弔魏武帝文

弔魏武帝文
作者:陸機
文選卷60

  元康八年,機始以臺郎出補著作,遊乎祕閣,而見魏武帝遺令,愾然歎息,傷懷者久之。

  客曰:夫始終者,萬物之大歸;死生者,性命之區域。是以臨喪殯而後悲,睹陳根而絕哭。今乃傷心百年之際,興哀無情之地,意者無乃知哀之可有,而未識情之可無乎?

  機答之曰:夫日食由乎交分,山崩起於朽壤,亦云數而已矣。然百姓怪焉者,豈不以資高明之質,而不免卑濁之累;居常安之勢;而終嬰傾離之患故乎?夫以迴天倒日之力,而不能振形骸之內;濟世夷難之智,而受困魏闕之下。已而格乎上下者,藏於區區之木;光于四表者,翳乎蕞爾之土。雄心摧於弱情,壯圖終於哀志。長筭屈於短日,遠迹頓於促路。嗚呼!豈特瞽史之異闕景,黔黎之怪頹岸乎?觀其所以顧命冢嗣,貽謀四子,經國之略既遠,隆家之訓亦弘。又云:吾在軍中,持法是也。至小忿怒,大過失,不當效也。」善乎達人之讜言矣!持姬女而指季豹以示四子曰:「以累汝!」因泣下。傷哉!曩以天下自任,今以愛子託人。同乎盡者無餘,而得乎亡者無存。然而婉孌房闥之內,綢繆家人之務,則幾乎密與!又曰:「吾婕妤妓人,皆著銅爵臺。於臺堂上施八尺床,繐帳,朝晡上脯糒之屬。月朝十五,輒向帳作妓。汝等時時登銅爵臺,望吾西陵墓田。」又云:「餘香可分與諸夫人。諸舍中無所為,學作履組賣也。吾歷官所得綬,皆著藏中。吾餘衣裘,可別為一藏。不能者兄弟可共分之。」既而竟分焉。亡者可以勿求,存者可以勿違,求與違不其兩傷乎?悲夫!愛有大而必失,惡有甚而必得;智惠不能去其惡,威力不能全其愛。故前識所不用心,而聖人罕言焉。若乃繫情累於外物,留曲念於閨房,亦賢俊之所宜廢乎?於是遂憤懣而獻弔云爾。

  接皇漢之末緒,值王途之多違。佇重淵以育鱗,撫慶雲而遐飛。運神道以載德,乘靈風而扇威。摧群雄而電擊,舉勍敵其如遺。指八極以遠略,必翦焉而後綏。釐三才之闕典,啟天地之禁闈。舉脩網之絕紀,紐大音之解徽。掃雲物以貞觀,要萬途而來歸。丕大德以宏覆,援日月而齊暉。濟元功於九有,固舉世之所推。

  彼人事之大造,夫何往而不臻。將覆簣於浚谷,擠為山乎九天。苟理窮而性盡,豈長筭之所研。悟臨川之有悲,固梁木其必顛。當建安之三八,實大命之所艱。雖光昭於曩載,將稅駕於此年。

  惟降神之綿邈,眇千載而遠期。信斯武之未喪,膺靈符而在茲。雖龍飛於文昌,非王心之所怡。憤西夏以鞠旅,泝秦川而舉旗。踰鎬京而不豫,臨渭濱而有疑。冀翌日之云瘳,彌四旬而成災。詠歸途以反旆,登崤澠而朅來。次洛汭而大漸,指六軍曰念哉。

  伊君王之赫奕,寔終古之所難。威先天而蓋世,力盪海而拔山。厄奚險而弗濟,敵何彊而不殘。每因禍以禔福,亦踐危而必安。迄在茲而蒙昧,慮噤閉而無端。委軀命以待難,痛沒世而永言。撫四子以深念,循膚體而頹嘆。迨營魄之未離,假餘息乎音翰。執姬女以嚬瘁,指季豹而漼焉。氣衝襟以鳴咽,涕垂睫而汍瀾。

  違率土以靖寐,戢彌天乎一棺。咨宏度之峻邈,壯大業之允昌。思居終而卹始,命臨沒而肇揚。援貞咎以惎悔,雖在我而不臧。惜內顧之纏綿,恨末命之微詳。紆廣念於履組,塵清慮於餘香。結遺情之婉孌,何命促而意長!陳法服於帷座,陪窈窕於玉房。宣備物於虛器,發哀音於舊倡。矯慼容以赴節,掩零淚而薦觴。物無微而不存,體無惠而不亡。庶聖靈之響像,想幽神之復光。茍形聲之翳沒,雖音景其必藏。徽清絃而獨奏,進脯糒而誰嘗?悼繐帳之冥漠,怨西陵之茫茫。登爵臺而群悲,眝美目其何望?既晞古以遺累,信簡禮而薄葬。彼裘紱於何有,貽塵謗於後王。嗟大戀之所存,故雖哲而不忘。覽見遺籍以慷慨,獻茲文而悽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