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十 山堂肆考 卷四十一 卷四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四十一   明 彭大翼 撰帝屬
  宗室
  神堯之子封十有八人周有天下封國七十而同姓者居五十三焉後世不以為私蓋所以隆本支崇屏衞也
  河滸葛藟
  詩王風綿綿葛藟在河之滸言葛生於河之涯得其潤澤喻王之同姓得王之恩施以生長其子孫也按此解與今詩不同
  公室枝葉
  左文七年宋昭公將去羣公子樂豫曰不可公族公室之枝葉若去之則本根無所庇廕矣
  公姓公族
  詩周南麟之趾振振公子麟之定振振公姓麟之角振振公族又唐杜牧書春秋諸侯之子稱公子公子之子稱公孫公孫之子稱公族
  維翰維城
  詩大雅价人維藩大師維垣大邦維屏大宗維翰懷徳維寧宗子維城
  以宗盟為長
  左隱十一年滕侯薛侯來朝爭長公使羽父請於薛侯曰周之宗盟異姓為後君若辱貺寡人則願以滕侯為請薛侯許之乃長滕侯
  以毁言見䟽
  屈原名平與楚王同姓仕於懷王為三閭大夫入則與王圖議政事決定嫌疑出則監察羣下應對諸侯謀行職修王甚任之原同列上官大夫及用事臣靳尚妬害其能共譛毁之王䟽屈原原心煩亂遂赴汨羅江自沈而死
  畏盛滿
  漢河間獻王徳字路叔修黄老術少時數言事召見甘泉武帝謂之千里駒昭帝初為祭酒丞後為祭酒妻死大將軍欲以女妻之徳不敢娶畏盛滿也
  遵繩墨
  漢朱浮傳光武即位自宗室諸侯王外家后戚皆奉遵繩墨無黨親之名至或乗車牛齊于編人斯固法令整齊下無作威者也
  劉向博學
  拾遺記劉向字更生校書天禄閣夜有老人著黄衣植青藜杖杖端出火以照向云我是太乙之精聞卯金之子有博學者下而觀焉出懷中玉牒授向乃天文地理之書按向年十二以父徳任為輦郎以行修飭擢諫議大夫
  辟疆能文
  漢劉辟疆好讀書能屬文武帝時以宗室子隨二千石議論冠諸宗室
  宗室領袖
  北魏宗室澄少好學文明太后曰此兒風神秀發當為宗室領袖
  宗室標的
  唐宗室賛景元子孫當草昧之初乗運而奮皆欲顯為世豪至河間之功江夏之畧可謂宗室標的者也
  李勉㢘介
  唐李勉鄭惠王曾孫字𤣥卿少喜學内沈雅外清整其在朝廷鯁亮亷介為宗臣表
  長吉詞章
  唐李賀字長吉七歲能詞章每旦出騎弱馬從小奚奴背古錦囊遇所得好句出投SKchar中及歸足成日率如此母使探囊中書多怒曰是兒要嘔出心肝乃已
  國師
  東漢劉歆字子駿與父向領校秘書講六藝傳記諸子詩賦數術方技王莽簒位歆為國師
  宗老
  南史梁蕭琛為侍中武帝呼為宗老
  宗室授任
  晉主炎懲魏氏孤立之敝故大封宗室授以職任又詔諸王皆得自選國中長吏齊王攸獨不敢皆上請
  宗室爭權
  晉祖逖曰晉室之亂由宗室争權自相魚肉
  枝葉先除
  劉裕志移晉鼎先除枝葉于是宗室司馬國璠逺禍出奔於秦
  魚鳥不及
  隋宗室舊制在宫有出入之防有不許外交之禁故梁忠烈曰吾不及魚鳥逺矣魚鳥飛浮任其志惟吾之進退常在人掌握若使吾終與魚鳥同游則去人間如脱屣耳
  為枝江丞
  唐宗室李嵩字元盛少孤事母孝始為枝江丞荆州長史張東之曰帝室千里駒也
  為任城王
  見親王
  領軍專政
  後魏宗室乂明帝時以領軍專政卧婦人於食輿以帕覆之輿入禁中直衞雖知莫敢言者
  輕財好施
  唐李白隴西成紀人西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孫輕財好施客遊任城與孔巢父等居徂徠山日沈飲賀知章言於𤣥宗召見金鑾殿論當世事奏頌一篇帝賜食親為調羮詔供奉翰林以髙力士譛不得用後居匡廬坐永王璘事長流夜郎㑹赦還依族人當塗令李陽冰卒𦵏於青山東麓
  宗室宰相
  唐宗室敘宗室以宰相進者九人林甫奸䛕㡬亡天下李程和柔在位無所發明其餘皆以才稱職號為賢SKchar
  宗室學士
  唐李程以宗室擢進士宏詞科為學士
  宗子及第
  宋英宗在濮邸時與燕王宫族人世雄甚善兩家各生子英宗子是為神宗而世雄子名曰令鑠後神宗即位令鑠進士及第為宗子登科第一
  宗子狀元
  宋制宗子特立學以養之而取才焉其出身仕宦與民庶略等如嘉王為狀元趙汝愚為SKchar相尤其顯者
  召試詩賦
  宋皇祐五年右親龍武大将軍趙克悚上擬試詩賦論十卷且隨舉八人赴殿試上曰宗子好學亦朝廷美事也令學士院召試三題既中等遷右衞大將軍
  裁損恩數
  宋王荆公作相裁損宗室恩數於是宗子相率馬首陳狀訴云均是宗室子孫且告相公看祖宗面荆公厲聲曰祖宗親盡亦須祧何況賢軰於是皆散去
  汝愚去奸
  趙汝愚宋宗室也當淳熙之朝以一言而去王抃之奸按汝愚楚王元佐七世孫
  安仁修牒
  宋真宗以趙安仁為宗正卿重修玉牒屬籍又為僊源積慶圖
  外戚
  史記外戚世家自古受命帝王及繼體守文之君非獨内徳茂也蓋亦有外戚之助焉
  屯戍母家
  詩王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水不流束薪彼其之子不與我戌申蓋刺周平王不撫其民而逺屯戌於母家也按申姜姓之國平王之母家
  褒賞舅氏
  詩大雅王命申伯式是南邦因是謝人以作爾庸申伯畨畨既入於謝徒御嘽嘽周邦咸喜戎有良翰不顯申伯王之元舅文武是憲
  不私廣國
  漢張蒼免相文帝以皇后弟竇廣國有賢行欲相之曰恐天下以吾私廣國乃以申屠嘉為丞相按廣國字少君
  不用野王
  漢御史大夫李延壽卒在位多舉馮野王上曰吾用野王為三公後世必謂我私後宫親屬野王嘆曰人皆以女寵貴我兄弟獨以女賤按漢以御史大夫為三公故曰吾用野王為三公
  薄昭殺使
  薄昭殺漢使者文帝不忍加誅使公卿從之飲酒欲令自引分昭不肯使羣臣喪服往哭之乃自殺按薄昭薄太后之弟文帝之舅
  田蚡傲兄
  史記田蚡者孝景王皇后同母弟也辯有口學槃盂諸書王太后賢之景帝後三年封為武安侯武帝即位蚡以肺腑為相權移主上嘗召客飲坐其兄蓋侯南向自坐東向以為漢相尊不可以兄故私撓由此滋驕治宅甲諸第田園極膏腴前堂羅鐘皷立曲旃後房婦女以百數按田蚡為王后同母弟者后母臧兒故燕王臧荼孫也先嫁為槐里王仲妻生男信與兩女仲死更嫁長陵田氏生男蚡與勝故蚡為后同母弟也信即蓋侯王皇后兄亦蚡之同母兄也兩女即后與姁兒也臧兒卜兩女皆當貴後將少女姁兒亦入景帝宫生四男而姁兒早卒勝蚡嫡弟也武帝即位封勝為周陽侯尊皇太后母臧兒為平原君史記王太后家三人為侯三人指蚡信勝也
  封扶栁侯
  漢外戚侯表扶栁侯吕平以吕后姊長姁之子封侯師古注平既吕氏所生不當姓吕蓋史家唯記母族也
  封章武侯
  漢文帝竇后弟廣國與兄長君厚賜田宅家於長安周勃灌嬰等曰吾屬不死命且懸此兩人兩人所出微不可不為擇師傅又復效吕氏大事也於是乃選士之有節行者與居兩人由此為退讓君子不敢以尊貴驕人景帝立封廣國為章武侯長君前死封其子彭祖為南皮侯呉楚反竇太后從昆弟子竇嬰任俠自喜將兵以軍功為魏其侯
  三子受封
  漢武帝元光六年匈奴㓂上谷遣車騎將軍衞青將兵擊却之賜青爵關内侯元朔二年匈奴入上谷漁陽青擊走之取河南地立朔方郡詔封青長平侯五年匈奴㓂朔方遣青率六將軍擊之右賢王潰圍去得禆王十餘人衆萬五千餘人天子使使者持大將印即軍中拜青為大將軍益封八千七百戸封青三子長伉為宜春侯次不疑為陰安侯次登為發干侯按青字仲卿武帝衞皇后子夫之弟尚景帝王皇后長女平陽公主
  四姓授業
  東漢明帝崇尚儒學為外戚樊氏郭氏陰氏馬氏諸子立學於南宫號四姓小侯置五經師搜選髙能以授其業
  賜博平君
  漢宣帝地節四年春二月賜外祖母號為博平君初上即位數遣使求外家至是得王媼及其男無故武賞賜巨萬封列侯按無故武王媪男名初衞太子納史良娣生子進號史皇孫皇孫納王夫人生病已故王氏為帝外家
  封平恩侯
  漢元帝封外祖父平恩戴侯同産子弟許嘉為平恩侯奉戴侯後注云戴侯許廣漢也乃宣帝許后之父後元帝又選許嘉之女以配太子是為成帝
  王音忠直
  漢成帝外戚中唯車騎將軍王音為修整數諫正有忠直節
  梁商謙柔
  東漢梁商字伯夏順帝選商女為后拜商為大將軍商自以戚属居大位每存謙柔虚已進賢辟李固周舉為從事中郎京師翕然稱為良輔
  匿情求名
  漢成帝永始元年封王太后弟子莾為新都侯莽爵位益尊節操益謙賑施賓客收瞻名士嘗私買侍婢昆弟怪之莽因曰後將軍朱子元無子莽聞此兒種宜子為買之即日以婢奉博其匿情求名如此
  上䟽勸政
  東漢馬廖上䟽太后曰昔元帝罷服官成帝御浣衣哀帝去樂府然而侈費不息至於衰亂者百姓從行不從言也前下制度未幾後稍不行雖或吏不奉法良由慢起京師今陛下素簡所安發自聖性誠令斯事一竟則四海誦徳聲薫天地神明可通況於行令乎太后深納之按太后明帝之后馬援之女章帝建初四年有司請封諸舅馬廖等太后不許乃受爵而辭位
  未嘗改官
  馬太后兄弟終明帝世未嘗改官章帝即位以馬廖為衞尉防為中郎將光為越騎校尉
  頗能薦士
  東漢和帝鄧后乃禹子訓女大將軍隲之妹也隲在位頗能推進賢士薦何熙李郃列於朝廷又辟𢎞農楊震巴蜀陳禪等置之幕府
  兩家不過九卿
  東觀漢紀光武傷前代權臣太盛外戚與政故后族陰郭之家不過九卿親屬榮位不能及許史王氏之半
  諸舅悉封列侯
  漢成帝河平二年悉封諸舅為列侯王譚為平阿侯商為成都侯立為紅陽侯根為曲陽侯逢時為髙平侯五人同日封故世謂五侯
  築渭陽館
  世説東漢明帝為外祖築館情鍾舅氏問左右館當何名侍中繆襲曰陛下聖恩齊於哲王㒺極過於曾閔此館之興宜以渭陽為名
  奪沁水園
  東漢竇憲恃宫掖之勢以賤直請奪沁水公主田園發覺章帝切責曰貴主尚見枉奪況小民哉國家棄憲如孤雛腐鼠耳憲大懼皇后為毁服深謝良久乃得解
  書戒竇憲
  東漢竇憲以侍中内幹機宻出宣詔命弟篤景瓌皆在親要崔駰以書戒憲曰昔馮野王稱為賢臣近陰衞尉克己復禮終受多福外戚所以獲譏於時垂愆於後者蓋在滿而不挹位有餘而仁不足漢興外家二十保族全身四人而已
  箴諷梁冀
  東漢崔琦以文章稱梁冀請與之交崔以其行多不軌數引古今成敗以戒之冀不聽乃作外戚箴以風之冀怒琦曰管仲樂聞㡬諫之言蕭何乃設書過之吏將軍不能納貞良以救禍敗反欲拑士口蔽主聰使鹿馬易形乎冀殺之
  戒子當善終
  東漢樊宏世祖之舅嘗戒其子曰富貴盈溢未有能善終者前世貴戚皆明戒也
  論人當知足
  東漢光武建武九年封陰貴人弟就為宣恩侯復召就兄侍中興欲封之置印綬於前興固譲曰臣未有先登䧟陣之功而一家數人竝蒙爵土令天下觖望誠所不願帝嘉之不奪其志貴人問其故興曰外戚家苦不知謙退嫁女欲配侯王娶婦眄睨公主愚心實不安也富貴有極人當知足貴人感其言卒不為宗親求位
  不語國事
  光武建武十七年廢皇后郭氏立貴人陰氏為皇后十九年廢皇太子彊為東海王立東海王陽為太子改名莊以太子舅陰識守執金吾陰興為衞尉皆輔導太子識性忠厚入雖極言正議及與賓客語未嘗及國事帝敬重之興雖禮賢好施而門無游俠帝欲以興為司徒興固讓曰臣不敢惜身誠虧損盛徳不敢茍冒帝遂聽之按太子莊是為明帝陰氏即陰麗華是為光烈皇后明帝陰后之子陰識光烈皇后之兄其先出管仲七世孫修自齊適楚為陰大夫因而氏焉明帝即位以興子慶為鮦陽侯
  竝典禁兵
  東漢安帝以耿貴人兄寳監羽林車騎閻后兄弟竝典禁兵尚書翟酺上書曰昔鄧竇之寵傾動四方兼官重紱盈金積貨及其破壊頭□墮地願為孤豚豈可得哉
  不與雲臺
  漢馬援女為明帝皇后永平中帝思中興功臣畫建武中名臣列將於南宫雲臺援以椒房之親不得與焉
  隱居少室
  唐武攸緒則天姪也恬澹寡欲日以周易及老莊書以自娛隱居龍門少室間冬蔽茅椒夏居石室晚年肌肉充潤曈有紫光晝能見星
  遙執朝權
  晉成帝咸和中庾亮都督江荆等州軍事是時亮雖居外鎮而遙執朝權擁强兵趣勢者多歸之王導内不能平嘗遇西風塵起舉扇自蔽徐曰元規塵汚人按亮晉明帝庾后之兄成帝之母舅
  多變先制
  南北朝魏孝文帝追尊皇妣髙氏為文昭皇后配享髙祖封后兄肇為平原公數日之間富貴赫奕後貴嬪髙氏立為后肇益貴重用事多變更先朝舊制削封秩黜勲人怨聲盈路羣臣宗室皆卑下之
  不藉女寵
  齊左丞相咸陽王斛律金門中一皇后二太子妃三公王每朝見嘗聽乗步挽車至階或以羊車迎之然金不以為喜嘗謂其子大將軍光曰我雖不讀書聞古來外戚鮮有能保其族者我家直以勲勞致富貴何以藉女寵也
  不受妾封
  唐宣宗舅鄭光鎮河中上封其妾為夫人不受表辭曰白屋同愁已失鳳鳴之侣朱門自樂難容烏合之人上笑曰誰教阿舅作此好事
  七族六姓
  晉庾亮表注西京七族皆后黨吕竇衞官霍許王是也東京六姓亦后黨鄧馬竇閻梁何是也
  十妃三后
  竇氏自唐武徳以來尚主者八人女為王妃者十人竇威曰臣家在漢再為外戚至元魏有三皇后今陛下龍興臣復以姻戚進夙夜懼不克任帝曰公以三后族夸我耶關東人與崔盧昏者猶自矜大公世為帝戚不亦貴乎
  繁漢宜周
  燕集云軒冕王官同許史之繁漢婚姻帝室比姜姞之宜周又云流車躍馬豈無甲觀之親湫宅閒門不有椒房之勢
  定申褒紀
  唐穆宗即位追贈郭太后父曖為太傅詔曰肆予小子敬續大業未展定申之命敢緣褒紀之恩按憲宗初為廣陵王以郭子儀子曖女為妃及即位羣臣累請立為后上以妃宗門強盛恐後宫莫得進御託為歲時禁忌不許至穆宗時始尊為皇太后
  禇裒辭侍中
  晉成帝立皇后禇氏徴后父豫章太守裒為侍中裒不願居中任事除江州刺史鎮半洲
  馮熙為太保
  南北朝魏文帝時馮熙以太后兄尚公主生三女二為皇后一為昭儀貴寵冠羣臣賞賜累巨萬熙為太保子誕為司徒修為侍中聿為黄門郎
  命兼留後
  王繼勲宋太祖孝明皇后弟也命兼兩使留後按太祖元配賀氏早卒繼立王氏又殂復立宋氏
  求為舎人
  長編宋慶厯六年李璋為閣門副使弟珣求為通事舎人上曰戚里之家兄弟遷補皆如已欲朕何以待勲舊乎
  恐騰物議
  宋李沆為宰相石保吉求為使相仁宗以問公公曰保吉因緣戚里無攻戰之勞台席之拜恐騰物議遂寢其事
  但詣拜箋
  宋李繼隆在真宗朝以元舅之親恩禮甚篤明徳太后寢疾欲面見之上促其往繼隆但詣萬安門拜箋終不見又常命諸王詣第謁繼隆繼隆不設湯茗第假王府從行茶爐烹飲焉史稱其多智用能謙謹保身
  恩推曹佾
  宋治平元年加宣徽北院節度使曹佾同平章事初詣除拜上問韓琦琦曰陛下推恩元舅非私外戚也遂降制
  第賜杲宗
  宋丁晉公起甲第鉅麗無比軍卒楊杲宗躬負土之役勞苦萬狀後杲宗以外戚起家晉公得罪貶海上朝廷以其第賜杲宗居之
  不冒恩澤
  宋景祐元年曹琮為衞州團練使琮女兄為后奏曰陛下以至公理天下臣備位后族不宜冒恩澤亂朝廷法族人敢因緣請託願寘於理
  常逺權利
  長編宋王貽永尚真宗女鄭國公主以樞宻使同平章事數以疾求罷自祖宗以來未有外姻輔政者貽永在樞宻十五年常逺權利歸第則杜門謝賓客人稱其㢘静
  浸見親幸
  宋壽皇崩太皇太后詔嘉王擴成服即位立皇后韓氏后琦六世孫父曰同卿韓侂胄則其季父也侂胄欲推定策功樞宻使趙汝愚曰吾宗臣也汝外戚也何可以言功惟𤓰牙之臣則當推賞乃加殿前都指揮使郭杲武康節度使但遷侂胄防禦使侂胄大失望然以傳導詔㫖浸見親幸時時乗間竊弄威福按嘉王擴光宗之子是為寧宗
  日事燕游
  宋理宗端平元年以賈妃弟似道為藉田令似道渉之子少落魄為游博不事操行帝以貴妃故累擢藉田令恃寵不檢日縱游諸妓家至夜即燕㳺湖上不返帝嘗憑髙望西湖中燈火異常特語左右曰此必似道也明日詢之果然使京尹史嚴之戒之
  駙馬
  漢武帝初置駙馬都尉掌御馬始有駙馬之名厯兩漢多宗室及外戚與諸公子孫任之至魏何晏大將軍何進孫以主壻拜駙馬都尉晉杜預尚宣帝女髙陸公主王濟尚文帝女常山公主傅宣尚武帝女𢎞農公主桓温尚元帝女南康公主荀羡尚元帝女潯陽公主劉慎尚明帝女廬陵公主皆拜駙馬都尉後代凡尚公主者皆從魏晉之制
  張敖執禮
  史記敖嗣父耳為趙王尚髙祖長女魯元公主後上從平城過趙趙王朝夕袒韝蔽自上食體甚卑有子壻禮
  郭曖肆言
  唐郭子儀子曖尚代宗女昇平公主嘗與爭言曖曰汝倚乃父為天子耶我父薄天子而不為公主恚奔車奏之上曰非汝所知天下豈汝家有耶慰諭令歸子儀聞之囚曖入待罪上曰不癡不聾不為家翁兒女子閨房之言何足聽也子儀歸杖曖數十按曖子儀第六子
  梁松貴重
  東漢馬援傳梁松字伯孫帝壻也貴重朝廷公卿以下莫不憚之
  何晏姿儀
  魚豢魏略何晏字平叔以主壻拜駙馬都尉美姿儀面絶白魏帝疑其傅粉
  兄弟尚主
  東漢竇固字孟孫以尚溫陽公主為黄門侍郎好覽書傳喜兵法貴顯用事襲世父融爵封顯親侯顯宗時欲擊匈奴通西域以固明習邊事拜奉車都尉在邊數年人服其恩按竇融年老子孫多縱誕不法長子穆尚内黄公主後以坐事下獄死故固得襲融爵
  父子尚主
  唐薛瓘與子紹瓘堂姪儆與儆子繡竝尚公主一門四主
  楊喬固讓
  東漢楊喬為尚書數上書言政事桓帝愛其才貌詔妻以公主喬固譲不聽遂閉口不食七日而死
  宋𢎞不諧
  漢光武姊湖陽公主新寡帝與共論羣臣微觀其意主曰宋公威容徳器羣臣莫及帝曰方且圖之後𢎞被引見帝令姊在屏風後因謂𢎞曰諺云富易交貴易妻人情乎𢎞曰臣聞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顧謂主曰事不諧矣
  異穴
  東漢劉昶尚武邑公主主薨更尚建興公主又薨更尚平陽長公主及昶終與三公主同塋異穴
  同輿
  魏收後魏書馮誕字子正與高祖同歲㓜侍書學特蒙親待尚髙祖妹樂安公主拜駙馬都尉髙祖寵誕同輿而載同案而食同席而坐卧
  引升御榻
  唐蕭嵩子衡尚新昌公主嵩妻入謁呼為親家帝或引衡升御榻呼為蕭郎
  佯與佩刀
  唐薛萬徹尚丹陽公主太宗嘗謂人曰薛駙馬村氣主羞之不與同席數月帝聞而大笑置酒召對握槊賭所佩刀帝佯為不勝解刀以佩之罷酒主悦甚薛未及就馬⿺辶䖏召同載而還重之逾於舊
  對置幕府
  唐髙祖女平陽公主下嫁柴紹初髙祖兵興主與紹發家貲招南山亡命得數百人以應帝威鎮關中後引兵與秦王㑹於渭北紹與主對置幕府分定京師號娘子軍
  雙列門㦸
  蕭鋭尚唐太宗女襄城公主雙列門㦸
  陸昕雅望
  魏收後漢書陸昕風望端雅尚獻帝女常山公主拜駙馬都尉
  武子俊才
  唐蕭寘公主碑叔髙以明經顯於漢武子以俊才聞於晉
  符歡叶契
  唐中宗賜駙馬封制分榮戚里籍寵皇朝恭肅著於立身恪勤效於從政鳳皇樓上宛符琴瑟之歡烏鵲橋前載叶松蘿之契
  懾氣斂威
  宋虞通之為江斆讓尚公主表曰王敦懾氣桓溫斂威真長佯愚以固辭子敬奔走以求免
  逺遁長沙
  荀氏家傳荀羡字令則年十五擬國婚之選羡不欲連姻帝室乃逺遁長沙監司追尋不獲己遂尚晉元帝女潯陽公主
  出知衞州
  宋司馬溫公行狀李瑋尚兖國公主主以驕恣聞不安於李氏詔瑋出知衞州公主入居禁中而瑋母楊歸其兄璋散遣其家人溫公言陛下追念母家使瑋尚公主今乃母子離析家事流落陛下獨無雨露之恩悽惻之心乎瑋既責降公主亦不得無罪上感悟詔公主降封沂國待李氏恩禮不衰




  山堂肆考卷四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