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七 山堂肆考 卷二十八 卷二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二十八   明 彭大翼 撰地理
  鄉里
  輿地提綱鄉之為言向也衆所向也里之為言止也衆所止也
  五州為鄉
  周禮大司徒令五家為比使之相保五比為閭使之相受四閭為族使之相𦵏五族為黨使之相救五黨為州使之相賙五州為鄉使之相賓注云二十五家為閭閭里門也相受言可以相容相託也百家為族五百家為黨二千五百家為州萬二千五百家為鄉相賓言其間彼此有賢能者可用三歳之時相與賓興之
  十亭為鄉
  漢法十里一亭十亭一鄉迨至李唐以百戸為里五里為鄉
  鄉三物
  周禮大司徒以鄉三物教萬民而賓興之一曰六德智仁聖義忠和二曰六行孝友睦婣任恤三曰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又鄉大夫以鄉射之禮五物詢衆庻一曰和二曰容三曰主皮四曰和容五曰興舞
  鄉八刑
  大司徒以鄉八刑紏萬民一曰不孝二曰不睦三曰不婣四曰不悌五曰不任六曰不恤七曰造言八曰亂名
  五十養于鄉
  禮王制凡養老五十養于鄉六十養于國七十養于學逹于諸侯八十拜君命一坐再至瞽亦如之九十使人受之
  六十杖于鄉
  禮王制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鄉七十杖于國八十杖于朝九十者天子欲有問焉則就其室以珍從
  封齊反𦵏
  禮檀弓太公封于營丘比及五世皆反𦵏于周君子曰樂樂其所自生禮不忘其本古人有言曰狐死正丘首仁也
  寓衞勸歸
  詩邶風式㣲式㣲胡不歸㣲君之故胡為乎中露式㣲式㣲胡不歸㣲君之躬胡為乎泥中此黎侯失國而寓于衞其臣勸之歸作此詩
  操楚音
  左成九年楚鍾儀為晉俘晉侯因使之琴遂操楚音晉侯曰樂操土風不忘本也遂釋之
  為越吟
  越人莊舄仕楚楚王曰舄越之鄙人今日入楚富貴耳亦思越否使人徃聽之乃為越吟
  不非大夫
  家語子貢曰禮居是邦不非其大夫
  與進童子
  論語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
  敬桑梓
  詩小雅維桑與梓必恭敬止
  禱枌榆
  見社日後人用枌榆字為鄉曲本此
  不廢鄉好
  左哀八年呉為邾故將伐魯問于叔孫輙輙對曰魯有名而無情伐之必得志焉退而告公山不狃公山不狃曰且夫人之行也不以所惡廢鄉注云不以其私怨惡廢棄鄉里之好也
  甚得鄉心
  呉魯肅大散財貨甚得鄉里忻心
  隠西河
  唐登科記段干木隠而西河美李陵降而隴西慚
  處髙唐
  孟子曰王豹處於淇而河西善謳綿駒處於髙唐而齊右善歌
  勝母朝歌
  淮南子曰曾子至孝不過勝母墨子非樂不入朝歌
  㢘泉讓水
  見水
  義行見稱
  東漢王烈字彦方以義行見稱于鄉里有争田者將質之于烈或至塗而反有為盗者曰不辭刑罰乞勿使王彦方知之故所居號君子鄉
  豐約與共
  晉中興書何琦尚節義豐約與鄉鄰共之
  表正鄉閭
  東漢陳寔字仲弓在鄉閭平心率物其有争訟輙求判正曉譬曲直退無怨者
  索居鄉里
  南北朝餘干人陸襄少有大志與鄉里落落不合越州刺史趙政問之襄曰世降道衰人多趨利是以索居政器之
  以賦薦帝
  漢司馬相如成都人事景帝為武騎常侍以病免客逰梁著子虛賦蜀人楊得意為狗監侍武帝帝讀子虛賦而善之曰朕獨不得與此人同時哉得意曰臣邑人司馬相如為此賦上驚召相如相如請為天子逰獵賦上大恱以為郎
  以賦示人
  呉志張紘字子綱作楠榴枕賦陳琳見之以示人曰此吾鄉人張子紘所作
  邑子託翁歸
  漢尹翁歸字子兄召拜東海太守過辭廷尉于定國定國家在東海欲屬託邑子兩人令坐後堂待見定國與翁歸語終日不敢見其邑子翁歸既去定國謂邑子曰此賢將汝不任事也又不可干以私
  邑子薦買臣
  漢朱買臣字翁子呉人也詣闕上書乆不報㑹邑子嚴助貴幸薦買臣召見說春秋言楚辭帝甚恱之拜買臣為中大夫與嚴助俱侍中
  號髙陽鄉
  孔帖劉子𤣥封居巢縣子鄉人以其兄弟六人俱有名號鄉曰髙陽里曰居巢
  號樂城鄉
  孔帖劉仁軌進爵為公子及兄子受上柱國者三人州黨榮之號所居為樂城鄉
  垂組夸鄉
  漢武帝以璽書敇責樓船將軍楊僕曰將軍請乗傳行塞因用歸家懐銀黄垂三組夸鄉里
  杖節還鄉
  後魏董徴以儒學累遷安州刺史因述職過家置酒髙㑹乃云腰龜返國昔人稱榮杖節還鄉云胡不樂誡子弟曰此富貴匪自天降乃勤學所致耳時人榮之
  衣繡晝行
  張允為雍州刺史太祖曰還卿本州可謂衣繡晝行矣
  衣錦晝遊
  唐中宗時僕射魏元忠還宋州拜掃上幸白馬寺以送之制曰衣錦晝遊在乎兹日散金敷惠諒焉斯辰元忠至鄉竟無賑施議者短之
  賢人鄉
  魏任旐字子旟樂安傳昌人漢末黄巾起到傳昌聞旐姓名曰夙聞任子旟天下賢人今作賊那可入其鄉耶
  孝子鄉
  北史華秋事母以孝聞母喪負土成墳築廬墓側詔表其門閭後賊起徃来于廬之左右咸相戒曰勿犯孝子鄉
  示子孫不忘
  見節度使
  與耆老相樂
  孔帖唐司空圖每歳時祠禱與閭里耆老鼓舞相樂
  去家自痛
  漢貢禹上書臣禹犬馬之齒八十一自痛去家三千里誠恐一旦躓仆不能自還乞骸骨生歸鄉里死無所恨
  思鄉轉深
  見夏
  晉卿入壺闗
  唐苖晉卿字元輔潞州人為太守入壺闗望縣門輙歩行或問之答曰公門當下况父母邦乎後秉政
  全節過元城
  五代馬全節初徙廣晉後過元城衣白襕謁縣官鄉人以為榮
  入里門必趨
  史記萬石君徙居陵里少子内史慶及諸子入里門必趨至家按髙祖初召奮姊為美人以奮為中涓受書謁徙其家長安中戚里及景帝時始徙陵里謂茂陵邑中里也
  望里門則歩
  東漢張湛字子孝為馮翊告歸平陵望里門則歩行主簿曰明公位尊不宜自輕湛曰父母之國所宜盡禮何輕之有
  鄉人所知
  世說許允為吏部郎多用其鄉里魏明帝遣虎賁收之既至帝覈問之允對曰臣之鄉人臣所知也
  鄉人所嫉
  晉何曾凌駕人物鄉人嫉之如讐永嘉之末何氏滅亡
  反貽患苦
  東坡志林司馬長卿始以汚行不齒于蜀人既而以賦得幸天子未能有所建明亡絲毫之善以自贖也而創開西夷逢君之惡以患苦其父母之邦乃復矜其車服節旄之美使邦君負弩先驅豈詩人致恭桑梓萬石君下里門之義乎
  不宜剽殘
  唐李勣微時往從韋城翟讓為盜說之曰鄉壤不宜自為剽殘
  奮懷河東
  栁子厚書河東吾土也家世遷徙莫能就緒其間有大河條山氣葢闗左吾因翹翹褰裳奮懷舊都
  散歩洛水
  邵氏聞見録司馬温公判西京留司御史臺遂居洛濵買園于尊賢坊以獨樂名始與先君康節遊嘗曰光陜人先生衞人今同居洛即鄉人也有如道學之尊當以年徳為貴官職不足道也公一日着深衣自崇徳寺書局散步洛水堤上因過康節天津之居謁曰程秀才云及既見公問其故公笑曰司馬出自程伯休父故曰程因留詩云拜罷歸来抵寺居解鞍縱馬罷傳呼紫衣金帶盡脫去便是林間一野夫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鄉
  五代鄧佑擢童子科弟吉擢三禮科改所居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鄉兩秀里按佑臨江人
  累徳里
  北史紐因字孝政父母亡廬于墓負土成墳墳前生麻一株其大合拱冬夏常青周武帝表其閭擢授甘棠令子士雄亦至孝父喪廬墓庭槐枯死服終還家槐復榮茂周文帝下詔號所居為累徳里
  居鄉恂恂
  論語孔子於鄉黨恂恂如也
  去國遲遲
  孟子曰孔子去魯曰遲遲吾行也去父母國之道也
  里號鳴珂
  唐張嘉貞為相弟嘉祐為金吾將軍號所居為鳴珂里
  里名𠂀謗
  唐賀徳仁兄弟八人居𠂀謗里太守王伯山改為髙陽里
  冠葢里
  漢襄陽郡峴山南至宜城百里餘其間雕墻峻宇閭里填列宣帝末至有卿士及刺史二千石數十人同日大㑹荆州刺史行部見之敇縣名其里為冠葢里
  巾車鄉
  東漢馮異初在巾車鄉為漢兵所獲
  隂鄉
  秦樗里子名疾惠王異母弟注云疾居渭南之隂鄉其里有大樗木故號樗里子
  穢里
  齊劉繪闕里人為河東相居人有姓頼者所居名穢里繪嘲之曰君有何穢而居穢里答曰未審夫子有何闕而居闕里
  非詫紳弁
  宋韓魏公晝錦堂詩公餘新此堂夫豈事飲燕亦非張美名輕薄詫紳弁重禄許安閒顧巳常兢戰庻㡬一視榜則念報主眷
  豈誇軒裳
  歐陽永叔寄題相州榮歸堂詩白首三朝社稷臣壺漿夾道擁如雲金貂争㸔真丞相竹馬猶迎舊使君豈止軒裳誇故里已將鐘鼎勒元勲不須授簡平津客好學平津自有文
  月旦里
  東漢汝南許劭與兄靖俱有髙名好共覈論鄉黨人物每月輙更其題品故汝南有月旦評焉今汝陽縣東北有二許兄弟所居後人因名二龍鄉月旦里
  德政鄉
  唐咸通中建昌令邵師裕為政以德邑人感之以德政名其鄉隣境之人慕之多來歸附又以卜隣名鄉取王翰願卜隣之意
  老窮不遺
  禮祭義居鄉以齒而老窮不遺強不犯弱衆不暴寡而弟逹乎州巷矣
  守望相助
  孟子曰死徙無出鄉鄉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
  鄭公鄉
  東漢鄭𤣥字康成北海人𤣥好學學徒至數千百人國相孔融深敬𤣥令髙密縣為𤣥特立一鄉曰鄭公鄉開廣其門閭令容髙車號曰通德門
  趙公里
  宋趙清獻公之里表曰故孝子趙清獻居其里曰孝悌里
  光德里
  唐博陵崔邠兄弟六人自始仕至貴逹同居光德里一宅
  調元鄉
  宋李昉字明逺所居鄉曰調元鄉秉鈞里
  比鄰
  周禮大司徒五家為比而遂人又五家為鄰比則親之至鄰則相鄰近也
  救災
  左僖十三年晉薦饑使乞糴于秦秦伯謂百里奚與諸乎對曰天災流行國家代有救災恤鄰天之道也行道有福秦于是乎輸粟于晉
  禦患
  晏子曰君子居必擇鄰可以禦患也
  教子擇鄰
  孟母事
  戒子訴鄰
  楊玢初事蜀随王衍歸後唐後以老致仕歸長安其舊居多為鄰里侵占子弟欲詣府訴玢批狀尾云四鄰侵我我猶伊畢竟湏思未有時試上含元殿基望秋風秋草正離離子弟不敢言
  納鄰𭒀婦
  昔顔叔子嘗獨處于室鄰之嫠婦遇夜暴風雨至室壊婦人趨而至顔叔子納之使秉燭放乎旦而燭盡束薪而繼之
  挑鄰美女
  晉書謝鯤字幼輿見鄰女髙氏貌美挑之女投梭折其兩齒時人語曰任逹不已幼輿折齒鯤長笑曰猶不廢我笑歌
  乞醯
  論語孰謂㣲生髙直或乞醯焉乞諸其鄰而與之
  送酒
  晉陶侃家貧有友人見過侃無以致誠其鄰人謂侃曰子門有長者軒車何不延之論當世事侃曰貧不能備禮耳鄰人密于墻頭送濁醪隻雞遂成終日之歡
  争池
  見池
  益地
  㑹稽典録陳囂與民紀伯為鄰伯夜㧞籓竊囂地自益囂見之伺伯去後密㧞其籓一丈以地益伯伯覺慙懼既還所侵又却一丈太守周公髙囂德義刻石旌其閭號曰義里
  灌瓜
  賈誼新書梁大夫宋就為邊縣令與楚鄰界兩亭皆種𤓰梁人劬力數灌其𤓰美楚人窳而稀灌其𤓰惡楚令以梁𤓰美夜竊搔之于是梁𤓰皆有焦者矣梁亭請其尉欲報搔楚𤓰宋就曰是搆怨分禍之道也令人竊為楚亭夜灌𤓰楚亭旦而徃𤓰則已灌𤓰日以美徃而察之則梁亭為也楚令大恱以聞楚王楚王恱梁之隂讓也謝以重幣而交好于梁王
  撲棗
  杜詩堂前撲棗任西鄰
  連墻不謁
  列子與南郭子連墻而居三十年不相請謁
  同巷不親
  宋包孝肅公與人同巷亦不相親
  居側僧珍
  梁吕僧珍字元瑜為南兖州刺史初宋李雅罷南康郡市宅居僧珍宅之側僧珍問宅價答曰一千一百萬怪其貴李雅曰一千萬買宅一百萬買鄰及僧珍生子李雅徃賀亟曰錢一千閽人少之不為通李雅強進僧珍疑其故自發之乃金錢也僧珍言于武帝拜衞州刺史
  居近康節
  宋富鄭公自汝州得請歸洛養疾築第與邵康節天津居相近公謂康節曰自此可時相招矣康節曰雍冬夏不出春秋時間過親舊間相招未必來不招或自至公謝客誡其子曰先生來必以時見康節一日過之公贈以詩先生自衞客西畿樂道安閒絶世機再命初筵終不起獨甘窮巷寂無依貫穿百代常探古吟咏千篇亦造㣲珍重相知忽相訪醉和風雨夜深歸
  共竈同渠
  唐于鵠鄰居詩僻巷隣家少茅簷喜竝居蒸梨常共竈澆薤亦同渠傳屐朝尋藥分燈夜讀書雖然在城市還得似樵漁
  透燈分井
  宋梅堯臣贈隣居詩壁隙透燈光籬根分井口徐鎧喜李少保卜隣詩井泉分地脉砧杵共秋聲
  
  釋名墻障也所以自障蔽也
  見堯
  東漢李固傳舜食則見堯于羮坐則見堯于墻
  倚孔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曰或問人有倚孔子之墻誦莊韓之言則引諸門乎曰在夷狄則引之在門墻則麾之
  考父循墻
  正考父鼎銘一命而僂再命而傴三命而俯循墻而走
  韓客踰墻
  宋韓魏公門客踰墻宿妓公因詠竹詩莫遣狂枝亂出墻客亦為詩莫為狂枝贈斧斤公賜以女妓
  連墻而居
  見比鄰
  負墻而立
  唐于頔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時宦者梁守謙用事有梁正言與頔子敏善敏因正言厚賂守謙求頔出鎮乆不報敏怒其紿己責所饋誘正言家奴支解之棄溷中家僮上變詔捕頔吏沈璧及他奴送御史獄頔與諸子素服待罪建福門吏不納屏營負墻立
  被文繡
  漢賈誼疏今帝之身自衣皁綈而富民牆屋被文繡
  置刀筆
  東漢王充作論衡户牖墻壁各置刀筆
  千仞
  焦贛易林千仞之墻禍不及門
  九丈
  孟奥北征記鄴城避雷室西南石溝北有華林墻髙九丈方圓一里
  雲度
  杜詩山雲低度墻注云公嘗過友人舎問其墻低友人曰使山雲易度爾
  雨侵
  栁詩驚風亂颭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墻
  琉璃墻
  南州異物志大秦國以琉璃為墻
  丹青墻
  初學記諸侯墻壁無丹青之彩
  
  釋名壁辟也言辟禦風寒也
  視壁三年
  葛洪神仙傳白和遼東人師事王君王君語曰我暫住瀛洲汝止此石壁熟視乆乆當見壁上文字讀之得矣和視三年方見壁有古人所刻太清經誦之而得仙
  靣壁九年
  初祖逹摩與梁武帝議論不合潜回江北止嵩山少林寺靣壁九年摩一作磨
  壁中得書
  書序魯共王好治宫室壊孔子舊宅以廣其居於壁中得先人所藏古文虞夏商周之書及論語孝經科斗文字
  壁上刻文
  衡山記甘泉東石壁上有禹所刻文在焉
  皆畫烈士
  蔡質漢官典職省中皆以胡粉塗壁紫素界之畫古烈士
  隠起忠臣
  西征記焦氏山魯恭塚前有石祠四壁皆青石隠起忠臣孝子貞婦形像皆刻石記碑文
  破壁燎火
  魯男子夜大雨有隣之嫠婦因風雨壞屋投棲焉男子乃破壁燎火以逹旦
  鑿壁引光
  漢匡衡字稚圭勤于學家貧無燭鄰舎有燭而不逮乃穿壁引光讀書
  畫鷂
  鎮江府城内興國寺舊苦鳩鴿汚佛像唐張僧繇于東壁畫一鷹西壁畫一鷂自是鳩鴿不復入
  畫龍
  唐張僧繇在金陵安樂寺壁畫四龍不㸃睛
  塗椒
  石崇以椒塗壁王愷用赤石脂
  加堊
  酉陽雜爼唐大厯末禪師𤣥覽住荆州陟屺寺道髙有風韻人不可得而親張璪嘗畫古松于齋壁符載讃之衞象記之亦一時三絶𤣥覽悉加堊焉人問其故答曰無事疥吾壁也
  江禄積錢
  梁書江禄為武寧郡頗有資産積銅錢于壁壁為之倒迮銅物皆鳴人戲之曰此所謂銅山西傾洛鐘東應者也
  佐卿挂箭
  益州道士徐佐卿有仙術嘗化鶴飛遊沙苑遇唐𤣥宗出獵射之鶴帶箭投西南去歸觀謂弟子曰吾今日遊山中為飛矢所中以箭挂壁上曰待箭主到此可付與之後數年𤣥宗遊蜀入觀中見壁上箭曰此吾沙苑中射鶴箭也詰之乃知佐卿化鶴故也
  相如壁立
  見市
  孝嗣壁崩
  齊徐孝嗣初在帥府晝卧齋北壁下夣兩童子遽云移公牀孝嗣驚起聞壁有聲行數歩壁崩
  書賦
  五代扈載遊相國寺見庭竹可愛作碧鮮賦書其壁周世宗聞之遣小黄門就壁録之覽而稱善因拜水部員外郎
  吟詩
  清異録臨川李善寧之子十嵗能即席賦詩親友嘗以貧家壁試之略不搆思吟曰椒氣從何得燈光鑿處分拖涎來藻飾惟有篆愁君按蝸牛一名篆愁君
  藏壁避難
  東漢趙岐逃難自匿姓名賣餅北海市中安丘孫嵩載與俱歸藏複壁中遇赦乃出
  畫壁記租
  唐漢陽公主性儉常用鐵簮畫壁自記田租所入












  山堂肆考卷二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