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工部尚書高郵王文簡公墓表銘

工部尚書高郵王文簡公墓表銘
作者:龔自珍 清
本作品收錄於:《定庵續集

公諱引之,姓王氏,江南高郵人。祖安國,禮部尚書,諡文肅。祖妣車氏、徐氏。考念孫,四品卿銜,前分守永定河兵備道。妣□氏。公乾隆六十年舉人,嘉慶四年進士,由翰林院編修,累官禮部尚書,改工部尚書,卒於位,賜諡文簡。生乾隆三十一年,卒道光十四年;明年十有二月□日,葬於州治之賜塋。公典鄉試事四,典會試事二,龔自珍則其典浙江鄉試所得士。公之學,及其著書大凡,嚐不以自珍為不可裁而請之矣,其行誼始末,自珍又窺其數大端矣。將葬,公第四子壽同,則使自珍表諸墓。自珍爰述平日所聞於公者曰:吾之學,於百家未暇治,獨治經。吾治經,於大道不敢承,獨好小學。夫三代之語言,與今之語言,如燕、越之相語也;吾治小學,吾為之舌人焉。其大歸曰:用小學說經,用小學校經而已矣。又聞之公曰:吾用小學校經,有所改,有所不改。周以降,書體六七變,寫官主之,寫官誤,吾則勇改;孟蜀以降,槧工主之,槧工誤,吾則勇改;唐、宋、明之士,或不知聲音文字而改經,以不誤為誤,是妄改也,吾則勇改其所改。若夫周之沒,漢之初,經師無竹帛,異字博矣,吾不能擇一以定,吾不改;假借之法,由來舊矣,其本字十八可求,十二不可求,必求本字以改。假借字,則考文之聖之任也,吾不改;寫官槧工誤矣,吾疑之,且思而得之矣,但群書無佐證,吾懼來者之滋口也,吾又不改。又聞之公曰:吾之學,未嚐外求師,本於吾父之訓。先是兵備公校定晚周諸子、《太史公書》,一時言小學者宗之,公所著書□□卷,謂之《經義述聞》。述聞者,乃述所聞於兵備公也。通說四十餘事,又說經之大者,在《述聞》之末。又聞之公曰:吾箸書不喜放其辭。自珍受而讀之,每一事就本事說之,栗然止,不溢一言,如公言。公之色,孺子色,與人言,未嚐有所高論吳譚。年近七十,為禮部尚書,兵備公猶在,比丁憂服闋,再補工部尚書,而公旋卒矣,公終身皆其為子之年。門下士私相謂曰:以王公名位齒發,而辭色如子弟,所學殊歟?所養殊歟?其諸人論歸之師,海內歸之福也歟?公以事親為讀書,以讀書為事親,門內之士,勉勉顓顓,人知之。立朝循典常,俟乾斷,無所表暴,天下頗無由測公。嘉慶十八年,巨逆林清以七十七人入禁門。既殄定,有議加築圓明園宮牆高厚者,有議增圓明園兵額者,公皆不謂然,具折上。睿皇帝大動容,召對良久,乃罷。上諭軍機大臣:王引之言人所不敢言。其事卒見施行與否,海內弗知,其奏牘何辭,海內迄今弗知也。由此例之,公之風旨,其視徒表暴於道路者何如哉?公配沈,繼配範,子四:壽昌、彥和、壽朋、壽同,範出。孫七。銘曰:璞之瑟瑟,外有文也;鏐之沈沈,中有堅也;君子肖之,以事其親也。於乎!欲事親者考斯,欲事君者考斯,斯人而不敢承,孰為大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