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廣威將軍郭君墓表

廣威將軍郭君墓表
作者:元好問 金
本作品收錄於《元好問集/28

貞祐初,中夏被兵。二年之春,兵北歸,既破平陽,取道太原,分軍西六州。時岢嵐無主將,同知軍州事完顏昭武以城守計訪於君,君為言:「城守固善,然自北兵長驅而南,燕趙齊魏蕩無完城,公獨欲以掌許地抗掃境之兵,強弱眾寡,無乃不敵乎?且守禦有具,非倉猝所能辦。就使可辦,客軍皆有去心,驅市人而使之戰,果何恃乎?兵家有戰有守,不能戰不能守,唯有避其鋒耳。今遊騎已入境,不早為計,則悔無及矣。」昭武者從君言,乘夜以軍夾老幼走西南龍門寨。北兵隨至,汾、石、嵐、管無不屠滅,唯岢嵐無所得而還。宣撫司錄君功,以便宜授嵐谷簿,攝錄事。至今鄉里皆以一州之命,自君得之。

君諱昌,字子玉,姓郭氏,世為岢嵐人。唐以來,忠武王之子孫散居汾晉間,不見於譜系,而得之承傳,君蓋其苗裔也。曾大父晏,大父興,父詡,三世在野。然自大父以來,以貲雄鄉曲,任俠尚氣,樂於周急,嘗日出緡錢一千以給丐者。如是數十年,故人以陰德歸之。君弱冠以律學應選,再上不中,議罷舉。會明昌官制行,乃用良家子明法理、慎動止推擇為吏,歷仕州縣。久敘年勞,授忠勇校尉,自嵐谷簿調隩州知法,改平陽知法、河東南路行元師府檢法,兼提領犒賞。興定元年,入為尚書左三部檢法,改嵩州知法,遂充行尚書六部主事。累官廣威將軍、汾陽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戶。以正大二年歲在乙酉正月元日,春秋五十有八,終於嵩州之寓舍。

君天稟渾厚,有晉人淳篤之風。自持者甚廉,而施予無少厭。議獄餘二十年,仁心為質,所以致忠愛者無不盡。在隩州,明劉狗兒者無罪,積年之冤不數語而決,闔郡為之稱快。寧化頻年荒歉,時疫流行,君躬自調護,多獲全濟。最後主部事,危急之際,調度百出,君區處饋餉,視民力為緩急,上官以吏能許之。莘公胥和之、參政李公君美雅知公才,及行台平陽,首被獎拔。宣慰使李公仲修,亦以恩門之舊,時以書問及焉。居伊川既久,先以酒交於屏山李先生之純、許司諫道真;歸老此州,與馬倅之良、趙宰壽卿日相追從,徜徉山水間。雲屏泛舟,見於圖畫,其為名流所重如此。身歿之日,送葬之人傾動州里,行路為之悲愴,則君之生平誠於接物,不以貧賤為輕重者,於此見之。

夫人同郡李氏,閨門整肅,有婦師之目,封汾陽縣君,後公八年歿於襄陽。子男五人:長曰蛻,用丞相高壽公薦,試補隨朝掾屬,充平陽、孟州兩帥經歷官、嵩州刺史。次曰仲彧,舉進士。次曰擇善,棄家為黃冠。次曰仲文,以君蔭補,遙領西安軍節度副使。次曰仲器,亦用蔭祗候承奉班,早卒。女一人,曰妙延,為女官。孫五人:曰汝霖、曰棟、曰同寅、曰葉恭、曰和衷。曾孫三人,皆幼。某等將以某年月日奉公之柩祔於郡北天澗南原之先塋。

歲甲辰冬,予過洛西,仲文方從事鄧州之行幕,介於教授吳子賢,涕泗百拜,以墓表為請。仲文溫淳有縕藉,一府之事皆所倚辦,擇善操履能正,博於玄學,道價重一時。而竊歎郭氏世業淳雅,晉人少見其比,推究源委,知廣威君之後方興而未艾也。乃為論次之,而系以銘。銘曰:

敦兮其純良,有自勝之剛。溫兮其慈祥,無寡恩之傷。橫流湯湯,身為舟航,拯溺於其鄉。再世而昌,神理孔彰。吾文表之,尚以發其幽光。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