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羣芳譜/卷048

卷47 廣羣芳譜
卷四十八
汪灝
卷49

御定佩文齋廣羣芳譜卷四十八

 花譜

  菊花

|原|菊,一名治蘠,一名日精,一名節花,一名傅公,一名周盈,一名延年,一名更生,一名陰成,一名朱嬴,一名帝女花。

|增|

|本草|菊,一名女節,一名女莖,一名金莖。蘇頌曰,白菊,潁人呼為回峯菊,汝南名茶苦蒿,上黨及建安郡、順政郡並名羊歡草,河內名地薇蒿。

|原|埤雅云,菊本作蘜,從鞠,窮也,花事至此而窮盡也。宿根在土,逐年生芽。莖有稜,嫩時柔,老則硬,高有至丈餘者。葉綠,形如木槿而大,尖長而香。花有千葉、單葉,有心、無心,有子、無子,黃、白、紅、紫、粉紅、間色淺深,大小之殊,味有甘、苦之辨,大要以黃為上,白次之。性喜陰惡水,種須高地,初秋烈日尤其所畏,本草及千金方皆言菊有子,將花之乾者,令近濕土,不必埋入土,明年自有萌芽,則有子之驗也。味苦、甘,平,無毒。昔有謂其能除風熱,益肝補陰,蓋不知其得金水之精英,能益金水二臟也,補水所以制火,益金所以平木,木平則風息,火降則熱除,用治諸風頭目,其旨深微,黃者入金水陰分,白者入金水陽分,紅者行婦人血分,皆可入藥,久服令人長生,明目,治頭風,安腸胃,去目翳,除胸中煩熱,四肢遊氣,久服輕身延年,或用之而無效者,不得真菊耳。

|增|

|本草|陶弘景曰,菊有兩種,一種紫莖,黃色,氣香味甘,為真菊,一種青莖而大,作蒿艾氣,味苦者,名苦薏,非真菊也,葉正相似,以甘、苦別之。又有白菊,莖葉都相似,惟花白,五月取之。吳瑞曰,花大而香者,為甘菊,花小而黃者,為黃菊,花小而氣惡者,為野菊。李時珍曰,無子者,謂之牡菊。

|原|其類有
甘菊,一名真菊,一名家菊,一名茶菊。花正黃,小如指頂,外尖,瓣內細,萼柄細而長,味甘而辛,氣香而烈,葉似小金鈴而尖更多,亞淺,氣味似薄荷,枝幹嫩則青,老則紫,實如葶藶而細,種之亦生苗,人家種以供蔬茹。凡菊葉皆深綠而厚,味極苦,或有毛,惟此葉淡綠柔瑩,味微甘,咀嚼香、味俱勝,擷以作羹及泛茶,極有風致。
都勝,一名勝金黃,一名大金黃,一名添色喜容。蓓蕾殷紅,瓣濶而短,花瓣大者,皆有雙畫直紋,內外、大小重疊相次,面黃背紅,開時黃暈漸大,紅暈漸小,突起如傘頂,葉綠,皺而尖,其亞深,瘦則如指,肥則如掌,莖紫而細,勁直如鐵,瘦矬,肥則高,可至六、七尺,葉常不壞,小花中之極美者也,九月末開,出陳州。
御愛,出京師,開以九月末,一名笑靨,一名喜容。淡黃,千葉,花如小錢,大葉,有雙紋,齊短而濶,葉端皆有兩缺,内外鱗次,上二、三層花色鮮明,下層淺色帶微白,心十餘縷,色明黃,葉比諸菊最小而青,每葉不過如指面大,或云出禁中,因得名。
金芍藥,一名金寶相,一名賽金蓮,一名金牡丹,一名金骨朶,蓓蕾黃,紅花金光,愈開愈黃,徑可三寸厚,稱之氣香,瓣濶,葉綠而澤,稀而弓,長而大,亞深,枝幹順直而扶疎,高可六、七尺,菊中極品。
黃鶴翎,蓓蕾朱紅如泥金,瓣面紅背黃,開則外暈黃而中暈紅,葉青,弓而稀,大而長,多尖如刺,枝幹紫黑,勁直如鐵,高可七、八尺,韻度超脫,菊中之仙品也。蜜鶴翎,久不可見,白者次之,粉者又次之,紫者為下。
木香菊,多葉,畧似御衣黃,初開淺鵝黃,久則淡白,花葉尖薄,盛開則微卷,芳氣最烈,一名腦子菊。
大金黃,花頭大如折三錢,心瓣黃,皆一色,其瓣五六層,花片亦大,一枝之杪多獨生一花,枝上更無從蕊。綠葉亦大,其梗濃紫色。
小金黃,一名明州黃,一名疊金黃。花頭大如折二錢,心瓣黃,皆一色,開未多日,其瓣鱗鱗,六層而細,態度秀麗,經多日則面上短瓣亦長,至于整整而齊,不止六層,葢為狀先後不同也如此,狀如笑靨花,有富貴氣,開早。
勝金黃,花頭大過折二錢,明黃瓣,青黃心,瓣有五、六層,花片比大金黃差小,上有細脉,枝杪凡三、四花,一枝之中有少從蕊,顏色鮮明,玩之快人心目,但條梗纖弱,難得團簇,作大本須留意扶植乃成。
黃羅繖,花深黃,徑可二寸,體薄,中有頂瓣,紋似羅,下垂如傘,柄長而勁,葉綠而稀,厚而長,亞深,枝幹細直,勁如鐵,高可六、七尺。
報君知,一名九日黃,一名早黃,一名蟹瓜黃,花黃赤而有寶色,開于霜降前,久而愈艶,徑二寸有半,氣香,瓣末稍岐,有尖突起,葉青而稀,長而大,亞深,莖紫,枝幹勁挺,高可八、九尺。
金鎖口,一名黃錦鱗,一名錦鱗菊,瓣、葉、莖、幹頗類黃鶴翎,開亦同時,體厚瑩潤,絶類西施,瓣背深紅,面正黃,瓣展則外暈黃而內暈紅,既徹則一黃菊耳。徑可二寸有半。沈譜曰,深紅千瓣,週邊黃色,半開時紅黃相雜如錦。
銀鎖口,花初黃後淡,週邊白,色如銀,半開時,黃白相雜,可愛。上二花可為絶品,非其他小巧者可比。
鴛鴦錦,一名四面佛,一名鸞交鳳友,一名孔雀尾。初作蓓蕾時,每一蔕即迸成三、四,亦有至五、六者,其瓣面重黃,而背重紅,開時奇怪,一分為三截,下截皆黃,中截則紅,其頂又紅,四面支撐,紅黃交雜如錦,開徹,四面盡露,紅背盡隱,厚,徑二寸餘,上尖,高二寸,如樓臺,氣香,葉黑綠澤,皺而瓦,有稜角,其尖最多,亞甚深,葉根多冗,莖紫,枝幹勁挺,高可四、五尺。
御袍黃,一名瓊英黃,一名紫梗御袍黃,一名柘袍黃,一名大御袍黃。花如小錢大,初開中赤,既開瑩黃,徑三寸半,瓣濶,開早,瓣末如有細毛,開最久,殘則紅,葉綠,稀而長,厚而大,亞深,葉根青淨,莖、葉、枝幹扶疎,高可一丈。狀類御愛黃,但心有大小之分。
青梗御袍黃,一名御衣黃,一名淺色御袍黃,朶、瓣、葉、幹俱類小御袍黃,但瓣疎而莖清耳。范譜曰,千瓣,初開深鵝黃,而差疎瘦,久則變白。
側金盞,此品類大金黃,其大過之,有及—寸八分者,瓣有四層,皆整齊,花片亦濶大,明黃色,深黃心,一枝之杪獨生一花,枝中更無從蕊,名以側金盞者,以其花大而重,欹側而生也,葉綠而大,梗淡紫。
狀元黃,一名小金蓮,其花焦黃燄燄,始終一色,瓣疎,細而茸,作饅頭之形,徑二寸許,萼深緑,開甚早,氣香,葉綠而大,長而瓦,厚而綿,似金芍藥而尖,葉根清淨,莖淡紅,枝幹順直扶疎,高七、八尺。
翦金毬,一名翦金黃,一名金鳳毛,一名金樓子,一名密翦毬。其色瑩黃,瓣末細碎如翦,頂突有細萼,相雜茸茸,氣香,其殘也紅,葉青而綠,皺而稠,肥而厚,濶而短,亞深,葉根冗甚,枝幹勁挺,高可五、六尺。
黃繡毬,一名金繡毬,一名黃羅衫,一名木犀毬,一名金毬。花深黃,葉色稍淡而高大。
晚黃毬,深黃,千瓣,開極大。
十采毬,黃,千瓣如毬。
大金毬,金黃,千瓣,瓣反成毬。
小金毬,一名毬子菊,一名毬子黃,一名金纓菊,一名金彈子。深黃,千瓣,中邊一色花較小突起如毬。
毬子,開以九月中,深黃,千葉,尖細重疊,皆有倫理,一枝之杪叢生百餘花,若小毬,諸菊黃花最小無過此者,然枝青葉碧,花色鮮明,相映尤好。
金鈴菊,花頭甚小,如鈴之圓,深黃一色,其幹之長與人等,或言有高近一丈者,可以上架,亦可蟠結為塔,故又名塔子菊,一枝之上花與葉層層相間有之,不獨生于枝頭,綠葉尖長七出,凡菊葉多五出。
金萬鈴,開以九月末,深黃,千葉,菊以黃為正,鈴以金為質,是菊正黃色而葉有鐸形,則于名實兩無愧也。菊有花密枝偏雙心貎長者,謂之鞍子菊,與此花一種,特以地脉肥瘠使之然爾。又有大黃鈴、大金鈴、蜂鈴之類,或形色不正,較之此花大非倫比。
小金鈴,一名饅頭菊。花似大金鈴而小,外單瓣,中筒瓣,葉似甘菊而厚大,開以十月。
夏金鈴,出西京,開以六月,深黃,千葉,甚與金萬鈴相類,而花頭瘦小,不甚鮮茂,以生非其時故也。
秋金鈴,出西京,開以九月中,深黃,雙紋,重葉,花中細蕊皆出小鈴,其萼亦如鈴葉,但此花葉短廣而青,有如蜂鈴狀,初出時,京師戚里相傳,以為愛翫。
蜂鈴,開以九月中,千葉,深黃,花形圓小而中有鈴葉擁聚蜂起,細視若有蜂窠之狀,大抵似金萬鈴,獨以花形差小而尖,又有細蕊出鈴葉中,以此别爾。
大金鈴,開以九月末,深黃,有鈴者皆如鐸鈴之形,而此花之中實,皆五出細花,下有大葉承之,每葉有雙紋,枝與常菊相似,葉大而疎,一枝不過十數葉,俗名大金鈴,以花形似秋萬鈴耳。
千葉小金錢,畧似明州黃,花葉中外疊疊整齊,心甚大。
單葉小金錢,花心尤大,開最早,重陽前已爛熳。
小金錢,開早,大于小錢,明黃瓣,深黃心,其瓣齊齊三層,花瓣展,其心則舒而為筩。
大金錢,開遲,大僅及折二錢,心瓣明黃一色,其瓣五層,此花不獨生于枝頭,乃與葉層層相間而生,香色與態度皆勝。
金錢,出西京,開以九月末,深黃,雙紋,重葉,似大金菊而花形圓齊,頗類滴滴金,人未識者,或以為棣棠菊,或以為大金鈴,但以花葉辨之,乃可見。
荔枝菊,花頭大于小錢,明黃細瓣,層層鱗次不齊,中央無心,鬚乃簇簇未展,小葉至開遍凡十餘層,其形頗圓,故名荔枝菊,香清甚,姚江士友云,其花黃,狀似楊梅。
金荔枝,一名荔枝黃,花金黃,徑二寸餘,厚半之,瓣短而尖,開遲,葉青而稠,大而尖,其亞淺,高可三、四尺。
荔枝紅,一名紅荔枝,紅黃,千瓣。
棣棠,出西京,開以九月末,雙紋多葉,自中至外,長短相次,如千葉棣棠狀,凡黃菊,類多小花,如都勝、御愛,雖稍大而色皆淺黃,其最大者若大金鈴菊,則又單葉淺薄,無甚佳處,惟此花深黃多葉,大于諸菊,而又枝葉甚青,一枝叢生至十餘朶,花葉相映,顔色鮮好,甚可愛也。
金䭔子,花比甘菊差大,纖穠酷似棣棠,色艷如赤金,他花色皆不及,葢奇品也,葉亦似,窠株不甚高,金陵最多,開早。
九煉金,一名滲金黃,一名銷金菊。花似棣棠菊而稍大,瓣似荔枝菊而稍禿,開于九月前,外暈金黃,中暈焦黃,葉綠,狹而尖,亞深,葉根多冗,莖紫而細,勁直如鐵,高可一丈。
黃二色,九月末開,鵝黃,雙紋,多葉,一花之間自有深淡兩色,然此花甚類薔薇菊,惟形差小,又近蕊多有亂葉,不然,亦不辨其異種也。
橙菊,花瓣與諸菊絶異,黃色不甚深,其瓣成筩排竪,生于萼上,後乃開作小片,婉孌至于成團,眾瓣之下,又有統裙一層承之,亦猶橙皮之外包也,其中無心。
小御袍黃,一名深色御袍黃。全似御袍黃,瓣稍細,開頗遲,心起突,色如深鵝黃,菊瘦,有心不突。
黃萬卷,一名金盤橙,其色金黃,徑二寸有半,厚三之二,其外夾瓣,其中筩瓣,開遲,葉青而稠,大而瓦,其末團,其亞深,葉根多冗,枝幹偃蹇而麤大,高五、六尺。
鄧州黃,開以九月末,單葉,雙紋,深于鵝黃而淺于鬱金,中有細葉出鈴萼上,形樣甚似鄧州白,但差小耳。按陶隱居云,南陽酈縣有黃菊而白者,以五月採,今人間相傳多以白菊為貴,又採以九月,頗與古說相異,惟黃菊味甘氣香,枝幹葉形全類白菊,疑弘景所說即此。
金絲菊,花頭大過折二錢,深黃細瓣,凡五層一簇,黃心甚小,與瓣一色,顏色可愛。名為金絲者,以其花瓣顯然起紋綹也,十月方開,此花根荄極壯。
垂絲菊,花蕊深黃,莖極柔細,隨風動搖,如垂絲海棠。
錦牡丹,花之紅黃、赤黃者,多以錦名,花之豐碩而矬者,多以牡丹名,或又名秋牡丹。
檀香毬,色老黃,形團,瓣圓厚,開徹整齊,徑幾三寸,厚三之二,氣香,葉幹短蹙。
麝香黃,花心豐腴,旁短葉密承之,格極高勝。亦有白者,大畧似白佛頂,而勝之遠甚。吳中比年始有。
黃寒菊,花頭大如小錢,心、瓣皆深黃色,瓣有五層,甚細,開至多日,心與瓣并而為一,不止五層,重數甚多,聳突而高,其香與態度皆可愛,狀類金鈴菊,差大耳。
薔薇,九月末開,深黃,雙紋,單葉,有黃細蕊出小鈴萼中,枝幹差細,葉有支股而圓。又薔薇有紅黃千葉、單葉兩種,而單葉者差尖,人間謂之野薔薇,葢以單葉爾。
鵝毛,一名鵝兒黃,開以九月,淡黃,纖如細毛,生於花萼上。凡菊大率花心皆細葉,如下有大葉承之,則謂之托葉。今鵝毛花自内至外葉皆一等,但長短上下有次爾,花形小于萬鈴,亦近年花也。
金孔雀,一名金褥菊,蓓蕾甚巨,初開金黃,既開赤黃,徑三寸半,厚稱之,其氣不佳,瓣尖而下垂,隨開隨悴,葉青而濁,長大而皺,其亞深,根冗甚,枝幹偃蹇而麤大,高可一丈。
黃五九菊,花鵝黃色,外尖瓣一層,中瓣茸茸然,徑僅如錢,夏、秋二度開,葉青而稠,長而多尖,其亞深,葉根有冗,枝幹細,而高僅二、三尺。
九日黃,大如小錢,黃瓣黃心,心帶微青,瓣有三層,狀類小金錢,但此花開在金錢之前也,開時或有不甚盛者,惟地土得宜方盛,綠葉甚小,枝梗細瘦。
殿秋黃,一名黃芙蓉,一名金芙蓉,一名近秋黃,一名晩節黃,一名大蠟瓣。花蜜蠟色,徑二寸,有半瓣濶微皺,開於秋末,葉青稀,厚而瓦,大如掌,亞深,枝幹麤勁如樹,高可八、九尺。
小殿秋黃,朶、瓣、葉、幹倶似殿秋黃,而清雅過之。
疊羅黃,狀如小金黃,花葉尖瘦,如翦羅縠,三兩花自作一高枝出叢上,態度瀟灑。
繖葢黃,花似御袍黃而小,柄長而細,萼黃,莖青。
小金眼,一名楊梅毬,一名金帶圍,一名腰金紫。與大金眼同,花朶差小,枝幹稍細,高僅三、四尺。
太真黃,花如小金錢,色鮮明。
黃木香,深黃,小,千瓣,花僅如錢。
黃翦羢,色金黃。
黃粉團,黃花,千瓣,中心微赤。
黃蠟瓣,花淡黃。
錦雀舌,一名金雀舌。重黃,多瓣,瓣微尖,如雀舌。
金玲瓏,一名錦玲瓏,一名金絡索。金黃,千瓣,瓣卷如玲瓏。
錦絲桃,一名錦蘇桃。瓣背紫而面黃,餘類紫絲桃。
黃牡丹,其花鵝黃,其背色稍深。
金紐絲,一名金撚線,一名出谷箋,一名金紋絲。色瑩黃,開遲,高可一丈,痩則薄而小,肥則與銀紐絲同。
錦西施,紅黃,多瓣,形態似黃西施。
黃西施,嫩黃,多瓣。
瑪瑙西施,紅黃,多瓣。
二色瑪瑙,金紅、淡黃二色,千瓣。
錦褒姒,金黃,千瓣,似粉褒似,而韻態尤勝。
鴛鴦菊,一名合歡金。千朶,小,黃,花皆並蔕,葉深碧。
波斯菊,花頭極大,一枝只一葩,喜倒垂下,久則微捲,如髮之鬈,淡黃,千瓣。
茉莉菊,花頭巧小,淡淡黃色,一蕊只十五、六瓣,或止二十片,一點綠心,其狀似茉莉花,不類諸菊,葉即菊也,每枝條之上抽出千餘層小枝,枝皆簇簇有蕊。
紫粉團,黃花,千瓣,中心微赤。
錦麒麟,一名回回菊。其花極耐霜露,徑可二寸,萼黃,瓣初赤紅,既開則面金黃而背赤紅,葉綠而黑,長厚而尖,其亞深,葉根有冗,高可五、六尺。
鶯羽黃,一名鶯乳黃。嫩黃,千瓣,如大錢。
樓子佛頂,花鵝黃,其瓣大約四層,下一層瓣單而大,二層數疊稍縮,三層亦數疊又縮,四層黃萼細鈴,茸茸然突起作頂,徑僅如錢,經霜即白,其葉微似錦繡毬,青而皺,長厚而尖,其亞淺,葉根有冗,其枝幹勁直,高可四、五尺。凡花之外有大瓣,而中有細萼,茸茸然突起作頂,似鈴非鈴,似管非管者,不問千瓣、多瓣、單瓣,當從佛頂之稱,惟鈴、管分明者,則不可得而混也。
黃佛頂,一名佛頭菊,一名黃餅子,一名觀音菊。黃,千瓣,中心細瓣高起,花徑寸餘,心突起似佛頂,四邊單瓣,瓣色深黃。
黃佛頭,花頭不及小錢,明黃色,狀如金鈴菊,中、外不辨,心、瓣但見混同,純是碎葉,突起甚高,又如白佛頭菊之黃心也。
佛頭菊,無心,中邊亦同。
小黃佛頂,一名單葉小金錢。花佛頭,頗瘦,花心微窪。
兔色黃,蓓蕾、葉、幹倶似繡芙蓉,瓣似荔枝菊,色似兔毛,徑僅二寸,殊不足觀。
野菊,亦有三、兩種,花頭甚小,單層,心與瓣皆明黃色,枝莖極細,多依倚他草木而長。別有一種,其花初開,心如旱蓮草,開至涉日則旋吐出蜂鬚,周圍蒙茸然,如蓮花鬚之狀,枝莖頗大,綠葉五出,能仁寺側府城墻上最多。
以上黃色。
九華菊,此品乃淵明所賞,今越俗多呼為大笑,瓣兩層者,曰九華,白瓣黃心,花頭極大,有濶及二寸四、五分者,其態異常,為白色之冠,香亦清勝,枝葉疎散,九月半方開,昔淵明嘗言秋菊盈園,其詩集中僅存九華之一名。
喜容,千葉,花初開微黃,花心極小,花中色深,外微暈淡,欣然丰艷,有喜色,甚稱其名,久則變白,尤耐封植,可以引長七、八尺至一丈,亦可攬結,白花中高品也。
金杯玉盤,中心黃,四旁淺白,大葉三數層,花頭徑三寸,菊之大者不過此,本出江東,比年稍移栽吳下。
粉團,此品與諸菊絶異,含蕊時色淺黃帶微青,花瓣成筩排竪生于萼上,其中央初看一似無心,狀如橙菊,盛開則變作一團純白色,形甚圓,香甚烈,至白瓣凋謝,方見瓣下有如心者甚大,白瓣皆匼匝出于上,經霜則變紫色,尤佳,綠葉甚麤,其梗柔弱。
龍腦,一名小銀臺,一名瑤井欄。出京師,開以九月末,類金萬鈴而葉尖,花色類人間紫鬱金,而外葉純白,香氣芬烈,甚似龍腦,是香與色俱可貴也。
新羅,一名玉梅,一名倭菊。出海外,開以九月末,千葉,純白,長短相次,而花葉尖薄鮮明,瑩徹若瓊瑶然,始開時,中有青黃細葉,如花蕊之狀,盛開後,細葉舒展,始見其蕊,枝正紫色,葉青,支股而小,凡菊類多尖闕,而此花之蕊分為五出,如人之有支股,與花相映,標韻髙雅,非尋常比。
玉毬,出陳州,開以九月末,多葉,白花,近蕊微有紅色,花外大葉有雙紋,瑩白齊長,而蕊中小葉如翦茸,初開時有殻青,久乃退去,盛開後小葉舒展,皆與花外長葉相次倒垂,以玉毬目之者,以其有圓聚之形也,枝幹不甚麤,葉尖長無殘闕,枝葉皆有浮毛,頗與諸菊異,然顔色標致,固自不凡,近年以來,方有此本。
出爐銀,一名銀紅西施,一名粉芙蓉,花寶色,瓣厚大.初微紅,後蒼白,如銀出爐,終始可愛,徑二寸許,形團,葉青而黃,有紋,蠟色,皺而瓦,長厚而尖,葉根冗,莖青,枝幹屈曲,高僅三、四尺。
白繡毬,一名銀繡毬,一名白羅衫,一名瓊繡毬,一名玉繡毬,一名白木犀,一名玉毬。色青白而有光燄,花抱蔕,大于鵝卵,其瓣有紋,中有細萼,開最久,殘則牙紅,葉稀而青,長大而多尖,亞深,枝幹勁直而扶疎,高可一丈。
玉牡丹,一名青心玉牡丹,一名蓮花菊。花千瓣,潔白如玉,徑二寸許,中暈青碧,開早,開徹疎爽,葉青而稀,長而厚,狹而尖,亞深,葉根有冗,莖淡紅,枝幹勁挺,高僅二、三尺。
玉芙蓉,一名酴醿菊,一名銀芙蓉。初開微黃,後純白,徑二寸有半,香甚,開早,瓣厚而瑩,疎而爽,開最久,其殘也粉紅,葉靛色,微似銀芍藥,皺而尖,葉根多冗,莖亦靛色,枝幹偃蹇,高僅三、四尺。
銀紐絲,一名白萬卷,一名萬卷書,一名白萬卷,一名銀絞絲,一名撚銀條,一名鵝毛菊,一名銀撚絲。初微黃,後瑩白如雪,徑可三寸,體薄,開早,氣香味甘,萼黃,開徹瓣紐,則萼亦不見,瓣如紙撚,殘則淡紅,葉青而稠,亞淺,枝幹勁直扶疎,高可六、七尺。
一搻雪,一名勝瓊花。花碩大,有寶色,其瓣茸茸然,如雪花之六出,葉似白西施而長大,幹枝順直高大。
玉寶相,白,多瓣,初開微紅。
蠟瓣西施,一名蜜西蠟瓣。花不甚大,而溫然玉質,其品甚高。此外有紅蠟瓣、大蠟瓣,雖冐蠟瓣之名,而實不相似,惟紫蠟瓣花畧相似,而枝葉又全不類。
白疊羅,一名新羅菊,一名疊雪羅,一名玉梅,一名白疊雪,一名倭菊。蓓蕾難開,中暈青而微黃,開徹瑩白如雪,徑可三寸,厚三之二,其瓣羅紋,其殘粉紅,葉青而稠,大而仰,其末團,其亞深,枝幹勁挺,高僅三、四尺。
一團雪,一名白雪團,一名簇香毬,一名鬭嬋娟。花極白晶瑩,瓣如勺,長而厚,疎朗香清,中萼黃,開遲最久,徑可二寸,殘時紫紅,葉稀似艾,白而青,大而長,尖而厚,濶如掌,亞最深,葉極耐日,深冬五色斑然如畫,枝幹勁直,高可六、七尺。
玉玲瓏,一名玉連環。蓓蕾初淡黃而微青,漸作牙紅,既開純白,其瓣初仰而後䨱,葉青,長而濶,厚而大,有稜角,葉根淨,秋有采色,莖淡紅,枝幹順直,高可至丈。
玉鈴,開以九月中,純白,千葉,中有細鈴,甚類大金鈴,凡白花中,如玉毬、新羅,形態髙雅,而此花可與爭勝。
白麝香,似麝香黃,花差小,亦豐腴韻勝。
蓮花菊,如小白蓮,花多葉而無心,花頭疎,極瀟散清絕,一枝只一葩,綠葉甚纖巧。
萬鈴菊,中心淡黃䭔子,旁白花葉繞之,花端極尖,香尤清烈。
月下白,一名玉兔華。花青,色白如月下觀之,徑僅二寸,其形團,其瓣細而厚,葉青似水晶毬,長而狹,其背弓,其亞淺,其枝幹勁挺,高可三、四尺。
水晶毬,其花瑩白而嫩,初開微青,徑二寸許,其瓣細而茸,中微有黃萼,初褊薄,後乃暄泛,葉稀而弓,青而滑,肥而厚,大而長,亞淺,根有冗,莖青,枝幹挺勁,高可七、八尺。
芙蓉菊,開就者如小木芙蓉,尤穠盛者如樓子芍藥,但難培植,多不能繁。
象牙毬,其花豐碩,初開黃白色,其後牙色,微作鴨卵之形,柄弱不任其花,色稠青而毛,莖亦青。
劈破玉,小白花,每瓣有黃紋如線,界之為二。
大笑菊,白瓣黃心,本與九華同種,其單層者為大笑,花頭差小,不及兩層者之大,其類栗木葉,亦名栗葉菊。
徘徊菊,淡白瓣,黃心,色帶微綠,瓣有四層,初開時先吐瓣三、四片,只開就一邊,未及其餘,開至旬日,方及周徧,花頭乃見團圓,按字書徘徊為不進,此花之開亦若是矣,其名不妄,十月初方開,或有一枝花頭多者,至攢聚五、六顆,近似淮南菊。
玉樓春,一名土粉西。花初桃紅,後蒼白,徑可二寸有半,瓣厚而大,瑩而潤,開疎爽,葉青而毛稀可數,大如茄葉,亞淺,枝幹勁直如木,高可六、七尺。
酴醿,出相州,開以九月末,純白,千葉,自中至外,長短相次,花之大小正如酴醿,而枝幹纖柔,頗有態度,若花葉稍圓,加以檀蕊,真酴醿也。
玉盆,出滑州,開以九月末,多葉,黃心,内深外淡,而下有闊白大葉連綴承之,有如盆盂中盛花狀,世人相傳為玉盆菊者,大率皆黃心碎葉,初不知其得名之繇,後請于識者,乃知物之見名于人者,必有形似之實云。
波斯菊,白,千瓣,狀同黃波斯。
白西施,一名白粉西,一名白二色。花初微紅,其中暈紅而黃,既則白而瑩,徑三寸以上,厚二寸許,瓣參差,開早,葉青而稠,狹而尖,其亞深,葉枝多冗,枝幹偃蹇,高僅三、四尺。
銀盆,出西京,開以九月中,花皆細鈴,比夏、秋萬鈴差疎,而形色似之,鈴葉之下,别有雙紋白葉,謂之銀盆者,以其下葉正白故也,此菊近出,未多見。
木香菊,一名玉錢。大過小錢,白瓣,淡黃心,瓣有三、四層,頗細,狀如春架中木香花,又如初開纏枝白,但此花頭舒展稍平坦耳,亦有黃色者。
銀盤,白,瓣二層,黃心突起頗高,花頭或大或小不同,想地有肥瘠故也。
鄧州白,九月末開,單葉,雙紋,白葉,中有細蕊,出鈴萼中,凡菊單葉如薔薇菊之類,大率花葉圓密相次,而此花葉皆尖細,相去稀疎,然香比諸菊甚烈,又為藥中所用,葢鄧州菊潭所出,枝幹甚纖柔,葉端有支股而長,亦不甚青。
白菊,單葉,白花,蕊與鄧州白相類,但花葉差闊,相次圓密,而枝葉麤繁,人多謂此為鄧州白,今正之。
金盞銀臺,一名銀臺,一名萬鈴菊,一名銀萬管花。外單瓣或夾瓣,薄而尖,白而瑩,中筒瓣,初鵝黃,後牙色,徑可二寸,殘則淡紅,葉青而狹,長而多尖,其亞深,葉根冗甚,枝幹細,偃蹇,高可五、六尺。
佛頂菊,一名瓊盆菊,一名佛頂菊,一名大餅子。大過折二錢,或如折三錢,單層,初秋先開白瓣,漸沁微紅,突起淡黃心,初如楊梅之肉蕾,後皆舒為筩子狀,如蜂窠,末後突起甚高,又且最大,枝幹堅麤,葉亦麤厚。一種每枝多直生,上只一花,少有旁出枝。一種每一枝頭分為三、四小枝,各一花。
小白佛頂,心大突起似佛頂,單瓣。
淮南菊,一種白瓣黃心,瓣有四層,上層抱心帶微黃色,下層黯淡純白,大不及折二錢,枝頭一簇六、七花。一種淡白瓣,淡黃心,顏色不相染惹,瓣有四層,一枝攢聚六、七花,其枝杪六花,如六面仗鼓相抵,惟中央一花大于折三錢,此則所產之地力有不同也。大率此花自有三節不同,初開花面微帶黃色,中節變白,至十月開過見霜則變淡紫色,且初開之瓣只見四層,開至多日乃至六、七層,花頭亦加大焉。
茉莉菊,花葉繁縟,全似茉莉,綠葉亦似之,長大而圓淨。
玉盤菊,黃心突起,淡黃綠邊。
粉薔薇,花似紫薔薇而粉色。
玉甌菊,或云甌子菊即纏枝白菊也,其開層數未及多者,以其花瓣環拱如甌盞之狀也,至十月經霜則變紫色。
白褒姒,一名銀褒姒。多瓣,小花,此花四色,錦者為最,紫者次之,粉者又次之,白其尤勝者。
銀杏菊,淡白,時有微紅,花葉尖,綠葉全似銀杏葉。
銀芍藥,一名芙蓉菊,一名樓子菊,一名瓊芍藥,一名太液蓮,一名銀牡丹,一名銀骨朶。初似金芍藥,後瑩白,香甚,殘色淡紅,葉亞深,與金芍藥同。
白五九菊,一名銀鈴菊,一名夏玉鈴。外瓣一層,純白,其中鈴萼淡黃,徑僅如錢,夏秋二度開,葉青,長大而尖,亞深,葉根有冗,高僅二、三尺。
八仙菊,花初青白色,後粉色,一花七、八蕊,葉尖長而青。
蠟瓣粉西施,一名粉西嬌,一名西施嬌。葉幹全類三蠟瓣,似粉西施而差小,瓣厚不瑩。
白牡丹,純白。
鷺鷥菊,出嚴州,花如茸毛,純白色,中心有一叢簇起,如鷺鷥頭。
蘸金白,一名蘸金香。白,千瓣,瓣邊有黃色似蘸。
瓊玲瓏,白,千瓣,參差不齊。
碧蕊玲瓏,白,千瓣,葉色深綠。
白絨毬,花粉白,餘類紫絨毬。
白翦絨,一名翦鵝毛,一名翦鵝翎。色雪白。
銀荔枝,大㮣似金荔枝。
碧桃菊,其花純白,葉與紫芍藥相似。
艾葉菊,心小,葉單,綠葉尖長似蓬艾。
白鶴頂,似鶴頂紅而色較白。
白鶴翎,一名銀鶴翎,一名銀雀舌,一名玉雀舌。花純白,與粉鶴翎同,瓣皆有尖,下垂。
粉蝴蝶,一名玉蝴蝶,一名白蛺蝶。千瓣,小白花。
白蠟瓣,一名玉菡蓞。花純白,與粉蠟瓣同。
腦子菊,花瓣微皺縮,如腦子狀。
樓子菊,層層狀如樓子。
單心菊,細花心,瓣大。
五月菊,花心極大,每一鬚皆中空,攢成一匾毬子,紅白單葉繞承之,每枝只一花,徑二寸,葉似茼蒿,夏中開,近年院體畫草蟲,喜以此菊寫生。
殿秋白,一名玉玫瑰。花、朶、葉、幹俱類殿秋黃。
寒菊,大過小錢,短白瓣,開多日其瓣方增長,明黃心,心乃攢聚碎葉,突起頗高,枝條柔細,十月方開。
以上白色。
狀元紫,花似紫玉蓮而色深。
順聖淺紫,出陳州、鄧州,九月中方開,多葉,葉比諸菊最大,一花不過六、七葉,而每葉盤疊凡三、四重,花葉空處,間有筒葉輔之,大率花、枝幹類棣棠,但色紫花大爾。菊中惟此最大,而風流態度又為可貴,獨恨色非黃、白,不得與諸菊爭先耳。
紫牡丹,一名紫西施,一名山桃紅,一名檀心紫。花初開紅黃間雜如錦,後粉紫,徑可三寸,瓣比次而整齊,開遲,氣香,葉綠而澤,長厚而尖,其亞深,葉根有冗,枝幹肥壯,高僅三、四尺。
碧江霞,紫花,青蔕,蔕角突出花外,小花,花之奇異者。
雙飛燕,一名紫雙飛。淡紫,千瓣,每花有二心,瓣斜捲如飛燕之翅。
孩兒菊,紫萼白心,茸茸然,葉上有光,與它菊異。
紫茉莉,似梅花菊而紫,花雖小而標格瀟灑,氣味芬馥,不可以常品目之。
朝天紫,一名順聖紫。蓓蕾青碧,花初深紫,後淺紫,氣香,瓣初如兔耳,後尖而覆,鬅鬆而整齊,徑可二寸有半,葉綠而稀,尖亞,細密如縷,枝幹細,紫,勁而直,高可五、六尺。
翦霞綃,紫,多瓣,邊如翦其花,徑二寸許,瓣疎而大,其邊如繡。
佛座蓮,紫,千瓣,瓣頗大,且開殿眾菊,或以為紫牡丹,非。
瑞香紫,一名錦瑞香。花淡紫,如瑞香色,徑寸許,瓣疎,尖而竪,枝葉類金荔枝。
紫絲桃,一名紫蘇桃,一名曉天霞。蓓蕾青綠,花茄色,中暈濃而外暈稍淡,瓣長而尖,初如勺,後平鋪,瓣上有紋色更紫,花徑可二寸有半,厚稱之開微鬅鬆明濶,枝葉俱類紫玉蓮。
墨菊,一名早紫。花似紫霞,觴而厚大,紫黑穠艷,開於九日前,莖葉與紫袍金帶相似,高可五、六尺。史譜云,按宋嘉祐中有油紫,英宗時有黑紫,神宗時色加鮮赤目為順聖紫,皆紫之極,非世俗點染之說也。
夏萬鈴,出鄜州,開以五月,紫色,細鈴生于雙紋大葉之上,以時别之者,以有秋時紫花故也,或以菊皆秋生花,而疑此菊獨以夏盛,按靈寳方曰,菊花紫白,又陶隱居云,五月採,今此花紫色而開于夏時,是其得時之正也,夫何疑哉。
秋萬鈴,出鄜州,開以九月中,千葉,淺紫,其中細葉盡為五出鐸形,而下有雙紋大葉承之,諸菊如棣棠是其最大,獨此菊與順聖過焉,環美可愛。
荔枝紫,出西京,九月中開,千葉,紫,花葉捲為筒,大小相間,凡菊鈴并蕊皆生托葉之上,葉背乃有花萼與枝相連,而此菊上下左右攅聚而生,故俗以為荔枝者,以其花形正圓故也,花有紅者,與此同名,而純紫者葢不多得。
紫褒姒,似粉褒姒而色紫。
賽西施,又名倚欄嬌。淡紫,小,花頭倒側如醉。
紫芍藥,一名紅翦春。花先紅,後紫,復淡紅變蒼白,徑可三寸,厚稱之,其瓣濶大而鬅鬆,開早,氣香,葉薄,綠而澤,稀而多尖,其枝幹順直,高可四、五尺。
繡毬,出西京,開以九月中,千葉,紫,花葉尖闊,相次叢生,如金鈴菊中鈴葉之狀,大率此花似荔枝菊,花中無筒葉,而萼邊正平爾,花形之大,有若大金鈴菊者。
紫鶴翎,一名紫粉盤,一名紫雀舌。花先淡紫,後粉白色。
紫玉蓮,一名紫荷衣,一名紫蠟瓣。蓓蕾青綠,花紫而紅,質如蠟,徑可二寸,瓣如勺,終始上竪,葉全似朝天紫。
瑪瑙盤,淡紫,赤心,千瓣,花極豐大。
紫薔薇,花畧小,似紫玉蓮而色淡。
紫羅繖,一名紫羅袍。花似紫鶴翎,小而厚,色勻,其瓣羅紋而細,葉青,大而稠,根多冗,莖青淡紅,枝幹勁直高大。
紫繡毬,一名紫羅衫。其花粉紫,得養則如紫牡丹之色蒨麗,失養則青紅黃白夾雜而不勻,瓣結不舒,葉類錦繡毬,綠而混,厚而皺。
紫翦絨,四翦絨俱小巧,紫者其名獨振。
金絲菊,紫花,黃心,以蕊得名。
水紅蓮,一名菡蓞紅,一名荷花毬,一名粉牡丹,一名紫粉蓮,一名紫粉樓。花粉紫,初開似紫牡丹,其後漸淡如水紅花色,徑二寸,形團瓣疎,開早,葉綠,稀而可數,濶大而厚,皺而蹙,似芡葉,枝幹勁直,高可一丈,或以為太液蓮,非。
雞冠紫,一名紫鳳冠。千瓣,高大起樓,取象于雞冠花,非以雞之冠為比也。
福州紫,紫,多瓣。
以上紫色。
狀元紅,花重紅,徑可二寸,厚半之,瓣濶而短厚,有紋,其末黃,其紅耐久,開早,葉似貓腳跡,綠而麗,亞深,葉根冗,枝幹如鐵,高僅三、四尺。
錦心繡口,一名楊妃茜裾紅,一名美人紅。徑二寸許,厚半之,外大瓣一、二層,深桃紅,中筒瓣突起,初青而後黃,筒之中嬌紅而外粉,筒之口金黃,爛熳如錦,香清,開與報君知同,葉綠而澤,團而弓,稀而可數,其缺刻如捷葉,枝幹紅紫,細勁順直,高可四、五尺。
紫袍金帶,一名紫重樓,一名紫綬金章。蓓蕾有頂,開稍遲,初黑紅,漸作鮮紅,既開彷彿亞腰葫蘆,亞處無瓣,黃蕊繞之,其徹也,黃蕊不見,攢簇成毬,大如雞卵,開極耐久,葉綠而秀,濶而長,薄而多尖,葉根有冗,莖淡紅,枝幹勁直,高可三、四尺。
大紅袍,蓓蕾如泥金,初開朱紅,瓣尖細而長,體厚,徑可二寸以上,殘色木紅,葉青澤,厚而大,亞深,末團,葉根清淨,莖青,枝幹肥壯順直,高可四、五尺。
紫霞觴,一名紫霞杯。花似狀元紅,厚而大,開早,初重紅,稍開即木紅,葉青,濶而皺,亞深,葉根多冗,枝幹挺勁,高可四、五尺。
紅羅繖,一名紫幢,一名錦羅傘。紫紅,千瓣。
慶雲紅,一名錦雲紅。蓓蕾深桃紅,開則紅黃,並作瑪瑙色,中暈穠而外暈淡,其瓣尖細而鬅鬆,徑二寸有半,厚稱之,葉青澤,厚而長,稍尖,亞深,莖青,枝幹順直,高可四、五尺。
海雲紅,一名海東紅,一名相袍紅,一名將袍紅,一名揚州紅,一名舊朝服。先殷紅,漸作金紅,久則木紅而淡,徑可二寸有半,其瓣初尖而後岐,甚萼黃,其徹也鬅鬆,其葉長而大,青而多尖,其亞深,枝幹壯大,高可四、五尺。
臙脂菊,類桃花菊,深紅淺紫,比臙脂色尤重,比年始有之,此品既出,桃花菊遂無顏色,葢奇品也。
縷金妝,一名金線菊。深紅,千瓣,中有黃線路。
出爐金,一名錦芙蓉。金紅,千瓣,色如爐金出火。
火煉金,花徑寸許,外尖瓣猩紅,其中萼金黃,朶垂,其紅不變,葉綠而澤,稀而瓦長,厚而尖,亞深,枝幹勁直,高可四、五尺。
木紅毬,一名紅羅杉,一名紅繡毬。花初開殷紅,稍開即木紅,徑可二寸有半,下覆如毬,心萼黃甚,莖葉枝幹頗類御袍黃,高可五、六尺一丈。
紫骨朶,一名大紅繡毬,一名紅繡毬。蓓蕾鮮紅,頂如泥金,開甚早,先紅紫,後紫紅,徑可二寸有半,厚二寸,瓣明潤豐滿如榴子,其徹也攢簇如毬,葉類紫霞觴,葉綠而小,根有冗,枝幹勁直,高可四、五尺。
醉楊妃,一名醉瓊環。其色深桃紅,久而不變,其花疎爽而潤澤,小,徑近二寸以上,厚半之,其瓣尖而梗下覆如臍,花繁而柄弱,其英乃垂,其葉青厚,短大而稠,其尖多,其亞淺,葉根冗甚,莖青,枝幹偃蹇,高可五、六尺。
太真紅,嬌紅。
樓子紅,蓓蕾甚巨,開早,初深黑,漸作鮮紅,瓣垂而長,光燄奪目,既開徑可二寸以上,其萼如小錢,初青後黃,其中隱然有頂,有開數瓣上竪者,莖葉如紫袍金帶,枝幹高大,可至四、五尺。
紅萬卷,一名紅紐絲。深紅,千瓣,如萬卷書。
一捻紅,花瓣上有紅點面,徑三寸,瓣大而圓。
紅翦絨,初殷紅,後木紅,徑寸有半,其形薄而瓦,其瓣末碎而茸,攢簇如刺,葉綠,尖而小,其亞淺,其莖紅,葉根清淨,枝幹扶疎,高可三、四尺。
錦繡毬,一名錦羅衫。蓓蕾如栗,其花抱蔕,其初殷紅,既開鮮紅,漸作紅黃色,瓣濶而短,葉似紫繡毬,稀而大,皺而尖,葉根有冗。
鶴頂紅,一名不老紅。花似晚香紅,薄而小,外暈粉紅,中暈大紅,開徹粉紅,瓣下嚲大紅,瓣上攢如鶴頂,葉青,圓而小,枝幹不甚高大。
雞冠紅,紅,千瓣,色如雞冠。
猩猩紅,花似狀元紅而厚,僅二寸,開早,鮮紅耐久,葉澤,長而多尖,莖青,枝幹挺勁,高可四、五尺。
繡芙蓉,一名赤心黃,一名老金黃。初開赤紅,既開中暈赤而外暈黃,其瓣面黃而背紅,徑二寸有半,厚半之,開早,稜層整齊,葉青,澤而脆,亞深,葉根冗甚,枝幹偃蹇而麤大,高可四、五尺。
錦荔枝,金紅,多瓣。
紅牡丹,開早,初殷紅,後銀紅,開最久。
紅茉莉,似梅花菊而紅。
芙蓉菊,狀如芙蓉,紅色。
二色蓮,一名賽紅荷,一名西番蓮,一名蠟瓣紅,一名大紅蓮,一名紅轉金,一名錦蠟瓣。花先茜紅,後紅黃色,其萼黃,徑二寸許,厚半之,瓣如勺而毛,末微皺上簇如蓮萼,黃而大,萼中或突起數瓣,葉綠,長大而多尖,其亞深,葉根有冗,幹勁挺,高可四、五尺。
襄陽紅,並蔕雙頭,出九江彭澤。
賓州紅,一名岳州紅,一名日輪紅。重紅,褊薄如鏇,徑二寸中,黃萼,葉幹似紫霞觴。
土硃紅,其色如土硃。
紅二色,出西京,開以九月末,千葉,叢有深、淡紅兩色,而花葉之中間生筒葉,大小相應,方盛開時,筒之大者裂為二、三,與花葉相雜比,茸茸然,花心與筒葉中有青黃色,頗與諸菊異。
冬菊,花薄而小,徑僅寸半,色深紅,質如蠟瓣,濶而短,開極遲,葉疎青而澤,初似銀芍藥,其後弓而厚,長而尖,亞深尖多,莖紫,枝幹順直扶疎,高可五、六尺。
以上紅色。
桃花菊,劉蒙泉云,粉紅,單葉,中有黃蕊,其色正類桃花,俗以此名,葢以言其色爾,花之形度雖不甚佳,而開於諸菊未有之前,故人視此菊如木中之梅焉,枝葉最繁密,或有無花者。史鑄云,一名桃紅菊,花瓣如桃花,粉紅色,一蕊凡十三、四片,開時長短不齊,經多日乃齊,其心黃色,內帶微綠,此花嗅之無香,惟撚破聞之,方知有香,至中秋便開,開至十餘日漸變為白色,或生青蟲,食其花片,則衰矣,其綠葉甚細小。范成大云,多葉至四、五重,粉紅色,濃淡在桃、杏、紅梅之間,未霜即開,最為妍麗,中秋後便可賞。
粉鶴翎,一名粉紐絲,一名玉盤丹,一名粉雀舌,一名荷花紅。花粉紅,大如芍藥,瓣尖長而大,背淡紅,初開鮮濃,既開四面支撐紫燄騰耀,後漸白紐絲,葉青而稀,濶大如掌,亞深,葉根多冗,枝幹順直而扶疎,高可七、八尺。
垂絲粉紅,出西京,九月中開,千瓣,細如茸,攅聚相次,花下亦無托瓣,枝幹纖弱,其花淡紅似銀紐絲而瓣不紐,其朶俱垂,色態嬌艷,與醉西施、醉楊妃各不相涉,或謂三名即一物,非也。
粉蠟瓣,蓓蕾稀,花微紅,褪白,質如蠟色,徑可二寸有半,厚稱之,氣香,瓣初仰而後覆,其殘如紅粉塗抹,葉青,長大而稀,亞深,葉根清淨,枝幹順直,高可一丈。
粉西施,一名紅西施,一名紅粉西,一名粉西。花豐碩似白西施,初開紅黃相雜,有寶色,開徹則淡粉紅,瓣卷而紐,背慘而紅如猱頭然,柄弱不任,葉青而厚,長而瓦,狹而尖,亞深,葉根多冗,枝幹亦類白西施。
合蟬菊,九月末開,粉紅,筒瓣,花形細者與蕊雜比,方盛開時筒之大者裂為兩翅,如飛舞狀,一枝之杪凡三、四花。
灑金紅,一名灑金香,一名金錢豹。淡紅,千瓣,瓣間有黃色如灑。
紅粉團,一名粉團。花粉紅,徑二寸,厚半之,中暈紅,瓣短而多紋,枝葉似金荔枝而青。
樓子粉西施,一名晚香紅,一名秋牡丹,一名紅粉樓,一名車輪紅。其花粉紅,徑可三寸,厚三之二,其開也遲,瓣圓而厚,比次整齊,中深紅突起,上作重臺,色易淡,葉稠,青而毛,狹而尖,其亞深,葉根冗甚,枝幹亦與白西施同,壯大過之。
醉西施,淡紅,千葉,垂英似醉楊妃。
勝緋桃,一名紅碧桃。格局似碧桃,色似秋海棠,枝葉似紫芍藥而高大不及。
粉褒姒,花粉紅而小,徑二寸有半,瓣尖短,厚而無紋,葉綠而澤,似狀元紅而尖,其亞少,葉根有冗,枝幹偃蹇,或遂以粉西施當之,非也。
大楊妃,一名楊妃菊,一名瓊環菊。粉紅,千瓣,散如亂茸,而枝葉細小,嫋嫋有態。
賽楊妃,粉紅,千瓣,花畧小。
粉玲瓏,一名紫丁香。粉紅,小花,按沈譜玲瓏與萬卷、萬管並載,今人類多混稱,不知玲瓏者疏朗通透之物,卷則書卷、畫卷之類,管則簫管、筆管之類,取象各不同,有詠之連環絡索即玲瓏之別號,于命名之意寖失,不可不辨。
八寶瑪瑙,一名八寶菊。千瓣,粉紅花,花具紅黃眾色。
紫芙蓉,一名勝芙蓉,一名芙蓉菊。千瓣,開極大,其葉尖而小。
粉萬卷,粉紅,千瓣。
粉繡毬,千瓣,淡紅花。
夏月佛頂菊,五、六月開,色微紅。
佛見笑,粉紅,千瓣。
紅傅粉,粉紅瓣。
以上粉紅色。
珠子菊,白色,見本草注云,南京有一種開小花,瓣下如小珠子。
丹菊,見嵇含菊銘云,煌煌丹菊,暮秋彌榮。
十樣錦,一本開花,形模各異,或多瓣,或單瓣,或大,或小,或如金鈴,往往有六、七色,黃白雜樣,亦有微紫,花頭小。
滿天星,一名蜂鈴菊。春苗掇去其顛,岐而又掇,掇而又岐,至秋而一幹數千、百朶。
二色西施,一名紅二色,一名黃二色,一名二色白,一名平分秋色。徑可三寸,厚半之,開最久,瓣葉枝幹皆與白西施同,初開時數朶淡紅,數朶淡黃,迥然不類,半開時,五彩寶色,炫爛奪目,開徹則皆淡桃色矣。
二色楊妃,一名二喬,一名金菊對芙蓉。多瓣,淺紅、淡黃二色,雙出如金銀花,徑僅二寸,其萼黃,其瓣如兔耳,其葉綠而不澤,厚而尖,皺而瓦。
赤金盤,一名脂暈黃,一名琥珀杯。其花初開紅黃而赤,金星浮動,其後漸作醬色,徑可二寸,形薄而瓦,瓣如杓而尖,葉稀,綠而澤,其末團,枝幹紫紅,順直而扶疎,高可一丈。
錦丁香,花畧似紅翦絨,大寸許,瓣疎,初開黃而紅,後紅而黃色,易衰,葉綠,厚而短,尖而長。
檀香菊,一名小檀香。葉幹似檀香毬,花亦相似。
梅花菊,一名試梅菊,一名銀丁香,一名試梅妝,一名壽陽妝,一名銀梅。每花不過數瓣,瓣大如指頂,每瓣卷皺密蹙,下截深黃,上截瑩白,重臺彷彿水仙花,下垂成穟,如梅花清逸,開早,香甚,葉綠,大而皺,尖而長,其亞深,葉根多冗,其枝幹柔細而扶疎,高可一丈,或以為茉莉菊,甚謬。
海棠菊,一名錦菊,一名海棠春,一名海棠嬌,一名海棠紅,一名小桃紅,一名鐵幹紅。色類垂絲海棠,徑寸有半,形薄而瓦,瓣短多紋而尖,愈開愈奇,有寶色,中暈赤,外暈黃,邊暈純白,或數色錯出,變態不窮,葉綠而澤,厚而小,亞深,其枝幹勁直扶疎,高可四、五尺。
蜜西施,蜜色,千瓣。
蜜鶴翎,蜜色,千瓣,與金鶴翎埒,以為蜜繡毬,非也。
蜜繡毬,一名金翅毬,一名金鳳團,一名蜜西牡丹。花蜜色,瑩潤,徑二寸餘,氣香,瓣舒,開遲,其殘也紅而麗,葉青而稠,大而尖,亞深,葉根冗,枝幹偃蹇大,高可四、五尺。
紫絨毬,一名紫絲毬,一名紫蘇桃。蓓蕾圓而綠,如小龍眼大,其開也碧、綠、紅、紫、黃、白諸色間雜,而紫燄為多,瓣細而鑲,四面參差,茸茸如翦,徑僅寸許,圓如毬,葉類朝天紫,小而青,尖亞似少,葉根清淨,枝幹細直而勁,高可四、五尺。
僧衣褐,一名緇衣菊。深栩子色,小。
刺蝟菊,一名栗葉。花如兔毛,朶團瓣,如蝟之刺,大如雞卵,葉長而尖,枝幹勁挺,高可三、四尺。
以上異品。

|增|

|劉蒙泉。菊譜|
銀臺,深黃,萬銀鈴,葉有五出,而下有雙紋白葉,開之初,疑與龍腦菊一種,但花形差大,且不甚香耳,俗謂龍腦菊為小銀臺,葢以相似故也,枝幹纖柔,葉青黃而麤疎,近出洛陽水北小民家,未多見也。

|范成大。菊譜|
藤菊,花密,條柔以長如藤蔓,可編作屏障,亦名棚菊,種之坡上,則垂下裊數尺如纓絡,尤宜池潭之瀕。

|史正志。菊譜|
密友,花頭大過折三,明黃,闊片,花瓣形色不在諸品之下,初開時長短不齊,開極其盛乃齊,至于六層,其中如抽芽數條短短小,心與瓣為一色,狀如春間黃密友花,窠枝低矮,綠葉最繁密,見霜則周圍葉綠變紫色。

|沈兢。菊譜|
諸州及禁苑品類有
樝子菊,花小,色黃,香如樝子。
泰州黃,
黃素馨,
白素馨,
蹙線菊,
鐵腳黃鈴,
黑葉兒,
團圓菊,
柳條菊,
枝亭菊,枝梗甚長,用杖子撐之,即籬菊一丈黃。
碧蟬菊,青色。
鈸兒菊,一種紫梗,開早。一種青梗,開晚。
潛山朱新仲菊坡有
玉盤盂,與金鈴菊相似。
枇杷菊,葉似枇杷,花似金盞銀臺而極大,𨚫不甚香。
舒州有
蜂兒菊,鵝黃色。
水晶菊,花面甚大,色白而透明。
潛江有
鋪茸菊,色綠,其花甚大,光如茸,二月間開。
臨安有
長沙菊,
滿堂金,
壽安真珠,俱黃色。
孩兒白。
婺州有
銷金紫菊,紫瓣,黃沿。
銷銀黃菊,黃瓣,白沿。
乾紅菊,花瓣乾紅,四沿黃色,即是銷金菊。三種乃佛頭菊種也。
浙有
荷菊,日開一瓣,開足成荷花形,眾菊未開,不開,眾菊已謝,不謝。
金陵有
松菊,枝葉勁細如松,其花如碎金,層出於密葉之上。

|史鑄。越中菊譜|
凌風菊,黃色,見山谷詩。
柑子菊,黃色,見后山詩。
楊妃裙,黃色,見徐仲車詩。
蠟梅菊,見聞人善言,菊卿公暇集。

|周師厚。洛陽菊譜|
紫幹子,
五色菊,
黃簇菊,
柿葉菊,
青心菊,
葉紅菊,
黃窠廷子,
探白子,
紅香菊,
釵頭菊,
川金菊,深色,單葉。
川翦金。
按原譜雜採劉、范、沈、史諸譜,以色分類,間有遺逸,續錄于此。

|𢑥考|

|原|

|禮記。月令|季秋之月,菊有黃華。

|唐書。李適傳|凡天子饗會遊豫,惟宰相及學士得從,秋,登慈恩寺浮圖,獻菊花酒,稱壽。

|增|

|山海經|女几之山,其草多菊。

|原|

|列仙傳|文賓取嫗,數十年輙棄之,後嫗老,年九十餘,復見賓年更壯,拜泣,至正月朝會鄉亭西社中,賓教令服菊花、地膚、桑上寄生、松子以益氣,嫗亦更壯,復百餘歲。

|西京雜記|戚夫人侍兒賈佩蘭,後出為扶風人段儒妻,說在宮時,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餌,飲菊花酒,令人長壽。菊華舒時,并採莖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飲焉,故謂之菊花酒。

|神仙傳|康風子服甘菊花、桐實後得仙。

|神鏡記|滎陽郡西有靈源山,巖有紫菊。

|荊州記|縣北八里有菊水,其源旁悉芳菊,水極甘馨,又中有三十家,不復穿井,即飲此水,上壽百二十、三十,中壽百餘,七十者猶以為夭,漢司空王暢、太傅袁隗為南陽縣令,月送三十餘石,飲食、澡浴悉用之,太尉胡廣久患風羸,恒汲飲此水,疾遂瘳,此菊莖短葩大,食之甘美,異於餘菊,廣又收其實,種之京師,遂處處傳植之。

|風土記|日精、治蘠,皆菊之花莖別名也,生依水邊,其花煌煌,霜降之節,惟此草盛茂,九月律中無射,俗尚九日,候時之草也。

|增|

|拾遺記|背明國有紫菊,謂之日精,一莖一蔓,延及數畝,味甘,食者至老不饑渴。

|原|

|續晉陽秋|陶潛九月九日無酒,坐宅邊菊叢中採摘盈把,望見白衣人至,乃王弘送酒,即便就酌。

|續齊諧記|汝南桓景從費長房遊學,長房謂之曰,九月九日汝南當有大災厄,急令家人縫絳囊,盛茱萸繫臂上,登山飲菊花酒,此禍可消,景從其言,舉家登山,夕還,雞犬俱暴死,長房聞之曰,此可代也。

|名山記|朱孺子,吳末入玉笥山,服菊花乘雲升天。

|增|

|歲華紀麗|露凝白玉,菊散黃金。|註|秋日詩,露凝千片玉,菊散一叢金。又云,菊散金風起,荷疎玉露圓。

|原|

|輦下歲時記|九月,宮掖間爭插菊花,民俗尤甚。

|增|

|清異錄|懿宗賞花歌云,長生白,久視黃,共拜金剛不壞王。

|原|

|九域志|鄧州南陽郡土貢,白菊三十斤。

|越州圖經|菊山在蕭山縣西三里,多甘菊。

|歲時雜記|盧公範,重陽日上五色糕,菊花枝,茱萸樹,茱萸為辟邪翁,菊花為延壽客,故九日假此二物以消陽九之厄。

|東坡雜記|菊,黃中之色,香味和正,花、葉、根、實皆長生藥也,北方隨秋之早晚,大畧至菊有黃華乃開,獨嶺南不然,至冬乃盛發,嶺南地暖,百卉造作無時,而菊獨後開,考其理,菊性介烈,不與百卉並盛衰,須霜降乃發,而嶺南常以冬至微霜,故也,其天姿高潔如此,宜其通仙靈也。

|增|

|東坡雜記|夏小正以物為節,如王瓜、苦菜之類,驗之畧不差,而菊有黃華,尤不失毫釐,近時都下菊品至多,皆人以他草接成,不復與時節相應,始八月,盡十月,菊不絕於市,亦可怪也。

|李彥平雜錄|韓魏公在北門有詩云,不羞老圃秋容淡,且看黃花晚節香,識者知其晚節之高。

|原|

|東京夢華錄|重九都下賞菊,菊有數種,有黃白色蕊若房曰萬鈴菊,粉紅色曰桃紅菊,白而檀心曰木香菊,黃色而圓曰金鈴菊,純白而大曰喜容菊,無處無之,酒家皆以菊花縛成洞戶。

|牧䜿閒談|蜀人多種菊,以苗可入菜,花可入藥,園圃悉植之,郊野人多採野菊供藥肆,頗有大悞,真菊延齡,野菊瀉人。

|遯齋閒覽|南方花較北地常先一月,獨菊花開最遲,菊性宜冷也,東坡嘗言,嶺南氣候不常,吾謂,菊花開時即重陽,故在海南藝菊九畹後,至冬半始開,迺以十一月望日,與客泛酒作重九會云。

|增|

|西溪叢語|楚辭云,夕餐秋菊之落英。王逸云,英,華也。類篇云,英,草榮而無實者。後漢馮衍賦云,食玉芝之茂英,言英華之英。洪興祖補註楚辭云,秋花無自落者,讀如我落,其實而取其材之落,此言為是。今秋花亦有落者,但菊蕊不落耳,若云黃菊飄零滿地金,即詩用楚辭之句,且宋書符瑞志沈約云,英,葉也,言食秋菊之葉。據神農本草,菊服之輕身耐老,三月採葉。玉函方,王子喬變白增年方,甘菊三月上寅採,名玉英,是英謂之葉。晉許詢詩云,青松凝素體,秋菊落芳英。

|老學庵筆記|菊花色雖多種,黃者為正,月令他卉皆曰始華,於菊獨曰菊有黃花,正其驗矣,種法有九要,一曰養胎,二曰傳種,三曰扶植,四曰修葺,五曰培護,六曰幻弄,七曰土宜,八曰澆灌,九曰除害,能如此法,便堪為松菊主人,不減淵明矣。

|三餘贅筆|曾端伯以菊花為佳友,張敏叔以菊為壽客。

|花經|菊四品六命。

|乾淳歲時記|都人九月九日飲新酒,汎萸、簪菊,且以菊糕為餽。

|吳興園林記|趙氏菊坡園前面大溪為循堤畫橋,蓉柳夾岸數百株,中島植菊至百種,為菊坡。

|原|

|沈競。菊譜|臨安西馬城園,每歲至重陽謂之鬬花,各出奇異,有八十餘種。 東平府有溪堂,為郡人遊賞之地,溪流石崖間,至秋州人泛舟溪中,採石崖之菊以飲,每歲必得一、二種新異花。

|增|

|澄懷錄|終南五老洞碑記,墨菊,其色如墨,古用其汁以書字。

|原|

|學圃餘疏|菊至江陰、上海、吾州而變態極矣,有長丈許者,有大如盌者,有作異色、二色者,而皆名麤種,其最貴乃各色翦絨、各色憧、各色西施、各色狼牙,乃謂之細種,種之最難,須得地、得人,燥濕以時,蟲蠧日去,花須少而大,葉須密而鮮,不爾,便非上乘,元馭閣老尤愛種菊,京師有一種大紅曰麻葉紅、相袍紅,元馭為翰林時,特命囊之馬首歸,今吾地尚有此種,然開不能大佳,想亦地氣使然,菊中有黃、白報君知,最先開,甘菊可作湯,寒菊可入冬,皆賤種也,而皆不可廢,又有一種五、六月開,亦異種也。

|增|

|懸笥瑣探|范文穆公至能作菊譜,言月令以動、植志氣候,如桃、桐輩直云始華,而菊獨云菊有黃華,豈以其正色,獨立不伍,眾草變詞而言之歟,予始甚疑之,信如譜中所載,其色已不勝其多,而月令獨云菊有黃華,何也,及來河南,行熊耳、錦屏、弘農、崤函諸山,正秋,草木俱衰謝,盡山上下,暨水厓籬落,皆黃菊,大如錢,叢生粲然,乃悟河南為中州,得風氣之正,黃為正色,而正秋時著花,隨地皆有,此月令紀候,所以獨言之也,然則如譜中所載諸品,得無人智力變幻所致歟,則其見述於月令宜矣。

|瓶花譜|各色細葉菊一品九命。

|瓶史|浴菊宜好古而奇者。 菊以黃、白山茶、秋海棠為婢。

|原|

|梧潯雜佩|陸公平泉,初入史館,偶與同館諸公以事謁分宜,眾皆競前呈身遂至喧擠,公獨逡巡却步,時分宜庭中盛陳盆菊,公徐謂曰,諸君且從容,莫擠壞陶淵明也,聞者心媿。

|花史|
王龜齡十朋取莊園卉,目為十八香,以菊為冷香。
吳致堯九疑考古云,春陵舊無菊,自元次山始植。沈譜云,次山作菊圃記,云,在藥品為良藥,為蔬菜是佳蔬。
本草與千金方皆言菊花有子,魏鍾會菊花賦,有方實離離之言,馬伯州菊譜,有金箭頭菊,其花長而末銳,枝葉可茹,最愈頭風,謂之風藥菊,冬收而春種之,據此二說,則菊之為花,果有結子者。
陶隱居與藏器皆言白菊療疾有功,本草圖經言今服餌家多用白者,抱朴子有言丹法用白菊汁。
紫菊之名,見于孫真人種花法,又見于諸譜中,此品傳植已久,故唐宋詩人稱述亦多,蕭穎士菊榮篇,紫英黃萼,照耀丹墀。杜荀鶴詩,雨勻紫菊藂藂色。趙嘏詩,紫艷半開籬菊靜。夏英公詩,落盡西風紫菊花。韓忠獻公詩,紫菊披香碎曉霞。則紫花定是佳品。
屈原離騷經,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王逸註云,言旦飲香木之墜露,吸正陽之精液,暮食芳菊之落華,吞正陰之精蕊。


御定佩文齋廣群芳譜卷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