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話十一上•書學 履園叢話
叢話十一下•畫學
叢話十二•藝能 

叢話十一下•畫學编辑

總論编辑

唐張彥遠《名畫記》云:「畫者,成教化,助人倫,窮神變,測幽微,與六籍同功,四時並運,發於天然,非由述作。」又曰:「象物必在於形似,形似須全其骨氣。骨氣、形似,皆本於立意,而歸於用筆。」此千古不易之論也。故凡古人書畫,俱各寫其本來面目,方入神妙。董思翁嘗言董源寫江南山,米元暉寫南齊山,李唐寫中州山,馬遠、夏珪寫錢塘山,趙吳興寫苕霅山,黃子久寫海虞山,是也。余謂畫美人者亦然,浙人像浙臉,蘇人像蘇妝,或各省畫人物者,亦總是家鄉面貌,雖用意臨寫,神采不殊,蓋習見熟聞,易入筆端耳。猶之倪雲林是無錫人,所居祗陀裏無有高山大林、曠途絕巘之觀,惟平遠荒山、枯木竹石而已,故品格超絕,全以檾澹勝人,是即所謂本來面目也。若說病討藥,限韻賦詩,死法矣,安能妙乎?

畫當以山水為上,人物次之,花卉翎毛又次之。唐、宋之法以刻畫為工,元、明之法以氣韻為工,本朝惲南田則又以姿媚為工矣。然三者皆所難能也。

畫家有南北宗之分,工南派者每輕北宗,工北派者亦笑南宗,余以為皆非也。無論南北,祇要有筆有墨,便是名家。有筆而無墨,非法也;有墨而無筆,亦非法也。

國初王秋山、高其佩,皆工於指頭畫,自此開端,遂遍天下,然賞鑒家所不取也。又有以指頭書者,又有以箸削尖作字者,謂之借箸書。余謂凡此之類,皆不可以為訓。書畫二事,以筆寫尚難於工,況以指以箸耶?又如左手書,足寫書,或以口銜筆作書,俱不足為奇,吾所不取。猶之以鼻吹笙、笛,以足打十番,是皆求乞計耳,豈可謂絕技乎?

作偽書畫者,自古有之,如唐之程修己偽王右軍,宋之米元章偽褚河南,不過以此遊戲,未必以此射利也。國初蘇州專諸巷有欽姓者,父子兄弟,俱善作偽書畫,近來所傳之宋、元人如宋徽宗、周文矩、李公麟、郭忠恕、董元、李成、郭熙、徐崇嗣、趙令穰、范寬、燕文貴、趙伯駒、趙孟堅、馬和之、蘇漢臣、劉松年、馬遠、夏珪、趙孟頫、錢選、蘇大年、王冕、高克恭、黃公望、王蒙、倪瓚、吳鎮諸家,小條短幅,巨冊長卷,大半皆出其手,世謂之「欽家款」。余少時尚見一欽姓者,在虎丘買書畫,貪苦異常,此其苗裔也。從此遂開風氣,作偽日多。就余所見,若沈氏雙生子老宏、老啟、吳廷立、鄭老會之流,有真跡一經其眼,數日後必有一幅,字則雙鉤廓填,畫則模仿酷肖,雖專門書畫者,一時難辨,以此獲巨利而愚弄人;不三十年,人既絕沒,家資蕩盡,至今子孫不知流落何處,可歎也。《尚書》曰:「作德心逸日休,作偽心勞日拙。」此之謂歟?

余生平遊歷,不過六七省,見有一才一藝者,無不默識其人,而於書畫一道,尤為留心。工書者固多,工畫者亦復不少。嘗與友人論及,書畫兩事,較時文似易而實難,時文易於中式,書畫難於入彀。試看中舉人、進士者,通天下計之,三年內必有二千餘人,工書工畫者,通天下計之,三年內數不出一兩人也。因就平生所見工畫者,彙而記之,各為小傳云。

畫中人编辑

錢載號籜石,秀水人。乾隆壬申進士,官至禮部侍郎。能詩。工寫生,不甚設色,蘭竹尤妙,書卷之氣溢於紙墨間,直在前明陳道復之上。余少時尚見之。

王元勳字湘洲,山陰人。少未讀書,而喜於畫,人物尤其所長。嘗為余臨宋本先武肅王像,出筆如篆,自在遊行,恐吳道子亦不能過之也。年八十餘卒。

王三錫字懷邦,自號竹嶺,太倉人,王日初弟子也。山水宗大癡,而加之以秀潤,當時與張墨岑齊名。遊歷名山,幾遍天下,得其片紙,如獲球璧。余與竹嶺為忘年交,有《膝上鳴秋圖》,其所繪也。年八十餘,尚喜遨遊山水。

王宸號蓮心,為麓台司農曾孫。以舉人官內閣中書,出知湖南永州府知府。畫宗家法,多用渴筆,蒼勁中有氣韻,為海內所稱。太守在京時有小僕陳桂者,窮甚,夜惟一被,而桂甚孝,嘗以被覆母,而己則和衣以睡。太守憐之,為作山水小幅,上題云:「刮毛龜背不成氈,破被將來老母眠。戲語山僮休悵望,為伊十指換青錢。」後題云:「此畫懸之市肆,當有好事者以布衾易之也。」其風趣如此。畢秋帆先生云:「太原子弟俱能動筆作畫,太守其尤著者也。」

羅聘號兩峰,江都人。嘗受業於金冬心先生。山水人物俱工,頗有逸趣。其畫梅宗華光長老。喜畫鬼,有《鬼趣圖》,當代王公大人、騷人墨客,題詩幾遍。余初至京師,識其人,往來最密。其妻方白蓮,子允紹、允纘,俱傳其學。

徐堅字孝先,號友竹,又字觀園,吳縣光福人。少貧苦而好學,凡詩文、書畫、摹印,皆能自辟門徑,追蹤古人。嘗臨董北苑《夏山煙靄》、江貫道《秋山雨霽》諸卷,海內名公巨卿,俱有題贈。余十餘歲時即識之。年八十八而卒。

余集號秋室,仁和人。乾隆丙戌進士,官至翰林侍讀學士。工書,而喜畫人物,宗陳老蓮,畫美人尤妙,京師人稱之曰余美人。年八十餘,尚能作蠅頭小楷。

陸燦號星三,長洲人。工人物花卉,長於寫真。乾隆庚子,奉旨召寫御容。其弟子尤伯宣,亦吳中傳真妙手也。

姚仔號笠山,為鄒小山宗伯書畫弟子。工於人物。乾隆三十二年,高宗南巡,嘗獻畫冊,賞荷包等物。至今錫山工人物者,猶傳其派。

張號雪鴻,江寧人。中山東商籍舉人,任湖北竹山知縣,以冒籍事去官,遂遍遊海內。工於寫生,可以突過陳白陽。能左右手書畫,尤奇。雙歌推絳樹,二牘有黃華,真近時罕見者。年七十餘卒。

陶鼎號笠亭,江都人。工山水花卉,臨模宋、元、明各家略備,惟少書卷氣。余初至千阝上識之。又有虞蟾字步青者,亦工山水,其學相似。

華冠號吉崖,無錫人。傳真妙手,山水樹石亦工,嘗為質府賓客,官四川司馬。仁宗在潛邸識其人,召寫御容,賞賚甚厚。

史鳴鶴字鬆喬,江都人。畫梅,宗王元章一派,千枝萬蕊,著手成春,大小幅俱臻絕妙。與山陰童二如截然兩途,童以蒼老勝,史以韻致勝,亦各人出筆也。余嘗有詩贈之云:「伸縑寫得一枝春,玉立冰姿越有神。酒醒夢回明月夜,欲呼小宋是前身(宋器之有《梅花喜神譜》,自稱曰小宋)。」嘗介余刻《梅譜》一卷,旋為祖龍取去。

張賜寧號桂岩,直隸滄州人。為南通州判官。山水宗石田翁,或似文待詔粗豪之筆。花卉人物,雖不甚工,而落筆有奇氣。乾隆王子歲,余入都,見憫忠寺方丈畫濟顛一幅,頗得吳道子法,因識其人,遂成莫逆。其子百祿傳父學,亦官江南,稍勝乃翁矣。

莘開號芹圃,烏程人。與同邑陸梅圃學畫於沈芥舟。山水、人物、花卉俱妙。芹圃沒後,其夫人徐氏號湘生亦能畫,尤善傳真,然僅畫婦人,至今猶在,年近八十矣。

陸楷號梅圃,其學與芹圃略相似。與余同館吳門春暉堂陸氏者三年,後梅圃無所遇,坎坷以終。

秦儀號梧園,無錫人。工山水,宗趙大年,入王石谷一派。畫楊柳尤工,人稱曰秦楊柳。

黃震號竹廬,鎮洋人。山水宗太原,尤工人物,畫古聖賢像,翎毛、花卉,亦其所長。與余同寓畢秋帆尚書家。

金鐸字亦山,本太湖廳人,流寓於蕪湖者四十餘年。山水在石田、衡山之間?亦工花卉。

方薰號蘭坻,石門人。能詩,工山水,淹潤如南田翁,又工花卉,近白陽山人,與奚鐵生齊名。寓桐鄉金比部德輿家最久。余嘗訪之,為余作「前舟網網張空水,後有蓑翁獨坐看」詩意。

奚岡號鐵生,錢塘人。工山水,筆墨蒼秀,得思翁、南田兩家法,老年入李檀園一派,為浙中畫家巨擘。近日杭人言書法者必宗山舟,言畫學者必宗鐵生,此亦一時好尚。鐵生嘗為余作《養竹山房圖》,又似雲林生,蓋其天分極高,無一點塵俗也。

王學浩號蕉畦,昆山人。乾隆丙午舉人。工山水,亂頭粗服,殊有理趣。晚年入沈石田之室。近吳中畫學咸推蕉畦為第一云。

朱本號素人,江都人。工山水,筆端頗橫,不受羈束。北遊京師,與陽湖朱昂之青笠、泰州朱鶴年野雲齊名,號為「三朱」。

黃易號小松,錢塘人,鬆石先生子。官山東濟寧運河同知。工漢隸書,尤邃於金石文字。偶畫山水,入李檀園、查梅壑一派,可稱逸品。

周左號漁石,鄞縣人。工人物,為余臨上官周《鹿門偕隱圖》,見者無不稱賞。

汪炳文號星葊,江寧人。工山水人物,秀韻莫比。中舉人後會試十次,不第。余在京師識之。官桃源教諭。

宋葆醇號芝山,山西安邑人。舉人。不甚畫山水,畫則必宗北宋。精於賞鑒。流寓揚州,為廣陵書院山長。歿時年近八十矣。

周瓚號采岩,吳縣橫塘人。工山水人物,細逾毛發,用唐、宋人法,識者謂自仇十洲後無此種筆墨矣。阮雲台宮保為浙江巡撫時,常在幕府,然吳門士大夫鮮有知其人者。

古煌號鏡水,鄞縣人。工人物界劃,妙絕一世,今之仇實父也。嘗贈余《試茶圖》一幅,見者莫不歎賞。

張應均號東佘,長洲人。以明經官四川知縣。山水宗北苑。嘗為富陽相國代筆,與董耕雲椿同在相府,後來者為太倉李大令祥鳳也。

馬履泰號秋藥,錢塘人。乾隆丁未進士,官至太常寺卿。能詩工畫,筆下頗有奇氣,近金壽門。

胡鍾號蘭川,江寧人。乾隆丁酉舉人,官雲南澂江府知府。工山水,書法亦精,篆、隸、正、草,各體俱備。

孫銓號少迂,昆山舉人,以南彙教諭保舉,官山東惠民知縣。工於山水,蒼秀有法。書宗趙、董,為諸王記室最久。

李榮號散木,錢塘人。少未讀書,好學不厭,能詩工書,尤愛六法,俱臻妙境。山水初宗石谷,後入思翁、南田一派,又工蘭竹花卉。嘗為諸幕府書記,有名公卿間。歿於粵東,可惜也。

張莘號秋谷,工山水花卉,能詩,與余同寓虎丘。秋谷嘗作畫百幅,乘海舶散布海東諸國,夷人有得之者,珍為至寶,亦以海物為潤筆。余贈其楹帖云:「筆底煙花傳海國,袖中詩句落吳船。」

吳文澄號南薌,歙縣人。流寓山左。能詩,尤工書畫,凡篆、隸、真、草、山水、人物,花卉、翎毛,以及刻碑模印諸事,莫不通而習之。嘉慶十八年,以布衣詣闕上書,奉旨回籍,不加罪也。晚年嘗寓吳門,行醫自食,可稱奇士。

潘恭壽字慎大,自號蓮巢,丹徒人。山水、人物、花卉、翎毛,無所不工,又能模印。當時與王夢樓太守常到吳門,人有得其片紙者,如獲至寶。余嘗乞其畫佛像一幅,絕似丁南羽,近時鮮有其比。

錢堉字鹿泉,其先本山陰籍,遊幕蜀中,遂為成都人。自號梅花和尚,不削髮,不披緇,狀貌雄傑,修髯過腹,為人豁達不羈,而豪於飲。喜吟詠,善顛草,畫梅尤入妙品,醉後落筆,逸趣橫生,自謂醒時不及也。嘗愛虎丘之勝,築生壙於後山,左右俱植梅花,自題其墓柱曰:「槐夢醒時成大覺,梅花香裏證無生。」以嘉慶戊寅年卒於吳門,其故人周勖齋太守葬之,成其志也。

侯雲松號青甫,江寧舉人。工花卉,淹雅可愛。書法亦精。嘗畫《松竹圖》,壽餘六十,較張雪鴻大令別出機杼。

汪梅鼎號浣雲,休寧人。中乾隆癸丑進士。山水、花卉,皆臻絕妙,其出筆之雅,似不食人間煙火者,咸謂之南田後身。嘗與王鐵夫同寓揚州廣儲門之樗園,余過訪之,相得甚歡。

錢楷號裴山,嘉興人。中乾隆己酉會試第一,入翰林,官至安徽巡撫。巍科碩望,政事明能,為海內稱重,而不知其詩之精、畫之妙也。余嘗得中丞山水小幅,其法在思翁、煙客之間,上題小詩云:「萬壑千岩夢乍回,還教弱翰寫蒼苔。莫嫌下筆多凝滯,瘴海寒雲撥不開。」此幀蓋在粵西提督學政時所作也。

錢維喬號竹初,陽湖舉人,稼軒司寇之弟。官鄞縣知縣。山水用家法,稍遜於司寇。嘗為余作《寫經樓圖》,氣韻頗似元人。

黃鉞號左田,蕪湖人。乾隆乙卯進士,今官戶部尚書。山水喜宗北苑,而為余畫《秋林曳杖》一幅,又似倪、黃合作。先太安人九十壽誕,尚書為作《金萱圖》,直是白陽山人矣。隨筆點染,變化莫測,皆成絕妙。所著有《畫品》二十四則,仿司空表聖例也。其弟子王子卿太守澤,中嘉慶辛酉進士,亦工山水,嘗畫《梅花溪上圖》為贈,知其學有淵源。

萬承紀號廉山,江西南昌人。以明經補授江蘇知縣,三仕三已,擢海防司馬。山水宗吳仲圭,亦工蘭竹,篆書尤其所長。在江南二十年,名聲籍甚。

裘世璘號守齋,儀征人。以資為郎,歷任浙江知縣,捐升道員,署江西驛鹽道。能詩,工花卉,宗虞山蔣相國一派。

程壽齡號漱泉,甘泉人。中嘉慶壬戌進士,入翰林,擢右春坊庶子。工篆、隸、真、草,山水、人物、花卉,白描俱備。為人孤峭,寡言語,不輕與人交接,而聰明絕世,至於詞曲及笙笛簫管之屬,咸能通習。與同邑諸生王古靈應祥齊名。

姚元之字伯昂,桐城人。中嘉慶乙丑進士,授翰林編修,升侍講。工於花果翎毛,落筆蒼秀,如石田翁;亦畫山水,近華秋嶽,寥寥數筆,精妙入神。

改琦號七薌,其祖本北直隸人。官松江遊擊,遂占籍華亭。工山水、人物,有聲蘇、鬆間。小楷亦精,天然豐秀。

王霖號春波,江寧人。宮福建鹽場大使。工山水、人物,為余作「只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詩意一幅,殊妙。盛惇大號甫山,陽湖人。官內閣侍讀。工山水,近黃大癡。

屠倬字琴塢,錢塘人。嘉慶丁卯進士,入翰林,出知儀征縣,有政聲。工書,山水宗北苑,而喜用側筆,又近雲林。

顧洛號西梅,錢塘人。工花卉、人物,而尤以美人得名,筆下有書卷氣。嘗見其為阮雲台宮保畫《花影吹笙圖》,又有《曉妝圖》扇頭,俱妙絕一時,恐六如、十洲無此韻致。

徐鉽號西澗,錢塘人。諸生。能詩,工山水,嘗乞奚鐵生指授,中年頗近大癡。

陳鴻壽號曼生,錢塘人。以選拔得縣令,官至海防司馬,引疾歸。花卉宗王酉室,山水近李檀園。嘗官宜興,用時大彬法,自製砂壺百枚,各題銘款,人稱之曰「曼壺」,於是竟相效法,幾遍海內。余謂曼生詩文、書畫、印章無所不精,不意竟傳於「曼壺」,亦奇事也。

丁以誠號義門,丹陽人。工於傳真,中年補山水、花卉,皆成絕妙。

陸鼎號鐵簫,吳縣人。工山水、人物。兩耳俱聾,終身不娶,以筆墨自給,若有所甚適焉者。嘗有句云:「買山無計憑人笑,卻寫青山賣與人。」為一時傳誦。

馬岡千,陝西乾州人。能傳真,工於界劃。適畢秋帆先生為陝西巡撫,撰刻《關中勝跡圖志》,延岡千入署繪圖。時董耕雲、黃竹廬諸君皆在幕府,為指示之,又命臨模宋、元、明各家,畫學自此大進。為畢公作《行樂圖》二十四幅,無不稱賞焉。

金鵲泉,吳縣香雪海人。少為木工,喜於畫。嘗寓吳門繆松心進士家,松心精於賞鑒,家藏李營丘《江南》半幅及諸元、明人畫極多,皆命臨摹,咄咄逼人,亦奇士也。

胡桂號月香,吳人。少時為梨園子弟,在景山最久,而工於山水,酷似南田。高宗愛其筆墨,嘗召入內府,呼之曰桂花。嘉慶四年三月,仍命供奉內廷,年已五十餘矣。凡內府所有賞賜諸王公貴人畫扇,皆其筆也。余於戊午冬入京,識其人,謹飭謙雅,澹於榮祿,外人鮮有知者。其子九思,號默軒,亦工畫山水,無有乃翁之秀色矣。

僧主雲,吳興人。為西湖淨慈方丈。工山水,能書,俱宗華亭尚書,今之巨然也。余每至湖上,主雲必攀留坐談,終日不倦。年七十餘,尚能作書畫。

僧鐵舟,湖北武昌人。工蘭竹,能詩,天姿清妙,有名江、淮間。畫當勝於鄭板橋,亦貫休、齊己一流人也。歿葬虎丘後山,余為題其墓。

僧懶庵,俗姓沈,長洲人。為畫禪寺方丈。工山水,能詩。今退院住善慶庵,築精舍數間,種竹澆花,有蕭然自得之致。

 叢話十一上•書學 ↑返回頂部 叢話十二•藝能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