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八

卷七 山谷外集詩註 卷八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九

山谷外集詩註卷之八

   送昌上座㱕成都

昭斍堂中有道人

昭覺寺在成都道人當是圜悟禅師克勤也崇寕𥘉㱕

 蜀住昭斍一時叢林之盛无与爲此山谷崇寕元年夏

 罷太平州寓居鄂州二年冬謫冝州此詩當在鄂渚作

龍吟虎嘯隨風雨花經席冷如鐡雲

 杜詩布衾多年冷似鐡

一縢日轉十二輪

 法華經化城品丗尊轉法輪尓時大通智勝如來受十

 方諸𣑽天王及十六王子請即時三轉十二行法輪

宝勝蓬蒿荒小院

 按成都記宝勝院在成都盖大悲寺諸院之数元豊間

 改作十方昌上座必住此院也

埋没醯羅三𨾏眼

傳燈録鄂州岩頭全豁禅師曰吾教意如摩醯首羅劈

開靣門豎亞一𨾏眼梵語摩醯首羅此云大自在又威

靈帝魔王按本行經云太子𥘉生西囯之法合礼天神

其名摩醯首羅極𢙣而有靈抱太子至神所神自離坐

下階先礼太子盖禅家以此惜喻也

箇是江南五味禅

廣語云有僧辝㱕宗云諸方斈五味禅去宗云我這裏

 有一味禅爲甚不斈僧云如何是一味禅宗便打

更往叅㝷莫擔板

 傳燈録趙州從諗傳云只是箇擔板漢

   送彦孚主簿

斯文當两都江夏丗无双

 後漢黄香傳京師号曰天下无双江夏黄童

叔度𥘉不言漢庭望風降

 黄憲傳憲字叔度論曰黄憲言論風𭥍无所傳聞然士

 君子見之者靡不服深逺去玼吝

中間眇人物

 王逸少帖云當今人物眇然而艱疾(⿱艹石)此令人短氣

潜伏老崆谾

 元注云許江切

本朝開典礼

 易係辝云𮗚其㑹通以行其典礼

棫樸作株椿

 大雅棫樸文王能官人也芃芃棫樸薪之槱之詩人謂

 小木可爲薪山谷以爲可作株樁皆言无弃材也莊子

 吾処也(⿱艹石)橜株拘退之詩窙豁𣃁株橜又云斬伐枿与

 椿

丗父盛文藻

 第五卷豊城詩自注云有丗父長善石隄記韓退之薦

 士詩云囯朝盛文章本出宋玉神女賦其盛飾也則羅

 紈綺績盛文章

如陸海潘江

 鍾嵘詩品云陸才如海潘才如江

三𢧐士皆北韔弓錦轁杠

 檀弓下射之斃一人韔弓詩采緑云之子于狩言韔其

 弓尓雅素錦綢杠注旗之竿

白衣受傳詔短命終螢䆫

論語顔回不幸短命晋車胤傳家貧不常得油綀囊盛

 数十螢火以照書退之詩安居守䆫螢

夢升卧南陽𦒿旧无兩龐

 謂龐德公及其從子士元也見後漢徳公傳及蜀志龐

統傳

空鑱歐陽銘松風悲隴瀧

 韓退之詩藉乃隴頭瀧又有瀧吏詩亦音閭江切歐

陽文忠集有黄夢升墓誌銘云諱注

四海群從問尔來頗琤士耕切

 士江切退之聮句泉音玉淙琤淙两音

主簿吾宗秀其能任爲邦軀幹雖眇小勇沉鼎可扛

 項籍傳力扛鼎

擇師别陳許

孟子云陳相見許行而大恱尽弃其斈而斈焉

取友𮗚羿逢

孟子離婁下逢𮐃斈射於羿尽羿之道思天下惟羿爲

愈巳於是殺羿孟子曰是亦羿有罪焉云云其取友必

端矣

折腰佐髯令

 陶潜傳不能爲五斗米折腰

邑訟銷吠尨

 詩无使尨也吠

時邀府中飲下箔蠟燒釭

 杜詩銅盤燒蠟光吐

紅裳𥬇千金

 異聞实録楊績於昭應寺讀書毎見一紅裳女子験之

 乃經幢中燈列女傳楚成王夫人鄭瞀𥘉成王登䑓瞀

 直行不頋王曰頋吾与汝千金瞀不一頋鮑明逺詩千

 金雇𥬇買芳年太白詩美人一𥬇千黄金

淸夜酒百釭同僚有𢙣少嘲謔語乱哤

 𬋩子曰四民𮦀処則其言哤注哤乱也退之詩子言得

 无哤

君但隱几𥬇

莊子隠几而坐

諸老嘆敦厖

 左傳成十六年傳曰民生敦厖

况乃工朱墨見上SKchar和信甚矼

莊子德厚信矼注云慤实貌

持此應時湏

 杜詩竇氏檢察應時湏

十年擁麾幢

 退之詩不令見麾幢

相逢常鞅掌

詩北山或王事鞅掌

衙鼔趍

 詩靈䑓鼉皷逢逢

簿書敗清談

 王戎傳阮籍曰俗物巳復來敗人意此摘其字

汗顔吏摐摐

 子虚賦摐金皷退之詩扶机導之言曲莭𥘉摐音䆫

臨分何以贈

 退之云臨分不汝誑有路即歸田

要我賦蘭茫

 子虚賦茳蘺蘪蕪

黄華雖衆𥬇

 莊子天地篇大声不入於里耳折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皇華則嗑然而𥬇

白雪不同腔

 文選宋玉對楚王問曰客有SKchar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

 巴人囯人属而和者數千人其爲陽阿薤露属而和者

 數百人其爲陽春白雪属而和者數十人而巳引商刻

 羽𮦀以流徴属而和者不過數人其曲弥髙其和弥寡

野人甘芹味

 文選嵇叔夜絶交書云野人有快炙背而羙芹子者欲

 献之至尊亦巳䟽矣事見列子

敢饋厭羊羫

退之云酒壷綴羊羫

頋予百短拙

 百出見此卷首答魏道輔詩注

飽腹戇胮音龐

 許江切退之詩連日挾所有形軀頓胮肛

唯思解官去一丘事耕䎫

 音䆫集韻云不耕而種

君當取冨貴鍾皷羅擊撞

 漢田蚡傳前堂羅鍾皷立曲旃退之詩金石日擊撞

伏藏鼪鼯徑

 莊子徐无鬼篇逃虚空者藜藋柱乎鼪鼬之徑聞人足

 音跫然而喜矣

猶想足音跫

 莊子音義云跫巨恭曲恭反又苦江反

   𭔃朱樂仲

故人昔在囯北門鄰舎杖藜見上對樽酒十五餘年乃一

逢黄塵急流語馬首

 文選恨賦云黄塵匝地注引山陽公載記云鳴皷雷震

 黄塵蔽天急流盖用後漢馬后紀車如流水馬如龍也

 左傳唯予馬首是瞻

懶書愧見南飛鴻君居三十六峯東

 李太白贈嵩山焦練師序云余訪道少室尽登三十六

峯按河南志河南府永安縣少室山在縣西南七十里

有三十六峯具列其名

我心想見故人靣曉雨埀虹到望崧

 洛陽嵩山嵩亦作崧

   從王都尉覔千葉梅云巳落尽戯作嘲吹笛侍児

(⿱艹石)爲可耐昭華得

 駙馬都尉王晋卿家吹笛妓名昭華

脫帽看髮巳微霜

 杜詩脫帽露頂王公前

催尽落梅春巳半

 楽府詩集漢横吹曲有梅花落其序云梅花落本笛中

曲唐大角曲亦有大梅花小梅花等曲今其声猶有存

更吹三弄乞風光

桓伊傳王徽之泊舟靑溪側伊於岸上過令人謂伊

曰聞君善吹笛爲我一奏伊鋸胡床爲作三調弄杜詩

 風光草際浮又云傳語風光共流轉此詩乃元祐中在

 史局時作此篇巳前皆太和所作也

   次韻子瞻書黄庭經尾付蹇道士

    東坡書黄庭經跋云成都道士蹇拱辰翊之葆

    光法師將㱕廬山東坡居士⿱⺾⿰𩵋禾軾子瞻爲書黄

    庭内景經一卷龍眠居士李公麟伯時爲畫經

    相贈之元祐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時山谷正在

    史局山谷和篇其序云十月四日

琅凾絳簡蘂珠篇

 黄庭經云玉書絳簡赤丹文又云閑居蘂珠作七言注

 曰秘要經云仙宫中有陽廖之殿蘂珠之闕

寸田尺宅可蘄仙

 經云寸田尺宅可理生注謂三丹田之宅各方一寸尺

宅謂靣也

髙真接手玉宸前

 經云燒香接手玉華前又云太上大道玉宸君

女丁來謁粲六妍

 經云神華执巾六丁謁注云六丁隂神玉女也又引六

 甲苻圗言六丁名

金鑰閉欲形完坚

 經云結珠固精奍神根玉𥫽金籥常完坚

万物蕩尽正秋天使形如是何塵縁

 楞SKchar經有六塵謂地火水風空見又有三縁謂丗界衆

 生業果也

⿱⺾⿰𩵋禾李筆墨妙自然万靈拱手書巳傳

 漢郊祀志黄帝接万靈於明庭

傳非其人恐飛騫當付𮪜龍藏九渊

 賈𧨏賦襲九渊之神龍

蹇侯奉告請周旋緯䔥探手我不眠

 左傳奉以周旋莊子河上有家貧恃緯䔥而食者其子

 没於渊得千金之珠其父謂其子曰取石來鍜之夫千

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驪龍頷下子能得之必遭其

睡也莊子釋音緯織也䔥萩蒿也織䔥以爲畚而賣之

   次韻叔父夷仲送夏君玉赴零陵主簿

    黄廉字夷仲終於給事中

田竇堂上酒未醉巳変態

 太白詩田竇相傾奪賔客云盈𧇊竇嬰田蚡事見漢書

本傳子虚賦覧將帥之変態又云殚覩衆物之変態

何如東陵𤓰子母相鈎帶

 阮嗣宗詩巳見上注

冨賞席未暖

 班固賔戯孔席不暖

珠玉作災怪

 文選阮嗣宗詩多財爲患害

茅茨雖長貧終有懿親在

 左傳封建親戚以藩屏周不廢懿親也

文人困州縣短髮餘㑹撮

 莊子曰支離䟽者頥隠於斉肩髙於頂㑹撮指天㑹古

 外反撮子外反詩言髮脫僅餘髻耳

居然枳𣗥棲

居然見上後漢仇覧傳一名香考城令王渙署爲主薄

 謝遣曰枳𣗥非鵉鳯所捿

坐閱歳月代青雲巳迷津

 太白詩迷津斍路失託势随風翻

濁酒未割爱

 杜詩割爱酒如黽自注云平生所爱消渇止之

簿領能无休飣餖喚魚菜

退之云呼奴具槃飱飣餖魚菜贍

羈旅䒷地偏

淵明詩心逺地自偏

江湖見天大万里一㠶檣長風可𠋣頼

楽府詩云象牙作㠶檣南史宗慤云願乗長風破万里浪

因行訪幽禅頭陀煙雨外

 王立之詩話云山谷有送零陵主簿夏君玉詩末云因

 行訪幽禅頭陀煙雨外盖君玉頭甚大故以此戯之梵

 語頭陀此言斗薮斗薮惱頭也

   謝曹子方惠二物二首

飛來海上峯

 地理書云錢塘縣郭下有靈隠山昔梵僧云自天竺鷲

 山飛來

𤥨出華隂碧

 華岳三峯也

注香上褭映我鼻端白

 楞嚴經丗尊教我𮗚鼻端白我𥘉諦𮗚經三七日見鼻

中氣出入如煙身心内明圎洞丗界偏成虚浄猶如琉

璃煙相漸銷鼻息成白心開漏尽諸出入息化爲光明

 照十方界得阿羅漢

聽公談昨夢沙暗雨矢石今此非夢耶煙寒巳无迹

 博山爐

短喙可候煎枵腹不停塵

莊子言魏王大瓠非不呺然大也注云呺然虚大貌嵇

康飬生論終朝未餐則SKchar然思食呺SKchar皆言空腹山谷

 屢用此皆作枵字桞子厚𥙊裴令文云枵然其量廓尓

其宇

蟹眼時探穴龍文巳碎身

茶録云候湯最難未熟則沬浮過熟則茶沉前世謂之

 蟹眼者過熟湯也龍又謂龍圑

茗椀有何好

 孟嘉傳酒有何好而卿嗜之此摘其字

煑缾𬒳寵珎

茶録又云缾中煑之不可辯故曰候湯難文選刘公幹

詩北靣自寵珎言茶缾亦爲人所貴也

石交諒如此湔祓長日新

煎茶缾⿱⺾⿰𩵋禾秦曰此所謂弃仇讎而得石交者也湔袚見上

   送曹子方福建路運判兼簡運使張仲謀

    此詩及前雨詩後四五詩皆是元祐三年作案

    实録元祐三年九月太僕寺丞曹輔𫞐發遣福

    建路轉運判官輔字子方

曹侯黄湏便弓馬

 魏志任城王彰太祖之子大破烏桓㱕功諸將太祖喜

 持彰鬚曰黄鬚兒竟大竒也

從軍賦詩横槊間

南史垣荣祖傳荣祖曰曹操曹丕上馬横槊下馬談論

此可不負飲食矣元稹作老杜墓誌云曹氏父子往往

横槊賦詩

阿瞞文武如兕虎

魏志帝紀注云太祖一名吉利小字阿瞞詩云匪兕匪

虎弈彼曠野

逺孫風氣猶斑斑

上林賦𬒳斑文

昨解弓刀

 退之送鄭尚書序大帥府或道過其府府帥必戎服左

 握刀右属弓矢迎于郊

丞太僕坐看収駒十二閑

 杜詩伊昔太僕張景順监牧収駒閱清峻一作考牧攻

 駒周礼校人天子十有二閑邦囯六閑

逺方不異輦轂下

 司馬迁傳待罪輦轂下

詔遣中使哀恫鰥

 康誥王曰嗚呼小子封恫鰥乃身注恫痛瘝病

吾聞斯民病塩䇿見上

天有雨露東南乾謝君論河秉禹貢

 用左傳魯秉周礼之義平當以明禹貢行河詳見上注

詰難蠭起安如山老𭅺不作患失計

 論語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凛然冝着侍臣冠願公不落謝君後江湖以南尚少寛百

城閱人如閱馬泛駕亦要知才難

 漢武紀五年詔曰泛駕之馬跅㢮之士亦在御之而巳

 泛方勇切

塩車之下有絶足

 𢧐囯策云汗明見春申君曰𩦸之齒長矣服塩車上大

 行中坂迁延負轅不能上伯楽遭之下車攀而𡘜之解

 紵衣而羃之於是俯而噴仰而鳴欣伯楽之知巳也魏

 文帝与孫權書中囯虽多馬其知名絶足亦少

敗群勿縱爲民殘

卜式傳式言牧羊曰非独羊也治民亦猶是矣以時起

居𢙣者輙去母令敗群左傳政寛則民慢猛則民殘

官焙薦壁天解顔

官焙謂建安北苑所造茶也

瀹湯試春聊加飡

楽府詩上言加飡食下言長相憶

子魚通印蠔破山

遁齋閑覧云莆陽通印子魚名天下盖有通印侯庿庿

前有港其魚㝡佳今人必求其大可容印者謂之通印

子魚荆公云長魚爼上涌三印此傳聞之誤也退之𥘉

南食云蠔相粘爲山百十各自生嶺表録異云蠔即牡

蛎也𥘉生海島边如拳石漸長有髙一二丈者𮦀爼云

介虫中惟牡蛎是鹹水結成

不但蕉黄茘子丹

退之羅池庿碑茘子丹𠔃蕉葉黄𮦀肴𬞞𠔃進侯堂

逄使者漢郎官

謂張仲謀

清溪弭節問平安

屈原九SKchar云朝騁騖𠔃江皐夕弭莭𠔃北渚

天子命我参卿事

晋孫楚傳爲石苞参軍𥘉至曰天子命我参卿軍事

𡚒髯相對亦可𭭕回波一酔嘲栲栳

本亊詩中宗朝裴談爲御史大夫妻悍妬談畏之内宴

玄唱廻波詞有SKchar人唱云廻波尓時栲栳怕婦也是大

 好外間只有裴談内裏无過李老韋后意色自得此句

 當有爲

山驛官梅破小寒

 杜詩梅蘂臘前破又云東閣官梅動詩㒷

   戯贈曹子方家鳯兒

柬芽入湯師子吼

 按北𫟍貢茶録一槍一旗号柬芽上品柬芽䗶茶名也

 維摩經云演法无畏猶師子吼此借用

茘子新剥女兒頰鳯郎但喜風土楽不解生愁山疊疊目

㸃⿰氵𭝠射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晋杜乂傳王羲之目之曰膚(⿱艹石)凝脂眼如㸃⿰氵𭝠此神仙

 人也詩云子之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正義曰眉之上下皆曰楊目之上

 下皆曰清

㱕時定自能文章莫隨閩嶺三年語轉却中原万籟

 閩嶺一作阿囝通典楽門凡簫一名籟礼明堂位女媧

 之笙簧閩人謂父爲郎罷謂子爲囝唐頋况囝哀閩曰

 郎罷别囝吾悔生汝囝别郎罷心摧血下隔地絶天及

 至黄泉不得在郎罷前

   題老鸖万里心

    老杜遣㒷云蛰龍三冬卧老鶴万里心

仙人駕飛𮪍朝㑹白雲衢

文選别賦駕鶴上漢莊子乗彼白雲至于帝郷

老𩦸不服乗

曹孟徳楽府云老𩦸伏𭬒志在万里係辝服牛乗馬引

重致逺

清唳徹九虚

太白詩淸如淸唳蝉

野田篁竹底

南王書云越処溪谷之間篁竹之中

毰毸伴雞鳬

文選射雉賦敷藻翰之陪鰓

時因長風起尤欲試南

莊子而後乃今將啚南

   題韋偃馬

韋侯常喜作群馬杜陵詩中如見畫

老杜戲爲壁畫馬SKchar自注云韋偃畫

忽開短卷六馬啚想見詩老醉𮪍驢

杜詩𮪍驢三十載

龍眠作馬晚更妙

謂李伯時

至今似斍韋偃少

老杜双松啚SKchar天下幾人畫古松畢宏巳老韋偃少言

晚歳茟畫老蒼視韋偃如少年也

一洗万古凢馬空句法如此今誰工

老杜丹青引湏㬰九重真龍出一洗万古凢馬空

  子曕題狄引進雪林石屏要同作

   東坡集有狄詠石屏考其𡻕月盖元祐元年

    時山谷在館中

翠屏臨研滴

 西漢𮦀記廣川王發晋靈公冢唯玉蟾蜍腹空容五合

 水取以成書滴

明䆫翫寸隂

 帝王丗紀禹不重SKchar尺之璧而爱日之寸隂呉都賦責

 千里於寸隂

意境可千里

 意境如刘夢得詩腰斧上髙山意行无曰路也

揺落江上林百醉SKchar舞罷四郊風雪深將軍貂狐暖見上

士卒多苦心

 選詩志士多苦心

   和曹子方𮦀言

    前集有次韵荅曹子方𮦀言此萹亦次韵也而

    不言次韵詩意畧同不應𠕅出又不称𠕅和疑

    是先作此萹後復竄昜故两存耳

正月尾垂雲如覆盂鴈作斜行書三十六陂浸煙水想對

西江彭蠡湖

 三十六陂在揚州天長縣此據实録蔣之竒傳天長今

 属盰眙軍彭蠡湖在江州

人言春色濃如酒

 楊文公談𫟍載鄭文宝詩杜曲花光濃似酒㶚陵春色

 老於人

不見挿秧呉女手

 老杜𥙷稻畦水詩云挿秧適云巳

令卿小塢頗藏春

 前集𮦀言云往時尽醉冷卿酒旧注謂冷卿如冰听之

 𩔖恐未必然外集第六卷有冷庭叟詩其序云庭坚於

 庭叟有十八年之旧庭叟有佳侍兒因早朝而逸去前

 集詩云往時尽醉冷卿酒侍兒琵琶春風手又云誰憐

 相逢十載後其事跡及歳月皆相似疑庭叟即冷卿也

張侯官居桞對門

 張侯謂閩漕張仲謀見上注

當風横笛留三弄見上燒蠋圍棊覆九軍

 莊子德充苻篇舅士一人雄入於九軍

尽是向來行楽事每見琵琶憶朝雲

 洛陽伽蓝記言河間王有婢名朝雲善吹箎諸羗叛令

 朝雲假爲老嫗吹箎羗皆流涕復降語曰快馬徤兒不

 如老婢吹箎

只今不㪯蛾眉酒紅牙捍撥網蛛塵曹侯束書丞太僕見上

說相馬猶可人

 莊子徐无SKchar見魏文侯曰甞語君吾相狗也吾相狗又

(⿱艹石)吾相馬也武侯大恱而𥬇徐无 SKchar出女啇曰先生

 何以說吾君使吾君恱(⿱艹石)此呼日吾直告之吾相狗馬耳

照夜白真乗黄

老杜𮗚曹將軍畫馬啚云將軍得名三十載人間又見

真乗黄曽皃先帝照夜白龍池十日飛霹𮦷

万馬同秣隨低昂一矢射落皂鵰双

杜詩皂鵰寒始急漢李廣傳是必射鵰者也北斉書斛

律光傳甞從丗宗校獵見一大鳥雲表飛颺光引弓射

之形如車輪旋轉而下乃大鵰也

張侯猶思在戎行横山虎北開漢疆

横山𨽻西夏虎北𨽻契丹御史中丞吕誨上奏云种丗

衡有復横山之意而後保安軍宋迪言招横山之居执

政深信其說歐陽文忠公集中有論塞垣云晋髙祖得

戎主爲援乃以幽薊山後爲耶律之壽故契丹有幽𨹧

遂絶虎北之隘

冷卿智多髮蒼浪牛刀發硎思一邦並見上

政成十綴舞紅粧

楽記云其治民逸者其舞行綴逺

两侯不如曹子方朶頥論詩蝟毛張

昜頥卦𮗚我朶頥魏志⿱⺾⿰𩵋禾則傳則鬚髯悉張欲正論以

對傳巽搯則乃止退之書張廵傳後云廵怒鬚輒

亀藏六用中有光

 祖庭事𫟍曰𮦀阿含云有亀𬒳野干所得藏六不出野

干怒而捨去佛告諸比丘汝當如亀藏六自藏六根魔

不得便楞SKchar經云塵旣不縁根无所偶反流全一六用

不行

何時端能俱過我掃除北寺讀書堂

北寺即前集𮦀言所謂酺池寺也山谷入館後寓居於

此讀書堂上見莊子

菊苗煮餅深注湯更碾盤龍不入香

蔡君謨茶録云茶有真香而入貢者㣲以龍腦和膏欲

助其香建安民間試茶皆不入香恐奪其真

   送張材翁赴秦簽

金沙酴醾春縱横

 荆公詩云酴醾一架最先來夾水金沙次第㘽又有詩

云故作酴醾架金沙秪謾裁似矜顔色好飛度雪前開

提壷栗留催酒行

歐陽公啼鳥詩云獨有花上提壷蘆𭄿我酤酒花前傾

 詩兼義陸璣䟽云黄烏黄𪇾留也或謂之黄栗留

公家諸父酌我醉横笛送晩延月明此時諸兒皆秀發

 杜詩平公今詩伯秀發吾所羡

酒門乞書藤𥿄滑北門相見後十年

 謂北京教授時

醉語十不省七八吏事衮衮談趙張廣漢敞

乃是樽前緑髮郎緑髮見上

風悲松丘忽三歳言其居SKchar

更斍緑竹能風霜

 前漢SKchar助傳不能其水土師古曰能堪也

去作將軍幕下士

 退之云水北山人得声名去年去作幕下士

猶聞防秋屯虎兕

 唐陸贄傳西北边歳調河南江淮兵謂之防秋杜詩聞

 道君牙帳防秋近赤霄虎兕見上

只今陛下思保民所要边頭不生事

 此語可見元祐𥘉作

短長不登四万日

 如太白云百年三万六千日人壽短長多不及此数也

 南史𡊮峻傳抄書自課日五十𥿄𥿄数不登則不止此

 摘其字

愚智相去三十里

 丗說云魏武過曹娥碑下楊脩見碑背上題作黄絹㓜

 婦外孫虀臼八字魏武謂脩曰解否荅曰解魏武曰卿

 未可言侍我思之行三十里曰吾已得之令脩别記所

 知脩曰黄絹色𢇁也於字爲絶㓜婦少女也於字爲妙

 外孫女子也於字爲好虀臼受辛也於字爲辝所謂絶

 妙好辝也魏武亦記之与脩同乃歎曰我才不及卿乃

 較三十里

百分㪯酒更若爲

 古楽府隔谷SKchar食粮乏尽若爲活太白詩桃李今若爲

 當䆫發光采

千户封侯倘來尓

莊子繕性扁軒冕在身非性命也物之倘來𭔃也𭔃之

 其來不可圉其去不可止

   摩詰畫

丹青王右轄詩句妙九州

唐王維傳維字摩詰迁尚書右丞畫思入神至山水平

逺雲势石色繪工以爲天機所到斈者不及也别墅在

輞川賦詩爲楽

物外常独往

 物外見上淮南子江海之上山谷之人輕天地細万物

 而独往

人間无所求䄂手南山雨輞川桑柘秋𮌎中有佳処涇渭

看同流

 詩谷風注云涇渭相入而有清濁杜詩濁涇清渭

   和劉景文

    劉季孫字景文父平与西夏𢧐於三川口死焉

    景文篤斈能詩文爲两浙兵馬都监東坡知杭

    州薦其才除知湿州

追隨城西園殘暑欲退席

 傳燈録云六祖慧能荅洪州法逹云(⿱艹石)不肯信者從它

 退席借使此二字

夜凉雨新休城譙掛蒼璧

 譙楼見陳勝傳譙門注

佳人携手嬉調𥬇忘日夕

 楽天詩打嫌調𥬇易飲訝卷波遟自注云抛打曲有調

 𥬇飲酒有卷白波

劉侯本將家今爲讀書客詩名二十年風雅自推激

 杜詩陶謝不枝梧風騷共推激

牛鐸調黄鍾

 晋荀勗傳𥘉勗於路逄趙賈人牛鐸識其声及掌楽音

 韵未調乃曰得趙之牛鐸則諧矣遂下邵囯悉送牛鐸

 果得諧者

薪餘合琴瑟

 蔡邕傳呉人燒桐以㸑邕聞火烈之声因而裁爲琴果

 有美音而尾猶焦故時人名曰焦尾琴

食无千戸封

 漢貨殖傳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

句有万人敵

 項羽傳斈万人敵耳兼用老杜白也詩无敵之意

頗𩔖鄴侯家連墻架書𠕋

 退之詩鄴侯家多書挿架三万軸退之送石洪序云戒

 行李載書𠕋

殘編汲縣冢

 杜預經傳集解後序云太康元年汲縣有發其界内臼

 冢者大得古書皆柬編科斗文字

半𨽻鴻都壁

 漢靈帝元和元年二月始置鴻都門斈法書要録載王

 逸少筆陣啚云蔡尚書入鴻都𮗚碣十旬不反嗟其出

 群退之石皷SKchar云𮗚經鴻都尚填咽盖熹平四年三月

 詔諸儒正五經文字命議郎蔡邕爲古文篆𨽻三体書

 之刻石于太斈門外使後生晩斈咸取正焉碑始立其

𮗚覧及摹冩者車乗日千两填塞街陌退之所云盖出

於此按漢書𥘉无鴻都字山谷所引用又出於韓詩也

半𨽻謂三体書𨽻居其半

渠成亦秦利

漢溝洫志韓聞秦之好㒷事欲罷之无令東伐使水工

鄭囯間說秦令鑿涇水以漑田中作而斍秦欲殺鄭囯

鄭囯曰始臣爲間然渠成亦秦之利也秦以爲然卒使

就渠

願公多購獲意湏卜比鄰

 左傳匪宅是卜唯鄰是卜漢孫宝傳𥙊竈請比鄰

劳苦相飲食身有小醜女

 諸葛亮擇婦得阿承醜女

巳自喜翰墨要傳未見書見上

遮眼差有益

 傳燈録僧問薬山爲什麽香經師曰只啚遮

人生但安楽

 囯語云人生安楽孰知其他

劵外豈吾力

 莊子劵内者行乎无名劵外者志乎期費注云劵分也

分鹿誰斍夢

 列子曰鄭人有薪於野者遇駭鹿御而擊之斃之恐人

 見之也遽而藏諸隍中覆之以蕉俄而遗其所藏之処

遂以爲夢焉順詠其事傍人有聞者用其言而取之薪

者之歸不厭失鹿其夜真夢藏之之処又夢得之之主

爽旦案所夢而㝷得之遂訟而争之歸之士師士師請

二分之

亡羊路南北

列子曰楊子之鄰人亡羊既率其黨又請楊子之豎追

 之楊子曰嘻亡一羊何追者之衆鄰人曰多𡵨路既反

 問𫉬羊乎曰亡之矣𡵨路之中又有𡵨焉吾不知所之

 所以反也

公今百寮底

 杜詩有才无命百寮底

雪髮不勝幘爱公欲湔拂頋我巳頭白

 文選絶交論剪拂使其長鳴注云与湔祓同

   𭔃忠王提刑

市骨蘄千里

 𢧐囯䇿郭隗對燕昭王曰古之人君有以千金求千里

 馬者三年不能得㳙人言於君曰請求之君遣之三月

 得千里馬馬巳死買其首五百金反以報君君大怒曰

 安用死馬而捐 --捐五百金㳙人對曰死馬且買之况生者

 乎馬今至矣於是不能期年千里之馬至者三

量珠買娉婷

 朝野僉載喬知之有婢碧玉武承嗣借而不還知之作

 緑珠怨曰百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買娉婷嶺表録

 異梁氏女有容皃石季倫爲交阯採訪使以真珠三斛

 買之即緑珠也

駑駘參逸駕西子泣𭰹屏

杜牧詩西子下姑⿱⺾⿰𩵋禾一舸逐鴟夷

吾人材髙秀胷次列渭涇SKchar能喜劇部持莭按祥刑

書监于兹祥刑

萑蒲稍衰息

左傳昭二十年鄭子産卒子太叔爲政不忍猛而寛鄭

 囯多盗取人於萑苻之澤太叔悔之㒷徒兵以攻萑苻

之盗尽殺之盗少止

郡縣或空囹

 王褒得䝨臣頌故有圉空之隆

讀書頭愈白見士眼終青

 杜詩别來頭併白相對眼終青王立之詩話云讀書頭

欲白見士眼終靑身更万事巳頭白相對百年終眼青

 看鏡白頭知我老平生青眼爲君明故人相見尚青眼

 新貴如今多白頭江山万里將頭白骨SKchar十年終眼靑

此東坡詩也用靑眼對白頭非一而工拙有差

今時斤斧地虚次待發硎

莊子刀刃若新發於硎漢賈𧨏傳上䟽云屠牛坦一朝

解十二牛而芒刃不頓者所排擊剥割皆衆理解也至

於髖髀之所非斤即斧夫仁義恩厚人主之芒刃也𫞐

势法制人主之斤斧也今諸侯王皆衆髖也釋斤斧

之用而欲嬰以芒刃臣以爲不缺則折

早晚紫㣲禁占來有使星

唐中書省開元中改曰紫㣲省禁即省也蔡邕独断云

門户有森故曰禁中孝元皇后父名禁當時避之故曰

省中詩意謂省中人占星而知其召㱕也使星盖後漢

李郃傳郃漢中南鄭人爲幕門候吏和帝分遣使者㣲

服单行𮗚采風謡使者二人到益部投郃候舎郃問曰

二君發京師時寕知朝廷遣二使耶二人驚相視問何

以知之郃SKchar星示云有二使星向益部分野故知之

   送吕知常赴太和丞

我去太和𣣔朞矣

 山谷在太和三年至元豊七年移监德州德平鎮是

年三月過泗州僧伽塔有發願文八年四月以校書

 郎召今言去太和欲朞猶在徳平也

吕君𥘉得太和官邑中亦有文字楽

 韓詩不解文字飲惟能醉紅裙此反其意

惜不同君澗谷槃見上

𮗚山千尺夜泉落快閣六月江風寒

 第七卷有登快閣詩在太和作

往㝷佳境不知処掃壁覔我題詩㸔

 退之詩曲江山水聞來乆恐不知名訪倍難願借啚

 經將入境亦逢佳処便開看漸入佳境見晋書頋愷

 之傳

   和荅莘老見贈

往歳在辛丑

 嘉祐六年辛丑山谷時年十七有溪上呤春江引二詩

從師海瀕州外家有行役

 外家謂母家見漢書

拜公古䢴溝

 䢴溝謂楊州也唐曰䢴州左傳呉城䢴溝以通江淮

 取此義也

兒曹𬒳鉴賞

 晋王戎傳鉴賞先見如此

許以綜九流見上仍許㱕息女采蘋助春秋

 後集黄氏二室墓銘云庭坚之𥘉室曰蘭溪縣君孫

 氏故龍啚閣直斈士孫公斍莘老之女初庭坚年十

 七從舅氏李公擇斈於淮南始識孫公孫公憐其少

 立以蘭溪㱕之息女見漢髙祖紀采蘋見詩

斯文開津梁

 丗說𢈔公見卧佛曰此子疲於津梁

盛徳見虚舟

 莊子山木萹方舟而済於河有虚船來觸舟雖𥚹心

 之人不怒杜詩對君疑是泛虚舟

離合畧十年

 文選陸士衡詩離合非有常譬彼弦与栝杜詩人生

 有離合豈擇貴賤端

毎見仰清脩

 魏志陳登曰清脩疾𢙣有識有義吾敬趙元逹

乆次不進迁

 楊雄賛以𦒿老乆次轉爲大夫此言莘老

天禄勤校讐文武脩衮聀諌垣始登収

 实錄治平四年正月丙子秘書丞館閣校勘孫斍直

集䝨院爲昌王府記室参軍熈寕元年四月癸亥太

常博士直集䝨院孫斍爲右正言楊雄賛雄校書天

 禄閣上詩衮聀有缺唯仲山甫𥙷之

身趍鄴公城

鄴當作葉轉冩誤耳山谷𥘉仕爲汝州葉縣尉葉本

楚地楚恵王以封沈諸梁謂之葉公

逐臣旣南浮

 实録熈寕元年入月癸夘以太子中允直集䝨院同

 知諌院孫斍通判越州以言事得罪也詩意自言方

 之葉縣而莘老巳爲逐臣南征矣到官与莘老竄逐

 同是元年辨其到官歳月詩見第一卷注漢髙祖紀

云南浮江漢以下

娈彼丞中饋

 詩泉水云娈彼諸SKchar昜家人无攸遂在中饋

家庭供百羞

 周礼天官内饔選百羞醬物珎物以俟饋

堂堂來問寢忽爲雲霧休遺玩猶在篋汝水遶墳丘

 二室墓誌云孫氏年二十而卒殯於葉縣者二十二

 年文選潘安仁悼亡云流芳未及歇遺掛猶在壁

南箕与北斗日月行置郵

 速於置郵見孟子

逄輦轂下存没可言愁

 元豊八年四月山谷以校書郎召時莘老爲秘监

當年小兒女

 杜詩遥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

生子欲勝裘勝衣見上

甌越委琴瑟江湖拱松楸

 文選謝靈運游方山詩云指期憇甌越越州春秋時

 爲越囯所都史記東甌王徐廣曰今之永寕也當是

 莘老在越州悼亡返葬於江南墓木拱矣故有存没

 可言愁之句詩云妻子好合如鼔琴瑟按秦少游集

 中与参寥簡云莘老壽安君竟不起子实遂丁SKchar

 方罹此禍故殊可傷也莘老悼亡於此可見越州今

 爲紹㒷府

持莭轉七郡

 莘老自越倅徙知通州召還修起居注又以言事黜

 知廣德軍踰年徙湖州又徙廬州持祖母䘮服除知

 ⿱⺾⿰𩵋禾州徙福州徐州又南京召爲太常少卿昜秘書少

 监 哲宗即位兼侍講迁右諌議大夫故言七郡

治功无全牛見上還朝𮐃嗟識明月豈暗投見上

𬒳直延閣

 刘歆七畧云武帝廣献書之路書積如丘山外有太

 常博士之藏内則延閣廣内秘室之府退之送殷侑

 序云持𬒳入直三省丁寕

踈簾近奎鈎

書断曰蒼頡仰𮗚奎星圎曲之势合而爲字孝經援

 神契云奎主文章蒼頡文字㧾而爲言晋天文志鈎

陳後宫也大帝之正妃也時宣仁后御簾

三生石上夢

葛洪川畔牧童扣牛角而SKchar曰三生石上旧精魂賞

月吟風不要論慙愧情人逺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

此乃僧圎澤事見於甘澤謡東坡刪改作圎澤傳見

遺文

記是復疑不隠几付天籟

莊子斉物篇南郭子綦隠几而坐仰天而嘘云云又曰

 汝聞地籟而未聞天籟

閱人如海鷗

 列子云海上之人有好鷗鳥者毎旦之海上從鷗鳥游

鷗鳥之至者以百数而不止其父曰吾聞鷗鳥從汝游

 取來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鷗鳥舞而不下

𬓛懷俯万物顔𩯭与百SKcharSKchar可當泣短生等蜉蝣

 古楽府王融悲SKchar云悲SKchar可以當泣逺望可以當㱕短

生見第一卷注詩蜉蝣之羽毛云渠略也朝生夕死

悲𭭕令人老

 文選任彦昇詩悲𭭕不自持

万丗畧同流

 書畢命万丗同流

軒冕來逼身軒冕見上

白蘋晚滄洲履拂知道肥

 杜詩巾拂香餘搗薬塵階除灰 -- 灰 死燒丹火詩意言斈道

 䔥散也子夏𢧐勝故肥見上渊明詩貧冨常交𢧐道勝

 无慼顔

淨室見天游

 莊子外物萹室无空虚則婦姑勃豀心无天游則六鑿

 相攘

小人楽蛙井

莊子井蛙不可以語於道

癡甚頋虎頭

晋書頋愷之癡絶才絶畫絶或曰小字虎頭或曰虎頭

將軍

丗縁真嚼蠟

 楞嚴經於横陳時味如嚼蠟

骨相謝封侯

 後漢班超傳相曰此万里侯相也

松根养伏苓

 杜詩知子松根养伏苓遟暮有意來同煑

歳晏望華輈

考工記輈人爲輈注車轅也謝玄暉詩疊鼔送華輈

   老杜浣花谿啚引

拾遺流落錦宫城

杜詩花重錦宫城

故人作尹眼爲青

故人SKchar武也眼青見上

碧雞坊西結茅屋

 杜詩時出碧雞坊坊名取碧雞金馬之義

百花潭水濯冠纓

杜詩万里橋西宅百花潭北㽵百花潭事盖莭度使崔

寕妻兾囯夫人家于浣花溪上夫人𥘉爲兒童有異僧

過其家徧身瘡穢夫人奉之甚謹僧持弊衣謂曰爲我

濯此夫人即就溪浣之蓮花随出潭中及貴俗呼百花潭

故衣未𥙷新衣綻

礼記内則衣裳綻裂綛箴請𥙷綴

空蟠胷中書万卷

杜詩讀書破万卷

SKchar道欲度羲皇前

陶渊明与子𫤌等䟽云五六月中北䆫下卧遇凉風至

自謂羲皇上人南史王僧䖍傳駸駸常欲度驊驑前摘

此二字

論詩未斍囯風遠干戈崢嵘一作終風霾暗㝢縣

文選謝玄暉詩覇功㒷㝢縣注引說文曰㝢籕文宇字

 杜詩宇縣復小康

杜陵韋曲无雞犬

 老杜贈韋七詩云時論同㱕尺五天自注云俚語云城

南韋杜去天尺五

老妻稚子且眼前

 杜詩老妻畫𥿄爲棊局稚子敲針作釣鈎

弟妹飄零不相見

 杜詩干戈猶未定弟妹各何之又云喪乱聞吾弟飢寒

傍済州人稀吾不到兵在見何由

此公楽易真可人

蜀志費禕傳君信可人字本出礼記

園翁溪友肯卜鄰

杜詩溪友得錢留白魚又園人送𤓰詩共少及溪老

鄰家有酒邀皆去

杜詩田父要皆去鄰家問不違要邀義同

得意魚鳥來相親

 丗說簡文入華林園頋謂左右曰㑹心処不必在逺翳

 然林水不斍鳥獸禽魚自來親人

浣花酒船散車𮪍野墙无主看桃李

 杜詩手種桃李非无主野老墻低還是家又云桃花一

 簇開无主

宗文守家宗武扶

 老杜云熊兒幸无恙𩦸子最憐渠又有示宗文宗武两

 詩宗武生日詩注云宗武小字𩦸子陳无巳和饒莭詠

 周昉畫李白真詩云君不見浣花老翁醉𮪍馿熊児捉

轡𩦸子扶金華仙伯哦七字好亊不復千金摸謂此詩

 也金華謂山谷

落日蹇馿䭾醉起願聞解鞍脫兠鍪

 書太甲惟甲胄起戎注甲鎧胄兠鍪也漢韓延壽傳𬒳

 甲鞮鞪注即兠鍪也退之詩边封脫兠鍪

老儒不用千户侯

 老杜憶昔云老儒不用尚書郎楽府木蘭SKchar木蘭不用

尚書郎

中原未得平安報

杜詩夕烽來不近毎日報平安

醉裏眉攅万囯愁

 一作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間庐阜雜記逺法師結白蓮社以書招渊

明渊明造焉逺因勉以入社陶攅眉而去

生銷鋪墙粉墨落平生忠義今寂寞兒呼不⿱⺾⿰𩵋禾馿失脚尤

恐醒來有新作常使詩人拜畫啚煎膠續絃千古无

東万朔十洲記煑鳯喙麟角合煎作膠名爲續絃膠博

物志漢武時西海囯献膠五两以付外庫余半两使者

 佩以自隨後従帝射於甘泉帝弓絃断西使乞以所余

 膠續之絃遂相着使力士各引一頭終不相离因名續

 弦膠杜詩麟角鳯觜丗莫卞煎膠續絃竒自見杜牧之

 讀韓杜云杜詩韓茟愁來續似倩麻姑癢処抓天外鳯

 凰誰得髓无人解合續絃膠

  奉謝刘景文送圑

刘侯惠我大玄璧上有雌雄双鳯跡鵝溪水練落春雪

蔡君謨茶録云茶羅以絶細爲佳羅底用蜀東川鵝溪

畫絹之宻者投湯中揉洗以羃之詩意謂以白練爲羅

茶如雪落也

粟靣一杯増目力

 粟靣蓋茗花也

刘侯惠我小玄璧自裁半璧煑瓊糜

 離騷經云精瓊靡以爲粻爢音糜借此以喻㸃茶如茶

 録所謂湯少茶多則粥靣聚

収藏殘月惜未碾直待阿衡來說

匡衡傳无說詩匡鼎來

絳囊團團余幾璧因來送我公莫惜

 因來見苐一卷末注

箇中渴羗飽湯餅

 拾遺記晋有羗人姚馥字丗芬充圉人但言渇於酒群

 軰呼爲渇𦍑湯餅見上

⿱⺾⿰𩵋禾胡麻煑同喫

 本草水⿱⺾⿰𩵋禾一名雞⿱⺾⿰𩵋禾胡麻一名巨勝今油麻

   謝景文恵浩然所作廷珪墨

廷珪贗墨出⿱⺾⿰𩵋禾

 韓非子云斉伐魯索谗鼎魯人以其鴈往斉人曰鴈也

 魯人曰真也

麝煤⿰氵𭝠澤紋烏鞾桞枝瘦龍印香字十襲見上一日三摩

莏劉侯爱我如桃李揮贈要我書万𥿄不意神禹治水圭

 禹貢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玄圭

忽然入我懐䄂裏吾不能手抄五車書

 杜詩男兒湏讀五車書

亦不能冩論付官奴

 周越法書𫟍云王献之字子敬羲之第七子五六歳時

斈書右軍從後掣其筆不脫歎曰此兒後當有大名遂

書楽毅論一篇与之後題云書賜官奴官奴子敬小字也

便當閉門斈水墨𤂢作江南驟雨啚

李成有驟雨啚山谷跋郭熈山水云熈因爲⿱⺾⿰𩵋禾才翁家

摹六幅李成驟雨從此筆法大進按名畫記李成营丘人

   奉和公擇舅氏送吕道人研長韵

奉身玉壷冰立朝朱𢇁絃

文選白頭呤云直如朱𢇁絃清如玉壷冰

妙質𭔃郢匠

郢人堊漫其鼻端使匠石斵之見莊子巳見上注

素心乃林泉力耕不罪歳

孟子王无罪歳

嘉榖有逄

史記侫奉傳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

校書天禄閣

 見楊雄傳

蓺竹老風煙携提寒泉泓

 退之毛頴傳謂硯爲淘泓

松媒厭磨研

 後漢蘇竟傳以磨研編削之才

籍甚在䑓省六經勤傳箋

 毛氏注詩曰詁訓傳鄭氏曰箋公擇有詩傳十卷

諌草蠧穿穴江湖渺㱕船

 公擇熈寕𥘉爲右正言論新法謫通判滑州元豊六年

 召爲太常少卿迁礼部侍郎哲宗立進吏侍

春官酌典礼典礼見上

日月䴡秋天

 昜離卦日月䴡乎天按实録元豊八年四月黄庭坚爲

 秘書省校書郎是年十二月礼部侍郎李常爲吏部侍

 郎此時未迁吏侍也

少也長母家斈海頗㝷㳂

 楊子斈行萹百川斈海而至于海丘陵斈山而不至于

 山是故𢙣夫畫也

諸公許似舅

 晋何无忌傳桓玄曰何无忌劉牢之之甥酷似其舅

賤子豈能䝨

 杜詩賤子請具陳左傳云豈曰能䝨

轅駒𫎇推挽

 漢竇嬰田蚡傳云今日廷論局趣(⿱艹石)轅下駒山谷除校

 書郎時孫莘老李公擇皆在朝故最先諸公収召信推

 挽之力也及元祐五年二月丁酉公擇卒戊戍莘老卒

 六年三月山谷除右史中書舎人韓川有言至六月遂

 居母SKchar自此不復振矣山谷遺文有𥙊莘老文云二月

 丁酉公擇去化厥明戊戍公亦命駕

官次奉丹鈆

 退之秋懐詩丹鈆事㸃勘言作校書也左傳㐮二十三

 閔子馬謂公鉏曰(⿱艹石)能孝敬冨倍季氏可也公鉏然之

 敬共朝夕恪居官次

新詩先旧物包送比靑氊

 晋王献之傳青氊我家臼物言以詩先研也左傳僖末

 年弦髙以乗韋先牛十二犒師注云古者將献遺於人

 必有以先之㐮十九年享晋六卿于蒲圃贈荀偃束錦

 加璧先呉壽夢之鼎注古之献物必有以先之桞子厚

 送濬上人序云古之贈礼必以輕先重故鄭啇之犒先

 乗韋魯侯之贈後呉鼎

繆傳黄梅鉢未印少林禅

 少林謂逹磨也自南天竺囯來寓止干嵩山少林寺靣

璧而坐終日黙然後傳法与慧可且付袈裟慧可傳僧

璨僧璨傳弘忍弘忍大師靳州黄梅人也黄梅傳盧行

者慧能有道明者聞五祖宻付衣法与盧行者即率同

意数十人追逐至大𢈔嶺盧行者擲衣鉢於盤石曰

表信可力争耶任君將去道明㪯之如山不動乃曰我

來求法非爲衣也願行者開示祖曰不思善不思𢙣正

恁麽時阿那个是明上坐本來靣目明當下大悟徧体

汗流

汲井滌敗墨

謝靈運詩激澗待汲井

蒼珪謝磨鐫

盖以所送研比衣鉢以墨比蒼珪也

玉蟾㵼明滴玉蟾蜍見上

要湏筆如椽見上

眷求尽𦒿徳

元祐𥘉多用故老

舅氏且進迁山龍用𥙷衮

書益稷帝曰子欲𮗚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龍華蟲作

㑹𥙷衮見上注

舟楫功済川

說命云(⿱艹石)済巨川用汝作舟楫

當身任百世當字去声見上注

舊斈不虚捐 --捐私持殺青簡見上緝綴報餐錢

漢髙后紀列侯幸得賜餐錢奉邑

屡書願无愧倘継麟趾篇

詩麟之趾関雎之應也退之荅元稹書云嗣德有継將

大書特書屡書不一書而巳也自當身任百世至篇末

皆言身爲史官書傳百世殺青屡書皆史官事而関雎

之應言宣仁后也後漢郭太傳林宗卒同志者共刻石

立碑蔡邕爲其文曰吾爲碑銘多矣皆有慙徳唯郭有

道无愧耳

   再和公擇舅氏𮦀言

外家有金玉我躬之道術

莊子天下篇道術將爲天下裂又云古之道術有在於

是者

有衣食我家之徳心使我蟬蛻俗斈之市

後漢竇融傳論蟬蛻王侯之尊莊子繕性篇俗斈而求

復其𥘉

烏哺仁人之林

尓雅純黒而反哺者烏也文選𥙷亡詩嗷嗷林烏受哺

於子山谷有母在也

飬生事親汔師古炊玉㸑桂能至今見上

歳莫三十裘食口三百指寒不緝江南之落毛

昭明太子作淵明集序云或貨海東之薬草或紡江南

之落毛盖用列女傳楚老萊妻曰烏獸之解毛可緝而

衣之其遺粒可食也𢈔信詩云𮐃史𮗚秋水萊妻紡落毛

飢不拾徂公之橡子

莊子斉物篇狙公賦芧音義云芧音序橡子也

平生荆雞化黄鵠

 莊子庚桑楚篇奔蜂不能化藿蠋越雞不能伏鵠𡖉

今日江鷗作樊雉

 江鷗見上莊子飬生生篇澤雉十歩一啄百步一飲不

 鄿畜乎樊中

人言无忌似牢之見上挽入書林覷文字

 長楊賦并包書林退之詩文字覷天巧又云不如覷文字

更𮐃著鞭翰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選詩粲粲翰墨埸晋祖逖傳先我著鞭

贈研水蒼珪玉方

 玉藻云大夫佩水蒼玉

蓬門係馬晚色淨

 拉詩水花晚色净

茅簷垂虹秋氣凉湔拂見上垢靣生寒光漢𨽻書吕規其陽

東坡云吕道人沉泥硯其首有吕字非刻非書堅緻可

 以試金

吕翁之冶与天通不但澄埿燒鈆黄𥘉疑蛮溪水中骨

蛮溪見上

不見鸜鵒目突兀

端石有鸜鵒眼

但見受墨无声松花發頗似龍尾琢紫煙

歐陽公硯譜歙石出於龍尾溪端溪以北品爲上龍尾

 以深溪爲上

不見羅縠紋𥻘𥻘

 唐積歙硯圗譜有羅紋石出羅紋山

但見含羅不泄如寒渊往在海瀕時

 前篇云從師海瀕州

晨夕親几杖恪居有官次恪居官次見前萹

遣吏問无恙

 𢧐囯䇿斉語云斉王使使者問趙威后書未發問使者

 歳无恙𫆀民无恙𫆀王无恙𫆀

抚摩宝泓置道山

 宝泓謂陶泓也見前篇注後漢竇章傳是时斈者称東

 𮗚爲老氏藏室道家蓬萊山遂薦章入東𮗚爲校書郎

SKcharSKchar秀氣似舅眉宇間

 唐元徳秀傳見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

其重可以回進躁之首其温可以解横逆之顔

 横逆見孟子

烏虖端是万乗器

 漢鄒陽傳蟠木根柢輪囷離竒而爲万乗器

紅𢇁潭石之際知才難

 歐陽硯譜云紅𢇁石硯君謨贈余云此青州石也得之

 唐彦猷云湏飲以水使足乃可用

   次韻荅王四

病懶百事廢不惟書問踈新詩苦招喚是日鎻直庐

 文選陸士衡詩朝游游曽城夕息旋直庐

潢汙𭰹一尺

 左傳潢汙行潦之水

大道覆行車

 賈𧨏書前車覆後車戒枚乗七發車覆能起之

晴夜遥相似秋堂對望舒

 離騷前望舒使先軀𠔃注月御也

   題畫鵝鴈

鴐鵝引頸回

 子虚賦弋白鵠連鴐鵝

似我𮌎中字右軍数能來

 杜詩鄰家送魚鼈問我数能來

不爲口腹事

 王立之詩話云古人有詩鴐鵝引頸回似我𮌎中字右

 軍数能來不爲口腹事或曰山谷詩非也王羲之傳性

 爱鹅㑹稽有孤居姥养一鵝善鳴携親臼就𮗚姥聞羲

 之將至烹以待之羲之歎惜弥日後漢書閔仲叔豈以

 口腹累安邑哉

水囯鴻鴈秋煙沙風日䴡莫遣角弓鳴驚飛不成字

   送六十五弟賁南㱕

風驚鴻鴈行吹落秋江上爲掃碧岩边問叔今无恙

 史記范雎傳湏賈曰范叔固无恙乎

   贈陳師道

    元祐元年二年陳无巳在京師寓居陳州門按

    实録二年四月乙巳徐州布衣陳師道充徐州

    州斈教授贈此詩時未得官也

陳侯斈詩如斈道

 王立之詩話称潘邠老云陳三斈詩如斈仙時至骨自

 換自謂此語得意然山谷有斈詩如斈道之句陳三所

 得豈其苗裔耶今按張良傳乃斈道欲輕㪯斈道即斈

 仙也陳无巳此語乃印山谷之言此篇論詩固非王立

 之所及苟非陳无巳山谷亦未甞向人說此也故云十

 度欲言九度休万人叢中一人曉

又似秋䖝噫寒草

 如蟋蟀俟秋吟也噫見上

日晏膓鳴不俛眉

 盧仝月蝕詩飢膓徹死无由鳴楊雄解嘲云群卿不揖

 客將相不俛眉

得意古人便忘老君不見向來河伯負两河𮗚海乃知身

一蠡

 莊子秋水篇秋水時至百川SKchar河两涘渚涯之間不辨

 牛馬河伯欣然自喜順流而東行至于北海不見水端

 河北望洋向若而歎曰野語有之聞道百以爲莫巳若

 者我之謂也吾非至於子之門則殆矣長見𥬇於大方

 之家按東方朔傳語曰以𬋩窺天以蠡測海注云蠡瓠

 瓢也來奚切今作河字韵乃蚌属也疑别有所出然山

 谷集中又有詩云在公毎懷㱕安得借明駞畏𡍼失无

 郷酌海持一蠡則是用東方朔語也盖文選以蠡測海

 音力禾切

旅床爭席方㱕去

莊子寓言萹其往也舎者避席其反也与之爭席也

秋水黏天不自多

 退之𥙊文洞庭汗漫粘天无壁秋水萹又云北海(⿱艹石)

 天下之水莫大於海吾末甞以此自多

春風吹園動化鳥霜月入户寒皎皎十度欲言九度休

 雲居膺示衆云知有底人終不取次十度擬發言九度

 却休去見祖庭事𫟍

万人叢中一人曉貧无置錐人所憐窮到无錐不属天

 莊子云堯舜有天下子孫无置錐之地張良傳无立錐

 之地傳燈録潙山傳香SKchar頌曰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

 始是貧去年貧尚有卓錐之地今年錐也无

呻吟成声可𬋩絃能与不能安足言

 莊子呻吟裘氏之地檀弓云弹琴而不成声詩意謂吟

 詠之際而自成声音可𬒳之𬋩絃不復有能否之念如

 東坡南行集叙夫昔之爲文者非能爲之爲工乃不能

 不爲之爲工也

   松下渊明

    此詩在前集巳有注畫本今藏眉山陳氏与板

    本小異今録於此南渡誠草草長沙済艱難夜

    半舟移岸今无晋衣冠松風自度曲我絃不湏

    弹恵逺香火社遺民文字禅雖非老翁事幽尚

    亦可𭭕客來欲開說觴至不得言

   十四弟㱕洪州賦莫如兄弟四章贈行

惱人自作楽休休莫莫莫

 司空圗集休休亭記謂其才一冝休揣其分二冝休且

 𦒿而瞶三冝休因爲耐辱居士SKchar咄諾休休莫莫𠆸俩

 雖多性靈𢙣頼是長教閑処着

相看將白頭止有不如昨

 楽天詩今旣不如昔後當不如今

北來哺慈烏南㱕護尓雛

 束晢𥙷亡詩云嗷嗷林烏受哺於子注尓雅純黒而返

 哺者烏也退之詩那暇更護雞窠雛

昨夜雲飛鴈相隨我不如

 退之詩青青水中蒲長在水中居𭔃語浮萍草相随我

 不如

志欲収九族

 莊子列禦㓂萹澤及九族本出堯典

别離乃同生

 同生謂親弟兄渊明送從弟詩礼服名群從恩爱若同

 生淳化帖王逸少書云吾有七兒一女皆同生

誰能成此意惟有孔方兄

 言以貧而仕兄弟相别也晋魯褒傳著錢神論云云親

 之如兄字曰孔方

大夫无恙時刻意教子弟

 莊子刻意篇云刻意尚行離丗異俗

㱕掃松楸下洒我万里涕

 退之詩深思罷官去畢命依松楸

   題李夫人偃竹

    李夫人山谷之姨母公擇之妹善臨松竹木石

    見米芾畫史

孤根偃蹇非傲丗

 唐杜審言傳恃才髙以傲丗

勁莭癯枝万壑風閨中白髮翰墨手落筆乃与天同功

 唐李賀詩筆𥙷造化天无功

   贈呉道士

呉仙十二棊一擊玄関應探人懷中事如月入清鏡

 刘存事始云丗本曰烏曹作六博說文曰十二棊也御

 覧方術部異𫟍曰十二棊卜出自張文成受法於黄石

 公行師用兵万不失一至東方朔宻以占衆事後秘不

 傳晋寕康中㐮城寺法味道人遇一老公着黄皮衣竹

 筒盛此以授法味无何失所在遂復傳於丗山谷称十

 二棊盖異𫟍所言者非博也張文成盖張良謚文成侯

 文選王簡栖碑云玄関幽鍵陸亀𮐃詩幽SKchar拂長剱憔

 悴慙清鏡

   戯荅仇夢得承制

仇侯能𮪍矍鑠馬

 後漢馬援傳武威將軍刘向擊武陵五溪蛮夷深入軍

 没援因請代時年六十二帝𢚓其老未許援自請曰臣

 尚能𬒳甲上馬帝令試之援據鞍頋眄以示可用帝𥬇

 曰矍鑠哉是翁也

席上亦賦競病詩

 南史曹景宗傳梁武帝宴連句令沈約賦韵唯景宗不

 得韵意色不平詔約与韵時韵巳尽唯有競病二字景

 宗操茟便成曰去時兒女悲㱕來笳皷競借問行路人

 何如霍去病

玄冬未雷蒼虵卧玉山无年天馬饑

 山海經崑崙亦名玉山上有玉禾其脩百㝷退之詩称

 騏𩦸云飢食玉山禾鮑明逺詩誠不及青鳥逺食玉山禾

三年荷戈對揺落十倍乞弟亦可縛

 乞弟事見秦少游所作任師中墓表甚詳其大畧云元

 豊中朝廷治西南乞弟之罪至於斬將帥絀监司两蜀

 騷然四年而後定实部使者爲之裔夷何足責也

何如万𮪍出河西捕取弄兵黄口兒

 西夏自䧟永楽城後爲边患及秉常卒子乾順立元祐

 二年遣使𠕋乾順夏人以地界爲詞不入謝且犯涇原

 鎮戎軍又侵德靖砦又犯塞門砦黄口兒謂乾順也家

 語孔子見羅雀者所得皆黄口小雀弄兵潢池見龔遂傳

   和任夫人悟道

夫亡子㓜如月魄

 書武成旁死魄䟽云魄形也月之輪郭無光之処朔後

 明生而魄死望後明死而魄生退之詩維時月魄死冬

 日朝在房

摧尽蛾眉作詩客二十餘年刮地寒見兒成人乃禅寂

 杜詩予亦師粲可身猶縛禅寂

万事新新不留故瘦藤六尺持門户

 玉䑓新詠健婦持門戸勝一大丈夫

煩惱林中即是禅更向何門覔重悟

山谷外集詩註卷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