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廣西轉運使蘇君墓誌銘

廣西轉運使蘇君墓誌銘
作者:王安石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臨川文鈔/12卷》和《王臨川集/卷092

慶曆五年,河北都轉運使、龍圖閣直學士信都歐陽修,以言事切直,為權貴人所怒,因其孤甥女子有獄誣以奸利事,天子使三司戶部判官、太常博士武功蘇君與中貴人雜治。當是時,權貴人連內外諸怨惡修者,為惡言欲傾修銳甚,天下洶洶,必修不能自脫。蘇君卒白上曰:「修無罪,言者誣之耳。」於是權貴人大怒,誣君以不直,絀使為殿中丞、泰州監稅。然天子遂寤,言者不得意,而修等皆無恙,蘇君以此名聞天下。嗟乎,以忠為不忠,而誅不當於有罪,人主之大戒。然古之陷此者相隨屬,以有左右之讒,而無如蘇君之救,是以卒至於敗亡而不寤。然則蘇君一動,其功於天下,豈小也哉?蘇君既出逐,權貴人更用事,凡五年之間再赦而君六徙,東西南北,水陸奔走輒萬里。其心恬然,無有怨悔。遇事強果,未嘗少屈。蓋孔子所謂剛者,殆蘇君矣?

蘇君之仁與智,又有足稱者。嘗通判陝府,葛懷敏之敗,邊告急,樞密使使取道路戍還之卒,再戍儀、渭。於是延州還者千人至陝,聞再戍,大怨,即歡聚謀為變。吏白閉城,城中無一人敢出。君徐以一騎出卒間,諭慰止之,而以便宜還使者。戍卒喜曰:「微蘇君,吾不得生。」陝人亦曰:「微蘇君,吾其掠死矣。」有令刺陝西之民以為兵,敢亡者死。既而亡者得,有司治之以死,君輒縱去,而言上曰:「令民以死者,為事不集也。事集矣,而亡者猶不赦,恐其眾相聚而為盜。唯朝廷幸哀憐愚民,使得自反。」天子以君言為然,而三十州之亡者皆不死。其後知坊州,州稅賦之無歸者,里正代為之輸,歲弊大家數十,君悉鉤治,使歸其主。坊人不憂為里正,自蘇君始也。

蘇君諱安世,字夢得。其先武功人,後徙蜀。蜀亡,歸家於京師,今為開封人也。曾大考諱進之,率府副率。大考諱繼,殿直。考諱咸熙,贈都官郎中。君以進士起家三十二年,其卒年五十九。為廣西轉運使,而官止於屯田員外郎者,以君十五年不求磨勘也。君娶南陽郭氏,又娶清河張氏,為清河縣君。子四人台文,永州推官。祥文,太廟齋郎。炳文,試將作監主簿。彥文,未仕。女子五人,適進士會稽江崧、單州魚台縣尉江山趙揚,三人尚幼。君既卒之三年,嘉祐二年十月庚午,其子葬君揚州之江都東興寧鄉馬坊村,而太常博士、知常州軍州事臨川王某為銘曰:

皇有四極,周綏以福,使維蘇君,奠我南服。元元蘇君,不圓其方,不晦其明,君子之剛。其枉在人,我得吾直,誰懟誰慍,祗天之役。日月有丘,其下冥冥,昭君無窮,安石之銘。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