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二 幸魯盛典 卷十三 卷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幸魯盛典卷十三
  康熙二十四年乙丑二月
  詔以
  御書萬世師表扁額摹搨頒天下
  文廟
  康熙二十四年正月左副都御史張可前
  題為
  聖德遠邁千古
  睿謨宜昭億祀請
  勅編輯成書以丕示遐邇式訓臣民事竊惟古帝王建非常之功德者必備非常之法守用以啓迪海内臣民俾遵循於至善也伏見
  皇上盛德巍巍參天兩地事
  郊
  廟則致敬奉
  兩宫則盡孝蠲租省刑之
  詔屢下
  經筵講學之勤弗輟
  神謀獨運
  文武遐昭猶復宵衣旰食安不忘危諮諏民隱肅清吏
  
  却登封而罔舉
  讓尊號以弗居
  鳳輦東巡閭閻被德
  恩加前代之園陵
  澤逮先師之苖裔乃至一動一言無不仰企天心俯協輿望固已光輝史冊美不勝書然非彚輯成編頒布海内則率土臣民有身被生成而未能仰體制作之精意者矣謹按明太祖洪武七年日歴告成承㫖詹同侍講學士宋濂請將當日聖政輯成一書分為四十類名曰寶訓傳示天
  下夫明祖以武功開國其所行政事猶且允臣下之請編為寶訓况我
  皇上合創守而同揆裕文武而兼濟超越明祖萬萬哉
  
  起居注諸臣雖已詳記
  聖績而金匱石室之藏人間無由窺測即近者奉詔纂修方畧然止載伐叛之武功而未紀歴年之仁德
  竊謂宜
  勅内閣翰林院諸臣備輯
  皇上御極以來
  睿謨聖政彚成一書分條編類如宋濓等所集寶訓例刋布寰宇一以迪四海之臣民一以垂億祀之法守煌煌乎竝二典三謨而焜燿於覆載間矣抑更有所請者
  駕幸闕里
  御書萬世師表四字懸額孔廟曠典盛事振古所無竝
  
  勅部勒石徧頒各省懸之學宫不獨尊師重道之盛德
  昭示士類更見
  龍飛鳳翥之寶篆光垂寰區也奉
  㫖朕御極以來孜孜圖治勤政愛民日理萬幾常懷兢業雖海宇底定漸致昇平但風俗人心未臻上理這所請將歴年政事彚集成書是否可行内閣翰林院㑹議具奏
  内閣等衙門
  題前事等伏惟
  皇上
  德隆廣運
  化洽時雍言與道俱動與法合自
  御極以來敬
  天法
  祖勤政愛民極
  兩宫孝養之隆著
  萬幾明作之實
  典學是懋以法古聖賢為心
  巡省時勤以問民疾苦為事用致百僚慎憲九有承
  風三方梗化之臣仗
  淵謨而獻馘跨海逋誅之宼服
  駿畧而輸誠
  道冠百王
  功被六合誠宜
  俯從所請彚輯歴年政事編纂刋布以慰中外臣民想望之忱等伏查明洪武時日厯告成命詞臣編輯寶訓一書隨命禮部刋刻頒布凡以修明典法垂示子孫意至深遠也我
  皇上神功聖烈逺超前代無一念不切於蒼黎無一事
  不原於墳典
  緝熙懋學懿爍鴻猷傳之天下為丕顯之
  聖謨垂之萬世即不刋之法鑑允宜特啓纂修之局勒
  
  聖代之書昭宣海宇頒示臣民者也一切應行事宜伏
  
  勅下該部詳查典例具覆舉行至於
  駕幸闕里
  御書萬世師表題額
  聖教自此益光儒風於焉丕振
  龍章鳳藻光騰泗水之濱
  鐵畫銀鈎彩耀尼山之上一時風聲之所樹四海觀感之所生宜徧掲於黌宫使士子咸知瞻仰相應亦如所請
  勅部勒石頒給直𨽻各省府州縣儒學懸置扁額可也
  
  㫖九卿詹事科道㑹議具奉
  禮部等衙門
  題前事等伏惟
  皇上御極以來
  勞心敷治
  銳意圖安仰體
  上天仁愛之心俯答下民敉寧之望孝養
  兩宫愛育兆姓此誠治超三代法垂萬年者也邇來遐方
  向化薄海來同
  問俗觀風
  崇師重道中外瞻依臣民踴躍應照内閣等衙門所議將歴年政事彚輯成書宣布中外并將
  御書萬世師表之字勒石頒給直𨽻各省府州縣儒學
  懸置扁額俟
  命下之日將纂修開館及應行事宜該部詳查典禮具
  奏可也奉
  㫖依議
  禮部
  題前事等議得歴年政事彚輯成書所𣲖監修總裁副總裁官纂修收掌謄錄官員書辦等役彚輯事宜及開館之所俱聽内閣翰林院議覆開館吉期部由欽天監選擇開館所有監修等官員相應照監修
  聖訓官員筵宴之例
  遣内大臣一員主席在部筵宴一次桌飯銀兩内閣
  
  題到部移咨該部照例支給其每月公用錢糧應行
  停止所
  遣内大臣一員之處應交與領侍衛内大臣彚輯告竣進呈之日再為刋刻印刷宣布中外其
  御書萬世師表之字應
  勅下該撫在闕里勒石印刷送至部頒發各直省巡撫轉行各府州縣學宫懸置扁額可也奉
  㫖依議
  衍聖公孔毓圻
  題為
  宸翰同天摹搨恭進仰祈
  睿覽事康熙二十三年十一月十八日恭遇
  皇上臨幸闕里釋奠
  先師
  御筆親題萬世師表四字扁額謹製扁涓吉躬捧懸設大成殿正中率領族屬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一面選工礲石摹搨於恭進摹石
  御書
  聖製一疏内已經
  題明今旋里親督工人摹刻萬世師表四字告成
  謹裝裱卷軸恭進
  睿覽仰瞻
  皇上御筆字畫端勁戈法渾成
  挫萬象於毫端合位育中和而立極
  調元化於行墨覩日星河漢以為文
  光彩肆映而莫測其端
  結撰天然而莫窺其蹟以頒天下則合臣民嚮往如
  親雲日以觀摩以設廟庭當與泰岱
  宸章同亘乾坤而永奠
  體製卓越大矣至矣此豈臨摹之所能彷彿即親督鐫勒猶恐失真恭進之際實滋惶懼仰祈
  皇上鑒宥奉
  㫖該部知道摹搨留覽
  按史臣之贊舜曰帝乃誕敷文德其贊禹曰文命敷於四海聖王致治未有不以文先天下者也我
  皇上典學右文遜志時敏日就月將
  聖躬率先㝢内共遵文教兹
  允廷臣請以
  御書萬世師表扁額懸置天下學宫使遐陬僻壤之民
  無不曉然於
  天子崇師重道如此而仰法我
  皇上則古稱先之
  聖心以共臻一道同風之雅化洵乎得振興文治之本焉昔明太祖讀漢書謂侍臣宋濂孔克仁曰漢治何以不比隆三代孔克仁對曰以其雜霸耳明太祖曰然高祖創業未遑禮樂孝文時當制作復三代之舊乃逡巡未遑使漢治終於如是三代有其時而能為之者也漢文有其時而弗為者也然明太祖雖為斯言乃洪武之治絜諸三代以上猶有不醇不備之憾豈若我
  皇上緬考百王之迹深明致治之原凡所建立創制無不損益質文盡美盡善可為萬世法程建
  皇極之師表文德之敷文命之被曷以過此閱邸抄讀諸省撫臣建置懸額之疏天下蒸蒸然嚮風矣
  康熙二十五年丙寅正月
  上親於西山選
  孔子廟碑材特發内帑鳩工採運二月碑成運至通州水次
  命内務府廣儲司員外郎皁保工部都水司員外郎卞
  永式運送
  御碑於闕里
  特賜衍聖公孔毓圻廣儲司庫銀六百五十兩為運碑
  旱船之費
  上諭皁保曰
  聖廟碑事關大典以爾任事謹慎特遣爾去務期敬慎運至濟寧暫置在彼爾可囘都俟冬天地凍再往以旱船運至曲阜
  先是御史任玥
  題為闕里既蒙
  臨幸萬國咸仰文明特請
  御製碑記改正墓號以光典冊以垂不朽事恭惟我皇上神明天縱文德武功直紹唐虞三代兹當普天率土文教覃敷之日猶深已治已安一夫未獲之慮邇者
  車駕東廵惟一一以洞悉民隱為念因思二帝三王治民之道至孔子而益彰乃於尼山毓粹之區
  特行尊師重道之禮入廟而
  躬親九拜儀既備矣當祀而
  寵頒御繖禮更渥焉此雖一時異數實係萬世同風蓋自漢唐以來臨幸闕里之盛未有隆於今日者也考宋真宗祥符元年臨幸闕里具有碑記垂諸闕里誌書况我
  皇上道合勲華心傳洙泗既蒙
  御書扁額
  賜懸廟庭必賴
  宸翰製碑光垂萬代
  皇上撰立碑記勒之貞珉庶鉅典與日星同耀而睿藻竝雲漢為昭矣抑更有請者孔子稱號自唐開元時追諡為文宣王宋真宗加至聖文宣王元武宗加大成至聖文宣王推崇不為不隆但文宣僅一節之諡法而大成亦借樂之偶稱且孔子以尼山一布衣為萬世帝王師原以德不以位似非僅爵位所能揚扢也明嘉靖九年釐正祀典定為至聖先師孔子誠名正言順萬世不可易之論矣我
  國朝定鼎以來自國學及天下郡縣州衛儒學所設孔子牌位皆稱至聖先師孔子亦以斟酌既定可無容損益於其間也乃牌位皆稱至聖先師孔子而孔林墓前所立之石猶稱文宣王墓豈所以妥神靈昭畫一乎今
  皇上親臨聖林隆禮既出於創舉名號實賴以
  欽定
  勅諭將文宣王墓改正為至聖先師孔子墓竝請於聖製碑記中詳載改正綠由則萬代瞻仰益與天地同
  其無疆矣奉
  㫖該部議奏
  禮部
  題前事等議臺臣任玥疏内稱
  皇上神明天縱文德武功直紹唐虞三代普天率土文
  教覃敷邇者
  車駕東巡洞悉民隱
  特行尊師重道之禮
  寵頒御繖自漢唐以來臨幸闕里之盛未有隆於今日
  者也既蒙
  御書扁額
  賜懸廟庭必賴
  宸翰之碑光垂萬代
  皇上撰立碑記勒之貞珉等語欽惟
  皇上
  睿藻煥於日星
  宸翰燦若雲漢新經
  臨幸闕里
  恩禮咸隆允宜勒諸貞珉以垂永久俟
  命下之日將碑文交與翰林院撰擬碑文撰出之日交與該撫刋勒建立又疏稱牌位皆稱至聖先師孔子而孔林墓前所立之碑猶稱文宣王墓
  皇上鑾輿親臨聖林隆禮既出於創舉請
  勅諭將文宣王墓改為至聖先師孔子墓竝請於聖製碑記中詳載改正緣由等語查孔林墓前文宣王碑係從來所有且改文宣王為至聖先師以來竝無改立墓碑之處應無容議奉
  㫖孔子聖集大成道隆德備參兩天地卓冠古今歴代帝王咸所師法朕研精經籍志切欽崇應勒廟碑朕俱親行撰文書寫以昭景行尊奉至意餘依議
  工部㑹同内務府衍聖公
  題為請
  㫖事該等㑹議得先經衍聖公孔毓圻議此碑以我力量運送恐有疎虞惟過閘時令地方官同看協助過去可到濟寧從濟寧運至曲阜恐力不能運送等語到冬十月内内務府工部差官支取廣儲司銀兩節省錢糧修造旱船運至曲阜縣等因議奏奉
  㫖㑹同衍聖公議奏欽此欽遵伏念
  皇上尊崇
  先師
  御製碑文
  親灑宸翰重道右文自古以來未有之盛典也其沿途
  運送碑石恐勞民力給發
  内帑僱夫運送應於過閘之處行文直𨽻山東巡撫行令所屬閘口官員同看協助過去其從濟寧州至曲阜縣百里有餘此運送脚價修造旱船搭橋修路共銀六百五十兩於廣儲司支取給發衍聖公孔毓圻運去可也康熙二十五年三月三十日題於四月初四日奉
  㫖依議著差工部内務府官各一員前往敬慎運送
  四月庚午
  御碑自通州發遵運河而南直𨽻巡撫于成龍令所過之處協助牽挽山東巡撫張鵬令濟寧以北沿河州縣有司詣河干協運閏四月二十一日乙巳衍聖公孔毓圻率僚屬迎
  御碑於張秋越三日丁未
  御碑至於濟寧
  欽使員外郎皁保卞永式同衍聖公孔毓圻及濟寧道董安國兖州知府祖允圖濟寧州州同張仲達相度置碑之所於濟寧城南五月丙申碑登於陸構厰䕶之使人司巡徼焉是月
  欽使馳還復
  命衍聖公孔毓圻既領
  内帑以備冬運乃令輪人度碑制為負重之車四乘所謂旱船也車既成乃除道成梁方軌廣涂咸俾如砥十一月
  欽使復至衍聖公孔毓圻率纂修官金居敬俞兆曾叢克敬孫致彌葉湜沙汝洛章緯曹晃博士孔毓埏等馳迎濟寧州試演車牛覆視道路用戒儲備無有不供以候起運十二月朔辛亥大雪地凍始發碑藉茅東絙衍聖公孔毓圻乃偕員外郎皁保卞永式總督河道靳輔濟寧道董安國及地方各官親督人役升碑於車碑身長一丈八尺廣六尺五寸厚一尺七寸重七萬觔有竒聨二乘以載贔屭長一丈一尺五寸廣於碑三寸重四萬觔有竒亦載以兩車水盤石二各重萬觔有竒别載二車碑身凡用牛二百五十頭贔屭半之水盤石又半之辰而駕及午而稅午而駕及酉而稅一牛一圉五圉一僕建斾於前執綏於後防閑左右鳴金以節之前驅具脂秣繕屝屨餱糧共用人六百餘牛五百餘皆傭之民間而酬其直凡運十有五日二十日庚午
  御碑至曲阜衍聖公孔毓圻率纂修諸臣及族屬官生具朝服張樂叩迎於南郊遂導以入安置於廟庭孔子六十七代孫太子少師襲封衍聖公孔毓圻
  奏為恭謝
  天恩事伏蒙
  皇上頒賜
  至聖廟碑石
  命内務府員外郎皁保工部員外郎卞永式賫運
  遵將
  内庫發給銀兩奉
  㫖内事理先期備造旱船搭橋修路於康熙二十五年
  十二月初一日自濟寧州起送
  欽差與同隨碑後敬慎督理安車徐行不煩民間一夫一役於本月二十日抵闕里城南遂率領纂修諸臣及闔屬官員紳衿族人等張樂建旗郊外跪迎請入
  聖廟是日也雲開雪霽日暖風和觀者遮道歡聲徹天無異曩者我
  皇上駕幸闕里時此固
  欽差調度之宜實皆
  皇上尊師重道之誠有以格
  天心洽輿情也敬慎安置穩妥即於詩禮堂前恭設香
  案望
  闕叩頭謝
  恩訖因思祖廟内帝王碑記厯代不乏要不過近境
  開山有司礱石從未有鑿貞珉於
  神京發朱提於
  内帑而煩皇華命使厯水陸閱寒暑如今日者也而且碑石之聳崒敦龎甲衆碑以獨尊石理之精瑩細潤較他石而增美真可竝犧象瑚璉用垂不朽矣况行將灑
  宸翰而煥
  天章者乎當此
  恩復加恩之代無以答我
  聖不自聖之君惟有效
  萬壽嵩山之呼祝一統磐石之奠而已為此具本恭謝
  
  㫖覽卿奏謝知道了該部知道
  按由濟寧至曲阜地僅百里而陸運之艱非三冬嚴凍不能負重以致遠也故舟行則乘水盛碑由通達濟宜於夏車行則恃冰堅碑由濟至阜利於冬而以農隙休暇之月庀材斵輪以待臨事仰見
  聖心之律天時襲水土而恤人力即一事也
  睿思周至若此碑行順適入廟之日風日晴和霱雲五色闔邑抃舞四方之人亦有重趼來觀者莫不懽忻鳬藻稱希覯矣
  二十七日丁丑員外郎皁保卞永式囘京復
  命并呈
  聖廟圖請立碑之所
  上命廷臣集議立碑於
  聖廟大成門左發
  内帑銀五百兩建造碑亭仍
  命員外郎皁保卞永式監造
  廣儲司員外郎皁保轉奏衍聖公孔毓圻奏稱
  聖祖廟内自古至今碑石雖多從未有壯麗堅緻如
  御賜之碑者今蒙
  皇上頒下
  御筆山東亦無名手堪任摹勒求
  皇上御前選擇良工發下䥴刻方稱
  皇上非常之
  恩典等語奉
  㫖公言甚是爾與内務府工部㑹同將鑿碑刻字蓋碑亭之人帶去之處㑹議具奏欽此欽遵該内務府工部㑹議應將刻字人并鑿碑蓋碑亭各人役令皁保帶往曲阜可也奉
  㫖依議
  員外郎皁保又奏漢唐以來厯代帝王在
  聖廟立碑甚多俱未按朝代次序今
  皇上所立之碑應在何處以圖様進
  呈奉
  㫖立碑事宜重要有關典禮著内閣大學士翰林院掌院學士禮部工部内務府㑹議面奏
  工部等衙門
  題為遵
  㫖㑹議事奉
  㫖立碑事宜重要有關典禮著内閣大學士翰林院掌院學士禮部工部内務府㑹議面奏欽此該等㑹
  議得自古帝王褒崇
  先聖或車駕臨幸釋奠或儒臣撰文立碑垂之簡編已不多見我
  皇上以勲華之上聖契洙泗之心傳
  臨幸講堂瞻謁林廟
  禮隆九拜事軼千秋
  躬製碑文
  親灑宸翰發金礱石
  遣官董治此百王希覯之盛事史冊未有之隆規也兹以立碑處所令等酌議謹考前史實錄闕里志諸書及廟堂圖繪厯代建碑惟擇寛適之地非有前後次第今相度得大成門外左廂金聲門之右高明爽塏可以建立碑亭昭垂來許伏候
  命下遵行入宫牆者逾生嚴敬陟廟庭者益肅觀瞻請
  
  内帑五百兩差内務府廣儲司員外郎皁保工部都水司員外郎卞永式督修帶刻匠二名石匠四名給驛前往悉如前議奉
  㫖依議
  衍聖公孔毓圻
  題為請
  㫖事前閲邸抄禮部題覆臺任玥疏奉
  㫖孔子聖集大成道隆德備參兩天地卓冠古今厯代帝王咸所師法朕研精經籍志切欽崇應勒廟碑朕俱親行撰文書寫以昭景行尊奉至意餘依議欽此
  欽遵今碑石運至廟内則夫
  頒降
  御書
  聖製以光寵廟庭者業有成
  命無容㣲再請矣但
  天章宸翰之重必得琢月鏤金之手方能摹勒山左僻陋實無其人而又尠見寡聞知識短少敢不預行
  題請至於
  御碑建立處必擇和㑹爽塏之地始足以煥日星而式觀仰此皆事出特典非微所敢擅專謹
  題請
  㫖奉
  㫖已有㫖了該部知道
  康熙二十六年丁卯二月十二日庚戌廣儲司員外郎皁保率匠役至曲阜興工葢造碑亭五月初六日癸亥完工皁保囘京覆
  
  上以御書
  聖廟碑文發出令皁保率刻字人往曲阜勒碑皁保請賫捧
  御書儀注并請碑亭用琉璃瓦皆
  命廷臣㑹議皁保等求列名碑陰
  上許之又
  命皁保於山東採周公孟子二廟石碑
  員外郎皁保以五月十六日啓
  奏
  上諭曰爾來正好
  聖廟碑適書就爾可先帶䥴字人往䥴刻朕於周公孟子廟亦欲立碑此二廟碑石爾可就近在山東採取俟採得碑石鑿成之時再來請碑文諭畢
  上將書就
  孔廟碑文付皁保領出皁保又奏云
  聖廟中自古帝王多有碑刻然如今日
  皇上御製御書之碑乃從來所未有應作何請去請定儀注又碑亭蓋完應用琉璃瓦山東竝無燒造之人一并請
  㫖奉
  㫖琉璃瓦著該部即速燒造於囘空糧船帶去其作何請去之處著與内務府禮部工部㑹同議奏皁保又
  奏云見漢唐以來
  聖廟碑刻監造之臣俱得列名碑陰今等遭逢
  聖世親見曠典真乃人臣罕有之竒遇等名字應否
  亦附刻碑陰奉
  㫖爾等名字准刻於碑陰皁保奏曰
  皇上御製御書昭垂萬古與天地同久小臣何幸附刻
  姓名亦得隨
  皇上御筆永遠不朽不勝感激謹奏謝
  恩奉
  㫖是
  工部等衙門
  題為請
  㫖事本年四月二十二日廣儲司員外郎皁保將
  孔子廟碑亭圖様恭呈
  御覽口奏山東地方無燒造琉璃瓦之土亦無㑹燒之
  人奉
  㫖琉璃瓦料從此帶去之處與工部㑹議欽此欽遵該
  等㑹看
  孔廟圖様厯代建立碑亭俱用綠瓦建造碑文勅令文臣撰擬今
  皇上躬製碑文又
  親灑宸翰勒諸貞珉為萬世法寶合用黄瓦以崇盛典相應照依建造碑亭官員所估數目此處速燒
  黄色瓦料交與造碑亭官員可也奉
  㫖仍用緑琉璃瓦
  工部等衙門遵
  㫖㑹議得康熙二十六年五月初三日廣儲司員外郎
  皁保奏周公孔子孟子廟碑文
  皇上御製文章
  親灑宸翰關係重大一應頒行
  御書儀制禮部應有定例合行請
  㫖奉
  㫖工部内務府㑹同議奏欽此欽遵該等議查典禮
  頒送
  御書應用黄繖
  御仗等執事
  皇上御製周公孔子孟子碑文賫去應用儀仗照例迎
  送奉
  㫖依議

  幸魯盛典卷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