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八 山堂肆考 卷三十九 卷四十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三十九   明 彭大翼 撰帝屬
  皇太子
  古今源流五帝官天下所謂天與賢則與賢也三王家天下所謂天與子則與子也宋儒范氏曰太子者君之貳父之統也立子以長不以功所以重先君之世也
  揺山少海
  唐劉禹錫箋四岳仰揺山之髙百川承少海之潤按山海經西海之外有揺山其上有人名曰太子長琴顓頊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長琴初學記祝融生太子作揺山之樂又無臯之山南望幼海幼海即少海也天子比大海太子比少海
  蒼震黄離
  劉禹錫表蒼震發前星之輝黄離表重輪之瑞按易震卦主器者莫若長子故受之以震又曰震為蒼筤竹易離卦黄離元吉注云離南方之卦離為火土託位焉土色黄為火之子喻子有明德能附麗于其父之道順成其業故吉也
  居曰青宮
  東方朔神異經東方東明山有宮青石為墻門有銀榜以青石碧鏤題曰天地長男之宮故今太子宮曰青宮
  召用墨勅
  唐武后時令有司移文東宮召太子崔神慶諫曰人臣五品以上佩龜者蓋防徵召之詐内出龜以合之然後行況太子乎古者召太子用玉契誠杜奸萌之意今太子與陛下異宮非朝朔望及别喚者請降墨勅玉契可也
  寢膳必問
  禮文王世子文王之為世子朝於王季日三雞初鳴而衣服至於寢門外問内豎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内豎曰安文王乃喜及日中又至亦如之及暮又至亦如之其有不安節則内豎以告文王文王色憂行不能正履王季復膳然後亦復初食上必在視寒煖之節食下問所膳命膳宰曰未有原應曰諾然後退武王帥而行之不敢有加焉文王有疾武王不脱冠帶而養文王一飯亦一飯文王再飯亦再飯
  游習既成
  元稹書成王始為太子也太公為師周公為𫝊召公為保伯禽唐叔與游目不閲淫艶耳不聞優笑居不近庸邪及為君也血氣既定游習既成雖有放心不能奪已成之性
  齒學
  禮文王世子行一物而三善皆得者唯世子而已其齒於學之謂也故世子齒于學國人觀之曰將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有父在則禮然然而衆知父子之道矣其二曰將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有君在則禮然然而衆著君臣之義矣其三曰將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長長也然而衆知長幼之節矣
  撫軍
  左閔三年晉侯使太子申生伐東山臯落氏里克諫曰太子奉冢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視君膳者也故曰冢子君行則守有守則從從曰撫軍守曰監國古之制也夫帥師專行謀誓軍旅君與國政之所圖也非太子之事也
  厭紐
  左昭十三年初楚共王無冢嫡有寵子五人無適立焉乃大有事羣望而祈曰請神擇于五人者使主社稷乃徧以璧見于羣望曰當璧而拜者神所立也乃與巴姬宻埋璧于太室之庭使五人齊而長入拜康王跨之靈王肘加焉子干子晳皆逺之平王弱抱而入再拜皆厭紐鬬韋龜屬成然焉且曰棄禮違命楚其危哉注云羣望星辰山川之神
  鎮帷
  樊川集杜牧杜秋娘詩燕媒得皇子天人親捧持虎睛珠絡襁金盤犀鎮帷
  設㦸
  漢班彪傳舊制太子湯沐十縣設周衞交㦸五日一朝
  給符
  唐車服志髙祖朝凡太子監國給雙龍符左右皆十兩
  樂正受教
  禮王制樂正崇四術立四教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王太子王子羣后之太子卿大夫元士之適子國之俊選皆造焉凡入學以齒注云皆造皆來受教于樂正也
  樂人為歌
  東漢明帝初為太子樂人為歌四章以賛太子之德一曰日重光二曰月重輪三曰星重暉四曰海重潤
  四皓為客
  漢髙祖欲以趙王如意易太子呂后使建成侯呂釋之要留侯畫計留侯曰此難以口舌爭也顧上有所不能致者四人曰東園公綺里季夏黄公甪里先生皆以上侮嫚士故逃匿山中然上髙此四人令太子為書卑詞安車固請其來以為客時從入朝令上見之則一助也後置酒宴太子侍留侯所招四人者從各言姓名上乃大驚曰吾求公數歲公逃避我今何自從吾兒遊乎四人曰太子仁孝恭敬愛士天下莫不延頸願為太子死故臣等來耳上曰煩公幸卒調護太子四人者出上召戚夫人指示之曰我欲易之彼四人者輔之羽翼已成難動矣
  二疏為傅
  漢宣帝地節三年立子奭為皇太子以疏廣為太子太傅兄子受為少傅
  晁錯為令
  漢晁錯拜太子家令以其辯得幸太子太子家號曰智嚢
  桓榮為師
  漢明帝諱莊光武第四子生而豐下十歲通春秋十九立為皇太子師事桓榮學尚書
  驅車至茒門
  韓非子曰楚莊王急召太子楚國之法太子車不得至茒門因天雨庭中有潦遂驅車至茒門庭理舉殳而擊其馬太子為王泣曰庭中多潦驅馬至茆門廷理曰非法也舉殳擊臣馬敗臣駕王必誅之王曰法者所以敬宗廟尊社稷故能尊社稷者社稷之臣也焉可誅是守法之臣耶乃益二爵而開後門出太子
  著令絶馳道
  漢成帝為太子初居桂宮元帝嘗急召太子出龍樓門不敢絶馳道西至直城門得絶乃度還入作室門上遲之問其故以狀對上大悦乃著令太子得絶馳道
  博望苑
  漢武帝年二十九乃得太子甚喜少長詔受公羊春秋及冠就宮上為立博望苑使通賓客從其所好
  承華門
  太子宮門曰承華
  舞六佾
  東宮舊事皇太子大小㑹庭設三廂樂舞六佾
  建九旗
  晉書東宮舊事皇太子初拜有石山安車一建九旗青色四馬
  純厚慈仁
  漢文帝元年有司請蚤建太子上曰朕不能博求天下賢聖有德之人而禪焉而曰豫建太子是重吾不德也其安之有司固請曰古者殷周有國治安皆千餘歲用此道也立嗣必子所從來逺矣今子啓純厚慈仁請建以為太子上乃許之
  聰達才敏
  漢明帝子烜年四歲聰達才敏多識世事壯而仁明謙恕温慈惠和寛裕廣博親愛九族始治尚書遂兼五經帝愛重之立為太子
  不當將兵
  漢髙時黥布反上疾欲使太子往擊之張良所招四人者謂呂澤曰太子將兵有功位不益無功則從此受禍且諸將皆與上定天下梟將也今使太子將之是使羊將狼皆不肯為用無功必矣
  不好習射
  見聖孝
  青蓋車
  後漢輿服志皇子為王錫青蓋車
  朱明服
  唐李林甫數勸上立壽王瑁為太子𤣥宗以忠王璵年長孝謹好學意欲立之猶豫未定髙力士曰但推長而立誰敢與争上曰汝言是也由是遂定璵將受冊命儀注有中嚴外辦絳紗袍璵嫌與至尊同稱表請易之於是停中嚴改辦曰備易絳紗袍為朱明服
  授施氏易
  續漢書劉昆少學施氏易明帝為太子昆以易入授
  賜韓非書
  晉元帝立王太子紹為皇太子紹好賢禮士與庾亮温嶠等為布衣之交帝聘亮妹為紹妃使亮侍講東宮帝好刑名家以韓非書賜太子亮諫曰申韓刻薄傷化不足留聖心
  鶴禁
  漢宮闕疏鶴宮太子所居凡人不得輒入故曰鶴禁又漢元帝生甲觀畫堂甲觀觀名畫堂堂名甲者甲乙丙丁之次也甲觀在太子宮甲地甲觀畫堂者言生于甲觀之畫堂也
  龍樓
  唐劉禹錫賀冊皇太子表龍樓肇建展嘉禮於三朝鳯厯延年固本枝於萬葉
  賜周公圖
  漢武帝時寵姬趙媫妤有男上心欲以為嗣命大臣輔之察羣臣唯霍光可屬社稷上乃使黄門命畫者畫周公輔成王朝諸侯圖以賜光上病篤光泣問曰如有不諱誰當嗣者上曰君未諭前畫意耳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上以光為大將軍受遺詔輔少子
  懷孔光傳
  宋仁宗無子大臣請立宗室五六年未決一日韓琦懷漢書孔光傳以進曰漢成帝即位二十五年無嗣立弟之子定陶王為太子成帝中材之主猶能之以陛下之聖何難哉願陛下以太祖之心為心則無不可帝曰朕有此意久矣誰可者琦對曰此非臣軰可議當出自聖擇帝曰宮中嘗養二子小者甚純近不慧大者可也琦請其名帝以宗實告宗實濮安懿王之子琦等力賛之帝遂命學士王珪草制立為皇太子後即位是為英宗
  太子四友
  吳主權立子登為太子妙選師友以諸葛瑾子恪張昭子休顧雍子譚陳武子表為中庶子入講詩書出從騎射待以布衣之禮謂之四友按登字子髙
  太子六傅
  晉愍懷太子立乃置六傅省尚書事時號太子六友
  獨拜攸牀
  魏志文帝在東宮太祖謂曰荀公達人之師表汝當盡禮敬之攸嘗病太子問病獨拜於牀下
  三至夷舍
  晉書杜夷字行齊以儒學稱為儒林祭酒中興初皇太子凡三至夷舍執經問難
  令申拜禮
  晉武帝㤗始三年立子衷為太子有司奏東宮施敬二𫝊其儀不同晉主曰崇敬師傅所以尊道重教也何言臣不臣乎其令太子申拜禮衷即惠帝也
  不了家事
  晉惠帝初為太子時和嶠嘗言于武帝曰太子有淳古之風而末世多偽恐不了陛下家事後與荀朂侍武帝帝曰太子近進卿可俱詣之既還朂等稱太子明識雅度嶠曰聖質如初武帝不悦而起
  遣賑貧窮
  梁太子統字德施小字維摩讀書五行俱下生五歲能徧誦五經註文選二十卷引拔才俊不蓄聲樂每霖雨積雪遣左右周行閭巷視貧窮者賑之天性孝謹在東宮坐起恒西向母丁貴妃卒水漿不入口腰帶十圍減削過半及寢疾恐貽梁主憂輒自力手書及卒朝野惋愕諡曰昭明
  好治園圃
  齊主晚年好遊宴尚書曹事分送太子長懋省之由是威加内外太子性奢靡治堂殿園囿過於上宮而莫敢以聞者
  縱鷹
  唐髙祖立世民為太子軍國庶事悉委處決然後奏聞太子命縱禁苑鷹犬罷四方貢獻聽百官各陳治道
  獻鹿
  周太子獲白鹿以獻周主曰在德不在瑞
  遇物則誨
  唐太宗謂侍臣曰朕自立太子遇物則誨之見其飯則曰汝知稼穡之艱難則常有斯飯矣見其乗馬則曰汝知其勞不竭其力則常得乗矣見其乗舟則曰水所以載舟亦所以覆舟見其息于木下則曰木從繩則正君從諫則聖
  用物弗限
  唐太宗詔太子用庫物有司勿為限制于是太子發取無度左庶子張𤣥素上書曰恩旨未踰六旬用物已過七萬驕奢之極孰過于此
  師儀
  唐太宗定太子見三師儀迎于殿門外先拜三師答拜每門譲於三師三師坐太子乃坐其與書前後稱名惶恐
  帝範
  唐太宗作帝範十二篇賜太子曰君體建親求賢審官納諫去讒戒盈崇儉賞罰務農閲武崇文
  入侍藥膳
  唐太宗貞觀中疾未全平詔太子間日聽政于東宮既罷則入侍藥膳不離左右褚遂良請遣太子旬日一還東宮與師傅講論從之
  娱侍書棋
  唐德宗元和中翰林待詔王伾善書王叔文善棋俱出入東宮娱侍太子宻結翰林學士韋執誼及朝士有名而求速進者陸淳呂温李景儉韓曄柳宗元劉禹錫等定為死友按伾杭州人叔文山陰人執誼京兆人宗元河東解人禹錫中山人太子即順帝也
  寡人何預他事
  唐順宗有風疾失音立廣陵王淳為太子更名純百官覩太子儀表大喜相賀有感泣者而王叔文獨有憂色杜黄裳遷太常卿勸其壻韋執誼請太子監國執誼恐太子不悦故以陸質為侍讀使潜伺太子意且解之太子怒曰陛下令先生為寡人講經義耳何為預他事質懼而出質即淳也避太子名改之
  臣子不合全書
  唐韋綬為太子侍讀奏曰太子學書至依字輒去傍人云君父以此可天下奏事臣子不合全書上益嘉之
  榻前為約
  見皇太后
  榻前禀命
  長編宋英宗治平三年上疾増劇韓琦奏宜早立皇太子以安衆心上頷之琦請帝親筆指揮帝乃書曰立大大王為皇太子琦曰必潁王也煩聖躬更親書之上又批於後曰潁王頊琦即召内侍髙居簡授以御批命翰林學士草制承㫖張方平至榻前禀命上書來日降制立某為皇太子是為神宗
  副天下望
  宋太宗儲貳未定帝問寇準曰朕諸子孰可付神器者準對曰陛下為天下擇君謀及婦人中官不可也謀及近臣不可也唯陛下擇所以副天下望者帝曰壽王可乎準曰聖慮既以為可願即決定于是立為皇太子按壽王名元侃又更名恒是為真宗其立壽王制符彩昭融智謀宏逺聰明文武本于天賦之才孝友温恭發自生知之性分封大國出尹京師居惟秉謙動必由禮約已靡登于馳道事親靡懈于寢門
  為天下計
  宋髙宗紹興中元懿太子卒帝未有後范宗尹常造膝請建太子帝曰太祖以神武定天下子孫不得享之遭時多艱零落可憫朕若不法神宗為天下計何以慰在天之靈于是詔知内外宗正事廣選太祖後將育于宮中至是選秦王德芳五世孫左朝奉大夫子偁之子伯琮入宮命張媫妤鞠之復取秉義郎子彦之子伯玖命才人鞠之尋以伯琮為和州防禦使賜名瑗紹興五年封瑗為建國公就學資善堂十二年進封普安郡王三十年以為皇子更名瑋進封建王三十二年立為皇太子更名眘後傳位是為孝宗
  昭敏夙成
  宋真宗天禧元年立太子制皇子昇王惠和天賦昭敏夙成發自妙年蔚為令器
  温文日就
  宋神宗元豐八年上疾甚王珪上言願早建東宮凡三奏降制曰皇子延安郡王庸温文日就睿知夙成可立為皇太子
  太子妃
  古者天子後宮嫡庶皆曰妃周以天子正嫡為王后秦稱皇帝因稱后為皇后以太子正嫡稱妃
  龍枕
  張敞晉東宮舊事皇太子納妃有漆龍頭支髻枕一銀花鐶鈕副焉
  鴨燈
  東宮舊事皇太子納妃有金塗連盤鴨燈一
  龜鈕
  沈約宋書皇太子妃金璽龜鈕纁朱綬佩瑜玉
  雀鈿
  東宮舊事太子納妃有同心雀鈿一具
  綘地文履
  舊事太子納妃有絳地文履一量又有絳地織成綺綬
  絳緣諸于
  漢書元帝為太子司馬良娣死太子悲恙發病宣帝令皇后擇大家人子可以娛侍太子有王禁女政君與焉時與擇者五人政君獨衣絳緣諸于太掖衣也使常侍送入太子宮見于景殿得幸有身立為太子妃于甲觀畫堂生子即成帝也按漢外戚傳太子有妃有良娣有孺子妻妾凡三等是也魏晉以後咸遵之畫堂太子宮中之堂
  拜庾
  晉起居注元帝大興元年上臨軒使冊命拜晉王妃庾氏為皇太子妃
  納賈
  王隱晉書武帝娶楊后生太子初帝為太子謀婚久不決帝欲娶衞瓘女楊后欲娶賈充女充妻郭氏酷妬上曰衞公女有五可賈公女有五不可衞家女種賢而多子端正而長白賈家女種妬而少子醜惡而短黒郭氏使人輸物于楊后遂納賈妃後亂晉國太子即惠帝
  常侍親送
  漢書車騎將軍許嘉女選配太子上令中常侍親送至太子宅還白太子歡悦狀元帝喜謂左右曰酌酒賀我左右稱萬歲後太子立為天子即成帝也
  公主所生
  晉書安僖皇后王氏字神受太常王獻之女新安公主所生即安帝姑也孝武帝以后少孤無兄弟故納為太子妃當納采聘王氏時百官皆朱服㑹于新安公主第王操之為主人
  司徒公女
  晉書劉曜王彌宼洛將諸后妃去愍懷太子王妃拔刀向賊曰我司徒公女皇太子妃死則死終不為賊婦賊乃害之
  秘書丞女
  唐太宗冊蘇亶女為太子妃詔秘書丞蘇亶長女門襲軒冕家傳義方柔順表質幽閒成性訓彰國史譽流邦家正位儲闈實為朝典可皇太子妃所司備禮冊命主者施行
  公主
  漢制天子以列侯尚公主諸王以國人承翁主注云尚承皆卑下之名也公主别立舍第令列侯就第奉事之故曰尚諸王女則令國人來承事之故曰承皆不得謁見舅姑通問而已天子尊令諸侯同姓者代主婚故曰公主諸王卑自主之故曰翁主又公主曰天姬亦曰寵主自晉之後帝女依西漢制稱公主帝之姊娣竝曰長公主帝之姑為大長公主自漢以來皆置舍第府屬至隋省府屬唐神龍初又置景龍末復省之
  嬪虞
  虞書釐降二女于媯汭嬪于虞
  嫁陳
  初學記昔堯女有娥皇女英舜妹有敤手舜女有宵明燭光湯有帝乙歸妹周武王之女嫁于陳竝未有封邑之號至周中葉天子嫁女于諸侯必使諸侯同姓者主之始謂之公主秦漢之制亦同後漢皇女皆封縣公主儀服同列侯其尊崇者加號長公主儀服同藩王諸王女皆封鄉亭公主儀服同鄉亭侯注云歸妹即成湯妹
  為子求郎
  見星
  為子贖罪
  漢書林慮公主子昭平尚武帝女夷安公主後昭平犯死罪林慮困病以金千斤錢千萬為昭平贖罪帝許之林慮公主卒昭平日驕醉殺主傅母繫獄廷尉上奏左右以為前入贖陛下已許之帝曰吾姊老有此一子死以囑我於是為之垂涕良久曰法令先帝所造因姊故而誣先帝之法吾何面目入髙廟乎遂可廷尉之奏
  賜金千斤
  見上已
  獻珠四寸
  列仙傳朱仲㑹稽市販珠人髙后募三寸珠仲乃詣闕上之賜五百金魯元公主私以七百金從仲求珠仲以四寸珠獻主
  以奴驂乗
  東漢董宣為洛陽令時湖陽公主蒼頭白日殺人因匿主家吏不能得及主出行以奴驂乗宣於夏門亭候之乃駐車叩馬以刀畫地大言數主之失叱奴下車
  與僧争碾
  唐李元紘為雍州司户時太平公主勢震天下嘗與寺僧争碾磑元紘㫁還寺僧刺史竇從一趣令改之元紘大署判曰南山可移判不可改從一不能奪
  作配衞青
  漢衞青少服役平陽公主家後為大將軍貴顯震天下公主仳離作配左右以為無如大將軍公主曰此我家馬前奴也不可已而遍擇羣臣貴顯無踰大將軍者迄歸大將軍
  力薦王維
  唐王維年未弱冠文章得名性閑音律遊厯諸貴之門尤為岐王所眷重因薦于九公主公主曰何不遣其應舉岐王曰此生不得首薦義不就試然已承貴主論託張九臯作解頭矣公主笑曰何預兒事本為他人所託顧謂維曰子誠取解當為子力維起謙謝公主則召試官至第遣官婢傳教維遂作解頭一舉登第
  幸祅廟
  蜀志昔蜀帝生公主詔乳母陳氏乳養陳氏攜幼子與公主居禁中約十餘年後以宮禁逐而出者六載其子以思公主疾亟陳氏入宮有憂色公主詢其故隂以實對公主遂托幸祅廟為名期與子㑹公主入廟子睡沉公主遂解㓜時所弄玉環附之子懷而去子醒見之怨氣成火而廟焚按祅廟胡神廟也
  築真宮
  六帖唐太平公主則天皇后所生儀鳯中吐蕃請主下嫁后不欲棄之夷乃築真宮如方士薫戒以拒和親事久之主乃衣紫袍玉帶歌舞帝前帝及后大笑曰兒不為武官何故爾主曰以賜駙馬可乎帝識其意擇薛紹尚之時宰相七人五出主門下按薛紹與兄顗太宗女城陽公主之子也公主初嫁杜荷坐太子承乾事誅再適薛瓘生子顗紹今紹尚太平公主是以帝甥尚主矣故紹族祖户部郎中薛克構曰帝甥尚主國家故事茍以恭慎行之何傷
  犯清路
  後魏髙道穆為中尉莊帝姊壽陽公主行犯清路執赤棒卒呵之不止道穆令棒破其車公主深以為恨泣以訴帝帝謂主曰髙中尉清貞之人彼所行者公事豈可以私責之
  觀戲塲
  唐宣宗大中二年冬十一月萬壽公主適起居郎鄭顥舊例公主下降以銀裝車帝曰吾欲以儉約化天下當自親者始命依外命婦以銅裝車仍謂公主執婦禮皆如臣庶之法戒以毋得輕夫族預時事顥弟顗常得危疾帝遣使視之還問公主何在曰慈恩寺觀戲塲帝怒嘆曰我怪士大夫不欲與我家為婚姻良有以也亟召主責之曰豈有小郎病不往視乃觀戲乎由是貴戚皆守禮法如衣冠之族
  擇門令配
  唐主曰諸女嫁不以時而選尚皆由中人厚為財謝乃得遣李吉甫奏曰自古尚主必謹擇其人江右悉取名士獨近世不然帝乃下詔今後公主縣主皆令有司取門閥者配焉
  就第放赦
  唐安樂公主産男滿月中宗韋后幸其第就第放赦
  乞為道士
  太平公主則天皇后愛之傾諸女榮國夫人死后丐主為道士以幸㝠福主多隂謀后嘗謂類我而主内與謀外檢畏終后世無他訾後預誅二張功増號鎮國生三子崇簡崇敏崇行皆拜三品至睿宗朝實封至萬户三子封王
  改為帝姬
  㑹要宋朝皇祖姑皇姑為大長公主皇姊妹為長公主皇女為公主初封多擇美名進封乃以郡國至特恩始有兼兩國者政和間詔改公主為帝姬其穪大長者依舊為大長帝姬仍以美名二字易其國號兩國者以四字至建炎間臣僚上言乞改正依祖宗故事從之
  請池為沼
  唐安樂公主中宗最幼女帝遷房陵而主生解衣以褓之名曰褁兒姝秀辯敏后尤愛之下嫁武崇訓帝復位侯王柄臣多出其門與太平等七公主俱開府置官屬而主府官屬尤濫皆出屠沽納貲售官降墨勅斜封授之故號斜封官主嘗請昆明池為沼帝曰先帝未有以此治與人者主不悦因大役人徒自鑿定昆池延袤數里累石肖華山
  罄庫實宅
  唐懿宗咸通十年同昌公主適右拾遺韋保衡宅于光化里賜錢五百萬貫仍罄内庫寳貨以實其宅而房櫳户牖無不以衆寳飾之使以金銀為井欄藥臼食櫃水槽鐺釡盆甕之屬仍鏤金為笟籬箕筐製水精火齊琉璃等牀悉支以金龜銀塹更琢五色玉為器什合百寳為圓案
  妬晏
  魏何晏婦金鄉公主即晏同母妹也公主賢明謂其母沛王太妃曰晏為惡日甚將不保身母笑曰汝得無妬晏耶
  誣直
  唐合浦公主始封髙陽公主下嫁房𤣥齡子遺愛主帝所愛負愛而驕甚與浮屠辯機等數人私通事覺怨望遂使掖廷令陳𤣥運伺宮省機祥遺愛亦與薛萬徹柴令武謀奉荆王元景為主以舉事至是公主謀黜遺愛兄遺直銀青光祿大夫封爵使人誣告遺直罪上令御史長孫無忌鞠之更獲遺愛及主反狀伏誅
  行盥饋禮
  唐書王珪子敬直尚南平公主先是諸公主下嫁未行見舅姑禮珪曰主上欽明動循禮法吾當受公主謁見豈為身榮所以成國家之美耳於是與夫人坐堂上公主執笄行盥饋之禮乃退又通鑑先是公主下嫁者舅姑拜之婦不答唐德宗命禮官定公主見舅姑及壻諸父兄姊之儀舅姑坐受於中堂諸父兄姊立受于東序如家人禮
  選公卿子
  先是尚公主者皆取勲戚之家唐憲宗始命宰相選公卿子弟可居清貫者諸家皆不願惟杜佑孫司議郎杜悰不辭遂以悰尚岐陽公主公主上長女郭妃所生也有賢行杜氏大族尊行不翅數十人公主卑委怡順一同家人禮二十餘年人未嘗以絲髮間指為貴驕始至則與悰謀曰上所賜奴婢卒不肯窮屈奏請納之悉自市寒賤可制指者自是閨門落然不聞人聲
  漢陽鐵簮
  唐漢陽公主名暢永貞元初與諸公主皆進封時戚近争為奢侈而主獨以儉嘗用鐵簮畫壁自記田租所入文宗尤惡世俗奢侈因主入問曰姑所服何年法也今之弊何代而然對曰妾自貞元時辭宮所服皆當時賜未嘗敢變元和後數用兵悉出禁藏纎麗物賞戰士由是散於民間内外相矜習以成風若陛下示所好于下誰敢不從帝悦詔宮人皆視主衣製廣狹徧諭諸主更勅京兆尹禁切浮靡
  同昌玉釵
  同昌公主下降有九玉釵上刻九鸞皆九色其上有字曰玉兒工巧妙麗殆非人製或有得於金陵者因以獻公主公主酬之甚厚一日主晝寢夢絳衣奴致語云南齊潘淑妃取九鸞釵及覺具以夢中之言言於左右後公主薨其釵亦亡其處或曰玉兒即潘妃小字
  親執金鼓
  唐平陽公主薨詔加鼓吹班劔武賁甲卒以葬太常奏禮婦人無鼓吹唐主曰鼓吹軍樂也公主親執金鼔興義兵以成大業豈與常婦人比乎
  自為制敕
  唐中宗女安樂公主恃寵賣官鬻獄勢傾朝野或自為制敕揜其文令上署之上笑而從之竟不視也自請為皇太女上雖不從亦不譴責按公主先適武三思子崇訓後崇訓誅死又適崇訓弟延秀
  各樹朋黨
  唐太平安樂公主各樹朋黨更相譖斥中宗詔武平一曰親貴多不輯睦何法以和之平一以為宜斥逐奸險抑慈存嚴示以知禁毋令積惡上不能用
  屢陳利病
  唐代宗立正和公主屢陳人間利病國家盛衰事天子嘉納焉
  倍加資送
  唐貞觀中以長樂公主嫁長孫冲降敕有司資送倍于永嘉長公主以魏徵諫而止
  禮事宗親
  唐宣宗欲以授書郎于琮尚永福公主既而中寢宰相請問其故上曰朕近與此女子食對朕輒折匕筯性情如此豈可為士大夫之妻乃更命琮尚廣德公主公主懿宗之妹也後琮為韋保衡所譖貶為韶州刺史公主與琮皆之韶州行則肩輿門相對坐則執琮之帶琮由是獲全時諸公主多驕縱惟廣德動遵法度事于氏宗親無不如禮内外穪之
  饔饎親視
  宋仁宗皇祐三年春正月帝幸魏國大長公主第公主太宗之女仁宗之姑㓜不好弄貎類太宗下嫁李遵朂其賓客皆一時賢士大夫每宴集公主必親視饔饎之節章獻太后嘗賜金龍小冠辭不敢服太后訪以政事多語祖宗舊事以諷遵朂守許州暴得疾主亟欲往視不待奏而行從者才五六人及居夫喪衰麻未嘗去身服除不復御鮮華嘗宴禁中帝親為簮花主辭曰自誓不復為此久矣未幾病目帝自臨視親䑛主目左右感泣帝亦悲慟至是以暴疾聞帝促駕往視未至而主卒乃即堂易服奠哭諡獻穆
  出降升行
  宋英宗嘗曰舊制帝女出降輒皆升行以避舅姑之尊義甚無謂朕嘗思此寤寐不平豈可以富貴之故屈人倫長幼之序也可詔有司革之至是詔令公主行見舅姑禮著為令




  山堂肆考卷三十九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