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尹太夫人李氏墓誌銘

尹太夫人李氏墓誌銘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1

    太夫人姓李氏,博野儒生諱宗白季女也。少時聞父夜讀書,即能暗誦。年十九歸贈公,七年而嫠。子會一經書,皆太夫人口授。自贈公之沒逮會一未遇,家窶艱。舅姑老,父母衰疾無子,養生送死,不惟心瘁力殫,資用半手所拮據。自會一出守襄陽至開府河南,所以忠國利民,濟艱銷萌,拯凶饑,正禮俗,不惟朝夕訓誨,且多出於太夫人之規畫。

    會一之守襄陽也,三攝荊州,九赴鄂城。每遇水旱,太夫人必跪烈日甚雨中。家眾恐致疾,羅跪挽掖,終不起。常應時而得所求。雍正九年,荊州都統將兵西征,命造浮橋,吏民惶急。太夫人曰:「凡人必曲致其情,而後可以理喻。」會一從之。乃次第以舟渡。時又調綠旗兵馬,會集襄陽。供具夙辦,軍喜而民不擾。未幾移守揚州。襄陽、樊城、宜城並建賢母祠,不可抑止。乾隆四年,開、歸諸郡大水,會一懇陳民瘼。流民所至,命有司隨地廩給而籍之。逾歲,資送還鄉,無一流亡於他省者。民皆曰:「豈獨大府之明,太夫人為吾民廢寢與餐,大府安得不竭心與力乎?」

    始會一入覲,已命攝廣東巡撫,以母老不能赴任辭,遂改河南。及自河南內召,授副都御史,未數月,聞太夫人疾。乞終養,得俞旨,皆數十年中大臣所未有也。八年春,特賜太夫人御製五言律詩一章、堂額一、楹聯一。時爭傳謂前古邀此異數者亦罕云。會一雖洗手奉職,而自遷兩淮鹽運司,晉巡鹽御史,秩賜皆豐。太夫人節儉,治家嚴,子婦非請命,銖金尺帛,不得專取,並蓄以待大用。其在官中救水火之災,給師旅,立營倉,置舉本以恤卒伍。建禮祠,修橋梁津渡,施濟窮民,見治所《德政碑》。家居睦姻任恤,分田贍族,立義倉義學,以及道路倉卒拯救急難,具載會一所編年譜。余前已入《聞見錄賢母類》中。而太夫人卒,會一復以狀介余族子觀承請銘。余苦辭之,難更設也。既而思之,古稱女士,謂女子而有士行也。不為一身之謀,而有天下之慮。今之士實抱此志者幾人哉?而太夫人則志與事皆有焉。故更摭前錄所未及而敘論之,俾吾儕有所愧恥而興起焉。

    太夫人雖通文史,而不為詩辭。其在廣陵,憫民俗怙侈縱逸,由近盬多商,作《女訓質言》十二章以劼毖之。每閱邸報,至聖製惇大,必三拜稽首以慶。群下有讜論?謨,亦再拜稽首。偉哉,淵乎其宅心也!用此觀之,則所見於行事,抑又其淺焉者矣。

    始贈公沒,將卜於祖兆,族人隘之。太夫人泫然曰:「宅東有田,孤嫠便祭掃。」遂定窆,是為東章新阡。越五十有一年而太夫人祔焉。贈公諱公弼,卒於康熙三十二年六月朔日,年二十有七,乾隆二年誥贈資政大夫河南巡撫。太夫人卒於乾隆九年七月朔後一日,享年七十有八,誥封夫人,祔以十一月十一日。孫男三人:長嘉銓,雍正乙卯舉人;次永銓,殤;次啟銓,承蔭。女孫二人。銘曰:

    古之貞婦,守節閨房。夫人義事,實播家邦。古之賢母,義方是帥。夫人德心,曲成民物。克己裕人,恩周六親。禳災弭患,誠動鬼神。九重褒嘉,萬眾稱美。福德之全,在古無比。天實光啟,以昭女儀。豈惟女儀,志士之師!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