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三

卷二 山谷外集詩註 卷三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四

山谷外集詩註卷第三

   次韻謝外舅病不能拜復官夏雨眠起之什

    復官盖熈寕十年

丈人痾卧

 兹漢高彪傳公今飬痾傲士固其冝也文選謝靈運詩

 飬痾血園中又云卧痾對空林

此道取衆弃

 史記白圭傳人弃我取人取我弃引此以言取捨與衆

 異耳山谷𥙊劉凝之文云執盈虚以化物取衆弃而致

 夥此乃言用白圭之術

強飯尚可飽

 漢貢禹傳生其強飯慎疾以自輔

力田苦常匱

 言力學而不遇時如力田而不逢年也

欲從群児嬉出語不娬媚

 退之詩又不媚𥬇語不能伴児嬉戯娬媚見上

軒窗㘴風凉編簡堪遺墜

 漢劉歆傳經或脫簡傳或間編

自安井無禽

 昜井卦𥘉六井𭰖不食舊井無禽注謂井不渫治禽所

 不向而况人乎一時所共弃師厚能安之焉

未歎旅焚次

 旅卦九三旅焚其次喪其僕注謂次焚僕喪而身危也

 師厚幸未至此

夏暑極陽功

 舒策陽常居大夏以主歳功

時霖作隂事

 記昏義月食則后素服蕩天下之隂事

呼児䟽藥畦植杖按𤓰地

 植杖岀語杜詩青門𤓰地新凍裂

南山雲氣佳北極冕旒邃

 爾雅北極謂之北辰礼天子冕十有二旒前後邃延

自欣鬚髮白得見衣裳治

 係辝垂衣裳而天下治

山林収枯槁草木洗憔悴砥痔以車來

 詩以爾車來莊子禦㓂篇秦王有病召醫破癰潰瘡者

 得車一乘䑛痔者得車五乘

探珠遭龍睡

 禦㓂篇又云河上有家貧恃緯䔥而食者其子没於淵

 得千金之珠其父曰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淵而𮪜龍

 頷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

腹便時𮐃嘲

 後漢边韶晝卧弟子𥝠嘲之曰边孝先腹便便懶讀書

 但欲眠

身退得自恣

 莊周傳云其言汪洋自恣以適已

SKchar無下僚骯髒謝髙位

 伊SKchar骯髒見上選詩英俊沉下僚

誰能領斯㑹

 文選向秀思舊賦託運遇於領㑹注云領㑹SKchar理相㑹

好在漆園吏

 選詩⿰氵𭝠園有傲吏史記莊子𮐃人也甞爲𮐃⿰氵𭝠園吏杜

 詩因君問消息好在阮元瑜桞子厚𠕅上湘江詩好在

 湘江水今朝又上來

   次韻師厚五月十六日視田悼李彦深

    元注云去年五月十三日與遊西郊

南鴈傳尺素

 古樂府中有尺素書

飛來卧龍城

 見上

頗知髙卧乆忽作田野行湛湛陂水滿欣欣原草榮

 歸去來詞木欣欣以向榮泉㳙㳙而始流

日華麗山川

 杜詩遲日江山麗

秀色奪目精

 髙唐賦煌煌熒熒奪人目精

對酒不滿懷𭣄物有餘清

 文選陸士衡詩安寢北堂上明月入我牖照之有餘輝

 𭣄之不SKchar手謝靈運詩宻林含餘清

念昔讀書客逺人遺丗情南畒道𮗚餉西郊留𭄿耕共遊

如昨日𥬇語絶平生此事今巳矣賔筵老無成

 退之𥙊文甔石之儲常空於𥝠室方丈之食毎盛於

猶𠋣謝安石深心撫𡠉惸

 以安石比師厚𡠉謂無夫也左傳𡠉不恤其緯𡠉也何

 害巳爲𡠉婦韻書惸SKchar

   次韻師厚食蟹

海饌糖蟹肥

 南史何㣧傳㣧侈於味食白魚䱉脯糖蟹使門人議之

 斈生鍾岏曰䱉之就脯驟於屈伸⿱觧虫之將糖躁SKchar彌甚

江醪白蟻醇毎恨腹未厭

 左昭二十八年願以小人之腹爲君子之心属厭而巳

說齒生津三歳在河外霜臍常食新

 左成十年不食新矣

朝泥㸔郭索

 大玄云蟹之郭索後矧黄泉林逋詩云草泥行郭索雲

 木呌鈎周

暮鼎調酸辛

 戰國䇿楚語云黄雀晝遊乎茂樹夕調乎酸辛

趨蹌雖入𥬇

 齊國風云巧趨蹌兮退之詩㸃綴簿上字趨蹌閤前鈴

風味極可人憶𮗚淮南夜火攻不及晨

 借用𣈆周顗傳阿奴火攻固岀下䇿

横行葭葦中

 雲溪友議曰皮日休螃⿱觧虫詩云海龍王處也横行

不自貴其身誰怜一網盡

 蘇子美监進奏院用市故𥿄錢祠神㑹客以自盗除

㑹客皆一時賢俊悉㘴貶逐中之者喜曰吾一舉網尽

之矣此借用其字

大去河伯民

 晏子春秋曰齊景公時大旱欲祀靈山及河晏子曰山

 以石爲身草木爲毛髪今不雨毛髪且焦身且𤍠山豈

 不欲雨乎河伯以水爲國以魚鱉爲民彼獨不欲雨乎

 祀之何益君冝避殿𭧂露公從之果大雨

鼎司費萬錢

漢彭宣云三公鼎足承君而鼎司字見於文選𭄿進表

 云臣等荷寵三丗位厠鼎司又陳琳爲𡊮紹檄曹䂊州

 云竊盗鼎司傾覆神噐𣈆何曽爲大𫝊日食萬錢

玉食羅常珍

 法言云弃常珍而SKchar異饌

吾評楊州貢此物真絶倫

 楊雄贊以爲絶倫

   次韻謝外舅食驢膓

垂頭畏庖丁

 見上

趍死尚能鳴

 退之秋懷詩浮生雖多途趍死惟一𮜿𣈆書王武子好

 馿鳴丗說王仲宣好馿鳴

說以雕爼樂甘言果非誠

 莊子逹生篇祝宗人臨牢筴說SKchar曰汝奚𢙣死吾將三

 月勝汝十日戒三日斎藉白茅加汝肩SKchar乎彫爼之上

 則汝爲之乎左傳云幣重而言𠂀誘我也

生無千金轡

 老杜後出塞云千金買馬鞍樂府木蘭SKchar南市買轡

 頭馿安得有此哉

死得五鼎烹

 主父偃傳大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則五鼎烹耳

禍胎無膓胃

 枚乗書云福生有基禍生有胎

殺身和椒橙春風都門道貫魚百十并

 昜剥卦貫魚以宫人寵魏志鄧艾傳魚貫而進

𮪍奴吹一吷

 史記任安傳與𮪍奴同食莊子則陽篇吹劒首者吷而

 巳道堯舜於戴晋人之前譬猶一吷也

駔駿不敢争

 文選魏都賦曰兾馬填廐而駔駿馬賦云於時駔駿充

 階街兮注云說文曰駔壯也

物材苟當用

 左傳隠五年凡物不足以講大事其材不足以備噐用

 則君不舉又云取材以章物采謂之物

何必渥洼生

 漢書礼楽志楽章有元狩三年馬生渥洼水中作

忽思麒麟楦突兀使人驚

 朝野僉載云唐衢州SKchar川縣令楊烱恃才簡傲目朝官

 爲麒麟楦人問之曰今假弄麒麟者刻畫頭角修飾皮

 毛覆之馿上及脫去皮楬還是馿耳無徳而衣朱紫与

 此何異

   次韻師厚答馬著作屢贈詩

嘗聞馬南郡

 後漢馬融𫝊爲南郡太守

少有技俗韻

 陶詩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

寒灰 -- 灰 幾見溺

 韓安國傳安國㘴法抵罪䝉獄吏田甲辱安囯安國曰

 死灰 -- 灰 當不復然乎甲曰然即溺之

鎩翮常思𡚒

 文選五君詠詠嵇康云鸞翮有時鎩龍性誰能馴

桐薪鳴竈間

 後漢蔡邕傳呉人有燒桐以㸑者邕聞火烈之聲知其

 良木因請而裁爲琴果有羙音而其尾猶焦故時人名

 焦尾琴

劒氣吐呉分

 晋張華傳吴之未㓕也斗牛之間常有紫氣呉平之後

 紫氣愈明華問雷煥是何祥也喚曰寳劒之精上徹於

 天耳

多言丗益蚩

 老子多言數窮

當律心自隠

莊子言而當物則終日言而不盡自隠謂隠度也漢元

 帝紀自度曲應劭曰自隠度在新曲文選崔子玉座右

 銘云隠心而後動謗議庸何傷注云隠度也

家雖四立壁見上仕要三無愠

 語三巳之無愠色

㑹將漁父意徃就莊生問

 莊子有漁父篇

   和答師厚黄連橋壞大木亦爲秋雹所損

溪橋喬木下徃歳記經過居人指神社不敢㝷柯

 用莊子檪社樹意也晋阮脩伐杜樹或止之脩曰若社

 而爲樹伐樹則社移樹而爲社伐樹則社亡矣左傳文

 七年此諺所謂庇焉而縱㝷斧焉者也

青隂百尺蔽白日烏鵲取意占作窠

 隋五行志童謡云可怜青雀子作窠猶未成

黄泉浸根雨長葉造物着意固巳多風摧電打掃地盡

 太白詩春光掃地盡字本出楊雄羽獵賦軍驚師駭刮

 野掃地師古曰皆盡無遺餘也

竟莫知爲何譴訶

 漢薛宣傳云譴訶及細微

獨山冷落城東路不見指名終不磨

 項羽𫝊非丗所指名也韓文吾立子名百丗不磨

   次韻師厚病間十首

具錦不足SKchar

 詩巷伯萋兮斐兮成是具錦按實録熈寕五年五月追

 前提㸃成都府路刑獄司封𭅺中謝景𥘉两官都官𭅺

 中李杲卿一官並勒停㘴在成都府路踰滥故也今𮗚

 此詩盖必有織成其罪者前集和邢惇夫秋懷云謝公

 藴風流詩作鮑照語𢇁蟲縈諌草筆力挾風雨萬里投

 諌書石交化𧲣虎石交不如謂何人

請陳江漢詩

 江漢乃大雅篇名荀子賦篇天下不治請陳詭詩

羙人岀江漢窈窕丗未窺

 文選張平子四愁詩序云依屈原以羙人爲君子以珍

 寳爲仁義以水深雪雰爲小人

折蘭不肯佩告我以蠶飢

 温飛卿詩云蠶飢使君馬鴈避將君箭玉臺新詠其略

 云秦氏有好女自言名羅敷羅敷善蠶桑採桑城南隅

 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蹰使君遣吏問寕可共載不羅

 敷前置詞使君一何愚云云

獨歸豈憚逺三危路如飴

 吕氏春秋本味篇云水之美者三危之露崑崙之井大

 雅綿詩堇荼如飴

德人更疢SKchar術智益灑落

 孟子曰人之有德慧術知者𢘆存乎疢SKchar

反身見萬古

 孟子曰萬物皆備於我反身而誠樂莫大焉

道不在卜度𮌎中有鏌鎁老境要志弱

 言内剛外柔也吴越春秋干將吴人也闔閭使作剱二

 曰干將曰莫𫆀莫𫆀干將之妻也道德經云實其腹弱其志

 注云和柔謙譲不處𫞐也

謝公賦逹生逹生眞可託

 莊子有逹生篇

引鏡照青骨驚非𭧽時人

 肇法師物不遷論云𣑽志出家白首而歸鄰人曰昔人

 尚存乎志曰吾猶昔人非昔人也

天地入喻指

 莊子齊物篇以指喻指之非指不(⿱艹石)以非指喻指之非

 指也以馬喻馬之非馬不(⿱艹石)以非馬喻馬之非馬也天

 地一指也萬物一馬也

芭蕉自觀身

 維摩經是身如芭蕉中無有堅

程力則已病征財又室貧古來支離䟽粟帛王所仁

 莊子人間丗篇支離䟽者頥隠於齊肩髙於項上有大

 役則支離以有常疾不受功上與病者粟則受三鍾與

 十束薪

𦵔寒知園秋

 賈𧨏新書曰楚惠王食寒𦵔而得蛭遂吞之

飯白問米賤

 老杜云與奴白飯馬青蒭又云爲問淮南米貴賤

婦孫勸霜兎頗冝𬹃

 内則云慈以甘㫖又云牛冝稌羊冝𮮐豕冝稷犬冝𥹭

 鴈冝麥

黄花不舉酒佳句餘嫪戀

 嫪𭅺到切退之薦士詩念將决焉去感物増戀嫪

經行宴坐堂

 維摩經曽於林中宴坐

䑕跡書几硯

語林曰簡文爲撫軍時所坐牀上生塵不聽左右掃去

 見䑕行跡視以爲佳

桃李一春期松栢千𡻕永經玄事寂寞

楊雄有解嘲云意者玄得無尚白乎又云惟寂惟寞守

 德之宅

髪白官閑冷草緑艾如張

艾如張樂府篇名

波淸𧌒司影

春秋莊十八年秋有𧌒注短狐也𠲒沙射人爲灾音或

官韻域或兩音愽物志江南溪水中有射工蟲長一寸

 口中有努形氣射人影不治則殺人

東里與無趾渠有幸不幸

莊子德充符篇申屠嘉兀者也而與鄭子産同師於伯

昏無人子産謂申屠嘉曰我先岀則子止子先出則我

止又云魯有兀者叔山無趾踵見仲尼仲尼曰子不謹

前旣犯患若是矣雖今來何及矣两人皆兀者故誤以

申屠嘉爲無趾東里子産也

病餘兒廢鋤門巷草芊眠

楚詞云逺望兮阡眠陸士衡云林薄草阡眠謝元暉云

阡眠起𮦀樹

來者何所聞披草足跫然

 𣈆稽康傳康居貧鍜於大樹之下以自贍給鍾㑹往造

 焉康不爲之礼而鍜不輟良乆㑹去康謂曰何所聞而

 來何所見而去㑹曰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㑹以此

 憾之言於文帝遂害之文選趙景珍書云披榛覔路蛩

 然見上

封侯謝骨相

 李廣傳豈吾相不當封𫆀班超傳此萬里侯相也翟方

 進傳小史有封侯骨

使鬼無金錢見上夢作白鷗去江湖水黏天

 退之𥙊張貟外文云洞庭漫汗黏天無壁前集有詩云

 夢作白鷗去江湖水如天莊子曰且汝夢爲鳥而厲乎

 天夢爲魚而没於渊南史梁丗子方傳嘗著論曰吾嘗

 夢爲魚因化爲鳥方其夢也何樂如之

民生自煎𤎅

 杜詩置膏烈火上哀哀自煎𤎅太白詩名利徒煎𤎅

煑豆以其㸑

 丗說魏文帝使東阿王七歩作詩不成當行大法王應

 声曰萁在釡下燃豆在釡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

居然忘本根

 文子云形之與名居然別矣

光隂不供翫

 桞子厚與李翰林書云悠悠人丗不過爲四十年客耳

前過三十七年與瞬息無異後所得者其不足把翫亦

 巳審矣

藏山夜半失

 莊子大宗師篇云藏舟於壑藏山於澤謂之固矣然而

 夜半有力者負之而走

烏合歸星散

 文選𣈆紀緫論云新起之㓂烏合之衆註引𬋩子書云

 烏合之衆𥘉雖相𭭕後必相噬蜀志姜維傳曰星散流

 離死者甚衆

因病見不生逹人果大觀

 維摩經云我不任詣彼問疾云云諸法畢竟不生不㓕

 又云法本不生今則無㓕逹人大觀見上

開田種白玉

 搜神記曰羊公雍伯性篤孝父母亡葬無終山遂家焉

 山髙無水公作義漿有一人就飲以一斗石子與種之

 云玉當生其中種之得白璧五双

飽牛事耕犂雨露非無澤得秋常苦遲猛虎擅文章

 語虎豹之鞟猶犬羊之鞟正義曰此章貴尚文章

斑斑𬒳諸児

上林賦曰𬒳班文文選七命云拉虎摧斑

長松抱勁莭唯有歳寒知

 見論語

謝公蒔蘭苕

文選陸士衡詩翡翠係蘭苕容色更相鮮

真意付此物惠然風肯來

詩惠然肯來

香爲一披拂

莊子天運篇孰居無事而披拂是

遥知醉吟姿黽勉向朱紱

 詩黽勉求之昜困卦朱紱方來杜詩朱紱負平生師厚

 𥘉復官得㐮陽倅

榰笻橘柚黄僧屋對像佛

身病心輕安道肥體癯瘦

 韓非子云子夏見曽子曽子曰何肥也曰𢧐勝故肥吾

 入見先王之義則榮之出見冨貴之樂則又榮之两者

 交𢧐於胸中未知勝負故癯今先王之義勝故肥

好懷當告誰四墻𬃷紅皺

 退之聮句紅皺曬簷瓦黄團繫門衡

負暄不可献

 列子楊朱篇云宋國有田父常衣緼黂僅以過冬曁春

東作自曝於日不知天下之有廣厦隩室綿纊狐狢頋

 謂其妻曰負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將有重賞

捫虱坐清晝見上端有真冨貴

樂天詩爲報髙盖車恐非真冨貴

千秋萬年後

 杜詩千秋萬歳名寂寞身後事以上與師厚贈荅凡十

 八篇非同時作後人𩔖聚於此

   和謝公定征南

    漢武平南粤分其地爲儋耳朱崖南海蒼梧鬰

    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凡九郡置交州刺史以

    領之唐改交州緫𬋩又改安南都護國朝封其

    主爲交趾郡王進南平王神宗王安石秉政献

    言者謂交趾可取乃以蕭注知桂州有献䇿平

    交州者輙火其書沈起獨言交州小醜無不可

    取之理安石喜乃罷注以起知桂州不能懷輯

    又禁交趾與州縣𧵍昜熈寕八年交趾入㓂䧟

    欽廉二州遂圍邕州城䧟大守蘇緘死之 神

    宗以趙卨爲招討使緫九將軍進討旣又以郭

    逵爲宣撫使而卨副之逹至長沙督諸將進兵

    復邕州遣將拔永安州溪洞悉降交趾乘船迎

    𢧐達破之賊𫝑蹙乃乞降凡費錢帛金銀粮草

    五百一十九萬貫疋两石二廣之民大困此其

    大略也李乾德降盖熈寕十年二月時山谷猶

    在北京然此詩未必是此時作

𫝊聞交州𥘉陸梁

 楊雄甘泉賦云飛𮐃茸而走陸梁

東連五溪西氐𦍑

 後漢馬援傳擊武陵五谿蛮夷注云𮠑元注水經曰武

 陵有五溪謂雄溪㨺西溪潕溪辰溪悉是蛮夷所居皆

 槃瓠子孫在今辰州界南史河南宕昌鄧至武興並爲

 氐𦍑之地

軍行不断蛮標盾

 曽子固集中政要䇿論南蛮云南蛮於四夷爲𩔖最微

然動輙一方受其患大中咸通之間安南之變是也宋

興嘗設廣捷之兵習標牌之器皆以備蛮之爲患也狄

武㐮平儂智髙記云賊執大盾標搶又云賊皆翳大盾

翼两標

謀主皆収漢畔亡合浦譙門腥血沸

 合浦郡廉州也漢陳勝傳𢧐譙門中註楼一名譙門上

爲楼以望也

晉興城下白骨荒

 晉興郡晉元帝置漢属鬱林郡隋廢爲宣化縣今邕州

 也盖㓂䧟欽廉邕三州也

謀臣異時坐致㓂守臣今日愧包桑

 昜負且乘致㓂至又云其亡其亡繫于包桑

巳遣戈船下灕水更分楼船浮豫章

 漢南粤王傳主爵都尉楊僕爲楼船將軍出豫章下横

 浦故歸義粤侯二人爲戈船下瀬將軍出零陵或灕水

 或抵蒼梧

頗聞師出三鵶路

 通典板楯蠻篇云荆郢蠻大SKchar動断三鵶路注云今南

 陽郡向城縣北至臨汝縣

盡是中屯六郡良

漢武帝選天水隴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凡六郡良家

 子𥙷羽林以材力爲官名將多岀焉見地理志

漢南食麥如食玉

𢧐國䇿⿱⺾⿰𩵋禾秦曰使臣食玉炊桂

湖南驅人如驅羊

文選𣈆紀緫論云SKchar天下如驅群羊注引淮南子云兵

 略者避實就虚(⿱艹石)驅群羊

營平請榖三百萬

趙充國封營平侯本傳云金城湟中榖斛八錢吾謂耿

中丞籴三百萬斛羗人不敢動矣耿中丞請籴百萬斛

 迺得四十萬斛耳

祁連引兵九千里

 田廣明爲祁連將軍事見匈奴傳

少府𥝠錢不可知大農計𡻕今餘幾

漢賈捐 --捐之傳論弃朱崖云臣竊以徃昔𦍑軍言之𭧂師

 曽未一年兵出不踰千里費四十餘萬大農錢盡又以

少府禁錢續之注云少府主供天子故日禁錢

土兵畨馬𧴀虎同蝮蛇毒草篁竹中

SKchar助傳發兵誅南粤淮南王安上書諌曰越非有城

郭邑里也處豀谷之間篁竹之中習於水闘又云林中

多蝮蛇猛獸

未論芻粟捐 --捐金費直愁瘴癘連營宫我思荆州李太守欲

募蛮夷令自攻至今民SKchar尹殺我州郡擇人誠見功張喬

祝良不難得誰借前筯開天聦

後漢南蛮傳順帝永和二年南象林徼外蛮夷攻象

林縣殺長吏交趾刺史發交趾九真二郡兵萬餘人救

 之兵士惮逺役反攻其府二郡雖擊破反者而賊勢愈

盛𡻕餘兵榖不継帝以爲憂明年召公卿百官問方畧

 皆議遣大將發荆楊兖豫四萬人赴之大將軍從事中

 𭅺李固駮曰云云其不可七也前中郎將尹就討益州

 諺曰虜來尚可尹來殺我後就召還以兵付刺史張喬

 喬因其將吏旬日之間破殄㓂虜此發將無益之効州

 郡可任之驗也冝更選有勇略仁惠任將帥者以爲刺

 史大守悉使共住交阯募蛮夷使自相攻故并州刺史

 長沙祝良性多勇决又南陽張喬前在益州有破虜之

 功皆可任用冝即拜良等便道之守四府悉從固議即

 拜祝良爲九真大守張喬爲交阯刺史喬至開示慰誘

 並皆降散良到九真單車入賊中設方畧招以威信降

 者数萬人皆爲良築起府寺由是嶺外悉平參同契云

 竭力勞精神終年無見功張良傳願借前筯而籌之書

 天聦明

詔書哀痛言語切

 前漢西域賛遂弃輪䑓之地而下哀痛之詔

爲民一洗横尸血椎鋒䧟堅賞萬户

 南粤王傳南粤巳平伏波將軍益封楼船將軍以椎鋒

 䧟堅爲將

塹山堙谷窮三穴

 史記𮐃恬傳始皇使𮐃恬通道自九原抵甘泉塹山堙

 谷千八百里春秋後語馮煖謂孟嘗君曰狡兔有三窟

南平舊時頗臣順欲献封疆請旄節廟謨猶計病中原豈

知一朝更屠㓕天道從來不爭勝

 莊子曰天之道不爭而善勝

功臣好爲可喜說交州雞肋安足貪

 後漢楊脩傳脩爲曹操主簿操平漢中出教曰雞肋而

 巳外曹莫能曉脩獨曰雞肋食之無所得棄之則可惜

 公歸計决矣

漢開九郡勞臣監吕嘉不肯佩銀印

 漢南粤王趙佗傳大子興嗣立其母爲大后元鼎四年

 漢使安國少季喻王王太后入朝賜其丞相吕嘉銀印

 嘉反攻殺太后王盡殺漢使者元鼎五年愽得爲伏

 波將軍平南粤以其地爲九郡

徴側持戈敵百男

 後漢馬援傳交阯女子徴側及女弟徴弍反攻没其郡

 拜援伏波將軍與賊𢧐破之斬徴側徴貳詩則百斯男

君不見往年瀕海未郡縣趙佗閉閞罷朝献老翁竊帝聊

自娱白頭抱孫思事漢孝文親遣勞苦書稽首請去黄屋

車得一忘十終不忍大宗之仁千古無

 趙佗傳髙帝十一年遣陸賈立佗爲南粤王與剖符通

 使髙后時有司請禁粤閞市鐡器佗乃自尊号爲南

 武帝乘黄屋左纛文帝元年使陸賈使粤賜佗書云云

 聞王發兵於邊爲㓂長沙苦之雖王庸獨利乎必多殺

 士卒得一亡十朕不忍爲也又云王之号爲帝两帝並

 立亡一乘之使是爭也願與王分弃前𢙣通使如故陸

 賈至南粤王恐乃頓首謝願奉詔下令國中去帝制黄

 屋左纛因上書云妄竊帝号聊以自娱又云處粤四十

 九年于今抱孫焉文帝廟号太宗漢两粤賛云追懷太

宗鎮撫尉佗豈古所謂懷逺以德者哉

   𭔃耿令幾父過新堂邑作

    堂邑乃幾父舊治之地𨽾愽州當是大名解官

    經行此地解官是元豐二年歳巳未

呼船凌大河驅馬踏平沙

 退之詩遂凌大江極東陬

道傍開新邑千户有生涯四衢平且直

 尓雅四逹謂之衢

緑槐隂縣衙問誰作此邑𦒿舊對予嗟前日耿令君遷民

SKchar

 退之聮句採日漉SKchar

始遷民懷土異端極紛拏

旣遷人氣和草萌芽桃李雖不言春風滿城花陵陂青

青麥煙雨(⿰氵閠)桑麻自非耿令君大澤荒兼葭

 髙帝嘗息大澤之陂詩兼葭蒼蒼毛云蒹薕葭蘆也

白頭晏起飯襁褓語嘔啞

 見前卷送呉彦詩云伊啞弄文襁

自非耿令君漂轉隨魚鰕豈弟民父母不專司㰸賖

 周禮泉府歛市之不售貨之滯於民用者以其賈買之

 凡賖者𥙊祀無過旬日

令君两男兒有得必丗家問令今安在解官駕柴車當時

舞文吏

 漢張湯傳舞文巧詆

白璧強生瑕

相如傳曰璧有瑕請指示王

令君䄂手去不忍試虎牙

見上猛摩虎牙注

人徃惜事廢感深知政嘉我聞𦒿舊語歎息至昏鴉見上

定知循吏傳來者不能加今爲將軍客軒盖湛光華幕府

省文書

 漢李廣傳幕府省文書

醉歸接籬斜

 晉山簡傳童児SKchar曰山公出何許徃至髙陽池日夕倒

戴歸茗艼無所知時時能𮪍馬倒着白接籬北史獨孤

信在秦州嘗因獵日暮馳馬入城其㡌微側旦而吏人

戴㡌者亦咸慕而側㡌焉

懷寳仁者病

 語懷寳迷邦可謂仁乎

偷安道之邪

 左傳宴安酖毒不可懷也又懷與安實敗名

勉哉思爱日贈言同馬檛

 見第一卷折桞當馬䇿注文選馬融笛賦云剡其上孔

 通洞之裁以當簻使昜符注云簻馬䇿也爱日見上

   放言十首

    語虞仲夷逸隱居放言

廢興冝有命

 語道之將行也與命也道之將廢也與命也

得失但自知踽踽衆所忌悠悠誰與歸

 檀弓死者如可作也吾誰与歸

吾義苟不存豈更月攘雞

 攘雞見孟子

風清聞鶴唳想見南山棲

 晋謝玄傳符堅餘衆弃甲宵遁聞風聲鶴唳皆以為王

 師至此借風

匣中緑綺琴

 文選張孟陽詩云佳人遺我緑綺琴注云傳玄琴賦序

 曰齊桓公有琴曰號鍾楚莊王有琴曰繞梁司馬相如

 有焦尾蔡邕有緑綺皆名器也

欲抚巳絶絃何時絶鍾謝丗年見上正聲不可聞千載寂

寞間未有顔叔子安知桞下賢

昔者顔叔子獨處于室鄰之𡠉婦又獨處于室夜𭧂風

雨至而室壞婦人趍而至顔叔子納之而使執燭放乎

旦而蒸尽縮屋而継之自以為避慊之不審矣(⿱艹石)其審

者冝若鲁人然魯人有男子獨處于室鄰之𡠉婦又獨

處于室夜𭧂風雨至而室壞婦人趍而托之男子閉户

而不納婦人自牖与之言曰子何為不納我乎男子曰

吾聞之也男子不六十不間居今子㓜吾亦㓜不可以

納子婦人曰子何不若桞下惠然嫗不逮門之女囯人

不称其乱男子日桞下惠固可吾固不可吾將以吾不

可斈桞下惠之可孔子曰欲斈桞下恵者未有似於是

輕肥馬上郎

語乘肥馬衣輕裘杜云馬上誰家白面郎

枯槁林下士

 屈原漁父篇顔色憔悴形容枯槁

聲名斵自然

自然見此章華胥注

𫝑利焚和氣

 莊子外物篇利害相摩生火甚多衆人焚和

智人不駭俗同朝皆用亊有華胥時時夢中至

 列子黄帝晝寢而夢遊於華胥氏之囯盖非舟車之所

 及神遊而巳其囯无帥長自然而巳其民无嗜慾自然

 而巳云云

蘭楫桂為舟

 九SKchar云沛吾乘兮桂舟又云桂櫂兮蘭枻

大江可逺遊堅車无良馬岀門敗吾輈

 子厚愚溪對云吾盪而趍不知太山之異乎九衢以敗

 吾車吾放而游不知吕梁之異乎安流以没吾舟

一身交万物用我未昜周安得桞下惠窮年与之遊

微雲起膚寸大䕃弥九州

 公羊春秋云觸石而岀膚寸而合不崇朝而徧雨乎天

 下者惟㤗山尓弥字取弥天之意晋習鑿齒傳時桑門

 釋道安与鑿齒相見道安曰弥天釋道安鑿齒曰四海

 習鑿齒石林詩話曰舊不解四海弥天為何等語因讀

 梁慧皎髙僧傳載鑿齒与道安書云夫不終朝而雨六

合者弥天之雲也引渊源而(⿰氵閠)八極者四海之流也因

摘其語以為戯耳

至仁雖爱物用捨如春秋晴空不成雨逺岫行歸休

淵明云雲無心而出岫曹子建詩云朝雲不歸山暮雨

成川澤此反其意

何疑陶淵明一去如驚鷗

淵明去官如海上之狎鷗人欲取而玩之則舞而不下

事見列子

黄鵠送黄鵠中道言别離

漢西域傳烏孫公主作SKchar曰頋爲黄鵠兮歸故郷文選

蘇子卿答李少卿云黄鵠一别逺千里顧徘SKchar又云頋

爲双黄鵠送汝俱逺飛

送君不惮逺愁見獨歸時

退之送李貟外云飲中相頋色送後獨歸情

羅網翳稲𥹭

杜詩君㸔隨陽雁亦有稲粱謀

江湖水㳽㳽行行不相見勉哉SKcharSKchar

楊子雲鴻飛SKcharSKchar弋人何篡焉

蝉聲巳紓遲秋日行晼晚

宋玉九辯云白日晼晚其將入兮

長年困道路驅馬方更逺從事常厭煩

詩黽勉從事後漢書閔仲叔丗稱節士注引髙士傳云

周黨遺之生蒜仲叔曰我欲省煩尓今更作煩𫆀

歸心自如卷㫖甘良未豐安得懷息偃

詩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又云或偃息在床

月滿不踰望日中爲之傾

蔡澤傳語曰日中則移月滿則傾

天地尚乃尔萬物能乆SKchar明德忌曄曄髙才貴SKcharSKchar

顔延年𥙊屈原文云物忌堅芳人諱明㓗SKcharSKchar見上

忽解扁舟去懷哉張

晉張翰傳字季鷹齊王囧辟爲大司馬東曹椽因見秋

 風起乃思吴中菰菜蓴羮鱸魚鱠曰人生貴得適志何

能覊官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謝玄暉詩懷

哉謝𭭕宴又毛詩懷哉懷哉

榨床在東壁

榨玉篇作醡又作𨢧仄射反切韻云壓酒具也

病起繞壁行新醅浮白蟻渇見解朝酲

劉伶傳五斗解酲

小槽垂玉筯

 李賀云小槽滴酒真珠紅

音響有餘清疾風春雨作静夜山泉鳴

 雨作泉鳴以喻槽床滴聲也

安得朱𢇁絃爲我冩此聲

 禮記朱絃䟽越一唱而三歎有遺音者矣史記樂書衛

 靈公將之晉至於濮水之上夜半聞鼔琴聲召師㳙曰

 爲我聽而冩之

想知舜南風正爾可人情

禮記舜作五弦之琴以SKchar南風正爾見上

弄水清江曲采薇南山隅

史記伯夷傳隠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及餓且死作SKchar

曰登彼西山采其薇矣

當吾無事時此豈不可娱喬木好鳥音

見伐木詩

天風韻虚徐

詩其虚其邪音徐

遐心遊四海

詩而有⿺辶段心陸機 文賦精騖八區心游萬仞

萬里不湏㬰回首古衣冠荆樊老丘墟

 文選月賦曰臣東鄙幽介長自丘樊注引爾雅樊藩也

 郭璞曰藩籬也囬視古之衣冠者皆老於荆𣗥之籬丘

 壑墟落之間古衣冠謂背時也不隨時俯仰在熈寕間

皆斥逐也

欲付此中意歸翻䖝蠧書

退之詩豈殊蠧書䖝生死文字間

短生見上SKchar不足此道楽有餘

   送伯氏入都

貧賤難安處别離更增悲

老杜云乃知貧賤别更苦

經營動北征慈母待春衣

 言母欲令待縫衣就乃行孟郊詩慈母手中線游子身

 上衣臨行宻宻縫意恐遲遲歸

短箠驅瘦馬青草牧中嘶送行不知逺可忍獨㱕時

見前篇送君不惮逺愁見獨㱕時注

大華物華春街桞囀黄𪇾

 王維詩隂隂夏木囀黄𪇾

九衢生紫煙

 退之詩子雲祗自守奚事九衢塵三輔舊事云長安城

 中八街九陌

到家使人迷知音者誰子

 老杜詩伐木者誰子退之詩訏謀者誰子

倦客無光輝王侯不可謁

 昜蠱上九不事王侯𢧐囯䇿蘇秦之楚三日乃得見乎

 王談卒辝而行曰楚囯之食貴於玉薪貴於桂謁者難

 得見如SKchar王難得見如天帝今令臣食玉炊桂因SKchar

秣馬興言㱕

 詩之子于㱕言秣其馬又云興言出𪧐又云言旋言㱕

豈無他人遊不如我塤箎

 詩豈無他人不如我同姓又伯氏吹塤仲氏吹箎

陳書北䆫下此自有餘師

 孟子㱕而求之有餘師

   次韻孔四著作北行滹沱

褐𮐃風霜雞聲𣺌墟里

 渊明詩暧暧逺人甘依依墟里煙

青燈進豆粥

 後漢馮異傳光武自薊東南馳時天寒異上豆粥因復

 渡滹河

落月踏氷水平生不龜薬𦆵可衛十指持比千户封誰能

SKchar劣此

莊子逍遥篇宋人有善爲不龜手之薬者丗丗以洴澼

 絖爲事客聞之買其方百金以說呉王呉王使之將冬

 與越人水𢧐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

 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

   渡河

客行歳晚非逺遊河水無情日夜流去年排堤注東郡

 漢東郡治濮陽今澶州所治縣也

詔使奪河還此州憶昔冬行河梁上

 文選李少卿詩携手上河梁遊子暮何之

飛雪千里層冰壯

 杜詩交河幾蹴層冰裂又云安得赤脚踏曽冰盖取東

 方朔神異經云北方有層氷萬里

人言河源凍徹天氷底猶聞沸驚浪

 漢書賛張騫窮河源

   次韻𭔃李六弟濟南郡城橋亭之詩得叟

客心如頭垢日欲撩千箟聞人說南喜氣吐晴霓

 大白詩意氣素蜺生

伏枕夢歸路子規吟翠微

 杜䳌一名子規一名鷤䳏爾雅山未及上翠微

南似江南

 済南今齊州濟南郡也後又升爲済南

舊見今不疑洗心欲成游王事相奪移

 文選曹顔逺詩田竇相奪移

駑馬恋棧豆

 干寳𣈆紀曰桓範出赴曹爽宣王謂蔣済曰智囊徃矣

 済曰智則智矣駑馬恋芻豆爽不能用也

豈能辭縶縲

 詩絷之維之以永今朝

本無封侯骨見上見事又重遲

 史記范睢傳穰侯智士也其見事遲漢杜周傳周少言

 重遲

徒能多着酒大腹如鴟夷

楊雄酒箴曰䲭夷滑稽腹如大壷盡日盛酒人復借酤

惟思一漁舟載網横渺瀰

 退之詩擺掉出渺瀰

矯首歴下亭

 矯貢當是矯首諸本皆誤老杜有陪李北海宴歴下亭

 詩云海内此亭古済南名士多

朱欄轉清溪春風吹桃李三月自成蹊見上翠葉張日幄

 文選陸士衡詩云宻葉成翠幄

紅英鋪地衣

 紅錦地衣隨地縐此南唐李氏宫中SKchar詞也歐公稱

此中有佳興不醉定自非

 定自見上

况當郡政成野蠒麥两歧

漢光武紀建武二年野蠶成蠒𬒳於山阜張堪爲漁陽

 大守百姓SKchar曰桑無附枝麥穗兩歧見後漢書

與民同𮗚游

韓文汴州水門記云因而飾之匪爲𮗚游

永夜不闔扉女墻上金樞

 文選海賦大明鑣轡於金樞之穴注云月也金西方也

 杜詩云缺月壞金樞

天如青琉璃想子果下歸馬飽生芻嘶

後漢書SKchar囯出果下馬注云髙三尺乘之可以果下行

 杜詩云生芻適馬性

   和甫得竹数本於周翰喜而和之

𥘉侯一畒宮

 記儒行儒有一畒之宮環堵之室

風雨到卧席前日築短垣

 囯語晉人謂呉曰君有短垣而自踰之

昨日始封植平生𡻕寒心楽見歳寒色翩翩佳公子

 史記曰平原君翩翩濁丗之佳公子也

爲致一䆫碧憶公來相居筮吉龜墨食

 洛誥云召公旣相宅又云惟洛食注云卜必先畫

後灼之兆湏食墨

人言陋如何我自適其適

 莊子云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陋如何見論語

白眼見俗徒

 晋阮籍傳見礼法之士以白眼對之

醉㡌坐欹側見上人知爱酒耳不解心得得

莊子不自見而見彼不自得而得彼是謂得人之得而

 不自得其得者也

阿堵絶往還

 晋王衍衍口未嘗言錢晨起見錢謂婢曰舉阿堵物

 却盖言將此物去耳後人遂以錢爲阿堵顧愷之傳云

 傳神冩照正在阿堵中盖謂目睛也然則目睛亦可稱

 阿堵乎盖相傳承誤耳

此君是賔客

 徽之傳指竹曰何可一日無此君

清風吹月來𭞹甚齒折SKchar

 謝安傳破堅驛書過户限心喜甚不斍SKchar齒之折

有節似見聖

 書君陳凡人未見聖(⿱艹石)不克見

無言諒知黙

 楊雄觧嘲云知玄知黙守道之極

数囬長者車猶恨地未僻

 杜詩地僻懶衣裳

隂雨打葉時曲肱自夏息心游萬物𥘉

莊子田子方篇老子曰吾游於物之𥘉

何處㝷轍迹

 老子云善行無轍迹劉伶酒得頌云行無轍迹居無

從來脩竹林乃是逸民囯

 晋阮咸傳與叔父籍爲竹林之游論語逸民乃夷齊之

属後漢逸民傳盖隠士耳

   𭔃題𫝊欽之草堂

    此詩見秦少游集非山谷所作今不録

 戯荅伯充𭄿莫斈書及爲席子澤觧嘲

  此詩見前集巳有注更不録





︻山谷外集詩註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