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十四 山堂肆考 卷四十五 卷四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四十五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中書舍人
  歴代沿革周禮地官有舍人上士二人掌宫中之政舍人之名始於此漢置中書舍人尚書郎直宿建禮門奏事明光殿下筆為詔誥岀語為詔令乃中書舍人也魏初置中書通事一人主呈奏晉初置舍人一人東晉合通事舍人二職謂之通事舍人南宋初置通事舍人四員入直閣内梁多以他官兼領後除通事字直曰中書舍人魏晉以來詔誥皆掌於中書令及中書侍郎自是皆舍人專之後魏有舍人省後周置小史上士二人隋置内史舍人八員煬帝减四人後改為内書舍人唐武徳中改為中書舍人置六員龍朔中改西臺舍人光宅中改鳳閣舍人開元中改為紫薇舍人宋初中書舍人為遷官實不任職後復置知制誥及直舍人院元豐五年曾鞏陸佃並試中書舍人自是始正官名又故事舍人年久者謂之閣老中書舍人知制誥謂之外制凡不由三事直拜中舍者謂之撻額裹頭
  獨直兩省
  唐權徳輿字載之為起居舍人歲中兼知制誥進中書舍人獨直兩省數日一還舍
  分押六司
  唐職林唐武徳三年中書舍人置六員以一人知制誥顓進畫給食於政事堂其餘分署制勅以六省分押尚書六曹又云分押六司佐宰相判案同署
  彦士
  魏徐邈補中書舍人多所匡益歴事四世憂國忘私國之良臣時之彦士
  清官
  南越志南詔謂詞臣為清平官
  賜以古物
  南齊傅昭為中書通事舍人時居此職者皆權傾天下獨昭㢘静無所干預器服率陋明帝聞之賜漆合竹盤勅曰卿有古風故賜以古物又言行録宋彭汝礪元祐中拜中書舍人賜服金紫以為有古人風
  不接私財
  唐敬宗初登極拜路隋為中書舍人人有以金帛謝除制者叱而却之曰吾以公事接私財耶終無所納
  獨成於心
  職林梁裴子野為中書舍人掌詔誥或問其為文敏速者子野答曰人皆成於手我獨成於心
  皆成其手
  唐顔師古遷中書專掌機宻時軍國多務凡制誥皆成其手册奏之工時無及者
  撰五經
  徐邈在西省撰正五經音釋學者宗之
  稱三字
  宋陳后山詩一官早要稱三字注云三字謂知制誥又王禹偁詩云摛毫早要居三字出郡終須借一麾
  紅藥
  謝𤣥暉直中書省詩紅藥當堦翻蒼苔依砌上又歐陽公回吳舍人書紅藥飜堦直禁垣之清切紫荷持槖擁法從以雍容
  紫薇
  白居易詩絲綸閣下文章静鐘鼓樓中刻漏長獨坐黄昏誰是伴紫薇花對紫薇郎又岑參西掖即事詩西掖重雲開禁署北山踈雨㸃朝衣千門栁色連青𤨏三殿花香入紫薇故中書省謂之紫薇省又舍人院志中書省有栁樹建中末枯死興元中車駕還京其樹再生人謂之瑞栁吕渭為禮部侍郎試進士取瑞栁為題上聞而嘉之
  各住一省
  齊永平初中書通事舍人四員各住一省時謂之四户權傾天下與給事中為第一流
  分領六房
  宋元豐間詔中書舍人分領六房隨所領命詞後復分目
  朝廷盛選
  通典唐自永淳以來臺閣髦彦無不以文章逹故中書舍人為文士之極任朝廷之盛選諸官莫比焉
  文章宿老
  唐李嶠字巨山為鳳閣舍人富才思文册大號令多嶠為之然其任前與王勃楊烱相接中與崔融蘇味道齊名及諸人没嶠為文章宿老一時學者取法焉
  焚制草
  職林高郢為中書舍人九年家無制草或問之曰前輩皆有制草公獨焚之何也答曰王言不可藏於私室
  掃尺書
  蘇東坡元祐初為中書舍人上賜御書紫薇花詩一首坡進詩落句云小臣願對紫薇花試掃尺書招贊普
  蘇賈文詞
  唐賈曾開元初拜中書舍人與蘇縉同掌制誥皆以文詞稱時號蘇賈
  常楊詔誥
  唐楊炎為中書舍人與常衮並掌綸誥衮長於除書炎長於徳音自開元以來詔誥之羙時稱常楊
  封敖警句
  唐封敖為學士拜中書舍人文思敏速武宗深重之嘗草陣傷邊將詔警句云傷居爾體痛在朕躬帝覽而善之賜之宫錦
  蘇軾至言
  宋御史吕陶劾司農少卿范子淵修堤開河縻費巨萬而功不成黜知峽州中書舍人蘇軾草制曰汝以有限之財興此必不可成之役驅無辜之民置之决不可生之地時以為至言
  論援古誼
  唐齊澣字洗心開元初姚崇為相用為給事中中書舍人論駁及誥詔皆援準古誼朝廷大政必咨之時號解事舍人
  文有古風
  唐穆宗立每言王仲舒之文有古風最宜為誥召為舍人既至視同列率多新進少年居不樂曰豈可復治筆硯於其間哉
  裴度懿文
  唐順宗除裴度中書舍人制度以茂學懿文潤色訓誥施之四方朕命惟允况中立不倚道直氣平介然風規有光近侍臺官滿歲班列當遷綸閣之職其所宜授
  裴垍精鑒
  唐裴垍為中書舍人李吉甫執政以情謂垍曰比日人物吾懵不及知公有精鑒為我言之垍即疏三十許人吉甫薦於朝
  發彩浮香
  文粹唐張鷟奏曰曳裾紫禁伏奏青規助朝廷之光輝贊明時之喉舌芝泥發彩宣鳳藻而騰文蘭檢浮香潤龍縑而動色注云内禁地以青規畫之故曰青規漢儀天子制詔以蘭英為檢紫芝為泥黄縑為制勅也
  芟繁剗弊
  白居易集元稹舍人制芟繁詞剗弊句使吾文章言語與三代同風引之而為綸綍垂之而為訓誥秉筆者莫敢争能
  上五事
  唐高馮為中書舍人列上五事
  發十難
  唐韋處厚穆宗時為中書舍人時張平叔以便佞進欲糶鹽處厚發十難以詰之帝乃知其害民平叔始見踈斥
  一人辦事
  唐孫處約為中書舍人累年中書令杜正倫奏請更授一舍人與處約同知制誥高宗曰處約一人足辦我事何須多也
  四員入直
  南宋初復置通事舍人四員入直閣内出宣詔命凡有陳奏皆舍人特入㕘决自是中書侍郎之權輕矣
  五花判事
  唐故事中書省有軍國政事則中書舍人各執所見雜署其名謂之五花判事中選一人明逹練事者知機宻謂之解事舍人
  五案掌事
  續㑹要元豐五年曾鞏陸佃並試中書舍人自是始正官名遂以中書舍人判後省之事分案五曰上案掌册禮及朝㑹所行之事曰下案掌受付文書曰制誥案掌書記制詞及試吏校其功過曰諫官案掌受諸司關報文書曰記注案掌録記注其雜務則隨所分案掌之
  文思温雅
  唐王仲舒自職方郎中知制誥文思温雅制誥所出人皆傳寫
  詞㫖豐羙
  唐許景先為中書舍人以文翰見稱中書令張説嘗稱曰許舍人之文雖無峻峰激流嶄絶之勢然詞㫖豐羙得中和之氣
  有元白風
  謝絳字希深權知制誥文章典雅有元白風元白謂元稹白樂天也
  有常楊風
  宋鄭戩字天休因文定公李廸薦其才累知制誥訓詞温雅有常楊風常楊即前常衮楊炎也
  諍臣風
  唐栁公權為中書舍人充翰林書詔學士文宗在便殿語及漢文恭儉帝舉袂曰此衣澣濯者三矣公權曰人主當進賢退不肖納諫諍明賞罰此澣濯之衣乃小節耳文宗翌日降制以公權為諫議大夫知制誥學士如故謂曰極知舍人不合作諫議以卿言事有諍臣風采也
  宰相器
  後周范質加中書舍人每朝廷遣使齎詔處分軍事皆合機宜周祖問誰為此辭使者以質對周主嘆曰宰相器也
  百緒無差
  唐蘇頲字廷碩為中書舍人時父瓌同中書門下三品父子同在禁筦朝廷榮之𤣥宗平内難書詔填委獨廷碩在太極後閣口所占授功狀百緒輕重無差書史白曰丐公徐之不然手脱腕矣李嶠曰舍人思如湧泉吾所不及
  一字不易
  唐孫逖典詔誥為代言最張九齡視其草欲易一字卒不能也又唐馬周字賔王為中書舍人岑文本稱馬君論事援引事類商確古今舉要刪繁㑹文切理一字不可増减聽之靡靡令人忘倦
  父子繼羙
  唐賈至字幼隣天寳末為中書舍人肅宗即位於靈武上皇遣至為傳位册文上皇覽之嘆曰昔先帝遜位於朕册文則卿之先父所為今朕以神器大寳付儲君又卿為之兩朝盛典皆出卿父子之手可為繼羙矣至父名曾河南洛陽人
  父子繼任
  宋王旦拜右正言知制誥父祐以清名久掌書命不十年旦繼其任時論羙之錢若水有精鑒與之同列毎曰王君凌霄聳壑梁棟之材非吾所及也
  叔姪對掌
  唐封敖傳封氏自太和以來世居兩制封舜卿從子徳昭時為翰林舜卿時為中書舍人叔姪對掌誥命當時以為榮
  兄弟相代
  唐韋思謙二子曰承慶曰嗣立承慶為鳳閣舍人武后謂嗣立曰爾父嘗稱二子忠孝今使卿兄弟自相代即拜嗣立代兄為鳳閣舍人
  問古今事
  唐崔琳明於政事開元中與高仲舒同為中書舍人侍中宋璟親禮之每所訪逮嘗曰古事問仲舒今事問琳尚何疑
  當内外制
  周益公撰洪适行狀公除中書舍人内直如故時方羽檄交馳書詔填委或夜召或細札咨訪公獨當内外制如乞防虞海道降詔親征多出公手大用之意已定
  八年獨掌
  職官分紀權徳輿四歲能為詩後為中書舍人居西掖八年獨掌者數歲
  十年正任
  職官分紀張洎計偕之歲首謁韓熈載一見待之如故舊謂洎曰子好一中書舍人頃之韓主文柄洎亦登第不十年間果正綸閣之任
  海内共推
  唐虞世南拜内史舍人栁渾博學罕所推許至是與世南相見嘆曰海内當共推此一人又鄭畋為中書舍人咸通十年討徐方書詔旁午畋洒翰泉湧動無滯思同僚閣筆推之又陸扆拜中書舍人文思敏速揮翰如飛同僚共推其能
  天下獨歩
  宋王禹偁字元之能屬文太宗方奬㧞文士召拜右拾遺禹偁上端拱箴以為誡尋知制誥上嘗稱之曰王禹偁文章當今天下獨歩
  五吏分占
  唐王勃長壽中為鳳閣舍人五王出閣有司具儀忘載册文勃召五吏執筆分占其辭粲然
  六親相賀
  宋太宗嘗云朕聞朝廷毎除一舍人六親相賀諺云一佛出世
  進藥石言
  見賞賜
  倡封禪議
  唐張説進中書舍人倡封禪議因詔諸儒草儀多所裁正
  俊贍無敵
  蘇頲為中書舍人工文辭張九齡嘗覽頲文卷謂同列曰蘇生之俊贍無敵真文陣之雄帥也
  典雅得體
  宋神宗實録劉敞字原父在西掖時一日進封皇子公主九人敞將下直為之立馬却坐一揮九制幾數千言文辭典雅各得其體
  潤色王度
  李吉甫制詞鼓三變之文潤色王度
  對草帝綸
  王安石題中書院壁夜開金鑰詔詞臣對御抽毫草帝綸須信朝廷重儒術一時同榜用三人
  回五字妙
  裴休制詞綸閣回五字之妙又王澹自中書除待制詞禁垣揮翰五字日宣按魏晉世語司馬景王命中書郎虞松作表再呈不可意令松更定之經時竭思不能改中書郎鍾㑹察有憂色問松松以實對㑹取草視為定五字松悦服以呈景王景王曰不當爾耶松曰鍾㑹所為也王曰如此可大用真王佐才也
  成一家言
  唐楊嗣復除中書舍人制貞元中汝父為中書舍人甚稱厥職今使汝繼父書命成一家言堂搆國華在於此舉按於陵嗣復之父
  屢進讜言
  唐蘇晉先天中為中書舍人屢進讜言天子嘉允
  請復古制
  宋劉攽字貢父元祐中拜中書舍人請復古制建紫薇閣於西省
  斲窻取本
  唐職林楊滔為中書舍人時催作制勅令史將鑰匙出無本可檢乃斲窻取得本時號斲窻舍人
  閉户精思
  國史至道中和㠓知制誥㠓之直中書也每草詔必閉戸精思徧討羣籍而後成一日沙州表求經藏碑詔㠓撰以賜之㠓遣厮借佛書數千卷人以為笑
  世稱三才
  北史魏收字伯起漢魏無知之後兼中書舍人與温子升郉子才齊譽世稱三才
  時號七字
  吕凑開敏善議論一時名輩推許然喜自貴重見賔客不及數言時號七字舍人云
  擇笏勉絳
  見碑
  賜燭送獬
  丁未録宋神宗夕時召知制誥鄭獬對内東門小殿命草吳奎知青州及張方平㕘知政事制草畢賜雙燭送獬歸舍人院二府無知者明旦進草遂付中書出誥按獬字毅夫
  始領外藩
  四朝㑹要雍熈四年以右補闕知制誥范景仁為工部郎中知京兆府知制誥出領外藩自此始
  始除簽書
  朝野雜記中書故事小兩制未有除執政者乾道二年蔣子禮芾始自中書舍人除簽書樞宻院事
  命典箋奏
  宋曾鞏字子固元豐中為中書舍人時哲宗為延安郡王命鞏典王府箋奏故事翰林掌之上特命鞏
  不試文辭
  言行録宋陳文惠公堯佐天聖初知制誥故事舍人兼知制誥先試其文辭天子以公文辭天下皆知不復命試自國朝以來不試知制誥者惟楊億及公二人而已又歐陽歸田録有國以來不試而命者三人楊億陳堯佐及脩忝其一爾
  經宿撰碑
  見碑
  盡漏授草
  言行録曾鞏擢中書舍人屬新官制遂掌書命舊舍人無在者已試即入院方除目填委鞏占紙肆書若不經意午漏盡授草院吏上馬去除吏日至數十人皆本原職守而為之訓勅者人人不同咸有新趣而衍裕雅重自成一家論者謂其有三代之風或又謂其文章與歐陽齊名
  閣長壓角
  朝野雜記舍人院每知制誥上事設紫褥於庭面北拜聽閣長立褥之東北隅謂之壓角長常衮作掖垣叢誌而不解其事按舊唐書亦無聞焉唯裴廷裕正陵遺事云舍人上事宰相當壓角則其禮相傳自唐也
  天子篆榜
  宋仁宗實録寳元元年七月新作舍人閣上親篆其榜曰紫薇閣
  失卻君房
  湘山野録宋真宗時日本國入貢求本國神光寺記舍人文不工令學士張君房代之張退食多潜飲市樓掖垣求之不得大窘時种放以司諫歸華山後錢希白楊大年二公為閑忙令楊曰世上何人號最閑司諫拂衣歸華山錢曰世上何人號最忙紫薇失却張君房
  笑卻侂胄
  宋林大中遷中書舍人風裁如臺中時韓侂胄來見公接之無他語及侂胄使人通問因願内交又笑卻之
  繳還詞頭
  龍川志宋富鄭公知制誥制下日遂有封命鄭公繳還詞頭封命遂寢唐制唯給事中得封還詔書中書舍人繳詞頭蓋自鄭公始舊制執政除罷皆宣麻時吕惠公弼因争新法求去王安石隂沮之乃使舍人院命詞蔡齊時掌外制乃繳詞頭舉故典論之又熈寜中李定除御史中丞宋敏求蘇頌吕大臨俱為中書舍人封還詞頭世稱熈寜三舍人
  不草除制
  宋劉敞知制誥宦者石金除觀察使公封還詞頭不草制其命遂止
  抑中人進官
  宋楊誠齋撰胡澹菴行狀胡銓兼中書舍人有㫖以中人李綽等嘗典發軍書無誤各進官一列公不奉詔綽等泣訴上曰胡銓不肯
  繳内侍升職
  樓攻媿撰行狀陳傅良字君舉除中書舍人封還詞頭遇事輙發宦者陳源除内侍省押班公執奏再三終不奉詔此一事凡在廷之臣無敢攖其鋒者公獨神色不動來則繳奏旁觀者為之寒心
  陪扈屬車
  楊文公集三殿内朝日趨蹌於文陛六飛法從時陪扈於屬車常瞻咫尺之光專裁寛大之詔
  宣傳號令
  元文遥敏慧夙成仕齊授中書舍人宣傳文武號令楊遵彦曰堪解穰侯印者必在斯人
  二使並擢
  宋元豐七年十月詔起居郎楊景畧左司郎中錢勰免試並為中書舍人時二人奉使高麗方還在道並擢之
  三世皆居
  唐孫簡知制誥進中書舍人初逖掌誥至代宗時族祖宿又居是職逮簡凡三世矣
  易服入酒肆
  歸田録魯宗道易服飲酒於仁和肆中一日真宗急召將有所問使者於酒肆得之曰上問以何事對幸先見教公曰以實對中使入上果問具如公對上後問宗道曰何私入酒家公謝曰臣適有親客逺來家貧無器皿酒肆百物俱備遂與飲臣且易服市人無識臣者上笑曰卿為宫臣恐為御史所彈也後上為明肅言羣臣可大用者數人公其一也後公竟拜中舍
  引裾至御屏
  宋光宗制於李后久不朝重華宫㑹九月重明節羣臣連章請過宫不聽給事中謝深甫言父子至親天理昭然太上之愛陛下猶陛下之愛嘉王太上春秋高千秋萬歲後陛下何以見天下帝感悟趣命駕往朝帝出至御屏李后挽留帝入曰天寒官家且飲酒百僚侍衞相顧莫敢言中書舍人陳傅良趣進引帝裾請毋入因至屏後后叱曰此何地秀才欲斫頭耶傅良痛哭於庭后使問曰此何理也傅良曰子諫父不從則號泣以隨之











  山堂肆考卷四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