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014

卷十三 山西通志 卷十四 卷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山西通志卷十四
  闗隘
  澤州府
  鳯臺縣
  横望隘南八十里太行絶頂南距河内縣碗子城一十里明洪武二年置巡檢司 横望隘以狄梁公望雲名 郭璞注太行山在今河内縣西北即治所轄地索𨼆太行山在河内山陽縣西北 磨盤砦州南
  六十里一名孟浪砦 將軍砦宋岳飛為張所部將復新鄉轉戰大㨗後梁興渡河㑹太行忠義亦敗敵於沁水築砦以待飛 戰國䇿北塹太行之道則上黨之兵不下又曰左右孟門羊腸在其南盧睪在其北正義南陽屬韓秦攻之則韓太行羊腸道絶矣括地志太行山在懐州河内縣北二十五里有羊腸坂元和志太行陘在懐州北濶三步長四十里羊腸所經瀑布懸絶實為險隘正義又曰羊腸太行山坂道名南屬懐州北屬澤州今自碗子城南長平舖至新店自星軺驛北至河底皆所謂羊腸坂也魏武帝苦寒行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坂詰屈車輪為之摧李白詩五月相呼度太行摧輪不道羊腸苦羊腸坂當以碗子城横望嶺為正而正義又曰沁州在羊腸坂之西是指壺闗羊腸坂也若陽城東六十里羊腸坂交城羊腸山行旅絶少不得附虞坂壠坂九折坂之例 唐㑹昌三年八月劉稹使牙將薛茂卿自太行南下拔河陽科斗寨距懐州十餘里九月李徳裕請以王宰兼河陽行營招討使使亟以軍援河陽兼臨制魏博又奏河陽節度先領懐州刺史常以判官攝事割河南五縣租賦隸河陽不若遂以五縣置孟州其懐州别置刺史俟昭義平日仍割澤州隸河陽則太行之險不在昭義而河陽遂為重鎮東都無復憂矣乃以敬昕為河陽節度王宰將行營以扞敵昕供饋餉按明初晉豫分境碗子城𨽻河南横望鎮隸澤州而小口亦半隸河内亦即徳裕割澤州隸河陽之意於以見太行為晉疆第一門户
  碗子城南九十里太行絶頂羣山廻環兩崖夾立中建小城𨼆若鐡甕即宋太祖負石地也明正綂間寧山衛指揮胡剛鑿石平險車騎差可通焉 碗子城闗羊腸所經 碗子城懐慶城北太行山頂其路羊腸百折中有平地僅一畆唐初築城控懐澤之衝其城甚小故名 碗子城山在懐慶府城北五十里山險峻其形如碗上有古城 宋太祖親征李筠山路險峻多石不可行太祖先於馬上負數石羣臣六軍皆負之即日平為大道 元太宗二年十二月太宗以中軍自碗子城南下渡河繇河陽進 金貞祐元年元遣將自碗子城南下渡河 元至正十八年曹濮賊王士誠等上太行陷晉寧路平章政事察罕特穆爾大敗之分兵屯澤州塞碗子城 明洪武元年八月壬申平章楊璟至太行碗子城破其闗癸酉澤州守將賀宗哲遁 王世貞馮勝傳從大將軍逹下山西從武陟取懐慶踰太行克碗子城取澤州遂取潞州
  天井闗南四十五里太行絶頂 星軺驛北十五里唐志晉城南有天井闗一名太行關 通典晉城有天井關在縣南太行山上闗前有天井泉三所 通典關南有大井泉三今謂之百巖可容百家關在井北故又曰百家 戰國䇿桀之居左天門之險右天溪之扼 羅泌路史帝履癸始遷於上黨之垂羅苹注所謂天門在澤之晉城太行之上有天門 漢建武二年遣司空王梁北守天井關擊赤眉 漢馮異攻天井關㧞上黨兩城 宗正劉延攻天井關上黨太守田邑拒之 唐河陽節度使王茂元别遣將營天井關為賊將薛茂卿所破執四將火十七栅張巨進攻萬善不能下茂元欲走㑹日暮賊自潰去詔忠武王宰以本軍入懐澤行營陳許士剽武賊衆素憚畏而茂卿負戰勝冀厚賞或言其兵犯王略深朝廷且怒節益不可至劉稹然之故茂卿失望乃與宰通十一月偽挑戰亟北委天井關去左右七營皆潰宰遂焚大小箕村茂卿奔澤州使諜言於宰曰澤可取吾應於内宰疑不進失期茂卿扼腕悵恨稹聞其貳召殺之 㑹昌三年十一月戊辰招討使王宰進攻澤州與劉公直戰不利公直乗勝復天井關甲戌宰進擊公直大破之遂圍陵川克之 杜牧上李司徒澤潞用兵書河陽西北去天井關强一百里關隘多山井不可鑿雖有兵力必恐無功若以萬人為壘下窒其口髙壁深塹而與之戰忽有敗負勢驚洛師天復元年梁遣氏叔琮攻晉出天井關昭義節度使孟遷降 金宗翰趨汴使羅索等自平陽先趨河南曰若至澤州與薩里博勒和實實遇當與俱進錫實之前軍三穆昆敗宋兵三千於襄垣遇伏兵二千又敗之薩喇達破天井關又破步兵於孔子廟南遂降河陽 正大四年元穆呼哩攻天井關人民逃匿山澤 天井溪縣南四十五里天井關注合白水囘車轍南四十五里天井關古建囘車廟
  栁樹隘東南八十里路通清化鎮明置巡檢司 栁樹店繇鐡橛山西十八盤至栁樹店又東北至陵川奪火店 魏永安三年僕射爾朱世隆自河橋北遁詔行臺源子恭鎮太行丹谷築壘防之 明崇禎五年流賊紫金梁老𤞑𤞑在河北修武為官兵追剿遂踰太行自桞樹口至陵川南馬附城
  小口碗子城西繇西梁别徑入山至星軺驛南一十三里㑹大同 隋大業中上登太行山别開道九十里以逹河内御史大夫張衡宅悦其林泉留宴三日即今小口道也
  馬牢闗梁遣李讜攻李罕之于澤州晉遣李存孝以騎兵五千救之梁驍將鄧季筠出戰存孝舞矟擒之李讜敗走追擊至馬牢闗 馬牢川南二十里
  緝麻觜金正大九年破魯都尉烏凌阿呼圗據少室太平頂御寨招澤人緝麻觜武録事等二十餘人起汴
  攔車鎮 雍正五年設把總一員澤州府同知駐劄金志晉城鎮二周村巴公舊又置星軺鎮
  武靳闗地形志陽阿有武靳闗
  巴公原北接髙平 周村西接陽城 黨莊東接陵川
  河底天井闗北山至河底漸平
  髙平縣
  長平秦壁在城西正義秦壁一名秦壘今亦名秦長壘周赧王四十七年秦使左庶長王齕攻韓取上黨上黨民走趙趙軍長平以按據上黨民四月齕因攻趙趙使亷頗將趙軍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斬趙裨將茄六月陷趙軍取二鄣四尉七月趙軍築壘壁而守之秦人攻其壘取二尉敗其陣奪西壘壁亷頗堅壁以待秦秦數挑戰趙兵不出趙王數以為讓而秦相應候乂使人行千金於趙為反間曰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子趙括將耳亷頗易與且降矣趙王既怒亷頗軍數敗反堅壁不敢戰又聞秦反間之言因使趙括代亷頗將以擊秦秦聞括將乃隂使武安君白起為上將軍而王齕為尉裨將趙括至出兵擊秦軍秦軍佯敗而走張二竒兵以刼之趙軍逐勝追造秦壁壁堅拒不得入而秦竒兵二萬五千人絶趙軍後有一軍五千騎絶趙壁間趙軍分而為二糧道絶因築壁堅守正義趙壁今名趙東壘亦名趙東長壘在澤州髙平縣北五里即趙括築壘自敗處以待救至秦王自之河内賜民爵各一級發年十五以上悉詣長平遮絶趙救及糧食至九月趙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内隂相殺食來攻秦壘不能出其將軍趙括出鋭卒自搏戰秦軍射殺趙括括軍敗卒四十萬人降秦白起計曰前秦已㧞上黨民不樂為秦而歸趙趙卒反覆非盡殺之恐為亂乃挾詐而盡坑之遺其小者二百四十人歸趙前後斬首虜四十五萬人趙人大震四十八年十月秦復定上黨郡司馬梗定太原 上黨記長平城在郡南秦壘在城西二軍共食流水澗相去五里秦坑趙衆収頭顱築臺於壘中因山為臺崔巍桀起今仍號曰白起臺城之左右沿山亘隰南北五十許里東西二十餘里悉秦趙故壘遺壁舊存焉 綱目質實長平故城在縣西北二十里即秦白起破趙括處 坑卒考趙括追造秦壁即今之省寃谷是也其谷四圍皆髙山聨絡前有一路僅容車馬形如布袋趙兵既入戰不利築壁堅守秦因建空倉於西山以紿趙軍趙軍欲出不得括自出搏戰秦射殺之卒四十萬人解甲降武安君誘入谷口盡坑之考邑坑卒之處故城在縣西北二十里王報等村俱是其遺蹟見山川古蹟
  省寃谷西北二十里即秦坑趙卒處舊名殺谷唐𤣥宗幸潞過此改曰省寃 金王庭直省寃谷記城西北十五里有地曰殺谷乃秦將白起坑趙卒之所細視其跡於長脛骨間存銅漆矢一入骨寸餘因出矢而揜之
  白起臺縣西六里髑髏山白起所築以覘趙軍 頭髗山縣西南五里秦白起坑趙降卒四十萬唐𤣥宗命収頭顱葬於此建骷髏廟有司春秋祀之
  空倉山西南四十五里白起詭運米置倉於此以紿趙括新建巡檢司城
  大糧山東十里趙將亷頗積米於此又名米山中多邃谷積雪春暮不消
  營防嶺東十里傳為亷頗屯軍之所背𡶶面澤有險可慿去嶺百步許有古戰塲
  金門山北五里當壘之門
  光狼城秦白起伐趙取代光狼城括地志光狼故城在澤州髙平縣今名强營村 史記白起攻趙㧞光狼城今聚落尚以秦趙二城為名
  故闗城北二十五里秦時置後廢今其里尚名故闗長平城西北二十一里北齊置長平郡尋廢後漢志注泫氏有長平亭史記曰白起破趙長平上黨記曰白城在郡南山中百二十里長平秦壁 晉永嘉三年東海王司馬越遣淮南内史王曠將軍施融曹超等將兵拒劉聰曠既濟河欲長驅而前融曰彼乗險間出我雖有百萬之衆猶是一軍獨受敵也且當阻水為固以量勢形然後圖之曠怒曰君欲阻衆耶融退曰彼善於用兵曠闇於事勢吾屬今必死矣曠等踰太行與聰遇戰於長平間曠兵大敗融超皆死遂破屯留長子斬獲萬九千級上黨太守龎淳以壺闗降
  長平闗即江豬嶺西北四十里長子縣界江豬即丹朱嶺唐志北有長平闗 隋仁夀四年十月丙申詔發丁男數十萬掘塹自龍門東接長平汲郡抵臨清闗度河至浚儀襄城逹於上洛以置闗防
  髙平南髙原周顯徳元年二月北漢劉旻攻潞州三月乙酉世宗如潞州以攻漢壬辰次澤州閲兵於北郊癸巳及劉旻戰於髙原敗之追及於髙平又敗之丁酉幸潞州己亥侍衞馬軍都指揮使樊愛能步軍都指揮使何徽伏誅 正月丙申世宗即位劉旻遣使於遼二月遼遣武定節度使政事令楊衮遼史政事令耶律敵將鐵馬萬騎及奚諸部兵五六萬人號稱十萬來㑹於晉陽旻自將兵三萬以白從暉為行軍都部署張元徽為前鋒都指揮使與遼兵南出團栢丁巳屯梁侯驛周昭義軍節度使李筠遣牙將逆戰於太平驛張元徽斬昭義將穆令均筠遁歸上黨三月旻兵逼潞州引而南世宗曰劉旻少我謂我新立而國有大䘮必不能出兵且善用兵者出其不意吾當自將擊之馮道等諫怒卒自將擊旻癸巳前鋒與旻兵遇於髙平南之髙原旻兵少却諸軍亟進旻以中軍陳於巴公原張元徽居東偏楊衮居西偏周師亦列為三陣李重進白重贊將左樊愛能何徽將右向訓史彦超居中央張永徳以禁兵衞帝帝介馬自督戰衮望周師曰勍敵也未可輕動旻奮髯曰時不可失請公勿言衮怒而去時東北風方盛俄而遽轉南風旻副樞宻使王延嗣使司天監李義白云時可戰矣旻號令東偏先進王得中叩馬諌曰義可斬也南風勢急非北軍之利宜少待旻怒即麾元徽戰元徽擊右軍兵始交周樊愛能何徽引騎兵先遁右軍潰步卒數千人棄甲降旻元徽呼萬嵗聲振川谷周兵大駭帝赫怒躍馬入陣引五十人直衝旻之牙帳旻方張樂飲酒示閒暇及周兵奄至驚惶失次帝親犯矢石督戰士士奮勇争先馬仁瑀馬全乂及永徳等直前旻趣元徽進兵㑹元徽馬躓為周兵所殺旻軍氣奪旻自麾赤幟収軍軍驟退不能止互相蹂躪遂大敗日暮収餘兵萬人阻澗而守是時劉詞將周之後軍戰已勝而詞軍繼至復乗勝擊旻兵延嗣戰死旻又大敗輜重器甲乗輿服御皆為周所獲丁酉帝至潞州旻自髙平被褐戴笠乗契丹所贈黄騮率百餘騎繇鵰窩嶺間道驅去夜失道山谷間得村民為鄉導誤趣晉州行百餘里乃覺遂殺導者晝夜兼行所至得食未舉箸或傳周兵至輒倉皇而去旻衰老力憊伏馬上馳驟殆不能支僅得循他道以歸是役也衮畜怒按兵西偏不戰故獨全軍而返 周世宗戰場南三里横澗橋外周世宗敗劉旻於此因名輸場 方輿勝覽四面皆山中有平地曰髙平平地乃古戰場也
  石壁闗東二十里魏莊西大石坡
  空倉山巡檢司西南四十五里接沁水界縣志右阻倉嶺明萬厯三十四年知州賀盛瑞知縣劉應召以空倉兩壁髙山中通小徑請立石城一座寧旅來遠二墩防夫三十名以時巡徼 賀盛瑞空倉嶺堡記髙平沁水之界有嶺曰空倉勢廹兩山之間中通一線之路
  米山鎮堡東十里 劉龍米山鎮修垣墻記髙平之東南十里許有鎮曰米山居民稠宻猶一邑然當澤潞之衝商賈輳聚百貨咸集
  馬村鎮堡西三十里 周纂鎮堡西四十里 寺莊鎮堡北二十里 換馬鎮堡北四十里 野川鎮堡西二十里 丁壁鎮堡南三十里 王井堡南十里趙莊堡北四十里 建寧鎮東四十里 唐安鎮西三十五里
  陽城縣
  鐘鼔山西南一百里雲濛山西垣曲縣界 周建徳五年鄢氏公尹昇步騎五千守鐘鼔鎮
  傅齊嶺西北七十里沁水縣界 文獻通考齊子嶺今王屋縣東二十里周齊分界處 魏正光後汾州吐京胡復鳩集北連劉蠡升南通絳蜀凶徒轉盛以聞喜裴慶孫為别將徔軹闗入討至齊子嶺東賊帥范多范安族等率衆來拒慶孫與戰斬多首 齊神武圍玉壁别令侯景趣齊子嶺建州刺史楊檦時鎮車箱恐入㓂邵郡率騎禦之景聞檦至斫木斷路者六十餘里猶驚而不安遂退還河陽 周建徳五年大將軍韓明步騎五千守齊子嶺
  皂軍垜口東南八十里 孤山東南八十里環萬山中孤𡶶突兀旁有聚落為皂軍口要衝河内濟源入陽城之阨也 青蘿河經皂軍垜西入濟源 周建徳四年七月將攻河隂命梁國公侯莫陳芮率衆一萬守太行道
  荆子隘南八十里路通濟源明以懐慶衞官兵守之屯城東北三十五里秦白起置兵於沁河濱北為武安南為屯城左山右澤險固可慿 武安村沁水縣東一百三十五里 明崇禎五年九月流賊自武安犯縣東客將吳開先敗績於北留死之賊趨澤州
  麻婁寨南四十里麻婁山有東西中三𡶶相距四五里實不聨屬山勢尖拔 小寨山東南五十里勢極髙聳沁水東繞有鳥道裁可容步 蒸餅洞在麻婁山南石壁百丈有竒梯而上中袤百步有竒後有泉可飲數百人昔人作板橋三十隔今圯 順治六年七月潞安賊喬炳許守信投賊張斗光於陽城麻婁寨後走西安
  王村堡 下孔堡 北留堡 屯城堡 沁渡堡 上佛堡 潤城堡 劉善堡 王曲堡 美泉堡 北安陽堡
  陵川縣
  五度闗南八十里路通修武輝縣舊志五度之險一夫可守明初以寧山衛官兵守之後罷
  永和隘南六十里路通修武縣明初設巡檢司後裁調寧山衞官兵守之後復罷 唐討劉稹詔忠武節度使王宰以兵出魏博趨磁州何𢎞敬即引軍濟漳水宰相李徳裕言河陽兵寡以忠武為援既以扞洛則并制魏博遂詔宰以兵五千推鋒兼繞河陽行營進取天井闗賊黨離沮徳裕以宰乗破竹勢不遂取澤州以其子晏實守磁為顧望計詔切責宰懼急攻陵川破賊石㑹闗進攻澤州其將郭誼殺稹降 按此石㑹即永和隘也
  秦嶺西北三十里長子界傳為秦始皇築塞地詳長子縣嶺即寳應山也寳應山西北四十里疊嶂層巒時有雲棲其上山半有古洞
  九仙臺西南六十里石臺突起髙數十丈上廣下狹攀援而上 金志陵川有太行山九仙山南九十里修武界望仙樓言望九仙臺也 順治六年七月十一日潞安賊沈烈郭天祐奔往九仙臺
  王莽臺東南一百二十里輝縣界晉疆東南極境一名王莽嶺
  馬武京砦東五十里馬武山周圍百里四壁峭立漢馬武築砦屯兵於此土人名馬武砦山隂積雪經暑不消東接河南輝縣石門店至輝縣治一百三十餘里金興定四年上黨公張開駐兵馬武山
  天柱山東八十里山麓至輝縣五十五里
  古賢山西南七十里西通鳯臺南通修武
  附城鎮南四十里 池下鎮 楊村鎮 南馬鎮 路城鎮
  沁水縣
  東塢嶺西北四十五里與西鳥嶺對峙西鳥嶺隸翼城縣 唐㑹昌三年石雄代李彦佐之明日率兵踰烏嶺破五寨即此嶺也地為潞澤平陽界 明宣徳四年置巡檢司
  國朝設東塢嶺營詳翼城雍正七年巡檢司移駐端氏鎮而東塢嶺營撥頭目防兵以時巡徼嶺上四時常有雲氣 梅河源出東塢嶺東澗杏河源出東塢嶺南澗東塢嶺駐防王寨鎮 王寨鎮西至東塢嶺十五里東南至夫妻嶺四十五里 夫妻嶺東至林村嶺五十五里 林村嶺至端氏鎮二十里 端氏鎮至玉溪汛四十里
  端氏鎮東九十里雍正七年巡撫覺羅石麟 題端氏鎮離縣甚遠又為長子髙平鳯臺陽城諸縣往來必由之道實係山岔要路請移東塢嶺巡檢於鎮以資彈壓巡緝奉
  㫖允行 嵬山榼山東西相望沁河繞其中嵬山西數里濵於沁河為端氏鎮 端氏砦 路史端氏澤之屬縣西北三十里有端氏故城 通典端氏七國時韓趙魏分晉封晉君於端氏也漢為縣故城在今縣西通考同
  武安鎮東一百三十五里秦白起侵趙屯兵於此故壘尚存
  郭壁鎮東一百三里沁河經鎮東入陽城界 郭壁大砦陳杜諸賊焚毁南砦北砦尚存
  老馬嶺東一百五十里空倉嶺北商旅通衢山巖窵僻上設防兵 秋峪嶺東一百六十里髙平界在老馬嶺北路出老馬秋峪之間
  祥公嶺東北二百一十里長子界 東倪村東北二百七十里 西倪村東北二百八十里 十里村東北二百九十里
  固鎮西三十里 唐澤潞髙文端言固鎮寨四崖懸絶勢不可攻然寨中無水皆飲澗水在寨東南約一里許宜令王逄進兵逼之絶其水道不過三日賊必棄寨遁去官軍即可追躡前十五里至青龍寨亦四崖懸絶水在寨外可以前法取也其東十五里則沁城李徳裕奏請詔示王逄
  中村鎮西七十里 東塢嶺營撥兵巡緝
  大將村北九十里岳陽界沁河繇村入境
  竇莊堡東一百里榼山下 卧牛山東為文筆𡶶又東數里三𡶶並列而竇莊在其下 堡東濱沁河明天啟時兵部尚書張五典築 崇禎四年七月甲午賊趙四兒六千餘人東渡山西總督洪承疇等兵逐之賊入沁水縣縣東北有竇莊故張忠烈銓里居也先是銓父尚書五典築墻為堡甚堅至是賊犯竇莊五典已殁銓子道濟道澤俱官京師唯銓妻霍氏守舍衆議棄堡去霍氏語其少子道澄曰避賊而出家不保出而遇賊身更不免等死耳死於家不愈死於野乎且守堅賊必不得志躬率童僕為守禦賊至環攻之堡中矢石並發賊傷甚衆越四日乃退具避山谷者多遇賊被殺惟張氏宗族得全冀北兵備王肇生表其堡曰夫人城 六年擊賊於長子賊轉沁水犯竇莊
  辛家河 道仁村 老母掌 西倪村 固鎮村蒲州府
  永濟縣
  風陵闗南六十五里黄河北岸趙村南通潼闗唐大厯初置明洪武八年設巡檢司屬潼闗衞
  國朝雍正七年巡撫覺羅石麟巡察宋筠 題風陵渡巡檢司向隸潼闗衞而駐劄蒲州地方今潼闗裁衞改縣俸工亦歸併潼闗縣是巡檢業隸陜省恐晉省不能責其效用矣請令駐劄渡口兼隸兩省盤詰奸宄料理濟渡奉
  㫖允行 風陵坡 唐志河東有風陵闗大厯元年置通典河東有風陵堆與潼闗相對 元和志風陵
  堆山河東縣南五十里與潼闗對 太平寰宇記風陵城在其下閿鄉津去縣三里即風陵故闗也 縣志風陵在縣南風陵鄉以風后塚名 舊唐書天寳十一載六月閿鄉縣黄河中女媧墓因大雨晦𠖇失所在乾元元年六月瀕河人聞有風雷曉見其墓湧出上有巨石石上有雙村時號風陵堆女媧亦風姓水經河水又南至華隂潼闗渭水從西來注之河
  水歴船司空與渭水㑹注河在闗内南流潼激闗山因謂之潼闗河水自潼闗東北流水側有長坂謂之黄卷坂傍絶澗陟此坂以升潼闗所謂泝黄卷以濟潼矣歴北出東㟓通謂之函谷闗也邃岸天髙空谷幽深澗道之峽車不方軌號曰天險故西京賦曰巖嶮周固衿帶易守所謂秦得百二并吞諸侯也是以王元説隗囂曰請以一九泥東封函谷闗郭緣生記曰漢末之亂魏武征韓遂馬超連兵此地今際河之西有曹公壘道東原上云李典營義熈十三年王師曽據此壘西征記曰沿道逶迤入函路六里舊城城周百餘步北臨大河南對髙山姚氏置闗以守陜宋武帝入長安檀道濟王鎮惡或據山為營或平城結壘為大小七十營濱帶河嶮姚氏亦保據山原阜之上尚傳故跡闗之直北隔河有層阜巍然獨秀孤峙河陽世謂之風陵戴延之所謂風塠者也南則河濵姚氏之營與晉對岸 秦取魏蒲阪晉陽封陵 索𨼆紀年作封谷括地志封陵在蒲州 漢建安十六年三月馬超韓遂楊秋李璊成宜等屯潼闗曹操敕諸將闗西兵精悍堅壁勿與戰秋七月操西征與超等夾闗而軍操急持之而潛遣徐晃朱靈等夜渡蒲坂津據河西為營操自潼闗北渡未濟超赴船急戰校尉丁裴因放牛馬以餌超軍超軍亂取牛馬操乃得渡循河為甬道而南超等退拒渭口 晉義熈十三年二月冠軍將軍檀道濟渡河使建武將軍沈林子攻并州刺史河東太守尹昭於蒲坂不克時武衞將軍姚驢與昭為表𥚃之勢夾攻道濟道濟深壁不戰林子曰蒲坂城堅池濬非旦夕可㧞攻之則傷衆守之則引日不如棄之先事潼闗潼闗天阻形勢之地且王鎮惡孤軍勢危力寡若使姚紹據之則難圖矣及其未至當并力争之若潼闗事㨗昭可不戰而自服也道濟從之三月棄蒲坂南向潼闗 秦撫軍將軍東平公姚讚屯河上以斷水道遣恢武將軍姚難運蒲坂榖以給軍士至香城沈林子擊敗之讚单馬奔還定城時秦河北太守薛帛據河曲以叛黄門侍郎和都討之聞晉師之要難也兼道赴救未至而難敗因破裕别將於河曲遂屯蒲坂 七月辛亥劉裕次於陜城辛丑至潼闗以寧朔將軍朱超石為河東太守使與振武將軍徐猗之㑹薛帛於河北共攻蒲坂秦鎮東將軍平原公璞黄門侍郎姚和都擊之猗之敗死超石棄衆奔還潼闗 鎮東將軍平原公璞并州刺史尹昭以蒲坂降晉 魏太平真君十一年宋將薛安都栁元景入盧氏進攻𢎞農詔洛州刺史張提率衆度崤蒲城鎮將何難於風陵堆濟河秦州刺史杜道生至閿鄉元景退走 東魏天平初遷鄴齊獻武王使汾州刺史斛律金步騎三萬鎮風陵以備西㓂軍罷還晉陽 通典通考東魏静帝天平四年三道伐西魏齊神武自總大衆至蒲津竇泰自風陵濟河至潼闗髙敖曹入武闗陷上洛以秦軍敗没並旋師風陵在潼闗北岸相對 明崇禎十六年冬廵撫蔡懋徳以三千弱卒日往來奔走於二千五百里之間猶敗賊大慶渡再敗之風陵渡三敗之吉鄉渡賊屢犯屢却堅壁守者四閲月而是時闖賊已破榆林岢嵐告急乃留千人守平陽千人守汾州自率千人赴太原賊既偵兵離平陽布閒諜訛言賊已渡河平陽道將以下皆棄城走
  國朝順治六年姜黨虞印韓昭宣等陷蒲州八月總制孟喬芳自潼闗渡河諸將根太趙光瑞復蒲州斬首七千級遂進兵臨晉猗氏斬賊元帥白璋擒監軍道衞登虞印韓昭宣走據運城九月諸將狄應魁趙光瑞沈應時根太杜米等攻拔之斬虞印韓昭宣平陽㓂悉平見王士禎孟忠毅神道碑
  河曲城南六十里黄河之曲 呂相絶秦曰入我河曲通典春秋秦晉戰於河曲即其地也通考同春秋文公十有二年冬十有二月戊午晉人秦人戰於河曲杜預註河曲在河東蒲坂縣南 左傳秦為令狐之役故冬秦伯伐晉取羈馬晉人禦之趙盾將中軍荀林父佐之郤缺將上軍臾駢佐之欒盾將下軍胥甲佐之范無恤禦戎以從秦師於河曲 魏孝武深仗周太祖乃徴二千騎鎮東雍州助為聲援仍令太祖稍引軍而東太祖乃遣大都督梁禦率步騎五千鎮河渭合口為圖河東之計先是齊髙祖使都督韓軌將兵一萬據蒲坂救侯莫陳悦而雍州刺史賈顯送船與軌請軌兵入闗太祖因梁禦之東逼召顯赴軍禦遂入雍州 周建徳四年七月將攻河隂大城命隋國公楊堅廣寧公薛廻率舟師三萬自渭入河
  大慶闗西門外黄河西岸地隸陜西路通陜西朝邑縣古名蒲津闗 府志即孟明濟河焚舟地 地理通釋臨晉闗即蒲津闗在臨晉縣 地理志河中府河西縣有蒲津闗 金大慶闗管勾河橋官兼譏察事一員掌解繋浮橋濟渡舟楫巡視河道修完埽岸兼率埽兵四時功役栽植榆栁預備物料譏察奸偽等事同管勾一員 越城北門外周一百三十步西魏大綂四年造浮橋九年築城以防越渡 西闗城柵葢城在黄河西岸以䕶蒲津浮梁者漢乾祐間郭威遣白文珂克河中西闗城柵於河西 竹書紀年魏襄王七年秦王來見於蒲坂闗 史記曹參以中尉從漢王出臨晉闗 韓遂馬超等入闗中曹操遣横野將軍徐晃屯汾隂以撫河東操至潼闗恐不得渡召問晃晃曰公盛兵於此而賊不復别守蒲坂知其無謀也今假精兵渡蒲坂津為軍先置以截其裏賊可擒也操曰善使晃以步騎四千人渡津作塹柵未成梁興夜將五千餘人攻晃晃擊走之軍得渡遂破超等 山陽公載記初曹軍在蒲坂欲西渡馬超謂韓遂曰宜於渭北拒之不過二十日河東榖盡必走矣遂曰可聼令渡蹙於河中顧不快耶超計不得施東魏天平二年八月齊神武至恒農西克潼闗執
  毛洪賓進軍長城龍門都督薛崇禮降神武退舍河東命行臺尚書長史薛瑜守潼闗大都督庫狄温守封陵於蒲津西岸築城守華州以薛紹宗為刺史齊神武率衆十萬出壺口趨蒲坂將自后土濟遂渡河逼華州刺史王羆嚴守乃涉洛軍於許原十月癸巳申至沙苑周太祖據東十里渭曲以待之神武兵敗夜遁 徳宗西狩朔方節度使李懐光奔命方雨淖奮勵軍士倍道進自蒲津絶河敗朱泚軍於醴泉元致和元年九月陜西行臺御史大夫額森特穆爾引兵從大慶闗渡河擒河中府官殺之萬户薩哩特哩特穆爾軍潰而遁 明洪武二年正月大將軍徐逹克河中府遂㑹諸將進取陜西造浮橋渡河
  永樂渡東南一百二十里永樂鎮黄河北岸路通河南閿鄉縣明洪武四年置巡檢司屬潼闗衞 永樂城東南一百二十里後周置永樂郡後省入芮城唐初置縣屬蒲州後屬河中府宋罷縣為鎮一云金省為鎮通典永樂縣武徳二年分苪城縣置 金志鎮二永樂合河 玉簪山永樂鎮純陽宮側林泉茂潔 方山純陽宫後溪水瀠洄 猫耳山純陽上宮 水經河水又東永樂澗水注之 經濟編闗中之險華山與長河㑹處雖在潼闗然河之南湏得河南府新安北凾谷河之北湏得山西平陽府平陽南有東塢嶺北有冷泉闗葢河之南無新安則由沙磵可渡河至蒲州河之北無平陽則由烏嶺冷泉入平陽至蒲州自蒲州至龍門兩岸平廣可渡者百里故在古人秦有函闗陜西綂平陽也至今陜州以西及平陽與陜西人之語音風俗相同又曰虎牢闗潼闗誠為險要能以寡遏衆然貼鄰大河若踰河避險而出則闗無恃於險矣故虎牢不守孟縣潼闗不守蒲州烏乎用其險
  兩谷闗東南十五里中條山隂之東西麓也金將侯小叔率昆弟兵十餘萬夜襲河中府元元帥石天應遣偏裨吳權府事率五百兵出東門伏兩谷闗諭之曰俟其半過即翼擊之俾腹背受敵即成擒矣吳醉敵至聲援弗繼遂陷天應死焉
  獨頭坡南四十里中條山之西麓西距黄河郡走潼闗道也 雷首一丘突兀當路外臨大河内穿峻坂東接夷齊祠南逹潼闗
  孟盟橋東十里涑水由橋東入河 秦孟明盟師地有堡
  張村岔東六十里明洪武間置巡檢司
  樂里山寨金將侯小叔駐兵於此
  栲栳鎮 永豐鎮 黄龍鎮 韓陽鎮 匼河鎮 東張鎮 永樂鎮 大陽村 焦盧村 小李村 大澗堡 下陽堡 張華堡 趙伊堡 下莊堡 蒼陵堡 呂芝堡 髙市堡 下村堡 減莊堡 長千堡
  臨晉縣
  吳王寨西三十里宋置巡檢司明設弓兵二十名今裁相傳韓信渡河擒魏豹地 吳王渡防兵五名 夾馬渡口西三十里吳王寨南 龍門河裁廣七十步至胡盧灘下乃廣十餘里韓信於臨晉闗東陳船為欲渡之勢而潛軍上流由夏陽急渡今禹門渡口欲其易渡敵不及覺也臨晉縣雖非臨晉闗然河面太廣兵形易露當以水經注之説為正 昔吳王二姓居此今為吳王渡與郃陽渡相對 魏王豹從項羽入闗羽欲有梁地乃徙豹于河東都平陽為西魏王漢王定三秦渡臨晉豹以國屬焉漢二年敗于彭城豹至榮陽請歸國遂絶河津畔漢漢遣韓信虜豹以其地為河東太原上黨郡 北齊文宣時周人常懼齊兵之西度恒以冬月中河椎氷武成即位齊人椎氷懼周兵之逼斛律光深憂之 齊王寨西北十里齊王村東南相傳韓信屯兵於此
  七及鎮西南二十五里 陶城北三十里黄河東岸唐馬燧敗李懐光於陶斬首百餘級分㑹渾瑊逼河中
  樊橋鎮東南十五里置驛相傳馬燧屯兵處
  角盃村西十五里 雍正九年署刑部侍郎韓光基疏坡西角盃村新設有把總一員吳王寨新設有廵檢一員計二村相去僅十餘里而坡東數十里竟無一官彈壓宜將西坡吳王寨之巡檢移駐於角盃村將角盃村之把總移駐於坡東之躭子村互相稽察
  大嶷山 小嶷山東北三十五里地形荒曠 隋志桑泉縣有三嶷山今土人止稱大嶷小嶷
  三不管處馬道王神鄰村為猗氏臨晉榮河交界虞鄉縣
  横嶺南三十里苪城界乃中條山之脊也 金貞祐二年宣差都提控從坦言中條之南垣曲平陸苪城虞鄉河東之形勢陜洛之襟喉也可分陜州步騎萬二千人為一提控四都綂分戍四縣
  王官谷東南十里 左傳文公三年秦伯伐晉取王官及郊呂相絶秦書入我河曲俘我王官 司空圖山居記谷之名本以王官廢壘在其側
  張揚城五姓湖左 括地志張揚故城一名東張在蒲州虞鄉縣西北四十里東揚一名張壁漢建安中河東太守杜畿由郖津詣郡河東人范先欲殺畿以威衆且觀畿去就殺主簿已下三十餘人畿舉動自若於是衞固曰制之在我遂奉之畿説固以貲募兵固以為然從之數十日乃定諸將貪多應募而少遣兵畿又説固可分遣諸將掾吏休息緩急召之不難固又從之於是善人在外隂為已援惡人分㪚各還其家固先衆遂離㑹白張幹騎攻東垣髙幹入濩澤上黨諸縣殺長吏𢎞農執郡守固等宻調兵未至畿知諸縣附已因出单將數十騎赴張壁拒守吏民多舉城助畿者比四十日得四千餘人固等與幹晟共攻畿不下畧諸縣無所得㑹夏侯惇兵至幹晟敗固等伏誅其餘黨與皆赦之
  紅臉溝東南三十五里解州界
  草坪頭西南三十五里永濟界
  故市鎮 孫南鎮 鄉頭鎮 坈頭鎮
  猗氏縣
  令狐戍西十二里令狐村春秋晉置戍於此 原頭里令狐村 通典有古令狐城左傳云晉文公從秦返國濟河圍令狐即此通考同僖公二十四年春王正月秦伯納公子重耳濟河圍令狐入桑泉取臼衰二月甲午晉師軍於廬桞秦伯使公子縶如晉師師退軍於郇辛丑狐偃及秦晉之大夫盟於郇壬寅公子入於晉師丙午入於曲沃丁未朝於武宮 令狐村在峩嵋原南秦晉交争東西經畫多在令狐瑕城之間公子重耳濟河首圍令狐桑泉曰入臼衰曰取而令狐獨曰圍是令狐有堅城也 春秋文公七年夏四月戊子晉人及秦人戰於令狐 晉襄公卒使先蔑士㑹如秦逆公子雍秦康公送雍於晉曰文公之入也無衛故有呂郤之難多與之徒衞趙盾與諸大夫患穆嬴且畏偪乃背先蔑而立靈公以禦秦師箕鄭居守趙盾將中軍先克佐之荀林父佐上軍先蔑將下軍先都佐之步招禦戎戎津為右及堇隂趙盾曰我若受秦秦則賓也不受㓂也既不受矣而復緩師秦將生心訓卒練兵秣馬蓐食潛師夜起戊子敗秦師於令狐至於刳首 左傳呂相絶秦曰我是以有令狐之役 文公十一年秦侵晉入瑕晉使詹嘉處於瑕以守桃林之塞燭之武曰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晉大夫亦曰必居郇瑕氏之地闞駰曰令狐即猗氏刳首在西三十里京相璠曰今河東解縣西南五里有故瑕城水經注曰涑川又西南逕瑕城又西南逕張楊城東城又東即張楊澤今臨晉五姓湖也葢龍門華谷以北王官谷以南地多險陿惟臨晉猗氏由今萬泉逹絳最為平坦故晉設戍於令狐瑕城以為濟河而東之第二保障 聞人牟凖衞敬侯神道銘城惟解梁地即刳首山對靈足谷當猗口
  孤山南峪接萬泉界
  神羌堡東北十五里峩嵋坡漢髙宻侯鄧禹圍安邑定河東屯兵於此一名鄧公堡
  張岳鎮安邑縣界土堡
  下任鎮臨晉縣界土堡周三百八十丈髙一丈五尺杜村鎮千佛岑南土堡周三百六十步髙一丈五尺一名油杜鎮
  萬泉縣
  峩嵋嶺東起絳州西抵黄河地勢聳翠狀如峩嵋邑境隸其巔 賈仁先修古城記後魏道武天賜間赫連勃勃擾河外薛通率宗族及土人築堡自固即今古城是也元至元十四年皇甫祐奏復萬泉縣築城隍則為今之新城自新城築而古城漸廢城址大率南依孤山東西二澗夾於兩旁俱稱絶險獨北面平坦可以長驅古城據在髙阜計北一面不踰百二十丈一旦有警猶可扼其樞要而守之若新城則迤邐而下地雖廣濶防守為難隆慶戊辰李廷棟以嵗旱欲修古城己巳二月興工春杪告成城髙二丈有三尺濶一丈有竒堞牆以甎又五尺許城不為壕 鄭章修城記孤山層岡複坡纍纍下埀逮及山麓忽陡而窪隔數十百武復挺竪一丘東南西崖壑峻峭惟北稍平其旁為東西二澗壑澤阻深城之址則因其勢剷削而為之施以版築上砌甓作睥睨三尺許如天成 萬泉四境無險峩嵋又非危巒峻坂而險在縣據峩嵋之巔孤山麓窪而復起東西澗逼城不竢濬濠而固
  解店鎮在東北土城周二里南北二門
  榮河縣
  黄河縣西逼城自河津縣南流入縣境又南入永濟縣境 辛莊防守臺廟下防守臺楊董防守臺師家防守臺胥塌於河 汾隂渡縣北后土祠後金南陽郡王代祀汾隂設今廢 白馬渡縣南十里元尚書范國英擊逆黨設今廢 新渡口北十里廟前鎮西魏秦州刺史周觀撫御失和民薛永宗聚衆於汾曲以叛觀討永宗為流矢所中卒 蓋吳擾動闗右薛永宗屯據河側以應吳後魏世祖親討之詔汾隂薛拔糾合宗族壁於河際以斷二㓂往來之路 世祖西巡詔司徒崔浩與尚書蘭延都督行臺中外諸軍事世祖至東雍親臨汾曲觀永宗壘進軍圍之永宗出兵欲戰世祖問浩曰今日可擊否浩曰永宗未知陛下自來人心安閒北風𨑙疾宜急擊之湏臾必碎若待明日恐其見官軍盛大必夜遁走世祖從之永宗潰滅
  汾河縣北后土祠側西流入黄河今移河津縣葫蘆灘南入黄河
  穆陵闗北十三里兩壁對立中開一線為南北孔道亦榮河之咽喉也元韓通守此
  武壁在黄河岸側凡八寨 汾隂 胡壁 趙村 薛戍 薛堡 連栢 西倉 禹門 皆元至正末築以薛壘居中可制諸營移中軍其上更名武壁周一千二百步面臨絶澗北開一門址存 張昌有武壁門記
  孫吉鎮東南二十里 廟前鎮北十里 薛頡鎮北四十里 后土祠鎮 番底村縣東峩嵋原 思政村丁家莊 楊董堡 寳鼎鄉在東南 峪口在城
  東南













  山西通志卷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