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一

目録 山谷外集詩註 卷一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二

山谷外集詩注卷之一

         青  神  史 容  撰注

 賦

   劉明仲墨竹賦

子劉山山川之英骨毛粹清

 晉元帝紀嵇紹曰琅邪王毛骨非常老杜詩衆中見毛

 骨猶是麒麟兒

用意風塵之表

 晉王戎傳王衍自然是風塵表物

如秋髙月明

 文選謝靈運詩野曠沙岸净天髙秋月明

游戯翰墨龍虵起陸

 隂符經曰天發殺機龍虵起陸

嘗其餘巧

 檀弓云爾以人之母嘗巧

顧作二竹其一枝葉條逹

 莊子至樂篇此之謂條逹而福持戰國䇿張儀說魏王

 云魏地四平諸侯四通條逹輻湊東坡嘗以是語記文

 與可畫云與可之於竹石枯木眞可謂得其理者矣如

 是而生如是而死如是而攣拳瘠蹙如是而條逹遂茂

惠風舉之

 蘭亭序惠風和暢

瘦地筍笴古我反

 箭莖也杜詩瘦地飜宜粟

夏篁解衣三河少年

 史記貨殖傳昔唐都河東殷人都河内周人都河南

 三河在天下之中若鼎足

禀生勦剛

 退之詩禀生肖勦剛勦輕捷也鋤交切

春服楚楚

 語春服旣成詩衣裳楚楚

俠游專塲

 史記有游俠傳選詩京華游俠客東都賦云秦政利觜

 長距終得擅塲注云擅專也鮑明逺雉朝飛云專塲挾

 兩恃強力

王謝子弟生長見聞文献不足猶超人羣

 梁武帝評書云王僧䖍書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王謝家子弟縱復不

 端正皆有一種風氣文献岀語莊子以馭人羣老杜云

 殊俗自人羣

其一折幹偃蹇斫頭不屈

 蜀志張飛傳飛破巴郡生𫉬太守SKchar顔飛呵顔曰大軍

 至何不降而敢拒𢧐顔曰我州但有断頭將軍无降將

 軍也飛怒令左右牽去斫頭顔色不変曰斫頭便斫頭

 何爲怒𫆀飛壯而釋之

拔老葉硬強項風雪

 後漢董宣傳宣爲洛陽令時湖陽公主蒼頭白日殺人

 因匿主家吏不能得及主出以奴驂乗宣大言数主罪

 叱奴下車格殺之主訴帝帝召宣使叩頭謝主宣不從

 強使頓之宣兩手據地終不肯俯帝𥬇因勑強項令出

 賜錢三十萬

廉藺之骨成塵凛凜猶有生氣

 丗說𢈔道季曰廉頗藺相如之骨雖千載尚凛凜有生

 氣曹蜍李志雖在厭厭如九泉下人鮑明逺云彭韓及

 廉藺疇昔巳成灰 -- 灰

雖汲黯之不斈挫淮南之鋒於千里之外

 汲黯傳上曰人果不可以無斈𮗚黯之言日益甚矣又

 曰淮南王謀反惮黯曰黯好直諌至說公孫弘等如發

 𫎇耳

子劉子陵雲自許

 司馬相如傳飄飄有陵雲氣

按劒者多

 鄒陽傳明月之珠夜光之璧以暗投人於道衆莫不按

 劒相眄者

故以㱕我請𮗚謂何黄庭坚曰吾子於此可謂能矣猶有

脩篁之歳晚枯枿之發春

 枿牙葛切西漢叙傳三枿之起注詩云苞有三枿木斫

 而枿生也亦作蘖孟子云非无萌蘖之生焉

少者骨梗

 梗當作鯁陳平傳項王骨鯁之臣杜周傳朝骨骾之臣

 注骾即鯁字

老而日新附之以傾崖礜石

 謝靈運云崖傾光難留丘希範云崖傾嶼難傍唐李白

 云崖傾月難圎

摧之以冰霜斧斤第其曾髙昭穆至于來昆仍雲

 尓雅玄孫之子爲來孫來孫之子爲晜孫晜孫之子爲

 仍孫仍孫之子爲雲孫

組練十幅

 左㐮三年帥組甲三百𬒳練三千此借用其字文選謝

 玄暉詩西戡収組練

煙寒雨昏廼爲能尽之盖陽虎有若之似夫子市人識之

 陽虎見孔子丗家有若見仲尼弟子傳

顔回之具体門人不知

 孟子云子夏子游子張皆有聖人之一体冉牛閔子顔

 渊則具体而微

蘇子曰丗之工人或能曲尽其形至於其理非髙人逸才

不能辨

 此語見東坡集中浄因院畫記

意其在斯故藉外論之梓人不以慶賞成虚

 莊子云梓慶削木爲鐻鐻成見者驚猶SKchar神魯侯問焉

 對曰臣將爲鐻必齋三日而不敢懷慶賞爵禄齋七日

 忘吾有四肢形体也

痀偻不以萬物易蜩

 莊子云仲尼見痀偻者承蜩猶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

 有道邪曰吾處身也若橛株拘雖万物之多而唯蜩之

 知吾不反不仄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爲而不得

及其至也禹之喻於水仲尼之妙於韶

 禹行水行其所無事孔子聞韶不知SKchar味盖得其妙也

盖因物而不用吾私焉若夫燕荆南之無俗氣

 山谷作道臻師墨竹序云往時天章閣待制燕粛始作

 生竹超然免於流俗近丗集䝨校理文同遂能極其変

 態郭若虚圗畫見聞録云燕粛字穆之位龍圗閣直斈

 士以尚書礼部侍郎致仕善畫山水寒林大堂寺有畫

 屏風玉堂刑部景寕坊居第及許洛佛寺皆有畫壁所

 畫近百軸皆取入禁中故丗所傳无幾

庖丁之解牛進技以道者也

 莊子庖丁爲文恵君解牛奏刀騞然莫不中音文恵君

 曰技盖至此乎庖丁釋刀而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

 乎技矣

文湖州之得成竹於胷中

坡集文與可畫偃竹記其略云畫竹必先得成竹於胸

中執筆熟視乃見其所欲畫者急起從之振筆直遂以

追其所見如兎起鶻落少縱則逝矣

王㑹稽之用筆如印印泥者也

書訣墨薮載顔魯公記張長史筆法云長史日聞於禇

 河南云用筆當如印印泥錐畫沙𥘉不言出於會稽内

史王逸少也當考

詩云鶴鳴于九皐声聞于天妙万物以成象

 繫辝曰神也者妙万物而爲言也

必其𮌎中洞然好斈者天不能掣其肘刘子勉旃

家語云宓子賤爲單父宰辝去請近史二人與俱二史

書子賤掣肘書不善則怒之楊惲傳勉旃无多談

   放目亭賦

走馬承受丁君作亭於其𪠘東北吾友宋楙宗以爲尽表

裏江山之勝名其亭曰放目而黔江居士爲之賦

 山谷以紹聖二年安置黔州歴三𡻕以黔江自号丁君

 𪠘當在䕫州按前集附載知命詩有行次巫山宋楙宗

 送折花厨醖詩云喚得巫山強項令揷花傾酒對陽䑓

 又有宋楙宗𭔃䕫州五十詩三首盖楙宗時宰巫山爲

 丁君求作此賦楙宗名肇

放心者逐指而䘮背

 孟子放心而不知求又云养其一指而失其肩背

放口者招尤而速累

 退之感二鳥賦祗以招尤而速累

自作訿訿

 詩翕翕訿訿注毀也

自増憒憒

莊子彼又悪能憒憒然丗說王丞相末年不復省事自

嘆曰人言我憒憒後人當思此憒憒

登髙臨逺唯放目可以无悔防心以守國之械

 墨子曰公輸般爲雲梯之械以攻宋墨子解帶爲城以

牒爲械公輸般之攻械尽墨子之守固有餘

防口以挈瓶之智

左傳雖有挈瓶之智守不假器山谷與一僧簡云持心

如城守口如瓶必有相應者

以此放目焉墨丈尋常而見万里之外

 國語其察色也不過墨丈尋常之間注五尺爲墨倍墨

 爲丈八尺爲㝷倍㝷爲常後漢竇融傳天子明見万里

 之外

  古詩

   溪上吟并序

    山谷生於慶暦五年乙酉至嘉祐六年辛丑年

    十七

春山鳥啼新雨天霽汀草怒長竹篠交隂黄子𮗚漁於塘

下㝷春于小桃源從以溪童稚子畦丁三四輩茶鼎酒瓢

渊明詩編雖不命戒未甞不取諸左右臨滄波拂白石詠

渊明詩数篇清風爲我吹衣好鳥爲我𭄿飲當其漻然无

所拘係而依依規矩凖䋲之間自有佳処乃知白蓮社中

人不逹渊明詩意者多矣過酒肆則飲亦无量也然未始

甚醉盖其所遇與畢卓刘伶輩同而自謂所得與二子異

人亦殊未能知之也酒酣得紙書之爲溪上吟

短生无長期

靈運豫章行短生旅長丗𢘆斍白日欹天台賦嗟人生

之短期孰長年之能執

𦕅暇日婆娑

王粲登楼賦𦕅假日以消SKchar李善本作暇注云暇或作

假離騷經𦕅假日以偷楽𥙷注云顔師古曰日中心愁

悶假延目月苟爲娛楽耳今俗猶言借時度日言暇者

非國風宛丘云婆娑其下

出門望髙丘拱木漫春蘿

 左秦繆謂蹇叔尓墓之木拱矣

試爲省SKchar

 魏文帝與呉質書云𮗚其姓名巳爲SKchar

不飲死者多安能如南山千𡻕保不磨

送窮文吾立子名百丗不磨

在丗崇名節飄如赴燭蛾

漢婁護傳論議常依名節選詩努力崇名徳南史𫝊亮

傳直𪧐禁中睹夜蛾赴燭作感物賦以𭔃意

及汝知悔時万事蓬一窠

 太白詩昔日万乗墳今成一科蓬又蓬科馬鬛今巳平

青青陵陂麥妍暖亦巳花

 莊子儒以詩礼發冢小儒曰詩固有之青青之麥生於

 陵陂

長煙淡平川

 孟浩然詩㣲雲淡河漢

輕風不爲波无人按律吕好鳥自和SKchar杖藜山中㱕

 莊子原憲杖𥠖而出

牛羊在坡陀本自无廊庿

 王羲之傳報殷浩書曰吾素无廊庿

政尓楽澗阿

渊明詩御冬足大布麁絺以應陽政尓不能得哀哉亦

 可傷洪駒父詩話称山谷云渊明詩云政頼古人書政

 尓不能得政冝委運去皆當時語而或者改作上頼古

人書止尓不能得甚失句法詩考槃在澗考槃在阿

念昔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雲刻意師孟軻狂夫移九鼎深巷考四科亦有

好事人時能載酒過无疑㪯尓酒定知我爲何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字子雲其賛云雄三丗不徙官及王莽SKchar位談說

 之士用符命称功徳𫉬封爵者甚衆雄復不侯人希至

其門時有好事者載酒肴從㳺斈四科謂徳行言語政

事文斈而四科字見論語正義退之詩遇酩酊君知

我爲誰莊子云刻意尚行離丗異俗

   清江引時年十七

江鴎揺蕩荻花秋

 老杜詩揺蕩菊花期楽天詩楓葉荻花秋索索

八十漁翁百不SKchar

 杜詩吾知徐公百不SKchar

清曉采蓮來盪槳

 楽府有采蓮曲老杜詩不有小舟能盪槳百壷那送酒

 如泉

夕陽収䋄更横舟羣児斈漁亦不悪

 晉謝道藴傳王郎逸少子不悪

老妻白頭從此楽全家醉着蓬底眠

 唐韓渥詩漁翁醉着无人喚過午醒來雪滿舡南唐近

 事史虚白詩風雨掲却屋渾家醉不知

舟在寒沙夜潮落

   還家呈伯氏元注云葉縣作

    山谷年二十三治平四年丁未登進士第授汝

 州葉縣尉明年改元熈寕

去日櫻桃𥘉破花㱕來着子如紅豆四時驅迫少須㬰

鬢飄零成老醜

 老杜云親故傷老醜

永懷往在江南日原上急難風雨後私田苦薄王稅多諸

弟號寒諸妺痩

 退之云冬暖而児號寒

扶將白髮渡江來

 漢孝景王皇后傳云女逃匿扶將出拜楽府木蘭SKchar

 嬢聞女來出郭相扶將

吾二人如左右手

 韓信傳如失左右手晉邵續傳續諫成都王討長沙王

 云兄弟如左右手

苟從禄仕我邅田

 屈原九SKchar云邅吾兮洞庭注邅轉也陟連切惜誦云欲

 儃佪以干傺兮注儃知然切

且慰家貧兄孝友強趍手板汝陽城

 晉輿服志古者貴賤皆執笏主書君上之教令後惟八

 座執笏其餘卿士但執手板示非記事官也退之贈張

 籍詩上馬揷手板和盧郎中詩行抽手板付丞相𥙊文

云朱衣象板盖唐人以笏爲板𥘉无分別也

更責愆期𬒳訶詬

詩匪我愆期

法官毒螫草自揺

 西都賦蕩亡秦之毒螫螫舒亦切

丞相霜威人避走

 丞相謂冨文忠公也按實録熈寕元年二月判河陽冨

 弼判汝州明年二月冨公復拜相山谷之官當是熈寕

 元年戊申盖外集有詩其序云巳酉二月按闘死者於

 舞陽壁間得往𡻕書拂塵落筆之時𮗚者左右去歳即

 戊申也

賤貧孤逺盖如此此事端於我何有一嚢粟麥七千錢

東方朔傳侏儒長三尺余奉一嚢粟錢二百四十臣朔

 長九尺余亦奉一囊粟錢二百四十

五人兄弟二十口官如元亮且折腰

 晉書云陶潜字元亮宋書云陶潜字渊明或云渊明字

 元亮南史云陶潜字渊明或云字深明名元亮昭明大

 子作傳云陶渊明字元亮或云潜字渊明諸書皆云爲

 彭澤令郡遣督郵至縣吏白應束帶見之潜嘆曰吾不

 能爲五斗米折腰事郷里小人解印去縣

心似次山羞曲肘

 元結次山集有悪曲一篇古人有𢙣曲者不曲臂以取

 物不曲SKchar以便坐

北䆫書𠕋乆不開筐篋黄塵生鏁鈕

 賈𧨏䟽云俗吏之所務在於刀筆筐篋而不知大体師

 古筐篋所以盛書

何當略得共討論

論語丗叔討論之

况乃雍容把盃酒意氣敷SKchar貴壯年

鮑昭行路難云意氣敷SKchar在盛時老杜兩公壯藻思得

 我色敷SKchar

不早計之且衰朽安得短舡万里隨江風养魚去作陶朱

公斑衣奉親伯與儂

 陶朱公养魚法見齊民要術其略云以六畒地爲池池

中有九洲六谷求鯉魚納池中列女傳老萊子养二親

 行年七十着五色采衣爲小児啼大業拾遺記帝嘲羅

 娘云幸好留儂伴成夢不留儂住意如何帝自逹廣陵

 多效呉語故称儂云

四方上下相依從

 退之詩四方上下逐東野雖有離別无由逄

用舎由人不由己

 語爲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乃是伏轅駒犢耳

 田蚡傳今日廷論局𧼈効轅下駒

   流民嘆

    按實録熈寕二年正月判汝州冨弼言唐鄧㐮

    汝地廣不耕河北流民至者日衆若尽給以閑

    田使𫉬生养實兩得其便云云此詩言河北灾

    傷流民至襄葉間可見在葉縣作

朔方頻年无好雨

 杜好雨知時節

五種不入虛春秋

 漢伍𬒳傳秦時徐福入海多齎五種而行注五谷之種

 也月令首種不入

迩來后土中夜震有似巨鰲復戴三山逰

 列子五山之根不得暫峙帝使巨鰲十五㪯首而戴之

 二山流於北極

傾墙摧棟壓老弱𡨚声未定随洪流地文劃劙水觱沸

 退之𥙊神文劃劙隂雲卷日月也劙力支切詩觱沸檻

 泉沸音弗

十戸八九生魚頭

 南史康絢傳淮水𭧂漲堰壞奔流于海殺数万人恠物

 随流而下或人頭魚身或龍形馬首退之月蝕詩堯呼

 大水浸十日不惜万國赤魚頭盖効玉川子詩天髙

 日走沃不及但見万國赤子生魚頭也

稍聞澶渊渡河日数万河北不知虚幾州纍纍襁負㐮葉

間問舎无所耕无牛

 三國志刘備謂許汜云君求田問舎言无可采此借使

 其字

𥘉來猶自得曠土嗟尓後至將何怙

 退之桃源詩𥘉來猶自念郷邑歳乆此地還成家詩无

 父何怙

刺史守令真分SKchar

 老杜同元使君春陵詩序曰當天子分SKchar之地

明詔哀痛如父母

 前漢西域傳武帝末年遂弃輪䑓之地而下哀痛之詔

廟堂已用伊周徒

 謂冨公巳拜相也

何時眼前見安堵

 杜詩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田單傳即墨即降願無虜

 掠吾族家妻子令安堵漢髙祖紀吏民皆安堵如故

踈逺之謀未易陳市上三言或成虎

 韓非子云魏使龐葱與太子質於邯郸謂魏王曰今一

 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曰否兩人言王信之乎王曰寡

 人疑之矣三人言王信之乎王曰寡人信之矣葱曰市

 亦無虎明矣然三人言而成虎今邯郸去大梁也逺於

 市而議臣者過於三人願王察之

禍災流行固無時堯湯水旱人不知

 左傳天灾流行國家代有漢食貨志堯有九年之水湯

 有七年之旱

桓侯之疾𥘉無證扁鵲入秦始治病

 史記扁鵲傳鵲過齊謂桓侯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將

桓侯曰寡人無疾後五日復見曰疾在血脉桓侯不

 應後五日復見望見桓侯而走

投膠SKchar匊俟河淸

 抱朴子云寸膠不能理黄河之濁左傳曰周詩有之俟

河之清人壽幾何

一簞豈能續民命

 南史劉懷珍族弟善明靑州饑善明有積粟開倉以賑

郷里多𫉬全濟百姓呼其家田爲續命田

雖然猶願及此春略講周公十二政

 周禮地官司徒以荒政十有二聚萬民云云詩意謂扁

 鵲巳去而始治病固無及矣以一簞食一瓢飲而欲救

 民死言賑濟無益也雖如此而及今春講荒政猶庻幾

風生羣口方出竒

 史記白起賛料敵合変出竒無窮

老生常談幸聽之

 三國志𬋩輅傳鄧颺曰此老生常談

   次韻荅張沙河知邢州沙河縣

    此以下皆北京教授時作此詩云古人已悲銅

    雀上銅雀䑓在相州相魏鄰境也葉縣詩多刪

    去僅存兩首及律詩数篇餘見内集十四卷盖

    刪去也

張侯堂堂身八尺老大無機如漢隂

 莊子曰子貢過漢隂見一丈人方將爲圃畦鑿隧而入

 井抱甕而出SKchar子貢曰有械於此鑿木爲機後重前輕

 挈水若抽其名爲槹夫子不欲乎爲圃者曰吾聞有機

 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吾非不知羞而不

 爲也

猛摩虎牙取吞噬

 法言云茅焦雖辯摩虎牙矣此語必有謂

自嘆日月不照臨

 詩日居月諸照臨下土

策名日已汙軒冕

 左傳策名委質莊子繕性篇非軒冕之謂也

逃去未必焚山林

 琴操曰介子推作龍蛇之SKchar而隠文公求之不肯出乃

 燔木子推抱木而死魏志太祖聞阮瑀名辟之不應逃

 入山中太祖使人焚山得之

我評君才甚髙妙孤竹截管空桑琴

 漢律暦志黄帝使伶倫自太夏之西昆侖之隂取竹之

 解谷生其竅厚均者断兩莭間而吹之以爲黄鍾之宮

周禮曰孤竹之管雲和之琴瑟雲門之舞又曰孫竹之

 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

四十未曽成老翁

 文選魏文帝與呉質書曰已成老翁但未白頭耳老杜

 丈夫盖棺事如定君今幸未成老翁

紫髯垂頥鬱森森

献帝春秋曰張遼問呉降人向有紫髯將軍是誰降人

荅曰是孫會稽

眉宇之間見風雅

文選枚叔七發云陽氣見於眉宇之間侵滛而上杜詩

眉宇真天人

藍田煙霧生球琳

李商隠詩藍田日暖玉生煙司空圗集云詩家之景如

藍田日暖良玉生煙禹貢云厥貢惟球琳琅玕

胷中碨磊政須酒

 丗說阮籍胸中礨隗故須澆之

東海可𭣄北斗斟

詩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楚詞九SKchar云援北斗兮酌

桂漿

古人巳悲銅雀上不聞向時清吹音

文選弔魏武帝文曰吾婕好妓人着銅雀䑓月朝十五

 日輙向帳作妓文選謝玄暉銅雀䑓詩云欎欎西陵樹

 詎聞SKchar吹聲鮑明逺集行路難云不見栢梁銅雀上寕

聞古時清吹音

百年毀譽付誰定取醉自可結舌瘖

 杜詩乘舟取醉非難事退之詩三盃取醉不復論晉叚

 灼傳云智直之不用皆杜口結舌

使公繫腰印如斗

晉周顗傳顧左右曰今年殺諸賊奴取金印如斗大

駟馬髙盖驅駸駸

漢于定囯傳少髙大閭門令容駟馬髙盖車詩載驟

親朋改觀婢僕敬成都男子寕異今

 孟郊詩云親賔改舊𮗚僮僕生新敬漢䔥望之傳䔥育

 杜陵男子何詣曹也

又言屋底甚懸罄

 屋底見上左傳室如垂罄

兒婚女嫁取千金

 後漢向長傳男女娶嫁

古來聖賢多不飽誰能獨無父母心

 白樂天詩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衆鶵墯地各有命強爲百草SKchar春霖

 佛書云朝生王子一日墮地便勝凡人傳玄楽府云男

 兒當門戸墯地自生神前集書贈俞清老其略云男女

 婚嫁渠儂墮地自有衣食分斉今蹙眉終日者正爲百

 草SKchar春雨耳

艾封人子暗目睫與王同床悔沾𬓛

 莊子曰麗之姫艾封人之子也晉國之始得之也涕泣

 沾𬓛及其至於王所與王同床食蒭豢而後悔其泣也

 史記齊使者至越日幸也越之不亡也吾不責其智之

 如目見毫毛而不見其睫也

隴鳥入籠左右啄

 文選鷦鷯賦鸚鵡恵而入籠鸚鵡賦命虞人於隴抵南

 方異物志廣管雷羅等州多鸚鵡但稍小不及隴山者

終日思歸碧山岑

 韓詩遥岑出寸碧

一生能幾開口𥬇

 莊子盗跖篇其中開口而𥬇者一月之中不過四五日

何忍更遣百慮侵

 昜云一致而百慮

忽投雄篇冩逸興仰占乾文動奎參

孝經援神契云奎主文章詳見第四卷答莘老詩注參

 與奎皆西万七𪧐故云

自陳使酒甞罵坐

 漢書季布使酒難近SKchar夫罵坐不敬

惜予不與朋合𬖂君材蜀錦三千丈要在刀尺成衣衾

 文選郭㤗機詩衣工秉刀尺棄我忽若遺

南朝例有風流癖楚地俗多詞賦滛

 用晉書杜預左傳癖皇甫謐書滛之義言耽惑也

屈原離騷豈不好只今漂骨滄江潯

 屈原作懷沙之賦於是懷石自投汨羅以死見本傳

正令夷甫開三窟

 晉王衍衍字夷甫雖居𫳐輔而爲自全之計乃以弟

 澄爲荆州族弟敦爲青州謂曰卿二人在外而吾留此

 足爲三窟矣

獵以我道皆成禽

 楊子云獵德而得德前集有詩云安得八紘𦊨以道獵

 衆智文選張平子思玄賦績典藉以爲罟兮驅儒墨以

 爲禽取此意也

温恭忠厚神所勞於魚得計豈厭深

 莊子云於蟻弃智於魚得計又云魚鱉不厭深

丈夫身在要勉力

 退之詩身在則有餘

豈有吾子終陸沉

 莊子云方且與丗違而不屑與之俱是陸沉者也

鄙人相士盖多矣

 漢髙紀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無如季相

勿作蔡澤𥬇噤吟

楊雄解嘲云蔡澤雖噤吟而𥬇唐㪯噤音巨錦反吟魚

 錦反史記蔡澤傳澤從唐舉相曰吾聞先生相李兊曰

 百日之内當持國秉政有之乎唐舉熟視而𥬇曰先生

 曷鼻巨肩魋顔蹙齃SKchar攣吾聞聖人不相殆先生乎

   次韻時進叔二十六韻

時子河上園竹間開棟宇

 繫辭云上棟下宇

大兒勝衣冠小兒豐頰輔

 後漢禰衡傳大兒孔文舉小兒楊德祖史記三王丗家

 皇子頼天能勝衣趍拜檀弓云如不勝衣万石君傳云

 子孫勝冠者韓文始任戴冠易咸其輔頰舌左傳糓

 豐下必有後於魯國

嫁女與朱公伏臘可稱舉

 謂稱觴舉酒也漢楊惲傳歳時伏臘烹羊炮羔斗酒

髮踈雖蒼浪

 張鷟僉載𥙷遺云王熊爲洛陽令判婦人阿孟狀云阿

 孟身年八十𩯭髮早巳滄浪

齒嚼未齟齬

楚詞云吾固知其齟齬而難入

雞棲牛羊下

 見國風詩

各自有室處四墙規摹小易守若滕莒舎前花木深

唐常建詩竹徑通幽處禆房花木深

春物麗觀覩舎後曲池蛙

楚詞坐堂伏檻臨曲池

齋堂風月苦

 盧仝詩使君池亭風月苦

此豈不足歟

 退之詩擺頭𥬇且言我豈不足欤

歎歳不我與見論語客宦孤雲耳未知秦呉楚向來千駟

公果愧一丘土

 千駟見論語選詩昔爲萬乘君今爲丘山土

寕當損軒昂

退之聽琴詩劃然変軒昻

聊欲效俯傴

 左傳正考父三命兹益共故其鼎銘曰一命而偻𠕅命

 而傴三命而俯

時子听然𥬇

 子虚賦亡是公听然而𥬇

吾巳悟倉䑕

 史記李斯傳斯年少時爲郡小吏見吏舎厠中䑕食不

 㓗近人大数驚恐之斯入倉𮗚倉中䑕食積粟居大廡

 之下不見人犬之SKchar斯嘆曰人之賢不肖如䑕矣在所

自處耳乃從荀卿斈帝王之術

少猶守章句晚實爱農圃

農圃見論語

鵲巢最知風蟻穴識隂雨

漢翼奉傳巢居知風穴處知雨文選張茂先詩巢居知

風寒穴處識隂雨

丗網事諳委

 文選詩丗網嬰我身退之與桞中丞書與賊不相諳委

醉郷俗淳古

 唐王績醉郷記末云醉郷之俗豈古華胥之囯乎何其

 淳寂也

坐忘两家說肉堅與腸腐

 晋孔羣傳羣嗜酒王導戒之曰卿不見酒家覆瓿布日

 月乆糜爛𫆀答曰公不見肉糟淹更堪乆𫆀

酒至即使傾

 杜詩毎過得酒傾

客來敢辝窭

 曲礼客歠醢主人辝以窭

時邀五桞陶

陶潜有五桞先生傳

共過三徑詡

漢書鮑宣傳後載自成帝至王莽時清名之士十二人

蔣詡元卿爲兖州刺史以廉直爲名王莽居攝以病免

官歸郷里卧不出户渊明有聖賢集録云求仲羊仲皆

挫廉逃名蔣元卿之去兖州還杜陵荆𣗥塞門舎中有

 三逕惟二人從之游時人謂之二仲見嵇康髙士傳

徃在少年場

漢尹賞傳賞守長安令𮦀㪯輕薄少年𢙣子殺数百人

瘞寺門桓東長安中歌之曰安所求子死桓東少年場

生時諒不謹枯骨後何葬

豪氣壓頴汝

晋周顗傳汝頴固多竒士祖納傳汝頴之士利如錐

借令今尚爾眞復難共語

晋石勒傳勒𥬇曰胡人正自難與言

稍知憐麴蘖

退之詩髙士例湏憐麹蘖丈夫終莫生畦畛字本出書

說命云云

漸解等灉濋

元注云水自河出爲灉自濟出爲濋〇見爾雅釋水

朋友半山阿光隂共行旅人故義當親衣故義當𥙷

古艶SKchar曰焭焭白兎東走西顧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飛鳬至令尹

後漢王喬傳爲葉令有神術毎月朔望常自縣詣䑓朝

顕宗恠其來数而不見車𮪍宻令伺之言其臨至輒

双鳬從東南來於是候鳬至舉羅張之但得一𨾏舄乃

詔尚方𧦽視則四年中所賜官属履也

期我向君所君爲拂眠床

南史魚弘傳有眠床一張皆是蹙栢

淹留莫城阻

唐歐陽詹𥘉發太原途中𭔃太原所思云高城巳不見

况復城中人

  二月丁卯喜雨呉体爲北門留守文潞公作

   按實録熈寕七年判河陽文彦愽判大名府

乘輿齋祭甘泉宮

甘泉本秦離宮漢武帝増廣之自武帝至西漢末皆上

甘泉祠𥙊

遣使駿奔河岳中

書武成云丁未祀于周庿邦甸侯衛駿奔走執边豆

誰與至尊分旰食

 仲舒傳制曰朕承至尊休德左傳伍奢曰楚君其旰

食乎

北門卧鎮司徒公

 唐裴度傳度節度河東帝諭意曰爲朕卧護北門可也

微風不動天如醉

 𢈔信哀江南賦云天何爲而此醉元注云時聞太母閔

 雨勤甚故有微風不動之句盖言SKchar勤如此而天不聞

 有若醉焉

(⿰氵閠)物無聲春有功

 老杜詩云(⿰氵閠)物細無聲

三十餘年霖雨手

 見書說

淹留河外作時豐

   古風次韻答𥘉和甫

飢思河鯉與河魴

 並見毛詩

渴思蔗漿玉盌凉

 楚詞招䰟云胹鼈炮羔有柘漿

冬願純綿對隂雪

 王褒頌云荷㫋𬒳毳者難與道純綿之䴡宻

夏願縐絺度盛陽

 囯風𮐃彼縐絺

萬端作計身愁苦

 王莽傳所以誑事大后下至旁測方故萬端

一事不諧𩯭蒼浪

 後漢宋弘傳帝顧謂主曰事不諧矣蒼浪見上

調𥬇天街吟海燕

 文選詩調𥬇輒酬荅嘲謔無慙沮晋天文志昴畢之

 間謂之天街梁呉筠燕詩一燕海上來一燕髙堂息

藜羮脫粟非公狂

 王褒頌云羮藜𠲒糗者不足與論大牢之滋味脫粟

見孫洪傳

君吟春風花草香

 杜詩春風花草香

我爱春夜璧月凉

陳書后妃傳其曲云璧月夜夜滿

美人美人隔湘水

 杜詩美人胡爲隔秋水

其雨其雨怨朝陽

阮藉其雨怨朝陽

蘭荃SKchar懷報瓊玖

左聲伯夢渉河或與巳瓊玖食之泣而爲瓊瑰SKchar

SKchar曰済洹之水贈我以瓊瑰歸乎歸乎瓊瑰SKchar吾懷

乎又見毛詩

冠纓自㓗非滄浪

 見孟子及楚詞

道人四十心如水

 孟子我四十不動心漢鄭崇傳臣門如市臣心如水

那得夢爲蝴蝶狂

莊子齊物篇莊周夢爲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

 與不知周也俄而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爲胡

 蝶與胡蝶之夢爲周與

   次韻荅和甫盧泉三首并序

    𥘉虞丗字和甫善醫有必用方行於丗盧其所

    居也時在河北

和甫作盧泉之水不求於古楽府而規摹暗合余爲和成

三疊自余官河外罕得逆耳之言於朋交和甫爱我也居

有薬言吾不欲其思盧泉也故作其一父母之邦有如仲

尼桞下恵而懷安之以吾之楽双井知和甫之不忘盧泉

也故作其二坐進此道者於物无擇清漳之波濁河之流

盧泉之水求其異味而不得也親楽之身安之斯可矣故

作其三夫三言者雖不同唯知言者領其不異也

𥘉侯不能六尺長

史記晏氏傳云其御之妻謂其爲之晏子長不滿六尺

身相齊囯顕名諸侯

少日結交皆老蒼

杜詩脫略小時輩結交皆老蒼

𫝑利不可更炎凉

漢張耳陳餘賛𫝑利之交古人羞之老杜詩且復過炎

 凉大白詩榮枯異炎凉

解纓從我濯滄浪

 解纓見上

與君論心松栢香

 取後凋之義

何爲獨憶盧泉之上多緑楊盧泉如練照秋陽

 謝玄暉詩澄江净如練

泉上之人猶謗傷

 退之詩不知羣児愚那用故謗傷

邦雖陋有佳士勿厭風沙吹茫茫願君不負上池水

史記扁鵲傳長桑君呼扁鵲與語曰我有禁方年老欲

傳與公乃出其懷中薬子扁鵲曰飲是以上池之水三

 十日當知物矣其後扁鵲過虢虢太子死扁鵲能生之

故天下盡以扁鵲爲能生死人扁鵲曰越人非能生死

人也此自當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

囊中探丸起人死

漢尹賞傳長安閭里少年相與探丸爲弹得赤丸者斫

武吏得黒者斫文吏借此以言丸薬詩意謂薬石

盧泉之木百尺長下䕃泉色如木蒼蘋風荷雨洒面凉倒

影揺蕩天滄浪

杜詩影動倒景揺瀟湘

網登錦鱗蒲荇香

杜詩渚蒲牙白水荇青

何以貫之桞與楊

 石皷文其魚維何維鱮維鯉何以貫之維楊與桞

古來希價入咸陽

 史記吕不韋傳不韋著呂氏春秋布咸陽市門懸

 千金其上有能増損一字者子千金

貪功害能相中傷

 文選李陵答⿱⺾⿰𩵋禾武書妨功害能之臣盡爲萬戸侯

 白楽天詩自賢誇智慧相紏闘功能

君今巳出紛争外但思煙波春淼茫奉親安楽

 李白詩萬言不直一杯水此摘其字

盧泉之濵可忘死

 說苑楚昭王欲之荆䑓司馬子棊諌曰荆䑓之遊

 左洞庭右彭蠡其楽使人遺老而忘死

舎後鍾𣑽爐煙長

 杜詩𣑽放時出寺鍾殘仍殷床

舎前簾影竹蒼蒼事親煗席扇枕凉

 東𮗚漢記曰黄香躬勤苦盡心供飬冬無𬒳袴而

 親極滋味暑即扇枕寒即以身温席陶渊明黄香

 賛其序云九歳失母思慕骨立事父竭力以致飬

 暑則扇床枕寒即以身温席本傳不載

中有一士𩯭蒼浪見上同心之言蘭麝香

 繫辝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與游者誰似姓楊朝發枉渚夕辰陽

屈原九章云朝發枉渚兮夕𪧐辰陽

懷瑾握瑜祗自傷

 九章又云懷瑾握瑜𠔃窮不知所示

東有濁河西清漳

漢髙祖紀田肯曰夫齊西有濁河之限

胡爲搔頭盧泉思茫茫

 李固傳搔頭弄姿注引西漢雜記武帝過李夫人

就取玉簮搔頭

清明在躬不在水

礼清明在躬志氣如神

此曹狡獪可心死

 神仙傳王逺謂麻姑曰吾老矣不復作此狡獪変

 化也列子云心死形廢

   招子髙二十二韻兼簡常甫丗弼

我行向厭次

 厭次棣州所治縣也

夏扇日在揺甘𤓰未除壟髙桞尚鳴蜩

 詩小弁菀彼桞斯鳴蜩嘒嘒

駕言𦕅攝歸

 詩駕言出游聊攝愽州所治聊城縣也即左傳所

 謂聊攝以東

飛霜曉封條

 文選𮦀擬詩嘉樹生朝陽凝霜封其條

負薪泣裘褐公子御狐貂

 王孫子曰昔衞君重裘累䄄而坐見路有負薪而哭

者問其故對曰雪下衣薄是以哭也見藝文𩔖聚王

 褒頌云襲狐裘之煗者不SKchar至寒之悽惨法言云舉

 丗寒貂狐不亦燠乎

歳月坐晼晚

 選詩思君令人老歳月忽已晚宋玉九卞曰日晼晚

 其將入𠔃

𩯭顔颯然凋道德千古事斯文非一朝

 杜詩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徃者我不及

 離騷云徃者不可及𠔃來者猶可待

後生多見超

退之詩只見有不如不見有所超

吾黨二三子士林SKchar孤標小謝抱周易忘言獨參寥

莊子玄SKchar聞之參寥參寥聞之疑始

崔郎楚左史

楚左史𠋣相

二典考舜堯王生風雅斈談辯秋江潮

 釋氏所謂海潮音也

洒筆驚有敵謂可驕

 光武紀諸部喜曰刘將軍平生見小敵怯今見大敵

勇可怪也

安知樗蒱局臨開敗三梟

李翶有五木經云樗蒱五木玄白判又云王采四甿

采六白二玄三曰梟又曰馬出𥘉開疊行非王采

二生数歩隔屡赴茗埦邀

陸羽茶經四之器曰盌越州上明州次婺州次岳州次

小謝殊未來

選詩日暮碧雲合佳人殊未來

我斍百里遥問之SKchar菽水見孟子心慮極無聊

賈𧨏傳一二指慉心慮無聊

父憐母不訶日以濁酒澆

 酒澆見上

此道如鼎實念子羮未調

 文選潘安仁詩王生和鼎實書曰若作和羮爾惟塩梅

古來有親飬回也楽一瓢不田鶉生宎在物乃爲妖

莊子曰吾未嘗爲牧而羊生於奥未嘗好田而鶉

吾言有師承

後漢儒林傳序師資所承

可信如斗杓

斗杓招遥星也

詩以解子SKchar亦以當子招

此詩言三子者㪯進士不中選謝治易崔習書王習詩

不爲不至而譬之於愽有勝負也小謝懟而不出自言

無以奉菽水之𭭕故爲言顔子事親一簞食一瓢飲不

改其楽以解其SKchar也王純亮字丗弼山谷妺婿山谷至

自厭次盖以檄考試進士也外集刪去詩中有一詩其

叙云次韻荅常甫丗弼二君不利秋官鬱𣡡不平故予

詩多及君子處得失事與此篇同時

   林爲之送筆戯贈

閻生作三副規畫宣城葛

 三副栗尾𬃷核散卓皆筆名東坡云宣城諸葛氏筆擅

 天下其間不甚佳者終有家法如北苑茶内庫酒教坊

楽雖弊精神欲強斈之而草野氣終不可脫

外貌雖銑澤毫心或麄糲

 尓雅絶澤謂之銑注云美金光澤也蜀志張裔傳張府

君如瓠壷外雖澤而内實麄杜詩百年麄糲腐儒餐

功將希栗尾拙乃成棗核李慶縳散卓

 東坡云散卓筆惟諸葛能之他人斈者皆得其形似而

 无其法反不如常筆

含墨能不洩

退之毛頴傳頴爲人強記無不愛重又善隨人意後雖

見廢弃終黙不洩

病在惜白毫徃徃半巧拙小字亦周旋大字難曲折時時

一毛乱乃似逆梳髮張鼎徒有表

明皇雜録上欲相⿱⺾⿰𩵋禾頲夜艾召直𪧐舎人䔥嵩草詔旣

成其詞曰囯之瓌寳上曰頲瓌之子不欲斥其父名當

爲刋削乆之復進唯改曰囯之珍寳上擲其草曰虚有

其表耳此借喻也

徐偃元無骨

後漢東夷傳注云徐君宮人娠而生𡖉弃之有犬名鵠

蒼衘𡖉以歸遂生小児生而偃因以名尸子曰偃生而

 有筋無骨故曰偃東坡云魯直出衆工筆使僕歴試筆

 鋒如着塩曲蟮詰曲𥿄上魯直云此徐偃筆也有筋無

骨可謂名不虚得如東坡之言則徐偃有筋無骨非獨

 山谷借喻亦當時固有此語𫆀

模畫記姓名

 項籍傳書足記姓名而已

亦可應倉卒爲之街南居時通鈴下謁

 晋羊祐傳鈴閣之下侍衛不過数人楊方傳𥘉爲郡鈴

 下威儀

晴軒坐風凉怪我把枯筆開囊撲蠧魚遣奴送一束洗硯

磨松煤揮𤂢至日没蚤年斈屠龍

 莊子朱泙漫斈屠龍於支離益弹千金之家技成無所

 用其巧

適用固踈闊

自言所斈不同流俗若屠龍之技無所用之如退之書

 云凢所辛苦而僅有之者皆符於空言而不適於實用

故斈成而道益窮年老而身愈困也

廣文困虀塩

唐増囯子斈置廣文舘以鄭䖍爲愽士山谷時爲大名

府囯子監教授故以自况退之送窮文云太斈四年朝

虀暮塩

烹茶對秋月略無人問字况有客投轄

楊雄傳刘棻常從雄斈作竒字陳遵傳遵嗜酒毎大飲

賔客滿堂輙閞門取客車井中雖有急不得去

文章𭔃呻吟講授費頰舌閑無用心處雌黄到筆墨

 晋王衍傳丗號口中雌黄

時不與人遊

 即歳不我與意也 巳見上

孔子尚爱日

 楊子法言或曰孔子之道不可小欤曰小則敗聖如

 何曰若是則何爲去乎曰爱日曰爱日而去何也曰

 由羣婢之故也

作詩當鳴鼔聊自攻短闕

 用論語鳴鼔而攻之自攻其短也退之詩還家雖闕

 短指日親晨飡此摘其字

    𠕅和答爲之

君莫嘲廣文沍寒𬒳絺葛

 左傳其藏冰也深山窮谷固隂沍寒北史𡊮充傳年

 十餘歳父黨至門時冬𥘉充尚求葛衫客戯曰絺𠔃

葛𠔃凄𠔃以風充應聲曰唯絺唯綌服之无斁杜詩

 焉知南鄰客九月猶絺綌

君勿嘲廣文窮年飯粢糲

 列子云食則粢糲居則蓬室

常恐爼豆子與丗充肴核

 莊子云老𥅆之役有庚桑楚者居畏壘之山三年而

 畏壘大壌畏壘之民相與言曰胡不尸而祝之社而

稷之庚桑子聞之曰畏壘之細民而𥨸竊然欲爼豆

子於賢人之間小雅边豆有楚殽核惟旅

凡木不願材

退之𥙊子厚文凡木之生不願爲材

大折小枝洩檪依曲轅社聊用神其拙

莊子曰匠石之齊至于曲轅見檪社樹其大蔽牛𮗚

 者如市匠石頋曰散木也無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壽

 匠石歸櫟社見夢曰汝將烏乎比予哉若將比予於

 文木𫆀夫柤𥠖橘柚果蓏之属實熟則剥則辱大枝

折小枝洩

吾家本江南一丘藏曲折

杜詩一丘藏曲折緩歩有躋攀

瀕溪䕃蒼筤

 係辝震爲蒼筤竹

䔥𤂢可散髮

 文選嵇叔夜詩散髮岩岫

旣無使鬼錢

 晋魯褒錢神論云錢無耳可使SKchar

又無封侯骨

漢翟方進傳從蔡父相蔡父大竒其形皃謂曰小史

有封侯骨當以經術進

薄禄庇閑曹且免受逼卒爲此懶出門徒弊懷中謁

漢髙祖紀乃紿爲謁曰賀錢萬師古曰爲謁者書刺

自言爵里若今參見通名也後漢禰衡傳隂懷一刺

旣無所之至於刺字漫㓕

直齋賔客退風物供落筆詩成着牀頭

 晋王湛傳牀頭有周易

不知今幾束君何向予勤見詩歎埋没嗣宗湏酒澆

見上

未信胷懷闊自狀一片心

 唐裴度自賛曰一片靈䑓丹青莫狀

碧潭浸寒月

 寒山子詩我心似秋月碧潭清皎㓗

令德感來教爲君賦車轄

 小雅門閞車之轄𠔃此篇又云令德來教

君思揚雄吒

 吒當爲吃本傳口吃不能劇談

何似張儀舌

 史記張儀傳儀云視吾舌尚在否

此意恐太狂願爲引繩墨

 此語盖荅其和章之意望其規正如木従繩也

政使此道非改過從今日報章望瓊琚

 見毛詩

勿使音塵闕

 文選月賦美人邁𠔃音塵闕謝靈運詩各勉日新志音

 塵慰寂㓕

  𠕅和答爲之

林君維閩英数面成𤓰葛

渊明集答龐參軍詩序云俗諺曰数面成親况情過此

者乎晋王導傳導與其子恱弈碁争道導𥬇曰相與有

 𤓰葛那得爲尓𫆀

鄰居接扙藜過飯厭踈粝

 漢鮑宣傳俱過宣一飯去後漢苐五倫傳不過従兄飯

 杖藜見上大雅云彼䟽斯稗箋云䟽麄也謂糲米也退

 之詩䟽糲亦足飽我饑

讀書飽工夫論事極精核

 南史王僧䖍傳文帝書天然勝羊欣工夫少於欣漢書

 孝宣之治綜核名實政亊文學法理之士咸精其能

𡚒身君子場勇若怒未洩

 東都賦云馬踠餘足士怒未渫

窮年棲旅巢

 易旅卦鳥焚其巢

由命非由拙王良驅八駿

 左傳哀二年郵無䘏御簡子注王良也左傳又稱子良

 又曰郵良穆天子傳云八駿之乘盗𮪜赤𩦸曰義渠黄

 騮緑耳

方駕度九折

 九折阪在漢蜀郡SKchar道縣王尊叱馭處

學堂踈雨餘

 退之秋懷詩斈堂日無事

石砌長苔髮

 尓雅藫石衣注云水荅也一名石髪

弟子肥如瓠

 漢張蒼傳肥白如瓠

先生痩唯骨

 元注云林君在朱氏講授朱氏児皆面白豊肥林君如

刻削

北門一都會

 一都㑹也史記貨殖傳多有此語

塵埃人卒卒

 司馬迁書卒卒無湏㬰之間霍光傳見雲家卒卒

髙盖如秋荷势利相奔謁

𫝑利之交見上

惟君尚寂寞來𮗚草玄筆

揚雄傳雄作大玄自言寂寞爲尸

斯文未易陳政當高閣束

 退之詩春秋五傳束髙閣字本出𢈔翼傳

金馬事陸沉

 史記滑稽傳東方朔SKchar曰陸沉於俗避丗金馬門

市門逐乾没

貨殖傳刺綉文不如𠋣市門張湯傳始爲小吏乾没

未湏相賢愚

退之别趙子云冝各從所務詎用相賢愚

聊自嘲迂濶憶昨戯贈詩迺辱報明月

 邹陽傳明月之珠夜光之璧

極知推挽意

 左傳或推之或挽之

我車君欲轄

見前篇車轄注

屠龍真狂言

 屠龍見前篇

奔馬不及舌

 語駟不及舌自悔出屠龍之語也第二篇固云此意恐

 大狂頋爲引䋲墨

賜書盈五車

 莊子曰惠施多方其書五車

直舎方二墨見上㑹意便欣然

 渊明集五桞先生傳云好讀書不求甚解毎有㑹意便

 欣然忘食

餘事過窗日尚恐素飡錢諸生在城闕

 詩不素飡𠔃又云挑𠔃逹𠔃在城闕𠔃髙祖紀賜餐錢

 奉邑

   贈趙言

饒陽趙方士眼如九秋鷹

 釋氏書云舎利弗此言鶖鷺子以其母眼如鶖鷺也此

 用其意

斈書不成不斈劒

 項籍傳斈書不成去斈剱又不成去

心術妙解通神明醫如府身拾地芥

夏侯勝傳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

相如仰面𮗚天星

劉向傳夜𮗚天星

自言方術𮦀SKchar怪萬種一貫皆天成

 一貫見語

大梁卜肆傾賔客二十餘年聲籍籍得錢滿屋不経營

寒山子詩丈夫莫守困無錢即經

散與市人還𭔃食

 韓信𭔃食於漂母

北門塵土滿衣𬓛廣文直舎官槐隂

 杜詩廣文到官舎

白雲𭄿酒終日醉紅燭圍碁清夜深大車駟馬不囬首

 史記范騅傳湏賈曰吾非大車駟馬不出

強項老翁來見㝷

強項見上

向人忠信去表襮

 詩素衣朱襮尓雅黼領謂之襮退之云襮順而裏方

可喜正在無機心

 機心見上

軽談禍福邀重糈

 史記貨殖傳諸食技術之人爲重糈也司馬季主傳卜

 而有不審不見奪糈注云騷経曰懷椒糈以要之王逸

 云糈精米所以享神

所在多於竹葦林

 維摩經云譬如甘蔗竹葦稲麻叢林

翁言此軰無足聽見葉知根論才性飛騰九天沉九泉

漢郊祀志九天巫祠九天師古曰九天謂中央鈞天東

 方蒼天東北旻天北方玄天西北幽天西方造天西南

朱天南方炎天東南陽天其說見淮南子九渊有九名

見莊子應帝王篇晋胡奮傳聞女爲貴人哭曰老奴不

 死唯有二児男入九地之下女上九天之上

自種自収皆在行

 班固奕㫖曰愽懸於投不必在行

先期出語駭傳聞事至十九中時病輪囷離竒惜老大成

器本可千萬乘

 邹陽傳蟠木根柢輪囷離竒而爲萬乘器

自歎輕霜白髮新又去驚動都城人都城逹官老於事

 退之詩中朝大官老於亊

嫌翁出言不娬媚

唐魏徴傳帝曰人言徴㪯止踈慢我但見其娬媚耳前

集元師此君軒詩云神人傳書道人命死生禍福如㸔

鏡晚知直語觸憎嫌深藏幽寺聽鍾磬與此同意

有手莫炙𫞐門火

杜詩炙手可热势絶倫唐崔鉉傳曰鄭楊叚薛炙

有口莫辯荆山玉

新序曰荆人卞和得玉璞而献之荆厲王王使玉尹相

之曰石也以和爲謾而断其左足武王即位和復奉璞

而献之武王使玉尹相之曰石也又断其右足共王即

位和乃奉璞而哭於荆山三日三夜泣盡而継之以血

共王使人問之對曰寳玉而名之以石貞士而戮之以

謾此臣之所以悲也王乃使人理其璞而得寳玉焉名

之曰和氏之璧

吴宫火起燕焚巢

 此語謂上句𫞐門火越絶書吴西宫在長秋門秦始皇

 十一年守宮者照燕失火燒也鮑照空城雀云猶勝吴

 無罪得焚巢李白野田黄雀行遊莫逐炎洲翠棲莫

 近吴宮燕吴宮火起焚尓巢炎洲逐翠遭網羅

當時卞和斮两足

 此語謂上句荆山玉

千里辝家却入門

 韓詩二十辝家來射䇿

三春榮木會歸根

 歸去來詞木欣欣以向榮老子云夫物芸芸各復歸其

 根歸根曰静

我有江南黄篾舫

隋書煬帝紀上御龍舟幸江都文武官五品以上給楼

船九品以上給黄篾

與公長入白鷗羣

莊子曰入獸不乱羣入烏不乱行

   次韻晁𥙷之廖正一贈答詩

    按晁无咎集云及第東歸將赴調𭔃李成季又

    云復用前篇韻答明略并呈魯直按登科記巳

    未元豐二年晁𥙷之廖正一同榜晁字无咎廖

    字明略无咎集中又有建除体詩荅魯直教授

    時教授北京也

晁子抱材耕谷口

楊子曰谷口鄭子真耕乎岩石之下

丗有髙賢踐台斗

杜詩及乎貞𮗚𥘉尚書踐台斗

頃入計吏西入閞

漢朱買臣隨上計吏爲卒將重車至長安

閞夫数日傳車還

漢終軍傳𥘉軍從済南當詣愽士歩入閞閞吏予軍繻

 曰爲復傳軍曰大丈夫西遊終不復傳還退之詩屈指

数日怜嬰孩字本左傳行則数日而返

封侯半属妄校尉射虎猛將猶行間

李廣傳廣與王朔語曰自漢擊匈奴廣未嘗不在其中

 而妄校尉以下材能不及中以軍功取侯者数十人廣

不爲後人然終無尺寸功以得封邑何也廣出獵見草

中石以爲虎而射之中石没矢視之石也老杜贈司空

 王思礼云未甚拔行間犬戎大充斥字本出漢吴王濞

傳諸客皆得爲將校尉行間候司馬

無因自致青雲上

史記范睢傳湏賈曰不意君能自致於青雲之上

說諸公見嗟賞

張文潜誌无咎之墓云年十三從王安囯於常州斈官

安囯名重天下一見公大竒之公從皇考於杭之新城

作七迷今端明⿱⺾⿰𩵋禾公試通判杭州讀之嘆曰吾可以閣

筆矣延譽公如不及由此名籍甚

𩦸伏塩車不稱情

賈𧨏弔屈原賦口𩦸垂两耳服塩車𠔃

輕裘肥馬鳯凰城

裘馬見論語鳯凰城謂汴京也刘夢得詩南山𪧐雨晴

 春入鳯凰城此言長安也建中靖囯𥘉陳無巳在館中

 和謝公定雨行逢賣花云得知春入鳯凰城可見指帝

 城矣盖兩人方賜第歸來也臨安雖有鳯凰山趙清献

 詩云老來重守鳯凰城然與此不相渉前集詩亦借長

 安以言汴京

歸來作詩謝同列句與桃李争春榮十年山林廖居士今

隨詔書稱㪯子文章宏䴡斈西京新有詩聲似侯喜

退之石鼎聮句序云侯喜新有能詩聲

君不見古來良爲知音難絶弦不爲時人弹

 後漢景丹傳何意二郡良爲我來此摘其字揚雄傳觧

嘲云鍾期死伯牙絶絃破琴而不肯與衆鼔

巳喜瓊枝在我側

楚詞折瓊枝以継佩晋衛玠傳珠玉在側斍我形穢

更恨桂樹無由攀

南小山云桂樹叢生𠔃山之幽偃蹇連蜷𠔃枝相繚

攀援桂枝𠔃聊淹留

千里風期𥘉不隔

杜詩風期終破浪

獨怜形迹滯河山

   再次韻呈廖明略

吾𮗚三江五湖口

周礼聀方氏揚州其川三江其浸五湖

湯湯誰能議升斗

湯湯見書莊子外物篇鮒魚對曰君豈有斗升之水而

活我𫆀

物誠有之士則然

司馬相如諌書曰人誠有之士亦冝然

晩得廖子喜往還斈如雲夢吞八九

 子虚賦吞若雲夢者八九

文如壯士開黄間

李廣傳廣以大黄射其禆將注黄肩弩也黄肩即黄間

 大黄其大者也

十年呻吟江湖上青楓由鷗付心賞

選詩心賞猶難恃又懷人去心賞

未减北郭漢先生五府交書不到城

元注云漢汝南廖扶按本傳州郡公府辟召皆不應時

人號爲北郭先生

相者㪯肥𩦸空老

 宋玉九辯云今之相者𠔃㪯肥史記滑稽傳諺曰相馬

 失之瘐相士失之貧

山中無人桂自榮

楚詞䴡桂樹之冬榮

君旣不能如鍾丗美匭凾上書動天子

按實録元豐元年十一月乙酉大斈生鍾丗美爲試校

 書𭅺睦州軍事推官大斈正以内舎生上書稱首故也

 又按續通鑑長編云或刻丗美書印賣上批丗美所論

 有經制四夷等事傳播非便令開封禁之又按九朝通

 略云元豐二年先是大斈生宣城鍾丗美欲上辟雍圗

 㑹得假歸寕旣還而新斈已成因再上書論斈校云云

 又言前二府大臣見於政事其德弥邵而道藝足爲後

 斈之師者孰若以提㪯大斈今乃使之退託於山林無

 用之地良爲可惜丗美所謂大臣盖指王安石也其後

 擢丗美爲中書習斈公事又按黨事始末云建中靖囯

 元年九月乙未詔中書省開具元符三年臣僚姓名正

 上六人丗美爲首又云庚子中書省検㑹元符三年

 德𭅺提㪯福建路常平鍾丗美應詔上書當復熈寕元

豐紹聖政事以銷天変可贈諌議大夫與一子郊社斎

𭅺鍾丗美何足言山谷盖戯語也正堪一𥬇耳而當時

用亊者之所升黜實係囯之㒷替不可不記也羣書所

 紀始末皆不詳故具列於此按唐武后垂拱二年三月

鑄銅爲匭置之朝堂以受天下表䟽退之詩匭凾朝出

開明光

且向華隂郡下作參軍要令公怒令公喜

晋郄超傳桓温辟爲SKchar時王珣爲温主簿皆爲温所重

府中語曰髯參軍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超髯珣

短故也

君不見晁家楽府可𬋩弦

前集詩云晁子庿中雅SKchar自注云无咎楽府於今第一

惜無傾城爲一弹

 漢李夫人傳SKchar曰北方有佳人絶丗而獨立一顧傾人

城再顧傾人囯

從軍𥙷SKchar百僚底

 老杜詩有材無命百僚底

九閞虎豹何由攀

 楚詞招䰟云虎豹九閞啄害下人

男児身徤事未定且莫著書藏名山

 杜詩男児功名遂亦在老大時又云丈夫盖棺事始定

 司馬迁書云著書藏之名山傳之其人

   走答明略適堯民來相約奉謁故篇末及之

君不見生不頋爲牛後寕爲雞口

 囯策⿱⺾⿰𩵋禾說韓王云鄙語曰寕爲雞口不爲牛後今西

 面交臂而事秦何異牛後乎

吾聞向來得道人終古不忒如維斗

 莊子云維斗得之終古不忒終古猶言常也

希價咸陽諸少年

 見盧泉詩註

可推令往挽令還

 異乎汲黯招之不來麾之不去也管子書云推之而往

 引之而來

俗學風波能自拔

莊子云俗斈以求復其𥘉

我識廖侯眉宇間

唐元德秀傳見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盡莊子云

老子謂南榮趎曰吾見汝眉睫之間吾固以得汝矣

省庭無人與争長

 左𨼆十一年滕侯薛侯來朝爭長

主司得之如受賞

大白送人赴選詩云夫子有盛材主司得球琳䔥何傳

進賢受上賞

東家一𥬇市盡傾略无下蔡與陽城

 文選宋玉賦登徒子云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

 嫣然一𥬇惑陽城迷下蔡傾城見上漢司馬相如傳一

 坐盡傾

生珠之水砂䃯(⿰氵閠)生玉之山草木榮

荀子曰玉在山而木潤渊生珠而崖不枯陸機文賦云

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

𮗚君詞章亦如此諒知躬行有君子

論語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

更約探囊閱旧文

莊子云胠篋探囊

蛛絲燈花𦔳我喜

西京𮦀記蜘蛛集而百亊喜杜詩燈花何大喜退之燈

花詩更頌將喜亊來報主人翁盧仝詩一片新茶破鼻

香請君速來𦔳我喜

賢楽堂前竹影斑好鳥自語莫令弹

退之竹徑詩無塵從不掃有鳥莫令弹

北鄰著作相勞苦

 漢張耳傳勞苦如平生𭭕

整駕謁子邀同攀

 漢王式傳SKchar𮪜駒注云逸詩篇名客欲去SKchar之其詞曰

 𮪜駒在路僕夫整駕

應煩下榻煮茶薬

 文選沈休文詩賔至下塵榻王勃滕王閣記云徐穉下

 陳蕃之榻

坐待月輪衘屋山

 退之詩每𮪍屋山下窺瞰

   答明畧併𭔃无咎

可以忘SKchar唯有酒

 漢東方朔傳銷SKchar者莫如酒晋顧榮傳嘗縱酒酣暢曰

惟酒可以忘SKchar但無如作病何耳

清聖濁賢皆可口

 三囯徐邈傳平時醉客謂酒清者爲聖人濁者爲賢人

 莊子曰其猶柤棃橘柚邪其味相反而皆可於口

前日過君飲不多明日解酲無五斗

 晋劉伶傳一飲一石五斗解酲

古木清隂丹井欄

 大白詩絡緯秋帝金井欄

夜來凉月屋頭還論交撥置形骸外

 渊明詩撥置且莫念一觴聊可揮莊子云申屠嘉兀者

也而與鄭子産同師於伯昏無人申屠嘉曰今子与我

遊於形骸之内而子索我於形骸之外不亦過乎

得意相忘樽爼間氷壷不可與夏虫饗

莊子秋水篇夏虫不可以語於氷者篤於時也

秋月不可與俗士賞已得樽前两友生更思一士済陽城

雖無四至九卿之規畫

 汲黯傳姊子司馬安善䆠四至九卿

猶有千秋萬歳之真榮

渊明挽詩千秋萬歳後誰知榮與辱杜詩千秋萬歳名

寂寞身後亊

空名未食大倉米

 史記平凖書大倉之粟陳陳

今作斑衣老萊子

斑衣見上

卿家嗣宗望尓來不獨我聞足音喜

晋阮籍字嗣宗以况堯民尭民盖无咎諸父行如嗣宗

之於阮咸也故其詩云巳得樽前两友生更思一士済

陽城两生謂尭民明畧而无咎時在済州済州其所居

也號済陽郡莊子逃空谷者聞足音跫然而喜

西風索寞葉新乾

退之秋懷詩霜風侵梧桐衆葉著樹乾

長鋏歸來亦罷弹

史記孟嘗君傳馮弹其剱而SKchar曰長鋏歸來乎

窮巷蓬蒿𭰹一丈

 三輔决録張仲蔚所居蓬蒿没人

朱門廉陛髙難攀

賈𧨏傳故陛九級上廉逺地則堂髙陛亡級亷近地則

堂卑

吾儕相逢置是亊可丗之下仰髙山

 毛詩髙山仰止

   再次韻呈明略并𭔃无咎

夏雲凉生土嚢口

陶潜詩夏雲多竒峯宋玉風賦盛怒於土囊之口

周鼎湯盤見科斗

 礼記有湯之盤銘衛孔悝之鼎銘左傳有正考父鼎銘

 尚書序云皆科斗文字

清風古氣滿眼前乃是户曹報章還只今書生無此語巳

 在貞元元和間

 韓愈賛正元和間愈遂以六經之文爲諸儒唱

一夫鄂鄂獨無望千夫唯唯皆論賞

 啇鞅傳趙良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千夫之諾諾

 不如一士之諤諤趙丗家簡子曰吾聞千羊之皮不如

 一狐之腋諸大夫朝徒聞唯唯不聞周舎之鄂鄂是以

SKchar

野人泣血漫相明和氏之璧無連城

和璧見上連城見藺相如傳

參軍拄笏㸔雲氣

 晋王徽之傳爲車𮪍桓冲𮪍兵參軍冲謂曰卿在府日

乆比當相料理徽之髙視以手板拄頰云西山朝來致

有爽氣耳

此中安知枯與榮我夢浮天波萬里扁舟去作䲭夷子

 史記范蠡浮海自謂䲭夷子

兩士風流對酒樽四無人聲鳥聲喜

 退之履霜操云四無人聲誰與児語

夢囬SKcharSKchar仍丗間心如傷弓怯虚弹

 囯䇿曰有雁從東方來更嬴虚發而雁下魏王曰射可

 至此乎更嬴曰其飛徐其鳴悲飛徐者故瘡痛也鳴悲

 者失羣也故聞弦音而下

不堪市井逐乾没

乾没見張湯傳

且頋朋舊相追攀𭔃聲小SKchar篤行李落日東面空雲山

趙廣漢傳云亭長𭔃聲謝我鮑照詩頋尓篤行李

   𠕅荅明略二首

挾䇿讀書計糊口

莊子問臧奚事則挾𠕋讀書左傳使糊其口於

故人南箕與北斗

 詩維南有箕維北有斗言離别

南江北萬重山

 文選謝靈運詩江南倦歴覧江北曠周旋

千里𭔃書聲不還當時朱弦冩心曲果在髙山深水間

礼記清庿之瑟朱弦而䟽越秦囯風乱我心曲說𫟍曰

伯牙子鼔琴鍾子期听之方鼔而志在太山子期曰巍

 二乎若太山少選之間而志在流水子期復曰湯湯乎

苦流水子期死伯牙破琴絶弦終身不復鼔琴

枯桐滿腹生蛛網忍向時人覔清賞

 七卷律詩有云忍向時人覓賞音

廖侯文字得我驚五岳縱横守SKchar城萬夫之下不稱屈

䔥何傳能詘於一人之下而信於萬乘之上此借使

定知名滿四海非真榮冨於春秋巳如此

曹參傳悼恵王冨於春秋髙五王傳皇帝春秋冨

它日卜鄰長児子一丘各自有林泉扶將白頭親宴喜

 扶將見上詩稱宴喜者𠕅山谷所引盖魯頌所謂魯侯

 宴喜令妻壽豈也

秋風日暮衣裳单

 楽天詩如何爲不念馬痩衣裳单

深巷落葉巳如弹数來㑹面復能幾六龍去人不可攀

 文選郭景純遊仙詩六龍安可頓運流有代謝注曰六

 龍日駕也李善曰楚詞云貫鴻以東朅𠔃維六龍於扶

 桑王逸曰結轡於扶桑以留日曹子建與吴季重書云

思抑六龍之首頓羲和之轡

SKchar溷公更一和𦕅乞淮南作小山

 楚詞有刘安招隠士一首王逸云淮南小山之所作也

廖侯言如不岀口

 礼檀弓趙文子其言呐呐然如不出諸其口

銓量古今膽如斗

莊子銓才諷說之士音義云輇七全切輇量人也蜀志

 姜維膽大如斗

度越崔張與二班

 崔張謂崔瑗張衡二班謂彪與固也楊雄賛則必度越

 諸子矣

古風蕭蕭筆追還前日辝家來射䇿

 退之短檠SKchar大斈儒生東魯客二十辝家來射䇿

聲名籍甚諸公間

 陸賈傳名聲籍甚晁錯傳後鄧公其子章顕諸公間

華隂白雲鎻千嶂勝日一談誰能賞

 晋衞玠傳遇有勝日親友時請一言無不咨嗟以

君不見𭧽時子産識然明

 左㐮二十五年晋程鄭卒子産始知然明注前年然明

 謂程鄭將卒

知音鬱鬱閉佳城

 西漢𮦀記滕公駕至東都門馬以足跑地得石槨銘曰

 佳城鬱鬱三千年見白日吁嗟滕公居此室

勿以匣中之明月計較糞上之朝榮

 漢邹陽傳明月之珠夜光之璧朝榮謂朝菌也莊子音

 義云朝菌天隂生糞上見日則死文選楽府王明君辝

 昔爲匣中玉今爲糞上英

我去丘園十年矣種桑可蠺犢生子使年七十今中半

 山谷年二十三治平四年擢進士第至熈寕丁巳七十

 將半矣寒山子詩飬得一牸牛生得五犢子犢子又生

 児積数无窮巳

安能朝四暮三浪SKchar

莊子狙公賦芧曰朝三而暮四衆狙皆怒曰然則朝四

 而暮三衆狙皆恱

據席談經只強顔不安時論取譏弹

 文選曹子建與楊德祖書僕嘗好人譏弹其文有不善

 者應時改定

爱君草木同臭味頗似𤓰葛相依攀

 左㐮八年李武子曰今譬於草木寡君在君君之臭味

 也又二十二年鄭公孫僑對曰謂我敝邑迩在晋囯譬

 諸吾臭味也𤓰葛見上注

我有仙方煮白石何時期君藍田山

 神仙傳白石常煮白石爲粮杜詩云未試囊中湌玉法

明朝且入藍田山李預居長安每羡古人飡玉之法躬往

 藍田掘得若環璧𮦀器者百餘椎爲屑日服食之見魏

 書李先傳後

   次韻感春五首

我與子桑友旣往雨弥旬

 莊子曰子輿子桑友而淋雨十日子輿曰子桑殆病矣

 褁飯而往食之

交情未曽改

 用漢書翟公書門之語而反其意所謂一死一生乃知

 交情一貴一賤交情乃見

天地忽趍新東風無行迹佳SKchar滿城闉

鮑明逺詩SKchar車臨逈陌延瞰歴城闉

麥苗生陂隴歎息不食陳

 麥生陵陂見上注左傳不食新矣今巳及麥故食陳

誰能褁飯來定是寂寞人一曲古流水

 志在流水見上註

試拂絃上塵古木少生意輪囷卧河濵慙愧桃與李相隨

見陽春

張侯脫朝衣児褐多純緑

 礼記深衣具父母衣純以青

聞道無米㫪煮术斈辟榖

 神仙傳㳙子齊人也好餌术張良傳即導引不食谷注

服辟谷薬

官吏但索錢

退之嗟哉董生行云門外惟有吏日來徴租更索錢

詔書哀惸獨

 小雅苛矣冨人哀此惸獨

東方九尺長不得侏儒禄

東方朔亊見上

屋中聲鵝鴈日暮攪心曲

 退日酬崔十云云有時未朝飡得米日巳晏隔墻聞讙

 呼衆口極鵝鴈心曲見上注

窮巷無桃李緼𫀆非春服

 見論語

我吟白駒詩知君在空谷祁寒不可怨天道自平分

 書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咨宋玉九辨云皇天平分四

 時𠔃切獨悲此凛秋退之詩云皇天平分成四時春風

 誕謾最可悲

及爾春風來四肢有餘温丈夫力如虎

 詩簡𠔃有力如虎

爲人行SKchar

 邹陽書於陵仲子辝三公爲人SKchar

椒蘭工壅蔽未可怨芳蓀

 離騷經云余以䔵爲可恃𠔃𦍑無實而容長椒專侒以

 慢慆𠔃榝又欲充夫佩愇又云覧椒蘭其若兹𠔃又况

 揭車與江離注云蘭懷王少弟司馬子蘭也椒楚大夫

 子椒也

寒魚守窮轍𮐃呴一沬恩

 莊子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湿相濡以沫窮轍見

後篇枯魚注

一朝𬒳湔祓吹毛見瘢痕

 囯䇿汙明說春申君曰君獨無湔祓僕也文選廣絶交

 論云剪拂使其長鳴注云與湔祓同吹毛求疵見前漢

 中山靖王勝 傳君面有瘢美玉可以㓕瘢注云瘢瘡

 痕也見王莽傳

鳥聲春漸長煙雨春薄暮風光不長妍如客暫時寓芸芸

物爭時

 老子曰大物芸芸各復歸其根

天地有常度

東方朔客難曰天有常度地有常形君子有常行

我行覩大河黄流日東騖

 退之感二鳥賦出囯門而東鶩

喟然欲乘桴見語莽不見洲渚張侯但飲酒無用恨覉旅

十年冨貴子今作一丘土

 文選七哀詩昔爲萬乘君今爲丘山土

茶如鷹𤓰拳湯作⿱觧虫眼煎時邀草玄客

 北苑修貢録茶有小芽有中芽小芽者其小如鷹𤓰蔡

君模茶録云候湯最難未熟則沫浮過熟則茶沉前丗

謂之⿱觧虫眼者過熟湯也揚雄傳云時雄方草大玄有以

自守泊如也

晴明坐南軒𥬇談非丗故

嵇康書云丗故繁其慮七不堪也

獨立萬物先春風引車馬隠隠何闐闐

蜀都賦車馬雷駭轟轟闐闐

髙盖相磨戞𮪍奴爭道喧

史記田仁任安傳曰平陽主家令两人與𮪍奴同席而

食漢霍光傳两家奴爭道杜詩瑶池SKchar鬱律羽林相

吾人撫榮觀宴處自超然

老子曰雖有榮𮗚燕處超然

城中百年木有鵲巣其㒹鳲鳩來相宅日暮更謀迁

書洛誥云召公旣相宅詩維鵲有巣維鳩居之

   聖柬將寓于衛行乞食於齊有可怜之色𠕅次韻

  感春五首贈之

温氣冰底歸忽忽六過旬

易曰過旬災也

園林改柯葉

礼器云如竹葥之有筠也如松栢之有心也故貫四時

 而不改柯易葉

鳥聲日日新耕稼百年外四郊無短闉

 曲礼四郊多壘此卿大夫之辱也

髙丘試顧望俯仰迹巳陳

蘭亭禊飲序云俛仰之間巳爲陳迹

信陵松鬱鬱不見𭧽時人

史記魏公子无忌封爲信陵君大名府即魏也

空懷負暄賞

列子宋囯有田夫謂其妻曰負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

 吾君將有重賞

莫望屬車塵

司馬相如諌獵書云犯屬車之清塵詩意言雖不忘君

而无因自進也

腹中書萬卷阽死溝壑濵

 騷經云阽余身而危死𠔃漢文紀云阽於危亡注云近

边欲墮之意音簷一音反坫之坫東方朔傳先狗馬填

溝壑

投壷與射覆一𥬇物皆春

東方朔傳上嘗使諸数家射覆置守宮盂下射之皆不

能中朔自賛曰臣嘗受易請射之迺别蓍布封而對曰

臣以爲龍又無角謂之爲蛇又有足⿰𧾷攴⿰𧾷攴脉脉善縁壁

是非守宮即蜥蝪上曰善賜帛十疋復使射他物連中

 輒賜帛朔平原厭次人厭次今棣州所治縣也與大名

 相近神異經曰王女投壷天爲之𥬇則爲電

種萱欲遣SKchar叢薄空自緑

 嵇康飬生論云合𭭕蠲忿萱草忘SKchar

洗心日三省

易聖人以此洗心語吾日三省吾身

人亦不我穀

詩此邦之人不我肯榖

誰能書䆫下草玄抱幽獨

 太白詩誰能書閣下白首大玄經抱獨見陶詩

白首官不迁校書漢天禄

 三丗不徙官校書天禄閣見雄傳

身當萬户侯

 見此篇上谷注

皷吹擁部曲解佩着犀渠

 吴都賦家有鶴SKchar户有犀渠注鶴SKchar矛也犀渠楯也

張弓揷彫服

周礼司弓中秋献矢菔韓文弓韔服矢揷房

何時李將軍射獵出上谷

 李廣傳数從射獵文帝曰令當髙祖時萬户侯何足道

 哉景帝時爲上谷太守

春風鳴布榖

 尓雅鳲鳩鴶鵴注今布谷也杜詩云布谷處處催春種

天道似𭄿分

左僖二十一年務穡𭄿分

持飢望路人誰能顔色温𥬇憶枯魚說詼諧老⿰氵𭝠

莊子曰莊周貸粟於監河侯監河侯曰我將得邑金貸

 子三百金可乎周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

轍中有鮒魚焉周問之對曰我東海之波臣君豈有斗

升之水而活我哉周曰我且南遊呉越之王激西江之

 水而迎子可乎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得斗升之水然活

 耳君乃言此曽不如索我於枯魚之肆詼諧見東方朔

⿰氵𭝠園見上注

湘纍不得禄哀怨冩荃蓀

楊雄弔屈原文曰因江潭而淮記𠔃敬弔楚之湘纍

千年澗谷松慚愧兩露恩思爲萬乘器

萬乘器見上注

頋掩斧鑿㾗

 退之詩徒𮗚斧鑿痕

風雨桃李華佳人來何暮

 後漢廉范傳廉叔度來何暮詩日暮碧雲合佳人殊

安齊果未安寓衛豈所寓

 𢈔信集中詠懷詩云寓衛非所寓安齊獨未安按左傳

 晋公子重耳出奔及齊齊桓公妻之有馬二十乘公子

 安之從者以爲不可囯風式微𥠖侯寓于衛

張侯室縣磬

 見上注

得酒美無度

 詩彼其之子美無度

SKchar腐腸死

 三囯陳思王傳注云丁儀父冲過諸將飲醉爛腸死文

 選枚乘七發云命曰腐腸之薬

湏我嫁阿騖

 三囯朱建平傳𥘉荀攸鍾繇相親善攸先亡子㓜繇與

 人書曰吾與公逹曽共使朱建平相建平曰荀君雖少

 然當以後亊付鍾君吾時啁之曰惟當嫁卿阿騖耳何

 意戯言遂験乎今欲嫁阿騖使得善處

䨇魚傳尺素何處迷春渚

 文選詩客從逺方來遺我双鯉魚呼童烹鯉魚中有尺

 素書

啼鳥𭄿不歸暁鞍逐行旅遥知登楼興信美非吾土

 王粲登楼賦雖信美而非吾土𠔃曽何足以少留

魯公但食粥百口常SKchar

顔魯公帖云拙於生亊㪯家食粥巳数月今又罄竭秪

 益SKchar煎恵及少米實済艱勤

金張貴席寵

 張安丗傳功臣之丗惟有張氏親近貴顕比於外戚刘

 向傳産禄席大后之寵注席因也

奴𨽾乘朱軒

 鮑照詩奕奕朱軒馳

丈夫例寒餓萬丗无後先風霾天作𢙣

 詩終風且霾羲之傳輒作数日𢙣

雷亦怒闐闐俄傾花桞静煙暖谷鳥喧

 司空圗集戴容州云詩家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

人事毎如此飜覆不常然

 杜萬亊反覆何所無

下流多謗議

司馬迁荅任安書貧下未易居下流多謗議

髙位又疾㒹

 囯語髙位實疾僨厚味實醋毒

空餘壯士志不逐四時迁

選詩賞逐四時移


山谷外集詩註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