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其一编辑

著書何似觀心賢,不奈巵言夜湧泉。
百卷書成南渡歲,先生續集再編年。

其二编辑

我馬玄黃盼日曛,關河不窘故將軍。
百年心事歸平淡,刪盡蛾眉惜誓文。

其三编辑

罡風力大簸春魂,虎豹沉沉臥九閽。
終是落花心緒好,平生默感玉皇恩。

其四编辑

此去東山又北山,鏡中強半尚紅顏。
白雲出處從無例,獨往人間竟獨還。
予不携眷屬傔從。僱兩車,以一車自載,一車載文集百卷出都。

其五编辑

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即天涯。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其六编辑

亦曾橐筆侍鑾坡,午夜天風伴玉珂。
欲浣春衣仍護惜,乾清門外露痕多。

其七编辑

廉鍔非關上帝才,百年淬厲電光開。
先生宦後誰談減,悄向龍泉祝一回。

其八编辑

太行一脈走媼蜿,莽莽畿西虎氣蹲。
送我搖鞭竟東去,此山不語看中原。
別西山

其九编辑

翠微山在柘潭側,此山有情慘難別。
薜荔風號義士魂,燕支土蝕佳人骨。
別翠微山

其十编辑

進退雍容史上難,忽收古淚出長安。
百年綦轍低徊遍,忍作空桑三宿看?
先大父宦京師,家大人宦京師,至小子,三世百年矣!以己亥歲四月二十三日出都。

其十一编辑

祖父頭銜舊熲光,祠曹我亦試為郎。
君恩夠向漁樵說,篆墓何須百字長?
唐碑額有近百字者

其十二编辑

掌故羅胸是國恩,小胥脫腕萬言存。
他年金鐀如搜采,來叩空山夜雨門。

其十三编辑

出事公卿溯戊寅,雲煙萬態馬蹄湮。
當年筮仕還嫌晚,已哭同朝三百人。

其十四编辑

頹波難挽挽頹心,壯歲曾為九牧箴。
鍾簴蒼涼行色晚,狂言重起廿年瘖。

其十五编辑

許身何必定夔皋,簡要清通已足豪。
讀到嬴劉傷骨事,誤渠畢竟是錐刀。

其十六编辑

棄婦丁甯囑小姑,姑恩莫負百年劬。
米鹽種種家常話,淚濕紅裙未絕裾。
有棄婦泣於路隅,因書所見。

其十七编辑

金門縹緲廿年身,悔向雲中露一鱗。
終古漢家狂執戟,誰疑臣朔是星辰?

其十八编辑

詞家從不覓知音,累汝千回帶淚吟。
惹得而翁懷抱惡,小橋獨立慘歸心。
吾女阿辛,書馮延巳詞三闋,日日誦之。自言能識此詞之恉,我竟不知也。

其十九编辑

卿籌爛熟我籌之,我有忠言質幻師:
觀理自難觀勢易,彈丸壘到十枚時。
道旁見鬻戲術者,因贈。

其二十编辑

消息閒憑曲藝看,考工文字太叢殘。
五都黍尺無人校,搶攘廛間一飽難。
過肆市有感

其二十一编辑

滿擬新桑遍冀州,重來不見綠雲稠。
書生挾策成何濟?付與維南織女愁。
曩陳北直種桑之策於畿輔大吏。

其二十二编辑

車中三觀夕惕若,七歲靈文電熠若。
懺摩重起耳提若,三普貫珠纍纍若。
予持陀羅尼已滿四十九萬卷,乃新定課程,日頌普賢、普門、普眼之文。

其二十三编辑

荒村有客抱蠹魚,萬一談經引到渠。
終勝秋燐無姓氏,沙渦門外五尚書。
逆旅夜聞讀書聲,戲贈。沙渦門即廣渠門,門外五里許有地名名五尚書墳。五尚書不知皆何許人也。

其二十四编辑

誰肯栽培木一章?黃泥亭子白茅堂。
新蒲新柳三年大,便與兒孫作屋梁。
道旁風景如此

其二十五编辑

椎埋三輔飽于鷹,薛下人家六萬增。
半與城門充校尉,誰將斜谷械陽陵?

其二十六编辑

逝矣斑騅罥落花,前村茅店即吾家。
小橋報有人癡立,淚潑春帘一餅茶。
出都日,距國門已七里,吳虹生同年立橋上候予過,設茶,灑淚而別。

其二十七编辑

秀出天南筆一枝,為官風骨稱其詩。
野棠花落城隅晚,各記春騮戀縶時。
別石屏朱丹木同年雘。丹木以引見入都,為予治裝,與予先後出都。

其二十八编辑

不是逢人苦譽君,亦狂亦俠亦溫文。
照人膽似秦時月,送我情如嶺上雲。
別黃蓉石比部玉階。蓉石,番禺人。

其二十九编辑

觥觥益陽風骨奇,壯年自定千首詩。
勇於自信故英絕,勝彼優孟俯仰為。
別湯海秋戶部鵬

其三十编辑

事事相同古所難,如鶼如鰈在長安。
自今兩戒河山外,各逮而孫盟不寒。
光州吳虹生葆晉,與予戊寅同年,己丑同年,同出清苑王公門,殿上試同不及格,同官內閣,同改外,同日還原官。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