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十六 山堂肆考 卷四十七 卷四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四十七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吏部尚書
  歴代沿革此周禮天官冡宰之職也漢有選部尚書魏改選部為吏部専掌選職右於諸曹尚書唐因隋制吏部尚書掌文官選舉龍朔二年改為司列太常伯咸亨初復舊光宅元年改為天官尚書神龍元年復舊天寳十一載改為文部至徳初復舊總判吏部司封司勲考功四曹事宋朝典選之職分而為四文選二曰審官東院曰流内銓武選二曰審官西院曰三班院元豐定制以審官東院為尚書左選流内銓為侍郎左選審官西院為尚書右選三班院為侍郎右選掌文武官選授勲封考課之政令
  掌建六典
  周禮太宰之職掌建邦之六典以佐王治邦國
  表率六曹
  牋表類尚書總統百度是為古官吏部表率六曹兹為重任
  班序常尊
  自漢及魏授此職者咸云吏部尚書若授諸曹尚書直云尚書盖此官班序常尊不與諸曹同也自魏至梁並第三等梁定十八班班多者為貴吏部尚書班十四諸曹尚書班十三
  衣冠傾屬
  梁書王泰山仲通能接人士人士願其居選官頃之為吏部尚書衣冠無不傾屬
  可談風月
  梁徐勉為吏部尚書嘗與門人夜集客有虞曇求詹事官勉正色曰今夕止可談風月不宜及公事時人服其無私按虞曇集覽作虞髙
  但妨賞適
  北齊陽休之為吏部尚書謂人曰此官實是清華但煩劇妨吾賞適
  甄竒録異
  南史李肅字偉恭甄竒録異薦㧞後進題目品藻曲有條貫人以此服之及擢為選部尚書號稱得才
  先徳後才
  隋書牛𢎞字里仁為吏部尚書其選舉先徳行而後文才進用多稱職之吏
  門閥不遺
  齊書辛術為吏部尚書性尚貞明取士以才器循名責實新舊參舉管庫必擢門閥不遺按此齊乃東魏髙洋也
  餽餉無受
  南史江湛為吏部尚書家甚貧不營私財饋餉盈門一無所受又晉鄧攸為吏部尚書牧馬於家庭妻息素食不受一錢
  六燕一鴻
  晉陸佃謝吏部尚書啟六燕相停試權衡其輕重乙鴻遼逺欲審别其飛翔按九章筭術五雀六燕飛集於衡衡適平一雀一燕而異處則雀重而燕輕又張融曰鴻飛天首遼逺難明楚人以為鳬越人以為鴻
  丘山沔水
  分紀唐李尚書乂王尚書丘崔賓客沔掌吏部皆獲當時推羙人為之語曰李下無蹊徑又曰丘山岌岌連天峻沔水澄澄澈底清
  願選敦重
  陳孔奐為吏部尚書太子叔寳欲以江總為太子詹事奐曰江總有陳陸之才而無園綺之實太子深以為恨乃自言於陳主将許之奐乃啟願選敦重之才以居輔導按園綺謂東園公綺里季也
  好抑文雅
  唐戴胄檢校吏部尚書好抑文雅奬薦法吏時以寡學為訾
  周謹亷素
  晉太康四年詔選曹銓管人才宜得忠恪寡欲抑華崇本者為之尚書朱整周謹亷素以道自居是其人也其以整為吏部尚書
  清通簡要
  劉義慶世説王濬冲裴叔則二人總角詣鍾士季須史去後客問鍾曰向二童何如鍾曰裴楷清通王戎簡要後二十年此二賢當為吏部尚書冀爾時天下無復滯才按濬冲王戎字叔則裴楷字士季鍾會字
  官有定價
  北史元暉遷吏部尚書専事納貨授官皆有定價大郡二千疋中郡一千小郡五百選人謂之市曹
  門無私謁
  唐崔洪為吏部尚書門無私謁
  顔嗔謝笑
  謝荘代顔峻為吏部尚書峻容貌嚴毅常有不可犯之色莊風姿温羙有喧訴者常歡笑答之時人語曰顔吏部嗔而與人官謝吏部笑而不與人官
  閻口裴手
  唐裴光庭為相兼吏部尚書時有門下主事閻麟之為光庭腹心吏部選官皆麟之裁見光庭隨而下筆時人語曰麟之口光庭手
  加禄先呵
  晉王𢎞自領選将加榮禄於人必先呵責然後施行若善相眄接必無所與人問其故答曰王爵既加於人又相撫勞便成與主分功若求者不與既無以為恵又不㣲借顔色即大成怨府
  被召即拜
  南史宋少帝即位以蔡廓為吏部尚書辭不拜乃以王徳恵代之恵被召即拜未嘗接見賓客有與書求官者輙聚書閣上及去職其封如初時譚者以廓之不拜恵之即拜事雖異而意同
  各為題目
  晉武帝泰始中以山濤為吏部尚書濤領吏部十有餘年毎一官缺輒擇才資可為者啟擬數人各為題目而奏之時稱山公啟事
  不署紙尾
  宋武帝永初三年以蔡廓為吏部尚書廓謂傅亮曰選事若悉以見付不論不然不能拜也亮以語徐羡之羡之曰黄散以下悉以委蔡以上故宜共叅同異廓曰我不能為徐干木署紙尾遂不拜注云選按黄紙録尚書與吏部尚書連名時羡之為司空録尚書故廓云然干木羨之小字也沈約曰廓豈不知選按同體義無偏斷乎良以主闇時難不欲居通塞之任逺矣哉黄散謂黄門散騎侍郎也
  不棄大徳
  唐韋思謙舉進士補應城令嵗餘調選思謙在官坐以公事未叙進吏部尚書髙季輔曰自居選部今始得此一人豈以小疵而棄大徳遂擢授監察御史
  未退虚名
  王隠晉書王戎為右僕射領吏部尚書自戎居選未嘗進一寒素退一虚名理一寃枉隨時浮沉門調户選
  特用隠之
  何法盛晉中興書吳隠之字處黙少有孝行與太常韓康伯鄰居隠之母亡毎哭康伯母輒涕泣悲不自勝既而語康伯曰汝後若居銓衡當用此人及康伯為吏部尚書特進用之遂歴清要
  驚服漫漢
  東魏以楊愔典選嘗以六十人為一甲愔令其自叙訖不省文簿便次第呼之無有悞者後有選人魯漫漢自言猥賤獨不見識愔曰卿前在元子思坊騎秃草驢經過見我不下以方麴障靣我何以不識卿漫漢驚服
  揺扇謂王
  魏元順為吏部尚書時朱暉素事髙陽王雍欲以為廷尉評頻煩託順順不為用雍撫几而怒順揺白羽扇徐謂雍曰髙祖遷宅中土剏定九流官方清濁軌儀萬古而朱暉小人身為省吏何合為廷尉清官雍曰身為丞相録尚書如何不得用一人為官順厲聲曰殿下必欲如是順當依事奏聞
  舉扇掃客
  齊書蕭子顯為吏部尚書負才氣見凡流賓客不與交言但舉扇一揮而已衣冠切恨之
  作九班制
  晉劉頌字子雅為吏部尚書作九班之制以别尊卑為裴頠所駁
  試三銓法
  唐開元十三年吏部為十銓選舉至宣宗即位赦書曰吏部三銓選士祗憑資考多匪實才許觀察使刺史有竒才異能之士開薦試用三銓謂尚書銓及侍郎二人分為中銓東銓也
  遊處不雜
  梁袁昻雅有人鍳遊處不雜及為吏部尚書梁帝曰齊明帝用卿為黑頭尚書朕用卿為白頭尚書
  請託不隠
  唐魏知古本起小吏姚崇薦之以至為相崇意輕之請知古出攝吏部尚書知東都選事崇二子分司東都有所請託知古歸悉以聞他日上問崇卿子何官才性何如崇揣知上意對曰臣三子兩在東都為人多欲而不謹是必以事干知古臣未及問之耳上問安從知之對曰知古㣲時臣嘗卵而翼之臣子愚以為知古容其為非故敢干之耳上于是以崇為無私而薄知古欲斥之崇固請曰陛下赦臣子無状已為萬幸茍逐知古累聖政矣上許之竟罷為工部尚書
  九品官人
  魏陳羣為吏部尚書制九品官人之法
  四等進人
  宋李清臣為吏部尚書嘗取百餘人第為徳行政事文學議論四等以進
  執心平當
  晉劉雄字公平遷吏部尚書執心平當無少私曲
  居身清正
  南齊褚𤣥為吏部尚書居身清正在選部門庭蕭索賓客罕至毎出入左右常捧一黄紙㡌風吹紙已殆盡
  毛玠易俗
  魏毛玠與崔琰並典選舉用皆清正之士由是天下士莫不以亷節自勵時有長吏還者垢面羸衣常乗柴車魏武嘗嘆曰孤之法不如毛尚書使吏部用心如玠風俗之易不難
  巨源趨時
  唐韋巨源為吏部尚書時要官缺執政欲以次用其親戚巨源秉筆當除十人皆宰相近屬楊再思曰吾等誠負天下巨源曰時當爾耳
  啓借鼓吹
  梁蔡徴拜吏部尚書啓後主借用鼓吹答曰軍樂有功乃授徴不自揆量紊亂朝章然其父景歴既有締搆之功宜如其啟
  悉備儀注
  隋書牛𢎞拜吏部尚書仁夀二年獻皇后崩王公以下不能定其儀注楊素謂𢎞乃舊學時賢所仰今日之事决在於公𢎞乃不拜讓斯須之間儀注悉備素嘆曰衣冠禮樂盡在此矣非吾所及也
  作考課法
  魏盧毓字子家為吏部尚書文帝詔選舉莫取有名者名如畫地作餅不可啖也毓對曰名不可以得異人而可以得常士常士興教慕善然後有名名非所當疾也今考績之法廢而以毁譽為進退故真偽混淆虚實相𫎇帝納其言詔作考課法
  用循資格
  唐開元十八年以裴光庭兼吏部尚書先是選司注官惟視其人之能否或不次超遷或老於下位有出身二十年不得禄者光庭始奏用循資格無問能否選滿則注非負譴者有升無降庸愚皆喜謂之聖書而才俊之士無不怨嘆宋璟争之不能得
  李重著箴
  晉李重字茂曽為吏部尚書著箴置之左右
  李𦙍刋令
  晉李𦙍字伯重為吏部尚書正身率職刋定選例而著於令
  請禁驕恣
  晉安帝隆安中㑹稽世子元顕以星變解録尚書事復加尚書令吏部尚書車𦙍以元顯驕恣白㑹稽王道子請禁抑之元顯問道子曰車武子屏人言及何事道子怒曰爾欲幽我不令與朝士語耶元顯出謂其徒曰𦙍間我父子𦙍懼自殺
  不畏强禦
  唐中宗景龍四年以宋璟為吏部尚書李乂盧從愿為侍郎皆不畏强禦請謁路絶人服其公
  才如襪線
  偽蜀吏部尚書韓昭琴棋書筭射法悉皆涉獵而不精朝士李台瑕曰韓八座技藝如拆襪線無一條長或作禮部尚書
  法如權衡
  宋王質字子野判吏部銓選號為稱職而選法未嘗更易人或問之公曰選法備具如權衡在執者不欺其輕重耳何必屢更
  恐長奔競
  宋元豐選法以薦者多寡為差元祐初孫永為吏部尚書恐長奔競之風請改法不用薦之多寡而以到選先後為次士論不平
  請罷耗費
  中興繋年録吏部尚書張燾因召對上言甲庫萃工巧以蕩上心酤良醯以奪官課教坊樂工員數日増俸給賜賚耗費不貲皆可罷之上曰卿可謂責難於君矣明日罷甲庫諸局以酒庫歸有司减樂工數百人
  搜揚俊乂
  崔鴻春秋郭撫初為吏部尚書與侍郎姚範清心虚已搜揚俊乂内外稱之以郭姚擬崔毛
  申達鬱滯
  樓攻媿集汪大猷字仲嘉權吏部尚書或曰今日凡事從窄非曩時比公曰方且鄙之忍效尤乎調官者多孤寒之人於此不為留意使得其平尚謂之銓衡耶由是鬱者得伸滯者得達人人感悦
  日月為斷
  後魏崔亮為吏部尚書為停年格不問士之賢愚專以停解日月為斷亮甥劉景安以書規之亮不從
  公忠為先
  宋楊誠齊集葉顒權吏部尚書乾道九年召對便殿賜坐賜茶禮異他日帝曰吏部條例朕亦置一通在禁中又問卿當官以何者為先對曰以公忠為先帝曰卿宜無忘此二字後五日除簽書越二日兼叅政
  却花練
  陳姚察為吏部尚書有門生送南布一端花練一疋察曰所衣止是麻布蒲練此物於吾無用此人遜請察厲色驅出
  辭袖金
  齊禇淵字彥囘為吏部尚書有人求官袖中将金一餅因求請間出金示之曰無人知者彥囘不受曰自應得官無假此物若必見與不得不相啟此人大懼収金去
  立平作市井
  語林袁貞為監軍范立平為吏部尚書坐中語袁曰卿此選還不失䕶軍袁曰立平卿何事人中作市井
  李乂無蹊徑
  見前丘山沔水
  引致才名
  東魏以髙澄攝吏部尚書始改崔亮年勞之制銓擢賢能又沙汰尚書郎妙選人地以充之凡才名之士皆引致門下與之遊宴
  遏絶訛僞
  唐鄭絪吏部尚書制國朝以來宋璟李乂掌選部能遏絶訛偽振張紀綱
  清公見羙
  梁張纉讓吏部尚書表漢革民曹魏仍東掾毛孝先以清公見羙盧子若以貞固任職降及晉世希覩其人樂彥輔雍容自守當時恨其寡譽山巨源意在拔竒不免與世浮沉鄧攸牧馬家庭何益止競之操卞壼如含瓦石未聞檢裁之功
  方嚴不侵
  宋孝武帝好狎侮羣臣自太宰以下不免穢辱又寵一崑崙奴令以杖擊羣臣惟憚吏部尚書蔡興宗方嚴不敢侵媟儀曹郎王耽之曰蔡豫章昔在相府方嚴不狎武帝晏私之日未嘗相召蔡尚書今日可謂能負荷矣注云豫章興宗之父廓曽出為豫章太守
  毎招怨言
  南北朝魏郭祚為吏部尚書持身清潔重惜官位至於銓授雖得其人徘徊久之然後下筆且云此人便已貴矣故當時毎招怨言然所用者無不稱職
  多革𡚁政
  宋汪應辰為吏部尚書剛方正直敢言不遜在朝多革𡚁政中貴人側目孝宗時上皇方甃石池以水銀浮金鳬魚於中帝過之上皇指示曰水銀正乏此買之汪尚書家帝怒曰應辰力言朕建房廊與民争利乃自販水銀耶至是上疏論和糴事遂出知平江府然水銀實非買應辰家也
  時稱亷平
  隋韋世康和静謙恕為吏部尚書十餘年時稱亷平常有止足之意謂子弟曰禄豈在多防滿則退年不待暮有疾便辭因懇乞骸骨不許以為荆州總管
  世憚剛嚴
  宋晏敦復字景初權吏部尚書剛嚴為世所憚親戚故舊有以書至視其封題有并及兩字者即却之不納惟務抑僥倖清流品甄敘人物區别賢否一時銓總號稱平允
  首言朋黨
  言行録王存字正仲召為吏部尚書時在廷朋黨之論相熾公入對首言人臣朋黨誠不可長然或不察則濫及善人東漢朋黨之獄是也
  諫屏鞠戲
  陳正獻公俊卿召為吏部尚書時上未能屏鞠戲公上書力諌後入對上迎謂曰前日之奏備見忠讜朕决意用卿矣
  裁四選格法
  宋晏敦復權吏部尚書中興以來凢四選格法多公所裁定由是士無沉滯之嘆
  編七司條例
  楊誠齊集葉正簡公顒權吏部尚書時七司𡚁事未去公乃與郎官編剗七司條例為一書或事同例異者存其一削其一帝覽之御筆褒羙令刻板頒下
  為書示衆
  陳以徐陵為吏部尚書陵以梁末以來選授多濫乃為書示衆曰永定之時聖朝草創白銀難得黄札易營致令員外常侍路上比肩諮議參軍市中無數今衣冠禮樂日富年華何可猶作舊意非理望也衆咸服之
  具状防吏
  言行録宋蘇頌判吏部尚書公前後掌天官四選凡五年毎選人改官闗陞其磨勘吏洗垢求瑕故為稽滯公敕吏曰某官縁某事當㑹某處仍引用合用條例及具委無漏落状同上自是吏不得逞
  吏部侍郎
  歴代沿革周禮天官小宰漢之大夫即其任也隋煬帝三年尚書六曹各置侍郎一人以貳尚書之職唐武徳初因隋舊置吏部尚書銓掌六品七品選侍郎銓掌八品九品選龍朔二年改為司列少常伯咸亨初改為吏部侍郎光宅初改為天官侍郎神龍初復為吏部侍郎天寳十一載改為文部侍郎至德二載復為吏部侍郎本一員總章二年加一員以裴行儉為之本員為中銓新加員為東銓宋選人屬流内銓小使臣屬三班院元豐官制行以流内銓歸吏部侍郎左選以三班院歸吏部侍郎右選
  大革前𡚁
  唐宋璟為吏部侍郎先是外戚及公主干預朝政請託滋甚典選者為權門所制九流失敘士庻嗟怨至是公大革前𡚁取舍平允銓司以清
  悉改前規
  唐姜晦開元中為吏部侍郎性聰悟識理體舊制吏曹舍宇悉布荆棘以防令史與選人交通及晦領選事盡除之大開銓門示無所禁私引置者晦輙知之召問莫不首伏初朝廷以晦改前規咸以為不可畢竟銓衡得所賄賂不行舉朝嘆服
  不省私書
  唐孔緯字孔文為吏部侍郎權要請託書盈几案竟不之省
  復除舊職
  唐天官侍郎崔𤣥暉性介直絶請謁執政惡之改文昌左丞月餘武則天謂曰聞卿改官令史設齋自慶此欲盛為奸貪耳今還卿舊職復除天官侍郎
  能知偽姓
  唐㑹要天官郎中李知逺權知侍郎有選人姓刁又有王元忠者並被放乃宻與令史相知减其㸃畫刁改為丁王改為士擬授官後即添成文字知逺一覽便曰今年銓覆萬人總識姓名安有丁士姓者此必刁某王某也省内以為神明
  皆給告身
  五代劉岳唐明宗時為吏部侍郎故事吏部文武官告身皆輸硃膠紙軸錢然後給其品髙有錢者則賜之其官卑而貧不能輸錢者往往但得其敕牒而無告身由是受官者皆不知受命之所以然非王言所以告詔之意也請一切給之故百官皆給告身自岳始也
  彥博寡術
  唐温彥博遷檢校吏部侍郎欲汰擇士類寡術不厭衆心訟牒盈庭時議頗譏之
  髙馮精鍳
  唐髙馮字季輔為吏部侍郎凡所銓綜時稱平允太宗賜金背鏡一面以表精鍳
  賞異房杜
  隋書吏部侍郎髙孝基鍳賞機悟髙邁絶倫房𤣥齡杜如晦與典選孝基特加賞異時以為知人
  奨用孫張
  王丘遷吏部侍郎典選號平允其奨用如孫逖張鏡㣲皆一時茂秀
  熟于典故
  李益能撰綦北海行状綦北海先生崈禮當維揚兵革之後省曹簿書殘毁幾盡公為吏部侍郎熟於典故衣冠調集及朝政沿革漫無成案可考公依據該審徐出一言以决之吏不得容其私公所建明悉著於令自是省曹除授皆有案騐
  長於吏道
  楊纂長於吏道所在皆有聲績除吏部侍郎前後典選十餘載時論稱為允當
  甚有令譽
  唐席豫字建侯為吏部侍郎𤣥宗謂曰卿前為考功職事平允故有此授豫典選六年甚有令譽
  甚有能名
  唐裴行儉馬載為吏部侍郎同時典選十餘年甚有能名時人稱為裴馬又盧從愿為吏部侍郎與李朝隠同時典選時人曰吏部前有裴馬後有盧李
  不負朝廷
  唐會要吏部侍郎鄭杲注韓思復為太常博士元希聲為京兆士曹嘗謂人曰今年掌選得韓元二子則吏部不負朝廷矣
  不畏彊禦
  見吏部尚書
  慰藉衰病
  樓攻媿集宋趙粹中字大雅遷吏部侍郎愛惜名器持心近厚有蜀士數人當改秩而吏以㣲文沮格累年公立為申改有㤙例得官而復衰病求赴銓司者公慰藉周至竟與其官或問之荅曰一官姑以慰其蹉跎待次尚數年何忍沮之聞者感嘆
  升擢孤寒
  宋仁宗實録陳堯咨判流内銓舊制選人皆用奏舉乃得改京寺官而士有孤寒不為人知者堯咨特為陳其功状而升擢之
  納金不受
  唐韋夏卿萬年人為吏部侍郎從弟執誼在翰林受人金有所干請宻以金納夏卿懐中夏卿不受曰吾與汝賴先人遺徳致位及此顧當如是乎執誼大慙
  非錢不行
  鄭愔為吏部侍郎掌選贓汚狼藉有選人繫百錢于鞋帶愔問之對曰當今之選非錢不行
  授邊逺官
  唐崔鄆判吏部東銓文宗召三銓謂之曰卿等比選令錄如何注擬鄆曰資序相當問以為治之術見可否而擬之帝曰依資合得而才劣者何授對曰與邊逺慢官帝曰以不肖之才治邊民則疾苦何知也朝廷逺近皆願得人茍非其才人受其𡚁
  便江嶺人
  職官分紀唐興元初劉滋為吏部侍郎往洪州知選事時言師興之後天下蝗旱糓價踊貴選人不得赴調乃命滋江南典選以便江嶺之人時稱舉職
  隨事䟽理
  言行録洪文安公遵字景嚴為吏部侍郎先是選人詣曹改秩予奪一出吏手公乃随事䟽理吏不得肆
  隨到注擬
  選舉志劉林甫唐貞觀初遷吏部侍郎初赴選者以十一月為始至春即停選林甫奏請四時聴随到注擬時天下初定州府及詔使者多有赤牒授官至是停省來集者将萬餘人林甫随才銓擢咸得其宜時人以比隋之髙孝基
  風神髙邁
  晉裴楷為吏部侍郎風神髙邁容儀俊爽時謂之玉山照人
  風采嚴正
  唐韋陟為吏部侍郎選人多偽集與正調者相冐陟風采嚴正摘辨無不服者
  遣决滯務
  宋韓文恵公彦粹遷吏部侍郎右選公承積𡚁之後釐正簿書遣决滯務増損廢置五萬四千一百餘事奏請増置郎官一員因取當注之闕令大書而揭之門
  裁定舛法
  洪邁撰墓誌晏敦復為吏部侍郎掌右選改左選公久典選事知吏部七司法多踈舛孜孜究心纎息參考奏請裁定至今有司守之不能易也
  専委令史
  唐許子儒以學藝稱長夀中為天官侍郎居選部不以藻鏡為急専委令史勾直為腹心注官之次但髙枕而已由是補授失序無復綱紀道路以為口實
  諫用優伶
  樓攻媿集宋孫獻簡公逢吉字從之進吏部侍郎朱公熹之去公力救之侍郎彭公⻱年補外又言不應為近習而逐正人一日會食部中或報王喜除閣門祗𠉀公曰此乃優伶嘗於内庭效朱侍講容止以儒為戲者豈可以汚清選當抗䟽力争否則於經筵論之由是飛語上聞内批為郡
  㸃頭更擬
  唐蘇晉為吏部侍郎裴光庭為尚書有過官被却者就籍以朱㸃頭而已晉因榜選院曰門下㸃頭者更擬光庭以為侮已出為汝州刺史按集覽過官者凡選事侍郎以下三注三唱仍過門下省審之故為過官
  厲色必容
  苗晉卿知吏部選事性謙柔選人有訴訟索好官者雖至數千言或聲色甚厲者必優容之拜吏部侍郎前後典選五年政既寛弛吏胥因縁為奸賄賂大行
  季卿襟懐
  李季卿拜吏部侍郎在銓衡數年性識博達襟懐豁如士人多附之
  見素藻鑑
  杜甫上韋見素詩持衡留藻鑑聴履上星辰注云見素時為吏部侍郎銓衡平允上星辰言其親帝之旁也
  吏部郎中 附員外
  歴代沿革周官太宰之屬有下大夫即其任也秦有郎中以其為郎侍衛居中故云魏晉諸曹郎功髙者遷吏部郎中歴代品級皆髙於諸曹郎魏晉宋齊吏部郎品第五諸曹郎第六梁吏部郎品第四班第十一隋煬帝改吏部郎為選部郎唐置吏部郎中二人龍朔二年改為司列大夫咸亨光宅神龍中並隨曹改復一人掌考天下文吏之班秩品命一人掌小選未入仕而吏京司者復分九品通謂之行署其應選之人以未入九流故謂之流外銓宋元豐官制行置吏部郎中四人尚書選二人侍郎選各一人叅掌選事而分治之又周官太宰之属有上士盖吏部員外之任也後周一依周制隋文帝開皇中尚書省二十四司各置員外郎一人吏部置二人龍朔已隨曹改復又吏部郎中三㕔先小銓次格式員外郎三㕔先南曹次廢置舊説吏部員外郎為省眼
  任尊
  通典後漢鄭𢎞為僕射奏云䑓職任尊而賞薄人無樂者故吏部郎中補二千石自𢎞之奏此始也
  典劇
  東漢吏部郎中典劇多超遷者
  王戎頴悟
  晉王戎少年頴悟二十四為吏部郎
  劉鼎風稜
  五代史劉鼎為吏部郎中性若寛易而典選曹務更有風稜
  追送出境
  齊義興太守禇翔召為吏部郎去郡百姓老少追送出境翔居小選素性公清不為請囑易意號稱平允
  相送傾朝
  何尚之字彦徳遷吏部郎告休定省傾朝送别及至郡父叔度謂曰聞汝來此傾朝相送果有幾客答曰殆數百人叔度笑曰此是送吏部郎中耳非闗何彦徳也昔殷浩作豫章亦嘗定省送别者甚衆及廢徙東陽船泊征虜亭積日乃至親舊無敢相窺
  徐寜清士
  晉書褚亮毎屬桓彞覔一佳吏部彞曰佳輿縣宰徐寜海岱清士即遷吏部郎寕晉人字安期
  陸准正人
  山公啟事吏部郎典碎事日夜相接非但當正已又當能正人議郎杜㸃德履可嘉太子庶子崔諒中郎陸准皆有意正人其次不審有可用者否
  公議得失
  魏諸葛誕亮兄也為吏部郎人有所屬輙顯其言而用之後有當否則公議其得失以為褒貶自是羣僚皆慎所舉
  躬閱案牘
  宋傅察為吏部郎選事最好煩劇在職者畫諾而已公取案牘躬為省閲毎至申刻方歸日以為常
  果為此職
  宋書顧憲之為吏部郎其祖凱之嘗為吏部於庭中列植嘉樹謂人曰吾為憲之植爾後果為此職
  宜師此人
  隋李徳林為吏部郎陸昻命其子與德林周旋誡之曰汝毎事宜師此人以為模楷
  李𦙍亷平
  晉書李𦙍為吏部郎銓綜㢘平
  胡銓直諒
  周平園集胡銓諡忠簡入對乞修徳以結人心練兵以觀虜釁上曰久知卿直諒拜吏部尚書左郎
  選事克辦
  後魏孝文帝欲革舊制選置百官謂羣臣曰為朕舉一人吏部郎既而曰朕得之矣乃徴崔亮為之亮叅選事垂二十年亷謹明决尚書曰非崔郎中選事不辦亮字敬儒
  部事無留
  張文潜集晁補之字無咎為吏部郎中有嶺外尉獲盗八人法當改官考功謂獲盗不同處曲沮其賞持之不决尉客京久窘甚詣公訴之公為憫然一日當奏即為上之七日得遷官於是吏胥畏服部無留事
  斥華競
  晉書李重遷吏部郎詢朝衆而斥華競存公平而塞私謁
  整風俗
  山公啟事吏部郎主選舉宜得整風俗理人倫者為之
  謝朓讓禮
  杜佑通典齊依宋元嘉舊制其拜吏部郎有表讓之禮齊謝朓除吏部郎上表三讓中書疑朓官未及讓以問沈約約曰宋元嘉中范曄讓吏部三表及詔優答其事宛然
  桓彞顯名
  晉桓彞遷吏部郎名顯朝廷
  拔才舉能
  王僧綽為吏部郎掌叅大選究識流品諳悉人物拔才舉能咸得其分
  剖疑析滯
  唐席豫作楊吏部郎中碑銘序簿書以旌淑慝擇刀筆以决臧否剖疑析滯揮翰如流選部以清繄公是賴
  公綽先入
  唐栁公綽與裴度俱為判官綽先入為吏部郎中度有詩饑别兩人同日事征西今日君先捧紫泥
  杲之稍遷
  齊書庾杲之字景行司空劉勔見而竒之曰見卿足使江漢崇望杞梓發聲稍遷吏部郎中叅選大事
  列銓注法
  選舉志唐吏部郎中裴行儉始設長名榜列銓注期限等法又定州縣升降官資髙下以為故事長名榜自此始也
  有喉舌任
  宋張績遷吏部郎中裴子野曰張吏部有喉舌之任已恨其晚
  南曹 已下員外
  唐六典吏部員外郎掌選院謂之南曹以其曹在銓曹之南故云
  小選
  唐百官志員外郎二人掌文選以三銓之法官天下之才其投試銓注與流内畧同謂之小選
  無滯牒
  唐裴遵度遷吏部員外郎専判南曹天寳中海内無事九流輻輳會府毎嵗吏部選人盈萬遵度敏識强記視簿牒詳而不滯時稱吏事第一由是大知名
  無留才
  唐崔郾遷吏部員外郎毎擬吏親挟格褒貶必當雖寒逺無留才
  諠騰無避
  唐李朝隠為吏部員外郎時政出權倖不闗兩省而内受官但斜封其状付中書即宣所司朝隠執罷千四百員怨誹諠騰畧無避屈
  判析有條
  唐李栖筠遷吏部員外郎判南曹栖筠判析有條奸吏奪氣號為神明
  執筆閲書
  唐劉禹錫撰韋公神道碑韋陟字商衡為吏部員外郎是曹在南宫為眉目在選士為司命公執直筆閲簿書紛挐盤錯一瞬而剖
  張幕設案
  通鑑長篇宋紹興三十年以劉珙為吏部員外郎時苦吏為奸珙思有以制之一日命張幕設案置令式其中使選集者得出入繙閲與吏折辨吏無得藏其巧人甚便之
  不附相意
  言行録李殿撰浩字徳逺為吏部員外郎宰相召同為郎者四人欲有所進用最屬意於公公不發一語明日同舍郎皆選公如故
  論奪民財
  宋楊誠齋集張栻召為吏部員外郎廟堂用史正志為發運使奪州縣財賦逺近騷然栻為上言之上曰正志以為非取之民公對曰今州縣財賦大抵無餘不過巧為之名以取之於民耳上聞之矍然顧拭曰論此事者多矣未有能及此者如卿之言是朕假手於發運使以病吾民也閲實如栻言即詔罷之










  山堂肆考卷四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