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録 廣弘明集 卷第一
唐 釋道宣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音釋一

書𢎞明集卷第一

         唐 釋 道 宣 撰

 歸正篇第一明佛爲大聖凡俗歸依二儀三五不足歸敬

  序

夫邪正糺紛愚智繁雜自非極聖焉能兩開所以欲

主天魔猶能變爲佛相況餘色有孰可言哉固知一

洲萬國一化千王互興廢立不足論評是以九十六

部宗上界之天根二十五諦討極計之冥本皆陳正

朔號三寶於人中咸稱大濟敷四等於天下又有魯

邦孔氏遵禮樂於九州楚國李公開虛玄於五嶽匪

稱敎主皆述作於先王贊時體國各臣吏於機務斯

並衢分限域謂流沙以東孔老之化及蕙河以西異部之所綂也辨御乖張理

路天殊居然自别何以明其然邪故西宇大夏衆計

立於我神東華儒道大略存於身國孰解妄想流愛

纒綿於九居倒情徙滯祛除於七識致令惑網覆心

莫知投向昏波漾目寧辨歸依不可效尤務須反本

原夫小道大道自古常談大聖小聖由來共述至於

親承靣對曾未覺知雷同體附相從奔競故有尅念

作聖狂哲互稱即斯爲論未契端極昔皇覺之居舍

衛二十五年九億編戸逆從大半素王之在赤縣門

學三虛子夏懱而致疑顔回獨言莫測以斯論道又

可惑焉夫以㑹正名聖無所不通根塵無礙於有空

陶冶莫滯於性欲形不可以相得挺金姿之四八心

不可以智求垂不共之二九斯止一人名佛聖也故

能道濟諸有幽顯咸所歸依自餘鴻漸天衢之所未

陟且自方域位殊義非叨僭若夫天無二日國無二

王惟佛稱爲大聖光有萬億天下故令門學日盛無

國不仰其風敎義聿修有識皆參其席彼孔老者名

位同俗不異常人祖述先王自無敎訓何得比佛以

相抗乎且據陰陽八殺之略山川望秩之祠七衆委

之若遺五戒捐而不顧觀此一途高尚自足投誠況

有聖種賢蹤則爲天人師表矣是知天上天下唯佛

爲尊六道四生無非苦者身心常苦義畢驅馳不思

此懷妄存高大夫而可大則不陷於有爲旣履非常

固可歸於正覺有斯事𩔖故敢序之云爾

  商太宰問孔子聖人出列

太宰嚭問孔子曰夫子聖人歟對曰丘也博識强記

非聖人也又問三王聖人歟對曰三王善用智勇聖

非丘所知又問五帝聖人歟對曰五帝善用仁義聖

非丘所知又問三皇聖人歟對曰三皇善用時聖非

丘所知太宰大駭曰然則孰爲聖人乎夫子動容有

間曰丘聞西方有聖者焉不治而不亂不言而自信

不化而自行蕩蕩乎人無能名焉據斯以言孔子深

知佛爲大聖也時縁未升故黙而識之有機故舉然

未得昌言其致矣

  佛爲老師出老子符子

老子西昇經云吾師化遊天竺善入泥洹符子云者

氏之師名釋迦文余尋終古三五帝皇有事西奔罕

聞東逝故軒轅遊華胥之國王邵云即天竺也又陟

崑崙之SKchar即香山也老子迹沈扶風史述於流沙而

道家諸記皆西昇崑丘而上天矣以事詳之並從於

佛國也故伯益述山海申毒之國偎人而愛人郭璞

博古者曰申毒即天竺也浮屠所興今聞之説曰地

殷土中物壤琛麗民博仁智俗高理學立德厚生何

負諸夏古稱愛人之國世挺賢聖之人豈虗搆哉

  漢顯宗開佛化法本内傳未詳作者

傳云明帝永平十三年上夢神人金身丈六項有日

光寤巳問諸臣下傅毅對詔有佛出於天竺乃遣使

往求備獲經像及僧二人帝乃爲立佛寺畵壁千乘

騎驍塔三帀又於南宫淸涼臺及高陽門上顯節

陵所圖佛立像并四十二章經緘於蘭臺石室廣如

前集牟子所顯傳云時有沙門迦攝摩騰竺法蘭位

行難測志存開化蔡愔使達請騰東行不守區域隨

至雒陽曉喻物情崇明信本帝問騰曰法王出世何

以化不及此荅曰迦毗羅衛國者三千大千世界百

億日月之中心也三世諸佛皆在彼生乃至天龍鬼

神有願行者皆生於彼受佛正化咸得悟道餘處衆

生無縁感佛佛不往也佛雖不往光明及處或五百

年或一千年或二千年外皆有聖人傳佛聲敎而化

導之廣説敎義文廣故畧也傳云永平十四年正月

一日五嶽諸山道士朝正之次自相命曰天子棄我

道法逺求胡教今因朝集可以表抗之其表畧曰五

嶽十八山觀太上三洞弟子禇善信等六百九十人

死罪上言臣聞太上無形無名無極無上虗無自然

大道出於造化之前上古同遵百王不易今陛下道

邁羲皇德高堯舜𥨸承陛下棄本追末求教西域所

事乃是胡神所說不參華夏願陛下恕臣等罪聽與

試驗臣等諸山道士多有徹視逺聽博通經典從元

皇巳來太上羣錄太虗符祝無不綜練達其涯極或

策使鬼神吞霞飲氣或入火不燒或履水不溺或白

日升天或隱形不測至於方術無所不能願得與其

比校一則聖上意安二則得辨眞偽三則大道有歸

四則不亂華俗臣等若比對不如任聽重决如其有

勝乞除虗妄勑遣尚書令宋庠引入長樂宫以今月

十五日可集白馬寺道士等便置三壇壇别開二十

四門南嶽道士禇善信華嶽道士劉正念恒嶽道士

桓文度岱嶽道士焦得心嵩嶽道士吕惠通霍山天

目五臺白鹿等十八山道士祁文信等各賫靈寶真

文太上玉訣三元符籙等五百九卷置於西壇茅成

子許成子黃子老子等二十七家子書二百三十五

卷置於中壇饌食奠祀百神置於東壇帝御行殿在

寺南門佛舍利經像置於道西十五日齋訖道士等

以柴荻和檀沉香爲炬遶經泣曰臣等上啓太極大

道元始天尊衆仙百靈今胡神亂夏人主信邪正教

失蹤玄風墜緒臣等敢置經壇上以火取驗欲使開

示蒙心得辨眞偽便縱火焚經經從火化悉成煨燼

道士等相顧失色大生怖懼將欲升天隱形者無力

可能禁效鬼神者呼策不應各懷愧恧南嶽道士費

叔才自憾而死太傅張衍語善信曰卿等所試無騐

即是虗妄冝就西來眞法善信曰茅成子云太上者

靈寶天尊是也造化之作謂之太素斯豈妄乎衍曰

太素有貴德之名無言敎之稱今子説有言敎即爲

妄也善信黙然時佛舍利光明五色直上空中旋環如

葢遍覆大衆映蔽日光摩騰法師踊身高飛坐卧空

中廣現神變于時天雨寶華在佛僧上又聞天樂感

動人情大衆感恱歎未曾有皆遶法蘭聽説法要并

吐梵音歎佛功德亦令大衆稱揚三寶説善惡業皆

有果報六道三乘諸相不一又説出家功德其福最

高初立佛寺同梵福量司空陽城侯劉峻與諸官人

士庻等千餘人出家四嶽諸山道士呂惠通等六百

二十人出家陰夫人王婕妤等與諸宫人婦女二百

三十人出家便立十所寺七所城外安僧三所城内

安尼自斯巳後廣矣傳有五卷畧不備載有人疑此

傳近出本無角力之事案呉書明費叔才感死故傳

爲實録矣

  後漢郊祀志出范曄漢書

志曰佛者漢言覺也將以覺悟羣生也統其敎以條

善慈心爲主不殺生𩔖專務淸淨精進者爲沙門潢

言息心剃髪去家絕情洗慾而歸於無爲也又以人

死精神不滅隨復受形所行善惡後生皆有報應所

貴行善以練其精神練而不巳以至無生而得爲佛

也身長一丈六尺黃金色項中佩日月光變化無常

無所不入故能化通萬物而大濟羣生也有經書數

千卷以虗無爲宗包羅精粗無所不統善爲宏闊勝

大之言所求在一體之内所明在視聽之表歸依玄

徽深逺難得而測故王公大人觀生死報應之際無

不懅然自失也魏書云其佛經大抵言生生之𩔖皆

因行業而起有過去當今未來三世也其修道階次

等級非一皆縁淺以及深藉微以爲著率在於積仁

順蠲嗜欲習虗靜而成通照也云云

  呉主敘佛道三宗出吳

孫權赤烏四年有康居國大丞相長子棄俗出家爲

沙門厥名僧㑹姓康氏神儀剛正遊化爲任時三國

鼎峙各擅威權佛法久被中原未達江表㑹欲道被

未聞化行南國初達建鄴營立茅茨設像行道吳人

初見謂爲妖異有司奏聞吳主曰佛有何靈驗邪㑹

曰佛晦靈迹出千餘載遺骨舍利應現無方吳主曰

若得舍利當爲立塔經三七日遂獲舍利五色耀天

剖之逾堅燒之不然光明出火作大蓮華照曜宫殿

臣主驚嗟希有瑞也信情大發因爲造塔度人立寺

以其所住爲佛陀里又以教法初興故名建初寺焉

下敕問尚書令闞澤曰漢明巳來凡有幾年佛教入

漢既乆何縁始至江東澤曰自漢明永平十年佛法

初來至今赤烏四年則一百七十年矣初永平十四

年五嶽道士與摩騰角力之時道士不如南嶽道士

褚善信費叔才等在會自憾而死門徒弟子歸葬南

嶽不預出家無人流布後遭漢政陵遲兵戎不息經

今多載始得興行又曰孔丘李老得與佛比對不澤

曰臣聞魯孔君者英才誕秀聖德不羣世號素王制

述經典訓奬周道敎化來葉師儒之風澤潤今古亦

有逸民如許成子原陽子莊子老子等百家子書皆

修身自翫放暢山谷縱佚其心學歸澹泊事乖人倫

長㓜之節亦非安俗化民之風至漢景帝以黃子老

子義體尤深攺子爲經始立道學敇令朝野悉諷誦

之若以孔老二敎比方佛法逺則逺矣所以然者孔

老二教法天制用不敢違天諸佛設教天法奉行不

敢違佛以此言之實非比對今見章醮酒脯碁琴行之似俗吳主大

恱以澤爲太子太傅云云

  宋文帝集朝宰論佛教出高僧等傳

文帝即宋髙祖第三子也聰睿英博雅稱令達在位

三十年嘗以暇日從容而顧問侍中何尚之吏部善

玄保曰朕少來讀經不多比日彌復無暇三世因果

未辨措懷而復不敢立異者正以卿軰時秀率所敬

信也范泰謝靈運常言六經典文本在濟俗爲政必

求性靈眞奥豈得不以佛理爲指南邪近見顔延之

折達性論宗炳難白黑論明佛法深尤爲名理並足

開奬人意若使率土之濵皆敦此化則朕坐致太平

矣夫復何事尚之對曰悠悠之徒多不信法以臣庸

蔽更荷襃拂非所敢當之至如前代羣英則不負明

詔矣中朝巳逺難復盡知渡江巳來則王導周顗𢈔

亮王濛謝尚郄超王坦王㳟王謐郭文舉謝敷戴逵

許詢及亡高祖兄弟及王元琳昆季范汪孫綽張玄

殷顗等或宰輔之冠葢或人倫之羽儀或置情天人

之際或抗迹煙霞之表並禀志歸依措心歸信其間

比對則蘭護開濳深遁崇邃皆亞迹黃中或不測之

人也慧逺法師嘗云釋氏之化無所不可適道固自

教源濟俗亦爲要務𥨸尋此説有契理要若使家家

奉戒則罪息刑淸陛下所謂坐致太平誠如聖㫖羊

玄保進曰此談葢天人之際豈臣所冝預竊謂秦楚

論强兵之事孫吳盡吞併之術將無取於此也帝曰

此非戰國之具良如卿言尚之對曰夫禮隱逸則戰

士怠貴仁德則兵氣衰若以孫吳爲志茍在吞噬亦

無取堯舜之道豈惟釋教而已哉帝曰釋門有卿

猶孔門之有季路所謂惡言不入於耳也自是文帝

致意佛經及見嚴觀諸僧輒論道義屢延殿㑹躬御

地筵同僧列飯時有沙門竺道生者秀出羣品英義

獨拔帝重之嘗述生頓悟義僧等皆設巨難帝曰若

使逝者可興豈爲諸君所屈時顔延之著離識論帝

命嚴法師辨其同異往返終日笑曰公等今日無愧

支許之談也云云

  元魏孝明召釋道門人論前後出魏

正光元年明帝加朝服大赦天下召佛道二宗門人

殿前齋訖侍中劉騰宣敇請法師等與道士論議以

釋弟子疑網時淸通觀道士姜斌與融覺寺僧曇謨

最對論帝曰佛與老子同時不斌曰老子西入化胡

佛時以充侍者明是同時最曰何以知之斌曰案者

子開天經是以得知最曰老子當周何王幾年而生

周何王幾年西入斌曰當周定王即位三年乙卯之

嵗於楚國陳郡苦縣厲鄉曲仁里九月十四日夜子

時生至周簡王四年丁丑嵗事周爲守藏吏簡王士

三年遷爲太史至敬王元年庚辰嵗年八十五見周

德淩夷與散闗令尹喜西入化胡斯足明矣最曰佛

以周昭王二十四年四月八日生穆王五十三年二

月十五日滅度計入𣵀槃後經三百四十五年始到

定王三年老子方生生已年八十五至敬王元年凡

經四百二十五年始與尹喜西遁據此年載懸殊無

乃謬乎斌曰若佛生周昭之時有何文記最曰周書

異記漢法本内傳並有明文斌曰孔子既是制法聖

人當時於佛迥無文記何邪最曰仁者識同管窺覽

不弘逺案孔子有三備卜經謂天地人也佛之文言

出在中備仁者早自披究不有此迷斌曰孔子聖人

不言而知何假卜乎最曰惟佛是衆聖之王四生之

首達一切含靈前後二際吉㓙終始不假卜觀自餘

小聖雖曉未然之理必藉蓍⻱以通靈卦也侍中尚

書令元又宣敇語道士姜斌論無宗㫖冝下席又問

開天經何處得來是誰所説即遣中書侍郎魏牧尚

書郎祖瑩等就觀取經帝令議之太尉丹陽王蕭綜

太傅李寔衛尉許伯桃吏部尚書邢欒散騎常侍温

子升等一百七十人讀訖奏云老子止著五千文更

無言説臣等所議姜斌罪當惑衆帝加斌極刑三藏

法師菩提流支苦諫乃止配徙馬邑










廣弘明集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