之,皆不獲,有司苦之。公曰勿捕與購,獨召富家二子,械付獄,鞫之。州之吏民皆曰「是素良子也」,大怪之,更疑互諫。公堅不回,鞫愈急,二子服。然吏民猶疑其不勝而自誣,及取其所盜某物於某所,皆是,然後歎曰:「公,神明也。」其治尤難者若是,其易可知也。

公剛果有氣,外嚴內明,不可犯,以是施於政,亦以是持其身。初,皇考侍郎為許田令,時丁晉公尚少,客其縣。皇考識之,曰貴人也,使與之遊,待之極厚。及公佐峽州,晉公薦之,遂拜著作。其後,晉公居大位,用事,天下之士往往因而登榮顯,而公屏不與之接。故其仕也,自著作佐郎、秘書丞、太常博士、尚書屯田、都官、職方三員外郎、郎中,皆以歲月考課,次第升,知萬、峽、鄂、歙、彭、鄂、閬、饒、嘉州,皆所當得。及晉公敗,士多不免,惟公不及。

明道二年,以老乞分司,有田荊南,遂歸焉。以景祐元年正月二十六日終於家,年七十有三。

考諱某,贈某官。皇妣李氏,贈某縣君。夫人曾氏,某縣君,先亡。

公平生強力,少疾病。居家,忽晨起作遺戒數紙,以示其嗣子景昱曰:「吾將終矣。」後三日,乃終。而嗣子景昱能守其家,如其戒。

歐氏出於禹,禹之後有越王勾踐。勾踐之後有無疆者,為楚威王所滅,無疆之子皆受楚封,封之烏程歐陽亭者,為歐陽氏。漢世有仕為涿郡守者,子孫遂北,有居冀州之渤海,有居青州之千乘。而歐陽仕漢,世為博士,所謂歐陽尚書者也。渤海之歐陽有仕晉者曰建,所謂渤海赫赫歐陽堅石者也。建遇趙王倫之亂,其兄子質南奔長沙。自質十二世生詢,詢生通,仕於唐,皆為長沙之歐陽,而猶以渤海為封。通又三世而生琮,琮為吉州刺史,子孫家焉。自琮八世生萬,萬生雅,雅生高祖諱效,高祖生曾祖諱托,曾祖生皇祖武昌令諱郴,皇祖生公之父贈戶部侍郎諱仿,皆家吉州,又為吉州之歐陽。及公,遂遷荊南,且葬焉,又為荊南之歐陽。

嗚呼!公於修,叔父也。銘其叔父,宜於其世尤詳。銘曰:

壽孰與之,七十而老。祿則自取,於取猶少。扶身以方,亦以從公。不變其初,以及其終。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