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庾子山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 庾子山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十五 庾子山集 卷第十六
北周 庾信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屠隆刊本

庾子山集卷十六


   北周新野庾信著  明東海屠隆評


  誌銘


   周譙國公夫人步陸孤氏墓誌銘


夫人諱字本姓陸吳郡人也天子拓境百越來庭丞


相勒兵三江席卷高祖載爲劉義眞長史留鎭𨵿中


旣沒赫連因卽仕魏臨終誠其子孫曰樂操土風不


忘本也言念爾祖無違此心祖政驃騎大將軍儀同


三司恒州刺史父通柱國大將軍大司馬文安公匡


贊經綸叅謀揖讓名高廣武功重長平夫人七德含


章四星連曜敬愛天情言容禮典九日登高作銘秋


菊三元告始或頌春椒年十有四娉于譙國友其琴


瑟愈㳟節儉之心伐其條枚實秉憂勤之德鄴地登


高之錦自濯江波平陽採桑之津躬勞蠶月天和元


年册拜譙國夫人東武亭之妻旣稱有秩南城矦之


婦還聞受封柱國殿下以名華分照增城峻土楊旌


棘道問政卭都白狼之溪途艱黃牛之板荔枝之山


地險莆萄之國夫人别離親戚𨵿河重阻夷歌一曲

未足消憂猿鳴三聲沾衣無巳是以天厲之疾遂成


沉痼玉瀝難開金膏實遠建德元年七月九日薨于


成都私第春秋二十有一卽以其年十一月二十二


日歸塟長安之北原詔贈譙國夫人禮也殿下傷神


秋月掩淚長松周季直之畱書更𭰹㝠漠潘安仁之


詞藻徒增哀怨豈言西河女子獨見銀臺東海婦人


先逢金闕銘曰


芟陵反斾椒山止戈金精據嶺昌閣凌波西遊卿相


東裂山河華亭冠冕穀水絃歌震維徙族燕垂從官

塞入飛狐𨵿連鳴雁策預登阜功叅臨澗寶𪔂畱銘


彫戈餘贊應圖淑令秉禮言歸魚軒馮軾澤雉文衣

明月照鏡仙石支機行雲細起𢌞雪輕飛北降帝子


南麾蜀守若水旣開靈山巳鏤月峽猿啼江神牛𨷖


星機北轉日轡西𢌞陽泉伏氣隂律沉灰鶴辭吳市


鳯去秦臺神光離合燈影徘徊雙流反塟百兩𢌞旌


少女離位夫人去城帷堂野設帳殿郊營山川奇事


風月無情搖落丘隴荒凉封域樹樹秋聲山山寒色


草短逾平松長轉直節墳方固圍陵永植

   周趙國公夫人紇豆陵氏墓誌銘


夫人諱含生本姓竇扶風平陵人魏其朝議列矦則


莫能抗禮安豐奉圖功臣則咸推上席外戚列傳旣


聞建武之書仲山古𪔂或表單于之獻祖略少保建


昌郡公父織柱國大將軍大宗伯鄧國公孟津大誓


常預同德之臣咸陽違約克賛先登之主竝得位入


六府功叅八柄夫人有文在手有𧰼應圖榮曜夙彰


徽華早茂肅㳟以禮受教于公宮言容以德有聞于


師氏及乎進賢君子内主邯鄲琴瑟在堂輜軿是服


長久於節不無秋菊之銘履端於始或有椒花之頌


豈止莊姬掩口楚相知慙定姜問兆齊兵不入武城


二年册拜趙國公夫人漢王聞立義之婦邑以延卿


齊矦見有禮之妻封之石窌異代同榮差無慙德柱


國殿下居若木之一枝在天潢之别𣲖揚旌玉壘驅


傳銅陵南通向日之民東被無龍之國夫人從政月


峽賛德雲門錦濯江波還臨纖室山明石鏡卽𡭊粧


樓旣而玉律頻移金爐不變胡香四兩嗟西域之使


稀靈草一枝恨瓊田之路絶天和五年四月二十二

日薨於成都之錦城春秋二十孫子荆之傷逝怨起


秋風潘安仁之悼亡悲𭰹長簟况復仙臺永别無復


蕭聲傳母長歸唯留琴曲七年二月日歸塟於長安


之洪瀆原詔贈趙國夫人禮也雲南去來旣留連於


楚后光隂離合實惆悵於陳王銘曰


河西斗絶觀津孤起章武賢臣安豐賢仕木樓千仞


金山萬里紹慶邢姨基昌宋子施衿趙北侍母秦南


紘綖禮數厭狄騑驂義超江汜仁流葛覃玉筐迎鷰


金籠助蠶敬愛純𭰹端莊淑問有光國史無形喜愠


舉案外㳟停機下訓馨馥於蘭年華於蕣風雨消散


神靈離絕𡠉女還星姮娥歸月左楹夕奠高堂朝發


空揚凌波更無𢌞雪下平曰隰高平曰原西臨水井


北望塞門猶垂雉服尚駕魚軒平原忽矣天道何言


山𢌞地市路沒滕城松悲鶴去草亂螢生新雲别起


舊月孤明賢墳永式節隴常貞


   周安昌公夫人鄭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滎陽陽武人也周宣王之母弟俾矦于鄭


鄭莊公之重世卿士於周以國爲族自兹而始祖瓊

太常㳟矦父穆司空貞公西京賦詩奉常叅栢梁之


宴東都言䜟司空爲武衞之官籍連帝譜旣同盤石


門稱通徳無廢儒林夫人禮義閨門端莊令淑采采


芣苢萋萋葛覃及乎作配君于言事舅姑下氣怡聲


承中奉箒親戚惟禮閨闈以睦保定二年册拜滎陽


郡君序戚升榮從夫有秩豈惟立義之婦邑以延鄕


有禮之妻封之石窌大將軍沉犀二江夫人聞猿三


峽明月靈𨵿之阻秋風蜀道之難掩以瑶華先從春


露天和十八年五月二十日薨于成都春秋三十六


年詔贈安昌國夫人禮也卽以其年十一月十六日


歸塟於咸陽之白起原遂使山𢌞反壌先封節婦之


陵日入虞淵實掩賢姬之墓嗚呼哀哉乃爲銘曰


天河開國分畿置政地有十城人居九命疇昔之邑


今兹成姓識履傳風叅輿留慶三星在戸百兩言歸


虔㳟内政榮矅中闈承姑奉盥訓子停機桑園蠶


綿室鸞飛珩璜節步藻火文衣巴水幽咽猿鳴斷絶


月落珠傷春枯桂折趙琴長辭秦簫永别貞姬掩隧


節女封墳洛濵無月荆臺失雲鳥悲傷聽松聲愴聞

千年遂古百代餘芬


   周大將軍隴東郡公矦莫陳君夫人竇氏墓


    誌銘


夫人諱某扶風平陵人也章武開國名高外戚之右


安豐入朝位在功臣之上祖以孝昌之始主諾淮陽


父以正光之初褰帷海岱夫人生於禮義之門宗於


箴誡之德虔㳟惟禮令淑惟儀及乎百兩言歸三星


在戸箴盥始事條枚是則有子從政猶無逸豫之心


有夫出征自識山陵之兆大統十六年册授永安郡


君婦以夫尊親由子貴朝章家慶兼而有之保定二


年改授隴國夫人車服禮數袿褵典則有美河魴足


光彤史旣而風霜所及灰琯遂侵與善何言至於大


天和六年四月七日薨春秋六十有六卽以其年


十月十日遷塟於咸陽萬年縣之杜原山形起伏旣


符白鶴之祥地𫝑風烟乃合靑烏之氣銘曰


觀津世族平陵豪姓四矦登仕三君從政白狼建功


丹蛇襲慶漢之廣矣先聞淑令君子朝端賢才家政


𬖂珥以禮軒車以命讓果成廉推珠止競百年超忽

千金莫恃室謝賢夫庭辭貴子歸鞍輟露采蘩廢祀


室委眠蠶衣畱畵雉雲垂下澤日掩高舂空帷舊舘


虚幕新封山𢌞廣柳路沒𭰹松游魂幾變大人何從


   周冠軍公夫人烏石蘭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樂陵人也晉司徒樂陵公苞後子孫就封


因卽家焉扶風舊城猶存鐵市河南故墅尚餘金谷


或寓燕陲仍仕代郡祖行代郡尹父魏司空蘭陵郡


公司空佐命魏朝少傅丞疑周室竝爲大族俱𫎇賜


姓秦晉匹也是曰通家夫人年十七歸于宇文氏淑


令端莊含章貞吉箴盥惟儀閨闈巳正某年除金郡


君某年改授冠軍國夫人四德小君宜其家室三事


内主翻辭贊務以保定五年四月遘疾薨時年四十


有四卽以其年某月日歸葬于京兆之某原人世風


煙山川超忽陵波靑麥儻逢貞女之墳隴首白楊或


表賢姬之墓乃爲銘曰


三星麗天五岳鎭地禮有其秩人居其位燕趙多奇


山川雄氣挻茲令淑惟此含章玉生庭照蘭開室香


邢姨褧服宋子河魴百兩言歸九儀從聘褕翟七彩

軒車六命𪔂室辭親槐廷贊政世爲閲水人成大夣


𢌞帳山門移燈泉洞金棗長含銀蠶永送香塡栢槨


路閉松城悲鸞獨影雄劎孤鳴畱連趙琴悽愴秦笙


   周太傅鄭國公夫人鄭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滎陽開封縣遠里人也七子賦詩足光賔


客三卿從政實静諸矦驂乗則晉后停輿來朝則漢


君識履華胄蟬聯無虚史籍祖那秦州别駕父茂伯


撫軍將軍凉州刺史伯陽縣矦夫人令淑早聞芝蘭


獨茂旣容旣德言告言歸悌實温淸㳟惟箴盥太傅


弼諧周室股肱攸寄夫人輔佐君子勤勞是司琴瑟


旣友條枚無伐故得用之邦國成之孝敬某年月日


封鄭國夫人褕翟旣加紘綖是務夫人有安世之貴


躬服浣濯子有文伯之尊無忘機杼表衷惟安閨闈


且正醫門有疾藥𡭊無徵天和三年三月二十日薨


塟於長安之石安原世子某兄弟竝勗慈訓咸尊母


儀霜露𭰹悲寒泉增慟銘曰


居德圃田當官教府置騎賔來開黌學聚福履家室


賢才踵武棠棣之䔞螽斯之羽人倫七德風化二南

采采芣苢萋萋葛覃節行聲玉副加珈篸柳園秉杼


桑津浴蠶春秋超怱零落無時家亡淑女國䘮賢姬


香墳永送舞鶴長辭山𭰹月闇風急松悲千年開閉


將驗靈龜


   後魏驃騎將軍荆州刺史賀拔夫人元氏墓


    誌銘


在河之洲聞君子之配德言采其蕨見夫人之有禮


用之風化人倫厚焉夫人諱安字大羅河南洛陽人


也祖某京兆康王父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錄尚書司州牧汝陽郡王跗蕚雄圖堦基霸迹公卿


之室將相維國維家夫人能脩法度無思犯禮㳟儉


節用憂在進賢大綂五年封樂安公主歸于賀拔氏


時年十三思事憂勤化成婦德彤管載暉棠棣早茂


及乎謳歌有歸䄖翟䧏等輔佐君子猶安其室周天


和元年乃封章武郡君霜露不居風煙飄忽遘疾累


旬奄捐舘舍以周天和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薨于長


安萬年里春秋五十有二詔贈頓正國夫人禮也卽


以其年三月二十日歸葬于咸陽之石安原旣異乗

鸞翻然永去雖非舞鶴卽掩泉門欲誌佳城乃爲銘



逖矣雄謀悠哉霸轍九服濳運三川中竭卿相連鑣


賢才舞絕琬琰令淑施衿結䄜方之棠棣譬以螽斯


旣全婦德還稱母儀遊水淊滔危途冉冉問藥無𡭊


蒸丹不驗狄服空陳絃機虚掩郭門路轉哀挽途窮


隴𭰹結霧松高聚風春蘭秋菊唯始唯終


   周大都督陽林伯長孫瑕夫人羅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𢘆州代郡太平縣人祖某父協周大將軍


南陽郡公夫人資於事親躬奉訓誡教于宗室足聞


詩禮及乎言歸肅㳟如事蘋藻維敬紘綖是勤内位


克諧中閨以睦年齡不競霜露先侵更延無壽之杯


遂闕長生之枕以周天和四年二月八日薨于長安


之洪固鄕時年二十有三其年某月日葬於萬年縣


之壽里山非宋國翻爲節女之陵地異荆臺遂有賢


妃之墓銘曰


畢狼建國靈武開都地接天柱山臨寶符人資義烈


世表雄圖葛覃維萋棠棣早盛旣安淑德爰從配命

四教弘宣三星克正霜凋桂𫟍風落芝田三從闕性


五福傷年歸安永絶言告長捐悽切郊野紓𢌞隰原


風慘雲愁松悲露泣朗月空嗟傷神何及


   周儀同松滋公拓跋競夫人尉遲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河南洛陽人也祖父太師柱國公魏室䘮


亂經綸夷阻周朝建國匡翊揖讓圖諜帝系卽有内


外之親分裂山河仍爲舅甥之國夫人容範端莊儀


形淑令六義觀德南風有夫人之詩八卦成形東方


有少女之位外傳習言公宮教業箴盥線纊佩帨茝


蘭年十有二出適儀同拓跋競衣其翟服旣得宗婦


之儀乘其魚軒還從列國之禮標梅三實無闕其時


天桃九華能脩其政某年某月册拜𢌞落縣君母金


明公主魏文帝長女春則帝女採桑秋則王姬築館


夫人出入主家遨遊戚里濯龍園𫟍長門宫殿旣而


膏腴美疢華茂傷年沉痼牀帳蒸離寒暑三世之術


無迨於醫門百草之本途窮於藥性建德三年五月


七日亡春秋三十昔西河女子値九節之菖蒲東海


婦人得三山之芝草無由再遇悲矣如何卽以其年

十一月十五日塟於京兆之北陵原龜筮告辰丘陵


啓奠西臨織女之廟南望湘妃之墳嗚呼哀哉乃爲


銘曰


父曰帝師母曰王姬車服不繫江漢無思是生令淑


觀禮敦詩聲超宋子德茂邢姨繼世盛德思賢克舉


奠鴈迎門儒蘋實爼奉盥如事移茵卽序春氷浴蠶


秋機秉杼帝鄕近親帝城近臣濯龍親戚平陽主人

金波𢌞月玉樹臨春㺯玉鳯皇昌容紫草自此千年


無人得道舜華榮曜飄零何早渭水北原平陵故園

纔通谷口卽望寒門吁嗟此地去矣歸魂孟冬十月


長松九年親賔掩涙悽愴何言


   周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冠軍伯柴烈


    李夫人墓誌銘


夫人諱某隴西狄道人也周有柱史夫子以之猶龍


漢有將軍宛城以之輸馬復有西入上書仍爲秦國


之相東向開計卽是韓王之師父宜使持節大將軍


南北二華州刺史順陽郡公魏武皇帝之長舅也穰


矦魏冉居咸陽之宫曲陽王根借明光之殿語其貴

戚差足擬倫論其退謙彼多慚德夫人幼而聦敏早


聞令淑彤管有美賢才見稱㺯其𥿄筆懼失諸兄之


意剪其齠齡畏傷王母之心年十有一出適驃騎大


將軍開府儀同柴烈烈以上將頒朔中台受任軍國


忠勤規模繁縂夫人輔佐君子言容匡賛增輝三星


欽明四德授巾沃盥有謹於事姑斷織停機無忘於


訓子保定二年册授大夏縣君旣以夫尊又云子貴


乃遷順陽改郡君夫人之邑或用郷名小君之號多


從夫秩典册光臨足稱榮寵本有風氣之疾頻年增


動畧多枕臥飛龜之散遣疾無徵畵龍之符畱年不


驗以今建德四年三月日薨于館舍春秋四十九卽


以其年八月日塟於長安之洪瀆原神光離合尚在


河湄雲氣徘徊猶歸樓下嗚呼哀哉乃爲銘曰


上書秦相立功漢將隴水分流秦川遥望秋陸俗勇


金行地壯廣武軍中安平河上妻者齊也謂嫁曰歸


三星夜照百兩朝飛褕翟有典容禮無違台庭等秩


侯服同衣子奉母儀夫聞家政七族承和九閨連慶


紛帨㳟肅温淸孝敬杼秉秋成蠶隨春令年華未落

電影先過徒食日氣空飮天河星凋玉井月捐金波


虞淵落日薤露哀歌寂寞虛奠荒凉𧰼設幽隴⻱封


重泉蟻結秋色悽愴松聲斷絶百年何幾歸於此别


   彭城公夫人爾朱氏墓誌銘


夫人爾朱氏河南洛陽人也若夫隂山表裏衝北斗


之機衡瀚海彌綸直四街之畢昴四時衘火燭龍開


照地之光六月博風大鵬連埀天之翼由是奄有京


縣遂荒中土車書禮樂三王之損益可知將相公矦


百代之山河不殞祖敞隋儀同三司金紫光祿大夫


岐同金甲信臨徐七州總管兵部尚書金城郡開國


公天列尚書之星地標光禄之寒出身萬里知吕岱


之元勲專命一方識劉弘之重寄父休㝡隋左千牛


備身朝散大夫齊王府司馬襲封爵金城公大夫稱


代諸矦胙土淮仙致雨仍攀桂樹之山楚客臨風更


入芙蓉之水夫人玉臺貞氣金河仙液蔡中郎之女


子早聽色絲謝太傅之閨門先揚麗則彭城公發源


殷伯承家漢相山川氣候彰白武於臯繇𧰼緯休徵


下蒼龍於曼倩三星照夜佇稽鳴鴈之期七日秉秋

坐薦飛皇之兆夫人年甫十八遂歸於我巫山南眺


逢暮雨於瑶姬華嶽西臨降明星於玉女動合詩禮


言成軌則晨昏展敬事極於移天蘋藻挈誠義申於


中饋女郎砧石響明月而思秋風織婦機牀聽寒蛩


而催絡緯用曹大家之遺訓執宋伯姬之貞節如以


心依八覺理會三空遊智刃於擅林泛仙舟於法海


幾神獨照黙言𧰼而無施空有兼忘束筌蹄而不用


人生天地壽非金石銀臺竊藥想奔月而何年金殿


煎香思反魂而無日以某年月日終于平康里之𥝠


第越上元三年十月二十日合塟于平南之畢原禮


也齊矦𥨊側杜氏階前𡭊文王之畢原用周公之合


SKchar松千古長無寡鶴之悲文梓百尋還見雙鴛之


集其銘曰


合塟非古周公所存死生千載棺槨雙魂野曠風急


天寒日昏煙霾杳嶂霧失遥村紀黃絹之碑表𡭊靑


松之墓門


   伯母東平郡夫人李氏墓誌銘


夫人姓李氏隴西狄道人也自凉武昭王以後一門

三公爲四海著族國史家諜詳之矣祖充潁後周大


將軍消州刺史流江郡公考玄明皇朝上儀同 濟


三州刺史成紀縣男出入三朝剖符分竹秦隴河濟


之地人到于今稱之天下士大夫知與不知莫不想


望其風采夫人生而純𭰹幼而恭敬長而敦睦成而


和惠年及初笄甫歸於我執箕箒奉舅姑人不間於


其娣姒妾媵之言閨門之内穆如也故宗黨推其令


問鄕閭以爲美談東平公守淸白之基逢太平之日


辟命交至聲聞于天制徵尚書郎遷御史中丞出爲


棣曹𢘆常四州刺史夫人輔佐君子聿修内政平旦


纚笄則有君臣之嚴沃盥饋食則有父子之敬報反


而行則有兄弟之道受期必誡則有朋友之信其婦


德也如此歷職中外聲名籍甚和其琴瑟正其邦


者夫人與有力焉蓋常喟然而言曰古者卿之内子


爲大帶命婦成祭服社而獻功可不勗哉可不朂哉


由是服澣濯之衣躬紡績之事筐筥錡釡之噐所以


執其勞蘋蘩蕰藻之菜所以明其德非夫博文逹禮


貞婉聽從者孰能與於此乎及公乞骸告老退歸初

服夫人年踰耳順視聽不衰毎獻歲發春日南長至


群從子弟稱觴上壽者動至數十百未嘗不歡言善


誘借以温顔侃侃焉誾誾焉有孟母之風焉有敬姜


之誨焉維永淳元年秋八月旁SKchar魄𥨊疾彌留終于


華隂之望仙里享年八十有一冬十一月一日景辰


遷窆于永豐鄕之平原從先兆也東平公撫存懷舊


用痛悼于厥心遠近咸集宗親畢會生榮SKchar哀其此


之謂矣是日也皇太子監守長安烱沗爲詹事司直


不𫉬就展䘮次陪奉靈輀敢薦李顒之文庻同潘岳


之誄嗚呼哀哉乃爲銘曰


高岳之上浮雲翔兮函谷之外眞氣揚兮建功北狄


討戎羗兮受封南鄭家素昌兮于赫祖考爲龍光兮


牧州典郡佩銀黃兮䧏生淑質秉禎祥兮苕華菊茂


蘭箬芳兮我有㦤德如珪璋兮求之卜筮鳴鳯皇兮


君子至止玉環鏘兮室家好合琴瑟張兮執其麻枲


供衣裳兮羞其饋食澄酒漿兮諸姑伯娣穆温良兮


姨姒叔妹歡未央兮公之出門牧守四方兮夫人之


化德洋洋兮公之告老返維桑兮閨門之内道彌彰

兮正月上日南至長兮子孫歡慶各稱觴兮宋公孟

母魯季姜兮匪怒伊教由舊章兮方期高舉登紫房

兮誰謂不宜掩玄堂兮肅肅松檟欝成行兮沉沉厚

夕終不暘兮









庾子山集卷十六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