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五

卷四 山谷外集詩註 卷五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六

山谷外集詩註卷第五

   答王道濟寺丞觀許道寕山水圗

徃逢醉許在長安

郭若虚圖𦘕見聞録云許道寕河間人學李成山水筆

墨簡快峯峦峭拔自成一家

蠻溪大硯磨松煙

 山谷有帖云嘉州峨眉縣中正寨之蛮溪出研石青緑

 宻緻而冝筆墨

忽呼絹素翻硯水

 杜詩詔謂將軍拂絹素

乆不下筆或經年異時踏門闖白首

 退之詩闖然入其户又聮句云儒門雖大啓姦首不敢

 闖注馬出門貌

巾冠欹斜更索酒

 杜詩指㸃銀瓶索酒嘗

舉盃意氣欲翻盆倒卧虚樽將八九

 張籍詩酒盡卧空瓶

醉眠枯筆墨淋浪

 杜詩戯拈秃筆掃驊騮

(⿱艹石)山崩不停手數尺江山萬里遥

 南史竟陵王傳其孫賁字文煥善𦘕於扇上圗山水咫

 尺之内便斍萬里爲遥杜詩咫尺應湏論萬里

滿堂風物冷䔥蕭

杜詩滿堂動色嗟神妙退之詩䔥蕭風景寒

山僧歸寺童子後

杜詩貌得山僧及童子

漁伯欲渡行人招

莊子漁父篇孔子鼓琴奏曲未半有漁父下船而來曲

終而招子貢此反而用之

先君𥬇指溪上宅盧鷀白鷺如相識許生𠕅拜謝不能

 項籍傳陳嬰謝不能

元是天機非筆力

老杜山水障SKchar云刘侯天機精爱𦘕入骨髓

自言年少眼明時手揮八幅錦江𢇁贈行卷送張京兆

京兆不知謂誰而言錦江𢇁疑是乖崖盖比之張敞云

心知李成是我師

圗昼見聞録云李成字咸熈家營丘志尚冲寂愽渉經

史尤善昼山水寒林開寳中都下貴人王公貴戚争馳

書延請成多不答子斍職踐館閣贈光禄丞

張公身逐銘旌去流落不知今主誰大梁𦘕肆閱水墨我

君槃礴忘揖客

槃礴見下注

蛛𢇁煤尾意昏昏

集中有答郭英發書云蛛𢇁所謂蠨蛸在戸者煤尾屋

塵屋塵合墨醫方謂之烏龍尾杜詩頭白昏昏足醉眠

幾年風動人家壁雨雪涔涔滿寺庭

老杜秦州𮦀詩涔涔塞雨繁

四圗冷落譲丹青𥬇詶肆翁十萬錢卷付𮪍奴市盡傾

司馬相如傳一坐盡傾

王丞來𮗚皆失席指㸃如見𥘉𦘕日四時風物入句圗

 楊大年談苑云李昉以司空致仕畜五禽皆以客爲名

各爲詩一章𦘕爲圗傳於好事者句圗盖此𩔖也

信知君家有摩詰

 王維字摩詰唐書有傳

我持此圗二十年眼見緑髮皆華㒹

緑髮見上後漢崖駰傳駰作逹旨云唐且華㒹以悟秦

甘羅童牙而報趙

許生縮手入黄泉衆史弄筆摩青天

莊子田子方傳宋元君將𦘕圗衆史皆至受揖而立䑛

筆和墨有一史後至者儃儃然不趍受揖不立因之舎

公使人視之則解衣槃礴臝君曰可矣是真昼者也

君家枯松岀老翟

圗昼見聞録云翟院深北海人斈李成山水但自創意

者格下臨摹者奪真

風煙枯枝𠋣崩石蠧穿風物君爱惜不誣方將有人識

言此昼雖蠧而他日有識之者按文選謝靈運擬鄴中

詩其序言建安末在鄴宮䆒𭞹愉之極古无此娛何者

楚襄王有宋玉唐景梁孝王有邹枚SKchar馬其主不文漢

武時徐楽諸才備應對之能而雄猜多忌豈𫉬晤言之

適不誣方將庶必賢扵今日耳靈運之意謂他日人必

 以今日之楽爲賢扵昔人不誣之義如嵇叔夜飬生論

 云一漑之益不可誣也五臣注詞不逹故爲箋云

  過家

   自此以下皆吉州大和所作有𭔃李公擇詩序

   云元豊庚申得邑大和庚申元豊三年也泊舟

   大孤山詩自注云庚申十二月則到官當是四

   年春

絡緯声轉急

炙轂子𮦀録云莎雞古今注一名促織一名絡緯一名

蟋蟀促織謂其声鳴如急織也絡緯謂其鳴如紡績織

緯也

田車寒不運兒時手種栁上与雲雨近舎傍舊傭保

司馬相如傳与庸保𮦀作

少換老欲尽宰木鬰倉倉

公羊春秋秦伯謂蹇叔曰(⿱艹石)尓之年者宰上之木拱矣

田園変畦畛

周礼遂人溝上有畛

招延屈父黨劳問走婚親歸來飜作客

唐刘長卿詩旧業今巳无還郷反爲客

顧影良自哂一生苹託水

刘伶酒德頌俯𮗚万物擾擾焉如江海之載浮萍

萬事雪侵𩯭夜䦨風隕霜

隕霜見上

乾葉落成陣燈花何故喜

杜詩燈花何大喜酒渌正相親

大是報書信親年當喜惧見語兒齒欲毀齓

周礼未齓者不爲奴注毀齒也男八歳女七歳𥘉覲反

繫船三百里去夢無一寸

 當是謁告獨歸不及將母分寕至大和水道三百里也

   上冢

自公返蓬蓽

 詩自公退食礼記篳門圭竇蓬户甕牖

稅駕上丘壟

李斯傳吾未知所稅駕也

霜露此日悲

 𥙊義曰霜露旣降君子履之必有悽愴之心

松楸十年拱

 退之詩深思罷官去畢命依松楸

飬雛數毛羽𥘉不及承奉康州断腸猿風枝割永痛

 山谷父庻字亜夫甞攝康州丗說新語桓公至三峽有

得猿子者其母縁號遂跳上船即絶破視其腹腸寸寸

断李白贈武諤云余爱子伯禽在魯許爲冐胡兵致之

 其詩云爱子隔東魯空悲断腸猿

少年不如人

 左僖三十年燭之武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

能爲也巳

登仕無前勇髪踈齒牙揺

韓文而髪蒼蒼而齒牙動摇

鯨波怒號洶願爲保家子

左昭二年非保家之主也

敢 議丗輕重稱觴太夫人魚菜贍庖供

 岑彭傳大長秋以朔望問太夫人起居退之詩呼

飡飣餖魚菜贍

   明叔知縣和示過家上冡二篇復次韻

敝邑荷佳政

 文選曹子建書在彼自有佳政

耕桑及時運

 渊明有時運詩

令君平生𭭕逺別喜親近

 漢邹陽傳而求親近於左右

吾友徐光禄死𢧐萬事盡

 徐禧熈寕五年與沈括等建議城永樂城北𮪍圍之禧

 及李舜舉李稷闔城俱没

不見東陵侯唯見𤓰連畛

 文選阮嗣宗詩昔聞東陵𤓰近在青門外連畛距阡陌

 子母相鉤帯東陵事見上

且當置是事椎牛㑹賔親百年共如此破涕作嘲哂

文選刘越石詩序云破涕爲𥬇

枯荷野塘水照影驚顔𩯭功名黃梁炊成敗白蟻陣

吕公邯郸道上炊黄糧事巳見上第一卷餞楽道詩注

此事與南柯事相𩔖皆出異聞集大槩言淳于棼夢入

槐安國其王妻以女使爲南柯大守十年有檀蘿囯來

伐王命棼征之敗績及覺見蟻穴云山谷多以此二事

爲一事事雖不同其義一也南柯事詳見卷末注又按

古今五行記後魏顕宗時有黒蟻與赤蟻𢧐赤蟻断頭

 而死東魏孝靖時鄴下有黃蟻與黒蟻闘黄盡死

少時無老境身到乃盡信

 曲礼六十曰𦒿指使音義曰𦒿至也至老境也渊明詩

嘗聞長者言掩耳不願听奈何五十年忽巳親此事盖

用此意

此來見抱子

詩云亦旣抱子

别日多未齓夜䦨如夢寐寒燭泣餘寸

杜詩夜䦨更秉燭相對如夢寐

女蘿上杉松

 尓雅唐蒙女蘿女蘿兔𢇁詩蔦與女蘿施于松栢文選

古詩與君爲新婚菟絲附女蘿注引詩傳云女蘿松蘿

 也草木䟽曰今松蘿蔓松而生菟絲蔓聮草上與松蘿

殊異

野葛蔓畦壟

詩葛生𮐃楚蘝蔓于野

蛛𢇁網祠屋芝菌生畫拱去囯二十年雪涕夙SKchar奉更歴

飽艱難

左僖二十八楚子曰晋侯在外十九年矣而果得晋囯

險阻艱難備嘗之矣

抑搔知蛘痛

内則問衣燠寒疾痛痒痾而敬抑搔之

聞道下士𥬇

老子云下士聞道大𥬇之

轉物大人勇

SKchar經一切衆生從無始來迷巳爲物失於本心爲物

所轉若能轉物即同如來

平生隨風波歸來夢猶洶持此寸草心

孟郊詩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負荷九鼎重

史記平原君傳使趙重於九鼎大吕

柔嘉無牛羊保身以爲供

詩柔嘉維則又云旣明且哲以保其身供謂供飬其母

也漢班倢伃傳求供飬大后長信宫退之作歐陽詹哀

辝云以志爲飬𠔃何有牛羊又按晋周顗母絡秀傅嘗

置酒舉觴賜三子曰吾本渡江託足無所不謂尓等並

貴列吾目前嵩起曰恐不如尊㫖伯仁志大而才短非

自全之道嵩性抗直不容於丗唯阿奴碌禄當在母目

下耳保身蓋用此事

   次韻叔父聖謨詠鸎迁谷

鴉舅頗強䀨

莊子天下篇強䀨而不舎者也陸龜𮐃挑菜詩云行歇

毎依鴉舅影挑頻時見䑕姑心按牡丹一名䑕姑用之

去心以𩔖推之則鴉舅亦當是一種草木之名山谷特

借鴉舅字以名鴉耳

僕姑嘗勃磎

歐公詩云病識隂晴似勃姑又云天雨止鳩呼婦還鳴

且喜勃姑僕姑皆鳩也米元章畫史又稱勃鳩莊子曰

室無空虚則婦姑勃磎

黄鳥懷好音

詩黄鳥于飛注搏𮮐也陸機䟽云黄鳥黄𪇾留也或謂

 之黄栗留幽州人謂之黄鸎一名倉庚一名啇庚一名

黧黄一名楚雀齊人謂之搏𮮐匪風云懷之好音

秋菊染春衣

 西漢雜記黄鵠下太液池上爲SKchar曰黄鵠飛兮下建章

 金爲衣兮菊爲裳

嚶嚶求朋友

 詩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又曰嚶其鳴矣求其友聲

SKchar患同一枝

 莊子逍遥篇鷦鷯巢於𭰹林不過一枝

提壷要酤我杜宇賦式微

 梅聖俞四禽言子規云不如歸去春山云暮提壷云提

壷蘆沽羙酒子規一名杜䳌蜀王本紀杜宇爲望帝亡

去化爲此鳥伐木云有酒湑我無酒沽我衛囯風式微

式微胡不歸

黄鳥在幽谷見上韜光飬羽儀

易曰鴻漸于飛其羽可用爲儀

晴風曜桃李

退之𭔃盧仝詩云偶逢明月曜桃李

言語自知時先生丘中隠喬木見雄雌引子迁緑隂相戒

防禍機

 文選鮑明逺苦𤍠行生軀蹈死地昌志登禍機李善注

引莊子曰其發(⿱艹石)機括司馬彪曰禍敗之來(⿱艹石)機栝之

 發班固漢書述曰禍如發機

李杜死刀鋸

 後漢李固杜喬皆爲梁兾所害死獄中李膺杜宻死於

 黨錮時人亦稱李杜焉

陳張怨棄遺

 前漢張耳陳餘相與爲刎頸交後有𨻶餘相趙漢遣耳

 與韓信破趙斬餘詩將安將樂汝轉棄予

不如听黄鳥永晝客爭棋

   說清水岩呈郭明叔并序

清水岩號爲天下勝處去縣庭才二十里一山空洞如覆

青玉盎也寒泉在其間甚壯急至岩口伏流入石鼻中岩

下有石鍾鼔磬其聲清越不敞衮衮跑跑能警動人丗間

金革聲不足道也岩前平衍略可坐千人不審旌斾嘗因

公事一游否

 山海經河水其源渾渾泡泡注云水濆湧之聲交泡

嘗聞清水岩空洞極明好虎狼僲部曲

 仙傳拾遺郭文字文舉隠餘杭天柱山虎常馴SKchar於左

 右亦可撫而牽之文出山虎必随焉梚首隨行如羊犬

 耳晋書有傳事亦略同李廣傳行無部曲行陳

鍾鼔天擊考

 唐囯風子有鍾鼔弗鼔弗考注考擊也釋文鼔本或

雲生卧龍石水入煉丹竈有意携𬋩弦山祇應洒掃

䨇鳬謂郭令也事見上詩豈弟君子來游來SKchar老杜雨

 過⿱⺾⿰𩵋禾端云諸家憶所歴一飯跡便掃

   次韻章禹直開元寺觀𦘕壁兼簡李德素

丹素古藏壁風雨飽侵食拂塵開藻鍳

老杜云持衡留藻鍳

志士淚霑臆

 老杜云人生有情淚沾臆

靈山逺飛來不可以智測

 臨安靈隠山有飛來峯晏元献輿地志云晋咸和元年

 西天僧慧理曰此是中天竺囯靈鷲山之小嶺不知何

年飛來

龍神湛囬向

 楞SKchar經有十囬向

擁衛立剱㦸依稀呉生手旌斾略可識

 老杜云畫手㸔前軰呉生逺擅塲又曰冕旒俱秀發旌

斾尽飛楊又云依稀橘奴跡

鴻濛揷楼殿

 老杜靈湫作云東山氣𮐃鴻宮殿近上頭又嶽麓山道

 林二寺行云殿脚揷入赤沙湖

毫髪数動植

 周礼大司徒其動物冝毛物其植物冝皁物

廣牀瞻二聖有衆拱萬億

 詩云萬億及秭

飛行湊六合

莊子六合之内聖人論而不議六合之外聖人存而

𭣄取着一席人人開生面

 老杜丹青引凌雲功臣少顔色將軍下筆開生面

絶妙推心得

 丗說曹娥碑題云絶妙好辝

李侯天機淺

荘子大宗師篇其嗜欲深者其天機淺

㸃目所及

 杜詩指㸃虚無是征路

三生石上夢

甘澤謡記圎澤事云圎澤SKchar曰三生石上旧精䰟賞月

 吟風不要論慙愧情人逺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

天楽鳴我側

大白登瓦官閣詩漫漫雨花落嘈嘈天楽鳴

齒㝷前日事

退之詩幽㝷事隨去

晦明忽復易章生南溟鵬

莊子北溟有魚化而爲鳥其名爲鵬海運則將徙於南

 溟也

籠檻鎻六翮

 韓詩外傳鴻鵠一㪯千里所恃者六翮耳

能同寂寞遊濁酒聊放適

 文選嵇叔夜書濁酒一盃弹琴一曲志願畢矣

西風葉䔥䔥蟋蟀依墻壁

月令季夏蟋蟀居壁

家無萬金産

 退之詩指渠相賀言此是萬金産

四鄰碪声急藜羮傲鼎食

 見上退之送恵師云囊无一金資飜謂冨者貧

藍𫃵亦山立

左宣十二篳路藍𫃵楽記㧾干而山立玉藻山立時行

言雖貧而不動如山也

並船有SKchar姝粉白眉黛黒

 淮南子云粉白黛黒韓文云粉白黛緑

期公開顔𥬇醉語雜翰墨不湏談俗事祇令人氣塞

 淳化帖王羲之書云而艱疾(⿱艹石)此令人短氣此言熈豊

之政

   听崇德君鼔琴

    前集有姨母李夫人墨竹詩外集十一卷有𮗚

    崇德墨竹SKchar其序云姨母崇德君贈新墨竹圗

    且令作SKchar米元章畫史云朝議大夫王之才妻

    南昌縣君李氏尚書公擇之妹能臨松竹木石

    等畫見本即爲之卒難辨

月明江静寂寥中大家歛𬒮抚孤

 後漢列女傳扶風曹丗叔妻同郡班彪之女数召入宫

令皇后諸貴人師事焉號曰大家禹貢嶧陽孤

古人巳矣古楽在

孟子云今楽猶古楽

彷彿雅頌之遺風妙手不昜得

杜詩𦘕師亦無数好手不可遇

善听艮独難猶如SKchar曇華時一出丗間

法華經云如是妙法諸佛如來時乃說之如SKchar曇鉢花

時一現耳䟽云SKchar曇鉢花名瑞應現則金輪王岀

两忘琴意與巳意迺似不著十指弹

孟郊妾薄命云不惜十指弦爲君千萬弹

禅心黙默三渊静

莊子應帝王篇鯢桓之審爲渊止水之審爲渊流水之

審爲渊渊有九名此處三焉注云渊者静黙之謂耳

幽谷清風淡相應𢇁声誰道不如竹

晋孟嘉傳𢇁不如竹

 竹不如肉

我巳忘言得真性罷琴窗外月沉江万籟俱空七絃定

杜詩罷琴惆悵月照席

   次韻答楊子聞見贈

金盤厭飫五侯鯖見上注玉壷澆潑郎官清

 囯史𥙷云酒則郢之冨水烏程之(⿱艹石)下滎陽之土窟春

 剱南之燒春京城之蝦蟇陵郎官清

長安市上醉不起

 老杜云李白一㪷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

左右明粧奪目精

退之李花詩云静濯明粧有所奉目精見上

結交賢豪多杜陵

 班孟堅西都賦云郷曲豪舉遊俠之雄連交合衆馳騖

 乎其中若乃𮗚其四郊浮游近縣則南望杜覇北眺五

陵英俊之域紱冕所興注云宣帝葬杜陵文帝葬覇陵

挑李成蹊見上卧落英

上林賦垂條扶䟽落英憣纚

黄綬今爲白下令

 元注云大和縣古白下漢朱愽傳云刺史不察黄綬師

古曰丞尉聀卑皆黄綬

蒼顔只使故人驚督郵小吏皆趍版

 晋陶潜傳潜爲彭澤令素簡貴不私亊上官郡郵至邑

吏白應束𢃄見之潜嘆曰吾不能爲五斗米折腰拳拳

亊郷里小人解印去縣趍版謂執手版而趍手版見上

退之詩勿慊法官未登朝猶勝赤縣長趍尹趍字盖取

此義

陽春白雪分吞聲

 江淹恨賦莫不飲恨而吞聲杜詩吞聲躑躅涕淚零

楊君青雲貴公子

刘伶酒德頌云貴介公子

歎嗟簿領困書生贈我新詩甚髙妙淚斑枯笛月边横

述異記舜葬蒼梧之野二妃淚下沾竹文悉爲之斑

文章不直一杯水

大白云吟詩作賦北窗裏萬言不直一杯水

老矣忍與時人爭江城SKchar舞聊得醉但願数有美酒傾莫

要朱金SKchar2縛我陸沉丗上貴無名

楊子法言紆朱懷金之楽老子曰無名萬物之始又曰

道常無名

  食笋十韻

   前集上子瞻書云聞燕坐東坡心醉六經又云

   比以聀事在山中食笋得小詩輙上𭔃一𥬇旁

   州士大夫和詩時有佳句要自不滿人意莫如

   公待我厚願爲落筆思得申紙疾讀如老杜所

    謂一洗萬古凡馬空者按坡集和篇乃將去黄

   州時作山谷至太和盖元豐四年春庚申歳七

   年甲子歳春移監德平鎮坡亦以七年春移汝

   州此詩當是六年作

洛下斑竹笋花時壓鮭菜

𢈔𭅺貧食鮭巳見上注杜詩云自愧無鮭菜空煩卸馬

鞍鮭戸佳切韻曰魚名岀吴志

一束酬千金掉頭不肯賣

杜詩巢父掉頭不肯住

我來白下聚此族冨庖𫳐

退之闘雞詩義SKchar恥庖𫳐

蠒栗戴地翻觳觫觸墻壞

退之詠笋云見角牛羊没又云穣穰疑翻地天地之牛

 角蠒栗見記觳觫見孟

𧥄𧥄入中厨

詩尓羊來思其角濈濈

如償食竹債

SKchar經云身爲畜生酬其𪧐債詩意謂牛羊食竹及死

爲笋爲人所食若償債然又用傳燈録死爲菌令人食

 之之意按第十五祖那提婆傳尊者旣得法後至毗羅

 囯有長者園樹生大耳如菌味甚羙惟長者與第二子

 羅㬋羅取而食之尽而復生餘皆不得見時尊者知其

𪧐因長者問其故尊者曰汝家昔供飬一比丘然此比

丘道眼未明以虚霑信施故報爲木菌惟汝與子得享

甘𦵔和菌耳

𦵔酢菜也菌耳即上注

辛膳胹姜芥

左宣二年使宰夫胹熊蹯

烹鵝𮦀股掌炮鱉乱群介

 江南别録云僧謙明好詩酒烈祖問其所求曰惟願鵝

生四个腿鱉生两重裙陶岳五代史𥙷亦云詩韓奕云

 炰鱉鮮魚

小児哇不羙

孟子出而哇之注吐

䑕壌有餘嘬

莊子䑕壌有餘𬞞孟蝇蚋蛄嘬之

可貴生於少古來食共噫尚想髙將軍五溪無人采

明皇𮦀録髙力士謫黔州山谷多薺而人不食力士作

詩曰两京作斤賣五溪無人采夷夏雖有殊氣味都

   蕭巽葛敏修二斈子和予食笋詩次韻答之

    吴氏漫録云山谷南還至南葉竹軒令侍史誦

詩板戒勿言姓名一絶句云不用山僧供帳迎丗間無

 此竹風凊獨拳一手支頥卧偷眼㸔雲生未生徐視姓

名曰果吾斈子葛敏修也此篇言二妙各能詩果不誣

北饌厭羊酪南庖豐笋菜自北初落南幾爲児所賣

史記越丗家陶朱公中男殺人事莊生羞爲児子所賣

習知價廉平

史記吴起傳起廉平能得士心此摘其字

百態事烹宰𬐱晞枯腊瘦蜜漬真味壞就根煨茁羙

茁出也見上

豈念炮烙債

史記周紀西伯請紂去炮烙之刑

咀吞千畒餘

退之南食詩咀吞面汗騂史記貨殖傳渭川千畒竹

胷次不蠆芥

 子虚賦其於胸次曽不蠆芥

二妙各能詩才名動江介

楚詞長江介之遺風魏都賦與江介之湫湄注云韓詩

 章句曰介界也

詩論多佳句膾灸甘我嘬

孟膾炙與羊𬃷孰羙言其詩膾炙人口也曲礼母嘬灸

 註嘬謂一㪯尽脔

因君思飬竹萬籟听秋噫

莊子齊物篇汝聞地籟而未聞天籟又云大塊噫氣其

 名爲風

從此繕藩籬下令禁漁菜

韭黄照春盤菰白媚秋菜

 本草菰根蔣草也江南人呼為茭草圗經云又名茭白

惟此蒼竹苗市上三時賣江南家家竹剪伐誰主𫳐

 詩勿剪勿伐

半以苦見踈不言甘昜壞

表記君子之接如水小人之接如醴君子淡以成小人

甘以壞莊子山木篇亦云云

葛陂雕龍睡未索兒孫債

後漢費長房傳長房辝歸翁与一竹杖曰𮪍此任所之

 則自至矣旣至可以杖投葛陂中也房乘扙湏㬰來歸

 即以扙投陂顧視則龍也莊子千金之珠必在驪龍頷

 下子能得之必遭其睡也

⿰犭頼膽能分杯虎魄妙拾芥

本草序例云礠石引針虎珀拾芥戎塩累𡖉⿰犭頼膽分杯

此物於食殽如客得儐介

 漎食貨志夫塩食肴之將

思入帝鼎烹忍遭飢涎嘬懶林供翰墨碪杵風號噫每下

歎枯株焚如落樵采

 懶林疑字誤詩意謂其始也思入大烹以享上帝之鼎

其次為筆以供翰墨最下枯槁而為樵夫所采頗合箴

 規之意焚如見昜离卦每下愈况見莊子知北遊篇

   胡朝請見和復次韻

人𥬇𢈔郎貧滿胸飯寒菜見上春盤食指動

左宣上云子公之食指動曰他日我如此必嘗異味

笋茁入市賣囬首万錢厨不羡廊廟𫳐

 晋何曽日食万錢文選李陵答蘇武書聞子之歸无尺

 士之封而親戚貪佞之𩔖悉為廊廟𫳐

民生暫神竒見上胞雋伐性壊

枚叔七發云皓齒蛾眉命曰伐性之斧甘脆肥醲命曰

腐膓之薬盖取呂氏春秋靡曼皓齒命曰伐性之斧肥

肉厚酒命曰爛膓之食雋永見上注謂肥SKchar胞當作肥

 又疑是庖字東方朔傳館陶公主胞人師古曰胞与

忍持芭蕉身見上負牛羊債

SKchar經云以人食羊羊死爲人人死爲羊死死生生互

來相取汝負我命我還汝債

籜龍不稱𡨚

 盧仝𭔃男抱孫詩云竹林吾㝡惜新笋好㸔守万籜包

 龍兒攅迸溢林薮又云籜龍正稱𡨚莫殺入汝口丁寕

 嘱託汝汝活籜龍否

昜致等拾芥

夏侯勝傳如俯拾地芥

䔥䔥煙雨姿壯士持戈介駢頭沸鼎烹

易貫魚以宫人寵注云貫魚謂五隂駢頭相次似貫魚

也退之义魚詩駢首𩔖同條

可口垂涎嘬

莊子云其味相反而皆可於口杜道逢麴車口流涎

霜叢負後凋玉食香餘噫

 書惟辟玉食晋王濬玉食錦服

續詩无全功

 列子天地无全功

葑菲倘可采

 詩采葑采菲

   𭔃李次翁

雨断山川明

 老杜詩楚天不断四時雨

花深鳥烏楽見上枯骨不霑名

 列子曰死後餘名豈足(⿰氵閠)枯骨

古今同一壑

 漢楊惲傳古与今如一丘之壑注云言其同𩔖也

惟有在丗時聊厚不為薄

 文選古詩斗酒聊相娱聊厚不為薄

南箕与北斗親友多離索

南箕北斗見一卷注記檀弓離羣而索居

斯文如舊𭭕李侯極磊落頗似元魯山用心抚疲弱

 元德秀字紫芝為魯山令有德政天下髙其行不名謂

 之元魯山詳見唐書卓行傳前集有贈別李次翁四言

 詩其畧云𮗚物慈哀蒞民爱莊而此詩又比之元魯山

此人當是作邑張方囬家本編四言詩於太和詩中此

詩亦在太和作

不以民為梯俯仰无所作胸中種妙斍

圜斍經由彼妙斍性徧滿故根性塵性无壞无𮦀

歳晚期必穫然膏夜讀書見聖冝有作

 書君陳未見聖若不克見聖

文字𭔃我來官郵逺飛橐

橐謂置筒也白楽天云与徽之唱和來去常以竹筒貯

丗縁心巳死倘得万金薬

 万金良薬見灌夫傳

   題髙君正適軒

至静在平氣至神惟順心道非貴与賤逹者古猶今見上

功名屬廊廟間暇歸山林

巳見廊廟等山林注

畜魚𮗚群嬉籠鳥听好音

詩晛晥黄鳥載好其音文選潘岳秋㒷賦曰池魚籠鳥

有江湖山薮之思

不如一丘壑隨願得飛沉

 前漎叙傳云漁釣於一壑則万物不奸其志栖遲於一

 丘則天下不昜其楽

開門納日月

 選詩璇題納明月

呼客解纓𬖂詩書抚塵迹SKchar舞送光隂妖𡢃傾囯𥬇

 上林賦妖治間都史記作妖治𡢃都陽城下蔡傾城傾

 囯見上

𢇁竹感人深

 楽記曰物之感人无窮而人之好𢙣无節

豁然開𮌎次風至獨披襟

 宋玉風賦楚襄王有風颯然而至者王乃披襟而當之

 曰快哉此風

樊籠鎻形質物外有幽㝷

退之詩幽㝷亊隨去孰能量近逺又云物外日月本

  奉送周元翁鎻吉州司法厅赴礼部試

    按山谷跋尾元翁名壽

江南江北木葉黄

楚詞洞庭波兮木葉下

五湖歸鷹天雨霜

後漢隗SKchar傳范蠡乘扁舟於五湖杜詩青楓葉赤天雨

繫船湓城秣髙馬

 湓城江州也言自此陸行文選馬賦旦刷幽燕晝秣荆

 越退之云膏吾車兮秣吾馬

客丁結束女縫裳

 詩可以縫裳

貢書登名徹未央

 退之復志賦豈不登名於一科𠔃曽不補其遺餘髙帝

 紀蕭何治未央宫

不此長卿薄游梁

司馬長卿病免客游梁見本傳梁即汴京也

南山霧豹出文章見上去取公卿昜驅羊

杜牧示阿冝云願汝出門去取官如驅羊

與君𥘉無一日雅

漎谷永傳永奏書謝王鳯曰永無一日之雅左古之介

傾盖許子如班楊

家語孔子之郯遭程子於塗傾盖而語邹陽傳語曰白

頭如新傾盖如故班謂固楊謂雄也

囚拘官曹少相見

服鳥賦愚士繫俗僒(⿱艹石)囚拘

忽忽嵗晚稼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詩十月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一盃僚友喜多在謝守不見空澄江澄江如練明橘柚

謝朓元暉詩云餘霞散成綺澄江浄如練元暉爲宣城

守南中榮橘柚亦元暉詩也

萬峯相𠋣摩清蒼莫堂醺醺客𬒳

漎髙祖𬒳酒夜徑宅中

SKchar䀨醉燭生光

 前集听宋宗儒摘阮SKchar云促弦䀨醉驚客起两用此字

 按春明退朝録云大宗嘗謂侍臣曰後唐莊宗湛飲以

 鄭聲與胡部合奏謂之䀨帳自昏逹旦不息山谷盖取

 此意

椎皷發船星斗白

杜詩負塩出井此溪女打鼔發船何郡𭅺

明日各在天一方

杜云我行山川異各在天一方

寒鴉滿枝二橋宅樽前顧曲憶周𭅺

吴志周瑜傳時年二十四吴中皆呼爲周𭅺從孫䇿攻

皖城㧞之得橋公二女囯色䇿自納大橋瑜納小橋瑜

少精意於音楽雖三爵之後其有闕誤瑜必知之知之

必頋故時人謡曰曲有誤周𭅺頋寰宇記云橋公亭在

舒州懷寕縣北隔皖水一里同安志有橋公亭記云聞

 之耆耋橋公之旧居也

鱸魚斫膾蔗爲漿

後漢左慈在曹操坐操曰今日髙㑹珍羞略備所欠吴

 松江鱸魚耳元放曰此可得也因求銅盤貯水以竹竿

 餌釣於盤中湏㬰引出一鱸魚又餌釣沉之湏㬰復引

 出皆長三尺餘操使目前鱠之周浹㑹者蔗漿見上

恨君不留誰與嘗殿前春風君射䇿漢庭諸公必動色

杜詩滿堂動色嗟神妙射䇿見上

故人(⿱艹石)問黄𥘉平將作金華牧羊客

 大白詩金華牧羊迺是紫煙客葛洪神仙傳黄𥘉平年

 十五家使牧羊有道士將至金華山四十餘年其兄初

 起求得之問羊何在𥘉平言叱叱羊起於是白石皆起

成羊数萬頭

   𭔃晁元忠十首

囯工裁白璧

考工記輪人曰可規可矩謂之囯工

巧冶鑄干將

 王褒云巧冶鑄千將之璞吴越春秋云千將吴人也能

爲剱作二枚一曰干將二曰莫𫆀莫耶干將之妻

成爲萬乘器白日吐寒光

漢邹陽傳云荆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又云蟠木根

 柢而爲萬乘器

其誰湔沸汝歳月海生桑

神仙傳王逺字方平過蔡經家麻姑亦至麻姑自說

待以來見東海三爲桑田

蛛網連城玉

史記藺相如傳趙得和氏璧秦頋以十五城請易璧

苔生百錬剛

 文選刘越石詩何意百練剛化爲繞指柔

子雲賦逐貧

楊雄逐貧賦見本傳

退之文送窮

退之此文盖擬逐貧而筆力逺過之

二作雖𩔖俳

 漢枚乘傳其孽子皐詼𥬇𩔖俳倡又云皐賦辝中自言

 爲賦不如相如又言爲賦迺俳見視如倡自悔𩔖倡也

頗見壯士𮌎晁子行問津

 語使子路問津

欲濟無山窮

 山窮事見左宣下

著書蓬蒿底端有古人風

 古人風見上文選𮦀擬詩顧念張仲蔚蓬蒿滿中園注

 引三輔決録云張仲蔚隠身不仕明天官愽物所居蓬

 蒿没人

沙擁大江水

 韓信傳龍且与信夾維水陳信乃夜令人為万餘囊盛

 沙以壅水上流引兵半度擊龍且陽不勝還走龍且追

 度水信使决壅囊水大至龍且軍大半不得度即急擊

 殺龍且

泥封函谷閞

 隗SKcharSKchar將王元說SKchar曰臣請以一丸泥為大王封凾

 谷閞此万丗一時也

古來丗上雄𫳐木風雨寒見上魯儒守一經亦有澗谷槃

 漎韋賢傳遺子黄金滿籝不如一經賢號稱邹魯大儒

 詩考槃在澗

何亊窮愁極江南𢈔子山

史記虞卿傳云虞郷非窮愁亦不能著書以自見於後

丗云𢈔信字子山作哀江南賦後周書具載其詞

河清无人待見上蘭芳无人采

 退之琴操云蘭之猗猗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其香不採而佩於蘭何傷

山空露圑

詩零露圑圑作漙

葛蔓石磊磊

 楚詞石磊磊葛蔓蔓

丗有傾囯媒一𥬇珠百琲

 吴都賦金溢珠琲注金二十四兩為溢珠十貫為一琲

 傾囯見上

徃時祢處士㒹倒孔北海

見後漢祢衡傳

楚宮細腰死長安眉半額

馬援傳子廖上䟽長楽宫云傳曰吴王好剱客百姓多

創瘢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長安語曰城中好髙髻

 四方髙一尺城中好廣眉四方且半額城中好大䄂四

 方全匹帛斯言如戯有切亊实

比來翰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文選謝宣逺詩粲粲翰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爛熳多此色文章本心術万古无轍迹

 老子善行章善行无轍迹

吾嘗期斯人隠(⿱艹石)一敵囯

漎劇孟傳大將軍得之(⿱艹石)一敵囯云後漎吴漎傳帝歎

 曰吴公𦍑強人意隠(⿱艹石)一敵囯矣

北書來无期鴈不到梅嶺

 杜詩短日行梅嶺盖謂大𢈔嶺上梅也衡山有囬鴈峯

 子厚過衡山詩云正是峯前囬鴈時

欲之双鯉魚

 之字誤遺我双鯉魚見上

楓葉江路永平生中心願𥚹短不𫉬騁冨貴安可為吾亦

有岑鼎

 韓非子云齊伐魯索讒鼎魯以其鴈徃齊人曰鴈也魯

 人曰真也齊人曰使楽正子春來吾將听子魯君請楽

 正子春子春曰胡不以其真徃君曰吾爱之答曰臣亦

 爱臣之信又按新序云齊攻魯求岑鼎魯載鼎徃齊不

 信而反之使人告魯君桞下恵以為是則請受之魯君

請於下恵對曰君之欲以爲岑鼎也以免囯也臣亦有

囯於此破臣之囯以免君之囯此臣所難也魯君乃以

真岑鼎往桞下恵可謂守信矣信之於人重矣言不可

 以冨貴而易其素守也

濟岱有佳人

 漢外戚北方有佳人絶丗而獨立

肌膚(⿱艹石)氷雪

莊子逍遥篇藐姑射之山有神人焉肌膚(⿱艹石)氷雪婥約

(⿱艹石)處子

我願從之遊𥙷我黥與刖

 莊子大宗師篇庸詎知夫造物之不息我黥而𥙷我刖

了不解人嗔真成一癡絶見上櫟社定頽然聊用神吾拙

神拙見上

山公懷涇渭濬冲遭鍳賞

 山濤傳濤所奏甄拔人物各爲題目時稱山公啓事王

戎傳戎有人倫鍳識常目山濤如渾金璞玉人皆欽其

 寳莫知名其器弟敦有髙名戎𢙣之後果逆乱其鍳賞

𩔖如此濬冲戎字也

代豈無若人吹嘘青雲上念君如済水抱清伏泉壌

 文選謝泉暉詩濁河穢凊済注引𢧐囯䇿張儀說秦王

 曰清済濁河足以爲阻尚注曰済水入河並流数十里

南截河又並流数里溢爲榮澤

行潦酌尊彜吾猶恃源往

大雅浻酌彼行潦書作㑹宗彛注宗庿彛樽

蛾眉在蒿萊

 衛囯風云螓首蛾眉以羙人比君子也

金玉千里音

 詩無金玉尓音

遥思甑生塵

 後漢范丹傳丹字史雲閭里SKchar之曰甑中生塵范史雲

 釡中生魚范萊蕪

汗漫𮗚古今沉SKchar驚人句

 楊子法言蜀莊沉SKchar老杜詩句不驚人死不休

摹寫詠時禽無爲愁肝腎君子要刳心

 元稹作老杜墓誌云擺去拘束摹冩𭄿象退之贈崔立

 之云𭄿君韜飬待徴招不用彫琢愁肝腎莊子天地篇

 君子不可以不刳心焉

臨川往長懷神交可心晤

論語子罕篇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舎晝夜此段

 說者不一獨景迂講義云江熈曰人非山立俛仰而過

 臨川興懷能不慨然山谷意恐或近此

文章不經丗

 文選應休璉百一詩云文章不經囯筐篋無尺書

風期南山霧見上化䖝哦四時

 退之詩化䖝枯挶莖

悲喜各有故吾獨無間然子規𭄿歸去

 子規云不如歸去苐二卷有次韻晁元忠十詩與此詩

 同是元豐己未作巳注其詳

   次韻周法曹游青原寺即周元翁

市聲故在耳

說苑孔子謂弟子曰違山千里蟪蛄之聲猶在耳

一原謝塵埃乳竇響鍾磬

選詩南鄰擊鍾磬

翠峯麗昭囬

詩倬彼雲漢昭囬于天

俯㸔行磨蟻

晋天文志日月實東行而天牽之以西没如蟻行磨石

 之上磨左旋而蟻右去

車馬度城隈水猶曹溪味山自思公開

傳燈録行思禅師傳𠮷州安城人聞曹溪法席乃徃𠫵

礼問曰當作何所務即不落階級云云祖深器之師旣

得法住吉州清源山净居寺有沙弥希迁問曰曹溪大

 師還識和尚否師曰汝今識吾否曰識又爭能識得師

曰衆角雖多一麟足矣

浮圗湧金碧

浮圗塔也杜詩(⿰氵閠)聚金碧氣文選陸機連珠曰金碧之

岩必辱鳯舉之使

廣廈構瓌材蝉蛻三百年

 史記屈原傳蝉蛻於穢

至今猿鳥哀祖印平如水

 傳燈録𥘉祖逹磨傳師曰SKchar傳法印以契證心外付袈

 裟以定宗旨

有句非險崖心花照十方

圜斍經丗尊告普斍菩薩云心花發明照十方利

𥘉不落梯堦

 不落階級見此篇注歩歩踏佛階梯見傳燈録法融禅

 師傳

我行暝託𪧐夜雨滴華榱殘僧四五軰法筵歎塵埋石頭

麒一角

見上本傳云師付法石頭

道價直九垓

相如封禅書云上暢九垓

庐陵米貴賤傳與後人猜

本傳云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庐陵米作麽價

暁躋上方上

上方見維摩經杜詩上方楼閣晚

秋塍乱箕荄寒藤上老木龍蛇委筋骸

 記礼運元肌膚之㑹筋骸之束

魯公大字石筆势欲崩摧德人𭧽來游頗有嘉客陪憶當

擁旌旗千𮪍相排豗且復SKchar隨𢇁竹冩煩哇亊如飛鴻去

名與南斗偕松竹吟髙丘何時更能來

 顔真卿貶吉州司馬大字當是紀遊也

囬首翠微合

 尓雅山未及上翠微

于役王亊催

詩君子于役又王亊靡盬

猿鶴一日雅重來尚徘SKchar

 孔德璋北山移文云蕙帳空𠔃夜鶴怨山人去𠔃暁猿

 驚詩意謂猿鶴旣有一日之雅𠕅來尚可從容也一日

 之雅見漢書谷永傳

   答永新宗令𭔃石耳

    永新与太和皆𠮷州屬邑

飢欲食首山薇

 史記伯夷傳義不食周粟隠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

渴欲飲頴川水

 莊子譲王篇故許由娯於頴陽後漢逸民傳序云尭稱

 則天不屈頴陽之髙注云頴陽謂巢許陸士衡猛虎行

 渴不飲盗泉水热不息𢙣木隂太白詩有耳莫洗頴川

 水有口莫食首陽蕨

嘉禾令尹清如氷

 文選白頭吟清如玉壷氷寰宇記永新縣西北有禾山

𭔃我南山石上耳筠籠動浮煙雨姿

 杜詩西蜀櫻桃也自紅野人相贈滿筠籠

瀹湯磨沙光陸離

莊子䟽瀹而心澡雪而精神上林賦牢落陸離爛漫

竹萌粉餌相發揮

尓雅笋竹萌礼記内則糗餌粉酏刘夢得楊桞枝詞云

桃紅李白皆誇好湏得埀楊相發揮

芥薑作辛和味冝

礼記王制中囯夷蛮戎狄皆有安居和味冝服

公庭退食飽下筯

詩退食自公晋書無下筯処

杞菊避席遺萍虀

陸亀𮐃有𣏌菊賦韭萍虀見石崇傳借使孝經避席字

鴈門天花不復憶

代州鴈門郡五臺山有天花蕈

沉乃桑鵝與猪雞

桑鵝未詳東坡和陶詩云老豬生樹雞當是黄耳菌屬

小人藜𡙡亦易足嘉𬞞遣餉荷眷𥝠吾聞石耳之生常在

蒼崖之絶壁

老杜桂君髙堂之絶壁此用其句律

苔衣石SKchar風日炙

苔衣石髮見上注

捫蘿挽葛採萬仞

文選謝靈運詩薜蘿(⿱艹石)在眼又云葛弱豈可捫

仄足委骨𧲣虎宅

莊子側足而墊之及黄泉

佩刀買犢剱買牛

漎龔遂傳民有帯持刀剱者使賣剱買牛賣刀買犢曰

何爲帯牛佩犢

作民父母今得聀

漎趙廣漎傳盛制豪強小民得聀注云聀常也

閔仲叔不以口腹累安邑

後漎書太原閔仲叔丗稱節士客居安邑日買豬肝一

 片屠者或不肯與安邑令聞敕吏常給焉仲叔曰閔叔

 豈以口腹累安邑𫆀

我其敢用鮭菜煩嘉禾

 鮭菜見上

願公不復甘此鼎免使射利登嵯峨

 文選呉都賦冨中之䇇貨殖之選乗時射利財豐巨万

 司馬相如賦分工入曽宫之嵳峩

   喜知命弟自青原歸

爲吏困米𬐱

漎黄伯傳米塩靡宻𥘉(⿱艹石)煩碎注米塩言𮦀而且細

曲肱夢靈泉諒非調鼎手正斍荷鋤便

選詩王生和鼎實渊明詩帯月荷鋤歸

 在公雖勤苦

 詩夙夜在公

歸喜叔山禅

 莊子德充符篇魯有兀者叔山無趾踵見仲尼知命山

 谷弟也足蹇故比之叔山

去我忽数日草䖝傍牀煎

 詩十月蟋蟀入我牀下

屋角鳥烏楽見上行輿響檐肩

 退之聮句刘熟檐肩頳

包解分柿栗

 老杜北征詩粉黛亦解包

兒女閙樽前白紵繞祖塔

知命布衣也故稱白紵鮑照集有白紵SKchar沈約有四時

白紵SKchar青原山思公塔詳見上注

香携青原煙玄珠一百八

莊子象罔得玄珠以言数珠也

夜紉湘𫃵穿

 内則紉箴請𥙷綴紉女陳反湘當作緗按說文緗帛淺

 黄色也

髙林風落子老僧選霜堅

 杜詩葉裏松子僧前落

䄂中岀新詩山水含碧鮮五言吾老矣佳句付惠連

 謝靈運詩山水含清暉恵連靈運弟也亊見南史本傳

   𭔃張冝父

建德之囯有佳人

 莊子山木篇市南冝僚謂魯君曰南越有邑名為建德

 之囯云云文選江文通𮦀擬詩云幸逰建德郷亦用此

 亊而池州有建德縣冝父乃此縣人𫆀

明珠為佩玉為衣去囯三歳阻音徽

 詩思齊大姒嗣徽音箋徽羙也

所種桃李民爱之

 說苑簡子謂陽虎曰樹桃李者夏得休息秋得食焉樹

 蒺藜者夏不得休息秋得其刺焉

射陽城边春爛熳

 楚州山陽縣本漢射陽縣地張冝父當是建德人而仕

 於山陽時巳解去

桞暗斈宫鳥相喚追隨裘馬多少年

 老杜壯遊詩放蕩斉趙間裘馬頗清狂退之云從兹冨

裘馬寕復茹蔾蕨肥馬輕裘本出論語

獨忍長飢把書卷讀書萬卷不直錢

 一作筆有神杜詩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漢灌夫傳

 夫曰平生毀程不識不直一錢此用其字太白詩吟詩

 作賦北牎裏萬言不直一杯水此用其意

逐貧不去與忘年

 一作交親逐貧賦見上莊子忘年忘義南史江揔傳輿

 張纉䓁爲忘年友

虎豹文章𬒳縛

 易大人虎変其文炳也君子豹変其文蔚也

何如逹生自娱楽

 莊子有逹生篇

   髙至言築亭於家圃以奉親㧾其𮗚覧之冨退之

   南山詩﨑嶇上軒昴始得𮗚覧冨命曰溪亭乞余

  賦詩余先君之弊庐望髙子所築不過十牛鳴耳

   釋氏書五里爲一牛鳴故余未嘗登臨而得麒処

逸人生長在林泉更築亭皐名意在

上林賦亭皐千里靡不𬒳

明月清風共一家

傳燈録張拙頌云凡聖含靈共我家南史謝譓傳入吾

室者但有淸風對吾飲者惟當明月

全以山川爲眼界

 多心經无眼界无意識界

鳥度雲行閱古今

 太白詩人行明鏡中鳥度屏風裏昜雲行雨施

溪濵木末听竽籟

 杜詩万籟真笙竽本出髙唐賦纎條悲鳴聲似竽籟

老夫平生行楽處只今許公分一𣲖

 東坡集中文与可畫竹記云余為徐州与可以書遺余

 曰近語士大夫吾墨竹一𣲖近在彭城可徃求之

   彫陂

彫陂之水清且泚

老杜云蛟之横岀清泚

屈為印文三百里呼船載過七十餘褰裳乱流初不記■

 鄭風子恵思我蹇裳渉溱彫亦作雕韻書云琢文也乘

 舟七十餘渡徒渉者不可復記

竹輿嘔唖見上山徑凉僕姑呼婦聲相𠋣見上篁中見上

猶道泥滑滑

 泥滑滑蜀中號雞頭鶻

僕夫惨惨耕夫喜窮山為吏如漫郎

 漫郞唐元結自謂也見本傳

安能為人作嚆矢

 莊子在宥篇知曽史之不為桀跖之嚆史也

老僧迎謁喜我來吾以王亊篤行李

鮑明逺詩手迹可傳心願尓篤行李

知民虚实應縣官我寕信目不信耳

霍光傳縣官非我家將軍不得至是如淳曰縣宮謂天

 子東平王宇傳縣官年少張晏曰不敢指斥成帝謂之

縣官髙士傳孔子曰吾之信顔囬非獨今日所信者目

 目猶不可信

僧言生長八十餘縣令未曽身到此

   幾復𭔃㯽榔且答詩𭄿予同種次韻𭔃之

少來不食蟻丘漿

莊子則陽篇孔子之楚舎於蟻丘之漿詞多不録

老去得意⿰氵𭝠園方見上鑑中巳失児時靣忍能乞與賔𭅺

傳燈録云認奴作𭅺此摘其字獨未知其意所指也

   元翁坐中見次元𭔃到和孔四飲王䕫玉家長韻

   因次韻率元翁同作𭔃湓城

雨罷山澤明日長花桞困

 老杜春光懶困𠋣㣲風

游𢇁上天衢

 老杜落花游𢇁白日静

𮗚物得無悶

 易遯丗無悶酒德頌云俯𮗚萬物

時從顧曲人

 周瑜傳曲有誤周𭅺顧以言周元翁

笋饌酌春醖季子未識面想見眉目俊新詩如鳴絃快讀

開鄙吝

後漢黄憲傳時月之間不見黄生鄙吝之萌復存乎心

銅官魯諸生事道三無愠

語三巳無愠色

比來工五字句法妙何遜

梁記室兼水部𭅺何遜字仲言有詩集

枯棊覆吴圗

 王逢云別後竹窗風雪夜一燈明㓕覆吴圖齊書曰能

棊人琅邪王抗爲苐一品关郡禇思荘㑹稽夏赤松第

 二品宋文帝丗羊玄保戯因製局圗還於帝前覆之

青簡玩秦烬

 後漢吴祐傳殺青簡以冩書

葉暗黄鳥時見上風號報花信

東皐雜録云江南自初春至初夏有二十四風信梅花

 風最先㨂花風最後唐人詩曰棟花開後風光老梅子

 黄時雨意濃晏元献詩亦曰二十四畨花信風是也

遥仰吟思(⿱艹石)江錦割向盡

 南史江淹傳夢一人自稱張景陽謂曰前以一疋錦相

 借今可見還探懷中得数尺與之此人大恚曰那得割

 截都尽頋見丘遲曰餘此数尺無所用以遺君自是淹

 文章躓矣

應煩王公子又破黄封印

 宫酒以黄羅帕封之

   𠕅次孔四韻𭔃懷元翁兄弟并致問毅甫

書帙蠧魚乾

退之云豈殊蠧書䖝生死文字間

爐香眠鴨困

李義山云舞鸞鏡匣収殘黛睡鴨香爐換夕薫

佳人來无期

 選詩佳人殊未來

詩句且排悶

 杜詩排悶強裁詩

遥知烏衣游

 刘夢得金陵五題云朱雀橋边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

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㝷常百姓家盖江左諸王多

居烏衣巷建康圗經云在上元縣東南四里

㭟局具肴醖爭道嘲不恭

漎吴王濞傳吴太子入見得侍皇太子飲愽呉太子素

愽争道不巷

鏖兵勞得俊

漎霍去病傳合短兵鏖皐蘭下師古曰鏖謂苦擊而多

殺也左傳云得雋曰克

頗㝷文獻盟

 文獻見論語

不落市井吝

楊子云市井相与言則以財与利

四月明朱夏南風解人愠

帝王丗紀曰舜弹五絃琴SKchar南風曰南風之薫兮可以

解吾民之愠𠔃

風前懷二陸家法窺抗遜

晋陸機傳祖遜吴丞相父抗呉大司馬太康未与弟雲

 俱入洛范陽盧志於衆中問機曰陸遜陸抗於君近逺

 機曰如君於盧毓盧班志黙然

身有三尺桐㸑下得餘烬

 焦尾琴見上

端可張洞庭

 莊子黄帝張楽於洞庭之野

家闊丗未信為我謝孔君㪯酒取快盡丗故安足存

 文選潘正叔詩丗故尚未夷

青天飛鳥印

 退之聮句云沙篆印廻平盖言鳥跡印沙今言印青天


山谷外集詩註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