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弘明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音釋二 廣弘明集 卷第三
唐 釋道宣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音釋三

廣弘明集卷第三

         唐 釋 道 宣 撰

  遂古篇并序        梁        江淹

僕嘗爲造化篇以學古制今觸類而廣之復有此文

兼象天問以遊思云爾

聞之遂古大火然兮水亦溟涬無涯邊兮女媧練石

補蒼天兮共工所觸不周山兮河洛交戰寧深淵兮

黄炎共𨷖𣵠鹿川兮女妓九子爲氏先兮蚩尤鑄兵

幾十年兮十日並出堯之間兮羿廼斃日事豈然兮

嫦娥奔月誰所傳兮豐隆騎雲爲靈仙兮夏開乘龍

何因緣兮傅説託星安得宣兮夸父鄧林義亦艱兮

㝷木千里烏易論兮穆王周流往復旋兮河宗王母

可與言兮青鳥所解路誠亶兮五色玉石出西偏兮

崑崙之𭏟海此間兮去彼宗周萬二千兮山經古書

亂編篇兮郭釋有兩未精堅兮上有剛氣道家言兮

日月五星皆虗懸兮倒景去地出雲煙兮九地之下

如有天兮土伯九約寧若先兮西方蓐收司金門兮

北極禺强爲常存兮帝之二女遊湘沅兮霄明燭光

向焜煌兮太上司命鬼之元兮山鬼國殤爲遊䰟兮

迦維羅衛道最尊兮黄金之身誰能原兮恒星不見

頗可論兮其説彬炳多聖言兮六合之内心常渾兮

幽明詭性令智惽兮河圖洛書爲信然兮孔甲豢龍

古共傳兮禹時防風處隅山兮春秋長狄生何邊兮

臨洮所見又何縁兮蓬萊之水淺於前兮東海之波

爲桑田兮山崩邑淪寧幾千兮石生土長必積年兮

漢鑿昆明灰炭全兮魏開濟渠螺蚌堅兮白日再中

誰使然兮北斗不見藏何間兮建章鳯闕神光連兮

未央鐘簴生華鮮兮銅爲兵器秦之前兮丈夫衣綵

六國先兮周時女子出世間兮班君𢇁履遊泰山兮

人鬼之際有隱淪兮四海之外孰方圓兮沃沮肅愼

東北邊兮長臂兩面赤乘船兮東南倭國皆文身兮

其外黑齒次裸民兮侏儒三尺並爲鄰兮西北丁零

又烏孫兮車師月支種𩔖繁兮馬蹄之國善騰奔兮

西南烏弋及罽賔兮天竺于闐皆胡人兮條支安息

西海漘兮人迹所極至大秦兮珊瑚明珠銅金銀兮

琉璃瑪瑙來雜陳兮硨磲水精莫非眞兮雄黄雌石

出山垠兮靑白蓮華被水濵兮宮殿樓觀並七珍兮

窮陸溟海又有民兮長股深目豈君臣兮丈夫女子

及三身兮結胷反舌一臂人兮跂踵交脛與羽民兮

不死之國皆何因兮茫茫造化理難循兮聖者不測

況庸倫兮筆墨之暇爲此文兮薄暮雷電聊以忘憂

又示君兮梁典云江淹位登金紫初淹年六歲能屬文爲詩SKchar長有逺識愛竒尚年二十以五

經授宋諸王待以客禮初年十三而孤貧采薪養母以孝聞及梁朝六遷侍中夢郭璞索五色筆淹與之

自是爲文不工人謂其才盡然以不得志故也有集十卷深信天竺縁果之文余檢其行事與傳同焉綴

述佛理不多錄其别篇知明賢之雅志耳

  歸心篇          北齊顔之推

三世之事信而有徵家素歸心勿輕慢也其間妙㫖

具諸經論不復於此少能讚述但懼汝曹猶未牢固

畧重勸誘耳原夫四塵五陰剖析形有六舟三駕運

載羣生萬行歸空千門入善辯才智慧豈徒七經百

氏之博哉明非堯舜周孔老莊之所及也内外兩教

本爲一體漸極爲異深淺不同内典初門設五種之

禁與外書仁義五常符同仁者不殺之禁也義者不

盜之禁也禮者不邪之禁也智者不酒之禁也信者

不妄之禁也至如畋狩軍旅燕饗刑罰因民之性不

可卒除就爲之節使不淫濫耳歸周孔而背釋宗何

其迷也俗之謗者大抵有五其一以世界外事及神

化無方爲迂誕也其二以吉凶禍福或未報應爲欺

誑也其三以僧尼行業多不精純爲姦慝也其四以

糜費金寶減耗課役爲損國也其五以縱有因緣而

報善惡安能辛苦今日之甲利益後世之乙乎爲異

人也今並釋之于下云

釋一曰夫遥大之物寧可度量今人所知莫若天地

天爲精氣日爲陽精月爲陰精星爲萬物之精儒家

所安也星有墜落乃爲石矣精若是石不可有光性

又質重何所繫屬一星之徑大者百里一宿首尾相

去數萬百里之物數萬相連闊狹從斜常不盈縮又

星與日月光色同耳但以大小爲其等差然而日月

又當石邪石既牢密烏兔焉容石在氣中豈能獨運

日月星辰若皆是氣氣體輕浮當與天合往來環轉

不得錯違其間遲𨒪理寧一等何故日月五星二十

八宿各有度數移動不均寧當氣墜忽變爲石地既

滓濁法應沈厚鑿土得泉乃浮水上積水之下復有

何物江河百谷從何處生東流到海何爲不溢歸塘

尾閭渫何所到沃焦之石何氣所然潮汐去還誰所

節度天漢懸指那不散落水性就下何故上騰天地

初開便有星宿九州未畫列國未分剪疆區野若爲

𨇠次封建巳來誰所制割國有增減星無進退災祥

禍福就中不差懸象之大列星之夥何爲分野止繫

中國昴爲旄頭胷奴之次西胡東夷一作彫題交趾

獨棄之乎以此而求迄無了者豈得以人事尋常抑

必宇宙之外乎凡人所信唯耳與目自此之外咸致

疑焉儒家説天自有數義或渾或葢乍穹乍安斗極

所周苑一作維所屬若所親見不容不同若所測量

寧足依據何故信凡人之臆説疑大聖之妙旨而欲

必無恒沙世界微塵數劫乎而鄒衍亦有九州之談

山中人不信有魚大如木海上人不信有木大如魚

漢武不信弦膠魏文不信火布胡人見錦不信有蟲

食𣗳吐絲所成昔在江南不信有千人氈帳及來河

北不信有二萬石船皆實驗也世有祝師及諸幻術

猶能履火𮛫刃種𤓰移井倐忽之間千變萬化人力

所爲尚能如此何况神通感應不可思量千里寶幢

百由旬座化成淨土踊生一作妙塔乎

釋二曰夫信謗之興有如影響耳聞眼見其事巳多

或乃精誠不深業緣未感時儻差間終難獲報耳善

惡之行禍福所歸九流百氏皆同此論豈獨釋典爲

虗妄乎項橐顔囘之短折伯夷原憲之凍餒盜跖莊

蹻之福壽齊景桓魋之富强若引之先業冀以後生

更爲實耳如以行善而偶鍾禍報爲惡而儻值福徵

便可怨尤即爲欺詭則亦堯舜之云虗周孔之不實

也又安所依信而立身乎

釋三曰開闢已來不善人多而善人少何由悉責其

精潔乎見有名僧高行棄而不説若覩凡猥流俗便

生誹毀且學者之不勤豈教者之爲過俗僧之學經

律何異士人之學詩禮詩禮之教格朝廷之士畧無

全行者經律之禁格出家之軰而獨責無犯哉且闕

行之臣猶求禄位毁禁之侣何慚供養乎其於戒行

自當有犯一被法服巳墮僧數嵗中所計齋講誦持

比諸白衣猶不啻山海也

釋四曰内教多途出家自是其一法耳若能誠孝在

心仁惠爲本須達流水不必剔落髦髮豈令罄井田

而起塔廟窮編戸以爲僧尼也皆由爲政不能節之

遂使非法之寺妨民稼穡無業之僧空國賦筭非大

覺之本旨也抑又論之求道者身計也惜費者國謀

也身計國謀不可兩道一作誠臣狥主而棄親孝子

安家而忘國各有行也儒有不屈王侯高尚其事隱

有讓王辤相避世山林安可計其賦役以爲罪人也

若能皆化黔首悉入道場如妙樂之世儴佉之國則

有自然秔米無盡寶藏安求田蠶之利乎

釋五曰形體雖死精神猶存人生在世望於後身似

不連屬及其没後則與前身猶老少朝夕耳世有䰟

神亦見夢想或降僮妾或感妻孥求索飲食徵須福

佑亦爲不少矣今人貧賤疾苦莫不怨尤前世不修

功德以此而論可不爲之作福地乎夫有子孫自是

天地間一蒼生耳何以身事而乃愛護遺以基址况

於巳之神爽頓欲棄之乎故兩踈得其一隅累代詠

而彌光矣凡夫矇蔽不見未來故言彼生與今生非

一體耳若有天眼鑒其念念隨滅生生不斷豈可不

怖畏邪又君子處世貴能克己復禮濟時益物治家

者欲一家之慶治國者欲一國之良僕臣妾臣民與

竟何親也而爲其勤苦修德乎亦是堯舜周孔虗失

愉樂一人修道濟度幾許蒼生免脱幾身罪累幸熟

思之人生居世須顧俗計𣗳立門戸不得悉棄妻子

一皆出家但當兼修行業畱心讀誦以爲來世資糧

人身難得勿虗過也

  七録序          梁阮孝緒

日月貞明匪光景不能垂照嵩華載育非風雲無以

懸感大聖挺生應期命世所以匡濟風俗矯正𢑱倫

非夫丘索墳典詩書禮樂何以成穆穆之功致蕩蕩

之化也哉故洪荒道䘮帝昊興其爻畫結繩義隱皇

頡肇其文字自斯已往㳂襲異冝功成治定各有方

册正宗既殄樂崩禮壞先聖之法有若綴旒故仲尼

歎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逮也而有志焉

夫有志以爲古文猶好也故自衛反魯始立素王於

是删詩書定禮樂列五始於春秋興十翼於易道夫

子既亡微言殆絶七十並䘮大義遂乖逮於戰國殊

俗政異百家競起九流互作嬴政嫉之故有坑焚之

禍至漢惠四年始除挾書之律其後外有太常太史

博士之藏内有延閣廣内秘室之府開獻書之路置

寫書之官至孝成之世頗有亡逸乃使謁者陳農求

遺書於天下命光禄大夫劉向及子俊歆等讐校篇

籍每一篇巳輒錄而奏之會向亡䘮帝使歆嗣其前

業乃徙温室中書於天禄閣上歆遂緫括羣篇奏其

七畧及後漢蘭臺猶爲書部又於東觀及仁壽闥撰

集新記校書郎班固傅毅並典秘籍固乃因七畧之

辭爲漢書藝文志其後有著述者𡊮山松亦録在其

書魏晉之世文籍逾廣皆藏在秘書中外三閣魏秘

書郎鄭黙删定舊文時之論者謂爲朱紫有别晉領

秘書監荀勗因魏中經更著新簿雖分爲十有餘卷

而緫以四部别之惠懷之亂其書畧盡江左草創十

不一存後雖鳩集淆亂已甚及著作佐郎李充始加

删正因荀勗舊簿四部之法而換其乙丙之書沒畧

衆篇之名緫以甲乙爲次自時厥後世相祖述宋秘

書監謝靈運丞王儉齊秘書丞王亮監謝朏等並有

新進更撰目録宋秘書殷淳撰大四部目儉又依别

錄之體撰爲七志其中朝遺書收集稍廣然所亡者

猶太半焉齊末兵火延及秘閣有梁之初缺亡甚衆

爰命秘書監任昉躬加部集又於文德殿内别藏衆

書使學士劉孝標等重加校進乃分數術之文更爲

一部使奉朝請祖暅撰其名録其尚書閣内别藏經

史雜書華林園又集釋氏經論自江左篇章之盛未

有踰於當今者也孝緒少愛墳籍長而弗倦卧病閑

居𠊓無塵雜晨光纔啓緗囊巳散宵漏既分緑袠方

掩猶不能窮究流畧探盡秘奥每披録内省多有缺

然其遺文隱記頗好捜集凡自宋齊巳來王公搢紳

之館苟能蓄聚墳籍必思致其名簿凡在所遇若見

若聞校之官目多所遺漏遂緫集衆家更爲新録其

方内經史至于術伎合爲五錄謂之内篇方外佛道

各爲一錄謂之外篇凡爲錄有七故名七錄昔司馬

子長記數千年事先哲愍其勤雖復稱爲良史猶有

捃拾之責況緫括羣書四萬餘卷皆討論研覈標判

宗旨才愧疎通學慚博達靡班嗣之賜書微黃香之

東觀儻欲尋檢内寡卷軸如有疑滯𠊓無沃啓其爲

紕繆不亦多乎將恐後之罪予者豈不在於斯錄如

有刋正請俟君子昔劉向校書輒爲一錄論其指歸

辨其訛謬隨竟奏上皆載在本書時又别集衆錄謂

之别録卽今之别錄是也子歆撮其指要著爲七畧

其一篇卽六篇之總最故以輯畧爲名次六藝畧次

諸子畧次詩賦畧次兵書畧次數術畧次方伎畧王

儉七志攺六藝爲經典次諸子次詩賦爲文翰次兵

書爲軍書次數術爲隂陽次方𠆸爲術藝以向歆雖

云七畧實有六條故别立圖譜一志以全七限其外

又條七畧及二漢藝文志中經簿所闕之書幷方外

之經佛經道經各爲一錄雖繼七志之後而不在其

數今所撰七録斟酌王劉王以六藝之稱不足標𤗒

經目攺爲經典今則從之故序經典録爲内篇第一

劉王並以衆史合于春秋劉氏之世史書甚寡附見

春秋誠得其例今衆家記傳倍於經典猶從此志實

爲繁蕪且七畧詩賦不從六藝詩部葢由其書既多

所以别爲一畧今依擬斯例分出衆史序記傳録爲

内篇第二諸子之稱劉王竝同又劉有兵書略王以

兵字淺薄軍言深廣故攺兵爲軍竊謂古有兵革兵

戎治兵用兵之言斯則武事之總名也所以還攺軍

從兵兵書既少不足别錄今附于子末總以子兵爲

稱故序子兵録爲内篇第三王以詩賦之名不兼餘

制故攺爲文翰竊以頃世文詞總謂之集變翰爲集

於名尤顯故序文集録爲内篇第四王以數術之稱

有繁雜之嫌故攺爲隂陽方伎之言事無典據又攺

爲藝術竊以隂陽偏有所繫不如數術之該通術藝

則濫六藝與數術不逮方伎之要顯故還依劉氏各

守本名但房中神仙既入仙道醫經經方不足别創

故合術伎之稱以名一録錄内篇第五王氏圖譜一

志劉略所無劉數術中雖有曆譜而與今譜有異竊

以圖畵之篇宜從所圖爲部故隨其名題各附本録

譜既注記之𩔖宜與史體相叅故載于記傳之末自

斯已上皆内篇也釋氏之教實被中土講説諷味方

軌孔籍王氏雖載于篇而不在志限即理求事未是

所安故序佛法録爲外篇第一仙道之書由來尚矣

劉氏神仙陳於方伎之末王氏道經書於七志之外

今合序仙道錄爲外篇第二王則先道而後佛今則

先佛而後道葢所宗有不同亦由其教有淺深也凡

内外兩篇合爲七錄天下之遺書秘記庶幾窮於是

矣有梁普通四年嵗維單閼仲春十有七日於建康

禁中里宅始述此書通人平原劉杳從余遊因説其

事杳有志積久未獲操筆聞余巳先著鞭欣然㑹意

凡所抄集盡以相與廣其聞見實有力焉斯亦康成

之於𫝊釋盡歸子愼之書也

古今書最

  七畧書三十八種六百三家一萬三千二百一

   十九卷

  五百七十二家亡 三十一家存

  漢書藝文志書三十八種五百九十六家一萬

   三千三百六十九卷

  五百五十二家亡 四十四家存

  後漢藝文志書若干卷

   八十七家亡

  晉中經簿四部書一千八百八十五部二萬九

   百三十五卷其中十六卷佛經書簿少二卷

   不詳所載多少

  一千一百一十九部亡 七百六十六部存

  晉元帝書目四部三百五袠三千一十四卷

  晉義熈四年秘閣四部目録

  宋元嘉八年秘閣四部目録一千五百六十有

   四袠一萬四千五百八十二卷五十五袠四百三十八卷

   

  宋元徽元年秘閣四部書目録二千二十袠一

   萬五千七十四卷

  齊永明元年秘閣四部目録五千新足合二千

   三百三十二袠一萬八千一十卷

  梁天監四年文德正御四部及術數書目錄合

   二千九百六十八袠二萬三千一百六卷

   丞殷鈞撰秘閣四部書少於文德故書不錄其數也

  新集七錄内外篇圖書凡五十五部六千二百

   八十八種八千五百四十七袠四萬四千五

   百二十六卷六千七十八種八千二百八十四袠四萬三千六百二十四卷

   經書二百三種二百六十三袠八百七十九卷圖符

  内篇五錄四十六部三千四百五十三種五千

   四百九十三袠三萬七千九百八十三卷

    三百一十八種五千三百六袠三萬七千一百八卷經書一百三十五種一百八十七袠

   七百七十五卷圖也

  外篇二録九部二千八百三十五種三千五十

   四袠六千五百三十八卷二千七百五十九種五千九百七十

   八袠六千四百三十四卷經書七十六種七十八袠一百卷符圖

七録目録

 經典録内篇一

  易部本四種九十六帙五百九十卷

  尚書部二十七種二十八帙一百九十卷

  詩部五十二種六十一帙三百九十八卷

  禮部一百四十種二百一十一帙一千五百七

   十卷

  樂部五種五帙二十五卷

  春秋部一百一十一種一百三十九帙一千一

   百五十三卷

  論語部五十一種五十二帙四百一十六卷

  孝經部五十九種五十九帙一百四十四卷

  小學部七十二種七十二帙三百一十三卷

  右九部五百九十一種七百一十帙四千七百

   一十卷

 記傳錄内篇二

  國史部二百一十六種五百九帙四千五百九

   十六卷

  注曆部五十九種一百六十七帙一千二百二

   十一卷

  舊事部八十七種一百二十七帙一千三十八

   卷

  職官部八十一種一百四帙八百一卷

  儀典部八十種二百五十二帙二千二百五十

   六卷

  法制部四十七種九十五帙八百八十六卷

  偽史部二十六種二十七帙一百六十一卷

  雜傳部二百四十一種二百八十九帙一千四

   百四十六卷

  鬼神部二十九種三十四帙二百五卷

  土地部七十三種一百七十一帙八百六十九

   卷

  譜狀部四十二種四百二十三帙一千六十四

   卷

  簿錄部三十六種六十二帙三百三十八卷

  右十二部一千二十種二千二百四十八帙一

   萬四千八百八十八卷

 子兵錄内篇三

  儒部六十六種七十五帙六百四十卷

  道部六十九種七十六帙四百三十一卷

  陰陽部一種一帙一卷

  法部十三種十五帙一百一十八卷

  名部九種九帙二十三卷

  墨部四種四帙一十九卷

  縱横部二種二帙五卷

  雜部五十七種二百九十七帙二千三百三十

   八卷

  農部一種一帙三卷

  小説部十種十二帙六十三卷

  兵部五十八種六十一帙二百四十五卷

  右一十一部二百九十種五百五十三帙三千

   八百九十四卷

 文集錄内篇四

  楚辭部五種五帙二十七卷

  别集部七百六十八種八百五十八帙六千四

   百九十七卷

  總集部十六種六十四帙六百四十九卷

  雜文部二百七十三種四百五十一帙三千五

   百八十七卷

  右四部一千四十二種一千三百七十五帙一

   萬七百五十五卷

 術伎錄内篇五

  天文部四十九種六十七帙五百二十八卷

  緯讖部三十二種四十七帙二百五十四卷

  曆部五十種五十帙二百一十九卷

  五行部八十四種九十三帙六百一十五卷

  卜筮部五十種六十帙三百九十卷

  雜占部十七種十七帙四十五卷

  刑法部四十七種六十一帙三百七卷

  醫經部八種八帙五十卷

  經方部一百四十種一百八十帙一千二百五

   十九卷

  雜藝部十五種十八帙六十六卷

  右十部五百五種六百六帙三千七百三十六

   卷

  佛法錄三卷外篇一

   戒律部七十一種八十八帙三百二十九卷

  禪定部一百四種一百八帙一百七十六卷

  智慧部二千七十七種二千一百九十帙三千

   六百七十七卷

  疑似部四十六種四十六帙六十卷

  論記部一百一十二種一百六十四帙一千一

   百五十八卷

  右五部二千四百一十種二千五百九十五帙

   五千四百卷

 仙道錄外篇二

  經戒部二百九十種三百一十八帙八百二十

   八卷

  服餌部四十八種五十二帙一百六十七卷

  房中部十三種十三帙三十八卷

  符圖部七十種七十六帙一百三卷

  右四部四百二十五種四百五十九帙一千一

   百三十八卷

 文字集畧一帙三卷序録一卷

 正史删繁十四帙一百三十五卷序錄一卷

 高隱傳一帙十卷序例一卷

 古今世代錄一帙七卷

 序録二帙一十一卷

 雜文一帙十卷

 聲緯一帙一卷

  右七種二十一帙一百八十一卷阮孝緒撰不

   足編諸前錄而載於此

孝緒陳畱人宋中領軍歆之曾孫祖慧眞臨賀太守

父彦太尉從事中郎孝緒年十三畧通五經大義隨

父爲湘州行事不書南紙以成父之淸年十六丁艱

終䘮不服綿纊雖𬞞食有味則吐之在鍾山聽講母

王氏忽有疾孝緒於講座心驚而返合藥須生人參

自采於鍾山高嶺經日不值忽有鹿在前行心怪之

至鹿息處果有人蔘母疾即愈齊尚書令王晏通家

權䝿來候之傳呼甚寵孝緒惡之穿籬而遁晏有所

遺拒而不納嘗食醬而美問之乃王家所送遂命覆

⿰酉𬐚及晏被誅以非黨獲免常以鹿林爲精舍環以林

池杜絶交好少得見者御史中丞任昉欲造之而不

敢進睨鹿林謂其兄履曰其室則邇其人甚逺太中

大夫殷芸贈以詩任昉止之曰趣舍茍異何用相干

於是朝貴絶於造請唯與裴貞子爲交貞子卽子野之謚

監十二年秘書監傅昭薦焉並不到天子以爲茍立

虚名以要顯譽自是不復徵聘故何胤孝緒並得遂

其高志南平元襄謂履曰昔君大父舉不以來遊取

累賢弟獨執其志何也孝緒曰若麕䴥盡可驂馭何

以異夫騄驥哉王作二闇及性情義並以示之請爲

潤色世祖著忠臣𫝊集釋氏碑銘丹陽尹錄妍神記

並先簡居士然後施行鄱陽忠烈王孝緒姊夫也王

及諸子嵗時致饋一無所受嘗自筮死期云與劉著

作同年是秋劉杳卒孝緒睨曰吾其幾何數旬果亡

年五十八皇太子遣使弔祭⿰貝專贈甚渥子恕追述先

志固辤不受門人謚曰文貞處士孝緒甚博極羣書

無一不善精力强記學者所宗著七錄削繁等諸書

一百八十一卷並行於世編次佛道以爲方外之篇

起於是矣







廣弘明集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