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九 庾子山集 卷第十
北周 庾信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屠隆刊本
卷第十一

庾子山集卷十

   北周新野庾信著  明東海屠隆評

   擬連珠

蓋聞經天緯地之才㧞山超海之力戰陣勇於風飈

謀謨出乎胸臆斬長鯨之鱗截飛虎之翼是以一怒

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息

蓋聞蕭曹賛務雄畧所資魯衛前驅威風所假是以

黃池之㑹可以争長諸侯鴻溝之盟可以中分天下

蓋聞解封豕之結塞長蛇之源必須製裳千里喢血


轅門是以開百里之圍用陳平之一策盟千乗之國


須季路之一言


蓋聞得賢斯在不藉揮𨦟股肱良哉無論應變是以


屈倪叅乗諸侯解方城之圍干木爲臣天下無西河


之戰


蓋聞邯鄲巳危徒思馬服薊城去矣空用荆軻是以


竹杖扶危不能正武擔之石蘆灰 -- 灰 縮水不能救宣房


之河


蓋聞穴蟻衝泉未知遠慮玄禽巢幕何能支乆是以

大厦旣焚不可灑之以淚長河一决不可障之以手


蓋聞膏脣喋喋市井營營或以如簧自進或以徂詐


相傾是以子貢使乎五都交亂張儀見用六國縱橫


蓋聞謀猷是習權變須長時增齊竈或卧燕墻是以


井陘之兵如鴻毛之遇火長平之卒若秋草之中霜


蓋聞彼𮮐離離大夫有䘮亂之感麥秀漸漸君子有


去國之悲是以建章低昻不得猶瞻灞岸德陽淪没


非復能臨SKchar


蓋聞市朝遷貿山川悠遠是以狐兎所處由來建始

之宮荆棘參天昔日長洲之苑

蓋聞天方薦瘥䘮亂弘多空思説劍徒聞枕戈是以

劉琨之英畧莫知自免祖逖之慷慨裁能渡河

蓋聞糓林長遠蒼梧不從唯桐惟葛無𣗳無封是以

隋珠日月無益驪山之火雀臺絃管空望西陵之松

蓋聞雷驚獸駭電激風驅陵歷𨵿塞枕跨江湖是以

城形月SKchar陣氣雲鋪非綠林之散卒卽驪山之叛徒

蓋聞死别長城生離函谷遼東寡婦之悲代郡孀妻

之哭是以流慟所感還崩𣏌梁之城灑涙所沾終變

湘陵之竹

蓋聞三世用兵旣非貽厥陰謀累葉必以㐫終是以

李都尉之風霜上蘭山而箭盡陸平原之意氣登河

橋而路窮

蓋聞營䰟不反燐火宵飛時遭獵夜之兵或斃空亭

SKchar是以射聲營之風雨時有𡨚魂廣莫郡之陰寒

偏多夜哭

蓋聞江黃戎馬之徼鄢郢風飈之格乍有去而不歸

或無期而遠客是以章華之下必有思子之臺雲夣


之傍應多望夫之石


蓋聞無怨生離恩情中絶空思出水之蓮無復廻風


之雪是以樓中𡭊酒而綠珠前去帳裏悲歌而虞姬


永别


蓋聞𣗳彼司牧旣懸百姓之命及乎厭世復傾天下


之心是以一馬之奔無一毛而不動一舟之覆無一


物而不沉


蓋聞嚴霜之零無所不肅長林之斃無所不標是以


楚塹旣塡遊魚無託吳宮巳火歸燕何巢

蓋聞名高八俊傷於閹𥪡之黨智周三傑斃於婦女

之計是以洪澤之蛟遂挫長饑之虎平臯之蟻能摧

失水之龍

蓋聞吳艘蜀艇不能無水而浮以紅間綠不能無弦

而射是以籠樊之鶴寧有六翮之期骯髒之馬無復

千金之價

蓋聞性靈屈折鬰抑不揚乍感無情或傷非𩔖是以

嗟怨之水持結憤泉感哀之雲偏含愁氣

蓋聞遷移白羽流徙房陵離家折里悽恨撫𭙶是以

吳起之去西河澘然出涕荆軻之别燕市悲不自勝

蓋聞廉將軍之客舘翟SKchar尉之高門盈虛倐忽貴賤

何論是以平生故人灌夫不去門下賔客任安獨存

蓋聞執珪事楚慱士留秦晉陽思歸之客臨淄覉旅

之臣是以親友㑹同不妨懷撫悽愴山河離異不妨

風月𨵿人

蓋聞五十之年壯情乆歇憂能傷人故其哀矣是以

譬之交讓實半死而言生如彼梧桐雖殘生而猶死

蓋聞秋之爲氣惆悵自憐耿㳟之悲疎勒班超之念

酒泉是以韓非客秦避讒無路信陵在趙思歸有年


蓋聞懸鶉百結知命不憂十日一炊無時何耻是以

素王之業乃東門之貧民孤竹之君實西山之餓士


蓋聞胸中無學猶手中無錢今之學也未見能賢是


以扶風之高鳳無故棄麥中牟之寗越徒勞不眠


蓋聞十室之邑忠信在焉五歩之内芬芳可錄是以


日南枯蚌猶含明月之珠龍門死𣗳尚抱咸池之曲


蓋聞百尺之高累於九碁之上千鈞之重懸於一木


之枝是以截虎尾而非險傷龍鱗而未危


蓋聞居蘭處鮑在其所習白羽素絲隨其所染是以


金性雖質處劍卽㐫水德雖平經風卽險


蓋聞豫章七年斃於豐草芳蘭九畹淪於幽谷是以


欲求其眞晉陽有自埋之蒿若賞其聲吳亭有巳枯


之竹


蓋聞明鏡蒸食未爲得所干將𥙷履尤可傷嗟是以


氣足凌雲不應止爲武𮪍才堪王佐不應直放長沙


蓋聞勢之所歸威之所假必能繫風捕影暴虎馮河


是以輕則鴻毛沉水重則磐石凌波

蓋聞意氣難干非資扛𪔂風神自勇無待翹𨵿是以


曹劌登壇汶陽之田遽反相如睨柱連城之璧更還

蓋聞卷葹不死誰必有心甘蕉自長故知無節是以


螺蚌得路恐異驪淵雀䑕同歸應非丹穴


蓋聞北邙之高魏君不能削糓洛之𨷖周王不能改


是以愚公何德遂荷鍤而移山精衛何禽欲衘石而

塞海


蓋聞君子無其道則不能有其財㤀其貧則不能耻


其食是以顔回瓢飮賢慶封之玉杯子思銀珮美虞

公之垂棘

蓋聞水之激也實濁其源木之蠧也將㧞其根是以

延年之家預論掃墓羊舌之族先知㓕門

蓋聞磨礪脣吻脂膏齒牙臨風扇毒向影吹沙是以

敬而遠之𧲣有五子吁可畏也鬼有一車

蓋聞虛舟不忤令德無虞忠信爲琴瑟仁義爲庖厨

是以從莊生則萬物自細歸老氏則衆有皆無

蓋聞三𨵿頓足長城垂翅旣覉旣旅非才非智是以

烏江艤檝知無路可歸白雁抱書定無家可𭔃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