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六十六 山堂肆考 卷一百六十七 卷一百六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一百六十七 明 彭大翼 撰技藝
  傳神
  審象
  商書髙宗夢帝賚予良弼乃審厥象俾以形旁求于天下說築傅巖之野惟肖
  圖形
  漢宣帝甘露三年單于入朝上思股肱之美乃圖其人於麒麟閣法其形貌署其官爵唯霍光不名曰大司馬大將軍博陸侯其末曰典屬國蘇武明帝追感前世功臣乃圖畫二十八將於南宫雲臺始於鄧禹終於耿紀又有王常李通竇融卓茂合三十二人惟馬援以椒房之親不與唐太宗貞觀十七年圖畫勲臣於凌煙閣乃河間元王孝恭房梁公𤣥齡杜葉公如晦魏鄭公徵李衞公靖李英公勣虞永興公世南尉遲鄂公敬徳段褒公志𤣥等合二十二人
  不㸃目睛
  顧愷之每畫神成或數年不㸃睛人問之答曰𫝊神寫照正在阿堵中耳阿堵猶言那個也
  明㸃瞳子
  愷之欲圖殷仲堪堪有目疾固辭愷之曰明府正為眼耳若明㸃瞳子飛白拂上使如輕雲之蔽月豈不美乎仲堪從之
  宜置丘壑
  顧愷之為謝鯤像在石岩裏云此子宜置丘壑中按晉明帝嘗謂鯤曰以君方庾亮何如鯤對曰端委朝堂使百僚凖則鯤不如亮一丘一壑自謂過之
  欲置山岩
  東坡贈寫真何克秀才君不見潞州别駕眼如電左手挂弓横撚箭又不見雪中騎驢孟浩然皺睂吟詩肩聳山饑寒富貴兩安在空有遺像留人間此身常擬同外物浮雲變化無踪跡問君何苦寫我真君言好之聊自適黄冠野服山家容意欲置我山岩中勲名將相今何限往寫褒公與鄂公
  頰上益三毛
  世說顧長康畫裴叔則像頰上益三毛人問其故顧曰裴楷儁朗有識具正此是其識具觀者覺神明殊勝
  睂後加三紋
  蘇東坡傳神記傳神之難在目其次在顴頰吾嘗于燈下顧自見其頰影使人就壁模之不作睂目見者皆失笑知其為吾也目與顴頰似餘無不似者睂與鼻口可以增減取似夫傳神與相一道欲得其人之天法當于衆中陰察之今乃使人具衣冠坐注視一物彼方斂容自持豈復見其天乎凡人意思各有所在或在睂目或在鼻口顧虎頭云頰上加三毛覺精采殊勝則此人意思蓋在鬚頰間也優孟學孫叔敖抵掌談笑至使人謂死者復生此豈舉體皆似亦得其意思所在而已使畫者悟此理則人人可以為顧陸吾嘗見僧惟真畫曾魯公像初不甚似一日往見公歸而喜甚曰吾得之矣乃於睂後加三紋作俛首仰視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頞蹙者遂大似南都程懐立衆稱其能於𫝊吾神大得其全故以吾所聞助發云
  麋鹿姿
  宋朱元晦贈寫真郭拱辰序世之傳神寫照者能稍得其形似已得稱為良工郭拱辰叔瞻乃能并與其精神意趣而盡得之斯亦竒矣拱辰嘗為予作大小二像宛然麋鹿之姿林野之性持以示人計雖相聞而不相識者亦有以知其為予也因其告行書以為贈
  龍鳯質
  東坡贈寫御容妙善師天容五色誰敢畫老師古寺晝閉房夢中神授心有得覺來信手筆已忘幅巾常服儼不動孤臣入門涕自滂元老侑坐鬚睂古虎臣侍立冠劒長平生慣寫龍鳯質肯顧草間猿與獐都門踏破鐵門限黄金白璧空堆牀邇來摹寫亦知我謂是先帝白髮郎
  東方朔畫像
  夏侯湛孝若贊矯矯先生肥遯居貞退不終否進亦避榮臨世濯足稀古振纓涅而無滓既濁能清我來自東言適兹邑敬問墟墳企佇原隰徘徊寺寢遺像在圖周旋祠宇庭序荒蕪肅肅先生豈焉是居昔在有徳罔不遺靈天秩有禮神監孔明彷彿風塵用垂頌聲
  吕洞賔畫像
  滕宗諒守巴陵有華州囘道士上謁風骨聳秀滕知其異人口占詩贈之曰華州囘道士來到岳陽城别我游何處秋風一劒横囘聞之憮然大笑而别或云諒宻令畫工圖其形
  杜甫畫像
  王介甫贊吾觀少陵詩謂與元氣侔力能排天幹九地壯顔毅色不可求浩蕩八極中生物豈不稠妍醜巨細千萬殊竟莫見其何雕鎪惜哉命之窮顛側不見收青衫老更斥餓走半九州瘦妻僵前子扑後攘攘盗賊森戈矛嘗願天子聖大臣各伊周寧令吾廬獨破受凍死不忍四海赤子寒颼颼傷屯悼屈止一身嗟時之人我所羞所以見公像再拜涕泗流推公之心古亦少願起公SKchar從公好
  李白畫像
  陳后山和饒節詠周昉畫李白像醉色盡玉色起分明尚帶金井水烏紗白苧真天人不用更著山巖裏
  武侯畫像
  張敬夫贊惟忠武侯識其大者仗義履正卓然不捨方卧南陽若將終身三顧而起時哉屈伸難平者事不昧者機大綱既得萬目乃隨我奉天討不震不竦惟其一心而以時動噫侯此心萬世不冺遺像有嚴瞻者起敬
  桃椎畫像
  括異記成都畫師姓許善傳神一日有道人敝衣容貌憔悴求傳神許笑之其人解布囊出黄道服鹿皮冠白玉簮頂冠易衣危坐以手摩面則童顔矣引其鬚應手而黑乃一美丈夫也許驚曰不知神仙臨降道人曰君傳吾神置肆中有求售止取千錢後有識者云此唐神仙朱桃椎像也求者輻輳許貪畫直每像輒取二千夢道人謂曰汝福有限安得過取掌其左頰既寤頭遂偏
  裴晉公畫像
  裴晉公自題畫像贊爾才不長爾貌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胡為將胡為相一片靈臺丹青莫狀
  韓文公畫像
  筆談世人畫韓退之像小面美髯乃江南韓熙載耳熙載諡文靖亦謂之韓文公因此謬為退之退之肥而寡髯後世不復辯也
  歐文忠畫像
  陳后山云歐陽公像公家與蘇睂山皆有之而各自是也蓋蘇本韻勝而失形家本形似而失韻形而不韻乃所謂畫非傳神也
  張乖崖畫像
  宋張乖崖公守蜀及代去留一卷實封文字與僧正希白且云候十年觀此後十年公薨于陳州訃至蜀人罷市號慟希白為公設大會齋請知府凌策諫議發開所留文字乃公畫像衣SKchar褐繫縚草褁自為贊曰乖則違俗崖不利物乖崖之名聊以表徳遂畫其像于天慶觀仙遊閣又為之立祠
  朱晦庵畫像
  陳同父贊體備陽剛之純氣含喜怒之正晬面盎背吾不知其何樂端居深念吾不知其何病置之釣臺擦不住寫之雲臺捉不定天下之生久矣以聴上帝之命
  吕伯恭畫像
  朱元晦贊以一身而備四氣之和以一心而含千古之秘推其有足以尊主而庇民出其餘足以範俗而垂世
  楊誠齋畫像
  誠齋自贊汝翎弗長汝趾弗强毋駛汝頑毋競汝驤于崖于濱其窈其茫曀曀見光弋誰汝傷秋作月荒春作花荒哦者遜尫釂者遜狂汝老是鄉莫與汝爭鋩
  張敬夫畫像
  朱元晦贊擴仁義之端可以彌六合謹義利之辯至于析秋毫拳拳乎其致主之功汲汲乎其幹父之勞仡仡乎其任道之勇卓卓乎其立心之髙知之者識其春風沂水之樂不知者以為湖海一世之豪彼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山立之姿既與其不可傳者死矣觀于此者尚有以卜其見伊吕而失蕭曹也
  辛稼軒畫像
  陳同父贊眼光有稜足以照映一世之豪背脾有負足以荷載四國之重呼而來麾而去無所逃天地之間撓弗濁澄弗清豈自為將相之種故曰真鼠枉用真虎可以不用而用也者所以為天寵也按稼軒名棄疾字幼安
  周子充畫像
  子充自贊方丈蓬瀛早陪羣英鳯掖鼇扄中敷帝文晩侍嚴宸徧持樞紐若非精神滿腹則當容貌動人何斂頥而折頞弗走俗而抗容豈所謂相形不如相心見面不如聞名者耶
  張功父畫像
  楊誠齋贊功父像香火齋祓伊蒲文物一何佛也襟帶詩書步武瓊琚又何儒也門有珠履坐有桃李一何佳公子也氷茹雪食琱碎月魄又何窮詩客也約齋子方内歟方外歟風流歟窮愁歟老夫不知君其問諸白鷗按功父名鎡號約齋循王之孫也有吏才能詩
  蘇東坡畫像
  黄魯直贊出於峨睂司馬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金馬石渠閱士如牆上前論事釋之馮唐言語以為階而投諸雲夢之黄東坡之酒赤壁之笛嬉笑怒罵皆成文章解羈而歸紫微玉堂子瞻之徳未變于初爾而名之曰元祐之黨貶之朱崖儋耳方其金馬石渠不自知其東坡赤壁也及其東坡赤壁不自意其紫微玉堂也及其紫微玉堂不自知其朱崖儋耳也九州四海知有東坡東坡歸矣民笑且歌一日不朝其間容戈其一丘一壑則無如此道人何
  濂溪畫像 以下六贊皆朱元晦著
  道喪千載聖遠言湮不有先覺孰開後人書不盡言圖不盡意風月無邊庭草交翠
  明道畫像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山立玉色金聲元氣之會渾然天成瑞日祥雲和風甘雨龍徳正中厥施斯普
  伊川畫像
  規員矩方繩直凖平允矣君子展也大成布帛之文菽粟之味知徳者希孰識其真
  康節畫像
  天挺人豪英邁蓋世駕風鞭霆厯覽無際手探月窟足躡天根閒中今古醉裏乾坤
  横渠畫像
  早悅孫吳晚逃佛老勇撤臯皮一變至道精思力踐妙契疾書訂頑之訓示我廣居
  洓水畫像
  篤學力行清修苦節有徳有言有功有烈深衣大帶張拱徐趨遺像凜然可肅薄夫
  贈寫真李道士
  蘇子由贈寫真李道士君不見景靈六殿圖功臣進賢大羽東西陳能令將相長在世自古獨有曹將軍嵩髙李師掉頭笑自言弄筆曹前身百年遺像誰能識滿朝冠劍多偉人據鞍一見心有得臨牕相對疑通神十年江海鬚半脫歸來俛仰慙簮紳一揮七尺倚牆立客來顧我誠似君金章紫綬本非有緑蓑黄篛甘長貧何如畫作白衣老置之茅屋全吾真
  贈寫真王處士
  楊廷秀贈寫真氷鑑處士王溫叔我不如森森千丈松我不如濯濯春月栁髮踈鬢秃巳雪霜皮皺肉皺真老醜葉生畫時顔尚朱王生畫時骨更癯一生愛山吟不就兩肩化作秋山瘦君不見褒公鄂公圖凌煙腰間羽箭大如椽又不見浣花醉圖粉墨落日斜泥滑驢失脚貴人寒士兩相嗤畫圖猶在人已非王生王生且停手不如生前一杯酒
  難寫精微
  宋胡邦衡贈寫真劉琮畫莫難于寫真非寫形似之難寫心之精微為難也蓋君子小人貌或類而心不同寫其形似而不得其心之精微或以小人為君子未見其能寫也鄉老劉琮慶先天機精到得金粟影筆法恨世無褒鄂之毛骨以發其竒或逢佳士或尋常人質鬼貌藍欽頥折額時一弄翰曲盡形似雖君子小人骨相或同間不容髮而其心判然自殊如涇渭之不相亂老杜所謂乃知畫師妙巧括造化窟其在斯人歟按金粟影者老杜詩云虎頭金粟影神妙獨難忘蓋佛經有金粟如來顧愷之所畫維摩居士像即金粟影也
  兼移情性
  畫斷郭汾陽女婿趙縱令韓幹寫真又請周昉寫真二人皆有能名令公嘗列二真于坐末未能定其優劣因女趙夫人歸省問云此何人對曰趙郎也又云何者最似曰兩畫緫似前畫得趙郎形貌後畫兼移其神思情性笑語之姿是日定二畫之優劣








  山堂肆考卷一百六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