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六十二 山堂肆考 卷一百六十三 卷一百六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一百六十三 明 彭大翼 撰音樂
  
  風俗通箏者上圓象天下平象地中空凖六合絃柱十二擬十二月乃仁智之器也今幷凉二州箏形如瑟不知誰改也又有所謂𥱧與筑者𥱧形如瑟兩頭俱方七絃七柱以竹潤其端而軋之筑形似琴以竹為之大頭安絃絃十二或五絃以竹擊之
  𫎇恬造
  風俗通箏秦聲也𫎇恬所造故云
  桓伊撫
  晉桓伊字叔夏為豫州都督時謝安壻王國寳專利無厭安每抑制之後國寳因以安功名極盛讒於晉孝武孝武頗疑之一日帝召伊宴飲安侍坐帝命伊吹笛伊神色無忤即為一弄乃放笛云臣於箏分乃不及笛然自是韻合歌管并請一鼔帝許之乃撫筝而歌怨詩曰為君既不易為臣良獨難忠信事不顯乃有見疑患周旦佐文武金縢功不刋推心輔王政二叔反流言聲節慷慨俯仰可觀安泣下沾衿起席就之捋其鬚曰使君于此不凡帝甚有愧色
  羅敷陌上
  見妻
  呂布帳中
  呂布字奉先詣袁紹紹患布欲殺之遣三十六兵被鎧迎布使着帳邊卧布知之便於帳中鼓箏諸兵卧布出帳去兵不覺也
  移風易俗
  東漢侯瑾箏賦上感天地下動鬼神享祀宗祖酬酢嘉賔移風易俗混同人倫莫有尚於箏矣
  感天合地
  阮瑀箏賦清者感天濁者合地五聲並用動靜簡易
  應六律
  魏阮瑀箏賦箏長六尺以應律數絃有十二以象四時柱高三寸以象三才
  總八風
  晉陶融妻陳氏箏賦列柱成陣既和且平總八風而熙泰羌貫㣲而洞靈
  停絃繫爪
  梁簡文帝詩停絃時繫爪息吹治唇朱按妓女以鹿角琢為爪以彈箏曰繫爪
  引刀斬指
  唐樊彦深妻魏氏者揚州人彦深卒妻陷徐敬業兵中聞其知音逼令鼓箏魏曰國亡不死而逼我管絃引刀斬指不從
  金絲
  梁孝元帝和彈箏人詩瓊柱動金絲秦聲發趙曲流徵含陽春美手過如玉
  銀甲
  杜詩銀甲彈箏用
  聽軋箏
  劉禹錫聽軋箏詩滿座無言聽軋箏秋山碧樹一蟬清只因曽送秦王女寫得雲間鸞鳯聲
  贈彈箏
  温庭筠贈彈箏者天寳年間事玉皇曽將新曲教寜王鈿蟬金鴈皆零落一曲伊州淚萬行
  
  虞書簫韶九成鳯凰來儀簫肅也其聲肅肅然而清也編竹為之長尺有五寸簫大者二十三管無底小者十六管有底無底者謂之洞簫又雅簫長尺四寸頌簫尺二寸
  伏羲作
  通禮義纂伏羲作簫十六管
  女媧造
  劉憑事始女媧氏造簫
  樂師均
  禮月令仲夏之月命樂師修鞞鼓均琴瑟管簫
  先祖聽
  詩周頌既備乃奏簫管備舉喤喤厥聲肅雝和鳴先祖是聽
  夏至之樂
  易通卦驗簫夏至之樂夏至火用事其數七
  仲呂之氣
  白虎通簫者仲呂之氣
  子胥乞食
  史記伍子胥鼓腹吹簫乞食於吳市中
  周勃給䘮
  見賤士
  大言小筊
  爾雅大簫謂之言編二十三管長尺四寸小者謂之筊十六管長尺二寸
  長濁短清
  蔡邕月令簫長則濁短則清以蜜蠟實其底則管和而音調常與琴瑟相參
  象鳯翼
  風俗通舜作簫其形參差以象鳯翼
  作鳯鳴
  見僊
  越王不喜
  呂氏春秋客有以吹簫見越王者上下宮商和而越王不喜或謂之野音而王乃恱之
  靈帝能吹
  東漢靈帝能吹簫
  巨音
  漢王褒洞簫賦其略曰聽其巨音則周流汜濫并包吐含若慈父之畜子也耳其妙聲則清靜厭瘱順敘卑迖若孝子之事父也澎濞慷慨一似壯士優柔温潤又似君子
  絶弄
  梁劉孝儀詠簫詩危聲合歌鼓絶弄混笙篪
  薊子陌上
  葛洪神仙傳薊子訓少嘗仕郡人莫知其有道術三百餘年顔色不變及死殯之宿昔棺鞫然作雷霆音光照宅宇見棺葢飛在中庭棺中無復有人但餘履耳須臾聞陌上人馬簫鼓之聲
  張駿墓中
  蕭方等三十國春秋凉州人胡安盜發晉文王張駿墓見駿貌如生得赤玉簫紫玉笛
  笛 附觱篥
  風俗通笛滌也所以滌邪穢納之於雅正也長一尺四寸七孔孔各應一律説文笛七孔籥也𦍑笛三孔晉書周禮金石有一定之音故諸音皆受鐘磬之均至于享宴殿堂之上不懸鐘磬則以笛有一定之調故諸絃歌皆從笛為正也
  鳯鳴
  史記黃帝使伶倫伐竹於昆谿作笛吹之似鳯鳴
  龍吟
  樂書剪雲夢之霜筠法龍吟之異韻
  丘仲作
  風俗通漢武時丘仲作笛
  列和吹
  白氏帖晉列和善吹笛荀朂嘗問列和曰若不知律呂之義作樂者均高下清濁之調當以何名之和曰每合樂時隨歌者清濁聲假如聲濁者用三尺二笛因名曰此三尺二調聲清者用二尺九笛因名曰此二尺九調漢魏相傳施行皆然也
  衡山簡枝
  楚宋玉笛賦序余嘗觀于衡山之陽見竒篠異幹罕節簡枝之叢生也其處磅磄千仞絶谿淩阜隆崛萬丈盤石雙起丹水涌其左醴泉流其右師曠將為陽春北鄭白雪之曲取其雄焉宋意將送荆卿于易水之上得其雌焉
  柯亭良竹
  晉伏滔長笛賦序余同僚桓子野有長笛傳之耆老云蔡邕所製也初邕避亂江南宿於柯亭之館館中以竹為椽仰而盼之曰良竹也取以為笛竒聲獨絶厯代傳之
  咸陽宮
  西京雜記漢髙祖初入咸陽宮周行府庫金玉珍寳不可勝計其尤異者有玉笛長二尺三寸六孔名曰昭華之琯
  平陽鄔
  馬融長笛賦序融性好音律能鼓琴吹笛而為督郵無留事獨卧郿縣平陽鄔中有雒客舍逆旅吹笛為氣出精列相和融去京師踰年蹔聞甚悲而樂之追慕王子淵枚乗劉伯康傅武仲等簫琴笙頌唯笛獨無故聊復備數作長笛賦注云氣出精列二曲名
  野王三弄
  見狂肆
  老父三聲
  博異志賈客呂筠卿嘗於仲春夜泊舟於君山側命酒吹笛數曲忽見一老父拏舟而來遂於懐袖中出笛三管其一大如合拱其次如常人所蓄其一絶小如細筆管筠卿請老父一吹老父曰其大者諸天之樂不可發其次者對洞府諸仙合樂而吹其小者是老身與朋儕可樂者試為子吹之不知可終一曲否言畢抽笛吹之三聲湖上風動波濤沆瀁魚龍跳噴五聲六聲君山上鳥獸叫噪月色昏昧舟人大恐老父遂止
  斷膓
  晉阮咸字仲容聞笛聲曰客中月夜聞此聲使人斷腸杜詩吹笛秋山風月清誰家巧作斷腸聲
  怡志
  伏滔長笛賦達足以協徳宣猷窮足以怡志保身兼四德而稱雋故名流而器珍
  感音思舊
  見故人
  失聲殺妓
  晉書帝舅王愷嘗置酒王導王敦俱往女妓吹笛小失聲拂愷意便令黃門毆殺之一坐改容愷神色自若
  加一孔
  馬融長笛賦其辭曰近世雙笛從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龍吟水中不見已截竹吹之聲相似剡其上孔通洞之裁以當簻便易持易京君明識音律故本四孔加以一君明所加孔後出是謂商聲五音畢漢京房字君明修易故曰易京
  减五分
  樂纂黃鍾笛晉時三尺八寸元嘉九年大樂令鍾宗之减為三尺七寸十四年治書令奚縱又减五分為三尺六寸五分
  明皇親御
  見樂章
  樂人卧吹
  唐漢中王瑀為太常卿早起聞永興里人吹笛問是太常樂人否對曰然後因閲樂撻之曰某日何得卧吹樂人驚謝按瑀乃寜王之子一説是汝陽王璡知卧吹笛
  軍中樂
  樂纂司馬法軍中之樂鼓笛為上使聞之者壯勇而樂和細絲高竹不可用也慮悲聲感人士卒思歸故耳
  路傍愁
  樂纂橫笛小篪也梁朝歌云快馬不須鞭抝折楊栁枝下馬吹橫笛愁殺路傍兒
  吹鷓鴣
  唐許渾聽吹鷓鴣詩金谷歌傳第一流鷓鴣清怨碧雲愁夜來省得曽聞處萬里月明湘水流按鷓鴣笛曲名
  吹阿濫
  見樂章又賀方回長短句云待月上潮平波艶塞管孤吹新阿濫
  占盡江月
  唐劉禹錫武昌老人説笛歌武昌老人八十餘手把庾令相問書自言年少學吹笛早事曹王曽感激往年征鎭戍蘄州楚山蕭蕭笛竹秋當時買材恣摉索典卻身上烏貂裘古苔蒼蒼封老節石上孤生飽風雪商聲五音隨指發水中龍應行雲絶曽將黃鶴樓上吹一聲占盡秋江月如今老去興猶遲音韻高低耳不知氣力已㣲心尚在時時一曲夢中吹
  飛盡庭梅
  唐戎昱聞笛詩日夜思歸切笛聲寒更哀愁人不願聽自到枕前來風起塞雲斷夜深明月開平明獨惆悵飛盡一庭梅
  妃竊
  唐明皇嘗置五王帳長枕大被與兄弟同處貴妃因竊寜王玉笛吹以此忤㫖放出後復召入故張祐詩曰梨花靜院無人見閒把寜王玉笛吹
  鬼吹
  幽㝠記代郡界有一亭多鬼怪不可詣忽有諸生壯勇行歌止宿于亭夜中有鬼吹五孔笛止一手不能得攝笛諸生笑謂鬼曰汝止有一手那得徧笛我為汝吹來鬼云謂我少指耶乃數十指出諸生拔劒斫之得一老雄雞從者並雞雛耳
  山石可裂
  國史補李丹好事嘗得村舍煙竹截以為笛以遺李謩謩自此吹笛為天下第一嘗月夜泛江吹之寥亮逸發俄有客立于岸呼船請載旣至請笛吹之其音清壯山石可裂謩平生未嘗見及入破呼吸盤僻而此笛應手粉碎客忽不見疑其為蛟龍也
  巖谷俱震
  宋朱元晦鐵笛亭詩序侍郎胡明仲嘗與武夷山隱者劉君兼道游劉少時游俠使氣晚更晦迹自放山水間善吹鐵笛有穿雲裂石之聲故胡公詩有更煩橫鐵笛吹與衆仙聽之句予與客數人尋其故迹適有笛聲發林外悲壯回欝巖谷俱震追感賦詩云何人轟鐵笛噴薄兩崖開千載留餘響猶疑笙鶴來
  通靈逹微
  蔡邕長笛賦逺可以通靈逹微近可以寫情暢神
  隨歌逐舞
  姚崇笛詩隨歌響更發逐舞聲彌亮
  叫雲
  古詩横玉叶雲清似水滿空霜逐一聲飛
  催日
  韓詩鳴笛急吹催落日清歌緩送感行人
  折楊栁
  杜子美吹笛詩胡騎中宵堪北走武陵一曲想南征故園楊栁今揺落安得愁中卻盡生按折楊栁樂府笛曲名晉桓伊嘗為征南將軍撰折楊栁曲
  落梅花
  李白與史郎中飲聽黃鶴樓吹笛詩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按落梅花亦笛曲名又李白青溪半夜聞笛詩羗笛梅花引吳溪隴水清山山秋浦月腸斷玉關情
  薛陽陶吹 已下觱篥
  白居易小童薛陽陶吹觱篥歌略曰剪削乾蘆挿寒竹九孔漏聲五音足近來吹者誰得名關璀老死李衮生衮今又老誰其嗣薛氏小童年十二指㸃之下師授聲含嚼之間天與氣翕然聲作疑管裂詘然聲盡疑刀截有時婉較無筋力有時頓挫生稜節急聲圓轉促不斷栗栗轔轔似珠貫緩聲展引長有條有條直直如筆描下聲乍墜石沉重高聲忽舉風飄蕭又杜甫有夜聞觱篥歌李徳裕有霜夜對月聽陽陶吹觱篥歌觱篥本龜兹樂本名悲栗以其聲悲類笳也
  張野狐吹
  張野狐善吹觱篥見前樂章悼念䝿妃注
  
  籥如笛三孔而短小以竹為之國風簡兮注籥如笛而六孔廣雅云七孔爾雅大籥謂之産其中謂之仲小者謂之筠三禮圖籥春分之音萬物動也
  伊耆樂
  禮明堂位篇土鼓蕢桴葦籥伊耆氏之樂也
  豳人吹
  周禮春官籥章掌土鼓豳籥注云豳籥豳人所吹之籥也
  季札觀樂
  左襄二十九年季札聘魯請觀周樂見舞象箾南籥者曰美哉猶有憾注云象箾舞所執南籥以籥舞也皆文王之樂猶有憾言文王恨不及已致太平也
  義方行禮
  唐王義方貶吉安丞行釋菜禮清歌吹籥登降跽立人大悦順
  萬入去籥
  左宣八年辛巳有事太廟仲遂卒于垂壬午猶繹萬入去籥
  廟卑去籥
  孔帖裴寛傳廟卑忌尊則去籥
  文舞執籥
  五代崔悦傳文舞郎左執籥
  雲韶有籥
  唐文宗好雅樂製雲韶樂有籥一
  
  釋名笙生也象物貫地而生以匏為之故曰匏竽是也其中空以受簧也爾雅大笙謂之巢小者謂之和列管匏中施簧管端大者十九簧小者十三簧獸蹌
  虞書笙鏞以間鳥獸蹌蹌簫韶九成鳯凰來儀
  鳯鳴
  見仙
  舜祠
  説文舜祠下得笙白玉管十三簧象鳯之身
  魏座
  魏文帝令杜夔於客座吹笙夔有難色
  女媧造
  禮明堂位女媧之笙簧唐樂志女媧造笙列管于匏上内簧其中
  孺子吹
  南史謝恂傳王彧與謝孺子宴銅臺孺子吹笙彧起舞既而嘆曰今日使人飄飄有伊洛間意
  三成
  儀禮下管新宮笙入三成三成謂三終也
  七政
  白虎通笙之言施也牙也萬物始施而牙太簇之氣也有七政之節焉有六合之和焉天下樂之故謂之笙許慎説文笙正月之音物生故謂之笙
  吹雲和
  漢武内傳西王母命侍者董雙成吹雲和之笙
  吹叢霄
  續仙傳謝元卿遇神仙吹叢霄之笙
  離鴻
  晉潘岳笙賦悽唳辛酸嚶嚶關關若離鴻之鳴子也含㗅嘽諧雍雍喈喈若羣雛之從母也
  别鶴
  晉王廙笙賦觀眺逺遊登山送離發千里之長思詠别鶴於路岐
  竦勇剽急
  潘岳笙賦或案衍夷靡或竦勇剽急或既往不返或已出復入徘徊布濩渙衍葺襲舞既蹈而中輟節將撫而不及樂聲發而盡室歡悲音奏而列坐泣
  纒綿約殺
  晉夏矦湛笙賦若夫纒綿約殺足使放達者羞察通野平曠足使亷規者棄節沖虗全澹足使貪榮者退讓開明爽亮足使慢惰者進謁
  不倨不排
  王廙笙賦直而不倨曲而不排是可以易俗移風興洽至敎𢎞義著于典謨厯萬代而彌劭
  如㑹如離
  夏矦湛笙賦振引合和如㑹如離
  鵞管
  唐李長吉詩王子吹笙鵞管長
  鸞音
  楊希道笙詩短長挿鳯翼洪細摩鸞音能令楚妃嘆復使荆王吟
  
  音樂㫖歸竽暖也立春之氣暖生萬物者也竽三十六簧宮在左和十三簧宮居中
  笙師敎
  周禮春官笙師掌敎龡竽笙塤籥簫篪𥴦管舂牘雅以敎祴樂
  樂師調
  禮月令仲夏之月命樂師調笙竽
  立㑹
  禮樂記竹聲濫濫以立㑹㑹以聚衆君子聽竽笙簫管之聲則思畜聚之臣
  養耳
  荀子曰禮論笙竽所以養耳
  南郭逃
  韓子曰齊宣王好竽必以三百人齊吹南郭先生不知竽者而濫於三百人之中以吹竽食祿宣王薨後文王即位曰寡人之好竽欲一一吹之先生乃逃按通禮義纂謂竽為漢武時丘仲孚作今韓子有齊王好竽之説則非仲孚所作明矣
  北里響
  左思詩北里響笙竽
  商丘吹
  商丘子好吹竽牧猪七十不娶食菖蒲根不饑不老
  馮定製
  唐文宗好雅樂詔太常卿馮定製雲韶樂有竽一
  
  唐韻胡人卷蘆葉而吹之故名胡笳文選注笳笛類胡人吹之為曲
  出塞入塞
  漢李延年因胡曲更造新聲二十八解以為武曲有出塞入塞楊栁等十曲
  小菰大菰
  晉先蠶儀注車駕住吹小菰發吹大菰菰即葭也
  作於西戎
  杜選笳賦序笳者李伯陽入西戎所作
  傳自西域
  胡笳者張博望入西域傳其法于京師唯得摩訶兜勒一曲
  李陵悲心
  文選李陵降匈奴與蘇武相見後武得歸為書與陵令歸漢陵作書答曰凉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側耳逺聽胡笳互動牧馬悲鳴吟嘯成羣邊聲四起晨坐聽之不覺淚下嗟乎子卿陵獨何心能不悲哉
  文姬寫怨
  見樂章
  越石走賊
  見將帥上
  劉疇動胡
  曹嘉之晉書劉疇避亂塢壁賈胡百數欲害之疇無懼色援笳吹之為出塞入塞之聲動其遊客之思羣賈皆垂淚而去
  
  風俗通鼓者郭也春分之音萬物皆鼓甲而出故謂之鼓易卦通驗冬至鼔用馬革圍徑八尺一寸夏至鼓用牛皮圍徑五尺七寸馬坎類牛離類
  伊耆氏作
  世本夷作鼓葢起于伊耆氏
  籥章氏掌
  周禮春官籥章氏掌土鼓注云以毛土為匡以革為面
  戰蚩尤
  黃帝内傳帝與蚩尤戰𤣥女為帝製兜鼓以當雷霆帝王世紀黃帝殺兜以其皮為鼓
  伐宻須
  左昭十五年王謂文伯曰宻須之鼓與其大路文所以大蒐也注云宻須姞姓國在安定隂宻縣周文王伐之得其鼔因以為號
  聽治
  大禹以五聲聽政治曰敎寡人以道者擊鼓
  警衆
  禮文王世子天子視學大昕鼓徵所以警衆也注云天子視學之日初明之時學中擊鼓以徵召學士葢警動衆聽使早至也
  建康鷺出
  昔吳王夫差啟蛇門以厭越人越為雷門以禳之擊大鼓于雷門之下而蛇門聞焉後移鼓于建康宮之端門有雙鷺從鼔飛出或云鷺精也又漢書王尊曰休持布鼔過雷門言文才淺者不可遊於聖人之門也
  雷門鵠飛
  臨海郡記郡西有白鵠山山有鵠飛入㑹稽雷門鼓中打鼓聲聞洛陽後逆賊孫恩斫破此鼓見一白鵠飛出入雲中
  擊小導大
  周禮春官懸鼓周鼓制其小者曰⿰先擊小者為大鼓導引故曰⿰一名鞞
  懸西應東
  禮曰廟堂之下懸鼓在西應鼓在東
  作氣
  見將帥上
  象聲
  周禮鞞人凡冒鼓必以啟蟄之日象雷之發聲也注云以革𫎇鼓曰冒
  纎腹
  腰鼓大者瓦小者木皆廣首而纎腹也
  圓孔
  節鼓如博局中開圓孔適容其鼓擊之以節樂者也
  鄴門自鳴
  漢書王喬為鄴令每當朝鄴門下鼓不擊自鳴聞于京師昭帝取置都亭無復有聲
  逢山自擊
  郭緣生述征記逢山在廣固南三十里有井并石人石鼓齊世將亂石人輒自打鼓聲聞數十里
  四足
  通禮義纂建鼓大鼓也夏加四足謂之節鼓
  八面
  樂書雷鼗者周禮瞽矇掌播鼗鼗如鼓而小以木貫之作柄柄各四枚為八面也
  和軍
  周禮鼔人掌敎六鼓四金之音聲以節聲樂以和軍旅正田役
  起士
  漢書李陵擊匈奴夜擊鼓起士鼓不鳴陵曰吾士氣衰而鼓不鳴何耶軍中豈有女子乎搜軍中得卒妻皆斬之
  解衣摻撾
  見狂肆
  揚桴奮擊
  世本王大將軍少時舊有田舍之名語音亦楚武帝喚時賢共言技藝之事唯王都無所解意色殊惡自言解打鼓帝即令取鼓使擊之於坐王振袂而起揚桴奮擊音節諧㨗傍若無人舉坐皆嘆其雄爽
  誤鳴
  晉桓溫伐蜀蜀叅軍戰没衆懼欲退師鼓吏誤鳴進鼓蜀衆大潰李勢遂降
  戲擊
  韓子曰楚厲王有警鼓與百姓為戒後飲酒過之而擊民大驚王使人止之曰吾醉戲而擊之居數月警而擊鼓民不起矣
  羅浮神鉦
  羅浮山記山東石樓下有兩石鼓扣之聲清越所謂神鉦也
  始興聖木
  荆州記始興郡陽山縣有豫章木徑可二丈名為聖木秦時伐此木為鼓顙顙成忽奔逸北至洛陽又王韶之始興詩序息于臨武遂之洛陽因名聖鼓城今在臨武
  懸樓
  魏李崇為兖州刺史兖土多盜崇為村置一樓樓懸一鼔盜發之處雙槌亂擊諸村聞之皆守要路俄頃之間聲聞百里盜悉被擒
  遷廟
  東坡詩注石鼔散在陳倉野中鄭餘慶遷之鳯翔孔子廟又唐史鄭餘慶兼判太常寺自唐朱泚之亂太常𨽻樂禁用鼓餘慶以時久太平奏復舊制
  南康有記
  虞喜志林建武二十四年南康郡男子獻銅鼓有記或曰有銘
  臨平無聲
  見博學
  外更鼓
  按禁鼓一千二百三十聲為一通三千六百九十聲為三通在外更鼓三百三十撾為一通一千撾為二通
  内時鼓
  見道士
  解穢
  唐𤣥宗聽琴未終遽止之曰速令花奴持羯鼓來為我解穢
  瘳疾
  後周裴俠為工部中大夫疾沉頓忽聞五更鼔驚起曰可向府耶遂瘳晉公護曰危篤若此不廢憂公因聞鼓聲疾病遂愈天祐其勤也
  交趾銅鼓
  范曄後漢書馬援好騎馬善别馬名交趾得駱越銅鼓乃鑄為馬式以進上
  漁陽鼙鼓
  唐樂天長恨歌漁陽鼙鼓動地來
  思話好打
  沈約宋書蕭思話年十許歲好騎屋棟好打細腰鼓
  萊公甚惜
  歸田錄燕龍圖肅有巧思初為永興推官知府寇萊公好舞柘枝有一鼓甚惜之其環忽脫公悵然以問諸匠皆莫知所為燕請以環腳為鏁簧納之則不脫矣萊公大喜
  高爽書詩
  南史孫挹為延陵縣令國子助敎高爽詣之挹了無故人情爽出從閣下過取筆書詩鼔面曰徒有此大腹了自無肝膓面皮如許厚被打未遽央
  仲淹書字
  異聞集范仲淹少于僧刹讀書僧曰寺中有精怪食人仲淹不聽讀書至夜半有一人伸手入𥦗内仲淹以朱筆書之曰白面堂堂鬼難吞次日天明仲淹徧觀寺中惟見一大鼓上有所書字跡問僧曰此鼓年幾何僧曰不知其年矣命僧破之中有骸骨命焚之遂除其害
  
  音樂㫖歸角長五尺形如竹筒本細末大今鹵簿及軍中用之或以竹木或以皮為之
  作龍鳴
  通禮義纂蚩尤帥魑魅與黃帝戰帝始命吹角作龍鳴以禦之按畵角之曲有三弄曹子建所撰一曰為君難為臣亦難難又難二曰創業難守成亦難難又難三曰起家難保家亦難難又難
  驚鴈起
  唐李渉晚泊潤州聞角詩孤城吹角水茫茫風引胡笳怨思長驚起暮天沙上鴈海門斜去兩三行又李益聽曉角詩繁霜一夜落平蕪吹角當城片月孤無數塞鴻飛不度秋風卷入小單于
  警夜
  黃帝内傳𤣥女請製角二十四以警夜
  悲秋
  唐杜牧聞角詩城角為秋悲更逺護霜雲破海天遥宋朱元晦延平水南天慶觀夜作石樓雲卧對江城城角吟霜永夜清料得南枝正愁絶不堪聞此斷腸聲
  知兵心
  唐戎昱塞上曲樓上畵角哀即知兵心苦
  為軍容
  義纂軍中置角以司昏曉故角為軍容也
  出羌胡
  徐廣車服志角本出𦍑胡以驚中國之馬也
  備鹵簿
  宋韋天錫道州鼓角樓記鼓角之製有自來矣肇帝鴻之御宇戰蚩尤于涿野克壯乎虎旅取象于龍吟爾後始皇備于鹵簿稷嗣定于雅樂前征烏蠻之國遂寢于兜勒之曲後分熊軾之寄乃限乎天驕之奏三吹之調深切七萃之師咸肅則知聖人備物制用其利溥哉
  角聲孤起
  杜牧詩百感中來不自由角聲孤起夕陽樓
  角聲不和
  澠水燕談元祐四年夏余至河東一日與郡僚旅見提刑孫亞夫孫曰近日府中角聲不和咎在太守時蒲資政方到府未逾月落職知虢州數日余獨見孫孫曰角聲愈不和矣未幾王震待制自同來鎮蒲七日丁母夫人憂去至九月中孫復語近官曰角聲不和尤甚於前日尋報蒲中行龍圖自襄移蒲十月到官明年春病卒其驗如此















  山堂肆考卷一百六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