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廣西轉運使孫君墓碑

廣西轉運使孫君墓碑
作者:王安石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臨川文鈔/11卷》和《王臨川集/卷089

君少學問勤苦,寄食浮屠山中,步行借書數百里,升樓誦之,而去其階。蓋數年而具眾經,後遂博極天下之書。屬文操筆布紙,謂為方思,而數百千言已就。以天聖五年同學究出身,補滁州來安縣主簿、洪州右司理。再舉進士甲科,遷大理寺丞,知常州晉陵縣,移知潯州。潯當是時,人未趨學,乃改作廟學,召吏民子弟之秀者,親為據案講說,誘勸以文藝。居未幾,旁州士皆來學,學者由此遂多。以選,通判耀州。兵士有訟財而不直者,安撫使以為直,君爭之不得,乃奏決於大理。大理以君所爭為是,而用君議編於敕。慶曆二年,擢為監察御史裏行。於是彈奏狄武襄公不當沮敗劉滬永洛城事,又因日食言陰盛,以後宮為戒。仁宗大獵於城南,衛士不及整而歸以夜,明日將復出,有雉隕於殿中。君奏疏,即是夜有詔止獵。蠻唐和寇湖南,以君按撫,奏事有所不合,因自劾,乃知復州。又通判金州,知漢陽軍吉州,稍遷至尚書都官員外郎,提點江南西路刑獄。有言常平歲凶當稍貴其粟以利糴本者,詔從之。君言此非常平本意也,詔又從之。

儂智高反,君即出兵二千於嶺以助英、韶,會除廣西轉運使,馳至所部,而智高方煽,天子出大臣部諸將兵數萬擊之。君驅散亡殘敗之吏民,轉芻米於惶擾卒急之間,又以餘力督守吏治城塹、修器械,屬州多完,而師飽以有功,君勞居多。以勞遷尚書司封員外郎。初,君請斬大將之北者,發騎軍以討賊,及後,賊所以破滅,皆如君計策。軍罷而人重困,方恃君綏撫,君乘險阻,冒瘴毒,經理出入,啟居無時,以皇祐三年三月七日,卒於治所,年五十四。官至尚書工部郎中,散官至朝奉郎,勳至上騎都尉。

君所為州,整齊其大體,闊略其細故。與賓客談說,弦歌飲酒,往往終日,而能聽用佐屬盡其力,事以不廢。在御史言事,計曲直利害如何,不顧望大臣,以此無助。所為文,自少及終,以類集之,至百卷。天德、地業、人事之治,掇拾貫穿,無所不言,而詩為多。

君諱抗,字和叔,姓孫氏,得姓於衛,得望於富春。其在黟縣,自君之高祖棄廣陵以避孫儒之亂。而至君曾大父諱師睦,善治生以致富。歲饑,賤出米穀,以斗升付糴者,得歡心於鄉里。大父諱旦,始盡棄其產,而能招士以教子。父諱遂良,當終時,君始十餘歲。後以君故,贈尚書職方員外郎。君初娶張氏,又娶吳氏,又娶舒氏,封太康縣君。五男子:適、邈、迪、適、遘。適嘗從予遊,年十四,論議著書,足以驚人,終永州軍事推官;邈,今潞州上黨縣令,亦好學能文;狀君行以求銘者邈也。君之卒也,天子以適試秘書省校書郎。二女子,一嫁太廟齋郎李簡夫,一嫁進士鄭安平。君以其卒之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葬黟縣懷遠鄉上林村。

歙之為州,在山嶺澗谷崎嶇之中,自去五代之亂百年,名士大夫亦往往而出,然不能多也。黟尤僻陋,中州能人賢士之所罕至。君孤童子,徒步宦學,終以就立,為朝廷顯用。論次終始,作為銘詩,豈特以顯孫氏而慰其子孫?乃亦以詒其鄉里。銘曰:

在仁宗世,蠻跳不制。饋師牧民,實有膚使。踐艱乘危,條變畫奇。瘭毒既除,膏熨以治。方遷既隕,哀暨山夷。維此膚使,文優以仕。祿則不殖,其書滿笥。書藏於家,銘在墓前。以告黟人,孫氏之阡。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