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經/海內北經

 海內西經 山海經
海經‧海內北經
海內東經 

海內北經编辑

  海內西北陬以東者。[1]

  匈奴、開題之國、列人之國並在西北。貳負之臣曰危,危與貳負殺窫窳,帝乃梏之疏屬之山,桎其右足,反縛兩手,繫之山上木。在開題西北。

  有人曰大行伯,把戈。其東有犬封國。貳負之尸在大行伯東。

  犬封國曰犬戎國,狀如犬。有一女子,方跪進柸食。有文馬,縞身朱鬛,目若黃金,名曰吉量,乘之壽千歲。

  鬼國在貳負之尸北,為物人面而一目。一曰貳負神在其東,為物人面蛇身。蜪犬如犬,青,食人從首始。

  窮奇狀如虎,有翼,食人從首始,所食被髮,在蜪犬北。一曰從足。

  帝堯臺、帝嚳臺、帝丹朱臺、帝舜臺,各二臺,臺四方,在昆侖東北。

  大蠭其狀如螽。朱蛾其狀如蛾。

  蟜,其為人虎文,脛有𦜹。在窮奇東。一曰,狀如人。昆侖虛北所有。

  闒非,人面而獸身,青色。

  據比之尸,其為人折頸被髮,無一手。

  環狗,其為人獸首人身。一曰蝟狀如狗,黃色。

  𥘯,其為物人身黑首從目。

  戎,其為人人首三角。

  林氏國有珍獸,大若虎,五采畢具,尾長于身,名曰騶吾,乘之日行千里。

  昆侖虛南所,有氾林方三百里。

  從極之淵深三百仞,維冰夷恒都焉。冰夷人面,乘兩龍。一曰忠極之淵。

  陽汙之山,河出其中;淩門之山,河出其中。

  王子夜之尸,兩手、兩股、胷、首、齒,皆斷異處。

  大澤方百里,羣鳥所生及所解,在鴈門北。

  鴈門山,鴈出其閒。在高柳北。

  高柳在代北。[2]

  舜妻登比氏生宵明、燭光,處河大澤,二女之靈能照此所方百里。一曰登北氏。

  東胡在大澤東。[3]

  夷人在東胡東。

  貊國在漢水東北。地近于燕,滅之。[4]

  孟鳥在貊國東北,其鳥文赤、黃、青,東鄉。

註釋编辑

  1. 珂案:此節及下節(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柸而東向立。一曰龜山。西王母梯几而戴勝,其南有三青鳥,為西王母取食。在昆侖虛北。)當移在海內西經「開明南有樹鳥」節之次,海內南經「匈奴」節與海內西經「貳負之臣曰危」節當移於此。
  2. 根據袁珂校注︰此節文字(「大澤方百里……在高柳北。」),應從海內西經移到海內北經「宵明燭光」節之前,始與方位地望大致相符。請參閱海內西經
  3. 根據袁珂校注︰「東胡」已下四節當從海內西經移至海內北經「舜妻登比氏」之後。
  4. 根據袁珂校注︰其中九節(蓋國在鉅燕南,倭北。倭屬燕。朝鮮在列陽東,海北山南。列陽屬燕。列姑射在海河洲中。姑射國在海中,屬列姑射,西南,山環之。大蟹在海中。陵魚人面,手足,魚身,在海中。大鯾居海中。明組邑居海中。蓬萊山在海中。大人之市在海中。)均應移往海內東經「鉅燕在東北陬」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