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八十四 山堂肆考 卷八十五 卷八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八十五   明 彭大翼 撰科第
  制科
  漢唐宋取士之制有賢良方正茂才異等六科乃天子自詔以待非常之才故曰制舉亦曰大科通謂之賢良其制自漢文帝始
  賈山上書
  漢文帝二年十一月晦日食詔舉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者潁隂侯騎賈山上書言陛下使天下舉賢良方正之士天下之士莫不精白以承休德乃直與之馳驅射獵一日再三出臣恐朝廷之廢弛百官之墮於事也上嘉納其言
  晁錯對策
  漢文帝十四年九月親策賢良能直言極諫者錯以對策髙第擢為中大夫又言冝削諸侯及法令可更定者書凡三十篇上雖不盡聽然竒其才
  䇿董仲舒
  見求賢
  䇿公孫𢎞
  漢武帝元光元年詔舉賢良文學之士親䇿之時對䇿者百餘人太常奏公孫𢎞第居下天子擢為第一拜為博士待詔金馬門待詔謂以才技徵召之人未有正官故稱待詔
  拜為司𨽻
  漢蓋寛饒字次公宣帝朝舉賢良髙第拜司𨽻校尉
  拜為議郎
  東漢戴封字平仲對賢良䇿第一拜議郎
  遣詣公車
  見求賢
  待詔公車
  漢谷永字子雲成帝建始初舉直言極諫之士永待詔公車對賢䇿擢上第
  擢舎人
  晉武帝詔諸賢良方正㑹東堂䇿問京兆人摰虞才學通博對䇿擢為太子舎人
  遷刺史
  晉郄詵泰始中舉賢良方正對䇿為天下第一遷雍州刺史武帝於東堂㑹送問詵曰卿自以為何如對曰臣舉賢良對䇿及第猶桂林一枝崑山片玉帝笑之侍中奏免郄官帝曰吾與之戱言耳
  舉以逸才
  晉索靖字幼安少有逸才舉賢良對䇿武帝擢為尚書郎
  舉以殊操
  晉阮冲字德猷有殊操何曽薦之擢賢良第一
  䇿舉穆裴
  唐鮑防字子慎貞元元年策賢良方正防為考官得穆質裴復栁公緯崔邠韋純洪簡熊執易等時美防知人
  䇿過晁董
  唐文宗太和二年舉賢良方正帝引諸儒百餘於廷䇿之是時考官馮宿見劉蕡對嗟伏以為䇿過晁董而畏中官睚眦不敢取
  摘抉細隱
  唐憲宗元和元年䇿試制舉之士於是元稹獨孤郁白居易蕭俛沈傳師輩出焉史斷制䇿之法其來最久得人亦多至於末流應科者既非英才而發問之目徃徃摘抉細隱窮所難知而直言極諌之風替矣
  指陳闕失
  唐憲宗元和三年䇿試賢良方正直言極諌舉人牛僧孺皇甫湜李宗閔皆指陳時政闕失無所迴避考官楊於陵韋貫之署為上第李吉甫惡其直言泣訴於上且言湜翰林學士王涯之甥也涯與裴垍覆䇿而不自言上不得已貶於陵等僧孺等久之不調各從辟於藩府
  舉席建侯
  唐席豫字建侯舉賢良方正及第開元中韓休舉以自代拜吏部尚書典選六年當時以休為知人
  舉張柬之
  唐張柬之字孟將以賢良召時年七十餘矣對策者千餘人柬之第一擢拜監察御史
  舉蔣頴叔
  宋蔣之竒字頴叔仁宗朝舉賢良方正試六論拜監察御史
  舉秦少游
  宋秦觀字少㳺號太虛公元祐初東坡以賢良方正薦於朝除太學博士黄山谷詩少㳺五十䇿其言明且清以初應制科進䇿五十篇也
  父子制科
  宋錢易字希白昆之弟也與其子明逸彥遠皆登制科故彦逺謝啓曰兩朝之間相繼者父子十年之内竝進者弟兄又希白從孫藻以皇祐五年登進士第後十年復登制科其謝啓曰十年二第屢玷於主司一門四人無慙於祖烈
  兄弟制科
  蘓東坡兄弟同年制䇿入等故蘓軾謝啓曰兄弟竝竊於賢良衣冠或以為盛事
  大科名世
  聞見録宋富弼初遊塲屋穆修謂之曰進士不足以盡子之才當以大科名世公果以禮部試下第時公官耀州西歸陜范文正遣人追公曰有㫖以大科取士可亟還公復還京師見文正辭以未嘗為此學文正曰已聞諸公薦君矣久為君闢一室皆大科文字可徃就館讀之時晏元獻為相求婚於文正公文正曰公女若嫁官人仲淹不敢知若必欲得國士無如富弼者元獻一見公大愛重之即議婚公遂以賢良方正及第
  大科得人
  宋張方平字安道頴悟絶人宋綬蔡齊見之以為天下竒才共以茂才異等薦之中選為校書郎復舉賢良方正又中選遷著作佐郎後上平戎十策吕夷簡見之曰大科得人矣
  登為三等
  東軒筆録吳育字春卿宋興以來御試制科舉人無登三等者惟育第三等餘皆四等除此則落之
  收入四等
  宋仁宗嘉祐六年試賢良方正蘓軾第三等轍第四等司馬光以轍語切直考入第三等翰林學士難之欲降其等考官胡宿欲黜之光言是子獨有愛民憂國之心不可不收上曰求直言而以直棄之天下其謂我何乃收入四等
  二傳中選
  澠水燕談呉文肅公奎將舉賢良夢入魏文帝廟升殿問羣臣優劣帝曰韓延夀為最是夕門下抄書吏楊開者亦夢公讀楊阜傳翌日告公公覽二傳及試六論一乃韓延夀楊阜孰優公果中選
  六論中科
  歸田録宋夏英公以父没王事授丹陽主簿上書乞應制舉真宗召赴中書試論六首一曰定四時别九州聖功孰大二曰考明堂制度三曰光武二十八將功業先後四曰九功九法為國何先五曰舜無為禹勤事孰優六曰曽參何以不列四科是嵗中制科
  郡將示題
  揮麈録張咸漢川人魏公之父也應制科出蜀過䕫州郡將知名士也一見張遇之甚厚因問曰四科優劣之差見於何書張無以對郡將曰載孟子注中因掇示之張在道中漫思索著論至都閣試文論以此為首題張更不注思而就主文錢穆父覽之大喜舉過閣第一
  宫人乞詩
  夏英公應制舉對策廷下有老宫人曰予閱人多矣賢良他日必貴以吳綾手巾乞詩公題曰殿上衮衣明日月硯中旌影動龍蛇縱横禮樂三千字獨對丹墀日未斜楊徽之嘆曰真宰相噐也
  孝㢘科下附秀才科
  漢世取士又有孝㢘秀才二等齊宋以來州有秀才之舉隋唐之代其科最重貞觀中有舉而不第者坐其州長由是其科遂廢故自唐及宋雖進士之科猶以秀才為號盖沿漢唐之舊也
  許孝亷
  東漢許武明帝朝舉孝亷悉推產業與二弟晏普一無所畱又許慎字叔重獻帝時舉孝亷
  江孝亷
  漢江革字次翁齊郡人事母親自挽車鄕里稱之曰江巨孝舉孝亷遷諌議大夫告歸漢元和中詔齊相以糓千斛賜之名聞天下
  吳孝廉
  東漢吳祐字季英桓帝朝舉孝廉以四行遷膠東相四行者敦厚質朴遜讓節儉也
  全孝廉
  東漢全柔錢塘人靈帝朝舉孝廉補尚書右丞
  种孝廉
  東漢种暠字景伯河南人順帝朝舉孝廉官至益州刺史遷司徒子岱舉孝㢘不就
  荀孝㢘
  東漢荀彧字文若舉孝廉何顒見而竒之曰王佐才也
  雷孝廉
  東漢雷義字仲公與陳重為友順帝朝舉茂才讓於重刺史不聼義遂不應命後同舉孝亷俱拜尚書郎
  龔孝廉
  東漢龔勝字君實三舉孝㢘哀帝徵為諫議大夫
  曹孝廉
  東漢曹褒字叔通父充習慶氏禮召為博士褒結髮傳父業舉孝㢘遷圉令以禮理人以德化俗
  張孝廉
  東漢張霸字伯饒七嵗通春秋博覽五經鄕人號曰張曽子初舉孝廉和帝召拜侍中
  路孝廉
  漢路温舒東里人授春秋通大義舉孝廉為山邑丞
  金孝廉
  宋金彥寳慶人舉孝㢘第一號義門金氏
  邢孝廉
  魏邢顒字子昻舉孝廉時人語曰德行堂堂邢子昻
  袁孝亷
  見雪
  任孝廉
  唐任敬臣字希古七歲䘮母問父英曰若何以報母父曰揚名顯親可也乃刻志從學得舉孝廉虞世南噐之
  蔣孝廉
  唐蔣沇欽緒子舉孝廉與兄演溶弟清俱為才吏乾元中歴咸陽髙陵等四縣令美政流行
  樊遜文章 已下秀才
  漢樊遜字孝謙專心典籍舉秀才第一楊悟曰文章莫過於樊孝謙
  僧紹經術
  劉宋明僧紹少明經有儒術元嘉中舉秀才科
  異行舉
  晉庾衮字叔褒清白有異行舉秀才科
  弱冠舉
  鄭幼麟弱冠舉秀才李孝伯以女妻之後為中書侍郎
  宏詞科
  舉潘孟陽
  唐潘孟陽登博學宏詞科
  舉譚世勣
  譚世勣字彥威長沙人唐末中詞學兼茂科
  有宰相噐
  唐劉禹錫擢進士第又登博學宏詞科王叔文毎稱其有宰相噐
  類俳優辭
  韓愈答崔立之書僕聞有博學宏詞選者用取所試讀之乃類於俳優者之辭顏忸怩而心不寧者數月
  乾寧宏詞
  唐翁承賛字文饒莆田人乾寜中登進士第擢宏詞科
  淳熈宏詞
  宋倪思字正甫噐質凝重淳熈中中博學宏詞科拜吏部侍郎兼直學士院在朝中立不倚
  文章卓偉
  栁宗元文章卓偉中博學宏詞科與苑論等聮第授集賢殿正字貞元中拜監察御史元和中為栁州刺史
  姿儀洒落
  宋周麟紹興中試宏詞第一姿儀洒落望之如神仙中人
  竝中詞科
  宋洪皓字光弼鄱陽人三子适遵邁竝中詞科上曰洪皓身陷虜廷乃心王室三子詞科忠孝之報也又李平叔云洪景伯兄弟應宏詞以克敵弓為題洪惘然不知所出有廵舖老卒觀於案間以問洪曰官人欲知之否洪𥬇曰非爾所知卒曰不然我本韓太尉世忠之部曲從軍日見有人以神臂弓舊樣獻於太尉太尉令如其制度製以進御賜名克敵并以嵗月告之洪盡用其語首云紹興戊午五月大將某云云主文大驚喜是嵗遂中科目若有神助焉
  三應詞科
  宋傅自得少負文名三應博學宏詞科其文氣骨雄壯波瀾浩渺忠肅公察之子也兄自强弟自修自得二子伯夀伯誠聮登科第
  投狀自薦
  宋景德三年龍圖待制陳彭年奏應宏詞㧞萃科明經人許投狀自薦䇿試經義以勸學者紹聖元年詔立宏詞一科毎科塲後許進士登科人經禮部投狀乞試依進士法差官考校試以詔誥章表箴銘賦頌赦勑檄書露布戒諭之類
  以文自售
  宋楊龜山曰試宏詞科乃是以文字自售古人得已自不如此
  更易科名
  國史宋初立宏詞拔萃科大中祥符立服勤詞學科大觀改詞學兼茂科紹興改博學宏詞科
  増試雜文
  國史宋初猶循唐制用詩賦神宗始罷之以經術造士又慮不足以盡人才設詞學一科試以襍文
  中唐仲友
  宋唐仲友台州人中博學宏詞科與朱文公議論不合後文公知南康仲友為本路憲司嘗按劾之
  中畱元剛
  宋宰相畱正孫元剛中博學宏詞科
  中晁詠之
  宋晁詠之字知道少有異才後舉宏詞
  中眞德秀
  宋真德秀字希元少好學母吳氏織紝以教後中宏詞
  中周必大
  宋周必大初字洪道後字子充紹興中中博學宏詞科
  中吕祖謙
  宋吕祖謙隆興中中宏詞科
  南夀詞科
  宋季南夀紹興中為婺州教授與武進尉周麟之俱應詞科合格詔竝與堂除
  少連詞科
  宋段少連字希逸真宗朝舉服勤詞學科
  武科 附特科
  舉謀謨
  東漢順帝朝舉剛毅武猛有謀謨可任將帥者
  舉猛勇
  晉武帝詔舉猛勇秀異
  選身材
  唐武后詔天下諸州宜教武藝毎年準明經進士貢舉例送由是始置武舉科其制有長垜馬射歩射筒射馬槍翹關負重身材之選凡選皆兵部主之
  試策論
  唐開元中有軍謀宏逺科天寳中有明習孫呉科宋外舍生稱武選士内舎生稱武俊士以策論定去取以弓矢定髙下
  補左衞長史
  唐郭子儀以武舉異等補左衞長史
  為右班殿直
  宋神宗熈寕中初䇿武舉之士試義策於秘閣武藝於殿司及殿試則又試騎射及䇿於庭策與武藝俱優為右班殿直武藝次優為三班奉職又次借職末等三班差役初樞宻院修武舉法不能答䇿者答兵書墨義王安石曰武舉而試墨義何異學究誦書不曉理者無補於事先王收勇敢之士皆屬車右者欲以備禦侮之用則記誦何施帝從之至是始䇿武舉之士
  舉裴端服
  唐裴端服樊宗師俱擢軍謀宏逺科
  擢髙志寕
  宋景祐初髙志寕天聖末令狐㨗等皆中武科
  推恩立法 已下特科
  聞見録宋至和中富鄭公當國立一舉三十年推恩之法盖公與河南進士叚希元魏升平同塲屋相友善公作相不欲私之故為天下之制至今行之
  推恩授官
  宋朝事實及第人為正奏名特科人為特奏名特奏名第一等二名附正奏名第五甲餘竝登仕郎第二等京府助教第三等上州文學第四等下州文學竝𠉀郊恩出官第五等諸州助教止得勅黄袍笏特科亦曰恩科
  崇寕特奏狀元
  宋崇寕中特奏名狀元徐遹瓊林宴罷作詩曰白髪青衫老得官瓊林頓覺酒膓寛平康夜過無人問留得宫花醉後㸔
  紹興特奏狀元
  宋吕永紹興中特奏名狀元
  座主
  漢法所舉主終身保任栁文云凡號門生而不知恩之所自出非人也
  杞梓集門
  唐楊嗣復字繼之其權公集序曰貞元中公奉詔考定賢良草澤之士昇名者十七人及禮部擢進士第者七十有二人鸞鳳SKchar2梓舉集其門而公所擢後登輔相者十人
  桃李滿城
  唐劉禹錫寄王侍郎放榜詩禮闈放榜動長安九陌人人走馬㸔一日聲名動天下滿城桃李屬春官
  竝居相位
  見同僚
  同入翰林
  唐封舜卿武宗朝翰林學士敖之子也登進士第累遷中書舎人入後梁為禮部侍郎知貢舉開平中與門生鄭致雍同受命入翰林致雍有俊才舜卿思拙澁對草綸誥不勝困𡚁託致雍秉筆議者謂座主辱門生
  繼踐台司
  郭子儀家傳尚父之帥河中也咸寕郡王渾瑊為門下士不十年接控數州繼踐台庭則曹參之代蕭何太叔之嗣子產也
  同知貢舉
  歐陽公歸田録王禹玉乃余為校理時武成王廟所解進士也至此新入翰林與余同院又同知貢舉故禹玉贈余詩曰十五年前出門下最榮今日預東堂余答詩曰昔時叨入武成宫曾㸔揮毫氣吐虹夢寐閒思十年事笑譚今日一樽同
  審權放處權
  南部新書杜審權知貢舉放盧處權有戲者曰座主審權門生處權
  崔沆放崔瀣
  崔沆知舉放崔瀣譚者稱座主門生沆瀣一家
  竝坐兩序
  唐寳歴中楊嗣復知貢舉下榜時父僕射於陵自東洛入覲嗣復率門生迎于潼闗宴新昌里第於陵與故人坐堂上嗣復與諸生坐兩序始於陵在考功擢浙東觀察李師稷及第時亦在焉人謂楊氏上下門生時以為榮
  受拜中堂
  宋李文正公嘗言其座主王仁裕知貢舉時年已髙有數子皆早亡諸孫竝幼每諸門生至門必延於中堂公與夫人偶坐受諸生拜一如兒孫禮備酒饌食諸生至於餅餌羮臛之物皆公與夫人親手調品忽一日生徒畢集出一詩牋曰二百一十四門生春風初長羽毛成衰翁漸老兒孫小他日知誰略有情按王仁裕五代周時為翰林學士遷尚書知貢舉王溥和凝范質皆其門生後皆至宰相
  引謁裴皥
  五代裴皥官至禮部尚書放三榜四人拜相桑維翰竇正固張礪馬裔孫是也清泰二年裔孫知貢舉纔放榜謝恩即引諸生詣座主裴公宅謁拜裴公以詩示之曰宦途最重是文衡天與愚夫著盛名三主禮闈年八十門生門下見門生
  送别元之
  宋王元之字禹偁謫黄州蘓易簡知貢舉適放榜奏曰元之名儒今將行欲令榜下諸生送于郊上可其奏諸生郊别元之謂狀元孫何曰為我多謝蘓公口占一絶曰綴行相送我何榮老鶴乗軒愧谷鶯三入承明不知舉㸔人門下放門生
  稱疾相避
  漢胡廣所辟舉皆天下名士與故吏陳蕃李咸竝為三司蕃等毎朝㑹稱疾避廣時人榮之
  曲躬自卑
  東漢鄭𢎞字巨君為太尉時舉主第五倫為司空班次在下每正朔朝見𢎞曲躬自卑帝問知其故遂聼置雲母屏風分隔其間由此以為故事
  選獻紫綬
  唐李石元和三年及第後二年賜緋後二年賜紫自釋褐四年之内遂服金紫至長慶二年座主庾公内艱服闋除尚書右丞始賜紫綬石為門生乃選紫綬金印以獻議者榮之
  為撰白麻
  唐薛廷老為翰林學士座主庾公拜兖海節度使廷老為門生為撰白麻時人榮之
  不送門生
  五代宰相桑維翰裴皥門生也嘗謁皥皥不迎不送或問之答曰皥見維翰于中書則庶僚也維翰見皥于私館則門生也何送迎之有人服其耿介
  不喜門生
  宋歐陽公晏公殊門生也殊不喜歐陽公故歐公自分鎮叙謝晏公曰出門館不為不舊受恩知不為不深然足跡不及于賔階書問不通于執事豈非飄流之跡愈逺而愈踈孤拙之心易危而多畏動常得咎舉輒累人晏公得書對賔客占十數語授書吏作報客曰歐公有文聲似太草草晏公曰答一知舉時門生已為過矣
  門生多秀
  唐李宗閔知貢舉門生唐伸薛庠袁郁軰多清秀俊茂時號玉笋後人玉笋班之名始此
  門生孤芳
  宋曽子固歐陽公門生也東坡送子固倅越詩曰醉翁門下士雜遝難為賢曽子獨超𨓜孤芳陋羣妍昔從南方來與翁兩聮翩翁今自憔悴子去亦宜然按嘉祐二年永叔知貢舉曽子固兄弟四人同登科醉翁為參政時子固亦在館中故云兩聮翩
  悉取噐玩
  玉堂清話李翰為和凝門生後與凝同任學士及凝作相時翰為承㫖適當批詔次日徃玉堂輒開和相舊閣悉取圖書噐玩留詩曰座主登庸居鳳閣門生批詔主鰲頭玉堂舊閣多珍玩可作西齋潤筆不人笑其踈縱
  來就師資
  宋范文正公以晏元獻薦入館終身以門生禮事之後雖名位相亞亦不敢少變慶厯末晏公守宛丘文正赴南陽道宛丘特留歡數日其書題門狀猶稱門生將别投詩云曽入黄扉排國論却來絳帳就師資聞者嘆服
  不稱門生
  宋劉安世字噐之晚居南京馬㳙巨濟作少尹巨濟廷試日噐之作詳定官盖所取士也而巨濟見噐之未嘗修門生之敬噐之不平因以語客客以諷巨濟巨濟曰不然凡省闈解送則有主人故所取士得以稱門生殿試盖天子自為座主豈復可稱門生於他人幸以此謝劉公客以此告噐之嘆服其說
  不拜座主
  宋王竒字漢謀贛州人幼有聲塲屋間為李文定客文定薨於位章聖臨奠見屏間有詩曰雁聲不到歌樓上秋色偏欺客路中愛之問知為竒作因召見占對稱㫖特許殿試既登科有謝詩曰不拜春官為座主親逢天子作門生
  同年
  同榜人曰同年
  連轡舉鑣
  唐劉禹錫送張盥赴舉詩序吾不幸向所謂同年友當其盛時連轡舉鑣亘絶九衢若屏風然今來落落如晨星之相望
  挂䡺交衽
  唐栁宗元送苑論登第後歸覲序八年冬余與馬邑苑言揚聮貢於京師自是而後車必挂䡺席必交衽量其志知其達于昭代究其文辨其勝于太常
  㑹期集院
  唐進士榜出謝恩後便往期集院狀元與同年相見請一人為録事其餘主宴主酒主樂探花主茶之類咸以其年辟之
  㑹姑蘓臺
  宋范石湖撰姑蘓同年㑹詩序唐人曲江大㑹長安坊市為之半空天子至御樓以觀當此之時通榜之士意氣相予甚厚否則有青雲紫陌之譏宋朝略去浮侈但存聞喜一宴而同年之制則加詳焉士大夫寕有輕負此意忽然雲散異日相視如塗之人乎紹興改元建陽袁起巖張文善俱使浙西始嵗五日㑹同年之在吳下者于姑蘓之臺賦詩相屬州里傳寫一夕殆遍
  才用季同
  唐李絳為相元義方言其私同年許季同憲宗問曰人于同年有情乎絳曰同年乃四海九州之人偶同科第然後相識於情何有若其人果才雖兄弟子姪之中猶將用之况同年乎
  禮待王祐
  五代王祐父徹同光初與桑維翰同年登第拜左拾遺後維翰入相祐以維翰為父同年生裁書自陳維翰竒之禮待甚厚自是祐文價日重
  沙堤避路
  唐王鐸楊收皆薛逢同年後收作相逢作詩曰須知金印朝天客同是沙堤避路人收聞之怒及王鐸作相逢又詩曰昨日鴻毛萬鈎重今朝山岳一毫輕鐸又怒之
  詞塲着鞭
  宋鄧洵美連山人乾祐六年中進士第與司空李昉同年司空先在禁林出使武陵與洵美相遇贈詩曰憶昔詞塲共着鞭當時鶯谷喜同遷關河契濶三千里音信稀疎二十年
  得接鸞鳳翅
  唐曹鄴字業之杏園即席上同年詩岐路不在天十年行不至一旦公道開青雲在平地枕上數聲鼓衡門已如市白日探得珠不待驪龍睡忽忽出九衢僮僕顔色異故衣未及換尚有去年淚晴陽照花影落絮浮野翠對面時忽驚猶疑夢中事自憐孤飛雁得接鸞鳳翅永懷共濟心莫起吳越意
  同攀次第枝
  唐趙嘏送同年鄭祥歸漢南時恩門相公鎮山南詩云年來驚喜兩心知髙處同攀次第枝人倚繡屏閒賞夜馬嘶花逕醉歸時聲名本自文章得藩溷曽勞筆硯隨家去恩門四千里只應從此夢旌旗
  向冦持權
  宋向文簡公敏中冦忠愍公凖同以太平興國五年登第後文簡秉鈞忠愍以使相守長安作詩寄文簡曰玉殿登科四十年當時僚友盡英賢嵗寒惟有公兼我白首猶持將相權文簡調之曰九萬鵬霄振翼時與君同折月中枝細思淳化持衡者得到于今更有誰
  王聶成怨
  揮麈録李處邁邯鄲之孫以直秘閣知相州聶賁字逺山為郡博士王將明甫為决曹掾王聶同年生也始甚歡洽而聶于樂籍中有所屬意王亦昵之毎戒不令前聶恨之因而遂成仇怨其後甫改名黼為宰相聶以蔡元長薦改名昌字賁逺擢為侍從及黼大用事貶聶散官安置衡州益銜黼矣靖康時事大變召登政府黼之誅死聶有力焉而聶以是嵗出知絳州被害紹興中張殊自北歸過絳驛見壁間血書詩一首時以聶之精魂所作詩見氏族大全聶姓下
  同年遠嫌
  宋冦萊公在樞府上欲罷之萊公已知乃遣人告王文正公旦曰遭逢最久今出求一使相幸同年賛之公曰將相之任貴極人臣茍朝廷有所授亦當懇辭豈得私有所干于人也萊公不樂後上議凖令出與一甚官王公曰冦凖未二十年已登樞府甚有才望與一使相使當方靣其風采足為朝廷光上然之翌日降制萊公捧使相誥謝于上前感激流涕曰茍非陛下主張臣安得有此命上曰王旦知卿具道其言萊公出謂人曰王公噐識非凖所可測也王公在相府抑私逺嫌類如此
  同年各黨
  宋歐文忠公與王懿恪公拱辰同年進士同為薛簡肅公子壻然文忠心少之文忠為叅政時吏擬進懿恪僕射文忠曰僕射宰相官也王拱辰非曽任宰相者不可改東宫以至拜宣徽使終身不執政盖懿恪主李文靖文忠主范文正其黨不同故耳
  因縁契分
  詩話李摰與李敏同姓同歲同門同年登第摰詩曰因縁三紀異契分四般同
  謹重深沉
  宋尚書張詠謂人曰吾榜中得人最多謹厚有雅望無如李文靖深沉有徳鎮服天下無如王公面折廷諍素有風采無如冦公當方面寄則詠不敢辭
  出處相若
  宋元祐中舒州有一李亮工者以文鳴縉紳間與蘓黄遊兩集中有與其倡和詩又有李伯時以善丹青妙絶一世且好古博雅多收三代以來鼎彞之類又有李元中字畫之工追踪鍾王時號龍眠三李同年登進士第出處相若約以先貴無相忘其後位俱不顯
  窮逹不同
  揮麈録宋晁武子云王文穆欽若以故相來守杭州時錢塘有一老尉蒼顔華髪矣文穆初甚不樂之詢其歴履乃同年生惻然哀之遂封章于朝詔特改京秩尉以詩謝之云當年同試大明宫文字雖同命不同我作尉曹君作相東風元沒兩般風
  同年相訪
  范希文二同年滕子京魏介之相訪于丹陽郡作詩云長江天下險渉者利名驅二公訪貧交過之如坦途風波豈不惡忠信天所扶相見發大笑命歌倒金壺同年三百人大半空名呼歿者草自緑存者顔無朱功名若在天何必心區區莫競富貴路休誇讒嫉夫孔子作旅人孟軻號迂儒吾輩不飲酒笑殺髙陽徒
  同年懼撓
  宋丁晉公謂初釋褐為饒倅同年白稹為判官稹一日以片紙假緡五環于公公笑曰榜下新婚京國富室豈無半千質物耶懼我撓之故矯耳于簡尾書一絶戱之曰欺天行詐吾何有立地機闗子太乖五百青蚨兩家闕赤洪崖打白洪崖人謂晉公朱崖之行兆于此
  下第
  承平舊纂舉進士不第者有供酒食之費謂之買春錢
  打眊矂
  國史補進士籍而入選謂之春闗不㨗而醉飽謂之打眊矂匿名造謗曰無名子退而肄業曰過夏
  除虛耗
  見元日
  題柱
  宋袁樞未第時題詩于建安縣南鄉橋柱曰玉龍倒影臥寒潭人在雲霄天地寛借問何人題此柱茂陵詞客到長安
  納苖
  宋饒竦熈寕中舉進士不第以詩投王荆公曰又還垂翅下青霄歸指臨川去路遥二畆荒田俱賣却要錢準備納青苖
  無棲燕
  唐元和中士人下第多為詩刺試官獨章孝標下第為歸燕詩獻侍郎庾承宣曰積累危巢泥已落今年故向社前歸連雲大厦無棲處更向誰家門户飛
  失水龍
  摭言唐張曙與崔昭緯同赴舉問卜者卜者殊不顧曙曙有愠色卜者曰郎君亦登第但崔家郎君拜相當于此時過堂既而張果不第崔首冠曙以詩别之曰千里江山陪驥尾五更風水失龍鱗昨夜浣沙溪上雨緑楊芳草為何人後七年崔大拜曙于裴公下及第于崔公下過堂
  宋濟坦率
  盧氏雜記唐宋濟老于塲屋舉止可笑德宗微行西明寺見濟葛巾方抄書上曰茶請一碗濟曰鼎水方煎自可潑之上曰作何事業是何姓名濟曰姓宋第五應進士舉湏臾聞呼官家濟惶懼曰宋五坦率矣嘗試賦失官韻乃拊膺曰宋五又坦率矣後禮部放榜上先問曰宋五得無坦率否竟無名
  柳冕安康
  遯齋閒覽唐柳冕字敬叔應舉多忌謂安樂為安康榜出令僕探名報曰秀才康了言不中榜得免為官而無事此回安康了矣
  臥雲
  唐李頻字德新為方干高弟頻登第干尚未第干寄詩曰弟子已攀桂先生猶臥雲或作僧貫休贈方干詩弟子已得桂先生猶灌園
  泣月
  唐曹鄴未第詩一辭巖桂叢九泣都門月年年孟春至㸔花不如雪唐末進士沈彬未第時嘗夢着錦衣貼月飛識者謂身不入月宫必不第果然後仕南唐為吏部郎
  張祜失意
  唐令狐楚喜張祜詩録三百首特表薦之值元稹在内廷上問祜詩髙下稹曰張祜雕蟲小技恐變陛下風雅由是祜遂失意祜以詩自悼曰賀知章口徒勞說孟浩然身更不疑
  孟郊傷情
  唐宋遺史孟郊字東野下第詩曰棄置復棄置情如刀劒傷又再下第詩兩度長安陌空將涙見花其後登第詩昔日齷齪不足嗟今朝曠蕩恩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㸔遍長安花進取得失葢亦常事而東野噐宇不宏偶下第則情隕穫如刀劍傷以至下淚既登科則志氣充溢一日之間花則㸔盡何其速耶後授溧陽尉卒又唐人下第詩氣味如中酒情懐似别人
  物論稱屈
  唐文宗太和二年親䇿制舉人昌平劉蕡對䇿極詆宦官考官馮宿等見蕡䇿以為過晁董而畏忌宦官不敢取裴休李邰杜牧崔慎由等二十二人中第皆除官物論囂然稱屈諌官御史欲論奏執政抑之李邰曰劉蕡下第我輩登科得無厚顔
  世家不私
  聖政編年雍熈二年三月己未親試進士梁顥以下賜及第至唱名内有李宗諤宰相昉之子吕蒙亨參政𫎇正之弟王䊿鹽鐵使明之子許待問度支仲宣之子上曰斯竝世家子與孤寒争路縱以藝升天下亦謂朕有私也竝下第
  名慙桂苑
  唐羅隐字昭諌唐末餘杭人咸通中累舉進士不第詩云六載辛勤九陌中郤尋岐路五湖東名慙桂苑一枝緑膾憶松江滿筯紅浮世到頭須適性男兒何必盡成功唯應鮑叔深知我他日蒲帆百尺風
  夢入桐花
  青箱雜記泉州劉昌言下第詩唯有夜來蝴蝶夢翩翩飛入刺桐花
  投逆旅
  唐盧仝不第出都投逆旅有一人附火吟曰學織錦綾工未多亂投機杼錯抛梭莫教宫錦行家見把似文章笑殺他因問之答云舊𨽻宫錦坊近以薄技投本行云如今花様不同且東歸也
  遇異人
  唐吕嵓字洞賔咸通中再舉進士不第逰廬山遇異人得長生訣
  困長安
  杜甫少貧天寳初應進士不第困長安天寳末獻三大禮賦帝竒之使待詔集賢院
  居甫里
  唐陸⻱蒙字魯望舉進士不第居松江甫里嗜茶置園顧渚山下
  書問孫山
  遯齋閒覽孫山應舉末名得解有同試者以書問山得失山答曰解名盡處是孫山吾兄更在孫山外覽者大笑山後謝恩榜成名詩曰盤古榜中同進士伏羲手𥚃探花郎
  詩别杜勤
  唐杜勤甫從姪也下第歸甫作詩别之云只今年纔十六七射䇿君門期第一
  詩上主司
  唐髙蟾累舉不第詩上主司侍郎云天上碧桃和露種日邉紅杏倚雲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東風怨未開
  詩與營妓
  羅隠初赴舉過鍾陵見營妓雲英後一紀下第復見之雲英曰羅秀才尚未脱白隠作詩贈之曰鍾陵一别十餘春重見雲英掌上身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綱官空歸
  續歸田録蜀人石揚休屢拔鄉薦常屈春官蜀人比之綱官盖謂牙校部土貢入京師只空歸也
  老婦效舞
  黄通累舉不第作官數任年將耳順猶應舉或嘲之曰老婦舞拓拔剰員呈手藝注云昔有拓㧞善舞故號拓㧞舞此言黄已老猶應舉如婦人已老而猶効拓㧞舞也
  池上避塵
  羅隠詩逐隊隨行二十春曲江池畔避車塵如今贏得將衰老閒㸔人間得意人注云唐進士賜宴曲江杏園隱屢舉不第故曰避車塵唐亡隱依錢氏為從事遷給事中李振亦屢不第乃佐朱温簒唐將名士盡殺之白馬津名士即隱所謂得意人詩意盖謂曲江池畔彼皆得意我二十年避其車塵豈料我今日以不第獨存乃及見其受禍也
  坐上流涕
  孫公譚圃黄魯直得洪州解頭赴省試與侯希聖數人待榜相傳魯直為省元同舎置酒有僕自門被髪大呼而入舉三指問之乃同舎三人魯直不與坐上數人皆散去至有流涕者魯直飲酒自若酒罷與公同㸔榜不少見于顔色
  賺得英雄
  國史補唐制進士科甚重其老死文塲亦無恨故有詩曰太宗皇帝真長策賺得英雄盡白頭
  倒繃孩兒
  筆譚宋苖振召試館職晏殊語之曰君久從任必疎筆硯宜稍温習振曰豈有三十年為老娘而倒繃孩兒者乎既而試澤宫選士賦押韻有王字振曰率土之濱莫非王由是不中選殊聞之曰苖君竟倒繃孩兒矣
  九舉不第
  朝野僉載張鷟號青錢學士謂其文萬選萬中也時有董元九舉不第號白臘明經與鷟為對
  五舉不第
  郡國雅譚孟賔于五舉不第至天福九年六舉方第毎年下第俱有詩第一年云蟾宫空手下澤國有誰來第二年云水國二親應探榜龍門三月又傷春三年云仙島郤回空說夢清朝未達自嫌身四年云雲僧不見城中事問是今年第幾人五年云因逢日者教重應忽被雲僧勸郤歸又宋曹組字元龍六舉不第著鐵硯篇以自見
  悔讀南華
  唐宣宗好文嘗賦詩有金歩揺未能對令温庭筠續之庭筠以玉跳脫應之宣帝命處以甲科為令狐綯所阻盖綯嘗問其事于庭筠庭筠對曰事出南華非僻書也冀相公爕理之暇姑宜覽古綯怒奏曰庭筠有才無行卒不登第除方城尉庭筠有詩曰早知此恨人多積悔讀南華第二篇按庭筠本名岐字飛卿并州人彥博之後
  不喜孟子
  宋李覯字泰伯旴江人素不喜孟子以為孔子尊王孟子教諸侯為王嘗試制科六論不得其一曰吾于書未嘗不讀此必孟子注䟽也擲筆而出人為檢視之果然終不中第
  杜門不出
  宋林敏功字子仁蘄春人年十六應鄉薦下第歸嘆曰軒冕富貴非吾願也杜門不出三十年元符末蔡元度薦之不就
  上天無因
  西清詩話宋石曼卿下第集句曰一生不得文章力欲上青天未有因聖主不勞千里召嫦娥何惜一枝春鳳皇詔下須沾命豺虎叢中也立身啼得血流無着處朱衣騎馬是何人又云年去年來來去忙為他人作嫁衣裳仰天大笑出門去獨對東風舞一場













  山堂肆考卷八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