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六十九 山堂肆考 卷一百七十 卷一百七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一百七十  明 彭大翼 撰宫室
  
  釋名宫穹也屋見於坦上穹然崇也白虎通黄帝作宫室以避風雨
  黄闥
  漢書天子所居門閣有禁非侍御之臣不得妄入行道豹尾中故曰禁中禁中門曰黄闥孝元皇后父名禁避之改曰省中省察也言入此中皆當視察不可妄也
  紫房
  三輔黄圖桂宫漢武帝造周迴十餘里宫有紫房複道通未央宫
  雙闕
  釋名宫門雙闕注云象魏闕也闕在門兩傍中央闕然為道故謂之闕周官太宰于正月之吉和布治於邦國都鄙乃懸治象之法于象魏使萬民觀治象挟日而斂之其狀巍然髙大故謂之魏闕使萬民觀之又謂之魏觀是觀與象魏闕一物而三名也以門之相對為雙故曰雙闕
  兩觀
  古者每門樹兩觀於其前所以標表宫門也其上可居登之則可徧觀故謂之觀又天子外闕兩觀諸侯内闕一觀
  瓊室玉門
  通鑑外記商紂為瓊室玉門其大三里髙千尺七年乃成
  金鋪玉户
  三輔黄圖漢蕭何造未央宫周迴二十八里前殿東西五十丈深十五丈髙三十丈至孝武以木蘭為棼橑文杏為梁柱金鋪玉户華榱璧鐺雕楹玉磶重軒鏤檻青瑣丹墀左城右平黄金為壁帶間以和氏珍玉風至其聲玲瓏然也注云金鋪扉上有金花花中作獸及龍蛇鋪者以銜環也玉户以玉作户也榱椽桷也以玉鋪之而華美故曰華桷璧鐺以玉飾壁瓦之鐺也
  金馬
  三輔黄圖金馬門宦者署也在未央宫中漢武帝得大宛馬以銅鑄象立於署門因以為名東方朔主父偃等待詔金馬門即此
  銅駞
  晉索靖字幼安有先識遠見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宫門銅駞嘆曰會見汝在荆棘中
  棲金爵
  西都賦設璧門之鳳闕上觚稜而棲金爵注云建章宫正門曰璧門以璧玉為之觚稜闕角也角上棲以金鳳宋秦觀詩金爵觚稜轉夕暉
  鳴鐵鳳
  杜工部詩陰沈鐵鳳闕蘇東坡詩鐵鳳横空飛綵繪又云臥聽風簷鳴鐵鳳
  景雲
  西王母有六甲之術用之可以遊於景雲之宫登流霞之堂又天上有蕋珠宫
  行雨
  漢有朝雲館行雨宫
  化人
  周穆王時西胡有化人来王化人騰而上天乃即化人之宫搆以金銀給以珠玉出雲霄之上實為清都紫㣲即列子所云化宫是也又周有美人宫
  望夷
  望夷宫在長陵西北長平觀東臨涇水秦作之以望北夷
  蘭池
  史記秦始皇㣲行與武士四人俱夜出至蘭池宫逢盜見窘武士擊殺盜
  梨園
  宫在彰徳府臨漳縣石虎自襄國至鄴每舎輒立一行宫
  思子
  漢武帝時江充誣陷戾太子後案驗多不實髙寢郎田千秋上急變訟太子寃上遂以千秋為鴻臚而族滅江充家又憐太子無辜乃作思子宫為歸来望思之臺于湖天下聞而悲之
  館娃
  館娃宫在平江府硯石山蓋以西施得名中有西施採香徑步屧廊
  垂楊數畝
  三輔黄圖長楊宫在今盩厔縣東南本秦舊宫漢武修飾之以備行幸宫中有垂楊數畝因為宫名成帝嘗行幸長楊宫従胡客大校獵
  産芝九莖
  黄圖甘泉宫一曰雲陽宫本秦林光宫在今池陽縣西故甘泉山宫因山得名漢武帝建元中增廣之去長安三百里望見長安城元封二年甘泉房中産芝九莖
  長樂
  長樂宫本秦興樂宫漢髙皇帝始居櫟陽七年長樂宫成徙居長安城宫有鴻臺臨華殿温室殿長秋永夀永寧等殿宣帝元康四年有神爵五采以萬數集長樂宫五鳳三年鸞鳳集長樂宫東闕中樹上至王莽改為長樂室
  永安
  永安宫在䕫州府臥龍山下蜀漢先主征吳為陸遜所敗還至白帝改魚復為永安宫居之明年寢疾而崩諸葛亮受遺于此又唐貞觀八年建永安宫以為上皇清暑之所後改曰蓬莱又改曰大明
  阿房
  劉向説苑秦始皇以咸陽人多先王之宫室小乃於渭南上林苑中作前殿阿房東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萬人下可以建五丈旗阿房者言殿之四阿皆為房也一説大陵曰阿言其殿髙若于阿上為房也
  長門
  見樂章
  厭災
  漢武帝太初元年栢梁臺災粤人勇之迺言曰粤俗有火災即復起大屋以厭勝之帝于是作建章宫度為千門萬户東鳳闕西虎圏北太液池中有漸臺蓬莱方丈瀛洲壺梁南玉堂璧門立神明臺井幹樓輦道相屬
  避暑
  九成宫在麟遊縣西本隋仁夀宫唐太宗修以避暑更今名初太宗將幸九成宫馬周上䟽曰車駕北行欲以避暑然太上皇尚留暑中而陛下獨居涼處温凊之禮竊恐未安至永徽初又改名萬年宫後復舊
  祈年延夀
  漢宫闕名長安有祈年宫延夀宫避暑宫
  步髙望遠
  黄圖京兆有步髙宫有望遠宫
  集靈
  西岳記漢武帝巡省五岳禋祀豐僃故立宫其下號曰集靈宫
  降真
  宋太宗遣舎人王龜從就終南山下築宫真君忽降曰此地乃建上帝宫闕之地不可易也凡三年宫乃成題曰上清太平宫
  長秋
  東漢明帝永平三年春有司奏立長秋宫注曰皇后所居之宫也長久也秋者萬物成熟之初也故以名焉請立皇后宫不敢指言故以稱之
  宜春
  宜春宫本秦之離宫在長安城東南杜縣
  夷山堙谷
  隋文帝開皇十三年二月詔營仁夀宫於岐州之兆使楊素監之于是夷山堙谷以立宫殿崇臺累榭宛轉相屬役使嚴急丁夫多死至十五年三月宫始成
  接澗跨洛
  隋煬帝大業元年敇宇文愷與内史舎人封徳𢑴營顯仁宫南接皂澗北跨洛濵發大江之南五嶺以北竒材異石輸之洛陽又求海内嘉木異草珍禽怪獸以實苑囿
  玉華
  唐貞觀中上營玉華宫務為儉約惟寢殿覆瓦然所費已巨億計充容徐恵上䟽上善其言甚禮重之
  金城
  唐薛逢金城宫詩憶昔明皇初御天玉輿頻此駐神仙
  虒祁
  左昭十三年晉平公築虒祈之宫虒祁地名在絳西四十里臨汾水虒虎之有角者
  龍淵
  漢有龍淵宫其水可淬刀劎又上林苑有犬臺宫外有走狗觀
  銅鞮
  銅鞮宫晉之離宫其廣數里子産曰銅鞮之宫數里而諸侯舎於𨽻人即此
  鐵柱
  鐵柱宫在江西省城内宫前有井水黑色其深莫測與江水相消長鐵柱立其中相傳晉許真君旌陽所鑄以息蛟害者
  綺岫
  綺岫宫在東都永寧縣西五里唐顯慶三年置唐王建綺岫宫詩玉樓傾側粉牆空重疊青山遶故宫武帝去来紅袖盡野花黄蝶領春風詩注武帝謂𤣥宗也
  繡嶺
  繡嶺宫在陕州城南朱家原唐顯慶初置李洞詩春草萋萋春水緑野棠開盡飄香玉繡嶺宫前鶴髪翁猶唱開元太平曲
  細腰
  古楚宫在䕫州府巫山縣西北楚襄王所遊之地宋黄庭堅有石刻所謂細腰宫是也或曰楚莊王建
  高光
  甘泉宫内有髙光宫
  五柞
  漢武帝後元三年幸盩厔縣五柞宫宫有五柞樹蔭數里故名
  九華
  宫在彰徳府臨彰縣西銅雀臺東北後趙石虎建宫以三三為位故曰九華
  一畝
  禮儒行儒有一畝之宫環堵之室注云一畝謂徑一步長百步折而方之則東西南各十歩宫牆垣也環周迴也方丈為堵東西南北各一堵
  四寳
  漢武帝為七寳牀襍寳案前寳屏風列寳帳設於桂宫時人謂之四寳宫
  飛山宫
  唐貞觀十一年作飛山宫魏徵上疏曰宜思隋之所以失我之所以得撤其峻宇安于卑宫若因基而增廣襲舊而加飾此則以亂易亂殃咎必至
  温泉宫
  温泉宫在驪山之北以其為温湯所在故名温泉唐貞觀八年建至明皇天寳六載改為華清宫治湯為池環山列宫與貴妃逰樂白樂天所謂賜浴華清是也
  興慶
  宫在西安府東南五里唐南内也𤣥宗建内有文泰南薫大同等殿
  顯仁
  宫在洛陽縣皂澗隋煬(「旦」改為「𠀇」)帝建
  上陽
  宫在河南府閿鄉縣舊湖城縣西北隋時建又登封縣有三陽宫
  太和
  宫在西安府城南南山上唐髙祖建名太和太宗改曰翠㣲内有含風等殿
  紫極
  宫在淮安府城内西南隅宋熙寧中楊傑作記嘗有神仙来遊題詩於壁筆跡漬入刮之不滅又有李公麟畫猴戲馬馬驚而圉人鞭之時稱為竒筆
  青城
  宫在洛陽縣北隋大業初建
  連昌
  宫在河南宜陽縣舊夀安縣西唐顯慶間建唐元㣲之連昌宫詞連昌宫中滿宫竹嵗久無人森似束又有牆頭千葉桃風動落花紅𫂙𫂙
  延福
  宫在開封府安遠門内宋徽宗建規制精巧莫與為比
  慈寧
  宫在杭州鳳凰山東宋大内紹興九年和議成太后有歸期髙宗預作此宫於禁中
  徳夀
  宫在杭州紹興末建髙宗傳位孝宗退處於此後改曰慈福又改夀慈孝宗𫝊位光宗改曰重華光宗𫝊位寧宗又改曰夀康實徳夀一宫而隨時異額也
  殿
  倉頡篇殿大堂也商周以前其名不載秦始皇作前殿乃殿之所従始也
  白虎
  白虎殿在漢未央宫杜欽嘗對策於此
  朱雀
  漢宫有大夏長秋朱雀飛雲昭陽諸殿又吳孫皓以赤烏見起赤烏殿
  麒麟
  漢宫有函徳鳳皇明光臯門麒麟諸殿
  鴛鸞
  漢宫有鴛鸞銅馬諸殿
  靈光
  漢王延夀字文考作魯靈光殿賦其序云魯靈光殿者蓋景帝程姬之子恭王餘所立也初恭王始都下國好治宫室遂因魯僖基兆而營焉遭漢中㣲盜賊奔突自西京未央建章之殿皆見墮壊而靈光巋然獨存豈非神明依憑支持以保漢室者歟
  芳樂
  芳樂殿在金陵臺城内齊東昏侯建内有靈和殿齊孝武建
  張禹説書
  金華殿在漢未央宫成帝方向學鄭寛中張禹朝夕入説論語尚書于此
  揚雄待詔
  承明殿在未央宫漢成帝時有薦揚雄文似相如者上召雄待詔承明之庭又玉帝殿名通明
  受釐
  宣室殿未央宫前正室也凡齋則居之漢文帝受釐宣室召賈誼問鬼神之事及宣帝幸宣室齋居決事即此受釐言受神之福也應劭注釐祭餘肉
  講武
  顯徳殿在唐東宫太宗即位於此𤣥宗嘗于此講武
  玉堂
  漢宫閣名長安有玉堂殿銅柱殿玉堂殿在未央宫揚雄傳所謂歴金門上玉堂即此
  金鑾
  金鑾殿在宣政殿之北唐𤣥宗召見李白於金鑾論當世事奏頌一篇即此又筆談翰林院在禁中乃人主燕居之所玉堂承明金鑾三殿皆在其間
  芙蓉
  洛陽宫殿簿魏有太極九龍芙蓉九華百福諸殿杜詩龍武新軍深駐輦芙蓉别殿謾焚香
  蓬莱
  唐宣政殿北有紫宸蓬莱含元麟徳等殿殿前東西廊有日華月華二門
  長生
  唐白樂天長恨歌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殿在華清宫中
  景福
  宫殿簿永寧宫有景福殿延休殿何晏有景福殿賦
  梅梁
  梅梁殿在臺城内晉太元間謝安作新宫造殿少一梁時有梅木流至石頭城下因取為梁及殿成乃畫梅花于上以表瑞也
  樟柱
  樟柱殿亦在臺城内陳髙祖作太極殿少一柱忽有樟木大十圍長四丈餘自流於陶家渚遂取以造殿
  紫宸
  職官分紀施敬本上疏曰紫宸殿者漢之前殿周之路寢陛下所以負黼扆居黄屋饗萬國朝諸侯人臣致敬之所也
  丹霄
  唐貞觀六年太宗宴近臣於丹霄殿
  重雲
  重雲殿在臺城内梁武帝立層城觀後更起重閣上名重雲殿下名光嚴殿又漢成帝設雲帳雲屏雲幕於甘泉紫殿謂之三雲殿
  飛霜
  唐太宗建驪山温泉宫𤣥宗天寳六載改為華清宫其中有瑤光殿飛霜殿九龍殿老君殿長生殿有朝元閣鄭愚津詩飛霜殿前日悄悄迎春亭下風颸颸
  披香
  唐蘇世長侍宴披香殿酒酣進言曰此煬帝作耶何彫麗如此髙祖曰卿諫似直然詐也豈不知此殿我所營乃云煬帝耶對曰臣但見瓊宫瑤臺非受命聖人所為者帝咨重其言
  拾翠
  長安志拾翠殿在大明宫翰林門外杜甫贈張垍詩天上張公子宫中漢客星賦詩拾翠殿佐酒望雲亭亭在太極宫景福殿西
  天子行幸
  天子行幸曰行殿唐詩憶作趨行殿
  太子納涼
  唐宫中有水殿太子納涼處也韓偓禁中詩清冷浸肌水殿風即此
  壁上燈拂
  南宋孝武帝大修宫室壊髙祖所屋隂室於其處起玉燭殿與羣臣觀之牀頭有土障壁上挂葛燈籠麻蝇拂侍中袁顗因盛稱髙祖儉素之徳上不荅獨曰田舎翁得此已為過矣
  庭閒花栁
  朱氏實録唐殿庭間多種花栁杜詩云花覆千官淑景移又曰退朝花底散歸院栁邊迷宋朝惟植槐楸鬱然有嚴毅氣象
  居貴嬪
  晉舊有昭陽顯陽二殿太皇太后所居永明中無太后羊貴嬪居昭陽西范貴嬪居昭陽東
  宴命婦
  唐髙宗開耀元年春正月以立太子宴百官及命婦於宣政殿引九部伎及散樂自宣政門入太常博士袁利貞上疏以為正寢非命婦宴㑹之地路門非倡優進御之所請命婦㑹於别殿九部伎自東西門入而停散樂上乃更命置宴於麟徳殿
  延英
  唐延英殿在宣政殿之東乃宰相啓事之所憲宗朝李絳當盛夏對延英殿帝汗浹衣絳欲趨出帝曰欲與卿講天下事乃其樂也又文宗鋭意於治每延英對宰臣卒漏下十一刻
  隆儒
  春明退朝録隆儒殿在邇英閣叢竹中黄山谷詩隆儒殿角對横經是也
  校史
  麟趾殿在西安府城中漢明帝嘗集公卿有文學者八十人於此刋校經史
  藏經
  宋度宗建熙明殿以藏經籍在杭州宋大内
  選徳
  宋乾道三年丙寅詔臣洪邁夕對選徳殿賜之坐極論古今治亂之事
  含章
  臺城内有正光玉燭紫極含章等殿劉宋孝武追陋前規更造此殿也含章殿即夀陽公主人日卧簷下梅花㸃額處
  誕帝
  郭憲洞冥記漢武帝未誕之時景帝夢一赤彘従雲中直下入崇蘭閣帝覺而坐於閣上果見赤氣如烟霧来蔽户牖望上有丹霞蓊鬱而起乃改崇蘭閣為猗蘭殿後王夫人誕武帝于此
  奉母
  慈元殿在廣州府宋末帝昺作于崖山以奉其母楊氏
  雍和
  唐宣宗敦睦兄弟作雍和殿於十六宅數臨幸置酒作樂
  垂拱
  垂拱殿宋髙宗南渡時建以為常日視朝之所
  九筵七筵
  晉摯虞注天子之殿東西九筵南北七筵
  外朝内朝
  春明退朝録宋朝文徳殿曰外朝凡不釐務官日赴焉是謂常朝垂拱殿曰内朝宰臣以下并武班日赴焉是謂常起居每五日文武朝官並赴内朝謂之百官大起居
  官廨
  周禮以八法治官府釋之者曰百官所居曰府此則官廨之説也
  南宫
  漢建尚書百官府名曰南宫蓋取天上南宫太㣲之象
  南省
  唐韓愈作孔戣墓誌臣與孔戣同在南省
  堂皇
  漢胡建𫝊諸校列坐堂皇上師古注室無四壁曰皇
  公衙
  續世説近代通謂府廷為公衙即古之公朝也天子御正朝名正衙
  避正堂
  漢恵帝元年曹參為齊相齊悼恵王富於春秋參盡召長老諸先生問所以安集百姓齊故諸儒以百數言人人殊參未知所定聞膠西有蓋公善治黄老言使人厚幣請之蓋公至為言治道貴清浄而民自定參于是避正堂舎蓋公焉
  虚正寢
  揮麈録吕㣲仲當軸兄大中自陕漕入朝㣲仲虚正寢以待之大中辭㣲仲云界以中𩅸即私家也時安厚卿在政府父日華尚康寧厚卿夫婦偃然居東序時人以此别二公之賢否
  雀集
  漢黄霸為相京兆尹張敞舎鶡雀飛集丞相府遂以為神雀
  烏棲
  見御史大夫
  吉甫菑除
  唐李吉甫歴彬饒二州刺史㑹前刺史相繼死吉甫命菑除其廨然後視事
  房琯繕治
  唐房琯歴慈溪宋城濟源縣令所在多興利除害繕治廨舎頗著能名
  官舎得貍
  晉樂廣為河南尹官舎多怪前尹不敢居之廣後穿壁得貍殺之怪遂絶
  廳事鳴蛩
  雞跖集河中府有緑莎廳事唐治平中好事者常加澆溉王禹偁送柴諫議任河中府詩緑莎廳事舊鳴蛩
  廨舎喧擾
  晉羅含字君章為相州别駕以才學知名以廨舎喧擾自於城西小湖安茅屋伐樹為牀織葦為席而居
  廳事華侈
  五代王浚為樞宻起廳事極其華侈邀太祖臨幸賜予甚厚
  禁毁舊府
  晉羊祜都督荆州長史相繼死傳言有鬼怪害人皆云宜毁舊府祜曰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勅征鎮禁斷之
  不徙官廨
  梁吕僧珍世居廣陵後為本州刺史舊宅在市北前有督郵廨鄉人咸勸徙廨以益宅僧珍怒曰豈可徙官廨以益私宅乎
  市第為廨
  唐趙恵伯為河南尹嘗市宰相楊炎第為官廨御史劾炎宰相與吏市私第貴取其直盧𣏌召大理正田晉評其罪晉曰宰相與庻官比監臨計羨利罪奪官𣏌怒謫晉于是當以監主自盜罪絞
  僦舎而居
  石林燕語國初京師職事官舊皆無公廨雖宰相執政官亦僦舎而居每遇出省或有中批外奏急速文字則省吏徧持於私第呈押既然稽緩又多所泄漏
  擅飾官舎
  晉杜預為東羌校尉以擅飾城門官舍稽乏軍興徵詣廷尉
  立成公宇
  宋冦莱公謫道州司馬素無公宇百姓聞之競荷瓦木不督而㑹公宇立成頗亦宏壯守土者聞於朝遂有海康之命
  如傳舎
  宋歐陽公詩嗟我官居如𫝊舎
  如佛室
  宋楊秀題太和主簿趙昌父思隠堂詩西昌主簿如禪僧日餐秋菊嚼春冰西昌官舎如佛室一物也無唯有竹俸錢三月不曾支竹陰過午未晨炊大兒怒呌小兒啼乃翁對竹方哦詩
  庫藏
  釋名庫舎也舎也者言物所在之舎也魏有庫名曰藏蓋秋為白藏故云
  臺焚
  韓詩外傳晉平公藏寳之臺燒救火三日三夜乃止公子晏賀曰臣聞王者藏於天下諸侯藏於百姓農夫藏於囷庾商賈藏於箧匱今百姓藏於外而賦歛無已皇天降災於藏臺是君之福也故賀之
  屋壊
  謝承後漢書靈帝光和中武庫屋自壞
  宴器
  蔡邕月令章句審五庫之量者審所用多少也五庫一曰車庫二曰兵庫三曰祭庫四曰樂庫五曰宴器庫
  兵車
  説文庫兵車所藏也帑金布所藏也
  魚集屋上
  魏志嘉平中二魚集於武庫屋上
  龍見井中
  晉書太康中有二龍見於武庫井中
  小吏守蔵
  左僖三十四年初晉侯之豎頭須守藏者也其出也竊藏以逃
  令史直曹
  唐故事諸司甲庫以令史直曹刓脱為奸及闗播再遷給事中悉易以士人時韙其法
  廡署二庫
  唐徳宗始出幸奉天府藏委棄衛兵無褚衣至是天下貢進稍至乃於行在夾廡署瓊林大盈二庫别藏貢物陸贄諫以為瓊林大盈於古無傳耆老皆言開元時貴臣飾巧以求媚建言郡邑賦税當委有司以制經用若貢獻悉歸天子私有之則蕩心侈欲終以餌冦
  廊列三庫
  唐陸宣公贄奏議忽觀古廊之下㮄列三庫之名竊揣軍情或生觖望
  自供乗輿
  母將隆君房言大司農錢自供乗輿不以給供養供養勞賜一出少府蓋不以本藏給末用也
  請列别舎
  唐裴延齡建言左蔵天下嵗貢不貲耗不可校請列别舎以檢盈虛于是以天下宿負八百萬緡為負庫抽貫三百萬緡為賸庫様物三十萬緡為季庫帛以素出以色入者為月庫
  官庫饒豐
  唐劉文静曰晉陽士健馬强官庫饒豐
  廥蔵殫耗
  牛徽改給事中畱陳倉張濬伐太原引徽為判官敇所在敦遣徽太息曰王室方復廥蔵殫耗當協和諸侯以為藩屏而又濟之以兵諸侯離心必有後憂後濬果敗
  館驛
  宫室總論館客舎也古者國野之道十里有廬廬有飲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路室有委五十里有市市有𠉀館𠉀館有積皆所以待朝聘之官也驛者置騎以僃送迎也四馬髙足為直𫝊四馬中足為馳𫝊四馬下足為乗傳一馬二馬為軺傳急者乗一馬曰一乗傳𫝊者若今之驛古者以車謂之𫝊車其後又單置馬謂之驛騎
  𫝊命
  孟子曰徳之流行速於置郵而𫝊命
  奏事
  漢王温舒為河内守具私馬五十匹自河内至長安以奏事
  子産壞垣
  左襄三十一年子産相鄭伯以如晉晉侯以我喪故未之見也子産使盡壊其館之垣而納車馬焉
  張禹求地
  見墳墓
  置驛謝賓
  漢鄭當時字莊陳人以任俠自喜為太子舎人五日一洗沐常置驛馬於長安諸郊詣謝賔客夜以繼日常恐不徧
  飾𫝊稱客
  綱目漢宣帝元康元年詔曰吏或擅興徭役飾厨𫝊稱過使越職踰法以取名譽譬猶踐薄冰以待白日豈不殆哉按厨謂飲食𫝊謂館舎
  杜郵賜劒
  秦王齕與趙戰不利武安君白起曰不聽吾計今何如矣王聞之怒强起之武安君稱病篤乃免為士伍遷之隂宻行至杜郵應侯曰起之遷意尚怏怏有餘言王乃使賜之劒武安君遂自殺按杜郵在今西安府咸陽縣東五里
  皇華擲書
  見鬼
  乗傳詣雒
  史記漢髙詔酈商謂田横曰田横来大者王小者侯不来且舉兵加誅焉田横乃與其客二人乗傳詣雒陽
  乗𫝊過家
  蜀人仲子陵典黔中選補乗傳過家西人以為榮
  欲待劉公
  漢劉寵免太尉歸道出京師欲息亭舎亭吏不知為寵也止言曰整頓以待劉公寵不言而去時人稱其長者
  不納趙孝
  王莽時趙孝父為田禾將軍孝以父任為郎嘗告歸步擔欲止郵亭亭長不納問曰聞田禾將軍子當過何時至孝曰尋將到
  取名善謔
  善謔驛在襄陽府宜城縣北史記曰齊使淳于髠獻鵠於楚王至此地放其鵠乃掲空籠往見王曰臣不忍鵠之渇出而飲之俄飛去吾欲死恐人議王以鳥獸之故令士自殺買而代之是欺吾王也楚王曰齊有信臣若此乃厚賜而歸驛名善謔驛蓋取此
  改名避賢
  元稹陽城驛詩商有陽城驛名同陽道州陽公没已久感我涙交流祠曹諱羊祜此驛何不侔我欲避公諱名為避賢郵
  郵亭不修
  漢薛宣字贛君東海郯人子惠始為彭城令宣従臨淮遷至陳畱過其縣橋梁驛亭不修宣心知恵不能畱彭城數日案行舎中處置什器觀視園菜終不問恵以吏事
  驛傳能葺
  見縣尹上
  詐稱御史
  漢書魏相為茂陵令御史大夫桑𢎞羊客詐稱御史止𫝊丞不以時謁客怒縛丞相疑其有姦收捕案致其罪
  不讓宦官
  見宦官
  虚館以待
  魏管寧與王烈至遼東公孫度虚館以待之
  奪馬以聞
  髙元裕以右補闕召道出商州會方士趙歸真擅乗驛馬元裕詆之曰天子置驛爾敢疾驅耶命左右奪之還具以聞
  市健馬
  唐盧鈞拜華州刺史闗輔驛馬疲耗鈞為市健馬率三嵗一易自是無乏事又王疑為商州刺史州有治賦羨銀疑一無所取惟市馬以供驛用
  募駛足
  唐劉晏字士安諸道巡院皆募駛足置驛相望
  馳驛入奏
  唐温造使幽州還詔馳驛入奏
  飛驛達警
  唐馬周建白置飛驛以達警急又天子東巡裴耀卿置二梁十驛李吉甫請起自夏州至天徳復驛堠十一區以通緩急
  江淹寓宿
  夢筆驛在應天府東八里治亭昔江淹嘗宿此夢見文章
  黄丞見迎
  唐元稹為御史奉使東川於褒城驛贈黄明府詩其序曰昔年曽於解縣飲酒余為觥録事嘗於竇明府廳有一人頻犯語令連飛十數觥不勝因逃去此後絶不復知元和四年三月奉使東川十六日至褒城驛逡巡有黄明府見迎瞻其形容髣髴似識問其前銜即曩日逃席黄丞也説向前事黄丞惘然而悟因饋酒樽艤舟請余同載余不欲孤其意與之盡歡徧問褒陽山水則褒姒所奔褒城在其左諸葛所征之路在其右感今懐古作贈黄明府詩
  走轂奔蹄
  劉禹錫管城驛記勞迎展蠲潔之敬餞别起登臨之思溱洧波瀾嵩丘雲烟四時萬象来貺於我走轂奔蹄遄征急宣入而忘勞出必屢顧其𫝊舎之尤乎
  飼馬宿隼
  孫樵褒城驛記褒城驛號天下第一及得寓目庭除甚蕪堂廡甚淺烏覩其所謂宏麗者訊於驛吏則曰忠穆公嘗牧梁州以褒城控二節度治所龍節虎旗馳驛奔軺以去以来轂交蹄劘由是崇侈其驛以示雄大蓋當時視他驛為壯顧一嵗賓至者不下數百輩茍夕得其庇饑得其飽皆暮至朝去者寧有顧惜心耶至于掉舟則必折篙破舷碎鷁而後止漁釣則必枯泉汨泥盡魚而後止至有飼馬於軒宿隼於堂凡所以汚敗室廬糜毁器用官小者其下雖氣猛可制官大者其下益暴横難禁由是日益破碎不與曩類其曹八九輩雖以供饋之隙一二力治之其能補數十百人之殘暴乎






  山堂肆考卷一百七十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