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山記

廬山記
作者:陳舜俞 北宋
宋陳舜俞撰。舜俞字令舉,烏程人。所居曰白牛村,因自號“白牛居士”。慶曆六年進士,嘉祐四年又中制科第一,歷官都官員外郎。熙寧中出知山陰縣,以不奉行青苗法,謫南康監稅。事跡具《宋史》本傳。舜俞謫官時,與致仕劉渙遊覽廬山,嘗以六十日之力,盡南北山水之勝。每恨慧遠、周景武輩作山記疏略,而渙舊嘗雜錄聞見,未暇詮次。舜俞因采其說,參以記載耆舊所傳,晝則山行,夜則發書考證。泓泉塊石,具載不遺,折衷是非,必可傳而後已。又作俯仰之圖、尋山先後之次以冠之,人服其勤。自記雲:“余始遊廬山,問山中塔廟興廢及水石之名,無能為予言者。雖言之,往往襲謬失實。因取九江圖經、前人雜錄,稽之本史,或親至其處考騐銘誌,參訂耆老,作《廬山記》。其湮泐蕪沒,不可復知者,則闕疑焉。凡唐以前碑記,因其有歲月甲子爵裏之詳,故並錄之,庶或有補史氏”云云。其目有《總敘山篇第一》,《敘北山篇第二》,《敘南山篇第三》,而無第四、五篇。圖亦不存。勘驗《永樂大典》,所缺亦同。然北宋地志,傳世者稀。此書考據精核,尤非後來《廬山紀勝》諸書所及。雖經殘缺,猶可寶貴,故特錄而存之。釋惠遠《廬山記略》一卷,舊載此本之末,不知何人所附入。今亦並錄存之,備參考焉。

编辑

余昔者讀書山中。愛其泉石塔廟之盛,而恨圖志之不詳。遺古略近。或出於愚夫野老之語。言鄙辭贅。可取者無幾。將討論刪次之。未皇暇也。後二十年。仇書秘閣得廬山記。欣然以喜。以為夙願獲遂。而考其所載。疏略尤甚。熙寧五年。嘉禾陳令舉舜俞謫官山前。酷嗜遊覽。以六十日之力。盡南北高深之勝。晝行山間。援毫折簡。旁鈔四詰。小大弗擇。夜則發書攻之。至可傳而後已。其高下廣狹。山石水泉。與夫浮屠老子之宮廟。逸人達士之居舍。廢興衰盛。碑刻詩什。莫不畢載。而又作俯視之圖紀。尋山先後之次。泓泉塊石。無使遺者。成書凡五卷。後三年。余守吳興。令舉扁舟相過。以余山前之人也。出藁見授。請鏤諸板。藏之山間。會余蒙恩移濟南。遽與之別。令舉尋復物故。余益以事役。奔走四方。思一旋歸。茫不可得。輒序其撰述之勤貽。好事君子。庶幾成令舉之志云。

充秘閣校理李常序

予雅愛廬山之勝。棄官歸南。遂得之陽遊覽既久。遇景亦多。或賦或錄。雜為將欲次之。而未暇也。熙寧中。會陳令舉。以言事斥於是邦。山林之嗜既同。相與乘黃犢往來山間。歲月之積。遂得探極觀無所不究。令舉乃採予所錄,及古今之所紀、耆舊之所傳,與夫耳目之所經見,類而次之,以為記其詳,蓋足以傳後。予材不可以應時宜,退老於林壄。令舉以制策擢上第,名聲赫赫驚世。仕不二十歲,乃廢於筦庫。而與予共見於此記,甚可惜也。然推古以較今,豈特一令舉為可惜哉?

江西劉渙序

目錄编辑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