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十九 山堂肆考 卷五十 卷五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五十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刑部尚書
  歴代沿革唐虞之時士師正五刑及周禮秋官大司㓂之職即其任也漢成帝時尚書初置二千石曹主郡國二千石又置三公曹主㫁獄光武改三公曹主考課二千石曹掌水火盗賊詞訟魏置尚書都官郎佐督軍事晉以三公尚書掌刑獄宋置都官尚書掌刑獄齊梁陳竝有都官尚書隋開皇中改都官為刑部尚書統都官刑部比部司門四曹唐龍朔中改為司刑大常伯咸亨復舊武后改為秋官尚書天寳中改為司憲宋刑部尚書侍郎郎中止爲階官而刑部判官事二人以御史知雜以上或朝官充尚書掌天下刑獄之政令而侍郎郎中員外郎分治其事淳化中增置審刑院大中祥符中置糾察在京刑獄司元豐三年竝併歸刑部五年官制行六部各正其職而刑部始得專其官
  敬獄
  周書司冦蘇公式敬爾由獄以長我王國
  正刑
  禮王制司冦正刑明辟以聽獄訟聽之于棘木之下以獄之成告于王
  詰四方
  周禮大司冦之職掌建邦之三典以佐王刑邦國詰四方
  弼五教
  唐常衮刑部尚書制弼我五教掌兹三典
  不前僧𦙍
  梁書羊侃爲都官尚書宦者張僧𦙍候侃侃曰我牀非閹人所坐竟不前之時論美其貞正
  不屈仙客
  唐崔隱甫潔介自守以強正稱爲刑部尚書帝欲相之因曰牛仙客可與語卿常見否對曰未也帝曰可見之隱甫終不詣他日又問對如初帝乃不用史氏賛嚴挺之拒宰相不肯見李林甫崔隱甫違詔㫖不屈牛仙客信剛者乎二人坐是皆不得相彼亦申其志也
  非分妄求
  唐睿宗景雲二年以蕭至忠爲刑部尚書至忠自託于太平公主公主引爲尚書華州長史蔣欽緒其妹夫也謂之曰以子之才何憂不達勿爲非分妄求至忠不應欽緒退而嘆曰九代卿族一舉㓕之可哀也哉至忠素有雅望嘗自公主第門出遇宋璟璟曰非所望於蕭君也至忠笑曰善乎宋生之言遽䇿馬而去
  不文固辭
  唐以屈突通爲刑部尚書自以不習文固辭改爲工部
  通漕有寵
  唐𤣥宗天寶四年以韋堅爲刑部尚書堅以通漕有寵遂有入相之志又與李適之善李林甫由是惡之故遷以美官實奪之權也
  决事無留
  唐李適之拜刑部尚書夜則宴賞晝决公務廷無留事
  覆獄歔欷
  唐劉祥道遷司刑太常伯毎覆大獄必歔欷累嘆奏决之日爲之不食
  上疏激切
  唐顔真卿爲檢校刑部尚書永泰中元載引用私黨請百官凡欲論事必先白長官長官白宰相然後奏聞真卿上疏曰天寶已後李林甫威權日盛羣臣有不先咨宰相輙奏事者不過託以他故中傷猶不敢明約百司令先白宰相如今日之事曠古未有陛下不早覺悟漸成孤立矣其激切如此于是爭寫内本布于外
  不撻令吏
  唐𤣥宗朝刑部尚書李日知在官不行捶撻而事集刑部有令吏受敕三日遺忘不行日知怒欲捶之既而謂曰我欲捶汝天下人必謂汝能撩李日知嗔受李日知杖不得比于人妻子亦將棄汝矣遂釋之吏皆感恱無敢犯者
  無黥命官
  宋蘇頌字子容神宗朝知審刑院時知州張仲宣受財枉法抵死法官援前例貸死杖SKchar黥配海島公奏古者刑不上大夫今刑為徒𨽻恐汚辱衣冠耳仲宣由是得免杖黥止流海外自是命官無黥杖者
  㫁姑鞭婦
  唐柳公綽為刑部尚書京兆獄有姑鞭婦至死者府㫁以償死公綽議曰尊敺卑非鬭且其子在以妻而戮其母非教也竟得减死
  議盗殺黨
  宋韓忠獻琦知審刑院先是盗殺同黨既自己就捕例不抵死公曰此但并有其貲或欲滅其口非有自新改過之心無足矜者請更議其法乃詔盗殺其徒黨而不首者毋得原
  能息妖變
  宋徐孝先爲都官尚書都官省在臺城内年代久逺多有鬼怪每夜昏無故有聲光或見人着衣冠從中出尚書周確卒于此孝先代確居之經兩載妖變皆息人皆以爲貞正所致
  請讞疑獄
  東都事略宋燕肅字穆之知審刑院先是天下疑獄雖聽奏而州郡懼得罪不敢讞故寃獄常多肅建請諸路疑獄皆聽讞有不當者釋其罪自是全活者衆
  刑部侍郎
  歴代沿革周官小司冦有中大夫是其任也漢以來爲尚書侍中隋煬帝置刑部侍郎唐龍朔中改爲司刑少常伯光宅中改爲秋官侍郎天寶中爲憲部侍郎掌律令刑名覆按大理及諸司應奏之事又職林唐有大獄即命御史中丞刑部侍郎大理卿充使謂之大三司使宋元豐正名除大理卿崔台符爲刑部侍郎
  五聽
  周禮小司冦之職以五聽獄訟求民情一曰辭聽二曰色聽三曰氣聽四曰耳聽五曰目聽
  八辟
  周禮小司冦以八辟麗邦法附刑罰一曰議政之辟二曰議故之辟三曰議賢之辟四曰議能之辟五曰議功之辟六曰議勤之辟七曰議䝿之辟八曰議賔之辟
  妙選道裕
  唐太宗時刑部侍郎有闕令執政妙擇其人奏聞皆不可上曰朕得其人矣往昔將作少監李道裕議張亮反形未具此言當矣雖不即從至今追悔遂以此闕授道裕按刑部尚書張亮貞觀中有告亮謀反皆言當誅道裕獨言反形未具不當死上不聽斬之
  宣授栖楚
  唐穆宗寶歴初宣諫議大夫劉栖楚為刑部侍郎丞郎宣授自此始
  王播條格
  唐元和中王播轉刑部侍郎播備舉條格置之座右凡有詳决疾速如神僚屬嘆服
  劉瑑法律
  唐劉瑑轉刑部侍郎精于法律選制勑可用者議其輕重成一家書號大中統類
  諫迎佛骨
  唐憲宗時韓愈爲刑部侍郎上遣使至鳯翔迎佛骨入禁中愈上表切諫
  奏斥伶戲
  澠水燕談宋元祐中駕幸凝祥池宴從臣伶人以先聖爲戲刑部侍郎孔宗翰奏云唐文宗時嘗有爲此戲者詔斥去之今日豈宜有此詔付伶官于理
  言獻女爲嫌
  唐柳公權爲刑部侍郎召問得失因言郭旼領分寧人謂獻二女乃有是除信乎帝曰女自叅承太后豈獻哉公權曰嫌疑間不可户曉因引王珪諫廬江王妃事是日帝命中官自南内送女還旼家
  言殺人可憫
  東都事略范百祿字功父除刑部侍郎有以強盗及故殺鬭殺情可矜者讞于朝法官援例貸免司馬光曰殺人不死則法廢矣百祿曰謂之殺人則可制刑而以爲不疑原情而以爲無可憫則不可百祿在刑部用法多平反遷吏部侍郎
  大昌不避怨
  宋程大昌權刑部侍郎舊法宰執初除及轉㕔皆有給使減半其後用例浸失初意大昌請自侍從而執政執政而宰相則爲初除法當與全餘爲轉㕔皆減半遂爲定制上知公特立不避怨滋欲用之
  文忠不邀賞
  宋張文忠九成兼刑部侍郎一日法寺以成案上大辟公閱首末得其情因請覈實囚果誣服者也奏黜之時法官抵罰而朝論欲以平反爲賞公辭曰職在詳刑而賣衆以邀賞可乎
  獄請聖裁
  宋呂公孺字雅卿元祐初爲刑部侍郎原廟亡珠繫治甚久公孺言殿中主者不一前後代者未嘗以服御相授且諱日宮嬪往來不一有所亡失豈可指意吏卒獄雖具非聖裁不可上深以爲然
  獄引舊例
  長編初刑部有刼殺人獄侍郎彭汝礪引舊例乞加貸配執政不以爲是降特㫖皆殺之汝礪執以爲不可
  刑部郎中 附員外
  歴代沿革周禮大司寇之屬有士師下大夫葢郎中之任也漢尚書有三公曹後漢有二千石曹魏有都官曹皆掌刑法獄訟之事晉宋齊竝以三公郎曹掌刑獄置郎中一人隋初省三公曹置刑部曹掌刑法置侍郎一人唐武徳中改爲刑部郎中龍朔中改司刑大夫咸亨光宅神龍竝隨曹改復宋元豐正名初除胡瑗杜絃建炎詔刑部郎二員爲額紹興詔見任郎官依元豐舊法分左右㕔治事又周禮大司寇之屬有上士葢員外之任也隋開皇中置刑部員外郎煬帝改憲部承務郎唐武徳中改刑部員外郎咸亨光宅神龍竝隨曹改復宋因之
  掌律法
  唐書郎中員外郎掌律法按覆大理及天下奏讞爲尚書侍郎之貳
  治獄事
  中興題名刑部掌天下刑獄之政令而郎中員外郎分治其事
  决疑
  職林唐有大獄以刑部員外郎御史大夫大理寺官爲之以决疑謂之小三司使
  守法
  唐杜景佺爲刑部員外郎守法不撓
  以課最改
  職官分紀韋夏卿以課最第一轉長安令改刑部員外郎
  以進奉徴
  唐徳宗貞元十二年宣歙判官嚴綬掌留務竭府庫以進奉徴爲刑部員外郎幕僚進奉自綬始
  温敏静專
  唐白居易行王鎰刑部員外郎制侍御史王鎰自居殿中能察非法連鞠庶獄多協平允加以温敏静專可當是選一嵗之獄决在秋冬今方其時宜敬乃職
  亟緩深縱
  唐元稹行馮宿刑部員外郎制亟則失情緩則留獄深則得恕縱則生奸惟是四者持刑之權
  例藏刑部
  九朝通略元祐元年三省言中書置刑房檢官從之獨刑部員外郎劉賡上疏言元豐官制以例藏刑部可比則取鈔不可則取㫖今中書置刑房檢官非故事也詔如所請而例復藏刑部自是中外奏讞無所避矣
  秩進雅州
  宋至道初張昱爲刑部員外郎西川安撫奏云望授昱諸司使知雅州上以省郎之重不欲換他職故進秩加賜令服而遣
  都官郎中
  歴代沿革都官本因漢置司𨽻校尉其屬官有都官從事一人掌中郎官不法事因以名官歴晉宋齊都官郎中竝掌京師非違得失事隋開皇改都官尚書曰刑部其都官郎曹遂掌簿録配没官私奴婢唐龍朔改曰司僕大夫咸亨復舊宋朝都官判司事一人以無職事朝官充凡俘𨽻簿籍領于他司本司無所掌元豐改制郎中員外郎始實行本司事初除韓宗良列案四建炎三年詔都官郎中以一員爲額供權司門比部又按周官司門爲司徒之屬今爲司寇之屬
  掌罪𨽻
  周禮秋官司𨽻掌五𨽻之法辯其物而掌其政令注云五𨽻罪𨽻蠻𨽻閩𨽻夷𨽻貉𨽻是也又六典後周置司𨽻掌諸奴男子入于罪𨽻女子入于舂饎之事即今都官之任也
  督征戰
  晉稽含牋今都官中兵三曹郎晝督征戰夜還治事
  入省不數
  南部新書省中之司都官屯田虞部主客皆閒簡無事諺曰司門都官屯田水部入省不數
  後行不博
  國史補省中語曰後行祠屯不博中行都門
  最爲清選
  唐韋温奏曰國朝以來都官最爲清選不可以賞能吏
  皆爲清秩
  唐杜牧都官員外制書曰庶獄庶事予罔敢知此乃周文王之所以理天下也惟獄惟事㑹于南宮求郎之難豈敢輕易今者各有所授皆爲清秩
  嚴賞功籍
  宋周益公集建炎初滕庾擢都官員外郎時庶事草創賞功補副尉者不可勝計以致是非混淆公于是隨事爬梳聞諸朝嚴其籍
  擅作詩名
  唐薛尚書能李員外頻嘗爲都官皆一時騷雅宗師都官之曹莫盛于此鄭谷作詩自賀都官雖未是名郎踐歴曽聞薛許昌復有李公陪雅躅豈宜鄭子忝餘光又詩話鄭谷詩名盛于唐末號靈臺編世但穪鄭都官詩宋梅聖俞亦爲都官劉原父戲之曰昔有鄭都官今有梅都官
  比部郎中
  歴代沿革魏晉有比部曹宋比部主法制齊掌詔書律令勾檢等事後周曰計部中大夫隋爲比部侍郎煬(「旦」改為「𠀇」)帝除侍字唐加中字龍朔中改司計大夫宋朝判司事一人以無職事朝官充凡勾檢内外賦歛經費出納逋欠之政皆歸三司本司無所掌自治平至熈寧錢帛芻粟虧損不可勝數遂置提舉帳司領之元豐官制行釐其事歸比部郎中員外郎始實行本司事建炎三年詔都官郎官併權比部郎官
  以奏賦擢
  魏志何損之奏許都賦明帝竒之擢爲比部郎
  以知名授
  唐徳宗知武元衡才名召授比部員外郎
  號比盤
  國史補比部得廐下食以飲從者號比盤
  夢昆脚
  尚書故實杜牧頃于宰執求小儀不遂請小秋又不遂嘗夢人謂曰辭春不及秋昆脚與皆頭後果得比部員外郎
  覆左藏財
  唐制天下財賦皆納左藏庫大府四時以數聞尚書比部郎覆其出入
  勾京兆數
  唐裴延齡奏京兆妄破用錢榖請令比部郎勾其數
  工部尚書
  歴代沿革周禮冬官大司空之職即其任也漢成帝初置尚書有民曹主凡吏民上書光武改民曹主繕脩工作鹽池園苑晉宋有起部尚書而不常置後周有冬官大司空卿掌五材九範之法隋有工部尚書唐龍朔改爲司平大常伯武后改爲冬官尚書神龍中復舊總判工部屯田虞部水部事宋朝工部判部事一人以兩制以上充本曹無所掌至元豐官制行始掌天下城池宮室舟車器械符印錢寶之事及百工山澤溝洫屯田之政令是時尚書尚未除人紹興三年併少府監歸工部
  共工
  虞書帝曰疇若予工僉曰垂哉帝曰俞咨垂汝共工
  宏父
  周書宏父定辟注云宏父司空也
  宅百揆
  虞書咨四岳有能奮庸熈帝之載使宅百揆亮采惠疇僉曰伯禹作司空帝曰俞咨禹汝平水土惟時懋哉
  居四民
  周書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時地利
  名爲穪職
  隋長孫平為工部尚書名爲穪職
  可謂能貧
  唐韓愈送鄭尚書序鄭公嘗以節鎮襄陽入帥滄景徳𨽻歴河南尹華州刺史有功徳可穪道入朝爲金吾將軍散騎常侍工部侍郎尚書家屬百人無數畝之宅僦屋以居可謂貴而能貧仁者不富之效也
  正身奉法
  唐新語鄭善果爲工部尚書正身奉法甚著勞績
  率屬程工
  唐白居易集常貫之制尚書漢公卿也言動可否屬人耳目固不專于率四屬程百工脩位於冬官而已按唐百官志工部尚書一人侍郎二人掌山澤屯田工匠之事其屬有四一曰工部二曰屯田三曰虞部四曰水部
  多創器械
  陳書陳從易爲起部尚書巧思過人軍國器械多所創立
  不治産業
  唐于休烈爲工部尚書不治産業樂賢下士推轂甚衆
  顔色不改
  唐賈耽滄洲南皮人先是爲山南節度使使行軍司馬樊澤奏事行在澤既復命耽方大宴有急牒至以澤代耽耽納牒懐中顔色不改宴罷召澤告之且命將吏謁澤牙將張獻甫怒曰行軍自圖節鉞事人不忠請殺之耽曰天子所命即爲節度矣即日離鎮以獻甫自隨軍府遂安徳宗興元元年以賈耽爲工部尚書
  忠謹不言
  唐李大義爲工部尚書性忠謹外若不能言而内剛烈不可干以非義
  使造傀儡
  唐段綸爲工部尚書奏徴巧匠太宗令試之綸使造傀儡上曰本求巧工以供用今先爲戲具豈百工相戒毋作淫巧之意耶乃削綸階
  求贍姬妾
  唐穆宗時工部尚書鄭權家多姬妾禄薄不能贍因鄭注通于王守澄以求節鎮遂得嶺南節度使
  屬以文思
  宋紹興三年併少府監歸工部以文思院屬焉按文思院太平興國三年置葢造金銀犀玉工巧之物金綵繪素装鈿之飾以供輿輦册寶法物之用舊屬少府今以少府監併于工部故文思院監官乃令工部辟差
  官當𤣥武
  唐張鷟集位當𤣥武之官職在司空之任虞舜之代伯禹統其班成周之朝毛公處其位
  賴知外事
  宋周平園集張忠簡公闡擢工部尚書兼侍讀初上用真宗故事命經筵官二員遞宿學士院朝夕宣召商確古今諮訪政事公入對尤數知無不言屢引疾丐閒上曰朕所以知外事皆賴尚書相從已久忍言去耶
  請斥佞人
  宋元符三年曾布入相御史中丞豐稷欲率臺屬論之遂遷稷工部尚書稷力丐補外不允其謝表中有内侍已成于怨府佞人方列於奏章之語上問佞人爲誰曰曽布陛下斥布則天下事定矣
  工部侍郎
  歴代沿革周禮冬官小司空中大夫之職葢其任也隋煬(「旦」改為「𠀇」)帝改置工部侍郎唐龍朔改爲司平少常伯咸亨中復舊他時曹名或改而官不改宋朝建官本末見本部尚書類元豐正名初除熊本爲工部侍郎得中書資
  唐書帝問蘇頲有工部侍郎得中書侍郎資乎對曰陛下任賢惟所命何資之計
  有宰相望
  唐李栖筠字貞一爲工部侍郎魁然有宰相望
  無聲改遷
  宋太祖重惜名器時錢昱自白州刺史求文資得秘書監遷工部侍郎太祖以其連典數郡無治聲謂宰相曰此䝿家子不可以任丞郎改遷郢州團練使
  因讎求退
  宋端拱元年工部侍郎同知朝京考課雷徳驤求致政先是徳驤與趙普不協及普再入相制下之日徳驤方立朝不覺笏墮遂拜章求退以普之讎也
  條上十事
  宋張忠簡公闡權工部侍郎上給札侍從臺諫條具時務公上十事時應詔數十人惟公與國子司業王十朋指陳實事斥言權倖無所回隱明日上召兩人對内殿大加穪賞賜酒者再面授御書各一軸
  力陳六害
  宋孝宗時金人復以書來求地帝以付張浚浚言金強則來弱則止不在和與不和湯思退檜黨也急于求和工部侍郎張闡獨曰彼欲和畏我耶愛我耶直欵我耳力陳六害不可許
  工部郎中 附員外郎
  歴代沿革周禮大司空之屬有司水下大夫葢郎中之任也晉宋齊皆有起部郎中梁陳改置起部侍郎隋初爲工部侍郎煬(「旦」改為「𠀇」)帝改起部郎唐武徳中改工部郎中龍朔中改司水大夫咸亨復舊光宅神龍竝隨曹改復宋建官本末見本部尚書類元豐正名初除范子竒高遵惠建炎五年詔御前軍器所𨽻工部郎官及本所行移文字竝繫工部官銜又員外郎即周禮冬官司水上士之任隋開皇六年置工部員外郎煬帝改起部承務郎唐改爲工部員外郎龍朔中改司平員外郎咸亨光宅神龍竝隨曹改復宋仍唐舊元置二人
  脩濬城池
  六典工部郎中員外郎掌經營興造之衆務凡城池之脩濬土木之繕葺工匠之程式咸經度之
  興造舍宇
  職員令工部郎中掌興造工匠諸公廨舍宇五行紙筆之事
  兼史職
  唐蔣係遷工部員外郎又遷本司郎中皆兼史職宰相宋申錫爲北軍羅織罪在不測係與諫官崔𤣥亮泣諫玉階之下方得减死時論穪之
  知制誥
  宋范杲以工部郎中知制誥
  劇曹
  張元方制郎吏今之高選工官號爲劇曹
  高選
  南豐行范于竒制郎于起部其選甚高
  司帳籍 已下員外
  元稹授羅讓工部員外郎制隋朝二十四司各置員外郎一人以司其曹之帳籍
  辟幕府
  杜甫有詩名𤣥宗朝以獻朝享太清宮賦拜官祿山䧟京師𤣥宗幸蜀肅宗即位於靈武甫間關奔詣行在拜左拾遺因房琯罷相甫諫不納請告省家後嚴武辟爲幕府拜工部員外郎劒南西川節度府叅謀官
  屯田郎中 附水部虞部郎中
  歴代沿革漢工部尚書郎四人其一主户口墾田葢屯田之始也晉始置屯田郎中東晉宋齊竝置左民郎中兼知屯田事陳隋竝爲侍郎煬(「旦」改為「𠀇」)帝改曰屯田郎唐龍朔中爲司田大夫後復舊掌天下屯田及在京文武職田諸司公廨以品給焉宋朝判司事一人以無職事朝官充凡屯田之政令𨽻于三司本司無所掌元豐改制郎中員外始實行本司事
  都無鄉音
  北史齊裴讓之年十七舉秀才爲屯田郎中讓之弟讞之訥之諏之竝清立楊愔每云河東士族京官不少裴讓之兄弟都無鄉音
  兼掌儀式
  隋初屯田郎兼掌儀式
  有宣撫才
  唐沈扶爲屯田郎中充山南東道宣撫使至鄧州奏倉督鄧琬等主掌湖南江西糧運其運到糙米俱裛爛成灰塵琬父子兄弟以至𤣥孫前後禁死者九人勅曰已上速速疎理以聞物議嘉扶有宣撫才
  服畎畝事
  南豐擬制率屯戍之兵服畎畝之事郎于中臺統其政令
  忤㫖遷官 水部
  唐員半千五遷正諫大夫兼控鶴内供奉半千上言控鶴之職古無其事又授斯任者率多輕薄非朝廷進徳之選疏請罷之由是忤㫖左遷水部郎中李餘慶詩省中官最美無似水曹郎
  侍養改官 虞部
  唐崔沔拜中書舍人時母有疾在東都沔不忍捨因請閒官以申侍養由是改虞部郎中













  山堂肆考卷五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