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左未生墓誌銘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0

君姓左氏,諱待,字未生,桐城人,明贈太子少保忠毅公之季孫也。少好《老》《莊》,其學以遺物自遂為宗,其文章要渺閎放不知其所從來。性畏俗,非戚屬,雖問疾弔喪不出。出則登城循雉堞而行,不欲見衢肆中人。惟宋潛虛、劉北固慕而與之友。乙亥丙子間,潛虛、北固客京師,未生繼至,與余一見如故交。與之語,觸物比類,日新而無窮。與之居,久而不厭,然竟不能窺其際也。未生雖與世齟齬,而重氣類,善鑒別人物。常稱邑中胡嘉及兄子廉,其後二君子學行果異於眾人。

余之在難也,未生適自燕南附漕船南下。至淮陰遇盜,折其二齒,衣裝盡失。入郡城,始知余已被逮北上,搏膺而呼。歸至家,時自懟曰:「吾不一視方子,天下士其謂我何?」己亥四月至京師,因偕余赴塞上。秋七月南還,道京師,而宜興儲六雅止之。一時少俊爭慕與之遊,遂留逾歲。今年四月餘將出塞,趣之歸。未生曰:「子憂吾老乎?吾策蹇行數十里,腰脊不異少時。今已向暑,秋風起,吾當歸,築室白雲、浮渡間,手種松千株、竹萬竿。又明年歲在析木,吾年七十,當復來視子。然後歸而待老焉。」自余抵塞上,每旬月必通書。入秋無息耗,心謂未生已歸,而凶問忽至。

嗚呼!自未生言之,死於家,與死於朋友之手等耳!獨余於人紀,無不負疚而陰自恨者。惟朋友,則為德於余者雖多,而余之愧於心者亦鮮焉。今未生乃為余羈死,以遺恨於余心,則豈非余之命也邪?未生卒以八月二十六日,余以九月望後一日聞之,而其喪已附漕船南下矣。嗚呼!未生其謂余何哉?泣而銘以歸其孤。銘曰:

生浮而死休,惟子信之尤。浮山之陽,是為子之丘。歸與,歸與!永與造物者遊。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