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九十四 山堂肆考 卷一百九十五 卷一百九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一百九十五 明 彭大翼 撰百榖
  
  楊泉物理論稻者既種之總名粱者黍稷之總名菽者衆豆之總名前載有言三榖者粱稻菽是也有言五榖者麻黍稷麥豆是也有言六榖者稻黍稷粱麥苽是也有言九榖者稷秫黍稻麻大小豆大小麥是也有言百榖者又包舉三榖各二十種為六十蔬果之實助榖各二十是也禮記祭宗廟之禮稻曰嘉蔬十月穫
  詩豳風十月穫稻
  六月新
  杜詩東屯大江北百頃平若按六月多新稻千畦碧泉亂
  半夏熟
  蔡邕月令十月穫稻人君嘗其先熟故在季秋九月熟者謂之半夏稻
  一旬生
  拾遺記東有融臯五榖多良有旬日之稻言一旬而生也
  五里聞香
  魏志文帝與羣臣書江表惟長沙有好禾是時新粳稻出風吹之五里聞香
  一嵗再種
  異物志交趾稻一嵗再種白帖天竺稻嵗四熟
  荒田種稻
  吴鍾離牧客居永興自墾荒田稻熟民有識認者牧即以稻與之縣長欲治民以法牧為請得釋民慚懼舂稻得米六十斛還牧牧不受民輸置道傍無敢取者又晉郭翻者客居臨川欲墾荒田先立表題經年無主乃作稻將熟有認之者悉推與之縣令聞而詰之以稻還翻不受
  公田種稻
  晉陶濳為彭澤令公田悉令種秫稻妻子固請種粳乃使二百五十畝種秫五十畝種粳古今注稻之粘者為秫
  避人刈稻
  晉孫晷見有人竊刈其稻者従而避之頃去復自刈送與
  鞭人持稻
  見刺史
  琅琊刈稻
  見神童
  揚州生稻
  唐𤣥宗開元十九年揚州奏穭生稻二百一十五頃再熟稻一千八百頃其粒與常稻無異穭自生稻也
  龍睛
  續仙傳唐謝𤣥卿遇神仙設龍睛稻
  虎掌
  郭義恭廣志有虎掌稻紫芒稻赤穬稻蟬鳴稻俱七月熟有青竿稻六月熟
  鸚啄
  杜詩香稻啄殘鸚鵡粒
  雞輸
  杜詩官雞輸稻𥹭又陳周𢎞正詠鴈詩南思洞庭水北想鴈門闗稻粱俱可戀飛去復飛還
  
  廣雅稻穂謂之禾稻已割而復抽曰稻孫説文禾之秀實者為稼在野曰穯洪範土爰稼穯種曰稼歛曰穯
  徳精
  瑞應圖嘉禾五榖之長盛徳之精也文者異本而同秀質者同本而異秀此夏殷時嘉禾也
  仁卉
  晉徴祥説王者盛徳則嘉禾生嘉禾者仁卉也其大盈箱一稃二米
  禾偃
  見風
  禾盛
  史記管仲説威公曰古之封禪鄗上之黍北里之禾所以為盛
  十月納
  詩豳風九月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圃十月納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麥注云禾先種後熟曰重後種先熟曰穋再言禾者稻秫苽粱之屬皆禾也麻與菽麥則無禾稱
  二月生
  説文禾嘉榖也二月始生八月而熟得時之中故謂之禾
  祭足取禾
  左隠三年鄭祭足帥師取温之麥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鄭交惡
  子臯犯禾
  見喪妻
  鹵莽而報
  荘子曰長梧封人問子牢曰君為政焉勿鹵莽治民焉勿滅裂昔予為禾耕而鹵莽之則其實亦鹵莽而報予芸而滅裂之其實亦滅裂而報予
  滋液以生
  春秋説題禾者銜滋液以生
  異莖同穗
  尚書大傳成王時有苗異莖而生同為一穗人有上之者王召周公而問之公曰三苗為一穗抑天下其和為一乎
  異畝同穎
  唐叔得嘉禾異畝同穎獻之天子薦之太廟周公作嘉禾序以名之于書又後魏許謙字元遜其子洛陽為鴈門太守家田三生嘉禾皆異畝合穎
  中牟庭
  漢魯恭拜中牟令嘉禾生恭庭中
  濟陽界
  見聖誕又古今注和帝元年嘉禾生于濟隂城陽一莖九穗安帝時九真嘉禾生五百六十本七百六十八穗
  㑹稽生
  吴志赤烏年㑹稽嘉禾生因改元為嘉禾
  豫州獻
  唐代宗紀太子初生之嵗豫州獻嘉禾乃更名豫
  生華林園
  宋書元嘉二十五年嘉禾生華林園十株七百穗
  生清暑殿
  宋書孝武帝大明元年嘉禾生清暑殿鴟尾中一株六穗
  禾生固始
  齊書孝武時固始縣嘉禾一莖六穗新蔡縣又獲一莖九穗一莖七穗
  禾生寜朔
  唐郭子儀言寜朔縣界荒地十五里有黒禾偶出徧地掃盡經宿復生其禾圓實味甘美
  
  説文米榖實也
  為親負米
  見子
  為人舂米
  見朋友
  聚米為山
  東漢馬援征隗囂於帝前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昭然可曉帝曰虜在吾目中矣
  擲米成砂
  見珠
  賑給士夫
  吴全琮字子璜父柔為桂陽守使琮齎米數千斛至吴交易琮皆賑給士大夫之貧者空船而返柔怒對曰愚以所市非急而士大夫方有倒懸故因便賑給不及啟也柔竒之
  干求宗黨
  梁沈約少貧干求宗黨得米數百斛為宗人所侮遂覆米而去及貴不以為憾
  不受餉米
  世説齊劉懐惠為齊郡太守有餉新米一斛者劉出麥飯示之曰食有餘幸不煩此
  不辨寄米
  梁庾詵嘗乘舟従山舎還載米百五十石有人寄載三十石至宅寄載者曰君三十石我百五十石詵黙然不辨恣其取足
  奴求
  見奴𨽻
  僮載
  梁張率為新安太守遣家僮載米三千石還宅及至遂耗其半率問其故答曰鼠雀耗率笑曰壯哉䑕雀竟不研問
  不為五斗
  見致仕
  相送一船
  見志士
  作傳索米
  見史官
  作詩貸米
  宋梅堯臣貸米于吕晦詩舉家鳴鵞鴈突冷無晨炊大貧乞小貧安能不相嗤幸存顔氏帖況有陶公詩乞米與乞食皆是前人為
  貸米鄰人
  陳人婁鵠妻事親至孝家貧有故人至鵠使妻貸米于鄰不與其妻解衣易米歸奉客後鵠舉孝廉為京兆刑曹鄰人犯事送鵠鵠欲重案之妻諫而輕其罪京師皆稱其賢
  送米鄰僧
  王安石送米於法雲二老詩盧仝不出僧流俗我卜郊居避俗僧今有鄰僧來乞米我今送米乞鄰僧
  
  説文粟禾子也嘉榖之實也江東人呼粟為粢發鉅橋
  周書武王散鹿臺之財發鉅橋之粟大賚于四海而萬姓悦服
  據敖倉
  酈食其説漢髙祖敖倉天下轉輸久矣急據敖倉之粟
  漢倉
  漢武帝元狩中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充溢露積紅腐而不可食
  任窖
  見富人
  粟頒門人
  家語季桓子以粟十鍾餼夫子受而頒諸門人之無者子貢曰季孫以夫子之貧也而致粟今而施矣乃厥意乎子曰吾受而不辭為季孫恵受而恵非一人不亦宜乎
  粟餼國人
  左襄二十九年鄭子展卒子皮即位於是鄭饑而未及麥民病子皮以子展之命餼國人粟户一鍾按餼猶餽也六斛四斗曰鍾
  受粟二車
  家語子思居貧其友饋之粟者受二車焉或獻以樽酒束脩子思曰為費而不當也或曰子取人粟而辭酒是辭少而受多於義無名子思曰然不幸而貧至于困乏將絶先人之祀夫所以受粟焉周之也酒脯則所飲燕也方為食而乃飲燕非義也度義而行之可也
  與粟五秉
  論語子華使於齊冉子為其母請粟子曰與之釡請益曰與之庾冉子與之粟五秉
  為宰辭粟
  論語原思為之宰與之粟九百辭
  養母受粟
  見子
  拜辭鄭粟
  莊子曰子列子窮容貎有饑色客有言于鄭子陽者曰列禦寇有道之士也居君之國而窮君無乃不好士乎鄭子陽令官遺之粟子列子見使者再拜而辭使者去列子妻拊心曰妾聞有道者之妻子皆得佚樂今有饑色君過而遺先生食先生不受豈不命耶列子笑謂之曰君非自知我也以人之言而遺我粟至其罪我也又且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
  往貸魏粟
  説苑髙平王遣使者従魏文侯貸粟文侯曰須吾租粟至乃可也使者曰如魚張口待水止呼吸間若待決淮河之水必求吾于枯魚之肆矣
  無食粟馬
  見玉
  無食粟鴈
  韓非子曰鄒穆公有令食鳬鴈者必以秕無敢以粟鳬鴈無食而以一石粟易一石秕其費甚矣請以粟食之公曰非爾所知也夫百姓餉牛而耕曝背而耘勤而不敢惰者豈為鳥獸食哉粟米人之上食也奈何其以養鳥汝知小計而不知大害矣
  秦穆輸粟
  見救荒
  梁惠移粟
  孟子曰梁惠王河内凶則移其民於河東移其粟於河内河東凶亦然
  制書雨粟
  見書法
  來學獻粟
  見門第
  田常貸民
  田釐子乞為齊大夫收賦税於民以小斗受之其以粟予民以大斗出由此得齊衆心田乞卒子常立復修釐子之政以大斗出貸以小斗收齊人歌之
  士謙放盜
  隋李士謙望見盜割其粟者黙而避之家僮執盜粟者士謙曰貧困所致耳可放之
  一斗可舂
  漢淮南王死民歌曰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相不容
  一囊欲死
  漢東方朔曰侏儒長三尺餘俸一囊粟錢三百四十臣朔長九尺餘亦一囊粟錢三百四十侏儒飽欲死臣朔饑欲死也
  似龍似鳳
  拾遺記東極之東有龍枝之粟言其枝屈曲似游龍食之善走又有鳳冠之粟似鳳之冠食之令人多力
  如玉如膏
  拾遺記東極之東有瓊脂粟質白如玉柔滑如膏食之益夀又員嶠之山名環丘上有方湖千里多大鵲髙一丈羣飛于湖際銜採不周之粟于環丘之上粟生穟髙五丈其粒皎如玉也
  醴湖嘉粟
  宋書文帝時醴湖生嘉粟一莖九穗
  福建瑞粟
  唐宣宗大中二年福建進瑞粟十五莖莖有五六穗
  劉殷夢粟
  晉劉殷夢人曰西籬下有粟寤而掘之果得粟五十鍾銘曰七年粟以賜孝子劉殷
  蕭倣出粟
  唐蕭倣出太倉粟賤估以濟民
  
  本草麥有四種曰大麥小麥穬麥蕎麥惟大麥久食令人肥白滑肌膚為麵勝小麥而無躁熱
  季春祈麥
  禮月令季春之月天子乃祈麥實
  孟夏登麥
  月令孟夏之月農乃登麥天子乃以彘嘗麥先薦寝廟
  芃芃
  詩鄘風我行其野芃芃其麥
  纎纎
  杜詩舎西柔桑葉可拈江邉細麥復纎纎人生幾何春已夏不放酒醪如蜜甜
  帥師取麥
  見禾
  禁民刈麥
  見縣尹上
  漁陽兩岐
  見太守上
  姑臧九穗
  崔鴻前涼録永嘉元年嘉麥一莖九穗生于姑臧
  箕子作歌
  見樂章
  費禕作賦
  吴志孫權嘗享蜀使費禕禕停食餅索筆作麥賦權亦請筆作磨賦咸稱善
  不食新矣
  左成十年晉景公夢大厲披髪及地搏膺而踊曰殺余孫不義余得請於帝矣公覺召桑田巫公曰何如曰不食新矣六月丙午晉侯欲麥使甸人獻麥饋人為之召桑田巫示而殺之將食張如厠䧟而卒注云不食新言公必死不得及食新麥也張言景公忽腹滿張急
  有中毒者
  小説人有中麥毒者夢紅裳娘子悲歌有一丸蘆菔火吾宫之句故朱文公次秀野刈麥韻貽牟夙昔但聲歌今見郊園樂事多且喜甌婁符善禱未須蘆菔顰妖娥霞觴正自誇真一香鉢何須問畢羅我欲賣刀求學稼不知還許受㕓麽
  蝗不食麥
  東漢髙式至孝永初中蝗螟為害獨不食式麥
  馬騰入麥
  見將帥下
  崆峒熟
  杜詩崆峒小麥熟且願休王師
  南陽青
  韓詩南陽郭門外桑下麥青青
  金生火死
  説文麥金也金旺而生火旺而死
  三種八熟
  廣志⿰麥似大麥出涼州旋麥三月種八月熟出西方
  大軫貢碧
  杜陽編元和八年大軫國貢碧麥形大于中華之麥粒表裏皆碧香氣如粳米食之體輕又可以禦風
  回鶻宜青
  五代回鶻地宜白麥與青⿰麥
  進飯
  見飯
  賜麨
  東坡詩注今大内當麥熟時以黄羅帕封賜百官其外題曰麨或云以蜜漬食尤佳
  摇風
  劉禹錫復游𤣥都觀唯兔葵燕麥動摇春風耳
  鋪雪
  陸放翁詩但見古河東蕎麥如鋪雪
  黄雲
  王荆公詩繅成白雪桑重緑割盡黄雲稻正青范石湖詩曰梅花開時我種麥桃李花飛麥叢碧多病經時不出門東坡已作黄雲色
  緑浪
  東坡詩登城望麰麥緑浪風掀舞又栁宗元詩麥芒際天揺青波
  附菽
  廣雅大豆菽也小豆荅也豆角謂之筴其葉謂之藿其根謂之箕物理論菽者衆豆之總名
  淮南作腐
  世傳豆腐本漢淮南王術朱文公詩種豆豆苗稀力竭心已腐早知淮南術安坐獲泉布
  公孫上粥
  見粥
  食豆報讎
  見報讎
  摭豆謝恩
  孝子傳漢劉平為餓賊所刼叩頭曰老母饑少氣力恃平為命願得還進食於母馳來就死涕泣發于肝膽賊即遣去平乃摭三斗豆以謝賊恩
  南山一頃
  漢楊惲詩田彼南山蕪穢不治種一頃豆落而為萁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
  東極數畝
  拾遺記東極之東有傾離之豆見日即傾葉食之歴嵗不饑豆莖皆大若指而緑色爛漫數畝
  陶濳種豆
  陶濳辭官歸田詩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懐慎蒸豆
  見儉約
  泣釡
  見親王
  煮瓶
  東坡豆粥行地碓舂秔光似玉沙瓶煮豆軟如酥
  七月烹已下菽
  詩豳風七月烹葵及菽
  十月納
  豳風十月納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麥
  養親啜菽
  見子
  伐戎布菽
  管子曰齊威公伐山戎以戎菽遍布天下
  不能辨菽
  左成十八年周子有兄而無慧不能辨菽麥按周子即孫周晉悼公也悼公有兄而無慧性此世所謂癡也菽與麥殊形易别亦不能辨故以為癡
  每見唅菽
  東觀漢紀閔貢字仲叔與周黨為友每過仲叔見其唅菽飲水亦無菜茹
  附稷
  黍榖名苗似蘆髙丈餘穗黒色實圓重稷亦榖也一名穄似黍而小或曰粟也曲禮黍曰薌合稷曰明粢内則牛宜稌羊宜黍豕宜稷犬宜𥹭鴈宜麥魚宜苽東門置赤
  韓子曰吴起欲攻秦小亭置一石赤黍于東門外令人能徙于西門外者賜之上田宅人争徙之乃下令曰明日攻秦能先登者與之大夫賜之上田宅于是攻之一朝而拔
  南夷獻黒
  黄帝時南夷乗白鹿來獻秬鬯爾雅秬黒黍也古今注漢和帝元興元年任城生黒黍
  夏登
  禮月令仲夏之月農乃登黍天子乃以雛嘗黍羞以含桃先薦寝廟説文以大暑而種故謂之黍
  秋薦
  禮王制庶人春薦韭夏薦麥秋薦黍冬薦稻韭以卵麥以魚黍以豚稻以鴈注云祭有常禮有常時薦非正祭但遇時物即薦又曰祭以首時薦以仲月首時者四時之孟月也
  孔子侍君
  家語孔子侍坐於魯哀公設桃具黍公曰以黍雪桃也孔子對曰夫黍者五榖之長也祭先王以為上盛果有六而桃為下祭先王不得入於廟丘聞之也君子以賤雪貴不聞以貴雪賤今以五榖之長雪果蓏之下是侵上忽下也
  張邵待友
  見朋友
  享𤣥㝠
  左昭四年大雨雹季武子問于申豐曰雹可禦乎對曰聖人在上無雹雖有不為災古者日在北陸而藏冰西陸朝覿而出之其藏之也黒牡秬黍以享司寒其出之也桃弧棘矢以除其災注云陸道也北陸藏冰謂夏十二月日在虚危冰堅而藏之也西陸出之謂奎婁昴畢乃西方之星春分之中奎婁朝見東方夏三月周五月日在昴畢蟄蟲出而用冰也司寒𤣥㝠北方之神故物皆用黒有事于氷故祭享司寒之神也桃弧棘矢者以桃為弧以棘為矢也葢將禦至尊故以桃棘禳除其凶邪也
  集宗黨
  隋李士謙嘗集宗黨先為設黍曰孔子稱黍為五榖之長古人所尚寜可違乎
  燕頷
  郭義恭廣志黍有燕頷之名
  驢皮
  黍又有驢皮黍牛黍南尾秀成赤黍馬革大黒黍
  離離
  詩王風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揺揺
  與與
  詩小雅我黍與與我稷翼翼







  山堂肆考卷一百九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