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廣弘明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音釋十六 廣弘明集 卷第十七
唐 釋道宣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音釋十七

廣弘明集卷第十七

         唐 釋 道 宣 撰

  立舍利塔詔        隋高祖

門下仰惟正覺大慈大悲救護羣生津梁庶品朕歸

依三寳重興聖敎思與四海之内一切人民俱發菩

提共修福業使當今見在爰及來世永作善因同登

妙果宜請沙門三十人諳解法相兼堪宣導者各將

侍者二人幷散官各一人薫陸香一百二十斤馬五

疋分道送舍利往前件諸州起塔其未注寺者就有

山水寺所起塔依前山舊無山者於當州内清靜寺

處建立其塔所司造様送往當州僧多者三百六十

人其次二百四十人其次一百二十人若僧少者盡

見僧為朕皇后太子廣諸王子孫等及内外官人一

切民庶幽顯生靈各七日行道幷懴悔起行道日打

刹莫問同州異州任人布施錢限止十文已下不得

過十文所施之錢以供營塔若少不𠑽役正丁及用

庫物率土諸州僧尼普為舍利設齋限十月十五日

午時同下入石函總管刺史已下縣尉已上自非軍

機停常務七日專檢校行道及打刹等事務盡誠敬

副朕意焉主者施行仁壽元年六月十三日内史令

豫章王臣暕宣

  舍利感應記        王劭

皇帝昔在潛龍有婆羅門沙門來詣宅出舍利一裹

曰檀越好心故留與供養沙門既去求之不知所在

其後皇帝與沙門曇遷各置舍利於掌而數之或少

或多並不能定曇遷曰曾聞婆羅門説法身過於數

量非世間所測於是始作七寳箱以置之神尼智仙

言曰佛法將滅一切神明今已西去兒當為普天慈

父重興佛法一切神明還來其後周氏果滅佛法隋

室受命乃興復之皇帝每以神尼為言云我興由佛

故於天下舍利塔内各作神尼之像焉皇帝皇后於

京師法界尼寺造連基浮圖以報舊願其下安置舍

開皇十五年季秋之夜有神光自基而上右繞露

槃赫若冶罏之燄一旬内四如之皇帝以仁壽元年

六月十三日御仁壽宮之仁壽殿本降生之日也歳

歳於此日深心永念修營福善追報父母之恩故延

諸大徳沙門與論至道將於海内諸州選髙爽清靜

三十處各起舍利塔皇帝於是親以七寳箱奉三十

舍利自内而出置於御坐之案與諸沙門燒香禮拜

願弟子常以正法護持三寳救度一切衆生乃取金

瓶琉璃各三十以琉璃盛金瓶置舍利於其内薰陸

香為泥塗其蓋而印之三十州同刻十月十五日正

午入於銅函石函一時起塔諸沙門各以精舍奉舍

利而行初入州境先令家家灑掃覆諸穢惡道俗士

女傾城逺迎總管刺史諸官人夾路歩引四部大衆

容儀齊肅共以寳蓋旛幢華臺像輦佛帳佛輿香山

香鉢種種音樂盡來供養各執香華或燒或散圍繞

讚唄梵音和雅依阿含經舍利入拘尸那城法遠近

翕然雲蒸霧會雖盲躄老病莫不匍匐而至焉沙門

對四部大衆作是唱言至尊以菩薩大慈無邊無際

哀愍衆生切於骨髓是故分布舍利共天下同作善

因又引經文種種方便訶責之教導之深至懇惻涕

零如雨大衆一心合掌右膝著地沙門乃宣讀懴悔

文曰菩薩戒佛弟子皇帝某敬白十方三世一切諸

佛一切諸法一切賢聖僧弟子蒙三寳福祐為蒼生

君父思與一切民庶共建菩提今欲分布舍利諸州

起塔欲使普修善業同登妙果為弟子及皇后皇太

子廣諸王子孫等内外官人一切法界幽顯生靈三

塗八難懴悔行道奉請十方常住諸佛十二部經甚

深法藏諸尊菩薩一切聖賢願起慈悲受弟子等請

降赴道場證明弟子為一切衆生發露懴悔於是如

法禮拜悉受三歸沙門又稱菩薩戒佛弟子皇帝某

普為一切衆生發露無始已來所作十種惡業自作

教他見作隨喜是罪因緣墮於地獄畜生餓鬼若生

人間短壽多病卑賤貧窮邪見諂曲煩惱妄想未能

自寤今蒙如來慈光照及於彼衆罪方始覺知深心

慙愧怖畏無已於三寳前發露懴悔承佛慧日願悉

消除自從今身乃至成佛願不更作此等諸罪大衆

既聞是言甚悲甚喜甚愧甚懼銘其心刻其骨投財

賄衣物及截髪以施者不可勝計日日共設大齋禮

懴受戒請從今已往修善斷惡生生世世常得作大

隋臣子無問長㓜華夷咸發此誓雖屠獵殘賊之人

亦躬念善舍利將入函大衆圍繞填沙門髙捧寳

瓶巡示四部人人拭目諦視共睹光明哀戀號泣聲

響如雷天地為之變動凡是安置處悉皆如之真身

已應靈塔常存天下瞻仰歸依福田益而無窮矣皇

帝以起塔之旦在大興宮之大興殿庭西靣執珪而

立延請佛像及沙門三百六十七人旛蓋香華讚唄

音樂自大興善寺來居殿堂皇帝燒香禮拜降御東

廊親率文武百僚素食齋戒是時内宮東宮逮於京

邑茫茫萬宇舟車所通一切眷屬人民莫不奉行聖

法衆僧初入敕使左右密夾數之自顯陽門及升階

凡數三遍常剰一人皇帝見一異僧曷盤覆髆以語

左右曰莫驚動他置爾去已重數之曷盤覆髆者果

不復現舍利之將行也皇帝曰今佛法重興必有感

應其後處處表奏皆如所言

雍州於仙遊寺起塔天時隂雪舍利將下日便朗照

始入函雲復合

岐州於鳳泉寺起塔將造函寺東北二十里忽見文

石四叚光潤如玉小大平整因取之以作重函於是

大函南壁異色分炳為𩀱樹之形高三尺三寸莖如

雪白葉如瑪瑙北壁東壁有鳥獸龍象之狀四壁皆

有華形左旋右轉其後基石漸變盡如水精沙門道

璨圖此𩀱樹之象置於許州葉盡變為青色明年𡵨

州大寳昌寺寫得陜州瑞相圖置於佛堂以供養當

户大像三吐赤光流出户外於是户外十佛像及觀

世音菩薩亦頻放光半旬之内天華再落

涇州於大興國寺起塔將造函三家各獻舊磨好石

非界内所有因而用之恰然相稱

秦州於靜念寺起塔先是寺僧夢羣仙降集以赤繩

量地鐵橛釘記之及定塔基正當其所再有瑞雲來

覆舍利是時十月雪下而近寺草木悉皆開華舍利

將入函神光逺照空内又有讚歎之聲

華州於思覺寺起塔天時隂雪舍利將下日便朗照

有五色光氣去地數丈狀若相輪正覆塔上數十里

外遥望之則正赤上屬天舍利下訖雲霧復起瑞雪

飛散如天華著人衣久之而不濕

同州於大興國寺起塔舍利宿於近驛天夜雨明旦

輿行雲日迎之開朗入自南門而城北雨如故既至

寺又隂雨臨入函日乃出衆色光相繞日如輪光是

寺僧慧真夢見聖人項有圓光明照天地來自西方

入門而立及舍利輿至無故止於其所因定塔基焉

十二月八日夜有五色圓光從基而上遍照城内明

如晝日五十里咸見之明年四月白光起於塔西流

照塔東良久乃滅

蒲州於栖巖寺起塔九月二十六日舍利在治下仁

壽寺其夜堂内光明如晝二十八日定基明日地大

震山大吼巖上有鍾鼔之聲十月七日舍利將之栖

巖地又動八日輿登山從者千數大風從下而上因

風力俄頃至於佛堂其夜浮圖上有光長數尺乍隱

乍顯至於十餘瓶内亦有光五道散出還歛入瓶又

有二光竝大如鉢出於西壁合為一道流入塔基食

頃乃滅俄而復出流入於堂山頂亦有大光照二百

里逺朢者皆言燒山九日夜又有二光繞浮圖其一

流照西谷其一流照南谷十二日堂内又有光狀如

香鑪流至浮圖露盤移時乃滅其夜露盤上又有光

或散或聚皆似蓮華移更乃滅十三日夜浮圖上又

有光如三佛像竝髙尺停住者久之十四日夜有光

三道從堂而出其一直上天其一流於東北其一狀

如樓闕赫照州城自朔至朢寺及城内常聞異香桃

李杏柰多華人採之以供養舍利入函之夜又有光

再從塔出圓如大鏡諸光多紫赤而見者色狀不必

同或云如大電或云如燎火其都無所見者十二三

有婦人抱新死小兒來乞救護至夜便蘇遇光照以

愈疾者非一諸州皆有感應而栖巖寺最多蓋由太

祖武元皇帝之所建也

幷州於舊無量壽寺起塔舍利初在道場大衆禮拜

重患者便得除起塔之旦雲霧晝昏至於己後日乃

朗照五色雲來之舍利舍利將入函放光或一尺或

五寸有無量天神各持香華幢旛寳蓋遍覆州城

定州於恒嶽寺起塔有一異翁來禮拜施布一疋負

土數籠人問其姓字而不答忽然失之此地舊無水

開皇三年初營寺其西八里白龍淵忽東流而過作

役罷水便絶及將起新塔水復大流

相州於大慈寺起塔天時隂雪舍利將下日便朗照

始入函雲復合建塔之明年八月光天尼寺僧寫得

陜州瑞相圖置於佛堂神光屢發如電又有五色雲

蓋正臨堂上一日四見焉又有白雲狀如林木雰雨

金華其花之狀形如大蝶色似青琉璃翺翔而下乃

虛而去明年正月寺内又雨天華

鄭州於定覺寺起塔舍利將至寺東有光如大流星

入至佛堂前而沒輿到此處無故自止既而定塔基

於西岸其東岸舊舍利塔有三光西流入於基所寺

僧設二千人齋供然而萬餘人食之不盡一甕飯出

八十盆餘食供寺衆二百人數日乃盡舍利將入函

四靣懸旛無風而一時内向

嵩州於閒居寺起塔人衆從舍利者萬餘有兔逆坂

走來歴輿下而去天時陰雲舍利將下日便朗照始

入函雲復合

亳州於開寂寺起塔界内無石舍利至便於三處各

得一成磨方石一似函而無底乃合而用之不須改

鑿掘塔基至槃石有二浪井夾之天時陰雪舍利將

下日便朗照始入函雲復合

汝州於興世寺起塔天時陰雪舍利將下日便朗照

始入函雲復合

泰州於岱嶽寺起塔舍利至州其夜嶽廟内有鼓聲

天將曉三重門皆自闢或見三十𮪍從廟而出蓋嶽

神也舍利自州之寺未至數里雲蓋出於山頂五色

而三重白氣如虹來覆舍利散成大霧沾濕人衣其

狀如垂珠其味如甘露自旦至午霧氣乃歛而歸山

分為三段乍來乍往如軍行然蓋亦嶽神之來迎也

於是瓶内有聲放光高丈餘食頃乃滅人審視之見

琉璃内金瓶蓋自開瓶口有寸光如箸炯然西指雖

急轉終不𮞉如此經八日將入函光遂散出還入金

瓶雲霧復起有童子能誦法華經來禮舍利遂燒身

於野以供養焉明年二月六日泰山神鼓竟夜鳴北

聽則聲南南聽則聲北東西亦如之

青州於勝福寺起塔掘基深五尺遇磐石自然成大

函因而用之及舍利將入瓶内有光乍上乍下

牟州於巨神山寺起塔舍利初至二大紫芝欻現於

道天時隂雪舍利將下日便朗照始入函雲復合

隋州於智門寺起塔十月六日掘基得神龜七日甘

露降於石橋㫄之楊樹有黒蜂無算來繞之八日旦

大霧舍利將之寺天便開朗歷光化縣忽見門内木

連理過楊樹之下甘露五道懸流沾灑輿上既而沈

隂舍利將下日便朗照始入函雲復合神龜色狀特

異有文在其腹曰王興州使參軍獻之日日開匣欲

視其頭而縮藏不可見敕使著作郞王劭審檢龜便

長引頸足恣人反轉連日如之乃見有文在其頭曰

上大王八十七千萬年皇帝親撫視之入於懷袖自

然馴狎放諸宮沼及草内還來直至御前每放輒如

襄州於大興國寺起塔天時隂晦舍利將下日便朗

照始入函雲復合

楊州於西寺起塔州久旱舍利入境其夜雨大洽

蔣州於栖霞寺起塔鄰人先夢佛從西北來寳蓋旛

花映滿寺衆悉執花香出迎及舍利至如所夢焉

吳州於大禹寺起塔舍利凡五度江風波不起既至

寺放青黃赤白之光獲紫芝高二尺餘四莖共三蓋

天時隂晦舍利將下日便朗照始入函雲復合

蘇州於虎丘山寺起塔其地是晉司徒王珣琴臺掘

得甎函銀合子有一舍利浮之鉢水右轉四周舍利

初發州天降雨未至寺日便出乃有雜色雲臨輿而

行徘徊不散至於塔所空裏有音樂之聲既而天又

隂晦舍利將下雲暫開舍利入函雲復合先是寺内

鑿石井井吼二日蓋舍利將來之應也

衡州於衡嶽寺起塔沙門奉舍利自江陵水行二千

餘里四遇逆風願定便定四乞順風皆如所欲初掘

基融峯上有白雲闊二丈餘甚整直來臨基所右旋

三帀乃散既而隂晦舍利將下日便朗照始入函雲

復合

桂州於緣化寺起塔舍利未至城十餘里有鳥千數

夾輿行飛入城乃散舍利將入塔五色雲來覆之

畨州於洪楊鄉崇楊里之靈鷲山寺起塔掘得宋末

所置石函三其二各有銅函盛二小銀像其一有銀

瓶子盛金瓶疑本有舍利今乃空矣既而坑内有神

仙雲氣之像昔宋王劉義隆之時天竺有聖僧求那

跋摩將詣楊都路過靈鷲寺謂諸僧曰此間尋有異

瑞兼值王者登臨徴應建立終逢菩薩聖主方大修

弘其年冬果有羣燕共衘繡像委之堂内及齊主蕭

道成初為始興太守遊於此寺而起白塔陳天嘉三

年寺内立碑其文也如此聖主修弘驗於今日

交州於禪衆寺起塔

益州於法聚寺起塔天時隂晦舍利將下日便朗照

始入函雲復合

廓州於法講寺起塔舍利初發京下宿於臨臯沙門

夢失舍利是夜廓州有光髙數丈從東方來入寺右

繞佛塔照及城樓内外洞朗遥望者疑燒積薪光漸

西流食頃乃沒及定塔基正當光沒之所又有香氣

氲異常

瓜州於崇教寺起塔

虢州表言州雖不奉舍利亦請衆僧行道有一異鳥

來集梁上意似聽經不驚不動一夜一日乃下止於

讀經之牀人人讚歎摩又擎之以行道法師於佛

前為之受戒良久乃去

隋州典籖王威送流人九十道逢舍利盡釋其囚千

里期集無一違者隋州人於溳水作魚獄三百既見

舍利亦悉決放之餘州若此𩔖蓋多矣

皇帝當此十月之内每因食於齒下得舍利皇后亦

然以銀盌水浮其一出示百官須㬰忽見有兩右旋

相著二貴人及晉王昭豫章王暕蒙賜蜆敕令審視

之各於蜆内得舍利一未過二旬宮内凡得十九多

放光明自是遠近道俗所有舍利率奉獻焉皇帝曰

何必皆是真諸沙門相與椎試之果有十三玉粟其

真舍利鐵䆘而無損

  慶舍利感應表并詔     安     徳王雄等

臣雄等言臣聞大覺圓僃理照空有至聖虚凝義無

生滅故雖形分聚芥尚貯金甖體散吹塵猶興寳刹

自釋提請灰之後育王建塔已來未有分布舍利紹

隆勝業伏惟皇帝積因曠劫宿證菩提降迹人王護

持世界往者道消在運仁祠廢毀慈燈滅影智海絶

流皇祚既興法鼓方震區宇之内咸為淨土生靈之

𩔖皆覆梵雲去夏六月爰發詔㫖延請沙門奉送舍

利於三十州以十月十五日同時起塔而蒲州栖巖

寺規模置塔之所於此山上乃有鍾鼓之聲舍利在

講堂内其夜前浮圖之上發大光明爰及堂裏流照

滿室將置舍利於銅函又有光若香罏乗空而上至

浮圖寳瓶復起紫焰或散或聚皆成蓮華又有光明

於浮圖上狀如佛像花趺宛具停住久之稍乃消隱

又有光明繞浮圖寳瓶蒲州城内仁壽寺僧等遥望

山頂光如樓闕山峯澗谷昭然顯見照州城東南一

隅良久不滅其栖嵓寺者即是太祖武元皇帝之所

建造又華州置塔之處于時雲霧大雪忽即開朗正

當塔上有五色相輪舍利下訖還起雲霧皇帝皇后

又得舍利流輝散彩或出或況自非至德精誠道合

靈聖豈能神功妙相致此竒特臣等命遇昌年既覩

太平之世生逄善業方出塵勞之境不勝忭躍謹拜

表陳賀以聞

門下仰惟正覺覆護羣品濟生靈於苦海救愚迷於

火宅朕所以至心迴向結念歸依思與率土臣民爰

及幽顯同崇勝業共為善因故分布舍利營建神塔

而大聖慈愍頻示光相宮殿之内舍利降靈莫測來

由自然變現歡喜頂戴得未曾有斯實羣生多幸延

此嘉福豈朕微誠所能致感覽王公等表悚敬彌深

朕與王公等及一切民庶宜更加剋勵興隆三寳今

舍利真形猶有五十所司可依前式分送海内庶三

塗六道俱免蓋纒稟識含靈同登妙果主者施行

髙麗百濟新羅三國使者將還各請一舍利於本國

起塔供養詔並許之詔於京師大興善寺起塔先置

舍利於尚書都堂十二月二日旦發焉是時天色澄

明氣和風靜寳輿旛幢香花音樂種種供養彌遍街

衢道俗士女不知幾千萬億服章行位從容有序上

柱國司空公安徳王雄已下皆歩從至寺設無遮大

會而禮懴焉有青雀狎於衆内或抽佩刀擲以布施

當人叢而下都無所傷仁壽二年正月二十三日復

分布五十一州建立靈塔令總管刺史已下縣尉已

上廢當務七日請僧行道教化打刹施錢十文一如

前式期用四月八日午時合國化内同下舍利封入

石函所感瑞應者别録如左

恒州表云舍利詣州建立靈塔三月四日到州即共

州府官人巡歴檢行安置處所唯治下龍藏寺堪得

起塔其月十日度地穿基至十六日未時有風從南

而來寺内香氣殊異無比道俗官私並悉共聞及有

老人姓金名瓚患鼻不聞香臭出二十餘年於時在

衆亦聞香氣因即鼻差至四月八日臨向午時欲下

舍利光景明淨天廓無雲空裏即雨寳屑天花狀似

金銀碎薄大小間雜雰雰散下猶如雪落先降塔基

石函上遍墮寺内城治俱有雜色晃曜金晶暎日時

即將衣承取復在地拾得道俗大衆十萬餘人並見

俱獲又刹柱東西二處忽有異氣其色黄白初細後

麤如蜂火煙龍形宛轉迴屈直上周旋塔頂遊騰清

漢莫測長短良久乃滅又有四白鶴從東北而來周

遶塔上西南而去至二十日巳時築塔基恰成復雨

寳屑天花收得盛有一升即遣行參軍王亮於先奉

獻皇帝開花於寳屑内復得舍利三顆甚大歡欣

瀛州表云掘地欲安舍利石函時可深六尺許土裏

忽有真紫色光現須㬰遂滅其土即有黒文雜間成

篆書字云轉輪聖王佛塔謹表聞知

黎州表云掘基安舍利塔於地下得一瓦銘云千秋

萬歳樂未央

觀州表云舍利塔上有五色雲如車蓋其日午時現

至暮

魏州表云所送舍利數度放光復有諸病人或患眼

盲或患五内發願禮拜病皆得愈至四月八日欲下

舍利午時天忽有一片五色雲香馥非常須㬰之間

即降金花至九日旦復下銀花遍滿城池其花大者

如榆莢小者似火精人人皆得函盛奉獻其日復有

一黒狗耽耳白胷於舍利塔前舒左股屈右脚見人

行道即起行道見人持齋亦即持齋非時與食不食

唯欲得飲淨水至後日旦起解齋與粥始喫且寺内

先有數箇猛狗但見一狼狗無不競來吠嚙若見此

狗入寺悉皆低頭掉尾當爾之時看人男夫婦女三

十餘萬盡皆不識此狗未知從何而來

泰州表云欲下舍利時七日地微動至八日大動

兖州表云敕書分送起塔以瑕丘縣普樂寺最為清

淨即於其所奉安舍利以去三月二十五日謹即經

營以為函蓋初磨之時體唯青質及其功就變同瑪

瑙五色相雜紋彩煥然復於其裏間生白玉内外通

徹照物如水表裏洞朗鑒人等鏡其送舍利

曹州表云三月二十九日舍利於子城上赤光現四

月五日申時舍利現𩀱樹幷有師子現五日亥時舍

利現金光長七寸六日卯時龍花樹現下有佛像俱

出六日卯時漆龕板外光明狀如金花色六日申時

漆龕北板上及佛菩薩𩀱樹等形六日亥時舍利精

舍裏出黃白花光長四五寸八日辰時漆龕板後雲

霧金光等形狀巳時漆龕板後娑羅樹蓮華影佛像

衆僧師子形等午時塔上五色雲現午後漆龕内板

上有娑羅𩀱樹林樓閣等現九日漆龕内板上疊石

壘基文甲後漆龕板外大娑羅樹及僧執香罏等形

容金佛像現似若太子初生身如黄金色後有三僧

身著紫黄法服手捉香罏供養其香氣與世香不同

每日恒聞

晉州表云舍利於塔前放光三度皆紫光色衆人盡

𣏌州表云舍利以三月四日到州十四日辰時琉璃

瓶裏色白如月須㬰之間即變為赤色至四月二日

後變作紫光或現青色瓶内流轉一來一去循環不

止道俗瞻仰咸共歸依實相容儀良久乃散七日午

時神影復出變動輝煥於前無異

徐州表云舍利二月二十八日至州西一驛宿其夜

陰雨舍利放光向州四十五里其淨道寺僧向北山

看光影從驛所舍利處而來舍利石函蓋四月五日

磨治訖遂變出仙人二僧四人居士一人騏驎一師

子一魚二其餘並似山水之狀

鄧州表云舍利四月六日石函變作玉及瑪瑙其石

有文現正國德三字并有仙人麟鳳等出

安州表云奏寺安置送舍利法師浮業共州官人量

度基申時忽有香氣氳乗空而至芬芳微妙世未

曾有道俗咸皆驚愕隨至處所香氣遍滿至五更方

始散盡又至四月八日行道日滿供設大齋午時欲

下舍利道俗一萬餘人法師昇髙座手捧舍利以示

大衆人人悲感不能自勝即有赤色從師手内瓶口

而出便二度放光高一丈又下石函忽有白雲團圓

如蓋正當函上右旋數帀閉訖還當元出之處消滅

又塔南先有佛閣當時鏁閉舍利於其下立道場遣

二防人看守忽聞閣上有衆人行聲看閣門仍閉又

復須㬰復聞行聲即走告寺主來共開閣門上驗看

唯有佛像自外都無所見又下舍利訖日到申時有

法師淨範頭陀僧淨滔於舍利塔後臨水巖邊為諸

道俗受菩薩戒衆人見羣魚行隊遊水首皆南出似

欲歸依多少一萬餘請二禪師乗船入水為魚受戒

然水内諸魚悉迴首向船隨逐巡行如似聽法

趙州表云舍利以三月四日到州臣等於治下文際

寺安置起塔二日治刹行道舍利於塔所放赤光從

未至申更見不同或似像形或似樓閣或見白光乍

大乍小巡遶舍利遶瓶行道或隱或顯或遲或速官

人道俗莫不親見驚喜號咽沸騰寺内至四日又放

赤光曜如金色縱横一尺餘紫綠相間前後三度良

久乃滅又見一佛像長二尺餘坐於蓮花趺坐又以

二菩薩俠侍長一尺餘從卯至已見諸形相道俗四

部二萬餘人咸悉瞻仰

豫州表云舍利瓶有白光須㬰成五色遊轉瓶内形

相非常又鑿舍利銘其石更無異質鑿至皇帝一字

從上㸃及竪牽横畫隨鑿之處如刻金所成

利州表云舍利三月二十六日夜一更内放光遍照

衙内如月

明州表云四月八日下舍利掘地安石函乃得一像

衞州表云四月三日齋訖舍利金瓶外其色紅赤鮮

麗殊常或行琉璃瓶底或遊瓶側緣瓶上下光明外

照比至八日照灼如初

洺州表云舍利三月十一日天降甘澤十三日乃止

有戒徳沙門僧猛先患腰脚不堪出行其日聞舍利

欲到合寺馳走僧猛自身抱患不得奉迎命弟子法

藏扶侍出户迴心正念遂便得起行出城十里許親

迎舍利因比瘳降漸堪得行

毛州表云舍利二月二十七日到州其日即依式安

置一切男女皆發菩提心競𧼈歸依瘂者能言攣躃

之人悉皆能行石函乃變如琉璃内外明徹四月十

二日天雨金銀花等表送奉獻

冀州表云舍利放光五色照滿城治時有一僧先患

目盲亦得見舍利復有一人患腰脚攣躃十五年自

舍利到州所是患人禮拜發願即得行動

宋州表云三月四日舍利至州其所部宋城縣市院

先有古井漚由來鹹苦水色舊赤全不堪食其縣民

胡子乾因取水和泥怪其色白嘗覺甚甘四月三日

舍利於塔内放赤色光六日夜五更寺内又放白色

光七日辰時寺内天雨白花目驗雰雰然狀如細雪

不落於地八日午時欲下舍利入函天上有白鶴翔

塔基之上

懷州表云舍利於州城長壽寺安置四月五日辰時

有一雄雉飛來函側心閒從容質羽鮮華自飛自止

曾無驚畏河内縣民楊邁特以示道俗六千餘人莫

不同見敕使沙門靈粲即與受戒其雉向師似如聽

法師云此雉是野鳥内法道理無容籠繫即令送城

北太行山放之舍利塔廂復有一跡從塔東南三歩

而來直到塔所不見還蹤復無入處或闊四寸或闊

三寸蟠屈逶迤狀等龍蛇之跡官人道俗並悉共見

入日至午前舍利欲入塔函遂放光於瓶外巡迴數

匝暉彩照曜或上或下乍隱乍出

汴州表云舍利三月二日到州權置州館六日夜大

徳僧惠徹等忽聞香氣有異尋常至八日諸僧迎舍

利將向塔所大德僧僧粲等五人復聞香氣去惠福

寺門四十餘歩遂放青色光覆炤露帳大久乃滅其

寺有舍利在僧房供養其日𣏌州人張相仁於僧房

見寺内舍利復放青色光恰與新至舍利色狀相似

十日復至見赤色光臨寺佛堂高五尺其夜四更復

見青赤雜色光於寺復有一老母患腰已來二十餘

年拄杖伏地而行聞舍利至寺强來禮拜於大衆裏

見舍利光腰即得差捨杖而行

洛州表云舍利三月十六日至州即於漢王寺内安

置至二十三日忽降香氣世未曾有四月七日夜一

更向盡東風忽起燈花絶熖在佛堂東南神光炤燭

復有香風而來官人道俗等共聞見於是彌增剋念

至八日臨下舍利塔側桐樹枝葉低莖

幽州表云三月二十六日於弘業寺安置舍利石函

始磨兩靣以水洗之明如水鏡内外相通紫光熖起

其石斑駮又𩔖瑪瑙潤澤炫燿光似琉璃至四月一

日起齋行道至三日亥時舍利前焚香供養燈光炤

庭衆星夜朗有素光舒卷在佛輿之上至八日舍利

入函自旦及辰函石現文髣髴像有菩薩光彩粉藻

又似衆仙其間鳥獸林木諸狀不惑者衆實難詳審

其有文理照顯分明今畫圖奉進

許州表云三月三日初夜於州北境去州九十里舍

利放光紫赤二色照曜州城内外民庶皆見神光四

月七日在州大㕔舍利出金瓶之外琉璃瓶内行道

放光至八日在辨行寺塔所又放光明午時舍利欲

入石函又有五色光彩雲來臨塔上雲形如蓋其日

在塔西南一百餘歩依育王造塔本記一枯池不在

四畔正在池中可深九尺忽有甘井自現其水不可

思議當時道俗看者二萬餘人同飲齊見所録瑞應

奉表奏聞

荆州舍利現雲如車蓋正當塔上雲間雨花遊颺不

落衆鳥翔塔

濟州舍利本一至彼現二放光炤現聞異香氣雲間

出音自然鍾聲及以讚善大鳥羣飛塔下

楚州舍利當行道日野鹿來聽鶴遊塔上

莒州舍利本一至彼現三放光映炤掘基地下忽得

銅塔及瘂者能言

營州舍利三度放光白色舊龜石自然析解用書石

杭州舍利山間掘基得自然石窟容舍利函

潭州舍利江鳥迎送

潞州舍利至彼自然泉涌飲者病愈

洪州舍利白項烏引路

徳州舍利至彼躃者能行犬鳥旋塔

鄭州舍利放光旛向内垂

江州舍利至彼行道日耕人犂得一銅像

蘭州舍利掘基地下得一石像又小兒撥得二

慈州舍利現白雲蓋如飛仙自然泉涌飲者病愈

廉州未得舍利别得一舍利放光佛香罏煙氣又𩔖

蓮華黄白色天雨寳屑

雍州表云仁壽二年五月十二日京城内勝光寺大

興善寺法界寺州公𪠘裏及城治街巷天雨銀屑大

如榆莢小如麩等表送奉獻仁覺寺五月十二日未

時有風從西南來如香氣氳沙門及經生道俗等

並悉俱聞當夜雨寳屑天花芭蕉枝葉㯶櫚莖檊上

人皆拾得大小如前無異仁壽二年六月五日夜仁

壽宮所慈善寺新佛堂内靈光映現形如鉢許從前

柱遶梁栿衆僧覩見仁壽二年六月五日夜雨銀屑

天花琵琶葉上及餘草頭上落地仁壽二年六月八

日諸州送舍利沙門使還宮所見㫖相問慰勞訖令

九日赴慈善寺為慶光齋僧衆至寺讚誦旋遶行香

欲食空裏微零復雨銀屑天花舍人崔君徳令盛奉

獻京城内勝光寺模得陜州舍利石函變現瑞像娑

羅𩀱𣗳等形相者仁壽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已後在

寺日日放光連連相續緣感即發不止晝夜城治道

俗逺來看人歸依禮拜闐門塞路往還如市遇斯光

者照動羣心悲喜發意其城内諸寺外縣諸州以絹

素模將去者或上轝放光或在道映照或至前所開

明現朗光光色别隨見不同仁壽二年七月十五日

京城内延興寺灌寫釋迦金銅像丈六其夜雨寳屑

銀華香氣甚異無比

陜州舍利從三月十五日申時至四月八日戍時合

一十一度見靈瑞總有二十一事四度放光光内見

華樹二度五色雲掘地得鳥石函變異八娑羅樹樹

下見水一臥佛三菩薩一神尼函内見鳥三枝金華

興雲成輪相自然旛蓋函内流出香雲再放光舍利

在陜州城三月二十三日夜二更裏大通寺善法寺

闡業寺並見光明唯善法寺所見光内有兩箇華𣗳

形色分明久而方滅其色初赤尋即變白後散如水

銀滿屋之内物皆照徹舍利在大興國寺四月二日

夜二更裏靈勝寺見光明洞了庭前果樹及北坡草

木光照處見其形塔基下掘地得鳥舍利來向大興

國寺三月二十八日卯時司馬張備共大都督侯進

檢校築基掘地已深五尺有閿鄉縣玉山鄉民杜化

雲钁下忽出一鳥青黄色大如鶉馴行塔内安然自

處執之不恐未及奉送其鳥致死今營福事於舍利

塔内獲非常之鳥既以出處為異謂合嘉祥今别畫

鳥形謹附聞奏五色雲再見三月十五日申時舍利

到陜州城南三里澗即有五色雲從東南鬱起俄爾

總成一蓋即變如紫羅色舍利入城方始散滅當時

道俗並見至二十八日未時在大興國寺復有五色

雲從西北東南二處而來舍利塔上相合共成一段

時有文林郎韋(⿱𫝀吊)範大都督楊旻及官民等並同觀矚

其雲少時即散者也兩度出聲舍利在州三月二十

三日夜從寳座出聲如人間打靜聲至三乃止後在

大興國寺四月五日酉時復出一聲大於前者道俗

並聞石函内外四靣見佛菩薩神尼娑羅樹光明等

四月七日巳時欲遣使人送放光等四種瑞表未發

之間司馬張備共崤縣令鄭乾意閿鄉縣丞趙懷坦

大都督侯進當作人民侯謙等至舍利塔基内石函

所檢校同見函外東靣石文亂起其張僃等怪異更

向北靣乾意以衫袖拂拭隨手向上即見娑羅樹一

𩀱東西相對枝葉宛具作深青色俄頃道俗奔集復

於西靣外以水澆洗即見兩樹葉有五色次南靣外

復有兩樹枝條稍直其葉色黄白次東靣外復有兩

樹色青葉長其四靣𣗳下並有水文於此兩樹之間

使人文林郞韋(⿱𫝀吊)範初見一鳥仰臥司馬張備次後看

時其鳥已立鳥前有金華三枝鳥形大小毛色與前

掘地得者不異其鳥須㬰向西南行至佛下停住函

内西南近角復有一菩薩坐華臺上面向東有一立

尼面向西而向菩薩合掌相去二寸西靣内復有二

菩薩並立一金色靣向南一銀色面向北相去可有

三寸西脣上有一臥佛側身頭向北靣向西其三菩

薩於石内並放紅紫光髙一尺許從已至未形狀不

移圖畫已後色漸微滅道俗觀者其數不少此函本

是青石色基黒闇見瑞之時變為明白表裏映徹周

迴四靣俱遣人坐並相照見無所翳障其函内外四

靣總見一佛三菩薩一尼一鳥三枝華八株樹今别

畫圖狀謹附聞奏午時四方雲起變成輪相復有自

然旛蓋及塔上香雲二度光見四月八日午時欲下

舍利于時道俗悲號四方忽然一時雲起如煙如霧

漸欲向上至於日所即遶日變成一暈猶如車輪内

别有白雲團圓翳日日光漸即微闇如小盞許在輪

外周匝次第以雲為輻其輪及輻並作紅紫色至下

舍利訖其雲散滅日光還即明淨復於塔院西北牆

外大有自然旛蓋亦有見旛蓋圍繞舍利者當時謂

有人捉旛供養至下舍利訖其旛蓋等忽即不見于

時道俗見者不少至戍時司馬張備等見塔上有青

雲氣從塔内而出其雲甚香即唤使人文林郞韋範

大興寺僧曇暢入裏就看備共韋(⿱𫝀吊)範等並見流光向

西北東南二處流行須㬰即滅








廣弘明集卷之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