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陵所居竹室記

廬陵所居竹室記
作者:房千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60

凡天地之氣,煦嫗乎春,曦彤乎夏,淒乎秋而冽乎冬。楚之南當冬而且曦,燕之北當夏而且冽。是皆不得氣之中正。人之百骸,上陽而下陰。陽戒於焮,故膏盲欲寒;陰戒於溺,故腎脅欲燠。人之外好,欲軒冕文彩以為榮,似若動且陽焉。人之內好,欲寡慮恬默以為泰,似若靜且陰焉,其門外欲肥馬大車以為熱者,其室內欲虛堂廣廈以為清者,果反是必為災。且妖且病,且亂且窮矣。天地之性,當夏而冽,當冬而曦,其歲時惡。人之百骸,上陽而不能寒,下陰而不能煦,其神瘵。外飾文采,不能動且榮而必慊,其心躁。內思恬默,不能靜且泰而必汨,其志亂。外門淒淒而寒者,內室彤彤而熱者,其士窮。

予三年夏,待罪於廬陵。其環堵所棲者,率用竹以結其四周。植者為柱楣,撐者為榱桷,破者為霤,削者為障,臼者為樞,篾者為繩,絡而籠土者為級,橫而格空者為梁。方大暑,火烘爆,霤坼壤,若墜於爐,若燎於原。舌呀而不能持,支墮而不自運。赫赫爞爞,如列千萬炬於室內。視其門,即寂寥虛闃,若清秋之山焉,若寒浦之波焉。予乃知向所謂天地之氣,人之百骸,與其心形之內外,居室之寒燠,反是果為災,且妖且病,且亂且窮也。今予方窮不能奮,果窮也,其處於是亦宜矣。天地之氣,不能易者也,鄒子有吹律之變;人之生死,不可制者也,俞扁有針砭之術。是二者尢不可革,且有道而得之。今予室之曦,予門之寒,予亦姑思其治之之道。將爇其廬而斬其工竹,室其能永永以爍。予書其詞於壁。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