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幔亭集 卷三
作者:徐熥
卷四

七言古詩 编辑

帝京篇 编辑

文皇定鼎都燕薊,三輔黃圖誇壯麗。
九重宫闕何嵯峨,百二山河咸拱衛。
五鳳髙樓逼太清,六龍御宇泰階平。
曈曨曉日升金闕,縹緲紅雲擁玉京。
玉京金闕倚天開,隱隱鑾輿複道來。
雲迷翠幰依龍衮,露滴金莖泛羽杯。
平明長樂鐘聲響,九天日月開僊仗。
豸史臺中曉聽烏,虎賁階下朝鞭象。
月照彤墀環珮齊,風生青瑣旌旗颺。
髙臺突兀比章華,上苑紆廻同博望。
我家京洛何煌煌,山河錦繡軼隋唐。
斷髪文身俱稽顙,雕題黒齒盡梯航。
三載公車計偕吏,嚴樂鄒枚乘傳至。
黃紙承恩金馬門,緑衣錫宴慈恩寺。
勅賜當街上五花,金鞭絡繹更堪誇。
市中春色濃如錦,身上宫袍爛似霞。
粧臺舞榭層雲裏,粉白蛾黃兼皓齒。
怙寵翻令女伴憎,承歡却得天顔喜。
更有中涓美少年,朱顔白晳珥貂蟬。
當筵解唱霓裳曲,出直常揮碧玉鞭。
一代豪華稱戚里,回天轉日誰能比。
薄暮酣歌閶闔門,平明取醉新豐市。
繁華三五上元燈,蜀錦吳綾結作棚。
任從玉漏催銀燭,不顧銀河轉玉繩。
馬上佳人金絡索,筵前公子玉壺氷。
懸得華燈燈七寳,搆成綺閣閣千層。
中宵露冷羅衣濕,姣童兩兩當筵立。
夜永寜愁鳳腦殘,寵移豈顧龍陽泣。
侯家繡柱玉盤龍,朝朝鼎食奏歌鐘。
翠翹金鳳三千隊,畫閣雕闌十二重。
繡枕春宵開菡萏,羅幃夜月絢芙蓉。
五侯七貴豪華客,油壁香車過栁陌。
花前調笑片時春,百萬黃金輕一擲。
春風日日恣遨逰,北里南隣樂未休。
玉顔到處堪廻轍,珠箔誰家不上鈎。
青錢多買醉,紅袖暗藏𨷺。
投來青玉案,費盡錦纒頭。
蹁躚紅袖人如玉,豔舞嬌歌歡不足。
琥珀深杯醉玉樓,珊瑚寶樹羅金谷。
灼灼桃花兩頰紅,娟娟栁葉雙眉緑。
愁縈弱水逺重重,夢繞巫山髙六六。
王孫公子好逰閒,往來射獵向西山。
驅將鷹犬垂鞭去,射得狌狸帶箭還。
九衢三市相迤邐,車塵白日連天起。
六郡良家盡錦衣,四方賈客多紈綺。
錦衣紈綺競豪奢,結俠追歡意氣賖。
論交半是蕭朱輩,托命多於趙李家。
華堂宴會春風繞,一𣲖 歌聲嫋嫋。
香氣頻聞寶鴨薰,漏聲忘却銅龍曉。
春來春去自年年,聽盡笙歌與管絃。
但知芳草春風滿,誰識鶯花歳序遷。
自古奢華豈能久,轉眼紅顔成白首。
往日堂前羅異花,于今門外生衰栁。
世事悠悠未可知,桑田滄海須臾期。
金張許史今何處,冨貴驕奢空爾為?

聽鶯曲 编辑

條風淡蕩春將半,倚欄忽聽鶯聲亂。
隔竹綿蠻别様啼,遶林睍睆相呼喚。
相喚相呼不住聲,聲聲偏動冶逰情。
王孫載酒青樓醉,美女尋芳紫陌行。
青樓紫陌春風徧,一種嬌聲千萬變。
彷彿秦筝出谷聞,依稀羌笛隨風囀。
秦筝羌笛韻悠揚,幾處歡娛幾斷腸。
閨中少婦悲征戍,路上行人憶故鄉。
故鄉𣺌何許,鶯聲何太苦。
征戍隔遼陽,聞鶯空自傷。
鶯來鶯去自年年,聽此啼聲倍可憐。
百年愁鬢聲中改,九十春光舌上遷。
莫嘆韶華如轉轂,愛鶯且賦聽鶯曲。
但得長聞栁外聲,何辭頻進杯中醁。

送逺曲 编辑

津亭下葉紛如雨,客子逺㳺何處所。
悠悠一别無還期,相對悲啼不能語。
此去山中經幾萬,勸君惟有加餐飯。
須臾分手各東西,猶聽前林征馬嘶。

别離曲 编辑

絲韁白馬黃金勒,僕御門前苦促逼。
叮嚀握手蹔躊蹰,欲住須臾竟不得。
心知此别無還期,猶問君歸是幾時。
心知此别書難寄,猶問征鴻何日至。
為君整轡君上鞍,頻頻勒馬回頭看。
無情馬足如飛電,路轉橋回君不見。
歸來妝閣雙淚垂,此身誤嫁逰俠兒。

寄衣曲 编辑

流黃機上鴛鴦錦,明滅疎燈照孤枕。
空閨冷月自娟娟,絶塞金風何凜凜。
起視明河漏已殘,沙塲遥望路漫漫。
羅幃錦帳人何在,毳幙氊裘地更寒。
手剔殘燈取刀尺,製得征衣寄征客。
去年寄去無回音,此日無由識寛窄。
寛窄如今未可知,幾回欲剪又遲疑。
金刀未下腸先斷,弱線初縫淚自垂。
淚垂㸃㸃俱成血,汚在征衣不能滅。
殷勤為拭衣上痕,恐令孤客添愁絶。
掩淚裁衣逺寄将,妾身不及此衣裳。
衣裳猶得親君體,賤妾空居天一方。

汲井曲 编辑

銀床斜壓梧桐井,牽動殘絲五色綆。
臂捲羅綃寶釧髙,波凝玉乳金瓶冷。
沈沈鴨緑浸鴉黃,轆轤一聲愁斷腸。
碎光揺動闌干濕,草根滴露隂蛩泣。

秋夜曲 编辑

畫幕含春度清吹,髙燒絳蠟金盤膩。
銅龍滴露夜聲沈,老兎崩雲秋影墜。
銀筝斷續檀槽語,紫霧迷濛罩金縷。
蟬衫麟帶委羅屏,枕花濕透巫峰雨。
牽絲曉井啼烏急,寒螿弔月香蘭泣。
紅光漸射菱花臺,又拂嬌蛾寫春碧。

老將行 编辑

老夫元是良家子,少年流落戎行裏。
能將一劍淨烟塵,幾入重圍身不死。
纍纍金印肘間懸,塞上馳驅五十年。
已羨功勲載盟府,久看姓字書燕然。
一朝謝病歸巖壑,門外蕭條可羅雀。
身經百戰未龍鍾,猶向人前誇矍鑠。
寳劍年多鋒鍔銷,櫪中老驥鳴蕭蕭。
戎衣掛壁成塵土,舊日紅旗顔色凋。
一自投閒經幾載,請纓壯志還應在。
遥望沙場願裹屍,猶思銅柱標炎海。
鋒鏑今年去備邊,連營烽火通甘泉。
多少材官俱束手,無人賈勇能登先。
將軍聞此氣勃勃,目眥裂盡冠衝髪。
便往投書獻至尊,雄心誓欲探虎窟。
據鞍顧盼出轅門,埀老還堪報主恩。
但令此去清沙漠,不管金鎗臂上痕。

北邙行 编辑

洛陽城外邙山麓,舊 哀呼新 哭。
黃昏髑髏作人語,白晝烏鳶攫人肉。
新墳古塜爭嵯峨,世間人少北邙多。
北邙山中松柏樹,聽盡車前薤露歌。
人生處世多辛苦,賢愚貴賤同抔土。
不如歸去學還丹,丹成白日生羽翰。

結交行 编辑

酌君金兕觥,聽我結交行。
今人結交只結面,三杯濁酒傾生平。
酒酣拔劍多意氣,死生患難毋相棄。
出門酒醒各東西,此情便已生同異。
結交難重可悲人,情反覆誰能知笑。
談各已藏矛㦸對,面眞如隔九疑君。
不見陳餘與張耳,當年刎頸徒爲爾。
又不見鮑叔與夷,吾千載相知能有。
幾仇隙多生謔浪,間睚眦起在刀錐。
裏翟公賓客竟如,何一旦門前張雀。
羅田文座上客常,滿一朝失勢皆分。
散結交行難重陳,世途處處皆荆榛。
今朝相對且飲酒,明日悠悠行路人。

猛虎行 编辑

上山采蘼蕪,下山采蘼蕪。
采采猶未巳,白日將崦嵫。
歸來逢猛虎,咆哮當路隅。
徬徨何所之,林莽多人居。
豈無桑間人,輕薄同秋胡。
此身雖可噬,此節安可渝。
甘心飼猛虎,矢志同羅敷。

俠客行 编辑

兩人市中相耳語,欲報深讐誰敢去。
壯士聞之氣鬱陶,平生俠烈同荆髙。
髪上指冠淚如雨,借問君讐在何許。
一劍朝辭都市傍,素車直指邯鄲路。
刺殺讐人函首歸,争看頸血猶沾衣。
主人欲奉千金報,問以姓名終不告。
辭君躍馬出都門,君但報讐毋報恩。

去婦詞 编辑

紅妝洗盡顔憔悴,一片愁心幾行淚。
良人重色輕别離,舊日恩情頓相棄。
含悲含怨出深閨,宛轉躊躇更慘悽。
枝頭菡萏分連理,枕上鴛鴦散並棲。
鴛鴦菡萏歸何處,十載綢繆今别去。
往事翻同墜井瓶,餘生却類飄風絮。
憶昔當年初嫁君,明璫翠袖紅羅裙。
帳開綺閣連宵月,夢遶巫山一段雲。
荏苒光隂如轉轂,人情日久多飜覆。
薄命從來怨玉顔,嬌姿一旦辭金屋。
萬轉千廻不下堂,悲啼那忍别姑嫜。
君恩似水終難返,妾意如膠詎敢忘。
心知别去難重見,手把君衣苦留戀。
此生無計入君家,芳魂願化孤飛燕。

築城詞 编辑

丁夫抱杵城頭築,朱顔少婦城邊哭。
哭聲未絶城已崩,無數丁夫遭殺戮。
殺戮丁夫就此埋,半為黃土半人骸。
長城未畢山東亂,四海紛紛歸楚漢。
吁嗟吕政胡為乎,亡秦乃在廢扶蘇。

古戰塲 编辑

漢家將軍猛如虎,手執長殳腰大斧。
白首從征恨數竒,可憐性命輕如羽。
鼔聲死兮弓絶 ,狼奔䑕竄無行伍。
良家百萬試鋒鋩,枯骨如山委黃土。
燐火星星㸃白楊,黃雲漠漠依邊樹。
千載猶聞戰血腥,夜深不禁啼猿苦。
魑魅山魈當路號,哀聲長亂黃昏雨。
逰魂難返玉門闗,怨魄年年成杜宇。

古别離 编辑

君身如車輪,去去無廻轍。
妾淚如井泉,涓涓滴不竭。
歡愛能幾時,傷哉此離别。
蕭蕭征馬向人嘶,欲别未别心慘悽。
深閨不識天涯路,但向門前看馬蹄。
送君試折長隄栁,立馬躊蹰豈能久。
明年栁發今年枝,還記今年送别時。

征婦怨 编辑

今年賊陷臨洮府,殺死官軍何可數。
征夫塞外骨成山,少婦閨中淚如雨。
死生消息總難知,欲往招魂又自疑。
機中幾度聞嘶馬,又恐夫歸投杼下。

廢居歌 编辑

東隣敗屋西隣鎖,殘栁蕭蕭燃 火。
昔日繁華今日衰,空堂白晝居狐狸。
子孫流落不知處,歳久荒凉誰敢住。
井涸池枯竈絶烟,寒螿四壁啼秋雨。
當時宅中歌舞人,于今已化北邙塵。

古怨 编辑

當時初嫁君,貌比楊花好。
今日與君離,貌比楊花老。
楊衰能再榮,妾貌終枯槁。
君如記妾舊容華,但看明年楊白花。

緑珠詩 编辑

盤龍洞口雙蛾翠,玉唾流香脂粉膩。
三斛明珠艷質歸,千重錦障秋波媚。
玉笛聲寒響斷雲,凰釵蛟佩舞明君。
光生鳳蠟春厨煖,香屑龍鑪夜閣熏。
曲曲鶯喉歌懊惱,紅顔不向青銅老。
寳砌苔痕蝕百花,名園梓澤生秋草。
一死難酬衛尉恩,鬢雲斜墜玉鈎翻。
碧莎黃土碎香骨,朱樓白日啼妖魂。
澗中金水流嗚咽,半寸珊瑚千㸃血。
麝氣春凝栁絮風,珮聲夜泣梨花月。

代閨人答輕薄少年 编辑

妾本燕趙姿,委身事君子。
憶昔深閨私語時,指天誓日同生死。
一朝執㦸赴長安,彼此恩情隔萬山。
經年去住無消息,何處留連不肯還。
聞君日日耽㳺冶,蹴踘鬬雞兼走馬。
醉裏常抛金彈丸,狂來碎却珊瑚把。
自矜豪俊又繁華,百萬黃金散狹邪。
昨宵趙女顔如玉,今日燕姬色似花。
如花似玉争歌舞,歡娛豈識淒涼苦。
樓上朝朝望白雲,枕邊夜夜啼紅雨。
流年青鬢嘆蹉跎,冷落深閨可奈何。
捲簾忽聽鶯聲老,又是春光一度過。

王震甫以王叔明山水見貽答謝 编辑

王生嗜古元成癖,古今圖畫如山積。
壁上時時烟霧飛,案頭隱隱生泉石。
吾聞勝國有王蒙,丹青綽有巨然風。
幽溪細路已盤曲,烟嵐樹木何菁葱。
此圖珍秘幾年所,廉者不求貪不與。
知余夙有卧逰情,一旦披圖便相許。
奚奴捧送神飛翻,山齋賞鑒忘朝餐。
焚香再拜謝君賜,照乘明珠未是恩。

題賓月樓空江秋笛二巻後 编辑

㸑下有焦桐,柯亭有枯竹。
何期得遇蔡中郎,一取為琴一為笛。
中郎已死知音稀,每有竒物誰能知。
汨沒泥沙棄水火,令人往往心傷悲。
國初至今二百載,其人與骨今安在。
二圖淪落在人間,墨跡依稀猶未改。
吾鄉陳伯煒、鄭浮丘,兩人前輩稱風流。
坐賔樓上三更月,吹笛空江萬籟秋。
名公詩句題應徧,畫圖瀟洒尤堪羨。
恍若笛聲江上聞,尚疑月色樓頭見。
當年棄置廢簏中,蠧魚蝕盡塵埃蒙。
余偶得之發大呌,心顔怡悦開雙瞳。
吁嗟乎!竒物顯晦自有數,豈但柯亭之竹嶧山桐。

贈歌者 编辑

習家池上春晝長,主人愛客飛羽觴。
梨園子弟紛成行,少年白晳稱陳郎。
何晏之粉荀令香,技掩秦青音遶梁。
翩翩廣袖能廻翔,脩眉髙髻内家粧。
月中一曲舞霓裳,輕敲檀板按宫商。
頓令四座生輝光,蘇州刺史空斷腸。
奈何與子非一鄉,安得相從樂未央。
人生及時須徜徉,莫令兩鬢生秋霜。

題王崑仲畫障 编辑

寒流瀰瀰㵼石壁,嚴霜剥樹枯榦瘠。
 斧劚石江滸蹲,怒蛟吹水奔濤逆。
鼪鼯狐魅晝攫人,叢林灌木無行跡。
我覽生綃毛骨寒,披索枯腸動吟魄。

采真篇送林叔度逰鴈宕 编辑

壺山烟客持𤣥籙,凌辰御氣僊山麓。
星冠七葉芙蓉顔,螭衣霞佩仙家服。
辭家將作采真逰,鴈宕山中訪靈族。
踏斷遙空一線虹,歴徧洞天三十六。
雲為御兮風為車,駕青虬兮叅白鹿。
蓬瀛弱水豈㣲茫,圓嶠方壺堪借宿。
祇從縣圃饌瑶芝,不向人間希辟榖。
知君名姓注仙班,聊贈雲璈歌一曲。

送柯秀才還莆 编辑

逢君何太遲,别君何太早。
朝發越王城,暮指壺公道。
壺公山色凌青天,雲霧蒼茫暗玉鞭。
匣裏祇存馮子鋏,杖頭猶挂阮生錢。
餘錢歸去堪沽酒,醉後新詩三百首。
賦才元不讓三都,何恤紛紛譏覆瓿。
人生知己古稱稀,此去何人薦陸機。
秋風已就圖南翮,看汝扶揺天際飛。

述逰篇 编辑

去年仲冬束行李,掩淚辭親赴燕市。
今年五月將中旬,方能税駕歸田里。
中間辛苦難具陳,萬里風波愁殺人。
從來痛定纔思痛,回看往事徒沾巾。
閩溪山水何太惡,水似瞿塘山劍閣。
仙霞嶺上氣不平,黯淡灘頭膽將落。
浙中水淺易膠舟,蒼頭牽纜如傴僂。
一日才行十數里,舲前兀坐空百憂。
歳除才到雲陽下,縣官正閉奔牛壩。
停舟三日不得行,關吏相逢便相咤。
揚子長江天際流,江豚吹浪神鼉浮。
長年捩舵神色喪,可憐身世同輕漚。
黃河之水名九曲,由來舟檝愁傾覆。
石尤風急水奔騰,隔江少婦將兒哭。
北方景物更荒涼,滿目黃沙古戰塲。
瘦馬驅馳髀肉損,酸風射眸肢體僵。
馳馬衝寒過涿鹿,四郊倐忽飛滕六。
千山萬徑少人行,暮抵良鄉無處宿。
長安上策不見収,百金用盡存貂裘。
難從北闕操齊瑟,猶戴南冠學楚囚。
男兒致身苦不早,驅車復出長安道。
風景蕭條倍去時,塵土侵人顔易老。
三吳兩浙競繁華,此際令人轉憶家。
歸家幼子牽衣泣,鬢衰面黒咸咨嗟。
奔走天涯過半載,嵗月無情不相待。
人生得志在丘園,何必飄零寄湖海。
行路難,空悲酸,世情反覆同波瀾。
有璞莫向王庭獻,有鋏莫向侯門彈。
笑殺劉蕡空不第,且將髙臥學袁安。

石溪歌贈林隱君 编辑

南劍有溪名君竹,脩竹蒼蒼溪水緑。
中有幽人號石溪,誅茅壘石溪之曲。
溪流日夜聲潺湲,幽人嘯傲石溪間。
石可枕兮溪可潄,富貴浮雲眞等閒。
幽人今年八十幾,足跡何嘗到城市。
白岩嘯月遇崆峒,青嶂眠雲夢黃綺。
憐余本是武陵人,欲向溪頭一問津。
桃花好逐溪流出,世上如今不是秦。

瞻鳯歌為張叔弢賦 编辑

長溪山水竒,鳳山幻靈境。
重岡疊嶂自廻環,萬壑千巗相掩映。
中有畸人號鳳山,時時長嘯此山間。
彩雲明滅元堪覩,梧竹蕭森更可攀。
一朝跨鳳歸仙府,丹崖翠壁空塵土。
遼鶴千年去不歸,慈烏夜半啼聲苦。
篋裏惟存一畫圖,忽然飛去胡為乎。
延津無處重尋劍,合浦何期更得珠。
帝憫諸孤懷怨慕,五丁曽遣相呵䕶。
神物由來不久湮,珠還劍合仍相遇。
張生得此喜還悲,陟岵興歌淚滿頤。
幾廻欲擬招魂賦,到處曽求薤露詩。
此物遺亡二十載,迄今精爽還應在。
千仞猶疑覽徳輝,九苞彷彿増文采。
諸子山中日夜號,鳳山依舊倚天髙。
不須人世悲麟喪,還羨君家有鳳毛。

王生行 编辑

王生少負耽竒癖,落魄風塵人不識。
祗從湖海恣遨逰,羞向人前嗟厄塞。
胸中神識一何竒,儒雅風流應在茲。
篆隸由來追史籀,時時復作無聲詩。
城西一室大如斗,室中竒物無不有。
花鳥圖書可自娛,樽罍彛鼎傳來久。
賞鑒能同張茂先,翩翩意氣更堪憐。
胡琴劈碎寜論價,古劍酬人不計錢。
與余傾蓋稱莫逆,問竒肯過揚雄宅。
竹裏酣歌任往來,花間嘯傲忘朝夕。
朝夕相從酒一樽,交情如此君毋諼。
但能博物復飲酒,世事悠悠安足論。

赤巖吟為大田令謝君賦 编辑

劍潭之東多石壁,四面巉岏如火赤。
開闢至今千萬年,巖前蓊鬱皆蓬藋。
上有嵯峨萬仞之,丹梯下有潺湲千。
頃波流碧山魈罔,兩盤其中虎豹豺。
狼據為宅任是樵,蘇日往來豈識岩。
中有竒蹟岩中竒,蹟人不知可憐空。
使山靈悲誰能鑿,破混沌竅攀蘿附。
葛相追隨謝君本,是探竒客年少鳴。
琴宰巖邑毎學盧,敖汗漫逰登臨折。
盡東山屐披蓁燃,炬入岩中猛獸山。
妖都辟易萬年靈,秘一朝開懸岩絶。
壁何竒哉一聲長嘯翠㣲頂,頓使延平潭裏白日生風雷。
搆將臺榭連雲起,浮屠屹立層霄裏。
獨向岩前望九垓,百二關河如黒子。
吾聞神州三十六洞天,此赤巖兮胡為乎不傳。
徐生披圖學宗生,案頭隱隱生雲烟。
願得借君一葦過劍浦,題詩刻石岩之巔。
岩巔墨蹟永不毁,鄒嶧之碑廼可擬。
吁嗟乎!山川顯晦自有時,世間何物無知已!

賦得易水寒送人逰燕 编辑

燕山嵯峨易水流,北風吹水聲颼颼。
荆卿驅車不顧返,仗劍欲報燕丹讐。
可憐燕恥猶未雪,壯士𠂻腸空激烈。
千年往事水猶寒,蕭蕭壯髪能衝冠。
憐君故是荆卿比,翩翩俠氣橫燕市。
擊筑還過易水濵,一聲長嘯悲風起。

過鄧汝髙别墅 编辑

一區别墅東山曲,幾片青山隱茅屋。
門前埀栁覆清溪,屋後長松亞脩竹。
寂寂衡門無俗喧,主人留客烹雞豚。
衣冠朴素禮眞率,依稀如入桃花源。
彈棋擊劍復飲酒,世上浮名竟何有。
君今蹤跡已青雲,我也棲遲甘白首。
與君相對歡且悲,人生會合能幾時。
恐君作吏風塵去,此地開尊更有誰?

寄閔夀卿山人 编辑

去歳逢君浮玉山,江風颯颯吹離顔。
今歳重過揚子渡,烟波咫尺難相遇。
鐵甕城頭一喚君,江聲洶湧那能聞。
寸心强對南徐月,雙眼徒瞻北固雲。
此生應嘆交歡淺,日日思君長展轉。
幾回飛夢到君傍,江水茫茫空斷腸。

破鏡行為陳大賦 编辑

美人有寶鏡,價值千黃金。
曾與郎君同照影,又與郎君同照心。
一朝分散如萍梗,此心雖同不見影。
金刀剖處鸞鳳分,十年蹤跡不相聞。
可憐兩人持一片,此生何處重相見。
勸君對此休自悲,神物會合終有時。

冬夜同汝翔振狂在杭集汝大山齋 编辑

玉衡指東露華冷,朔飈暗度梧桐井。
張檠亂謔開雙頤,銅龍咽漏宵將丙。
僕御執炙兼進巵,筋力跛倚神俱疲。
客眸耿耿若巖電,搜腸嘔肝斷鬚髭。
五人同騁談天口,隔墉魑魅踉蹌走。
揮手出門天宇昏,沿衢木柵懸燈守。
嚴霜砭肌心惻悽,轆轤聲斷金井西。
解衣匍匐登牀睡,四隣咿喔啼天雞。

贈胡外史 编辑

錢塘風景眞竒絶,呉山蒼翠湖光白。
山川靈秀萃何人,之子飄然自髙格。
生來蹤跡壓塵埃,湖海狂逰亦壯哉。
振衣頻陟雲龍頂,仗劍曾登戲馬臺。
燕秦楚越行皆徧,又泛扁舟過海甸。
九鯉湖邊信短笻,武夷山上開華宴。
逰興年來尚未央,温陵劍水復清漳。
三秋石鼓簪黃菊,五月楓亭摘荔香。
羨君懷抱何瀟灑,知君不是悠悠者。
世路由來遇合難,風塵莫怨知音寡。
伊余癖性好遨逰,與子交驩幾度秋。
春風竹外頻來往,夜月花間遞唱酬。
唱酬來往情偏好,漫把交情同草草。
囊裏無錢休嘆嗟,尊中有酒須傾倒。
胡生胡生何太竒,余每談詩君解頤。
自堪意氣稱吾黨,不但前身是畫師。

贈王少文 编辑

王生今年纔十幾,籍籍香名滿人耳。
已詫文章㵼大河,更誇神骨澄秋水。
目下三行腹五車,志如鴻鵠書龍蛇。
遨逰竟日車多果,爛漫千言筆有花。
羨子襟懷何卓犖,羨子髙談何嶽嶽。
五色爭看鸑鷟文,片言能折充宗角。
日來相見即相歡,同心臭味如金蘭。
髙才豈復論長吉,年少還應陋子安。
莫笑相逢頻倒屣,如此寜馨誰可擬。
堪嘆茫茫宇宙間,眼中之人惟有爾。

九日懷惟起弟客吳 编辑

去年九月客吳門,憶汝淒涼欲斷魂。
今年汝作吳門客,一望關河千里隔。
我家兄弟大參商,歳歳年年俱異鄉。
夢廻閩海風塵逺,目極吳門匹練長。
秋風颯颯秋光老,登髙望逺傷懷抱。
天涯逰子滯還期,籬下黃花為誰好。

蜀道難送王震甫之臨卭省刺史兄 编辑

蜀道本是蠶叢域,古來元不通中國。
秦帝金牛計太竒,五丁費盡開山力。
 斧神功山為開,懸崖絶壁真竒哉。
灧澦瞿塘水勢猛,波流日夜聲喧豗。
中有畏途稱劍閣,羊腸鳥道山形惡。
天梯石棧度偏難, 見為愁蛇為却。
猿狖呼羣接臂行,山魈野魅作人聲。
愁雲慘淡日無色,行人此際難為情。
蜀道之難已如此,臨卭險惡尤無比。
風俗由來似吐番,州城半遶平羌水。
君家伯氏賢大夫,五馬蹀躞専城居。
幾度經過九折阪,寜為叱馭無廻車。
閩蜀山川何隔越,尋兄萬里堪愁絶。
匕首長飛象耳雲,馬頭幾看峨眉月。
于今西北正烽烟,羌笛胡笳聽慘然。
中宵起坐腸空斷,客路思家淚欲連。
蜀道之難應莫歎,長途惟有加餐飯。
鶺鴒原上正相思,勸君休起鄉關恨。

送陳明府應召之京 编辑

冶城八月秋風起,仙吏驅車入帝里。
白叟黃童擁道周,攀轅臥轍情無已。
一官閩海幾年餘,漢室循良更孰如。
魯恭政簡能馴雉,羊續官清不愛魚。
聲名久已聞天子,璽書召對明光裏。
滿縣穠桃爛似霞,半肩行李清於水。
新秋乘傳到長安,五色花驄獬豸冠。
㡬多狐䑕爭投竄,當道豺狼膽自寒。
酌君酒,與君别,冦君難借空嗚咽。
至尊垂拱問蒼生,但道江南民力竭。

江上答客傷王少文 编辑

去歳江頭同送客,江水茫茫江月白。
今歳江頭送客歸,問君動定空沾衣。
别去光隂纔一載,可憐世事須臾改。
當日江間折栁人,于今枯骨知何在。
客子聞言雙淚垂,君亡不待余歸時。
訪君不入君華屋,日伴孤猿墳上哭。

七夕曹能始宅上觀妓 编辑

涼風吹動黃姑渚,正值牽牛逢帝女。
一年佳會阻星河,數刻交歡罷機杼。
主人留客當今宵,鳴筝少婦紅羅綃。
嬌聲宛轉鸞凰曲,媚眼低回烏鵲橋。
引羽流商歌愈緩,玉繩漸落明星爛。
履墜簪遺樂未休,鐘沉漏盡愁將旦。
臨别殷勤贈七襄,秋宵雖短此情長。
燭龍已駕扶桑曉,天上人間兩𣺌茫。

建溪逢㳺宗振 编辑

與君神交今十載,彼此飄零隔湖海。
擊筑應難逢漸離,鼓刀何處尋朱亥。
余也今年過建溪,君方彈鋏居城西。
客裏相逢發長嘯,飄飄吐氣凌虹霓。
憐君槖中無所有,猶解餘錢去沽酒。
肯將蹤跡落紅塵,自許交情同白首。
世事悠悠嘆二毛,燈前相對兩綈袍。
須臾酒盡東西去,江上潮平月正髙。

同㳺宗振陳伯岑集陳季廸齋中 编辑

六月溪行苦煩暑,日暮維舟向江渚。
乘興行歌訪故人,科頭跣足花間語。
花間相對忘主賔,驩呼無異平生親。
今朝潦倒齋頭客,明日飄零江海人。

西甌道中寄答伯孺病中見送之作 编辑

故人卧病空皮骨,精氣銷忘神恍惚。
枕上猶於筆硯親,題詩送我㳺京闕。
詩來字字皆悲辛,半嗟疾病半嗟貧。
况兼離别情思惡,空令逰子重傷神。
三疊離歌聲太苦,幾度哀吟淚如雨。
君方貧病類相如,我也飄零同主父。
行色匆匆一夢間,無由賦别六溪灣。
空流萬里窮交淚,未識經春衰病顔。
一别山川成隔越,懷人長對天邊月。
于今枚叔更何人,能向君前談七發。

西湖飛來峰歌 编辑

我生性愛㳺名山,黃冠布褐常躋攀。
一丘一壑稍險怪,往往大嘯開心顔。
此峯幽邃稱竒絶,何處飛來忘歳月。
自是神靈運化工,誰將鬼斧施剞劂。
山形突兀又玲瓏,懸厓隂洞遙相通。
紅泉滴瀝歸深澗,碧磴岧嶤接太空。
森羅青壁如屏障,窱䆗縈紆非一狀。
岩下時喧萬壑聲,石間盡刻諸天像。
翠色遥飛九里松,白雲長出兩髙峯。
冷泉露下澄清溜,靈隱風髙送暮鐘。
我到山中歇還陟,駭目驚心勞應接。
竒蹟應誇天下無,仙都自與塵凡别。
洞門吟眺欲斜暉,坐破蒼苔未忍歸。
幾片寒雲生杖屨,半林㣲月照僧衣。
殷勤記取歸時路,日暮雲深不知處。
由來造化妬神竒,只恐飛來又飛去。

靈隱寺尋耶溪上人 编辑

浮玉山中曾把臂,風景依稀如隔世。
常歎空門無定蹤,此生何處求眞諦。
秋風一棹過錢塘,聞説吾師在上方。
扶杖入山急相訪,靈隱寺中松隱堂。
方鞋破衲出相見,怪我年來華髪變。
相逢不作世間言,指㸃前山雲幾片。
半榻跏趺雙樹邊,笑談隱隱生雲烟。
論交共結三生約,出世同叅一指禪。
新詩别後多如此,總是禪機非綺語。
勝地何須論虎溪,髙風不用推支許。
須臾殘照下雷峰,送客松關第幾重。
悠悠此别何時遇,愁聽雲堂薄暮鐘。

飲黃白仲娑羅館兼柬屠緯眞使君 编辑

主人避客棲空谷,長日柴門稀剥啄。
我來欲證大因縁,袖中片刺煩童僕。
倉皇倒屣出相迎,青眼相看無世情。
狂來叱咤千夫廢,醉後雄談四座驚。
吾曹本是𤣥都客,當日同因酒過謫。
行滿何須戀世縁,功成依舊歸仙籍。
色相由來非我身,凡夫誰識有眞人。
片時結搆成爐鼎,一粒𤣥珠守谷神。
仙師授我還丹秘,逢人豈肯輕開示。
能將神氣返虚空,自有靈光照天地。
黃白仲,屠緯眞,蹔時蹤跡落紅塵。
何時打得虚空碎,同出青天駕鶴輪。

吳門尋沈從先不遇 编辑

當年踏徧吳門路,十日尋君不知處。
年來蹤跡雖相聞,隣人又道移家去。
閶闔城中多路岐,異鄉客子那能知。
東尋西訪竟不得,惟有殘月相追隨。
幾廻欲向朱門問,知君不與朱門近。
欲向紅塵問故人,知君寄跡非紅塵。
行盡朱門兼白屋,夜深空作窮途哭。
出城昏黒迷歸舟,滿天風露江干宿。

七夕詞 编辑

遙天萬里銀河碧,雙星却笑孤眠客。
玉露金風半夜寒,羅襦繡幕千山隔。
天上人間共此宵,天孫飜近美人遥。
應知樓上蛾眉女,妬殺空中烏鵲橋。

題畫馬扇面贈陳幼謙 编辑

真龍産自于闐國,促腕髙蹄稱汗血。
顧影驕嘶赤電生,過都歴塊紅塵滅。
此物何年入漢家,畨酋作貢過流沙。
天閑不羨乘黃選,内廐寜論白鼻騧。
扇頭一見生驚詫,貌出權竒更髙價。
已識雄姿勝渥洼,况看妙手驚曹霸。
吁嗟此馬今豈無,安知櫪下非神駒。
九方不作孫陽死,世上于今只按圖。

孝友堂慈竹歌為張穉通賦 编辑

主人家在苕溪曲,不種竒花種脩竹。
客來看竹問何名,主人竹下吞聲哭。
自言此竹生質竒,不産終南非嶰谷。
物性能同慈母心,龍孫愛䕶知寒燠。
誰移此竹種庭階,老母當年手自栽。
已看翠色凌萱草,自有清隂覆緑苔。
老母辭堂今幾載,此竹青青猶未改。
黃土年來上板輿,紅塵久已生萊綵。
可憐母逝竹空存,見竹還思慈母恩。
主人一語一嗚咽,座客聞之皆斷魂。
從今品竹修新譜,不獨湘江有淚痕。

題顧長卿小影 编辑

郎君年少稱髙格,髪未勝冠纔覆額。
同誇秀骨邁凡兒,已有雄文驚座客。
此日重披舊畫圖,神情雖是容華殊。
揮毫寫照方童稚,轉眼相逢成壯夫。
悠悠嵗月催人老,人生顔色難長好。
休將青鬢度年華,自致雲霄須及早。

分得黃金臺送屠田叔轉運使赴京 编辑

燕山日落悲風起,百尺髙臺留故址。
滿地狐蹤丘隴間,千金馬骨荆榛裏。
至今行客説燕昭,愛士髙風久寂寥。
侵堦碧草空留色,翳土黃金已盡銷。
我家定鼎都燕薊,正是黃金臺上地。
萬里星槎上漢來,諸侯露冕朝天至。
臺前賢士集如雲,拄笏彈冠謁聖君。
陽氣自生吹黍谷,英雄豈説樂將軍。
屠君擁傳辭閩海,自有髙才輕郭隗。
休歎鹽車上太行,何須弔古登寒壘。
至尊側席正求才,太室明堂日日開。
白璧虞卿先拜賜,黃金寜用築空臺。

題劉松年溪閣納涼小景 编辑

誰家亭館臨溪渚,四面蒼崖夾平楚。
樹色溪聲白晝寒,行天赤日無炎暑。
賓主相看禮數忘,筆牀茗椀對罏香。
圖中清福難消受,願借虚亭半日涼。

題髙漫士晚閣溪雲圖 编辑

主人愛溪還愛雲,去年走謁武夷君。
九曲溪流太清泚,千峰雲氣何氤氲。
幔亭得預曾孫宴,歸帶白雲千萬片。
天風倐忽下蓬瀛,吹散長空成組練。
漫士何年寫此圖,一溪雲氣長模糊。
恍疑接筍峰前見,還記天㳺頂上居。
一别溪頭峰六六,經年不舉看雲目。
願學宗生作臥逰,畫圖一見心能足。

題春山積雨圖 编辑

元章不作房山死,誰寫雲山縑素裏。
耳畔如聞滴瀝聲,眼中似見嵐烟起。
濃雲朦𦡂樹無根,澗水奔流野色昏。
竟日風霾渾失晝,行人何處辨孤村。
畫圖如此雖堪惜,莫貯囊中珍十襲。
只恐時時風雨來,生綃一幅淋漓濕。

送閔夀卿隱武夷 编辑

世人逰武夷,往往思卜宅。
一出清溪謝白雲,山靈無計留雙屐。
始信人間事可哀,幔亭佳宴不重開。
浮生只愛紅塵老,人世難逃白髪催。
憐君棄家經幾載,服食還丹顔未改。
已識仙都註有名,尚疑遺蜕函猶在。
自入閩天誓不還,因縁合在武夷山。
獨攜一杖千峰裏,閒放孤舟九曲間。
此山元是神仙窟,接筍天㳺雙崒嵂。
玉女粧殘峰頂霞,金雞呌落灘頭月。
君今築室此中居,永絶塵縁與世疎。
回視形骸同糞土,能將神氣返空虚。
我也行年三十幾,半生蹤跡多城市。
入藥空燒九轉紅,著書枉識關門紫。
海外徒聞更九州,此身期伴赤松逰。
何時重預曾孫宴,同醉仙人十二樓。

送俞本之山人還金昌 编辑

滿徑黃花桑落酒,送客關門折衰栁。
渉世空懷失路悲,干時自乏譚天口。
片刺侯門不得通,桂薪玉粒哭途窮。
半年逆旅貂裘敝,一劍飄然馬首東。
勸君休下楊朱淚,客裏秋風易憔悴。
伏枕愁為越國吟,吹簫歸向吳門醉。
此日諸侯厭布衣,可憐窮逹世情非。
君歸莫嘆行裝薄,多少空囊人未歸。

憶昔行題友人小像 编辑

少年攜手同行樂,我甫勝冠君總角。
歳月悠悠去不還,眼前風景猶如昨。
此日看君新畫圖,神情雖是顔容殊。
所嗟童稚尚如此,莫怪故人成老夫。
我也半生甘落魄,君亦胡為戀丘壑。
髙舉猶懷鴻鵠心,待時且作龍蛇屈。
舊事經今二十秋,披圖空感昔時逰。
與君相見且飲酒,莫遣青銅催白頭。

都門送吳允兆還吳興 编辑

燕山三月楊栁新,别酒一杯送故人。
故人仗劍意慷慨,仰天大笑辭平津。
我唱驪駒君駐馬,送君半是窮交者。
暮角淒涼起驛樓,春雲慘淡生原野。
酒闌歌罷馬頻嘶,千里征途望霅溪。
獨有王孫歸未得,天涯空歎草萋萋。

出都門答别鄧汝髙貟外 编辑

十年三上長安道,闕下獻書俱不報。
拂袖還山别故人,風塵滿目傷懷抱。
長安裘馬多輕肥,先達何人憐布衣。
惟君慷慨念貧賤,交情如此今人稀。
淒涼舊事那堪數,半榻孤燈寒夜雨。
載酒曽同醉錦溪,看山猶記眠芳墅。
轉盼光隂十載餘,憐余蹤跡仍樵漁。
空文何以干明主,儒術由來生計疎。
余也今年三十幾,依然落魄歸田里。
白首何妨老故園,紅塵從此辭燕市。
拔劍哀歌日易昏,垂楊未折已銷魂。
人生離别足感歎,窮達悠悠何必論。

途中感遇效同谷七歌 编辑

一歌 编辑

吾生本是疎狂客,幾㢠落魄長安陌。
棄置應慙骨相屯,壯年自失干時策。
日驅羸馬口㣲吟,仰天大笑乾坤窄。
嗚呼一歌兮歌慨慷,燕山六月飛嚴霜。

二歌 编辑

歸舟歸舟黃河曲,揮汗如漿苦炎燠。
水淺舟膠不得行,逢人恥作窮途哭。
髙堂慈母念子深,倚閭此際枯愁目。
嗚呼二歌兮歌慘切,仗劍指天天為裂。

三歌 编辑

有弟有弟俱牛衣,家徒四壁常苦饑。
燕閩相去道路逺,别來一載音書稀。
知汝日夜望我歸,夢魂常遶天涯飛。
嗚呼三歌兮歌已短,一領征衣淚痕滿。

四歌 编辑

有姊已老有妹貧,平生惟此骨肉親。
知余流落兼苦辛,家庭悵望應傷神。
廿年蹤跡半道路,平生壯志成灰塵。
嗚呼四歌兮歌轉澁,猿狖聲哀山 泣。

五歌 编辑

老妻半世空糟糠,少婦席未煖君牀。
男年十五女七歳,去年别我俱恓惶。
丈夫成名既不早,胡然久居天一方。
嗚呼五歌兮歌愈急,朱顔燈下流黃濕。

六歌 编辑

有朋有朋多窮交,平生風誼如同胞。
揚雲拓落衆所棄,數子不敢輕相嘲。
此日飄零勿復道,與君矢志甘衡茅。
嗚呼六歌兮歌且緩,伐木聲殘腸欲斷。

七歌 编辑

擾攘烽烟何太急,四海紛紛飛羽檄。
但見縱橫戎馬多,何處哀鳴鴻雁集。
書生徒抱杞人憂,中宵起舞空悲泣。
嗚呼七歌兮歌已終,黃昏曠野凄寒風。

彭城行 编辑

彭城半遶黃河水,楚宫歳久生荆杞。
殺氣清秋暗戰塲,愁雲白日低殘壘。
楚漢當年幾戰争,喑啞叱咤悲風生。
楚兵一夕盡歸漢,帳前健兒皆楚聲。
烏騅不逝虞姬死,垓下歌聲成變徴。
百二關河屬漢家,八千子弟徒為爾。
覇圗百戰總成灰,弔古還勞過客哀。
千載沐猴成一笑,年深戲馬留空臺。
黃河日夜東流去,荒城寥落悲狐兎。
世事興亡一瞬間,英雄枯骨餘丘墓。
休將楚漢論雌雄,此地曽聞唱大風。
試向咸陽城上望,離離衰草滿新豐。

黃節婦復明歌 编辑

黃氏母,夫亡守志多辛楚。
血淚洒黃泉,淚枯雙目瞽。
母目瞽,兒心苦,朝夕吮眸眸未愈。
母子精誠良可哀,一朝忽爾雙眸開。
母目開,父目瞑,老淚依然滴孤枕。

分得九疑山送屠田叔守辰州 编辑

楚都山水稱竒險,突出髙峰青九㸃。
天外巫黔路𣺌漫,峰隂谿澗流深淺。
峰峰相間色參差,無數青螺鏡裏窺。
變幻烟霞看莫辨,滿天雲雨望堪疑。
重華當日巡南服,駐蹕蒼梧窮地軸。
一夕龍髯上鼎湖,數聲鸞吹傳空谷。
鸞吹龍髯去不還,湘江帝子慘朱顔。
愁眉久鎖鋒前黛,血淚長留竹上斑。
山色含顰望巡狩,時時似聽簫韶奏。
飛瀑寒流到處竒,丹崖朱洞天然秀。
瀟湘烟月洞庭雲,逺岫聨綿一帶分。
鷓鴣夜呌黃陵廟,狐兎秋悲虞帝墳。
古蹟荒涼不堪語,果有啼烟兼嘯雨。
使君剖竹向荆門,正近瀟湘洞庭浦。
有時行部擁雙旌,定弔娥皇與女英。
風前好薦瓊芳把,月下如聞環珮聲。
九疑峰影何重疊,峰下褰帷勞應接。
懷古寜辭駐一麾,搜竒不惜停雙屐。
揺揺桂櫂楚江濆,嫋嫋秋風木葉聞。
遺我不須搴杜若,騷成只待寄湘君。

題盛行之畫梅巻 编辑

盛君畫梅太竒絶,老榦如龍更如鐵。
筆底幽魂冷不徹,滿紙枯株三丈雪。
六月披圖身欲僵,一堂坐客皆聞香。
就中先輩多評章,佳者長沙之李東陽華亭張駿
當時此物果誰有,楊公成玉揚州守。
公也珍之若瓊玖,自謂此圖傳不朽。
子孫棄之同敝帚,百年竟落他人手。
峽水林君偶得之,不惟愛梅兼愛詩。
猶記當初兵火時,居民鼠竄家流離。
書籍圖畫焚無遺,此圖藏之髙樹枝。
倭奴雖黠那能知,淫雨沾濕寒風吹。
 神呵䕶無損虧,吁嗟此圖亦已竒。
付與妙手重裝池,千秋萬歳無離披,千秋萬歳無離披。

題薛晦叔小像 编辑

誰將縑素開生面,神骨如氷目如電。
童烏文藻自堪誇,洗馬風流今再見。
畫史揮毫未入神,十分纔得㡬分真。
有時鶴氅行㣲雪,人比丹青更出塵。

題陳仕卿蕉雨亭 编辑

虚亭四面芭蕉緑,疎雨瀟瀟聽斷續。
幾㸃啼殘屋上鳩,數聲滴破隍中鹿。
洗盡紅塵翠色寒,美人含淚倚朱闌。
題詩好趂初晴後,醉墨淋漓濕未乾。

題朱竹 编辑

根如赭虬髯,葉如丹鳳尾。
有時截作釣鰲竿,珊瑚亂拂桃花水。
有時擲杖化為龍,白日青天赤鱗起。
能將紅霧變蒼烟,産在朱明幾洞天。
須臾絳節生彤管,只向松間滴露研。

陳伯孺兄弟水明樓春宵聽雨歌 编辑

我家有齋名緑玉,齋前種得千竿竹。
君家亦有水明樓,半畝方塘山影流。
君頻訪我鰲山麓,我每尋君溪水曲。
與君來往十年餘,到此樓中幾廻宿。
今春買棹來相尋,峽江風起波濤深。
樓中賓主黯相對,四山隂翳生淫霖。
簷前坐聽聲聲雨,聊把琴書供笑語。
燭盡猶然興未闌,詩成自覺心相許。
瀟瀟風雨莫深愁,百尺樓中且蹔留。
憑君貌出巴山夜,一幅丹青當卧逰。

霞林樵隱為梁逸人賦 编辑

山中一道明霞起,照得林巒色俱紫。
初疑晴彩結為帷,還訝餘光散成綺。
林間彷彿見髙標,白日青天掛絳綃。
梁君霞外神仙客,時向山中稱隱樵。
斧柯來往壺公谷,伐得晴霞成幾束。
曉起常依洞裏行,夜深祇傍岩邊宿。
擔頭挑得赤城歸,却似桃花片片飛。
斫來自足山家業,服處眞成隱者衣。
殷紅滿目看如絢,朝暮隂晴千萬變。
此物由來髙可飡,願向深林求一片。

美人買鐵馬歌和幼孺 编辑

瑶宫僊子遺環珮,百結流蘇向空墜。
半天亂逐片雲飛,無數琅玕一時碎。
趙璧隋珠半已殘,重將彩線串團圞。
良工持向街頭賣,臨風忽聽聲珊珊。
珊珊送入妖嬌耳,玉笋提攜心暗喜。
探得青蚨出錦囊,買來挂在雕簷底。
一陣㣲風一陣聲,美人含笑聞琮琤。
飄揚祇益春心動,淒切翻令午夢驚。
銅壺夜静催銀箭,留得檀郎宿深院。
却愛隣姬睡乍酣,玎璫莫向空中戰。

題陳伯孺效漫士山水小景 编辑

龍門待詔髙廷禮,興到揮毫寫山水。
黯淡峰巒朦𦡂雲,一生學得南宫體。
三絶聲名重昔時,畫成題詠墨淋漓。
總縁人品壓流輩,以茲并重無聲詩。
流傳歳久蟲魚蝕,半尺氷綃難論值。
龍門去後墨池乾,畫史誰能繼其跡。
陳子灣溪我輩人,應疑待詔是前身。
一時詞翰推雙美,㸃染雲山更有神。
滿目烟霞濃復淡,複嶺重岡連斷岸。
偏于米老得風神,難與龍門辨眞贗。
歳月驚看忽十年,燈前隱隱生雲烟。
詩成戲筆題其上,留作人間寳墨傳。

題馬逺山水 编辑

幽人野性耽空谷,一簇葵花數竿竹。
磐石𡼲﨑出澗阿,流泉湍激交林麓。
清宵露坐月光遲,稚子支笻背後隨。
林下水邊無俗物,既堪圖畫又堪詩。

 卷二 ↑返回頂部 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