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岐亭五首(並敘)

岐亭五首(並敘)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元豐三年正月,余始謫黃州。
至岐亭北二十五里山上,有白馬青蓋來迎者,則余故人陳忄造季常也,為留五日,賦詩一篇而去。
明年正月,復往見之,季常使人勞余於中途。
余久不殺,恐季常之為余殺也,則以前韻作詩,為殺戒以遺季常。
季常自爾不復殺,而岐亭之人多化之,有不食肉者。
其後數往見之,往必作詩,詩必以前韻。
凡余在黃四年,三往見季常,而季常七來見余,蓋相從百余日也。
七年四月,余量移汝州,自江淮徂洛,送者皆止慈湖,而季常獨至九江。
乃復用前韻,通為五篇以贈之。


昨日雲陰重,東風融雪汁。
遠林草木暗,近舍煙火濕。
下有隱君子,嘯歌方自得。
知我犯寒來,呼酒意頗急。
撫掌動鄰裏,繞村捉鵝鴨。
房櫳鏘器聲,蔬果照巾冪。
久聞蔞蒿美,初見新芽赤。
洗盞酌鵝黃,磨刀削熊白。
須臾我徑醉,坐睡落巾幘。
醒時夜向闌,唧唧銅瓶泣。
黃州豈雲遠,但恐朋友缺。
我當安所主,君亦無此客。
朝來靜庵中,惟見峰巒集。


我哀籃中蛤,閉口護殘汁。
又哀網中魚,開口吐微濕。
刳腸彼交病,過分我何得。
相逢未寒溫,相勸此最急。
不見盧懷慎,壺似鴨。
坐客皆忍笑,髡然發其冪。
不見王武子,每食刀幾赤。
琉璃載豚,中有人乳白。
盧公信寒陋,衰發得滿幘。
武子雖豪華,未死神已泣。
先生萬金璧,護此一蟻缺。
一年如一夢,百歲真過客。
君無廢此篇,嚴詩編杜集。


君家蜂作窠,歲歲添漆汁。
我身牛穿鼻,卷舌聊自濕。
二年三過君,此行真得得。
愛君似劇孟,扣門知緩急。
家有紅頰兒,能唱綠頭鴨。
行當隔簾見,花霧輕冪々。
為我取黃封,親拆官泥赤。
仍須煩素手,自點葉家白。
樂哉無一事,十年不蓄幘。
閉門弄添丁,哇笑雜呱泣。
西方正苦戰,誰補將帥缺。
披圖見八陣,合散更主客。
不須親戎行,坐論教君集。


酸酒如齏湯,甜酒如蜜汁。
三年黃州城,飲酒但飲濕。
我如更揀擇,一醉豈易得。
幾思壓茅柴,禁網日夜急。
西鄰推甕盎,醉倒豬與鴨。
君家大如掌,破屋無遮冪。
何從得此酒,冷面妒君赤。
定應好事人,千石供李白。
為君三日醉,蓬不暇幘。
夜深欲逾垣,臥想春甕泣。
君奴亦笑我,鬢齒行禿缺。
三年已四至,歲歲遭惡客。
人生幾兩屐,莫厭頻來集。


枯松強鉆膏,槁竹欲瀝汁。
兩窮相值遇,相哀莫相濕。
不知我與君,交遊竟何得。
心法幸相語,頭然未為急。
願為穿雲鶻,莫作將雛鴨。
我行及初夏,煮酒映疏冪。
故鄉在何許,西望千山赤。
茲遊定安歸,東泛萬頃白。
一歡寧復再,起舞花墮幘。
將行出苦語,不用兒女泣。
吾非固多矣,君豈無一缺。
各念別時言,閉戶謝眾客。
空堂凈掃地,虛白道所集。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