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君墓誌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九

吳學生居鼎重,以嘉靖二十六年六月十三日,喪其先府君。明年四月初二日,嫡母柴孺人亦卒。皆權厝於崑山朱地村。至是,其生母陳氏卒。而二女又相繼以夭。鼎重妻顧氏,復以嘉靖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前死。鼎重乃卜地於三十保鱗字圩之原,葬其父、母、妻,以二殤祔,禮也。蓋期月之間遭三喪,與改葬者凡六,青車相屬,道旁觀者,莫不歎息淚下,曰:「若居氏之死者如是,而世猶多人,何也?抑世人之擾擾,而君獨可以死耶?」

君諱懋,字士勉,其先吳邑人。祖諱某。父諱某,生四子,君最少,故里人皆以行次呼之。為舉子,不就。居田野,飲酒放浪以自娛。為人性剛,於世少可。嘗以事忤太守王儀,儀使兩人舉以撲,幾死,而辭氣終不撓。初無子,已而鼎重稍長,遣從師問學。君亦折節求賢士與之遊,禮意曲至,嘗望得其一言以教之。鼎重為文見許可,即喜,甚於華袞之榮。攜其子赴試,所至陽羨、海虞奇勝之處,往往與故人相遇,邀呼飲酒。及御史考校日,晨起夜寢,候伺如諸生。鼎重試失意,歎叱累日。

蓋鼎重能自立矣,而君竟以死。得年五十有七。柴孺人祖,贈應天府尹,諱晟。父諱奎,從父奇、大,皆舉進士。奇官黃門,累遷至京兆,居九卿間。家世赫奕,孺人獨守貧素,撫鼎重如己子,視其妾如弟。鼎重婦髮始覆額,入門,愛之如女也。而妾婦亦事之謹,門內雍和,人以為難云。卒時年六十有一。陳氏年五十有六。其葬,以嘉靖三十六年十一月十一日。銘曰:

吁嗟居君,知為儒之難也。綺紈之習,傲以安也。玩琦之辨,讒以讙也。夫婦慕賢,志獨專也。不食其報,付諸天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