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六 弇山堂别集 卷十七 卷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弇山堂别集卷十七
  明 王世貞 撰
  竒事述二
  三鄂公
  唐開府儀同三司鄂國公尉遲敬徳宋少保萬夀觀使鄂國公岳飛明太子少保中書平章軍國重事鄂國公常遇春三公皆封鄂皆驍勇善戰稱萬人敵而勳位亦相𩔖常公與尉遲公俱諡忠武岳公初諡武穆後改諡亦忠武又與常公俱贈王爵
  三文成
  漢留侯張良諡文成明誠意伯劉基新建伯王守仁亦諡文成三公皆書生胙茅土其智略勲名略相彷彿
  内閣三楊
  正統初内閣三相為楊文貞士竒楊文敏榮楊文定溥號三楊以居第為别文貞曰西楊文敏曰東楊文定曰南楊西楊以少師八十卒東楊亦以少師七十卒南楊以少保七十五卒其在閣逺者四十餘年最近者亦十六年
  吏部二楊
  楊文襄公一清三總制三邊長吏部加少師太子太師楊襄毅公博再總督薊遼一總督宣大長吏部亦加少師太子太師二公俱弱冠登第姓望名位俱略相當有極同者俱擅將帥之略而所至少戰功有極不同者文襄至内閣首揆夀髙於襄毅一紀而無子襄毅子多而且貴顯
  嘉靖三楊
  嘉靖中前後諫臣獨楊最楊繼盛楊爵疏最直傳天下而得禍俱𢡖爵僅獲終牖下其後同贈官賜祭爵獨缺諡
  三文臣戰功伯爵皆王姓
  文臣封伯雖前後十人然以戰功得者僅三人靖逺伯驥威寧伯越新建伯守仁耳皆王姓威名皆盛於諸伯大竒大竒
  東西王
  王文端直文安英同舉進士為翰林庶吉士同侍讀同為坊長少詹禮左侍對掌制亦以居第為稱文端曰東王文安曰西王
  吏部三王
  吏部尚書凡三王文端公直至少傅太子太師年七十八致仕以八十四卒贈太保忠肅公翺至太子太保八十四致仕以其年卒贈太保端慤公恕至太子太保七十八致仕以九十三卒贈太師三公年夀名徳䘏典皆彷彿又皆王姓其後王太原瓊以七十三再入吏部王陽城國光七十一尚為吏部俱加太子太保俱王姓俱山西而俱七十餘蓋五王矣若後二名徳小劣所謂一解不如一解
  又有竒者文端忠肅去王恭襄初為吏部及今陽城相去正可一甲子而恭襄以前壬午謫戍陽城後壬午削職
  又二王
  王襄敏越以二十六舉進士累官西北以戰功積官至兵部尚書左都御史封太子太傅咸寧伯坐奸黨流徙安陸自列還鄉以太子太保左都總督陜西三邊軍務加少保太子太傅卒於位年七十三王恭襄瓊亦以二十六舉進士累官兵部尚書積軍功加少師太子太師改吏部亦坐奸黨謫戍綏徳自列還鄉以兵部尚書右都總督陜西三邊軍務加太子太保入為吏部卒於位年七十四二公姓同入仕之歳同才略功名年位譏䜛事事同
  又二王
  正徳中王恭襄公瓊為兵部尚書王康毅公憲為左侍郎恭襄入吏部康毅即代之世廟初同解任康毅再起以尚書兼右都總制陜西三邊軍功加太子太保入長都察院恭襄代之亦以尚書兼右都用軍功加太子太保入長吏部康毅後復長兵部在一時卒俱贈少保無不同者
  又兩王司空
  正統中有王永和者以給事中遷王永夀者以御史遷先後為工部左侍郎同署事若兄弟然永和死土木之難贈本部尚書而永夀亦於其月進本部尚書
  湖廣二王徹侯
  湖廣蘄水王聰孝感王忠俱從靖難聰為都指揮忠為都督僉事同日封奉天靖難推誠宣力武臣特進柱國聰武城侯忠靖安侯永樂七年聰為左副將軍忠為左㕘將同日從淇國公北征同日戰歿於臚朐河年皆五十餘自姓氏鄉曲年齒官爵封拜陣亡月日無不同者
  又二王封奪
  永樂元年都指揮同知王友封清逺伯六年以安南功進封侯後以北征不遵詔下獄奪爵都指揮王通以父真死事封武義伯七年以山陵功進封侯後以守安南擅棄地下獄奪爵二侯皆王姓而進封奪爵事體亦同
  又二王
  萬厯十二年十二月禮部右侍郎服滿王錫爵吏部右侍郎王家屏同日入閣錫爵為文淵家屏為東閣俱大學士
  吾州四王
  萬厯壬午甲申間世貞以南大理卿還里而王禮侍錫爵給假省親不出余弟世懋與禮侍之弟鼎爵俱以提學副使一自陜西一自河南乞歸二子生同嵗同為禮部郎同嵗遷提學又同嵗請告而余召為刑部侍郎不赴一時頗稱之為四王者以其名位里居之相埒也余實不敢望禮侍尋召拜相余弟再補福建而鼎爵服除卒余弟轉少卿亦前卒
  吾郡二呉宗伯
  吾呉郡𢎞治中呉公寛以禮書學士東閣管誥勅嘉靖中呉公一鵬亦如之二公俱累官内翰而俱不得入相歿俱贈太子太保俱得上諡一文定一文端今呉中人俱稱呉閣老
  吾郡三陳祭酒
  吾郡成化陳鑑自侍讀學士轉祭酒正徳陳霽自南侍講學士轉祭酒嘉靖陳寰以司業轉祭酒祭酒儒師重職步伍八座不當止而三公同止是官又同陳姓同為吾呉人甚竒
  湖廣二張
  湖廣嘉靖中張公璧以太子太保東閣大學士張公治亦以太子太保文淵閣大學士在位俱踰歳加宫保不數日而病病未久而逝俱贈少保一諡文簡一諡文毅
  嘉靖四張
  鄞人張邦竒為吏部左侍郎蜀人張潮為右侍郎邦竒以翰林院學士掌院潮遷左侍郎兼學士同日加太子賓客未幾邦竒進禮部尚書掌詹事改南吏部潮進尚書繼之而楚人張璧以禮部尚書兼學士掌部張治以學士進吏部右侍郎四張皆光學也而皆在一時
  華亭二張
  華亭張公鎣為南大司馬㕘贊加太子少保後二年同邑張公恱繼之亦加太子少保卒追贈太子太保一諡莊懿一諡莊簡二公年位名徳里居相近今有混以為一人者
  江西二羅
  江西成化丙戌狀元羅公倫以言事外謫後復官止修撰贈左諭徳諡文毅嘉靖己丑狀元羅公洪先亦以言事為民止賛善贈光禄少卿諡文恭相去一甲子地同大魁同言事同講學同從六品得諡同贈官從五品同尤竒絶
  内閣二劉
  正統戊辰進士夀光劉珝年二十三博野劉吉年二十二同為庶吉士同授編修修史經筵進秩無不同者又同主考己丑㑹試珝以吏左侍兼學士吉以禮左侍兼學士同日入閣同日進尚書珝户部吉禮部同日加太子少保自是加太子太保及柱國珝為謹身殿吉為武英殿皆同日最後珝致仕而吉留至少師首殿以卒然同贈三公珝得太保吉得太師同諡文珝得和吉得穆
  又三劉
  劉文靖健在内閣二十年正徳元年以少師首揆致仕四年少傅宇由吏部入閣六日而歸省遂致仕五年少傅忠復入閣不滿嵗亦歸省遂致仕三人在相位有久速人亦薫蕕但皆劉姓而皆河南人為異耳
  二譚
  譚姓最少而宣徳間有譚廣譚青者一時同為左都督俱善將騎兵塞外人畏之俱號譚家馬青子襲指揮亦名廣
  二徐
  今人但知有徐晞之為兵部尚書而不知徐輝之為户部尚書也輝在髙帝時由倉部主事郎中進侍郎尚書晞自兵部主事郎中進左右侍郎至尚書皆不歴他曹皆起本部小吏皆徐姓而又皆常州人一武進一江隂竒甚竒甚
  四羅功名相近
  羅姓非廣而英廟之代有羅凡四而俱以才略任邊事汝敬嘗為庶吉士斥充刑部吏又斥戍交阯未至而赦後以侍講改御史超拜工部右侍郎提督諸衛屯種受賂事發逮問論絞長係久之始出充為事官仍舊屯種引詔徑復職復坐詐傳論斬再赦復官始致仕亨信以庶吉士為給事中謫充交阯吏久之後為御史超拜右僉都御史撫宣大累轉左副都御史皆甲辰進士通給事中以言事陞交阯清化州知州以不肯棄城還為户部員外郎轉兵部郎中從王驥西征坐貪淫不法謫為廣西閘官己巳之難適至復官以兵部郎中超拜右副都御史守居庸入佐院遷右都提督操練數與于謙爭議後冒迎駕功三子俱官鎮撫卒三公俱年七十餘綺以御史遷大理寺丞撫遼東謫戍召還以中書舍人進大理寺少卿使邊還以刑部左侍郎鎮松潘召佐院為左副都御史坐御史論曹石謫為廣西㕘政以怨望為民再坐構訐徵下獄籍其家其姓同官職同任邊事同中間戍削起躓又同
  正統三㑹元
  正統己未㑹元楊鼎以解元登第一甲第二人壬戌㑹元姚䕫以解元登第二甲第一人乙丑㑹元商輅以解元登第一甲第一人楊由侍講擢户部右侍郎轉左進尚書加太子少保致仕卒贈太子太保諡莊敏姚由吏科給事中擢禮部右侍郎轉左以吏部進禮部尚書改吏部加太子少保卒贈少保諡文敏商由侍讀進學士入内閣擢兵部左侍郎尚書改户部進文淵閣大學士改吏部加太子少保謹身殿大學士以少保致仕卒贈太傅諡文毅三公連三科皆以己巳年超拜俱不歴卿寺館幄而名位科甲商尤勝絶又與姚俱嚴郡尤為竒也
  文武二姓名
  嘉靖末有錦衣衛指揮文承武太倉衛指揮使武尚文承武貴妃兄也尚文死受旌古有祖孝孫孫榮祖與此皆可作對
  湖廣一時之竒
  國朝文臣無至三公而獨張文忠居正加太傅至太師進勳上柱國辭歿以為贈錦衣緹帥無至公孤者而獨陸武恵炳加太保兼少傅保傅相兼歿贈忠誠伯方外雜流無至公孤封爵者而陶仲文至少師少傅少保封恭誠伯歿諡榮康恵肅文臣至三公三少相兼得四字諡皆曠代絶典而生時恩禮隆重權勢薫灼亦近世所無歿而不終後追削官諡盡除其子弟官以至籍歿無不同者然皆楚人張為荆州陸為承天陶為黄州而首尾三十年内尤竒
  丁丑三伯讀卷
  讀卷文臣事也與貂蟬無與而丁丑一試内閣則武功伯徐有貞禮部則興濟伯楊善兵部則靖逺伯王驥皆奉天翊衛推誠宣力文臣特進光禄大夫柱國大竒
  胡端敏李康恵名位
  胡端敏公世寧與李康恵公承勛同舉進士同為南京刑部主事郎中相切磋為經濟學旁及古文經術同時為江西屬府知府招捕大盜起功名胡公僅一轉兵備副使同時超按察使胡言事戍至嘉靖初同日轉都御史胡以僉都撫四川李以副都撫遼東後同嵗為南京尚書胡刑部李工部尋以同月胡改北刑部李改北吏部中途胡改都察院李改刑部俱加太子少保明年李進太子太保改兵部尚書提督團營又明年胡公改兵部尚書亦進太子太保致仕卒其又明年李公卒贈俱少保凡上之眷注優禮與才望聲實無不同者而其與張桂諸貴人意合亦同
  江西三功臣
  寧王宸濠之反按察副使胡端敏公世寧發其謀副都御史孫忠烈公燧殉其節副都御史王文成公守仁成其功然皆浙人同舉於鄉者也是嵗為𢎞治壬子場中若有大聲云三人做好事然則非偶然矣
  甲子二相
  嘉靖甲子少師華亭徐公階居首揆而常熟嚴公訥興化李公春芳次之三公皆南直𨽻人嚴李二公同日應制撰文同日進學士同日加太常少卿同日轉侍郎同日轉吏禮部尚書同日入直同日加太子太保同日進内閣又同有老父母同於林下侍養以終今年甲申同歳捐館蓋無所不同者
  二故侯
  太子太保征蠻將軍成山侯王通以擅棄交阯下獄論死久之出為都督同知鎮山陵總兵官鎮逺侯顧興祖以從駕不死難下獄出為都督同知鎮紫荆皆景帝初即位時事也皆失侯而皆無他功狀成山死後始復為伯鎮逺遇赦復侯
  倫氏三元
  倫氏科第之盛已具盛典中諭徳文叙中㑹元狀元通㕘以諒中解元矣而祭酒以訓復以解元及第第二人是父子合三元而贏其二也
  丙辰甲戌狀元
  正統丙辰狀元周旋𢎞治丙辰狀元則朱希周正徳甲戍狀元唐皋萬厯甲戌狀元則孫繼皋攷景泰甲戌狀元則孫賢尤為竒絶
  丁丑狀元
  正徳丁丑狀元舒芬字國裳授修撰之未幾以諫南幸謫外召復官卒萬厯丁丑狀元沈懋學字君典授修撰之未幾以上書諫張相丁憂不合移病歸卒二公才氣略相同而修撰皆無滿任夀皆四十二
  輸粟三元
  嘉靖乙丑廷試第一人范應期丁丑㑹試第一人曹大章成化丙午順天鄉試第一人羅玘皆以輸粟入國子監者大章廷試復第二人而與應期宦皆不達玘入翰林以文行顯至大官其後正徳丙子為周光宙嘉靖戊子為馬一龍辛卯為馬從謙庚子為沈紹慶戊子為王衡而皆中順天皆南直人
  嘉靖二真人
  嘉靖中道士邵元節賜號真人掌道教至禮部尚書賜蟒衣玉帶諡文康榮靖道士陶仲文亦賜號真人掌道教至禮部尚書加三孤封伯諡榮康恵肅夀皆八十二而四字諡千古所無二人偕得之後亦同日削奪
  大科更易
  洪武丁丑取中狀元陳䢿等五十一人俱不刻登科録而親試中韓克忠等六十一人言者謂考試官劉三吾等有私俱下獄故也永樂己丑覆取㑹試下第者熊槩金庠等十餘人以考試官侍講鄒緝等出孟子尚書題誤故也𢎞治己未預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中學士程敏政不得閲卷徐經唐寅不得取以有論敏政鬻題故也嘉靖甲辰進士徐汝孝翟汝儉彭謙焦清等并考試官學士江汝璧等俱逮問除名登科録削汝孝等不録以言官論徇私故也
  甲辰二㑹元
  成化甲辰㑹試第一名儲瓘南直𨽻人仕至户部左侍郎改南吏部左侍郎卒諡文懿嘉靖甲辰㑹試第一名瞿景淳亦南直𨽻人仕至南吏部右侍郎改北禮部左侍郎卒亦諡文懿
  紹興二首甲
  嘉靖丙辰紹興狀元諸公大綬榜眼陶公大臨同里閈為婚姻諸自禮部右侍郎為吏部右侍郎翰林院侍讀學士修實録經筵日講官以萬厯元年卒贈禮部尚書陶亦自禮侍代之銜位贈諡無不同者以二年卒贈官亦同尋己未狀元丁公亦自禮侍代之僅一轉而卒贈官亦同三人後皆有諡陶得文僖丁得文恪諸最後得文懿
  蒲州三孤
  蒲州楊公博以少師居吏部王公崇古以少保居兵部張公四維以少傅居内閣分秩三孤皆密戚也可謂盛而竒者
  全州二相
  廣西之全州僻州也蔣文定冕以成化丁未登第官至少傅太子太傅户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六十二致仕卒贈少師吕文簡調陽以嘉靖庚戌登第官亦至少傅太子太傅吏部尚書建極殿大學士建極即謹身六十三致仕卒贈太保二公為時相首輔名位權力亦同而文定之自樹立敻矣
  餘姚二相
  餘姚謝文正遷成化乙未及第四十七以少詹學士入閣丙寅五十八以少傅太子太傅禮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致仕同邑吕公本嘉靖壬辰進士相去將一甲子四十六以祭酒改少詹學士入閣庚申五十七以少傅太子太傅禮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丁憂俱為第三相者十二年謝公八十二終吕公今年八十二尚無恙文正之初推也凡六人太子太保吏部尚書耿𥙿居首禮部尚書倪岳次之右侍郎兼學士李東陽又次之吏部左侍郎周經又次之禮部右侍郎傅瀚又次之文正居末與第三人李公同用李長沙人也李公本初推亦太子太保吏部尚書聞淵居首南京吏部尚書張治次之吏部左侍郎學士徐階又次之南京兵部尚書韓邦竒又次之禮部侍郎歐陽徳又次之李公居末與第二人張公同用張亦長沙人也其巧符乃爾
  寧波二相
  寧波舊無大拜者自嘉靖至萬厯二十餘年中而有兩相曰袁文榮公煒余文敏公有丁皆進士第三人而余為袁所取士則衣鉢也官皆至少傅太子大傅户部尚書建極殿大學士無一字不同晚途皆甚速而又皆不久夀皆至五十八病亦相𩔖皆好聲酒為懽樂
  三庚戌宗伯非由翰林
  永樂以後禮部尚書如鄭賜李至剛趙羾吕震胡濙石瑁姚䕫鄒幹輩皆不必翰林至周文安洪謨始以翰林得之遂為故事矣獨景泰中楊尚書寧以宣徳庚戌進士嘉靖初席尚書書以𢎞治庚戌進士萬厯中徐尚書學謨以嘉靖庚戌進士皆不由翰林而皆庚戌皆以他部侍郎陞大竒
  四長史
  景泰在郕邸時左長史曰儀銘右長史曰楊翥銘至太子太保兵部尚書掌詹事府卒贈太師諡忠襄而翥先致仕僅加銜禮部尚書而止世宗在興邸左長史曰張景明右長史曰袁宗皋宗皋至禮部尚書文淵殿大學士贈太子太保諡榮襄而景明先卒僅贈尚書大學士四史榮悴大略相同
  二陳司馬
  天順間陳汝言以附太監吉祥忠國公亨冒南城功驟遷至兵部尚書成化間陳鉞以附太監直保國公永冒邊功驟遷至兵部尚書俱有寵招納權賂不踰年而敗汝言死於獄鉞為編民汝言之寵幸威焰無禮甚於鉞其禍亦𢡖於鉞然其姓同所依附及爵位出處亦同
  二馬都督
  天順間馬良者貌温麗少以幼童侍青宫既即位有龍陽之幸襲父職為金吾指揮使累戰功為都指揮南城反正召見之進都督僉事平曹欽進都督同知賜繡蟒衣玉帶凡行幸必從賞賚不貲一日上出獵南海子早朝罷文武羣臣𠉀送午門外見有乘馬從中門諸璫夾而出者以為上也最後上騎而出蓋前騎者良也良喪婦不數月而娶鼓吹達禁中上知之恚曰奴薄行乃爾耶自是不復召至成化初坐與中官王綸有連出廣東從大帥自效正徳間馬昻者宣府指揮也累戰功至都督僉事總宣府兵有女弟已適畢指揮有娠矣美麗善騎射曉番語上聞而召嬖之甚遂進昻右都督一門大小皆賜衣蟒諸大璫皆畏之呼為馬舅臺諫皆有言不聴一日上過昻賜第飲酣欲召幸其妾昻不可上怒而起昻懼請解任女弟亦踈二人姓氏官爵恩倖見疎俱絶相𩔖然良後協賛南京守備鎮守廣西貴州以功名終而昻奪職死其弟都督炅都指揮㫤昊皆得罪
  南直𨽻六相相克
  吾南直𨽻輔臣在林下者少師徐公階李公春芳太子太保嚴公訥萬厯中少師申公時行大拜久之徐公薨已少保許公國大拜未幾李公卒俄而嚴公亦卒吾州王公錫爵復大拜林下遂無一人而三人者皆在閣矣
  文武互用之極
  王靖逺驥王威寧越皆以進士累官尚書左都御史而一挂平蠻將軍印一挂平胡及靖虜副將軍印蓋不止總督而已也李曹公文忠以左都督而兼掌國子監祭酒王新建守仁以戰功封爵而從祀孔廟楊興濟善以布衣散曹而位左都御史封伯遂兼掌禮部及左軍都督府其事至竒故特標著之
  任子官位大於所由
  國朝重科目一途任子多不得大位獨燕府左長史朱復以二品後五品終任子濬為北京行部尚書二品禮部左侍郎儀公智三品任子銘至太子太保兵部尚書一品翰林學士吕公原五品任子㦂至南京太常寺卿三品少詹事劉文恭公鉉任子棨至太常寺卿掌尚寶司三品浙江按察副使陶公成四品任子魯至廣東右布政使二品南京工部右侍郎黄公孔昭任子綰至禮部尚書兼翰林學士二品江西按察司副使許公逵四品任子瑒至錦衣衛指揮使管衛事三品右副都御史孫公燧三品任子堪至都督僉事二品堪任子鈺至都督同知一品品秩皆過於所自一竒也儀銘累任翰林又以尚書掌府黄綰為詹事學士咸極清華之選二竒也儀贈官至特進左柱國太師階勛位秩遂冠人臣三竒也陶復轉䕃子孫至錦衣千户世襲四竒也
  兩任子改翰林給事之異
  宣徳中儀侍郎智子銘以䕃為給事中後改翰林檢討進修撰再進侍讀金殿學幼孜子達以䕃為檢討後改給事中轉左右至兵科都給事中其相反可謂竒矣正徳初許侍郎進入兵部子誥以給事中避言路改檢討與金達事亦相反
  三唐狀元皆戌科
  國朝唐姓狀元僅三人其一為侍讀學士唐臯係正徳甲戌歴丙戌戊戌而至嘉靖庚戌為太常少卿唐汝楫又歴壬戌甲戌而至萬厯丙戌為今翰林修撰唐文獻竒甚
  一母孕兩狀元
  普江王懐中言長樂馬某娶妾有子鐸而妻妬不容嫁之同邑李氏生子騏初曰馬後鐸中永樂壬辰科狀元騏中戊戌狀元















  弇山堂别集卷十七
<史部,雜史類,弇山堂別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