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百三十一 山堂肆考 卷二百三十二 卷二百三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二百三十二 明 彭大翼 撰補遺
  人事
  輈張
  輈張猶言强梁也東漢董皇后𫝊汝今輈張怙汝兄耶
  鏡考
  鏡以照鑒之考校也
  發繇
  發繇謂發繇役也史曰益發繇治阿房
  賑業
  漢書賑業貧民謂振起之令有業也
  伎倆
  多智狡計貌唐司空圖曰伎倆雖多性靈惡
  譸張
  書無逸民無或胥譸張為幻譸張言狂誕也
  縣解
  荘子曰子祀子輿子犂子來四人相與為友俄而子輿有病子祀往問之曰得者時也失者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此古之所謂縣解者也注云縣解言其心無所繫累也
  詭随
  言不顧是非而𡚶随人也大雅民勞章無縱詭随
  偃蹇
  驕傲之貌又困屈貌
  儃佪
  不進貌
  揮霍
  揺手曰揮反手曰霍霍與攉同又揮霍為猝遽貌
  鬱伊
  崔寔政論王綱縱弛於上智士鬱伊於下鬱伊言不舒貌
  圉奪
  謂禁守其人而奪其物也漢書圉奪成家為雄傑
  椎埋
  謂椎殺人而埋之也漢王温舒少時椎埋為姦
  訾讆
  管子書毁訾賢者之謂訾推譽不肖之謂讆
  披猖
  即披靡猖狂之謂離騷經何桀紂之昌被昌一作猖被一作披
  捭闔
  蘓張學於鬼谷子受捭闔之術十二章
  詼諧
  東方朔枚臯不根持論好詼諧上以俳優畜之詼譏𭟼也諧和韻之言
  汚衊
  漢梁孝王傳汚衊宗室謂塗染也
  主臣
  漢文帝問陳平決獄錢榖平謝曰主臣張晏注云若今人謝曰惶恐也文穎云惶恐之辭猶今言死罪也晉灼云主擊也臣服也乃擊服惶恐之辭
  骩骳
  謂曲随其事也
  纆徽
  揚雄酒箴牽於纆徽纆徽井索也喻人束縳於世故又按兩股繩曰徽三股繩曰纆
  睥睨
  城上垣曰睥睨今以喻人之邪視者
  揶揄
  王郎兵起光武在薊王郎移檄購光武光武令王霸至市中募人将以擊王郎市人皆大笑舉手揶揄之按舉手相笑曰揶揄
  辟易
  楊喜為郎騎追項羽羽還叱之喜人馬俱驚辟易數里按辟易謂開張而易其本處
  倥偬
  倥偬言事多不暇也一說窮困貌楚辭愁倥偬於山陸
  骯SKchar
  髙亢悻直之貌漢趙壹歌曰伊優北堂上骯SKchar倚門邉
  昂藏
  唐詩昂藏入君門昂藏即軒昂貌
  呫囁
  灌夫傳迺效兒女曹呫囁耳語
  征營
  征與怔同征營言不自安也漢鍾意上疏曰不勝愚戇征營罪當萬死
  選懦
  仁弱慈戀不決之意又選愞劣弱貌
  伶俜
  單孑貌文選少伶俜而偏枯
  蹂躪
  漢書百姓奔走蹂躪訛言大水至蹂踐躪轢也
  呴喻
  和悅貌
  任俠
  以信相與曰任同是非曰俠又以義示人人皆信之曰任輕死重義曰俠
  膏華
  栁芳氏族論三世有三公者曰膏梁有令儀者曰華腴
  隕穫
  隕如籜之隕而飄零穫如禾之穫而枯槁
  羈縻
  羈馬頭絡也縻牛靷也以喻世人牽制之義
  旁午
  一縦一横曰旁午楚辭使者旁午又漢書蜂午竝起蜂午猶雜遝也
  劻勷
  急迫貌
  乖剌
  即乖戾也
  髙奢
  漢書相如盛誇雲夢以為髙奢
  服艾
  楚辭户服艾以盈要注云艾乃白蒿非香草也而佩服之以喻親愛讒佞之意
  伐梧
  列子書人有枯梧樹者其隣父言枯梧不祥乃伐之隣父請以為薪其人不悅曰隣人徒欲為薪而敎我伐之此喻世情難必公私難明也
  白暗
  冷齋夜話詩人多用方言南人謂象牙為白暗犀角為黒暗故杜詩云黒暗通蠻貨
  黒甜
  冷齋夜話南人謂睡美為黒甜謂飲酒為軟飽故東坡詩云三杯軟飽後一枕黒甜餘
  啽囈
  寐語也
  癙憂
  小雅正月哀我小心癙憂以痒按癙憂幽憂也痒病也
  魁岸
  江充傳為人魁岸魁者大也岸者有㢘稜如崖岸之形
  恣睢
  謂恣行為睢惡之貌
  於邑
  文選東望於邑裁書叙心
  遲回
  遲回不決意貌遲待回避也
  峭覈
  漢第五倫峭覈為方言其性峻急好窮覈事情也
  惛怓
  猶讙譁也大雅民勞以謹惛怓
  填委
  言事煩雜填積於目前也
  凌兢
  寒凉戰栗之意
  噂㳫
  小雅十月噂㳫背憎按噂聚也㳫重復也言噂噂㳫㳫多言以相說而背則相憎也形容小人之状如此
  纖趨
  猶言足恭也史記日者𫝊卑疵而前纖趨而言
  呰窳
  管子𫝊注呰短也窳弱也謂短力弱材而不能勤作也一說人不能自起如𤓰窳在地不能自立也
  呼謈
  寃痛之聲
  慫慂
  一作縱臾已不欲喜而旁人說之已不欲怒而旁人怒之
  勃磎
  勃争也磎空也荘子室無空虚則婦姑勃磎心無天逰則六鑿相攘六鑿即六情也
  貪婪
  愛財曰貪愛食曰婪
  僝僽
  集韻惡言罵詈也
  觖望
  觖缺也又怨也言不滿所望而怨也
  闒茸
  闒下也茸細毛也言猥賤非豪傑也
  睢盱
  小人喜悅之貌
  鍥薄
  鍥刻也東漢劉陶曰願陛下寛鍥薄之政
  束濕
  寗成以郎謁者事景帝好氣為小吏必陵其長吏為人上操下急如束濕按濕物則易束故云
  搜牢
  董卓既行廢立縱兵士剽虜洛中資物謂之搜牢言牢固者皆索取之也
  蒸報
  上淫曰蒸下淫曰報
  臨存
  以尊適卑曰臨恤問曰存
  軒輊
  馬援傳居前不能令人輊居後不能令人軒臣所恥也毛詩注車之覆而前也謂之輊車之却而後也謂之軒必須從後視之如輊從前視之如軒然後適調也
  揣摩
  史記蘇秦得周書隂符伏而讀之期年以出揣摩曰此可以說當世之君矣索隠曰揣摩者揣人主之情摩而近之也
  枝梧
  項羽傳羽令軍中曰宋義與齊謀反楚王隂令羽誅之當是時諸将慴服莫敢枝梧按枝梧猶枝捍也又云小柱為枝邪柱為梧今屋梧邪柱是也
  間關
  荀彧傳荀君越河冀間關以從曹氏注云間關猶言﨑嶇展轉也
  侘傺
  失志貌屈平騷經忳鬱邑余侘傺兮
  憋懯
  言性急也
  自㸃
  司馬遷傳適足以發笑而自㸃耳㸃汚也言自㸃汚其行也
  自将
  倪寛傳以㢘知自将将衛也言以㢘知自衛䕶也
  跌宕
  文選跌宕文史謂放逸也
  陸離
  美好分散貌一云參差也楚辭長余佩之陸離
  醖藉
  醖與藴同醖藉謂度量寛博也
  頒斌
  頒斌相雜貌文選士女頒斌而咸戾戾至也
  浮湛
  即浮沈也史記從俗浮湛
  游揚
  曹丘曰僕㳺揚足下之名於天下
  漫漶
  不分明貌猶言鴻濛也
  畏愞
  漢書匈奴入雁門太守坐畏愞棄市注云愞怯也
  覼縷
  栁子厚寄許孟容書雖欲秉筆覼縷神志荒耗覼縷次序也一云詳細
  蒼黄
  與倉皇同急遽貌
  乾没
  漢張湯始為小吏乾没與長安富賈田甲魚翁叔之屬交私注云乾没射成敗也豫居物以待之得利為乾失利為没
  拮据
  手口並作貌
  技癢
  潘安仁賦徒心煩而技癢言人有技能而欲逞如身癢而不能自忍也
  力綿
  淮南王書越人綿力薄才
  能薄
  能材也能本獸名為物堅中而强力故人之有賢材者謂之能李斯傳能薄才謭謭淺也
  名髙
  史記灌夫亦倚魏其而通列侯宗室為名髙
  雨别
  文選一别如雨謂如雨之降不復還雲中也
  風裁
  風者雲厲風飛之謂裁者有才識能鑒别也
  埳壈
  即坎坷也漢馮敬通少有倜儻之志明帝以為才過其實抑而不用遂坎壈失志以夀終於家
  險巇
  文選遭時之險巇言顛危也
  鄭重
  猶頻煩也王莽傳非皇天所以鄭重降符之意
  牢籠
  文選牢籠百王言兼總也
  趢趗
  張平子東京賦狹三王之趢趗軼五帝之長驅注云趢趗局小貌
  脂韋
  楚辭寧超然髙舉以保真乎将哫訾慄斯喔咿嚅唲以事婦人乎寧㢘潔正直以自清乎将突梯滑稽如脂如韋以絜楹乎哫訾慄斯承顔色也喔咿嚅唲强笑處也突梯滑澾貌滑稽圓轉貌
  稅駕
  李斯傳吾未知所稅駕稅舍也猶言息車也揚雄方言舍車曰稅駕又唐楊國忠曰未知稅駕之所謂吉凶未知安宿在何處
  懸旌
  旅心不定如懸旌於風翩翩而飛也
  少選
  猶須臾也
  如干
  即若干也干猶箇也謂當如此箇數也
  淟涊
  言垢濁也枚乘七發淟涊汗出楚辭澄淟涊而為清
  詆訶
  即譏訕也
  銜恤
  詩小雅無父何怙無母何恃出則銜恤入則靡至注云銜恤謂銜憂也
  效尤
  效學尤過也謂彼作過而我效之也
  䦨出
  䦨妄也無符驗而妄自出關者曰䦨出
  規行
  抱朴子曰規行矩歩不可以救焚拯溺
  武斷
  鄉曲豪富無官位而以威勢主斷曲直故曰武斷
  文降
  皇甫規傳中外共誣甫規貨賂羣羌令其文降言以文簿虗降非真心也
  白望
  猶虗名也言取才不當先白望而後實行也
  赤貧
  空虗無物曰赤南史其家赤貧
  奊詬
  賈誼傳奊詬無節注無志分也
  荒屯
  文選紹百王之荒屯言光武繼百王屯難之後也
  闓懌
  皆樂也言四方幽遐皆懐和樂也
  饕詖
  性貪曰饕言險曰詖
  習静
  唐詩山中習静觀朝槿
  避喧
  喧俗縁也藝文避世非避喧
  不狎世
  陶潜曰我性不狎世
  不稅人
  禮檀弓未仕者不敢稅人如稅人則以父兄之命按稅人以物遺人也未仕者身未尊顯故内則不可專家財外則不可私恩𠅤如有情義所不得已而當遺者則稱尊者之命行之
  誇詡
  詡大也
  依阿
  謂曲從於人也
  聞問
  聞問即善聲也漢書數年不聞問
  末規
  馬援傳燕将據遼而不下豈其甘心末規哉末規猶下計也
  不循常貫
  晉王獻之少而髙邁不循常貫常貫即常格也
  思託後旍
  謂願附後車也
  逸口
  書曰其發有逸口逸口過言也
  臚言
  國語風聽臚言於市臚𫝊也言采聽商賈所𫝊善惡之言也
  巧詆
  汲黯傳刀筆之吏深文巧詆詆毁辱也又誣也
  胥靡
  漢楚王戊淫暴申公白生諌不聽胥靡之胥靡相随也師古曰聨繫使相随而服役之故謂之胥靡猶今之役囚徒以鎻連綴耳
  徙倚
  徙倚往來不定之貌謂遷徙而倚立也歐陽公逰上林苑詩聊持一杯酒徙倚憶天涯
  次且
  次且即趦趄也易曰其行次且
  薦枕
  藝文巫山薦枕日洛浦獻珠時皆指女人淫奔也
  藏舟
  荘子曰藏舟於壑藏山於澤謂之固矣然而夜半大力者負之而走昧者不知也此言人生於世自以為固而四時遷運不可留止
  慰藉
  隗囂上書詣闕光武報以殊禮所以慰藉之者良厚慰安也藉薦也良甚也
  游間
  貨殖傳宛孔氏有㳺間公子之名師古曰言其志寛大不在急促也
  媒糵
  媒酒酵糵麯也言釀成其禍也司馬遷盛言李陵有國士之風今舉事一不幸全軀保妻子之臣随而媒糵其短
  歙張
  歙與噏同老子将欲噏之必固張之
  尋常丈尺
  禽經鵻上無尋鷚上無常雉上有丈鷃上有赤上言飛而上也鵻之上不能尋鷚之上不能常鷚雉子也八尺曰尋倍尋曰常雉之上能丈故計丈曰雉左傳都城百雉是也鷃之上能赤赤古與尺通荘子曰斥鷃斥亦尺也
  鹵莽滅裂
  荘子謂耕之不善者曰鹵莽芸之不善者曰滅裂鹵剛鹵之地莽草莽之地不治其剛鹵不芟其草莽是曰鹵莽芸以去草如鳥之俯而啄食乃善芸也吕覽善芸者謂長其兄而去其弟兄嘉禾也弟荼蓼也不善芸者長其弟而去其兄是滅也裂者并其土而不芸
  遮莫
  藝苑雌黄遮莫盖里語猶言儘教也
  登來
  榖梁傳隠公觀魚於棠登來之也注云當讀為得來齊人名求得為得來
  奊𡔢
  山谷集謂多節目也其胸次不坦夷舉事畫計務出獨見以乖忤人為賢者也
  嚅嚌
  文藝傳嚅嚌道真
  趣駕
  光武紀趣駕南轅趣急也讀作促
  俶装
  張衡思𤣥賦簡元辰而俶装俶整也
  芻狗
  老子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盖芻狗為物祭則用之已祭則棄之言天地與萬物相忘聖人與百姓相忘也
  醯雞
  荘子曰孔子出吿顔回曰丘之於道其猶醯雞乎醯雞醋中蠛蠓也其包覆於甕中豈知甕外之大盖喻言所見者小也
  五恥
  禮雜記君子有五恥居其位無其言君子恥之有其言無其行君子恥之既得之而又失之君子恥之地有餘而民不足君子恥之衆寡均而倍焉君子恥之
  三全
  亢倉子導筋骨則形全剪情欲則神全靖言語則福全
  五盖
  五盖者貪慾瞋恚睡眠調戲疑侮也文選發五盖於逰𫎇發啓也逰䝉天中清氣也
  三端
  韓詩外傳君子避三端文士筆端武士鋒端辯士舌端也
  鳬藻
  東漢杜詩傳将帥和睦士卒鳬藻言歡悅如鳬戲水於藻也
  蜩榆
  荘子蜩與鷽鳩笑鵬曰我決起而飛搶榆枋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按搶突也蜩鳩奮起而飛欲突至於榆枋之上不過丈尺之間有時猶不能至又投諸地彼乃欲藉九萬里之風而南徙於天池奚以用也此喻見淺之人局量狹小不知世界之許大也
  繕性
  荘子曰繕性於俗思以求復其初滑欲於俗思以求致其明謂之蔽䝉之民
  尊生
  荘子曰太王亶父可謂能尊生矣尊生者雖富貴不以養傷身雖貧賤不以利累形
  忍尤攘垢
  楚辭忍尤攘垢言或見尤於人亦當隠忍而不與之校雖所遭有恥辱亦當以理解遣
  嘘枯吹生
  藝文嘘枯吹生謂能清談髙論嘘枯吹生也急曰吹緩曰嘘吹氣出於肺屬隂故寒嘘氣出丹田屬陽故温
  焚和
  荘子曰衆人焚和言衆人不知外物之不可必而過用其心故致傷其胸中至和之氣謂之曰焚和
  茹歎
  文選含酸茹歎茹食也
  晬日
  江南風俗兒生一期為製新衣盥浴装飾男則用弓矢紙筆女則刀尺針縷竝加飲食之物及珍寳服玩置之兒前觀其發意所取以驗貪㢘愚智名為試兒是日謂之晬日
  待年
  女子未嫁在室時謂之待年
  齮齕
  以齒嚙害人之貌
  鏖糟
  世俗以盡死殺人曰鏖糟
  櫪馬籠禽
  唐詩櫪馬苦踡跼籠禽念遐征喻人拘束於世如在櫪之馬在籠之禽也
  澤鯢籬鷃
  鷃小鳥鯢小魚喻人才淺小而不可與言大且逺者也漢書藩籬之鷃豈能料天地之髙尺澤之鯢豈能量江海之大哉
  坐率
  年幼無罪坐於父兄所率率家長也
  索耦
  言選擇賢臣可匹耦於古之賢人也
  稱娖
  猶言整齊也
  趫雄
  六帖苑君璋以趫雄自奮
  瘲瘛
  瘲瘛小兒病也又濕病曰河魚之疾按左傳河魚腹疾奈何
  蹇連
  文選屯邅蹇連皆言艱難也又孟軻雖連蹇猶為萬乗師
  恩紀
  史云素無恩紀恩紀言恩意記念收錄人即恩澤也古詩恩紀被微身
  夢思
  杜詩雲雨荒臺豈夢思謂夢寐思想也
  蝎譖
  國語譖從中起如蝎食木注蝎木蠱也
  鴟張
  言語妄大如鴟梟惡鳥之張大也
  拙訥
  文選拙訥謝浮名拙訥言疎拙謇訥也
  顛隮
  宋微子世家予顛隮如之何言恐顛隮於非義當如之何也隮猶墜也
  學冠劍
  古詩昔我學冠劍逢君在三川學冠劍謂逰行也
  剽甲兵
  漢賈復傳鄧禹竝剽甲兵崇儒學剽削也謂削除甲兵也
  蓬累
  老子曰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謂不遭時者如蓬轉流移而行也累轉行貌
  蓽棲
  謂隠居也古詩棲遁事環蓽
  伐技
  左襄十三年君子曰世之治也君子尚能而讓其下小人農力以事其上是以上下有禮而讒慝黜逺由不争也及其亂也君子稱其功以加小人小人伐其技以馮君子
  采榮
  文選四皓采榮於南山采榮謂取名也一說榮作英盖采草木之英以充食也
  市義
  孟嘗遣馮驩收債於薛驩焚劵而還君問市何物答曰市義而還
  晤言
  詩陳風彼美淑姬可以晤言晤猶解也又晤言對言也
  披寫
  豁懐也唐詩披寫忽登臺
  咨諏
  謀事曰咨咨事曰諏
  降挹
  謙下之義也以噐俯而取水曰挹
  咄嗟
  世說石崇為客作豆粥咄嗟便辦王愷密貨崇帳下都督問所以都督曰豆至難煮惟豫作熟米客至作白粥以投之
  驕穉
  荘子曰人有見宋王者錫車十乗以其十乗驕穉荘子驕穉者驕矜而有孩拊荘子之意也
  傖荒
  杜坦謂宋主曰臣本中華髙族世業相承直以南渡不早便以傖荒賜隔注晉陽秋曰呉人謂中州人曰傖蕭望之曰荒者戎狄來服荒忽無常也
  豪舉
  豪俠之人自相稱舉以矜誇也文選鄉曲豪舉
  撟䖍
  漢書撟䖍吏師古曰撟與矯同託也䖍固也謂妄託上命而堅固以為邪惡也又書呂刑奪攘矯䖍
  縮朒
  五行志王侯縮朒注云不任事之貌
  張皇
  謂言語濶大也又書康誥張皇六師此張皇字又言大戒戎備也
  㸃世塵家
  文選此風弗剪其源遂開㸃世塵家将被比屋注云㸃辱也
  革心易行
  賈子曰宋昭公革心易行
  擊轅
  文選擊轅之歌有應風雅崔駰曰竊作頌一篇以當擊轅之歌
  結軫
  車馬相從如結也文選結軫青郊路
  牢落
  文賦心牢落而無偶一作遼落又作寥落
  喧卑
  文選歸人寰之喧卑喧卑謂喧囂而卑陋也
  宻坐
  密坐謂相從而坐也文選鄭衛之樂所以娱宻坐
  浮觀
  文選淫覽浮觀淫浮者言覽與觀之過也
  欵睇
  欵曲睇視也猶言相與晤㑹也古詩欵睇在何晨
  幽尋
  初學記靈嶽展幽尋
  藉卉
  初學記藉卉懐春景藉卉謂藉草而坐即席地也
  擷芳
  初學記擷芳兮即楚水
  廓處
  廓處静居也古詩廓處謝歡愉
  薄逰
  謂小用於世也東方朔薄㳺以取位
  膠葛
  此二字有二義甘泉賦云齊撙撙其相膠葛兮師古曰膠葛猶言交加也又解難云獨不見夫翠虯絳螭之将登乎天不階浮雲翼疾風虚舉而上升則不能撠膠葛騰九閎師古曰撠挶也膠葛上清之氣也一曰轇轕
  㧢扔
  㧢扔即因仍
  贅行
  老子云餘食贅行注云行之無當曰贅行
  索言
  漢成帝許后傳俟自見索言之索盡也
  怙勢
  唐薛元賞為京尹捕治禁屯軍之怙勢者民頼以安
  席權
  席猶因也若人之坐於席也
  二斬
  儀禮夫者妻之天也婦人不二斬者猶曰不二天也又禮云夫有再娶之義婦無二適之文
  三互
  蔡邕傳初朝議以州郡相黨人情比周乃制婚姻之家及兩州人士不得對相監臨至是復有三互法三互者謂婚姻之家兩州人不得交互為官也
  臲卼
  不安之意
  恫疑
  史記蘓秦曰恫疑虚喝注云秦王自疑懼不敢進兵虚作恐愒之詞以脅韓魏也
  辜𣙜
  東漢靈帝紀豪右辜榷辜障也榷專也謂禁阻餘人買賣而自專其利也
  攖寧
  攖拂也寜定也雖攖擾汨亂之中而其定者常在故曰攖寧出荘子
  操切
  貢禹傳取勇猛能操切百姓者操持也切刻也鉗制束縳之意
  眥𡟬
  荘子曰眥𡟬可以休老謂屏除物欲而全其天理也
  好修
  楚辭余獨好修以為常好修謂好修方直之道也
  靈承
  周書惟我周王丕靈承帝事言周大善承天之所為也
  箕畢殊好
  喻人好惡之不同也蕭仁祖慤秋夜賦詩曰芙蓉露下落楊栁月中疎邢子才甚愛之語人曰仁祖之文可謂雕章間出顔黄門亦云吾愛其蕭散宛然在目而盧思道之徒雅所不愜箕畢殊好理固宜然書曰箕星好風畢星好雨
  燕雀相隨
  鮑明逺文辭贍逸當世推美初入臨川王義慶府欲貢詩言志人止之曰卿名位尚卑不可輕忤大王明逺勃然曰千載上有英才異士沈没不聞者安可數哉大丈夫豈可遂藴智能使蕭艾不辨終日碌碌與燕雀相隨乎於是奏詩臨川竒之賜帛二十疋
  末减
  未薄減輕也即寛宥之意
  復除
  復亦除也謂除免其繇賦
  阿匼
  盧杞諂諛阿匼
  收齒
  收采取也齒記錄也
  架學飛才
  藝文架學區中飛才甸外
  甘荼緯艾
  藝文甘堇荼於飴芷緯蕭艾其如蘭喻人安守貧賤也緯即紉字之意
  慚鳥愧魚
  文選望雲慚髙鳥臨水愧㳺魚言牽於世事不得如魚鳥之適情也
  載鼷樂鷃
  荘子曰載鼷以車馬樂鷃以鐘鼓言鼷鷃不能無驚也喻寡聞之民吾吿之以至人之徳彼安得不驚且疑哉
  矯迹
  矯舉也文選矯迹入崇賢
  埒材
  埒等也文選埒材角妙言衆歌舞者埒校材伎角鬭巧妙也
  代越思
  古詩代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言懐故土也文選懐代越之悠思
  綺羅義
  藝文義薄綺羅言義薄如綺羅也
  蹷痿機
  文選出輿入輦命曰蹷痿之機洞房清宫命曰寒熱之媒蹷足不能行也痿痺也
  㳺俠窟
  文選京華㳺俠窟
  卵SKchar
  說文毈卵不孚也廣韻注卵壊也楊子曰雌之不才其卵SKchar矣又南北朝魏蕭寳夤欲舉兵反問栁楷楷曰謠言鸞生十子九子SKchar一子不SKchar關中亂亂治也大王當治關中何所疑寶夤遂殺酈道元舉兵反寶夤鸞之子
  瓠落
  恵子謂荘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以自舉也剖之以為瓢則瓠落而無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為其無所用而掊之按瓢半瓠也瓠落淺而大之貌掊擊碎之也
  臺評
  宋劉敞之子奉世字仲馮為傅堯俞所劾劉攽曰小姪何過致煩臺評傅慙曰三平兩滿文字劉曰七上八下人才
  輿誦
  賤者之言也晉文聼輿誦故能成霸功
  露根
  史云國無一年之積則有露根之漸露暴露也根民根也國以民為本謂國無蓄積則民漸至於流離暴露也
  歸骨
  國語若将歸骨於楚
  不共湢浴
  湢浴室也内則曰男女外内不共井不共湢浴不通寢席不通乞假
  不辭偶坐
  曲禮御同於長者雖貳不辭偶坐不辭御侍也貳益物也侍食者雖獲肴饌之盛而不辭其多者以此饌本為長者設耳偶者配偶之義因其有賔而已亦配偶於坐亦以此席不專為己設故不辭也
  徼循
  漢書百官表中尉掌徼循京師徼謂遮繞也
  掎摭
  文選掎摭利病謂徧拾人之善惡也又漢刑法志蕭何攟摭秦法攟摭收拾也攟與捃通用
  不咸
  左僖二十四年富辰諌曰周公弔二叔之不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不咸謂兄弟不同心也
  相駮
  漢薛宣後母死弟修去官持服宣謂修云三年服少能行之者兄弟相駮不可修遂竟服由是兄弟不和
  跅弛
  跅者跅落無檢局也弛者放廢不遵禮度也
  么麽
  么麽微小之稱班彪王命論么麽不及數子一說不長曰么細小曰麽
  逮耉
  逮及也言年已及於黄耉也
  逢紛
  謂遭逢紛濁之世也
  坐茅倚栁
  言逰釣以行樂也
  抹月批風
  韻府貧家無以娱客惟知抹月批風
  選勝
  唐制二月初旬令百官休日選勝行樂選勝言選擇其勝概之所在也
  留歡
  唐詩南陌既留歡
  勝引
  文選逸爵紆勝引謂妙勝之人相引而飲酒也
  幽期
  幽隠之期也文選平生協幽期
  尋壑經丘
  歸去來辭既窈窕以尋壑亦﨑嶇而經丘
  浮深駕阻
  即航海梯山之意
  遨歩
  古詞遨歩蘭臯
  披情
  古詞過巖石而披情
  駐賞
  延久而賞也唐詩駐賞金臺阯又聚集而賞曰結賞撫景而賞曰撫賞賞識文章曰雅賞相維而賞曰締賞游宴於寺觀曰雲外賞
  芳逰
  唐詩從此事芳逰
  剪西𥦗燭
  唐詩何當共剪西𥦗燭却話巴山夜雨時
  傾北海樽
  漢孔融居北海故宴客之樽曰北海樽唐詩未奏東山妓先傾北海樽
  諧妙適
  妙適即妙趣也諧野人之妙適
  結遐心
  唐詩方外結遐心
  曠瞻迴眺
  謂逺望也文選曠瞻迢逓迴眺㝠䝉
  淫覽浮觀
  淫浮謂過逰也
  塵外軫
  軫車輪也謂乗車而出逰風塵之外也文選肅此塵外軫亦曰塵外鑣
  醉後參
  韻府天横醉後參言劇飲至曉而參星已横也
  恣讙謔
  唐詩十千恣讙謔
  歇氛埃
  古詩於茲静聞見自此歇氛埃
  赤壁逰
  蘇東坡赤壁逰
  青巖酌
  唐詩一違青巖酌
  拾瑤草
  杜詩相期拾瑤草
  藉臯蘭
  文選藉臯蘭之猗靡藉坐也言取臯澤之蘭藉而坐之也
  逰目騁懐
  見上巳
  曳裾飛袖
  鄒陽曰曵長裾飛廣袖奮長纓之士莞爾而即之
  集蓼
  周頌未堪家多難予又集于蓼注云蓼辛苦之物周成王言我方幼冲未堪家多難而又集於辛苦之地羣臣奈何捨我而弗助哉
  焚榖
  榖人所仰以為生者也而焚之是自棄也出國語
  餌石蕊
  昔庾衮值冦難食木食餌石蕊
  食旅葆
  葆菜也野生葆故曰旅饑民所食出天官書
  狂花病葉
  飲酒之流謂眶眺者為狂花睡者為病葉
  舞席歌梁
  唐詩舞席紛可就歌梁儼未傾
  竊鈇
  列子曰人有亡鈇者意其鄰之子視其行步顔色言語皆竊鈇也俄而見其鈇他日復見其鄰之子動作態度無似竊鈇者
  攫金
  列子曰齊人欲金者清旦衣冠而之市攫其金而去吏捕得之問曰人皆在焉子攫人之金何對曰取金之時不見人徒見金
  割名
  言損割其名也漢書東方朔割名於細君
  抱釁
  文選臣曹植言臣自抱釁歸藩釁瑕隙也
  折銳挫矜
  楚辭折我精銳之志挫我矜嚴之心以與俗人更相浮沈也
  竄端匿迹
  楚辭竄端謂蔵其端緒不使少見也匿迹謂隠秘其迹也















  山堂肆考卷二百三十二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