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十七 山堂肆考 卷五十八 卷五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五十八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秘書省
  歴代沿革周外史掌四方之志三皇五帝之書漢圖書所在有石渠石室延閣廣内貯之于外府又有御史中丞居殿中掌蘭臺秘書及麒麟天祿二閣藏之于内禁後漢圖書在東觀桓帝始置秘書監一人魏武帝置秘書令典尚書奏事即中書令之任也文帝置中書令而秘書改令為監初屬少府自王肅為監乃不屬晉武帝以秘書併入中書省其秘書著作之局不廢惠帝復别置秘書監併綂著作局及掌三閣圖書自是秘書之府始居于外梁曰秘書省後周秘書監亦領著作監掌國史隋秘書省領著作太史二曹改監為令唐武徳初又改為監龍朔二年改秘書省為蘭臺改監為太史天授初改秘書省為麟閣神龍初復舊領著作太史二局通判省事少監貳之其後國史太史分為别曹而秘書省但主書寫校勘而已宋太平興國二年始建崇文院而昭文館史館集賢院皆統于崇文院端拱初建秘閣亦在崇文院中淳化中秘書雖有監少監丞郎校書郎正字著作郎佐皆以為寄禄官常帶出入凡邦國經籍圖書悉歸秘閣而秘書所掌惟祭祀祝版而已元豐正名以崇文院為秘書省既罷館職盡以三館職事歸秘書省幷置秘書省職事官自監少至正字不領他局舊秘書省建于禁中至髙宗紹興初權寓于臨安法惠寺四年新建于天井巷左五年立定員數自監少丞之外以十八人為額隆興元年詔以七員為額二年詔依祖宗舊法更不立額
  木天
  六典内諸司舎屋唯秘書閣最宏壯髙敞謂之木天
  芸局
  陳子昻集芸局都奥見天下之圖書
  蓬山
  晉華嶠後漢書學者稱東觀為老氏藏室道家蓬莱山注云老子為守藏史復為柱下史四方所記文書皆歸之又蓬莱海中神山是為僊府幽經秘籙咸在焉今學者稱東觀為藏室為蓬萊山者言其經籍之多也又鄭氏譚綺秘書監曰大蓬春明退朝錄有人嘗為翰林學士語同列曰禁中視草非養病之地他日解職得遂大蓬之拜歸息數畆之園入就三品之列優游終老則為幸矣嶠字叔駿嘗作漢紀十卷
  瑞石
  西京雜記秘書省㕔事前有隕星石隋自咸陽移置于此王邵作瑞石頌以賛美之唐秘書省有落星石及薛少保稷畫鶴賀監草書郎餘令畫鳯相傳為四絶元和中韓公武為秘書郎挾彈中鶴眼時謂五絶
  内庫
  六典漢劉向揚雄典校秘書皆在禁中謂之中書猶今言内庫書也後漢藏書于東觀亦在禁中
  外臺
  魏志太和中秘書丞薛夏嘗以公事移蘭臺或謂蘭臺自一臺也而秘書署耳謂夏不得移也推使當有言者夏報之曰蘭臺為外臺秘書為内閣臺閣一也何不可相外之有蘭臺屈無以折自後遂以為常按夏字宣聲天水人博學有才文帝嘉之黄初中為秘書丞
  華省
  唐宋廣平集睠彼蘭臺古稱華省又六帖地居華省職在修文
  病坊
  宋晏殊類要唐以秘書望雖清雅而實非要權貴子弟多不屑此故以監為宰相病坊丞及著作郎為尚書郎病坊秘書郎及著作佐郎為監察御史病坊
  儀依御史
  晉武帝初置秘書儀依御史又通典漢初御史中丞掌蘭臺祕書圖籍之事至魏晉其制猶存故歴代營都邑置府寺必以秘書省及御史臺為鄰
  額倣學士
  容齋隨筆宋建炎南渡稍置館職紹興定制除監少丞置著作郎佐郎秘書郎校書郎正字各二員校書正字置十二員為額倣唐瀛州十八學士之數
  撰皇覽 已下秘書監
  魏文帝以王象領秘書監撰皇覽
  定官書
  晉張華徙居嘗載書三十乗秘書監摯虞撰定官書必資華本以取正
  著陽秋
  晉孫盛字子固為秘書監著三國晉陽秋詞直理正桓温見之怒謂盛子曰枋頭誠失利何至如尊君所言此史遂行自是關君門户事其子拜謝請刋改之盛年老性方嚴諸子號泣稽顙請為百口計盛大怒不許諸子私改之
  證經傳
  晉荀朂字公曾武帝朝領秘書監太康二年得汲郡塜中古人竹書躬自撰次以為中經列在秘省經傳闕文多所證明
  荀崧通愽
  晉温嶠舉崧為秘書監曰散騎常侍荀崧文質彬彬思義通愽宜掌秘奥宣明史籍
  常景清儉
  後魏常景為秘書監性清儉衛將軍羊琛等七人各出千錢為買馬
  讃述符命
  晉庾峻字山甫自司空長史轉秘書監讃述符命以至天文地理皆有述焉
  叅預朝政
  唐魏徴字𤣥成為秘書監𠫵預朝政又奏引學者校定四部書自是秘府圖籍燦然畢備
  雅有文學
  宋王益柔字勝之元豐初除秘書監以勝之雅有文學故也
  素嗜文集
  宋賈黄中貌素豐碩雄壯自至道中澶淵受代赴闕頓覺羸瘵鬰若枯藤上憐之拜禮部侍郎兼秘書監以黄中素嗜文集而秘書無事優之也
  校讎紛雜
  梁任昉字彦升為秘書監自齊永元以來秘閣四部書篇卷紛雜昉手自校讎由是篇目始定
  剖析竒難
  唐顔師古字籕太宗命為秘書監專典刋正所有竒書難字衆所共惑者隨疑剖析曲盡其妙
  佩蒼玉
  晉令秘書監品第五絳朝服銅印墨綬進賢兩梁冠佩水蒼玉
  賜紫服
  宋孝宗幸秘書省賜宰臣史浩以下御製詩一首秘書監陳騤少監鄭丙賜紫章服
  監理圖籍
  晉惠帝永平中詔秘書監考校古今監理圖籍
  商略古今
  唐虞世南越州人字伯施為秘書監太宗嘗引之論古帝王行事得失必存規諫上嘗謂侍臣曰朕每與世南商略古今朕有一言之善世南未嘗不喜悦有一言之失未嘗不悵恨朕嘗戲作艷詩世南進曰聖作雖工體制非雅此文一行恐致風靡臣不敢奉詔其懇誠如此
  桞𧦬入宴
  隋煬帝拜桞𧦬為秘書監退朝之後便命入閣筵宴諷詠終日而罷帝每與嬪后對酒時逢興㑹輒命𧦬與帝同榻共席昵若朋友帝猶恨不能夜召于是命刻木偶人施機關能坐起拜伏以象𧦬帝每月下對酒令宫人置之于座與相酬酢而為歡飲
  齊賢出謁
  宋張齊賢字師亮改秘書監致仕嘗出謁其子曰昔賀監以道士服東歸㑹稽大人盍衣羽服以優游何必更事請謁齊賢曰且作白頭老監枕書而眠何必學賀老作流沙之服時以為名言
  典領律數
  晉詔曰尚書華嶠歴覽古今愽聞多識有良史之才可轉秘書監加散騎常侍使中書散騎著作及治亂音律天文數術南省文章門下撰集皆典領之
  更易詔書
  宋秦檜養子熺舉進士第歴官秘書監領國史自檜再相凡詔書章䟽稍及檜者卒更易焚棄之
  判事 已下秘書少監
  唐太極元年増少監為二員通判省事
  試題
  宋王安中字履道號初寮以文學知名有宻薦于上者除著作佐郎踰月蔡京召相見賓吏引入俄抵二室置几案筆硯有小黄門至云太師致意文字封呈啟之則某制某誥某詔若試西掖三題者履道落筆如泉湧越三日内批除中書舎人遂改秘書少監
  才徳猶茂
  唐蕭徳言年老請致仕不許詔曰頃年以來天下無事方欲建禮作樂偃武修文卿年齒雖長所冀才徳猶茂卧振髙風使濟南伏生再見于兹日關西孔子復顯于當今拜秘書少監
  儒素見稱
  唐王紹宗為秘書少監侍皇太子讀書性雅淡以儒素見稱朝廷之上咸仰慕之
  與子竝命
  唐趙宗儒拜翰林學士時父曄遷少監徳宗欲寵其門一日竝命
  繼兄受職
  職林王珣為少監數年而弟瑨即繼其職
  分纂大典
  宋汪大猷字仲素除少監職當修神宗已來㑹要大猷率屬分纂上為置局命宰臣提舉書奏五朝大典始備
  重閲新書
  宋洪玉甫炎師民第三子也再為秘書少監詩曰再入蘭臺逢舊史重游東觀閲新書家徒四壁今無屋誰為君王奏子虗按玉甫重聽嘗對上曰世人皆聾于心臣獨聾于耳心則了了惟上所使
  收集賢才
  曲阜制秘書少監豈惟典領圖籍為縉紳之榮庶以收集賢才増朝廷之重
  㑹説言行
  繫年録直秘閣曽幾入對上大悦以為少監每與同舎㑹説前軰言行臺閣典章從容竟日
  掌貳天文
  四朝志少監掌貳書籍國史天文歴數之事
  䟽引古誼
  宋樓攻媿集上念孫逢吉乆在外召為秘書少監時上朝謁重華宫不以時公數具䟽引古誼深言之又率同館論奏
  富詞藝
  宋錢勰除劉攽少監制學者以東觀為老氏藏室道家蓬萊山乃國家所以待才用之宅也以爾攽詞藝之富回翔之久擢貳厥官蓋將試用
  麗文章
  黄山谷和孫莘老少監詩王度日修飭文章麗朝班
  職近日月 已下秘書丞
  魏王肅言秘書丞郎與愽士議郎同職近日月宜在三臺上秘書丞郎儀宜比尚書郎侍御史今尚書郎侍御史乗犢車秘書丞郎乗鹿車不得朝服失崇儒本意
  學徧古今
  晉庾峻好學有才思遷秘書丞徧觀古今聞見益廣
  數奏文賦
  魏黄初中嚴苞以髙才入為秘書丞數奏文賦帝異之
  監掌史事
  後周秘書雖領著作不叅史事及桞蚪為秘書丞始令監掌
  謬以為郎
  魏何禎為許都賦封上文帝異之下公車徴之禎至用為秘書郎詔本用為秘書丞主者謬以為郎後月餘禎白事上問曰吾本用禎為丞何故為郎按主者罪遂為丞帝又勅云此職宜得才人
  乃堪為丞
  晉山濤武帝時掌選事稽紹早孤事母孝謹以父得罪請居私門濤啟帝曰康誥有言父子罪不相及稽紹賢侔郤缺宜加旌命請為秘書郎帝曰如卿所言乃堪為丞何但郎也遂徴為秘書丞
  與論書傳
  魏薛夏文帝嘉其才與之論書傳未嘗不終日呼為薛君黄初中為秘書丞征東將軍曹休來朝帝引入坐定復引夏出謂休曰此君秘書丞天水薛宣聲也其見遇如此
  為定名譽
  南齊張率遷秘書丞髙祖曰秘書天下清官東南胄緒未有為之者今以相䖏為卿定名譽
  晉品第六
  晉令秘書丞品第六銅印墨綬進賢一梁冠絳朝服
  梁品第五
  梁增品第五秩六百石銅印黄綬唐龍朔中改丞為蘭臺大夫
  撰志
  齊書王儉字仲寳為秘書丞上表求校墳典依七略撰七志四十卷獻之
  司文
  王仲寳撰禇淵碑俄遷秘書丞司文天閣按淵字彦回少有清譽父卒悉推家財與弟澄惟取書數千卷而已
  學行無比
  隋姚察入為秘書丞文帝指謂朝臣曰聞姚察學行當今無比我平陳惟得此一人
  周魯不分
  宋紹興中環中為秘書丞嘗進春秋表沈與求奏云不當先魯後周上曰為人臣而不知尊王之義豈可置之三館
  郄正躭書 已下秘書郎
  蜀志郄正字令先安貧好學弱冠能屬文遷秘書郎性淡榮利尤躭意文章及當代美書
  安期對䇿
  晉王承字安期七歳通易選補國子生十五對䇿髙帝除秘書郎
  十年不調
  東漢馬融字季長永初中拜秘書郎中詣東觀典校秘書上廣成頌以諷諍忤㫖滯于東觀十年不得調按永初已後皆稱秘書郎中至隋祖諱中始除去中字
  十月便遷
  宋齊時秘書郎尤為美職皆為甲族起家之選待次入補其居職例十月便遷唐竇威字文蔚授秘書郎不肯調者十年其學益愽
  專精學問
  晉司馬彪少篤學不倦不交人事專精學問㤗始中拜秘書郎又轉為丞
  繕寫墳典
  後魏髙謐字安平有文武才除秘書郎謐以墳典殘闕奏廣訪郡邑大加繕寫由是圖籍稍以審正
  因求不遷
  晉張纉字伯緒為秘書郎因求不遷欲徧觀閣内圖籍
  欲處無競
  宋書王敬𢎞子恢之為秘書郎敬𢎞求為奉朝請與書曰秘書有限故有競朝請無限故無競吾欲處汝無競之地文帝許之
  十朋直除
  紹興己邜諫官何⿰氵専請館職學官皆試而後除人以為憚父之王十朋始以大魁直除秘書郎不試未幾闕員日多復召周必大程大昌試止除正字其後無不試者
  黄石免試
  宋乾道元年黄石輪對稱㫖擢秘書郎仍令免試自廷魁之外不試者惟石而已
  著經
  王隱晉書鄭黙字思元為秘書郎刪省舊文除其浮穢著為中經時中書令虞崧曰而今而後朱紫别矣
  視草
  唐上官儀字游韶遷秘書郎太宗每屬文遣儀視草尤工詩人謂上官體龍朔中改秘書郎為蘭臺郎天授初又改為麟臺郎
  掌三閣書
  晉朝掌中外三閣經書校閲脱誤亦謂之郎中故陸機謝表身登三閣
  掌四部籍
  六典秘書郎掌四部之圖籍分庫以藏之以甲乙丙丁為部目甲部為經其類十有一乙部為史其類十有三丙部為子其類十有四丁部為集其類有三又四朝志唐秘書郎三人掌四部圖籍皆有三本一曰正二曰副三曰貯
  車服簡素
  沈約宋書蕭惠開家雖貴戚而車服簡素初為秘書郎秘書著作竝名家年少惠開意趣多與之不同比肩三年不與共語
  儀度安雅
  唐徳宗貞元十六年以李藩為秘書郎初徐泗濠節度使張建封之疾病也濠州刺史杜兼隂圖代之疾驅至府幕僚李藩曰僕射疾危如此公宜在州防遏來欲何為不速去當奏聞兼錯愕徑歸及是兼誣奏藩揺動軍情上大怒宻詔杜佑殺之佑素重藩出詔示之藩神色不變佑曰吾已宻論用百口保卿矣上猶疑之召藩至長安望見其儀度安雅乃曰此豈為惡者邪即除秘書郎
  護軍見竒
  魏鍾㑹字士貴少敏慧夙成中護軍蔣濟著論謂觀其眸子足以知人㑹生五歳見者竒之正始中為秘書郎
  丞相致諷
  宋忠肅公張闡初為秘書郎時秦檜用事每除臺諫必與其耳目知闡乆次喜論事一日㣲諷闡謂當入臺闡曰丞相茍見知老死秘書足矣檜黙然由是罷去
  闔門誦書
  任敬為秘書郎休沐之日闔門誦書
  入閣持筆
  陳子昻集髙府君墓誌其祖欽仁檢校秘書郎持三寸筆終入芸香之閣
  奏三元頌
  唐太宗耕耤田又元日朝羣臣岑文本為秘書郎奏耤田頌三元頌文致華贍
  製千字文
  袁朗勤學好屬文在陳時釋褐為秘書郎嘗製千字文當時以為盛作陳後主聞其名召入禁中使為月賦袁染翰立成後主曰謝希逸不能獨美于前矣復詔為芝草嘉蓮二頌深見賞重
  始𨽻中書 已下著作郎
  漢東京圖書悉在東觀故使名儒碩學直東觀撰述國史謂之著作東觀皆以他官領焉葢有著作之任而未有其官貟也至魏明帝太和中始置著作郎官𨽻中書省專掌國史後又置著作佐郎亦屬中書
  改𨽻秘書
  晉元康詔著作舊屬中書令然秘書既典文籍宜改中書著作為秘書著作于是改𨽻秘書後又别自置省謂之著作省而猶𨽻秘書著作省置著作郎一人謂之大著作唐龍朔中改著作郎為司文郎中著作佐郎為司文郎
  採摭前記
  東漢班固字孟堅著作東觀採摭前記綴緝所聞以為漢書
  博習舊聞
  東漢楊彪字文先少傳家學熹平中以博習舊聞召拜議郎與馬日磾盧植蔡邕等著作東觀
  五葉
  漢應亨讓著作表自司𨽻校尉奉至臣父五葉著作不絶郷俗以為美譚
  三世
  應亨表崔駰三世相繼其後無聞若乃譚遷接武彪固踵跡亦各一世之良
  叅定禮儀
  東漢張衡傳謁者僕射劉珍校書郎劉騊駼等著作東觀撰集漢紀并定漢家禮儀上言請張衡叅定
  刪除煩亂
  臧榮緒晉書李充字𢎞度為大著作于時典籍混雜充刪除煩亂分為四部藏之秘閣以為永制故六帖云漢用史才任先班固晉推經術選在李充
  以廷尉領
  晉孫綽字興公以廷尉卿領大著作于時才筆之士綽為之冠故温王郄庾諸公薨必須綽銘而後刋石
  以中書兼
  北齊太保二年詔中書令兼著作郎魏收撰後魏史
  料四部書
  續晉陽秋晉孝武帝好覽文義勅著作郎徐廣料秘閣四部書凡三萬六千卷
  撰百家例
  唐孔至歴官著作郎明氏族之學與常述蕭頴士桞冲齊名撰百家類例以張説等為新族剗去之説子垍方有寵怒曰天下族姓何預若事而妄紛紛者耶垍弟素善至以實告初書成至以示韋述述謂可傳及聞垍語懼欲更增損既而曰大丈夫奮筆成一家書奈何因人動揺有死不可改遂罷
  作應難篇
  王隱晉書張瞻字仲應作應難篇司空張華晩見之稱善命為著作郎
  作耆舊傳
  晉陳夀作益部耆舊傳武帝善之拜著作郎
  議限斷
  晉陸士衡以文學為秘書監虞濬請為著作郎議晉書限斷
  裒興衰
  唐蕭徳言歴著作郎太宗詔魏徴虞世南禇亮及徳言裒次經史百氏帝王所以興衰者以聞帝曰使我稽古臨事不惑者公等力也
  造乗輿箴
  晉潘尼字正叔轉著作郎造乗輿箴
  上明堂賦
  唐武后時劉允濟上明堂賦以諷則天甚嘉嘆之拜著作郎
  以老被嘲
  譚藪南宋何承天東海郯人除著作郎時年已老而諸佐郎竝名家年少荀伯子嘲之常呼為妳母承天曰卿當云鳯凰將九子何言妳母宋陳山詩不畏金根謬寧辭乳媪譏葢用妳母事為乳媪也
  以論見賞
  後魏程駿拜著作郎獻文帝屢引駿與論易老之義頗見賞識顧謂羣臣曰朕與此人言意甚開暢又問駿年幾何對曰六十有一獻文曰昔太公既老而遭文王今卿遇朕豈非早也駿曰臣才謝吕望而陛下尊過西伯天假餘年願竭六韜之効
  折僚友
  隋劉禪之父子翼字小心為著作郎峭直有行嘗面折僚友退無餘訾李伯藥曰子翼詈人人多不憾
  成門户
  唐許敬宗除著作郎謂所親曰仕宦不為著作無以成門户
  當代應推
  北史韓顯宗除著作郎魏髙祖嘗謂顯宗之才朕自委悉中省之品卿等所聞若欲取古人班馬之徒固自遼濶若欲求之當代之能卿等應推崔孝伯按崔光初名孝伯清河人
  在館自守
  東都事略張耒字文潜從蘇軾學軾稱其文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嘆之音元祐初為著作佐郎改著作郎在館八年顧義自守泊如也
  謝沉史才
  晉謝沉為祠部郎何充庾氷以為有史才遷大著作
  楊時士望
  宋楊龜山時在著庭吳敏之及李綱併以公姓名納上前曰時亦是老儒有士望可令閣門𠉀對班尋召對論當世之務上喜遂擢用之
  文府
  梁沈約謝著作表珥筆史館記言文府
  史閣
  北齊著作𨽻秘書謂之史閣亦謂史館
  學行清修 已下著作佐郎
  晉陵朱鳯吳郡吳震竝學行清修白首衡門老而未調華譚為監知其有史才薦為著佐郎竝稱其職
  聲姿清亮
  後魏宋弁字義和為著作佐郎髙祖孝文帝曾因朝㑹歴訪治道弁年少官㣲自下而對聲姿清亮舉止可觀髙祖稱善大被知遇賜名為弁取弁和獻玉楚王不知寳之意
  作南郊賦
  晉郭璞作南郊賦獻帝嘉其才拜著作佐郎
  撰西觀書
  晉束晳字廣㣲博學多聞晩應司空辟月餘除著作佐郎西觀撰晉書草創三帝紀并十志遷博士著作如故
  不為今吏
  晉武帝欲以郭琦為著作佐郎問尚書郭璋璋憎琦不附已答云不識帝曰若如卿言烏九家兒能事卿即堪郎矣及趙王倫簒位又欲用琦琦曰我已為武帝吏不能為今世吏矣卒老于家
  不造嬖人
  㑹稽王世子元顥嬖人張法順權傾一時内外無不造門唯謝裕不至故年三十方為著作佐郎
  作懽喜詩
  唐武后召杜審言賦歡喜詩即授著作佐郎
  作濛汜賦
  晉張載字孟陽作濛汜池賦太僕傅𤣥見而嗟嘆以車迎載言談盡日為之延譽遂起家著作佐郎又作劒閣銘除著作郎
  封還詔書
  唐陽城字亢宗召為著作佐郎并賜緋魚李泌使叅軍韓傑奉詔至其家城封還詔書自稱多病不堪奔奉
  兼脩國史
  唐敬播再遷著作佐郎兼修國史從太宗伐髙麗帝名所戰山為駐蹕山播謂人曰鑾輿不復東矣已而果然
  文學清選
  唐王義方曰臣去歳冬初雲陽下縣丞耳今春及夏陛下授臣著作佐郎極文學之清選
  才學世家
  宋李邴字漢老伯父昭玘字成季元祐名士與張晁為徒嘗為柱史邴才學能世其家政和末除書局遷著作佐郎
  貧素自居
  後周黎景熈大統末拜著作佐郎時倫軰皆位兼常伯車服華侈惟景熈以貧素自居略無愧色又勤於職然性尤固執不合于時是以一為史官遂十年不調
  脩潔自重
  言行錄宋王存少有立志為小官修潔自重為歐陽公所知趙康靖公所薦召試擢秘書省著作佐郎館閣校勘校集賢院書籍
  作傳
  晉元康中詔著作佐郎始到職必撰名臣傳
  修書
  宋胡文恭行宋敏求制著作有佐𨽻修書之任故事到職撰名臣之傳
  職閒
  晉閻纉字續伯祭酒鄒湛以纉才堪佐著薦于秘書監華嶠嶠曰此官職閒廪重貴勢多爭之不暇求其才遂不能用
  價重
  蘇東坡送孫著作詩云子亦東南珍價重不可筭
  乞遷劉焞
  㑹要宋乾道三年梁克家奏曰著作佐郎劉焞乆在館職以拘資格除郎不行乞稍遷擢遂遷之
  宻薦履道
  宋王安中字履道政和中以文學知名除宗學愽士時有宻薦于上者除著作佐郎
  他官入典 已下校書郎
  東漢選他官入東觀皆令典校秘書葢有校書之任而未為官也故以郎居其任則謂之校書郎以郎中居其任則謂之校書郎中至魏始置秘書郎校書郎葢實有其官矣
  太乙下觀
  見親王
  追美功徳
  東漢傅毅字武仲肅宗愽召文雅之士以毅為蘭臺令史拜郎中與班固賈逵共典校書毅追美孝明帝功徳最盛而廟頌未立乃依清廟作顯宗頌十篇奏之由是文雅之士顯于朝廷
  考論異同
  東漢楊終顯宗時拜校書郎上言宣帝論定五經于石渠閣今宜如故事于是詔諸儒于白虎觀考論異同
  畫像
  東漢髙彪校書東觀後遷内黄令靈帝勅同僚臨祖送于上東門詔東觀畫像以勸學者
  書碑
  東漢蔡邕拜郎中校書東觀邕以去聖乆逺文字多謬乃求正定六經文字自書册于碑碑始立摹寫者車乗日千餘兩
  頌神雀
  東漢賈逵字景伯顯宗時有神雀集宫殿官府帝敕蘭臺給筆札使作神雀頌拜為郎與班固竝校書應對左右
  騎蹇驢
  唐開元中校書與正字俸禄微少皆孤寒英傑居之至有正字騎驢入省者而太祝奉禮每月請明衣絹布及胙肉俸禄倍多乃公卿子弟居之衣馬比校正頗為輕肥時有語曰正字校書詠詩騎驢奉禮太祝輕裘食肉宋韓子蒼題豋瀛圖曰我生不及貞觀初却恨十年身校書吟詩天街騎蹇驢爾來戎馬爭馳驅把卷未展先欷歔
  以神童拜
  唐楊烱㓜聰敏愽學善屬文以神童舉拜校書郎
  以進士調
  唐張九齡擢進士調校書郎
  神清韻逺
  唐孔季翊初擢制科授校書郎陳子昻稱其神清韻逺可比衛公
  名遂官閒
  白樂天泛渭賦序予為校書郎名遂官閒一身得所賦云臺有蘭兮閣有芸
  䕃推
  唐叚成式推䕃為校書郎愽學彊記秘閣多竒篇秘籍校閲皆徧
  盌脱
  唐武后時官職冗濫人為謡曰補闕連車載拾遺平斗量欋椎侍御史盌脱校書郎注云齊魯謂四齒杷為欋椎當作搥欋椎者言授官之泛如杷椎之多也盌通作椀小盂也脱椀之形模盌脱者言不得人如模脱盌杯個個相似也
  問何如
  顔氏家訓梁朝貴游子弟多無學術諺云上車不落即著作起居何如即校書故宋黄山谷詩校書著作頻召除猶能上車問何如
  分温媪
  唐開元二年史館進唐書表頻分温媪之疑仍懼魯魚之謬久披緗帙粗定鈆黄
  辯論屈人
  唐徐岱辯論明鋭座人每屈劉晏表為校書郎觀察使李栖筠欽其賢署所居為復禮鄉為達于朝
  敏悟絶人
  白居易敏悟絶人擢進士抜萃科補校書郎
  能守家法
  唐韓愈送鄭㴠校理序鄭生㴠始以長安尉選為校理人皆曰是宰相子能恭儉守敎訓好古義施于文辭者如是而在選公卿士夫家之子弟其知勸耳矣愈事相公三為屬吏今生始進仕獲重望于天下而慊慊若不足真能守其家法矣
  屏去人事
  宋樓攻媿集王文定公淮為校書郎既入館屏去人事讀未見書休沐亦入抵暮始歸
  鄭鑑盡言
  宋鄭鑑字自明召試館職上見其䇿問今合除何官龔茂良對曰前此學官召試止除正字上曰可除校書郎賞其盡言因曰其䇿中所言或是或非大率剴切不易
  汪澈安分
  宋汪莊敏公澈遷校書郎安分無求視同舎郎數遷殊不介意
  不至相門
  言行錄宋陳公輔字國佐除校書郎公初入館閣時蔡京王黼當國未嘗一至其門
  不詣政府
  宋楊誠齋文集陳正獻公俊以秘書郎召非公事未嘗詣執政府
  貴妃施粉 已下正字
  明皇雜録唐劉晏以神童為秘省正字方八歳慧悟過人上召入禁中貴妃置于膝上為施粉黛上問晏曰汝為正字正得幾字晏對曰餘字皆正惟朋字未正葢譏當時朋黨多邪人也
  先進器才
  唐蕭頴士字茂挺天寳中為秘書正字時裴耀卿席豫張均宋遥韋述皆先進器其才與之鈞禮由是名播天下
  文采綺麗
  唐吳通𤣥父道瓘為諸王太子授經通𤣥兄弟出入禁掖侍太子遊通𤣥與兄通㣲俱愽學善屬文文采綺麗通𤣥應神童舉釋褐秘書正字
  占對慷慨
  唐陳子昻字伯玉初舉進士上書武后召見金華殿子昻貎柔雅少威儀而占對慷慨擢蘭臺正字為感遇詩三十八章王適見之曰是必海内文宗
  不干秦熺
  宋洪文公遵除正字閣下前軰皆以畏友待公秦熺為秘書郎勢熖赫赫公守道安恬留滯不干
  不附安石
  宋范祖禹字淳父與司馬光同修資治通鑑書成光上章稱薦而祖禹安恬靜黙若將終身除秘書正字時王荆公當國人皆奔競公未嘗往謁王安國與公善嘗諭意公執不肯親附
  校經
  唐裴耀卿少聰敏數歳解屬文應童子舉除正字長興三年校經籍亥豕之差魯魚之弊
  試賦
  宋晏元獻公殊年三十真宗面試詩賦疑其宿搆明日再試文采愈美即除正字令于龍圖閣讀書
  布衣上書
  宋韓駒字子蒼自布衣有詩名前軰稱許之政和初詣闕上書召試中書除正字言者論其不由科舉謫為筦庫
  童子召對
  宋楊億字大年以童子召對試詩賦五篇下筆立成太宗嗟異以為秘書正字制云汝方髫齡不煩師訓精爽神𦔳文學生知越景絶塵一日千里予有望于汝也
  對䇿見竒
  宋寥正一字明略元祐中蘇軾在翰林試館職士得正一對䇿竒之除正字
  奏篇見許
  宋周益公必大字子充召試館職髙宗見其奏篇甚見稱許諭宰相曰他日可令刋正文字遂除正字









  山堂肆考卷五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