弇山堂别集 (四庫全書本)/卷086

巻八十五 弇山堂别集 巻八十六 巻八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弇山堂别集巻八十六
  明 王世貞 撰
  詔令雜考二
  與魏國公書
  呉王令㫖見為征討廬州城池事除令安慶翼元帥朱文輝總率畢家等寨軍馬收取舒城及調監軍周彧節制同知程德權與同曹平章監㸃軍馬取由便道駐劄伺𠉀總兵官到日攻取城池外今委中書省左相國徐達充總兵官統率平章常遇春胡廷瑞金吾侍衞親軍正都䕶馮國勝雄武衞親軍指揮使傅友德等大勢軍馬直抵廬州務在搶獲渠魁克取城池依奉施行者龍鳳十年三月十六日
  吳王令㫖見為應援安陽攻取廬州城池事今委自中書省右丞廖永忠統領各衞軍馬前去總兵官中書左相國徐達處參隨征進聽受節制依奉施行者龍鳳十年五月 日吳王令㫖命中書省左相國徐達充總兵官統率各衛軍馬直抵荆襄湖南等處㸃視城池撫安軍民依奉施行者龍鳳十年八月初三日
  呉王令㫖命中書左相國徐達充總兵官統率各衛大勢舟師馬步官軍前去克取淮東泰州等處城池撫安黎庶大小官軍悉聽節制依奉施行者龍鳳十一年五月十四日呉王令㫖命中書左相國徐達充總兵官統領各衛大勢軍馬進取張㓂城池各衛將士悉聽節制依奉施行者龍鳳十一年十月初九日
  呉王親筆差内使朱明前往軍中説與大將軍左相國徐達副將軍平章常遇春知㑹十一月初四日捷音至京城知軍中獲㓂軍及首目人等陸萬餘衆然而俘獲甚衆難為囚禁今差人前去教你每軍中將張軍精銳勇猛的留一二萬若係不堪任用之徒就軍中暗地去除了當不必解來但是大頭目一名名解來龍鳯十一年十一月初五日
  親筆前去教總兵知㑹前日廬州俞平章報説安豐軍情𦂳急教早發軍去應援二月十九日再差人前來家中説那厮也則是這般樣子我每船守沙河口修東正陽他連日把馬哨一逢東正陽回去下在劉備城下多日無糧依舊退回安豐不知己後事勢今再差人報與你總兵官知㑹你每那里若是擇的馬軍時便差馬軍來擇不得時也罷龍鳳十二年二月二十日親筆
  呉王令㫖教總兵官徐相國你委付馮同知牢固封閉高郵城門無令賊人得出委付常平章固守海安等處量撥官兵固守泰州城池你將本部精兵及水寨慣戰官軍并常平章摘撥軍馬親率渡江徑抵宜興𠞰捕賊徒依奉施行者龍鳳十二年二月二十日
  令㫖説與總兵官知㑹二月二十一日參軍都事到家説稱海安埧上除孫指揮守城其餘軍馬都來泰州抹子上教常平章上水寨這幾説都好江淮省也無甚麽事前日報那邊軍馬事勢輕重不一俞平章取軍𦂳急大概本官自來不曽獨力主事所料未到是以取軍功切近日報來安豐止則添得竹二一支人馬欠五千人這幾日安豐無糧本軍將欲都退不為大害你每且休上船來我這里又聽説張九四軍好幾支過江了你每且將軍那在泰州等他來攻海安殺他一塲再做商量龍鳳十二年二月二十二日
  前差小先鋒軍中説話取劉平章薛參政領軍馬五百來家去安豐厮殺這等賊是俞平章取的𦂳為這殺便來取來如今俞平章見那里事慢却又差人來男子之妻多在高郵被擄總兵官為甚不肯給親完聚發來這箇比殺人那箇重當城破之日將頭目軍人一概殺了倒無可論擄了妻子發將精漢來我這裏陪了衣糧又費闗防養不住殺了男兒擄了妻小敵人知道豈不抗拒星夜教馮副使去軍前但有指揮千户百户及總兵官的伴當擄了婦女的割將首級來總兵官的罪過回來時與他説話依奉施行者龍鳳十二年三月初二日
  呉王令㫖説與總兵官徐達攻破高郵之時城中殺死小軍數多頭目不㑹殺一名今軍到淮安若係便降係是泗州頭目青旛黄旗招誘之力不是你的功勞如是三月已裏淮安未下你不殺人的縁故自説將來者依奉施行者龍鳳十二年三月初四日
  呉王令㫖教總兵官徐相國將領官軍三萬名乘船并軍馬二千名前去克取安豐城池其餘官軍留於淮安鎮遏仰依奉施行者龍鳳十二年四月初二日
  今再差尅期賫批前去教左相國與同委官朱文正㑹議須要留下精細能幹邊上頭目鎮遏淮安編排隊伍務要防姦此城係新降軍馬理宜乘大軍兵威在彼事斷其初若不如是正軍起去多留鎮淮安少恐編排隊伍有不得頭目做的怨怒一生不可不防就編伍之時有明白倔强不伏及深藏機宻暗地抱怨似這等人休與軍管休留在淮安就乘兵威在彼徐徐起發前來務要力行其安豐攻取竹㓂不可遲緩急宜速去到彼必擒此徒如經過濠州虛實動静降與不降畧看便過仍留韓平章攻取龍鳳十二年四月初四日
  親筆直至安豐總兵官軍前知道即日徐州參政陸聚差人賫到公文説稱王保保遣水陸賊黨欲犯地方告兵䇿應為此教尅期來説與你知道軍前將安豐賊冦已行困住量必有可獲其大軍内摘撥方便船隻能幹軍士頭目前去徐州殺獲賊徒救䕶城池就觀王保保軍勢若何批至速差軍船前去毋得遲慢龍鳳十二年四月十六日三次據江隂報賊依然在范蔡港扎不敢上流此計專在掣兵餘無攻城大戰之計軍中止教廖右丞回水寨大軍不必動江隂頭目每也這般説將來鎮江那軍也教回來他在江上如此怠慢一月之後我必尅泰州泰州尅江北解然此每軍中好生用心闗防今就教江隂來使往軍前見總兵官你再省㑹他來使教回江隂年月日親筆
  呉王令㫖命右相國徐達做總兵大將軍平章常遇春做副將軍統領大勢馬步舟師征取浙西蘇州等處城池招撫軍民仰大小官將悉聽節制依奉施行者龍鳳十二年八月十一日
  教總兵官徐達常平章知㑹姜偃黄橋但係民軍往來路道處所彼處之民不許屯集於這幾處果係復業人户許令散居元宅一旦有謀時刻如何便聚集起此我之利也店市之民不可屯於要道理合移於水蕩中間沙洲處所拘其船隻使民智勇不能施亦我之利也平定通州别行處治若使遷𤼵為軍恐通州下面左右之民聞此一聲速去之心甚重彼各持刃與我相拒未可也軍中再思龍鳳十二年九月十五日
  十一月初三日内使來報捷音己見來降頭目姓名一名名分曉今差内使李順賫批前去軍前教總兵官左相國徐達平章常遇春知㑹黄船到日可差精細官人及伴當人等管伴押解頭目王吕朱梁及一應大頭目星夜赴宜興上岸鎖項前來其餘小軍節次如法押送赴京我自作區處其賊人首目毋得久留軍中恐防有詐龍鳳十二年十一月初十日
  呉王令㫖教總兵官徐相國你委付馮同知牢固封閉高郵城門毋令賊人得出委付常平章固守海安等處量撥官兵固守泰州城池你將本部精兵及水寨慣戰官軍并常平章摘撥軍馬親率渡江徑抵宜興𠞰捕賊徒依奉施行者龍鳳十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劉都事來説土軍王僊被和必瑪勒殺了他王信王仁見圍了和必瑪勒你每可間道差人去與王家通十二日親筆差人前去泰州軍前教同知於今月遲一㑹呉元年正月初九日
  親筆前去軍中教總兵官左相國知近聞知淮安頭目陳律色并元帥三十名又有蘇州城内走出來降的馬軍院判元帥萬户五名及李司徒下桂齊一十名此等之人見日久蘇州不下宻地打話甚有奸意就你跟前小人兒知道不敢對你説今發親批至日火速差人牢固伴解前來庶免憂慮批至毋分星夜呉元年正月十二日親筆教總兵官大將軍副將軍知正月二十六日尅期翟格爾到京方知平章十九日自杭州回至軍中更見杭州事體皆定有人從杭州來説平章省㑹來降人衆甚是磊落不詐正合我之本情今爾兩員大將一員杭州去一員率衆攻蘇州爾兩員所辦之事皆使我無憂我喜我喜今就差人前去你兩箇處説知蘇州既圍定了可將虎賁士一衛盡數𤼵來呉元年正月親筆
  總兵官處問瘦朱兄弟及江上殺死我軍逃去的沈十見在何處營内留下馬的官軍每姓名開來教我知道等那厮來時好合那厮説話軍中切記尋蔣英劉振牛鎮撫熊天瑞及各年叛將的軍人都教拏來正月二十一日呉王書諭大將軍副將軍及諸將等二月二十一日剋期來齎至所稟事務件件詳細一一皆聽命令而後行此古賢臣之當為今合其道然而吾觀於内事務多有軍中可以不稟便行者數事今後軍中合用之物急則從急緩則從緩庶幾便當吾與諸人同起於淮地十有六年今事業已成諸將臣我之心愈見切切社稷之隆邦家之固真可見矣昔鄧禹見光武諫曰今山東未安赤眉青犢之屬動以萬數更始既是常才而不自聽斷諸將皆庸人崛起志在財幣子女争用威力朝夕自快而已非良臣明智深慮逺圖欲尊主安民者也此更始之不才諸將狂愚終為漢光武鄧禹君臣之所得往者湖廣陳友諒姑蘇張士誠兵非不多將非不廣錢糧非不足奈二生皆效更始之所為諸將亦效更始之部屬以致今日為爾諸將所得近聞軍中有民人生理鄉外無擾諸將歡和爾等焉得不與鄧禹同名於天下乎呉元年二月二十一日
  竹家迤北將來的軍一箇也休放在那安豐在家軍十分為數將五分來猾的便將來善的放在那里二十一日大軍自下山東所過去處得到迤北省院官員甚多吾見二將軍留此等於軍中甚是憂慮恐大軍下營及行兵此等雜於軍隊中忽白日遇敵不便夜間遇偷寨者亦不便況各各皆係省院大衙門難以姑假稱之二十一日親筆至日但有權柄之官員無分星夜發來布列於南方觀望城池使伏其心然後用之決無患已如濟寧陳平章盧平章等家小東平馬德家小盡數發來至京之後安下穏當却遣家人一名前赴彼舊官去處言信人心可動吳元年三月二十六日
  親筆前去軍中教總兵官大將軍左相國副將軍常遇春今為太倉守禦人員事教你每知道即日選到舊日隨軍渡江頭目朱禹係黑張副使跟前的今於宣武衛充千户文書到日教充太倉衛指揮副使就做太倉衛總兵官新降的那普萬户教充僉事封印一同守禦見守太倉千户劉衝提回軍前聽調呉元年四月初三日
  令㫖教徐相國可將水陸軍馬二萬人前去取攻興化高郵淮安此數城賊兵高郵軍民不滿五千淮安僅有六千人興化不過是衆百姓自守水陸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取四千五百直𢷬高郵南門西門泰州軍前將起一萬五千人共輳二萬人常平章屯海安别令能幹頭目領三千人守海安城平章軍屯於海安城四外不時出沒巡哨通州鹽塲等處是必小心張冦見我軍馬去攻淮安深入淮地離大軍甚逺必來與常平章厮殺不然使大船於鎮江上下攻畧地面所料不過如此你每有的高見識㝷思説將來這帖子須要拏去教常平章也見除打高郵淮安興化軍馬外其餘不問軍馬都教常平章領在海安征守那里地面吳元年四月十四日
  再贅我的見識則是如此你每見得高處强處便當處隨著你毎意兒行著休執著我的言語恐怕有見不到處教你每難行事也十八日
  差人去軍前徐相國常平章跟前取莊元帥青旗李蔣郎中王指揮李司徒處新發遣看沂州軍馬除土人外實有多少正軍如正軍數目較多時務要俵在益都濟南濟寧徐州邳州俵了之後老小完聚畢日却將馬步精鋭軍挑揀隨軍征進大頭目老小逐時隨機都𤼵來淮安吴元年八月十六日
  吳王聖㫖命中書右丞相信國公徐達做總兵征北大將軍中書平章軍國重事鄂國公常遇春做總兵征北副將軍統領大勢馬步舟師前去征取中原等處城池招來軍將安撫人民大小將士悉聽節制依奉施行者呉元年九月初二日
  教總兵官將各營内新舊見在馬匹數目報來毋得隠瞞就教小先鋒將手抹來回話初二日
  近有一箇穆爾齊一箇面前須要一𤼵取來其壬指揮教徐相國止以差使𤼵落回來除文書上有名字外餘者閒人雜人教盡數𤼵來俱毋容留在軍中呉元年九月初三日
  如得王信沂州若是善降了得其京城本部軍令兩衛權行守禦沂州將王信父子老小盡數起來淮安軟拘王信不可離了左右如得了益都濟南濟寧三郡每郡除益都令一衛軍馬守禦王信本部軍就留五千共一萬人其濟南濟寧亦同這箇縁故務要將王信軍馬指以守城為由分散各處王信軍既在各處聽調宻令各處守禦指揮索取各處軍人老小完聚亦令守禦沂州指揮隨時吳元年九月初十日
  今差小先鋒前去總兵官處議撥馬軍二月十八日江淮省俞平章差王執印來説即日竹二將馬八百匹步軍九千共計萬數自栁灘子渡入安豐如今水起拏住人問説蔣見在陳州整船隻䕶送糧来安豐為這般俞大舍見領船劄在東正陽修月城守了差哨船哨沙河口絶他來的糧道安豐城裏見無糧食便添上這軍一𤼵食用的無了如今竹二見領馬離正陽七里地劉備城劄與我船軍每日對陣至晚又回劉備城馬止有八百内有用者少為這般俞平章差人來説添得馬軍來與那厮殺絶住糧道安豐先下竊詳俞平章所説北方來的人馬不過則是這些時下如此若不與戰絶其糧道先奪安豐恐為後患我如今教小先鋒來你每軍中若擇得劉平章薛參政於内選五百好馬來前去聚著廬州家裏馬軍火速去殺那厮一陣了便來你每商量好時便𤼵來如往要機宻著不要人知初十日
  與徐常馮
  即目王保保今秋八月十五日已將闗中及潼闗失了又被張思道李思齊追過潼闗兩日路程孔興托里巴天保努兵入三晉俞寳棣州大勝殺王保保軍馬三陣追過青河溺水死者不計其數得了馬多即目王保保起了百姓往北去當如今汴梁南陽唐鄧等處俱各不寧河南府八月内被洛河水𤼵漂了三千餘家倉糧流了一半這的是迤北消息如今你軍前但得張家一大陣時便將任亮及他那軍𤼵來我自有道理虎兒將批你看吳元年九月二十一日
  呉王親筆差人齎至軍前教左相國徐達知㑹今後就陣獲到㓂軍及首目人等不須解來就於軍中典刑近自十月二十五日二更二㸃都督府斷事牢内所禁張㓂首目二十四名將牢子打死逃出城外至龍灣三更時分將一隻解軍需的船拏去隨時跟捕去龍灣𤼵快船跟趕必是可獲今後不必解來呉元年十月二十四日這厮每好歹先救高郵他有徐左丞領過的人馬王保保再添他些他那里水路旱路都便當他馬步必從天長路上來徐便後水路或是射陽湖來興化由瓠子角或是寳應來北里來的王保保軍馬必是欺著我軍馬他來太師營那里曹元帥守的那里厮殺可先整兵在高郵𠉀他來拏那厮通州有張九四外甥兒在那里這兵是疑兵必不敢便到海安你每可作急整理髙郵二十四日沂州已下未知總兵攻取山東何處若取益都黄河内必撥好將將新舊黄河但係王保保人馬往來要路處絶斷勿使救兵往來我官軍得以自在攻取山東城池如能先取益都山東邊海城池為我環裹於内豈不囊中之物可不取而招來此説係是坐家之論軍前隨機應變又在自謀勿以我逺料之言為必然吳元年十一月初二日沂州既下王信來其部下得力頭目盡數收拾與王宣父子等管解來但係能幹頭目勿留於軍中勿聽巧説頭目解起軍人全用然是全用須要分於各郡隨我軍征守每軍各帶老小於所守城内住坐止可數千調用不可滿萬吳元年十一月十二日
  若山東城池都下止留萬軍守益都其餘衆守濟寧濟南其大軍進取燕冀河洛然後相機而動兵馬既往濟寧濟南益都其徐州可添舊軍守禦其王信守梁城頭目其名克誠者得之可行枷解來陸參政知此意只教陸參政尋此人呉元年十一月十九日差梅右丞弟去軍前
  皇帝聖㫖説與徐丞相如下了慶陽時教馮都督掌總兵官印信總領大小將士軍馬屯駐慶陽節制各處城池合用軍儲從長規措置如少時問百姓每借助些供用其鞏昌臨洮蘭州等處見守的官人每都不動如軍馬少處添撥將去務要安妥再看蒲州四外寧静不用軍馬守禦時教康同知將見領軍馬分二停親自領去山西省守禦提調太原平陽城池留一停添守陜西其各處城池都要擺布守禦停當然後徐丞相同湯大夫將領一千馬軍回來商議定功行賞那守鎮邊城的官人每先將照㑹去與他誥命送在各官家裏我與大將軍安葬鄂國公常平章了時隨後一同親往軍前定奪守邊今教李平章呉僉都督去軍前與總兵官定議各項事務了畢吳僉都督就在慶陽馮都督處駐守教李平章去陜西省與耿僉都督一同守禦宜令准此洪武二年七月十八日
  皇帝聖㫖教右丞相信國公徐達做征北大將軍浙江行省平章李文忠做左副將軍右都督馮勝做右副將軍御史大夫鄧愈做左副副將軍御史大夫湯和做右副副將軍總率大軍征取地方大小將士悉聽節制宜令准此洪武三年正月十七日
  皇帝制諭征北大將軍徐達副將軍馮勝鄧愈湯和朕起布衣爾等備知近為浙江左丞胡德濟怯陣本將軍合為之事又乃行枷前來此非古將之風爾等豈不知穰苴莊賈剋期㑹軍之令却從軍中解往京師以君問彼之罪若以凡慢功之人一一解來天子處治人必料將軍不敢擅自殺人人皆慢功則將軍之威名何如常言曰閫外將軍令若將軍為立千萬年美名凡有犯者不必送於天子須當以斬砍自由若胡左丞至京師縁治國與治軍不同念其救信州之勇守諸暨之功不忍誅之似此將軍難以率衆今後但有犯令者將軍當依令斬砍自由可依奉施行者洪武三年四月初五日
  説與大將軍知道恁四箇好生議的穏當將着那軍馬合往何處征進呵便去説那甘肅省也無甚麽軍馬如可守時節就撥人守了其餘那土畨西蜀的那些地方可就將軍馬収了那里了大將都把大江裏下來省氣力這是我家中坐著説的未知軍中便也不便恁只揀軍中便當處便行到那有騍馬的地面呵連羣教頭目每趕將些來臨濠我看就臨濠牧養别無甚麽説的縁故止是就陣得的人及陣敗來降的王保保頭目都休留他一箇也殺了止留小軍兒就將去打西蜀了後就留些守西蜀便了洪武三年四月二十日辰時
  得了西蜀留守官員姓名開後
  唐都督 陸都督 陳都督 何文輝 王文簡周立  耿三等
  其餘留守蜀内邊城處皆能幹千户守之聽成都調遣所得蜀軍就留參了舊人守鎮其西蜀頭目盡來赴京凡守禦千户從大將選精鋭的有見識人守除守四邊外成都留兵三萬洪武三年四月三十日筆
  如今北平都衛裏及承宣布政司裏快行多是彼土人民為之
  又北平城内有箇黑和尚出入各官門下如常與各官説些笑話好生不防他又一名和尚係是江西人秀才出身前元應舉不中就做了和尚見在城中與各官説話
  又火者一名姓崔係總兵官莊人本人隨别下潑皮高麗黑鬨隴問又有隠下的高麗不知數
  遣文書到時可將遣人都教來及那北平永平宻雲薊州遵化真定等處鄉市舊有僧尼盡數起來都衛快行承宣布政司快行盡數發來
  一名太醫江西人前元提舉即目在各官處用事又指揮孫蒼處有兩箇回回金有讓子家奴也教𤼵來皇帝聖㫖教魏國公徐達前去北平整理城池操練軍馬仍教濟南等衛指揮僉事盛熙等統領軍馬跟隨魏國公聽調宜令准此
  一合調軍馬
  濟南衛指揮僉事盛熙領本衛官軍二千户
  濟寧左衛指揮僉事房寛厲達領本衞官軍五千户青州衛指揮僉事周興領本衛官軍四千户
  萊州衛指揮同知胡泉領本衛官軍三千戸
  徐州衛指揮僉事司整李彬領本衛官軍二千户洪武四年正月十一日
  皇帝聖㫖教太傅中書左丞相魏國公徐達前去山西整㸃城池操練軍馬凡有調遣迤西迤北征進從便施行太原朔州大同蔚州東勝軍馬及新附各降軍馬官員人等悉聽節制宜令准此洪武四年七月十三日
  皇帝聖㫖教太傅中書右丞相魏國公徐達做總兵官征北大將軍大都督府左都督曹國公李文忠做左副將軍右都督宋國公馮勝做右副將軍衛國公鄧愈做左副副將軍中山侯湯和做右副副將軍統領内外各衛軍馬於北平山西等處從便駐劄相機調遣仍令大小官員悉聽節制宜令准此洪武六年三月初十日
  説與大將軍等王保保此來恐非實意謹防虚詐鐵冠曽言子月有戰此人今來其前賊普賢努鼐爾布哈庫庫徳濟賊衆恐烏合來擾我邊不可不防其王氏被疑逼而逃近塞上或有之不可全信不可全不信廣伏精兵務討實信前者京師發去拏獲的當道驢可放過去盧國公孩兒亦教去爾等諸將出入塞上非一二千騎不可輕行曠漠中忽遇勁敵子細子細洪武六年十月二十七日皇帝手詔諭大將軍徐達兵書有云制人而不制於人卿等率軍塞上已有日時其中動静衆寡王保保安得不知多算勝少算況無算乎此兵法之確論近有自軍中來者言及王保保處逃軍一名盜彼印信前來我營觀其來意甚篤然而古之智將有鬼神不測之機今吾為將軍籌之爾所率者騎士皆前日王保保部屬力不及隨征舊主安知心地果然乎吾所諭者但恐來人入間當以誠待亦以機防以備不虞勿使與人暗言恐中奸計勿誅降人老子云抗兵相加哀者勝今王氏力微智思無數不可不備當籌之萬千勿欺敵勿忘機保全諸軍不戰而屈人兵乃為上智卿其勉之洪武六年閏十一月二十八日
  與曹國公手書
  保兒知道李文忠乳名如今爾做總兵官調遣北平通州永平蔚州大興等處軍馬務要恩威允當機謀中節毋得妄行事務前常平章在時軍中合用之物本官設法指取並不曽缺了凡守禦城池官員他亦能知誰可誰不可葢本官調遣諸人能知詳細這幾年來我不曽臨軍中次等頭目多不知所行得量如何所以徐常二將軍在外多用至誠報我所以不疑動止大軍之權都教他每去施行今常已無了使我如失手足爾在通州住了幾時忽往北平去教孫華二都府官將那軍隊伍務要精細毋作虛名錢糧儉用庶使我不費心力爾若不能似前將鄂國公我那憂煩何可當也爾當體常平昔調兵施行洪武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親筆
  親批付男朱文忠初䝉賜姓為朱洪武三年始復姓李六月初四日威平見陶元帥率兵前來添力守禦城池俟秋涼水枯方遣還營如陶洪元帥并大小頭目軍人至建興翼多加撫恤毋得妄分彼我有失頭目軍心一旦誤事得知罪犯不輕更有守禦南門元帥葛俊多有謀勇張賊前來數遭是不失利皆能處亦與多加替我撫恤使頭目心安只此親批付陶將去不及印六月初四日批示
  再行親批如軍人到速支按月糧米謹 省 押親筆説與保兒老兒親筆至日無分星夜將賫行糧取直逕便路至大將軍徐丞相處作急作急洪武二年八月初五日説與保兒老兒火速將兵星夜前往軍前大將軍處一同破王保保去的遲時悞了事不便兵可取孟津渡河由洛陽陜州潼闗入陜西省至軍前不然時别路恐轉了作急行動洪武二年八月十日
  説與保兒老兒如今大同張都督言老韃靼於該里坡駐扎孔興托里巴軍馬與彼聲勢相應為武朔等郡人民被害若你不曽到總兵官跟前時可差人去總兵官處計稟了可以往西京大同去時軍馬一到時必有大勝若已到總兵官軍前時且守西邊界首不必再動𠉀來春再舉我雖這般説計量中不如在軍上多知備細隨機應變的勾當你也厮活落些兒也那里直要我都料定今後但凡近處逺處有聲息機務相應調兵便行不必拘滯恐悞事機不可不十分小心謹慎用心調用洪武二年九月初八日
  皇帝手書寄駙馬李禎今年正月保兒帥師北征大獲勝利勇冠三軍威鎮塞外在朕歡忻於禎可賀然今既回京速遣還家省侍禎當更加多訓勿作非為使滿朝稱善豈不偉歟臨書誠祝想宜知悉洪武二年十二月初八日説與孫華知道保兒老兒做總兵官你那里在城馬軍都併過鐵鎗好漢便要不好拘了馬選好漢騎我這里發了三四百併了鐵鎗的人來却無馬你那里併下馬來時與他騎將去厮殺拏馬但是紅羅山錦州來的好人敢併鎗的便與馬騎了支米兩石我教宋奉御來看着保兒支分須要一一整齊若不依了時從軍律治你依了我説的明日拏了敵人的時節便見你每功勞洪武三年正月二十日
  母舅説與保兒知道和濟格爾將到手本一个上面寫著的皆是犯號令的人手本上打的也打的是殺的也殺的是若不如此這作歹不怕你在那軍中調守許多軍馬務不要偏向凡事都要中平服人但有偏向不能服衆中平人喜洪武三年二月初五日
  再説與爾家屬三月二十五日起杭已至京師房屋具備了我心已安也教爾知道洪武三年四月九日
  説與曹國公李文忠吾興師肇業諸將勤勞風霜連年久矣朕所不忍前者北敵犯邊遣征北大將軍太傅中書右丞相徐達及右都督宋國公馮勝并爾等將兵邊陲多方備禦今北敵既遁迹二心之民畧入可無大患矣然又聞忽有敵騎五十匹及從騎驀然來哨又不可算無敵故遞文至軍中令徐將爾諸人塞上過冬日夜思之徐馮諸將已勤甚矣爾雖亦勤難同他論今命爾將一切大小侯省指揮等官騎士潜養鋭於山西以防外㓂教徐馮赴京過冬恤我開國之大勲敵人出沒爾獨當之當深謀以備勿怠告洪武六年十月十三日
  説與曹國公知道如今塞地草青戰馬當肥此時彼中必知我軍中動静今後再有些須戰馬時可𠉀他果實如何得他彼中虛實料我十分得勝時方纔出軍與戰若不能知彼止於知己不可輕出得勝之後絶不可深追徐馮二將已於四月初六日至京但與議論彼中事務二將自言不容在家久住月内就行爾當訓教軍士整齊隊伍以𠉀二人至此親筆到日可將那里守禦的步軍權時撥與馬軍看馬馬軍既不在那里留守呵明日戰罷了時馬自回京來步軍仍各還衛軍中一切事勢十分謹慎諸侯省官都知道洪武七年四月初八日親筆
  説與曹國公知道四月初十日特黙齊解赴京師隨即釋放詢問元君及王保保所謀何如本人但言四五月必戰凡戰必在天城白登地面又説王保保若見我這里馬軍好歹退一退佯走一走等我這里馬軍離了步軍時他却來與戰再説道王家這小的只是用拐子馬熟更説必有伏馬特黙齊親聽得的謀算不敢虚説如今我問得特黙齊這般言語彼中虛實頗得其陣勢伏兵皆知之矣今後本人若到天城白登來時我這里務十分仔細戰勝不可深追切莫速戰當持久以待彼中動静然後發兵庶得穏當不可輕易謹慎謹慎洪武七年四月初十日親筆
  母舅親筆教保兒知道如今遼東已勝了北方敵那里時下不敢輕動即目鼐爾布哈與巴延兩箇在鴻哈灘自厮殺鼐爾布哈止有三千馬軍有二千能的其餘無用巴延有馬軍約二千名止有五百精鋭見都互相殺的弱了正好攻取我調湯和前去陜西率馬五千之上往北行今便更調爾往西行將馬軍好的五千就大同一千太原五百共六千餘名於保德州渡河南手裏教湯和引著北手裏爾攻鼐爾布哈後火速於二月十七日午時出西北門星夜西行與濟寧侯同去道兒且留北平大將軍月書到來洪武九年二月初七日親筆
  説與保兒知道今年正月二十一日月犯房第二星主次將憂又二月初六日木星退行犯太微垣左執法星主將相憂又三月初八日火星犯井主將軍有罪我如今將這應有天象一一寫將去爾看爾宜晝夜謹慎恩威毋得妄行日省自身修德以感天人不致事生可保富貴洪武九年三月九日親筆
  説與大將軍知道梅二舍來方知王保保真實消息那厮如今東去北平七百里南離大同五百里把做勁敵呵去我疆塲甚不逺不可不備時當夏首塞上馬肥恐彼又來相擾況四月五月以天象言之秦晉燕三地分有戰未知正在何處然此則是大將軍處整兵謹備觀隙而動赴京一節尚未可輕回洪武九年四月十二日親筆
  老舅家書付保兒教爾知道驢馬做的人當自從守住江西好生的行事不依法度近來我的令㫖為開按察司衙門他三日不接我言教在江上打着船便似教化的一般他又差人往浙西城子裏官賣物事及至開我令㫖不許軍民頭目來聽宻行號令但有按察司裏告狀的割了舌頭全家處死在那里奸人家妻女多端不仁我禁人休去張家那下買鹽他從江西自立批文直至張家鹽塲買鹽江上把截的不敢當儘他往來南臺城裏倉與庫四處俱各有物其餘多等不仁不孝的勾當我心裏悶説不的許多保兒且知道這幾件爾父親到時自有話與他説也保兒守城子休學驢馬爾想爾母親爾便休惱我凡事依首領官行那家好男子他好公主的父親以致這弟   做的事好驢馬所言驢馬者朱文正也的令史都弄此下年久損落不可考




  弇山堂别集巻八十六
<史部,雜史類,弇山堂別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