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羣芳譜/卷032

御定佩文齋廣羣芳譜卷三十二

 花譜

  牡丹一

|原|牡丹,一名鹿韭,一名鼠姑,一名百兩金,一名木芍藥。通志云,牡丹初無名,依芍藥得名,故其初曰木芍藥。本草又云,以其花似芍藥而宿幹似木也。秦漢以前無考,自謝康樂始言永嘉水際竹間多牡丹,而劉賔客嘉話錄謂北齊楊子華有畫牡丹,則此花之從來舊矣。唐開元中,天下太平,牡丹始盛于長安。逮宋,惟洛陽之花為天下冠,一時名人高士如邵康節、范堯夫、司馬君實、歐陽永叔諸公尤加崇尚,往往見之詠歌。洛陽之俗,大都好花,閱洛陽風土記可考鏡也。天彭號小西京,以其好花,有京洛之遺風焉。大抵洛陽之花,以姚、魏為冠,姚黃未出,牛黃第一,牛黃未出,魏花第一,魏花未出,左花第一,左花之前,惟有蘇家紅、賀家紅、林家紅之類,花皆單葉,惟洛陽者千葉,故名曰洛陽花,自洛陽花盛,而諸花詘矣,嗣是,歲益培接,競出新奇,固不特前所稱諸品已也。性宜寒畏熱,喜燥惡濕,得新土則根旺,栽向陽則性舒。陰晴相半謂之養花天,栽接剔治,謂之弄花。最忌烈風炎日,若陰晴燥濕得中,栽接種植有法,花可開至七百葉,面可徑尺。善種花者,須擇種之佳者種之,若事事合法,時時著意,則花必盛茂,間變異品,此則以人力奪天工者也。

|增|

|廣雅|白𦬸,牡丹也。

|本草|李時珍曰,牡丹以色丹者為上,雖結子而根上生苗,故謂之牡丹。蘇恭曰,生漢中、劒南,苗似羊桃,夏生白花,秋實圓綠,冬實赤色,凌冬不凋,根似芍藥,長安謂之吳牡丹。蘇頌曰,今丹、延、青、越、滁、和州山中皆有,花有黃、紫、紅、白數色,此是山牡丹。二月於梗上生苗葉,三月開花,花葉與人家所種者相似,但花瓣止五、六葉,五月結子,黑色。根黃白色,長五七尺,近世人多貴重,欲其花之詭異,皆秋冬移接,培以壤土,至春盛開,其狀百變。

|原|花有
姚黃,花千葉,出民姚氏家,一歲不過數朶。
禁院黃,姚黃別品,閒淡高秀,可亞姚黃。
慶雲黃,花葉重複,郁然輪囷,以故得名。
甘草黃,單葉,色如甘草,洛人善別花,見其樹知為奇花,其葉嚼之不腥。
牛黃,千葉,出民牛氏家,比姚黃差小。
瑪瑙盤,赤黃色,五瓣,樹高二、三尺,葉頗短蹙。
黃氣毬,淡黃檀心,花葉圓正,間背相承,敷腴可愛。
御衣黃,千葉,色似黃葵。
淡鵞黃,初開微黃如新鵞兒,平頭,後漸白,不甚大。
太平樓閣,千葉。
 以上黃類。
魏花,千葉,肉紅畧有粉梢,出魏丞相仁溥之家,樹高不過四尺,花高五、六寸,濶三、四寸,葉至七百餘。錢思公嘗曰,人謂牡丹花王,今姚花真可為王,魏乃后也。一名寶樓臺。
石榴紅,千葉樓子,類王家紅。
曹縣狀元紅,成樹宜陰。
映日紅,細瓣,宜陽。
王家大紅,紅而長尖微曲,宜陽。
大紅西瓜瓤,宜陽。
大紅舞青猊,胎微短,花微小,中出五青瓣,宜陰。
七寶冠,難開,又名七寶旋心。
醉臙脂,莖長,每開頭垂下,宜陽。
大葉桃紅,宜陰。
殿春芳,開遲。
美人紅。
蓮蕊紅,瓣似蓮花。
翠紅妝,難開,宜陰。
陳州紅。
硃砂紅,花葉甚鮮,向日視之如猩血,宜陰。
錦袍紅,古名潛溪緋,深紅,比寶樓臺微小而鮮粗,樹高五、六尺,但枝弱,開時須以杖扶,恐為風雨所折,枝葉踈濶,棗芽小彎。
皺葉桃紅,葉圓而皺,難開,宜陰。
桃紅西瓜瓤,胎紅而長,宜陽。
 以上俱千葉樓子。
大紅翦絨,千葉並頭,其瓣如翦。
羊血紅,易開。
錦袍紅。
石家紅,葉稀不甚繁。
壽春紅,瘦小,宜陽。
彩霞紅。
海天霞,大如盤,宜陽。
 以上俱千葉平頭。
小葉大紅,千葉,難開。
鶴翎紅。
醉仙桃,外白內紅,難開,宜陰。
梅紅平頭,深桃紅。
西子紅,圓如毬,宜陰。
麤葉壽安紅,肉紅,中有黃蕊,花出壽安縣錦屏山,細葉者尤佳。
丹州、延州紅。
海雲紅,色如霞。
桃紅線。
桃紅鳳頭,花高大。
獻來紅,花大,淺紅,歛瓣如撮,顏色鮮明,樹高三、四尺,葉團。張僕射居洛,人有獻者,故名。
祥雲紅,淺紅,花妖艶多態,而花葉最多,如朶雲狀。
淺嬌紅,大桃紅,外瓣微紅而深嬌,徑過五寸,葉似粗葉壽安,頗捲皺,葱綠色。
嬌紅樓臺,淺桃紅,宜陰。
輕羅紅。
淺紅嬌,嬌紅,葉綠可愛,開最早。
花紅繡毬,細瓣,開圓如毬。
花紅平頭,銀紅色。
銀紅毬,外白內紅,色極嬌,圓如毬。
醉嬌紅,微紅。
出莖紅桃,大尺餘,其莖長二尺。
西子,開圓如毬,宜陰。
 以上俱千葉。
大紅繡毬,花類王家紅,葉微小。
罌粟紅,茜花鮮粗開瓣合櫳深檀心,葉如西施而尖長,花中之烜煥者。
壽安紅,平頭黃心,葉粗、細二種,粗者香。
鞓紅,單葉,深紅。張僕射齊賢自青州以駱駝䭾其種,遂傳洛中,因色類腰帶鞓,故名。亦名青州紅。
勝鞓紅,樹高二尺,葉尖長,花紅赤煥然,五葉。
鶴翎紅,多瓣,花末白而本肉紅,如鴻鵠羽毛,細葉。
蓮花萼,多葉紅花,青趺三重如蓮萼。
一尺紅,深紅頗近紫,花面大幾尺。
文公紅,出西京潞公園,亦花之麗者。
迎日紅,醉西施同類,深紅,開最早,妖麗奪目。
彩霞,其色光麗,爛然如霞。
梅紅樓子。
嬌紅,色如魏紅,不甚大。
紹興春,祥雲子花也,花尤富,大者徑尺,紹興中始傳。
金腰樓、玉腰樓,皆粉紅花而起樓子,黃白間之如金玉色,與胭脂同類。
政和春,淺粉紅,花有絲頭,政和中始出。
疉羅,中間瑣碎如叠羅紋。
勝疉羅,差大於疉羅。
瑞露蟬,亦粉紅花,中抽碧心如合蟬狀。
乾花,分蟬旋轉,其花亦大。
大千葉、小千葉,皆粉紅花之傑者,大千葉無碎花,小千葉則花萼瑣碎。
桃紅西番頭,難開,宜陰。
四面鏡,有旋葉。
 以上紅類。
慶天香,千葉樓子,高五、六寸,香而清,初開單葉,五七年則千葉矣,年遠者樹高八、九尺。
肉西,千葉樓子。
水紅毬,千葉,叢生,宜陰。
合歡花,一莖兩朶。
觀音面,開緊不甚大,叢生,宜陰。
粉娥嬌,大淡粉紅,花如椀大,開盛者飽滿如饅頭樣,中外一色,惟瓣根微有深紅,葉與樹如天香,高四、五尺,諸花開後方開,清香耐久。
 以上俱千葉。
醉楊妃,二種。一千葉樓子,宜陽,名醉春容。一平頭極大,不耐日色。
赤玉盤,千葉平頭,外白內紅,宜陰。
回回粉西,細瓣樓子,外紅內粉紅。
醉西施,粉白,花中間紅暈狀如酡顏。
西天香,開早,初甚嬌,三、四日則白矣。
百葉仙人。
 以上粉紅類。
玉芙蓉,千葉樓子,成樹宜陰。
素鸞嬌,宜陰。
綠邊白,每瓣上有綠色。
玉重樓,宜陰。
羊脂玉,大瓣。
白舞青猊,中出五青瓣。
醉玉樓。
 以上俱千葉樓子。
白剪絨,千葉平頭,瓣上如鋸齒,又名白纓絡,難開。
玉盤盂,大瓣。
蓮香白,瓣如蓮花,香亦如之。
 以上俱千葉平頭。
粉西施,千葉,甚大,宜陰。
玉樓春,多雨盛開,類玉蒸餅而高,有樓子之狀。
萬卷書,花瓣皆卷筒,又名波斯頭,又名玉玲瓏。一種千葉桃紅,亦同名。
無瑕玉。
水晶毬。
慶天香。
玉天仙。
素鸞。
玉仙妝。
檀心玉鳳,瓣中有深檀色。
玉繡毬。
青心白,心青。
伏家白。
鳳尾白。
金絲白。
平頭白,盛者大尺許,難開,宜陰。
遲來白。
紫玉,白瓣中有紅絲紋,大尺許。
 以上俱千葉。
醉春容,色似玉芙蓉,開頭差小。
玉板白,單葉,長如拍板,色如玉,深檀心。
玉樓子,白花起樓,高標逸韻,自是風塵外物。
劉師哥,白花帶微紅,多至數百葉,纖妍可愛。
玉覆盆,一名玉炊餅,圓頭白華。
碧花,正一品,花淺碧而開最晚,一名歐碧。
玉盌白,單葉,花大如盌。
玉天香,單葉,大白,深黃蕊,開徑一尺,雖無千葉而丰韻異常。
一百五,多葉,白花,大如盌,瓣長三寸許,黃蕊深檀心,枝葉高大亦如天香而葉大尖長,洛花以穀雨為開候,而此花常至一百五日,開最先,古名燈籠。
 以上白類。
海雲紅,千葉樓子。
西紫,深紫,中有黃蕊,樹生枯燥古鐵色,葉尖長,九月內,棗芽鮮明紅潤,剪其葉遠望若珊瑚然。
即墨子,色類墨葵。
丁香紫。
茄花紫,又名藕絲。
紫姑仙,大瓣。
淡藕絲,如吳中所染藕色,綠胎紫莖,花瓣中一淺紅絲相界,宜陰。
 以上俱千葉樓子。
左花,千葉紫花,出民左氏家,葉密齊如截,亦謂之平頭紫。
紫舞青猊,中出五青瓣。
紫樓子。
瑞香紫,大瓣。
平頭紫,大徑尺,一名真紫。
徐家紫,花大。
紫羅袍,又名茄色樓。
紫重樓,難開。
紫紅芳。
煙籠紫,色淺淡。
 以上俱千葉。
紫金荷,花大盤而紫赤色,五、六瓣,中有黃蕊,花平如荷葉狀,開時側立翩然。
鹿胎,多葉,紫花,有白點如鹿胎。
紫繡毬,一名新紫花,魏花之別品也。花如綉毬狀,亦有起樓者,為天彭紫花之冠。
乾道紫,色稍淡而暈紅。
潑墨紫,新紫花之子也,單葉,深黑如墨。
葛巾紫,花圓正而富麗,如世人所戴葛巾狀。
福嚴紫,重葉紫花,葉少,如紫繡毬,謂之舊紫。
朝天紫,色正紫,如金紫夫人之服色,今作子,非也。
三學士。
錦團綠,樹高二尺,亂生成叢,葉齊小短厚,如寶樓臺,花千葉,粉紫色,合紐如撮瓣,細紋多,媚而欠香,根傍易生,古名波斯,又名獅子頭、滾繡毬。
包金紫,花大而深紫,鮮粗,一枝僅十四、五瓣,中有黃蕊大紅如核桃,又似僧持銅擊子,樹高三、四尺,葉髣髴天香而圓。
多葉紫,深紫花,止七、八瓣,中有大黃蕊,樹高四、五尺,花大如盌,葉尖長。
紫雲芳,大紫,千葉樓子,葉髣髴天香,雖不及寶樓臺,而紫容深迥,自是一樣清致,耐久而欠清香。
蓬萊相公。
 以上紫類。
青心黃,花原一本,或正圓如毬,或層起成樓子,亦異品也。
狀元紅,重葉深紅花,其色與鞓紅、潛緋相類,天資富貴,天彭人以冠花品。
金花狀元紅,大瓣平頭,微紫,每瓣上有黃鬚,宜陽。
金絲大紅,平頭,不甚大,瓣上有金絲毫,一名金線紅。
臙脂樓,深淺相間如臙脂染成,重叠纍萼狀如樓觀。
倒暈檀心,多葉紅花,凡花近萼色深至末漸淺,此花自外深色,近萼反淺白,而深檀點其心,尤可愛。
九蕊珍珠紅,千葉紅花,葉上有一點,白如珠,葉密蹙,其蕊九叢。
添色紅,多葉,花始開色白,經日漸紅,至落乃類深紅,此造化之尤巧者。
雙頭紅,並蒂駢萼,色尤鮮明,養之得地則歲歲皆雙,此花之絶異者也。
鹿胎紅,鶴翎紅子花也,色微帶黃,上有白點如鹿胎,極化工之妙。
潛溪緋,千葉緋花,出潛溪寺,本紫花,忽于叢中特出緋者一、二朶,明年移在他枝,洛陽謂之轉枝花。
一捻紅,多葉淺紅,葉杪深紅一點,如人以二指捻之。舊傳貴妃匀面餘脂印花上,來歲花開,上有指印紅迹,帝命今名。
富貴紅,花葉圓正而厚,色若新染,他花皆卸,獨此抱枝而槁,亦花之異者。
桃紅舞青猊,千葉樓子,中五青瓣,一名睡綠蟬,宜陽。
玉兔天香,青紅胎,其花粉色、銀紅二種。一早開,頭微小,一晚開,頭極大,中出二瓣如兔耳。
蕚綠華,千葉樓子,大瓣,羣花卸後始開,每瓣上有綠色,一名佛頭青,一名鴨蛋青,一名綠蝴蝶,得自永寧王宮中。
葉底紫,千葉,其色如墨,亦謂墨紫,花在叢中,旁心生一大枝,引葉覆其上,其開比他花可延十日,豈造物者亦惜之耶。唐末有中官為觀軍容者,花出其家,亦謂之軍容紫。
腰金紫,千葉,腰有黃鬚一團。
駝褐裘,千葉樓子,大瓣,色類褐衣,宜陰。
蜜嬌,樹如樗,高三、四尺,葉尖長頗濶厚,花五瓣,色如蜜蠟,中有蕊根檀心。
 以上間色。
大凡紅、白者多香,紫者香烈而欠清。樓子高、千葉多者其葉尖岐多而圓厚,紅者葉深綠,紫者葉黑綠,惟白花與淡紅者畧同。此花須殷勤照管,酌量澆灌,仔細培養,花若開盛,主人必有大喜,忌栽宅內天井中。

|增|

|鄞江周氏洛陽牡丹記|
勝姚黃、靳黃,千葉黃花也,有深紫檀心,開頭可八、九寸許,色雖深於姚,然精釆未易勝也,但頻年有花,洛人所以貴之。出靳氏之圃,因姓得名,皆在姚黃之前,洛人貴之,皆不減姚花,但鮮潔不及姚,而無青心之異焉,可以亞姚,而居丹州黃之上矣。
千心黃,千葉黃花也,大率類丹州黃,而近瓶碎蘂特盛,異於眾花,故謂之千心黃。
閔黃,千葉黃花也,色類甘草黃而無檀心,出于閔氏之圃,因此得名,其品第盖甘草黃之比歟。
女真黃,千葉淺黃色花也,元豐中出于洛陽銀李氏園中,李以為異,獻于大尹潞公,公見心愛之,命曰女真黃。其開頭可八、九寸許,色類丹州黃而微帶紅,溫潤勻榮,其狀色端整,類劉師閣而黃,諸名圃皆未有,然亦甘草黃之比歟。
絲頭黃,千葉黃花也,色類丹州黃,外有大葉如盤,中有碎葉一簇,可百餘分,碎葉之心有黃絲數十莖聳起而特立,高出于花葉之上,故目之為絲頭黃。唯天黃寺僧房中一本特佳,他圃未之有也。
御袍黃,千葉黃花也,色與開頭大率類女真黃。元豐時,應天院神御花圃中植山箆數百,忽于其中變此一種,因目之為御袍黃。
狀元紅,千葉深紅花也,色類丹砂而淺,葉杪微淡近萼漸深,有紫檀心,開頭可七、八寸,其色甚美,迥出眾花之上,故洛人以狀元呼之,惜乎開頭差小于魏花,而色深過之遠甚。其花出于安國寺張氏家,熙寧初方有之,俗謂之張八花,今流傳諸譜甚盛,龍歲有此花,又特可貴也。
勝魏、都勝,勝魏似魏花而微深,都勝似魏花而差大,葉微帶紫紅色,意其種皆魏花所變歟。豈寓于紅花本者,其子變而為勝魏,寓于紫花本者,其子變而為都勝耶。
瑞雲紅,千葉肉紅花也,開頭大尺餘,色類魏花微深,然碎葉差大,不若魏花之繁密也,葉杪微卷如雲氣狀,故以瑞雲目之。然與魏花迭為盛衰,魏花多則瑞雲少,瑞雲多則魏花少。
岳山紅,千葉肉紅花也,本出嵩岳,因此得名。色深于瑞雲,淺于狀元紅,有紫檀心,鮮潔可愛,花唇微淡,近萼漸深,開頭可八、九寸。
間金,千葉紅花也,微帶紫而類金繫腰,開頭可八、九寸許,葉間有黃蕊,故以間金目之,其花盖黃蕊之所變也。
金繫腰,千葉黃花也,類間金而無蕊,每葉上有金線一道,橫于半花上,故目之為金繫腰,其花本出于緱氏山中。
九萼紅,千葉粉紅花也,莖葉極高大,其苞有青跗九重,苞未拆時特異于眾花,花開必先青拆數日,然後色變紅,花葉多鈹蹙,有類揉草,然多不成就,偶有成者,開頭盈尺。
劉師閣,千葉淺紅花也,開頭可八、九寸許,無檀心,本出長安劉氏尼之閣下,因此得名。微帶紅黃色,如美人肌肉,瑩白溫潤,花亦端整,然不常開,率數年乃一見花耳。
洗妝紅,千葉肉紅花也,元豐中,忽生于銀李圃山箆中,大率似壽安而小異。劉公伯壽見而愛之,謂如美婦人洗去脂粉而見其天真之肌,瑩潔溫潤,因命今名。其品第盖壽安、劉師閣之比歟。
蹙金毬,千葉淺紅花也,色類間金而葉杪鈹蹙,間有黃稜斷續于其間,因此得名,然不知所出之因,今安勝寺及諸園皆有之。
探春毬,千葉肉紅花也,開時在穀雨前,與一百五相次開,故曰探春毬。其花大率類壽安紅,以其開早,故得今名。
二色紅,千葉紅花也,元豐中出于銀李園中。于接頭一本上岐分為二色,一淺一深,深者類間金,淺者類瑞雲。始以為有兩接頭,祥細視之,實一本也,豈一氣之所鍾而有淺深厚薄之不齊歟。大尹潞公見而賞異之,因命今名。
蹙金樓子,千葉紅花也,類金繫腰,下有大葉如盤,盤中碎葉繁密,聳起而圓整,特高于眾花,碎葉鈹蹙,互相粘綴,中有黃蕊間雜于其間,然葉之多雖魏花不及也。元豐中,生于袁氏之圃。
碎金紅,千葉粉紅花也,色類間金,每葉上有黃點數星如黍粟大,故謂之碎金紅。
越山紅樓子,千葉粉紅花也,本出于會稽,不知到洛之因。近心有長葉數十片聳起而特立,狀類重臺蓮,故有樓子之名。
彤雲紅,千葉紅花也,類狀元紅,微帶緋色,開頭大者幾盈尺,花唇微白、近萼漸深,檀心之中皆瑩白類御袍。花本出于月波堤之福嚴寺,司馬公見而愛之,目之為彤雲紅也。
紫絲旋心,千葉粉紅花也,外有大葉十數重如盤,盤中有碎葉百許簇于瓶心之外,如旋心芍藥,然上有紫絲數十莖,高出于碎葉之表,故謂之曰紫絲旋心。元豐中,生于銀李圃中。
富貴紅、不暈紅、壽妝紅、玉盤妝,皆千葉粉紅花也,大率類壽安而有小異,富貴紅色差深而帶緋紫色,不暈紅次之,壽妝紅又次之,玉盤妝最淺淡者也,大葉微白,碎葉粉紅,故得玉盤妝之號。
雙頭紅、雙頭紫,皆千葉花也,二花皆並蒂而生,如鞍子而不相連屬者也,惟應天院神御花圃中有之。亦有多葉者,盖地勢有肥瘠,故有多葉之變耳,培壅得地力有簇五者,然開頭愈多則花愈小矣。
紫繡毬,千葉紫花也,色深而瑩澤,葉密而圓整,因得繡毬之名,然難得見花。大率類左紫云,但葉杪色白不如左紫之唇白也,比之陳州紫、袁家紫皆大同而小異耳。
安勝紫,紫花也,開頭徑尺餘,本出于城中千葉安勝院,因此得名。延歲左紫與繡毬皆難得花,唯安勝紫與大宋紫特盛,歲歲皆有,故名圃中傳接甚多。
大宋紫,千葉紫花也,本出于永寧縣大宋川豪民李氏之圃,因謂大宋紫。開頭極盛,徑尺餘,眾花無比其大者,其色大率類安勝紫云。
順聖,千葉花也,色深,類陳州紫,每葉上有白縷數道,自唇至萼,紫白相間深淺同,開頭可八、九寸許,熙寧中方有。
陳州紫、袁家紫,一色花,皆千葉,大率類紫繡毬,而圓整不及也。
玉千葉,白花,無檀心,瑩白如玉,溫潤可愛,景祐中開于苑上書宅山箆中,細葉繁密,類魏花而白,今傳接于洛中雖多,然難得花,不歲成千葉也。
玉蒸餅,千葉白花也,本出延州,及流傳到洛而繁盛過于延州時。花頭大于玉千葉,杪瑩白,近萼微紅,開頭可盈尺,每至盛開,枝多低,亦謂之軟條花云。
承露紅,多葉紅花也,每朶各有二葉,每葉之近萼處,各成一箇鼓子花樸,凡有十二箇,惟葉杪折展與眾花不同,其下玲瓏不相倚著,望之如雕鏤可愛。凌晨如有甘露盈箇,其香益更旖旎,與承露紫大率相類,唯其色異耳。
玉樓紅,多葉花也,色類彤雲紅,每葉上有白縷數道若雕鏤者然,故以玉樓紅目之。

|薛鳳翔。亳州牡丹史|
天香一品,圓胎,能成樹,宜陰,其花平頭大葉,色如猩血。出賈立家,子生,故一名賈立紅。
萬花一品,色若榴實,花房緊密,插架層起而色麗明媚,有如丹飾浮圖。
嬌容三變,初綻紫色,及開桃紅,經日漸至梅紅,至落乃更深紅。諸花色久漸褪,惟此愈進,故曰三變。陰處、陽處開者各不相類,其色之變亦不止于三也。歐記中有添色紅,疑即其種。袁石公記為芙蓉三變。其本原出方氏。
赤朱衣,舊名奪翠,得自許州。花房鱗次而起,緊實小巧,體態婉孌,顏如渥赭。凡花于一葉間色有深淺,惟此花內外一如流丹。近復得奪錦一種,大瓣深紅,浮光凝潤,尤過于奪翠。
覺紅,此花乃蜀僧居亳所種,以僧名覺人,遂呼為覺紅。又謂佛土所產,而紅色無出其右者,一名無上紅。其胎紅尖,花放平頭大葉,房亦簇滿,約有數層,而艶過一品,稍恨其單葉時多。
大黃,綠胎,最宜向陰養之,愈久愈妙。其花大瓣易開,初開微黃,垂殘愈黃,簪瓶中經宿則色可等秋葵花。
小黃,綠胎,花之膚理輕皺,弱于淵綃,周有托瓣。
瓜瓤黃,質過大黃,殊柔膩靡曼,但一房不過四、五層,而近萼處微帶紫,故少遜耳。
金玉交輝,綠胎,長幹,其花大瓣,黃蕊若貫珠皆出房外,層葉最多,至殘時,開放尚有餘力。勝于鋪錦,此曹州所出,為第一品。
八艶妝,盖八種花也,亳州僅得雲秀妝、洛妃妝、堯英妝三種,雲秀為最。更有綠花一種,色如豆綠,大葉千層起樓,出自鄧氏,真為異品。
萬疊雪峰,千葉,白花。
黃絨鋪錦,此花細葉,卷如絨縷,下有四、五葉差濶,連綴承之,上有黃鬚布滿,若種金粟。
銀紅嬌,其花大瓣,丰姿綽約,如絳雪繞枝。
繡衣紅,肉紅胎,花開平頭,大葉,亦梅紅色花瓣,相映渾然,有黃氣如琥珀光明徹可鑒,以夏侍御所出,名繡衣云。
軟瓣銀紅,幹長,胎圓,花瓣若蟬翼輕薄,無礙其色,等繡衣紅而上之。
碧紗籠,出張氏,向陽易開,頭甚豐盈,其色淺紅,如秋雲羅帕,實丹砂其中,望之隱隱綠趺遮護,更如翠幕,故又名疊翠。
新紅嬌艶,花乃梅紅之深重者,艶質嬌麗,如朝霞藏日,光彩陸離,又若新染未乾,故名新紅。極勝,始成千葉,尤出一品上,緣歲多單葉,乃其病也。方氏一種新紅繡毬,趙氏一種新紅奇觀,皆麗色動人,然所傳多贋,蓋以天香一品亂之。
宮錦,此品碎瓣,梅紅色,開時必俟花房滿實,方為大放,然後漸成纈暈。
花紅繡毬,紅胎,圓小花,開房緊,葉繁,周有托瓣,易開,且早綢繆,布濩如疊碎霞,命名繡毬者,以其形圓聚也。
銀紅繡毬,花微小而色輕。
楊紀繡毬、妬嬌紅,色俱類花紅繡毬,而體勢不同。
花紅萃盤,紅胎,枝上綠葉窄小,條亦頗短,房外有托瓣,深桃紅色,綠趺重𦹛。
天機圓錦,青胎,開花小而圓滿,朱房嵌枝,絢如翦綵。
銀紅犯,有二種。一紅艶過天香一品,開花最難。一色視一品稍淺,易開。俱長條大葉,圓胎,其花緊滿,開期最後。
飛燕妝,有三種。一出方氏,長枝長葉,此花黃紅。一出馬氏者,雖深紅起樓,遠不及方。一出張氏者,乃白花類象牙色,差勝于馬。
飛燕紅妝,一名花紅楊妃,細瓣修長,得自曹縣方家。
海棠紅,喜陽易開,綠葉細長,常多秋發,諸花皆以紅極稱佳,獨此品通體金黃,兼有紅彩,人謂似鐵梗海棠,而活色香艶皆過之。盛時則房中四、五葉參差突出,其胎本紅,在陰處則綠,春來亦復紅也,大都花胎多四時變易耳。
海棠魂,謂得其神也,亦石氏自許州移至。
新銀紅毬,方家銀紅二種,色態頗類,苐樹頭綠葉稍別,其色光彩動搖。
碎瓣無瑕玉,綠胎,枝上葉圓,宜陽,乃白花中之最上乘。又一種如芹葉者,不及此。
青心無瑕玉,豐偉悅人。又一種葉幹類大黃者,亦名無瑕玉。
梅州紅,性喜陰,圓葉,圓胎,花瓣長短有序,疎密合宜,色近海棠紅,但近萼處稍紫。出曹縣王氏,別號梅州云。
勝嬌容,深紅色,最耐殘,如一莖有兩胎者,必剪其一,即不剪,亦獨一胎能花。花大可五、六圍,高可六、七寸。
醉玉環,方顯仁所種,乃醉楊妃子花,花房倒綴故以醉志之。胎體圓綠,其花下承五、六大葉,濶三寸許,圍擁周匝如盆盂盛花狀,質本白而間以藕色,輕紅輕藍相錯成繡,其母醉楊妃作深藕色。
妬榴紅,胎圓如豆,樹葉如菊,最易成樹,早開應時,苐不耐炎日,久之色褪。
榴花紅,色近榴花。
花紅疊萃,尖胎,花身魁岸,其下大葉五、六層,腰間襞積細瓣鬈曲碎聚,頂上復出一層大葉,花在綠樹之顛。
秋水妝,肉紅圓胎,枝葉秀長,其花平頭,易開,花葉叢萃,質本白而內含淺紺,外則隱隱叢紅綠之氣。夏侍御初得之方氏,謂其爽氣侵人,如秋水浴洛神,遂命今名。
老銀紅毬,花本深紅,亦有水紅,時而邊如施粉,中如布朱,其胎青紅。
楊妃深醉,胎長,花質酷似勝嬌容,名深醉者,謂其色深也。
花紅神品,花葉之末色微微入紅、漸紅、漸黃,蓋得自太康。
花紅平頭,綠胎,其花平頭,濶葉,色如火,羣花中紅而照耀者獨此為冠。世傳為曹縣石榴紅,韓氏重貲得之,邇來幾絶。王氏田間藏一本,購歸凉暑園,但頂少渙散,中露檀心。又一種千瓣者,南里園有之,凡花稱平頭,謂其齊如截也。
花紅舞青猊,宜陰,老銀紅毬子花,色亦似之,開時結繡,從花中抽五、六青葉,如翠羽雙翹。
花紅魁,出張氏。
萬花魁,出李氏。
西萬花魁,巨麗尤甚方氏。別有銀紅魁。
絳紗籠,胎小,花瓣有紫色一線分其中,質紅如燭。
杜鵑紅,短莖,綠胎,樹葉尖厚,花作深梅紅色,細葉稠疊緊實,如赤玉碎雕而成。
大素、小素,易開,宜陰。小素一名劉六白。二花平頭,房小,初開結繡,一叢常發數頭,如素白樓子、玉帶白,皎潔更出其上。
玉玲瓏。
碧玉樓,如瓊樓玉宇。
玉簪白,謂白如玉簪花。
鸚鵡白,謂類鸚鵡頂上毛。
賽羊絨,謂細瓣環曲如絨。
白鶴頂,色甚白,而鶴頂殷紅,取名不類可怪。
沈家白。
綠珠墜玉樓,長胎,花色皚然,葉半有綠點如珠,其色類佛頭青而體異也。
界破玉,此花如白練,花瓣中擘一畫如桃紅絲繅,宛如約素,片片皆同。舊品中有桃紅線者,乃淺紅花,又非此種。夏侍御新出一種,類界破玉,謂之紅線,線外微似雜色組。
花膏紅,梗、胎俱紅,其花大葉,若胭脂點成,光瑩如鏡,但微恨其花房多散漫耳。
鳳尾花紅,尖胎,平頭,內外葉有數層,名鳳尾者,以葉似耳。
縐葉桃紅花瓣尖細,層層密聚如簇絳綃,苐色澤少暗,嘉隆間最重之,一時並出者,更有大葉桃花,其花稍不及縐葉。
太真晚妝,此花千層,小葉,花房實滿,葉葉相從,次第漸高,其色微紅而鮮,潔如太真淚結紅冰,因其晚開故名。曹縣一種,名忍濟紅,色相近,忍濟者,王氏齋名。
平實紅,此花大瓣桃紅,花面徑過一尺,花之大無過于此,亦得自曹州。
銀紅錦繡,宜陰,花形、開法俱似三變,其色微紅,淺深得宜,宛然若繡。
烟粉樓,色同魏紅而易開,張氏子種花也。
褰幕嬌紅,即縮項嬌紅。長胎,柳綠,長葉,因其莖短,花在葉底,其色梅紅,起樓如千葉桃。別有縮項一種,葉單。
花紅翦絨,花瓣纖細,叢聚緊滿,類文縠剪成,大都與花紅纓絡同致。
花紅纓絡,長枝大葉,其花易開,疊瓣穠密,外衛以五、六大片。
念奴嬌,有二種,俱綠胎,能成樹。出張氏者,深銀紅色,大而姣好。出韓氏者,色桃紅,大次之。
漢宮春,紅胎,硬莖,必獨本成樹方歲歲有花,花葉直竦而立,其色深紅,出張氏。
墨葵,大瓣,平頭。
油紅,高聳起樓,與墨葵俱明如點漆,黑擬松烟,最為異色。
墨翦絨,碎瓣柔軟。
墨繡毬,圓滿緊聚。
中秋月,綠胎尖小,花房嵯峨,瑩白無瑕。
琉瓶灌朱,樹葉微圓,朱房攢密,類隔琉璃而盛丹漿,微嫌葉單根紫,遇千葉時亦自妙品。
藕絲平頭,花葉微濶,繁可數層。又藕絲繡毬,好叢生,易開而花小。又藕絲樓子,花大而房垂。三種惟平頭為上,繡毬次之,樓子不逮遠甚。
桃花萬卷書,細瓣如砌,枝不禁花,垂垂向下。
喬家西瓜瓤,尖胎,枝葉青長,宜陽,出自曹縣,花如瓜中紅肉,色類軟瓣銀紅。
進宮袍,綠胎,易開,謂色如宮中所賜茜袍也,其體質當以輕絨赤綃目之。
嬌紅樓臺,胎、莖似王家紅,體似花紅繡毬,色似宮袍紅而神彩充足。銀紅樓臺,色有深淺,花實與之表裏。
倚新妝,綠胎,脩幹,花面盈尺,大類緋桃色,出自曹縣。
合歡嬌,深桃紅色,一胎二花,托蒂偶亞,微有大小。
轉枝,一莖二花,紅白對開,記其方向,明歲紅白互異其處二花。出鄢陵劉水山太守家,亳中亦僅有矣。鄢陵尚有萬卉含羞。
靧面嬌,南園鶴翎紅枝上忽開一花二色,紅白中分,紅如脂膏,白如膩粉,時郡大夫嚴公造賞,呼為太極圖,余因六朝有取紅花,取白雪,與兒靧面,作光潔之詞,乃易其名。
觀音現,白花中微露銀紅,舊有觀音面,好叢生,色深花差大,苐平頂而散,為其疵耳。
非霞,胎長,花房高峙,層層漸起,葉在柯端,花棲葉下,色淺紅。
醉西,紅胎,青葉圓大,成樹易開,色作粉紅。
勝西施,花大盈尺,色粉白暈紅。又一種香西施,色亦相類,花中香氣郁烈。
繡芙蓉,與玉芙蓉相類,出仝氏。
添色喜容,綠胎,柳綠葉,宜陽,易開,花微小有托瓣,房以內色深,外微暈。又一種青葉者,名大添色喜容,花瓣參差,色亦不逮。
玉樓春雪,花大如斗。又一種玉樓春老,色類鶴翎紅。
臙脂界粉,粉葉,朱絲,文理交錯。
金精雪浪,白花黃萼,互相照映,花瓣微濶而厚硬,近蕊稍紫,常以此亂黃絨鋪錦。
玉美人,大葉,色白如勻粉。
白蓮花,出自許州,其中黃心如線,寸許,儼如蓮蕊。
珊瑚樓,莖短,胎長,宜陽,色如珊瑚。
蒨膏紅,即如膏紅,胎紅,尖長,此品亦梅紅色,盛則花葉互峙,弱則平頭。
大火珠,綠胎,色深紅,內外掩映若燃,光焰瑩流。
火齊紅,其花邊白內赤。
太真冠,長胎,開早,花瓣勁健,外白內紅。
倚欄嬌,肉紅胎,淺桃紅色,花頭長大。又一種滿池嬌,千瓣,成樹色澤過之。
大嬌紅,向陽易開,色如銀紅嬌,苐葉單。又一種嬌紅,色如魏紅,花微小而難接。
五雲樓,花圓聚如毬,稍長,開則結繡,頂有五旋葉,邊有黃綠相間。
玉樓觀音現,花白,難開,開時如水月樓臺,迥出塵外,花與中秋月小異。
喬紅,有二種,皆紅胎,色深重,近木紅,俱出沈氏。
潔白,出朱氏,舊有紫玉者,花最大,白瓣中紛布紅絲,盤錯如繡。
睡鶴仙,色淡紅,宜陰,其大如倚新妝,花心出二葉。
脫紫留朱,先紫而後深紅。又花紅寶樓臺者,亦然。
醉猩猩,沈氏首出之花,易開,色深紅,中微帶檀紫,亞于花紅平頭,緊密處𨚫勝。
灑金桃紅,黃鬚,滿房皆布,葉顛點點有度,羅如星斗。
桃紅樓子,小葉,大紅,皆起樓。
老僧帽,一花五葉,兩葉相參而立,傍兩葉佐之,一葉遶其後,最下者,如陳州紅。
臙脂紅。
大紅寶樓臺。
殿春魁,平頭。
勝天香。
粉繡毬。
粉重樓。
膩粉紅,有托瓣。
勝緋桃。
茄皮紫。
紫纓絡。
白纓絡。
出嘴白。
汴城白。
茄色樓。
藕色獅子頭。
縷金衣,產自許州,房高莖長,碎瓣綺錯,其色紅極,無類可方,可為神品之冠。
花紅獨勝,魚鱗小瓣,層層相承。又一種花紅無敵,小葉聚集,重樓巍然,色亦相類。
五陵春,奇色映目,二花大葉蘢蓯,樓臺盤鬱。
閨艶,絨瓣纖細。
金屋嬌,層分碎葉,斐疊若樓。
艶陽嬌,小瓣,梅紅。
嬌白無雙、楚素君、白屋公卿、連城玉,皆千層大瓣。
黃白繡毬、玉潤白、賽玉魁、冰清白、碧天一色,皆碎瓣起樓。
瑤臺玉露,絨葉緊聚。
雪素,葉繁蕊香。
王家大白,大過諸花。
藕絲霓裳,面徑八寸許。
三春魁,多葉,桃紅,房出樹表。
銀紅妙品、銀紅艶妝、銀紅絶唱,俱下布數片大葉,中間細瑣堆積。又一種銀紅上乘,大瓣簇滿,其色皆如其名。
采霞綃,千層大葉。
珊瑚鳳頭,房間大瓣。
 按原譜全載歐陽修牡丹花釋名,陸游天彭牡丹記,參用周氏牡丹記,薛鳳翔牡丹史,其未經採擇者,續此。

|彙考|

|增|

|宋史。五行志|雍煕二年八月,刑部尚書宋琪家,牡丹三華。

|素問|清明次五日,田鼠化為鴽,牡丹華。

|海記|隋帝闢地二百里為西苑,詔天下進花卉。易州進二十箱牡丹,有頳紅、鞓紅、飛來紅、袁家紅、醉顏紅、雲紅、天外紅、一拂黃、軟條黃、延安黃、先春紅、顫風嬌等名。

|原|

|龍城錄|洛人宋單父,字仲孺,善吟詩,亦能種藝術,凡牡丹變易千種,紅白鬭色,人不能知其術。上皇召至驪山植花,萬本色樣各不同,賜金千餘兩,內人皆呼為花師,亦幻世之絶藝也。

|開元天寶遺事|初有木芍藥植于沉香亭前,其花一日忽開,一枝兩頭,朝則深紅,午則深碧,暮則深黃,夜則粉白,晝夜之間,香艶各異。帝曰,此花木之妖,不足訝也。
 明皇與貴妃幸華清宮,因宿酒初醒,凭妃子肩同看木芍藥,上親折一枝與妃子,逓嗅其艶,曰,不惟萱草忘憂,此花香艶尤能醒酒。
 上賜楊國忠木芍藥數本,植于家,國忠以百寶裝飾欄楯,雖帝宮之內不能及也。

|楊妃外傳|開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藥,即今牡丹也,得數本紅、紫、淺紅、通白者。上因移植于興慶池東沉香亭前,會花方繁開,上乘照夜白,妃以步輦從,詔棃園弟子,李龜年手捧檀板,押眾樂前將欲歌。上曰,賞名花,對妃子,焉用舊樂辭為,遂命龜年持金花箋,宣賜翰林學士李白,進清平調辭三章。白欣承詔旨,猶苦宿酲未解,援筆賦云,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羣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一枝紅艶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膓,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𢃄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欄干。龜年捧詞進,上命棃園弟子約畧詞調撫絲竹,遂促龜年以歌,妃持頗黎七寶盃,酌西凉州葡萄酒,笑領歌意甚厚。

|摭異記|太和開成中,有程修已者,以善畫得進謁。會暮春,內殿賞牡丹花,上頗好詩,因問修已曰,今京邑傳唱牡丹詩,誰為首出。修已對曰,嘗聞公卿間多吟賞中書舍人李正封詩,曰,國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上聞之嗟賞,移時笑謂賢妃曰,汝妝鏡臺前,飲一紫金盞酒,則正封之詩可見矣。

|增|

|國史補|長安貴遊尚牡丹三十餘年,每春暮,車馬若狂,以不就觀為耻,人種以求利,一本有直數萬者。

|杜陽雜編|穆宗皇帝殿前種千葉牡丹,花始開,香氣襲人,一朶千葉,大而且紅。上每覩芳盛,嘆曰,人間未有。自是宮中每夜即有黃、白蛺蝶數萬,飛集於花間,輝光照耀,達曉方去。上令張羅於空中,遂得數百於殿内,縱𡣕御追捉以為娛樂,遲明視之,則皆金玉也,其狀工巧,無以為比,而内人爭用絳縷絆其脚以為首飾,夜則光起妝奩中。其後開寶廚,覩金錢玉屑之内,有蠕蠕者,有為蝶者,宮中方覺焉。
 文宗於内殿前看牡丹,翹足凭欄,忽吟舒元輿牡丹賦云,俯者如愁,仰者如語,含者如咽。吟罷,方省元輿辭,不覺嘆息。

|原|

|酉陽雜俎|東都尊賢坊田令宅,中門內有紫牡丹成樹,發花千朶。花盛時,每月夜有小人五六,長尺餘,遊于花上,如此七、八年,人將掩之,輙失所在。

|增|

|酉陽雜俎|撿隋朝種植法七十卷中,初不記說牡丹,則知隋朝花藥所無也。開元末,裴士淹為郎官,奉使幽冀回,至汾州眾香寺,得白牡丹一窠,植於長安私第,天寶中,為都下奇賞。至德中,馬僕射又得紅、紫二色者,移於城中,元和初猶少,今與戎葵角多少矣。
 衛公言,貞元中牡丹已貴,柳渾詩言,近來無奈牡丹何,數十千錢買一顆,今朝始得分明見,也共戎葵較幾多。成式又嘗見衛公園中有馮紹正雞圖,當時已畫牡丹矣。
 韓愈侍郎有疎從子姪自江淮來,年甚少,韓為街西假僧院令讀書。經旬,寺主綱訴其狂率。韓遽令歸,且責曰,市肆賤類營衣食,尚有一長處,汝所為如此,竟作何物。姪拜謝,徐曰,某有一藝,恨叔不知,因指堦前牡丹曰,叔要此花青、紫、黃、赤惟命也。韓大奇之,遂給所須試之,乃竪箔曲尺遮牡丹叢,不令人窺,掘窠四面,深及其根,寬容人座,唯賫紫鑛、輕粉、朱紅,旦暮治其根,凡七日,乃填坑,白其叔曰,恨校遲一月,時冬初也。牡丹本紫,及花發,色白紅歷綠,每朶有一聯詩,字色分明,乃是韓出關時詩一韻,曰,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十四字。韓大驚異,姪且辭歸江淮,竟不願仕。
 興唐寺有牡丹一窠。元和中,著花一千二百朶,其色有正暈、倒暈、淺紅、淺紫、深紫、黃、白檀等,獨無深紅,又有花葉中無抹心者,重臺花者,其花面徑七、八寸。
 興善寺素師院牡丹,色絶佳,元和末,一枝花合歡。

|雲溪友議|白樂天初為杭州刺史,令訪牡丹花,獨開元寺僧惠澄近於京師得之,始植於庭,闌圍甚密,他處未之有也。時春景方深,惠澄設油幕覆牡丹,自此東越分而種之矣。會徐凝自富春來,不知而先題詩云,此花南地知難種,慚愧僧閒用意栽,海燕解憐頻睥睨,胡蜂未識更徘徊,虛生芍藥徒勞妬,羞殺玫瑰不敢開,惟有數苞紅幞在,含芳只待舍人來。白尋到寺,看花命酒,同醉而歸。

|原|

|劇譚錄|朔方節度使李進賢,豪侈奉身,雅好賔客,有中朝宿德常話在名塲日失意邊遊,進賢接納甚至,其後京華相遇時,亦造其門,屬牡丹盛開,因以賞花為名,及期而往。廳事備陳,飲饌宴席之間,已非尋常。舉杯數巡,復引眾賔入內,室宇華麗,楹柱皆設錦繡,列筵甚廣。器用皆是黃金,堦前有花數叢,覆以錦幄。妓妾俱服紈綺,執絲簧,善歌舞者至多。客之左右皆有女僕雙鬟者二人,所須無不畢至,承接之意常日指使者,不如芳酒綺肴,窮極水陸。至於僕乘供給,靡不豐盛,自午迄於明晨,不覩杯盤狼籍。
 京國花卉之辰,尤以牡丹為上,至於佛宇道觀,遊覽者罕不經歷。慈恩浴堂院有花兩叢,每開及五六百朶,繁艶芬馥,近少倫比。有僧思振常話會昌中朝士數人尋芳,徧詣僧室,時東廊院有白花可愛,相與傾酒而坐,因云牡丹之盛,盖亦奇矣,然世之所玩者,但淺紅、深紫而已,竟未識紅之深者。院主老僧微笑曰,安得無之,但諸賢未見爾。於是從而詰之,經宿不去,云,上人向來之言當是曾有所覩,必希相引寓目春遊之願足矣。僧但云曾於他處一逢,盖非輦轂所見。及旦,求之不已,僧方露言曰,眾君子好尚如此,貧道又安得藏之,今欲同看此花,但未知不泄于人否。朝士作禮而誓云,終身不復言。僧乃自開一房,其間施設幡像,有板壁遮以舊幕,幕下啟門而入,至一院,有小堂兩間,頗甚華潔,軒廡欄楹皆是柏材,有殷紅牡丹一窠,婆娑幾及千朶,初旭纔照,露華半晞,濃姿半開,炫燿心目,朝士驚賞留戀,及暮而去。信宿,有權要子弟與親友數人同來,入寺至有花僧院,從容良久,引僧至曲江閒步,將出門,令小僕寄安茶笈,裹以黃帕,于曲江岸藉草而坐。忽有弟子奔走而來云,有數十人入院掘花,禁之不止,僧俛首無言,唯自吁嘆,坐中皆相盼而笑,既而𨚫歸至寺門,見以大畚盛花,舁而去。取花者謂僧曰,竊知貴院舊有名花,宅中咸欲一看,不敢預告,恐難于見捨,適所寄籠子中有金三十兩,蜀茶二斤,以為酬贈。

|清異錄|南漢地狹力貧,不自揣度,有欺四方傲中國之志,每見北人,盛誇嶺海之強。世宗遣使入嶺,館接者遺茉莉,文其名曰小南強,及鋹面縛到闕,見洛陽牡丹,大駭,有縉紳謂曰,此名大北勝。
 諸葛穎精於數,晉王廣引為參軍,甚見親重。一日共坐,王曰,吾卧內牡丹盛開,試為一筭。穎布策度一二子,曰,開七十九朶。王入掩戶,去左右數之,政合其數,有二蕊將開,故倚欄看傳記伺之,不數十行,二蕊大發,乃出謂穎曰,君算得無左乎。穎再挑一二子,曰,過矣,乃八十一朶也。王告以實,盡歡而退。
 韓宏罷宣武節度,歸長安私第,有牡丹雜花命劚去之,曰,吾豈效兒女輩耶,當時為牡丹包羞。
 洛陽大內臨芳殿,廼莊宗所建,殿前有牡丹千餘本,如百藥仙人、月宮花、小黃嬌、雪夫人、粉奴香、蓬萊相公、卵心黃、御衣紅、紫龍杯、三雲紫等。

|增|

|僧仲殊。越中牡丹花品序|越之好尚惟牡丹,其絶麗者三十二種,始乎郡齋、豪家名族、梵宇道宮,池臺水榭植之無間,來賞花者,不問親疎,謂之看花局。澤國此月多有輕雲微雨,謂之養花天。

|南部新書|長安三月五日看牡丹,奔走車馬。慈恩寺元果院白牡丹,遲半月開,故裴兵部璘題詩于佛殿壁上曰,長安豪貴惜春殘,爭賞先開紫牡丹,別有玉杯承露冷,無人肯向月中看。太和中,敬宗自夾城出芙蓉園,因幸此寺,見所題詩,吟玩久之,因令宮𡣕諷念,及暮,此詩滿六宮矣。

|洞微志|中軍都虞侯金治所居堂東植牡丹一本,著花三百朶,其色如血,謂之金含稜,每瓶子頂上有碎金絲如自然蛺蝶之狀,一城以為殊異。

|原|

|異人錄|唐高宗宴羣臣,賞雙頭牡丹,賦詩。上官昭容云,勢如聯璧友,心似臭蘭人。
 張茂卿好事園,有一樓四圍列植奇花,接牡丹於椿樹之杪,花盛開時,延賔客推樓玩賞。

|事物紀原|武后詔遊後苑,百花俱開,牡丹獨遲,遂貶於洛陽,故洛陽牡丹冠天下。是不特芳姿艶質足壓羣葩,而勁骨剛心尤高出萬卉,安得以富貴一語概之。

|復齋漫錄|孟蜀時,禮部尚書李昊每將牡丹花數枝分遺朋友,以興平酥同贈,曰,俟花凋謝即以酥煎食之,無棄濃艶,其風流貴重如此。

|增|

|王文正遺事|上於後苑曲宴,步于檻中,自翦牡丹兩朶,召公親戴。有中貴人白公言,此花昨日上選賜相公,已于別叢擇下花請相公躬進,公乃取花,因酌一巵同獻。上大喜,引滿以杯示公,從臣皆榮焉。

|盛事美談|晁文元公迥在翰林,以文章德行為仁宗所優異。曲宴宜春殿,出牡丹百餘盤,千葉者纔十餘朶,所賜止親王、宰臣,真宗顧文元及錢文禧,各賜一朶。

|墨莊漫錄|兩京牡丹聞于天下,花盛時,太守作萬花會,宴集之所以花為屏帳,至梁棟柱栱悉以竹筒貯水簮花釘挂,舉目皆花也。
 洛中花工宣和中以藥壅培白牡丹,如玉千葉、一百五、玉樓春等根下,次年花作淺碧色,號歐家碧,歲貢禁府,價在姚黃上。

|原|

|聞見錄|錢惟演為留守,始置驛,貢洛花,識者鄙之。
 李泰伯携酒賞牡丹,乘醉取筆蘸酒圖之,明晨嗅枝上花,皆作酒氣。
 富鄭公留守西京,府園牡丹盛開,召文潞公、司馬端明、邵康節先生諸人共賞。客曰,此花有數乎,請先生筮之,即畢,曰,凡若干朶,使人數之,如先生言。及問此花幾時開盡,先生再揲筮,良久曰,此花盡來日午時,坐客皆不答。鄭公因曰,來日食後可會於此,以驗先生之言。次日食畢,花尚無恙,洎烹茶之際,忽羣馬逸出與客馬相踶嚙,奔花叢中,既定,花盡毀折,于是洛中愈重先生。

|增|

|東坡集|看牡丹法當在午前,過午則離披矣。

|成都記|彭城牡丹在蜀為第一,故有小洛陽之稱。天彭謂之花州。牛心山下謂之花村。

|原|

|童蒙訓|王簡卿嘗赴張無功鎡牡丹會云,眾賔既集,一堂寂無所有,俄問左右云,香發未,答曰,已發,命捲簾,則異香自內出,郁然滿坐。羣妓以酒肴絲竹次第而至,別有名姬十輩,皆衣白,凡首飾衣領皆牡丹,首戴照殿紅,一妓執板奏歌侑觴,歌罷樂作乃退。復垂簾談論自如,良久香起,捲簾如前,別十姬,易服與花而出,大抵簮白花則衣紫,紫花則衣鵞黃,黃花則衣紅。如是十杯,衣與花凡十易,所謳者皆前輩牡丹名詞,酒竟,歌樂無慮,數百十人列行送客,燭光香霧,歌吹雜作,客皆恍然如仙遊。
 康節訪趙郎中與章子厚同會,子厚議論縱橫,因及洛中牡丹之盛。趙曰,邵先生洛人也,知花甚詳。康節因言,洛人以見根撥而知花之高下者,上也,見枝葉而知高下者,次也,見蓓蕾而知高下者,下也,如公所說,乃知花之下也,章默然。

|增|

|廣客談|吳逸谿,名性諠,檇李人,家貧力學,明春秋,嘗中江浙延祐丁巳鄉舉。先是所居城廬手植牡丹一本,多年未花,是歲前臘月,忽作一花,顏色鮮美,無異暮春時。士大夫相率來觀者,其門如市,初亦未卜其休咎,來秋八月,吳公領鄉薦,邦人榮之,以為此花之徵。

|貴耳集|慈寧殿賞牡丹,時椒房受冊,三殿極歡。上洞達音律,自製曲,賜名舞楊花,停觴命小臣賦詞,俾貴人歌以侑玉巵為壽,左右皆呼萬歲。

|乾淳起居注|淳熙六年三月,車駕過宮,恭請太上、太后幸聚景園,遂至錦壁賞大花。三面漫坡牡丹約千餘叢,各有牙牌金字,上張碧油絹幕,又別翦好色樣一千朶,安頓花架,並是水晶玻瓈,天青汝窯金瓶,就中間沉香卓兒一隻,安頓白玉碾花商尊,約高二尺,徑二尺三寸,獨插照殿紅十五枝,進酒三杯,應隨駕宮人內官,並賜兩面翠葉滴金牡丹一枝,翠葉牡丹沉香柄金絲御書扇各一把。

|輟耕錄|陳隨應宋南渡行宮記云,後苑植牡丹,扁曰伊洛傳芳。

|原|

|湧幢小品|青城山有牡丹,樹高十丈,花甲一週始一作花。永樂中適當花開,蜀獻王遣使視之,取花以回。
 陸成之宅牡丹一株,百餘年矣,朶朶茂盛,顏色鮮明。有李氏者欲得之,既移,其花朶朶皆面牆,強之向人,不能也,未幾,凋殘零落,無復前觀。

|增|

|吳寬詩注|家有牡丹一株,花後有二瓣稍張,人名鳳尾。

|花木考|宋高宗紹興三十一年,饒州鄱陽縣民家籬竹間生重萼牡丹。
 正統四年閏二月十六日,天香圃牡丹一品變成綠色,凡開三朶,憲宗畫其形色,咏之以詩。
 崑崙山元陽觀後有牡丹花,根株連抱,問植者誰,曰,王仙所遺也。

|原|

|花史|錫山安氏圃牡丹最盛。天順中,老僕徐奎聞圃中嘆聲呝呝,諦聽之,聲出牡丹中,云我等蒙主翁灌溉有年,未獲善已,來日厄又至,奈何,羣花咸若哽咽,奎叱之乃止。翼日主翁邀客携酒詣圃,奎以告,客皆異之,一惡少獨嗔其妄,竟閱姣且大者折以去。

|增|

|花史|陳郡謝翺舉進士,能七字詩,寓居長安昇道里,庭中多植牡丹。一日,有美人年十六、七,色絶代,乘金車來謂翺曰,聞此地有名花,故來與君一醉耳。即設饌同翺食,復請翺賦詩,曰,陽臺後會已無期,碧樹烟深玉漏遲,半夜香風滿庭月,花前竟發楚王悲。美人亦和云,相思無路莫相思,風裏花開只片時,惆悵金閨𨚫歸處,曉鶯啼斷綠楊枝。遂揮淚別去,不復見。

|帝京景物畧|右安門外草橋,其北土近泉,居人以種花為業,冬則溫火暄之,十月中旬牡丹已進御矣。
 都城牡丹時,無不往觀惠安園者,園在嘉興觀西二里,堂前牡丹數百畝。

|燕都遊覽志|太傅惠安伯張公園,牡丹花時,主人製小竹𠅭以供遊客行花塍中。
 武清侯別業,額曰清華園,廣十里,園中牡丹多異種,以綠蝴蝶為第一,開時足稱花海。

|五雜俎|朝廷進御,常有不時之花,然皆藏土窖中,四周以火逼之,故隆冬時即有牡丹花,計其工力,一本至數十金。

|原|

|如臯志|宋淳煕三年春,如臯縣孝里莊園,牡丹一本,無種自生,明年花盛開,乃紫牡丹也。杭州推官某,見花甚愛,欲移分一株,掘土尺許,見一石如劒,長二尺,題曰,此花瓊島飛來種,只許人間老眼看,遂不敢移,以是鄉老誕日值花開時,必往宴為壽。李嵩三月八日生,自八十看花至一百九歲。

|集藻|

|序|

|原|

|宋。歐陽修。洛陽牡丹花品序|牡丹出丹州、延州,東出青州,南亦出越州,而出洛陽者,今為天下第一。𨿅陽所謂丹州花、延州紅、青州紅,皆彼土之尤傑者,然來洛陽,纔得備眾花之一種,列第不出三以下,不能獨立與洛花敵。而越花以遠罕識不見齒然,雖越人亦不敢自譽以與洛陽爭高下,是洛陽者,果天下之第一也。洛陽亦有黃芍藥、緋桃、瑞蓮、千葉李、紅郁李之類,皆不減他出者,而洛陽人不甚惜,謂之果子花,曰某花某花。至牡丹則不名,直曰花,其意謂天下真花獨牡丹,其名之著,不假曰牡丹而可知也,其愛重之如此。說者多言洛陽居三河間,古善地,昔周公以尺寸考日出沒,則知寒暑風雨乖與順於此取正,此盖天地之中,草木之華得中和之氣者多,故獨與他方異,余甚以為不然。夫洛陽於周所有之土,四方入貢,道里均乃九州之中,在天地崑崙磅礴之間,未必中也。又况天地之和氣,宜徧被四方上下,不宜限其中以自私。夫中與和者,有常之氣,其推於物也,亦宜為有常之形,物之常者不甚美,亦不甚惡。及元氣之病也,美惡隔并而不相和,故物有極美與極惡者,皆得於氣之偏也。花之鍾其美,與夫癭木擁腫之鍾其惡,醜好雖異,而得分氣之偏病則均。洛陽城圍數十里,而諸縣之花莫及城中者,出其境則不可植焉,豈又偏氣之美者獨聚此數十里之地乎,此又天地之大不可考也已。凡物不常有而為害乎人者曰災,不常有而徒可怪駭不為害者曰妖。語曰,天反時為災,地反物為妖,此亦草木之妖,而萬物之一怪也。然比夫癭木擁腫者,竊獨鍾其美,而見幸於人焉。余在洛陽,四見春,天聖九年三月始至洛,其至也晚,見其晚者。明年,會與友人梅聖俞游嵩山少室、緱氏嶺、石唐山紫雲洞,既還,不及見。又明年,有悼亡之戚,不暇見。又明年,以留守推官歲滿,解去,只見其早者。是未嘗見其極盛時,然目之所矚,已不勝其麗焉。余居府中時,嘗謁錢思公於雙桂樓下,見一小屏立座後,細書字滿其上,思公指之曰,欲作花品,此是牡丹名,凡九十餘種。余時不暇讀之,然余所經見而今人多稱者,纔三十許種,不知思公何從而得之多也,計其餘,雖有名而不著,未必佳也,故今所錄,但取其特著者而次第之。

|增|

|蘇軾。牡丹記序|熙寧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余從太守沈公觀花於吉祥寺僧守璘之圃,圃中花千本,其品以百數。酒酣樂作,州人大集,金槃綵籃以獻,於坐者五十有三人,飲酒樂甚,素不飲者皆醉,自輿臺皂隸皆插花以從,觀者數萬人。明日,公出所集牡丹記十卷以示客,凡牡丹之見於傳記與栽植培養剝治之方,古今詠歌詩賦,下至怪奇小說皆在。余既觀花之極盛,與州人共游之樂,又得觀此書之精究博備,以為三者皆可紀,而公又求余文以冠於篇。盖此花見重於世三百餘年,窮妖極麗以擅天下之觀美,而近歲尤復變態百出,務為新奇,以追逐時好者,不可勝紀,此草木之智巧便侫者也。今公自耆老重德,而余又愚蠢迂濶,舉世莫與為比,則其於此書無乃皆非其人乎。然鹿門子嘗怪宋廣平之為人,意其鐵心石膓,而為梅花賦則清便艶發,得南朝徐庾體。今以余觀之,凡託於椎陋以眩世者,又豈足信哉,余雖非其人,強為公紀之。公家書二萬卷,博覽彊記,遇事成書,非獨牡丹也。

|陸游。天彭牡丹花品序|牡丹,在中州,洛陽為第一,在蜀,天彭為第一。天彭之花皆不詳其所自出,土人云,曩時永寧院有僧種花最盛,俗謂之牡丹院,春時賞花者多集於此,其後花稍衰,人亦不復至。崇寧中,州民宋氏、張氏、蔡氏,宣和中,石子灘楊氏,皆嘗買洛中新花以歸。自是洛花散於人間,花戶始盛,皆以接花為業,大家好事者皆竭其力以養花,而天彭之花遂冠兩川。今惟三井李氏、劉村毋氏、城中蘇氏、城西李氏花特盛,又有餘力治亭館,以故最得名,至花戶連畛相望,莫得而姓氏也。天彭三邑皆有花,惟城西沙橋上下花尤超絶,由沙橋至堋口,崇寧之間亦多佳品,自城東抵濛陽則絶少矣。大抵花品近百種,然著者不過四十,而紅花最多,紫花、黃花、白花各不過數品,碧花一、二而已。今自狀元紅至歐碧以類次第之,所未詳者,姑列其名於後,以待好事者。

|傳|

|原|

|明。李佩。姚黃傳|高陽國王諱黃,字時重,姓姚氏,舜八十一代孫。先世居諸馮之姚墟,舜子商均出娥皇,數傳至中央而王於漢。至晉,子姓蕃衍,富者貴者馨名上苑名園,五傳而黃生,思本娥皇,易皇為黃,重出也,黃為天下正色,祖中央也。黃美丰姿,肌體膩潤,拔類絶倫,游西京,術者相之,謂其有一萬八千年富貴。楊勉見而奇之,曰,此皇王之胄,奇種也。開元初,薦為先春館上賔,上以黃先朝富貴勳舊不敢易之,命同游沉香亭,時曉日倚欄,東風拂翠,上與黃酣樂,見其冶容浥露,檀口呼風,愛幸特至,命李白賦詩美之,所謂解釋東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盖實錄云。又召金臺御史、紫霞仙官、洪狀元佐飲於亭,擊羯鼓為樂,黃每飲,正色不迷,得元吉風,其醉而酣,變幻萬狀,向時如迎,背時如訣,忻時如語,含時如咽,時俯而愁如,時仰而悅如,時側而跌如,而曲之時則折如也。凡作止動中規矩,識者云,豈獨風流冠西洛,只疑富貴是東皇。金臺御史連章上薦,以為富貴為眾所宗,宜膺爵土,遂受封為高陽郡公,娶魏國公女紫英,相傳魏本丹朱後,名紫者,從朱也,當時有姚黃、魏紫,奕葉重華之讖。黃出入禁苑,紫車翠葆,高牙大纛,並擬王者,安祿山嫉之,謂其為㛰同姓,上章極論,楊勉為表申解,其畧曰,舜堯同祖,姚祁異姓,此堯所以以二女觀舜也,况數百代以降,聖人易姓遺教,彰人耳目,于婚奚尤。上從勉言,置不問,尋命黃就封之郡,久之,眾推戴日深,尊為高陽國王,傳國甚遠。

|記|

|增|

|宋。歐陽修。風俗記|洛陽之俗,大抵好花,春時城中無貴賤皆插花,雖負擔者亦然。花開時,士庶競為游遨,往往於古寺廢宅有池臺處,為市井張幄帟,笙歌之聲相聞,最盛於月陂堤、張家園、棠棣坊、長壽寺東街與郭令宅,至花落乃罷。洛陽至東京六驛,舊不進花,自今徐州李相迪為留守時,始進御,歲遣牙校一員,乘驛馬,一日一夕至京師,所進不過姚黃、魏花三數朶,以菜葉實竹籠子藉覆之,使馬上不動搖,以蠟封花蒂,乃數日不落。大抵洛人家家有花,而少大樹者,盖其不接則不佳,春初時,洛人於壽安山中斵小栽子賣城中,謂之山箆子,人家治地為畦塍種之,至秋乃接。接花工尤著者一人,謂之門園子,豪家無不邀之,姚黃一接頭直錢五千,秋時立券買之,至春見花乃歸其直,洛人甚惜此花,不欲傳,有權貴求其接頭者,或以湯中蘸殺與之。魏花初出時,接頭亦直錢五千,今尚直一千。接時須用社後重陽前,過此不堪矣,花之木去地五七寸許截之乃接,以泥封裹,用軟土壅之,以篛葉作庵子罩之,不令見風日,惟南向留一小戶以達氣,至春乃去其覆,此接花之法也。種花必擇善地,盡去舊土,以細土用白歛末一斤和之,盖牡丹根甜,多引蟲食,白歛能殺蟲,此種花之法也。澆花亦自有時,或日未出,或日西時,九月旬日一澆,十月、十一月三日二日一澆,正月隔日一澆,二月一日一澆,此澆花之法也。一本發數朶者,擇其小者去之,只留一、二朶,謂之打剝,懼分其脉也。花纔落,便翦其枝,勿令結子,懼其易老也。春初既去篛庵,便以棘數枝置花叢上,棘氣暖可以辟霜,不損花芽,他大樹亦然,此養花之法也。花開漸小於舊者,盖有蠹蟲損之,必尋其穴,以硫黃簮之,其㫄又有小穴如鍼孔,乃蟲所藏處,花工謂之氣窓,以大鍼點琉黃末鍼之,蟲乃死,花復盛,此醫花之法也。烏賊魚骨用以鍼花樹,入其膚花輙死,此花之忌也。

|周氏洛陽花木記|余少時,聞洛陽花卉之盛甲于天下,嘗恨未能盡觀其繁盛妍麗,竊有憾焉。熙寧中,長兄倅絳,因自東都謁告往省親,三月過洛,始得遊精藍名圃,賞及牡丹,然後信向之所聞為不虛矣。會迫於官期,不得從容游覽,元豐四年,余蒞官於洛,吏事之暇,因得博求譜錄,得唐李衛公平泉花木記,范尚書、歐陽參政二譜,按名尋討,十得見其七八焉。然范公所述五十二品,可考者纔三十八,歐之所錄者二篇而已,其叙錢思公雙桂樓下小屏中所錄九十餘種,但㮣言其畧耳,至於花之名品,則莫得而見焉。因以余耳目之所聞見及近世所出新花,參校三賢所錄者,凡百餘品,其亦殫於此乎。

|李廌。洛陽名園記|洛陽花甚多種,而獨名牡丹曰花。凡園皆植牡丹,而獨名此曰花園子。蓋無他,池亭獨有牡丹數十萬本,凡城中賴花以生者,畢家于此,至花時,張幙幄列市肆,管絃其中,城中士女絶烟火遊之,過花時則復為丘墟,破垣遺竈相望矣。今牡丹歲益滋,而姚黃、魏紫一枝千錢,姚黃無賣者。

|原|

|胡元質。牡丹記|大中祥符辛亥春,府尹任公中正宴客大慈精舍,州民王氏獻一合歡牡丹,公即命圖之,士庶創觀,闐咽終日。蜀自李唐後未有此花,凡圖畫者惟名洛陽,偽蜀王氏號其苑曰宣華,權相勳臣競起第宅,窮極奢麗,皆無牡丹。惟徐延瓊聞秦州董成村僧院有牡丹一株,遂厚以金帛,歷三千里取至蜀,植于新宅,至孟氏于宣華苑廣加栽植,名之曰牡丹苑。廣政五年,牡丹雙開者十,黃者、白者三,紅白相間者四,後主宴苑中賞之,花至盛矣,有深紅、淺紅、深紫、淺紫、淡黃、鏂黃、潔白、正暈、倒暈、金含稜、銀含稜、傍枝、副搏、合歡、重臺至五十葉,蜀平,花散落民間。小東門外有張百花、李百花之號,皆培子分根,種以求利,每一本或獲數萬錢。宋景文公初帥蜀,彭州守朱君綽,始取彭州園花凡十品以獻,公在蜀四年,每花時,按其名往取,彭州送花,遂成故事,公於十種花尤愛重錦被堆,嘗為之賦,盖他園所無也。牡丹之性不利燥濕,彭州丘壤,既得燥濕之中,又土人種蒔偏得法,花開有至七百葉,面可徑尺以上,今品類幾五十種,有一種色淡紅,枝頭絶大者,舍人程公厚倅是州,目之為祥雲,其花結子可種,餘花多取單葉花本,以千葉花接之,千葉花來自洛京,土人謂之京花,單葉時號川花。朱彭州牡丹詩有,蹄金點鬢密,璋玉縷跗紅,香惜持來遠,春應摘後空之句,今西樓花數欄不甚多,而彭州所供率下品,錢公成大時以錢買之,始得名花,提刑程公沂預會歎曰,自離洛陽今始見花爾,程公故洛陽人也。

|增|

|張邦基。陳州牡丹記|洛陽牡丹之品見於花譜,然未若陳州之盛且多也,園戶植花如種黍粟,動以頃計。政和壬辰春,予侍親在郡,時園戶牛氏家忽開一枝,色如鵞雛而淡,其面一尺三四寸,高尺許,柔葩重叠,約千百葉,其本姚黃也,而於葩英之端有金粉一暈縷之,其心紫蕊,亦金粉縷之,牛氏乃以縷金黃名之,以籧篨作棚屋圍幛,復張青帟護之,于門首遣人約止遊人,人輸千錢乃得入觀,十日間其家數百千,余亦獲見之,郡守聞之,欲翦以進於內府,眾園戶皆不可,曰此花之變易者,不可為常,他時復來索此品,何以應之,又欲移其根,亦以此為辭,乃已,明年花開,果如舊品矣。

|原|

|陸游。天彭風俗記|天彭號小西京,以其俗好花,有京洛之遺風,大家至千本。花時,自太守而下,徃徃即花盛處,張飲帟幕,車馬歌吹相屬,最盛於清明寒食時,在寒食前者謂之火前花,其開稍大,火後花則易落。最喜陰晴相半,時謂之養花天,栽接剔治,各有其法,謂之弄花,其俗有弄花一年,看花十日之語,故大家例惜花,可就觀,不敢輕翦,盖翦花則次年花絶少。惟花戶則多植花以謀利,雙頭紅初出時,一本花取直至三十千,祥雲初出亦直七八千,今尚兩千。州家歲常以花餉諸臺及㫄郡,蠟蒂筠籃,旁午於道。余客成都六年,歲常得餉,然不能絶佳。淳熙己酉歲,成都帥以善價私售于花戶,得數百苞,馳驛取之,至成都,露猶未晞,其大徑尺,夜宴西樓下,燭焰與花相映,發影搖酒中,繁麗動人。嗟乎,天彭之花,要不可望洛中,而其盛已如此,使異時復兩京,王公將相築園亭以相誇,尚余幸得與觀焉,其動心盪目,又宜何如也。

|增|

|明。袁宏道。張園看牡丹記|四月初四日,李長卿邀余及顧升伯、湯嘉賔、鄭太初出平則門看牡丹,主人為惠安伯張公元善,皓髮頳顏,伺客甚謹。時牡丹繁盛,約開五千餘,平頭紫大如盤者甚夥,西瓜瓤、舞青猊之類徧畦,有之一種為芙蓉三變,尤佳,曉起白如珂雪,已後作嫩黃色,午間紅暈一點如腮霞,花之極妖異者。主人自言經營四十餘年,精神筋力強半疲於此花,每見人間花實即採而歸,種之二年芽始茁,十五年始花,久則變而為異種,有單瓣而樓子者,有始常而終冶麗者,已老不復花則芟其枝。時殘紅在海棠,猶三千餘本,中設緋幕絲肉逓作,自籬落以至門屏,無非牡丹,可謂極花之觀。最後一空亭,甚敞,亭周遭皆芍藥,密如韭畦,墻外有隙地十餘畝,種亦如之。約以開時復來,廿六日,偕升伯、長卿及友人李本石、龍君超、丘長孺、陶孝若、胡仲修、十弟寓庸,時小修亦自密雲至,遂同往觀,紅者已開殘,惟空亭周遭數十畝如積雪,約十餘萬本,是日來者多高戶,遂大醉而歸。

|雜著|

|增|

|明。夏之臣。評亳州牡丹|吾亳牡丹年來浸盛,嬌容三變猶在季孟之間,等此而上,有天香一品、妬榴紅、勝嬌容、宮袍紅、琉璃貫珠、新紅,種類不一,惟雜紅最後出,頗稱難得。又有大黃一種,輕膩可愛,不減三變,初開拳曲結銹,不甚舒展,須大開時方到極妙處,為一病耳。至如佛頭青為白花第一,此時極多,無難致。大抵紅色以花子紅、銀紅、桃紅為上,如紫色或如木紅則卑卑不足數矣。吾亳土脉頗宜花,毋論園丁地主,但好事者皆能以子種,或就根分移,其捷徑者惟取方寸之芽,于下品牡丹全根上如法接之,當年盛者長一尺餘,即著花一二朶,二三年轉盛,如上三變之類,皆以此法接之。其種類異者,其種子之忽變者也,其種類繁者,其栽接之捷徑者也,此其所以盛也。他處好事者,目擊千葉大紅即以為至寶,不遑深辨,而上色上品,即吾亳好事之家,惟有力者能得之,予向于牡丹亦止浮慕,近且精其伎倆,園丁好事之家,窮搜而厚遺之,故所得名品頗多,草堂數武之地種蒔殆徧,率以兩色併作一叢,紅白異狀,錯綜其間,又以平頭紫、慶天香、先春紅三色插入花叢,間雜而成文章,他時盛開,爛然若錦,點綴春光,亦一奇也。

御定佩文齋廣群芳譜卷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