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县革命委员会公安局关于对以王春喜为首的反革命集团案的立案请示报告

张北县革命委员会公安局
关于对以王春喜为首的反革命
集团案的立案请示报告

张北县革命委员会公安局
1976年9月5日
原文标记为绝密,按照《保密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已过保密期限。

县委、地区公安局:

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中,在我县人民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以阶级斗争为纲,掀起抓革命、促生产的大好形势下,一小撮阶级敌人仍有的幻想变天,贼心不死。最近我们发现被杀子弟王春喜纠集一伙社会渣滓,组织反革命集团,妄图等待时机,颠覆无产阶级专政。为保卫无产阶级革命政权,及时打击故人,应立案侦察。现将情况报告如下:

一、线索来源

七月十六日,城关公社公安员王有仓同志报告:大庙滩大队农业学大寨工作组在审查该大队经济问题时,社员张仁、戴帽坏分子李敬元主动向工作组交待,在今年春天本队叶太发展他们参加对口淖公社五永房子村被杀子弟王春喜为首组织的反革命集团。于十七日我们派员进行初步的调查,经过一段工作,特别是经过叶太初步证实,是一起现行反革命集团案。

二、基本案情

王春喜、男、现年三十九岁、贫农出身、初中文化、汉族、原籍是武清县人,现住对口淖公社五永房村,其父王进得在“一打三反”中被镇压。以王春喜为首的反革命集团的核心,有杨占文是城关公社永胜昌人,今年在大营滩水库当民工,于五月十七放炮被炸死,该杨因搞反革命集团曾被判刑十年,是劳改释放犯;有张北镇西关李存亮,其父在清队中被定为严重政历问题,文化大革命被斗过,该李在宣化钢厂因乱搞两性关系,搞军婚,被开除;有城关公社大庙滩村叶太,曾任生产队付队长,经济不清,经常酗酒。他们在六八年赤城三线修公路和七三年在大营滩修水库相识,于一九七四年开始搞反革命活动。先是喝酒交朋友勾结在一起,发泄对我党和政府的不满,对社会主义的不满;后是交“政治朋友”,不交“狗肉朋友”,要干一番“事业”。他们的“事业”就是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搞反革命活动。王春喜口口声声是要报“杀父之仇”,杨占文把劳改称做“十年铁窗”,现在当“下等社员”;李存亮总觉得自己有“才能”,就因为点作风被开除“冤枉”,对其父文化大革命被斗不满;他们有着—致的反动思想和立场。叶太,因系酒徒,为了喝酒不花钱,取得他们的信任,说自己在部队当通讯兵时,六二年蒋匪窜犯大陆和蒋帮私自通报,违犯通规被复员。由于臭味相投,他们经常聚会在杨占文和李存亮家喝酒、放毒。特别是北京天安门广场反革命政治事件发生后,他们的活动开始猖狂起来,说什么“天快要变呀”!“苏联乘这个机会肯定要打过来”,“我们要准备配合”,因而开始秘密发展组织,“扩充人员”,妄图建立反革命队伍,动摇无产阶级专政。王春喜在其家对叶太说:“我看你们村的李敬元、张仁、张义就不错,你回去做做工作行不行。”叶回村积极发展李敬元、张仁、张义三人参加反革命组织。据了解王春喜在王永房子、李存亮在西关都有一把子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待进一步工作。

三、立案根据:

1、由于其反动立场所决定,他们诬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幻想变天,颠覆无产阶级专政。

以王春喜为首的一伙人,有的是被杀子弟,有的是劳改释放犯、有的是流氓,有的是盗窃犯,他们是一伙社会渣滓,是被打击处理的对象,有着共同的不满现实的反动思想基础。有一次王春喜到城关公社大庙滩衬叶太家,借讲形势、十次路线斗争之机,恶毒攻击领袖。他说:“十次路线斗争都是中央的大头头搞的,都没有成功,看来他(指领袖)还有几天天下”,“林彪和他(指领袖)最好,最后也把他闹死,手段真绝呀!”王春喜一伙的险恶用心已暴露无遗,他们恶毒攻击党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诬蔑伟大领袖毛主席,为林贼鸣冤叫屈。李存亮对王春喜的两个弟弟进行反革命教育,有一次在王家说:“听说你们两个要和你哥哥分家,你们家是什么家?被杀的家庭;你哥哥东跑西颠的为什么,是为了他一个人吗?你二哥三十四、五找不上对象是没人给吗?不是,是被改造了的原因(曾被我拘押)。你们报杀父之仇忘了吗?今后我要再听到你们对你哥哥不尊敬,坚决对你们不客气”。在李讲后,王的两个弟弟表示今后不分家了。特别是在天安门广场反革命政治事件发生后,他们认为时机已到,蠢蠢欲动,首要分子王春喜对李存亮、叶太等集团成员说:“天安门闹事,一下聚集十来万人,肯定是有组织,有纲领的,闹事的人有工人、有学生,他们也是对社会不满吗?”“有很多国家干部也是不满吗”!他还说:“苏联比中国要强大的多,趁这个机会,肯定会打进来的,天是快变呀”,王春喜还说:“我王春喜报杀父之仇的日子到呀!”“苏联一打进来,就是我报仇之日”。因此,他们密谋要扩充人,到时要“配合”,到那时“哪怕好活一天也高兴”。他们寄希望于苏联,时刻幻想变天,十分猖狂。

2、据叶太交待,首要分子王春喜为达到反革命野心,发展叶太参与反革命集团,目的是因为叶当过通讯兵,准备让叶搞无线电。叶已向张仁、李敬元讲了此事,叶并向张、李讲,“王有个红本本,是特务证,到北京可以取钱”,叶太还交待说:“王春喜北京有人,每年去一次,人家家里摆设的好不能说了,住的四层楼,难道咱们就是天生的受苦人”,经查王的妻舅是北京装甲兵司令部参谋,和王来往关系密切。

3、他们长期偷听敌台,王春喜、李存亮有六管亮波段卫星牌收音机各一架,杨占文也有半导体收音机—架,长期偷听苏修和蒋匪等敌台广播。他们和叶太说:“收音机不错呀,你也买一个吧!能听台湾的消息,苏联的消息”。

4、这些人有时间,有机会长期频繁往来,经常在一起酗酒,扩充组织,搞反革命活动。从七四年以来由于李存亮家往西关成了自然的联络站,王春喜家住五永房子离城十五里,东关又有其外父;杨占文家永胜昌离城四、五里,城里又有家,又系光棍;叶太住大庙滩,离城十里,他们虽然不在一村居住,但进程都很方便,有机会有条件经常活动于—起。他们经常在李存亮、杨占文家酗酒,有时四、五人在杨家过夜,可以任性发泄不满,时间一长他们就互相勾通了反动思想为搞反革命集团造成了必要的准备工作。他们在生产队都不能坚持很好的生产劳动。据群众反映王春喜今年参加劳动好于往年,但上半年一月份仅得工分24分,二月份40分,三月份10分,四月份217分,五月份301分,六月份126分,前几年的情况可想而知了。

根据以上情况,我们认为应立案侦察尽快查清,及时打击,为此提出如下意见:

①在党委领导下,以一名付局长挂帅,抽调三名侦察干部和对口淖、城关公社公安员组成专案班子,依靠群众,查清他们全部罪恶活动和组织名称、纲领,及时破案打击敌人现行破坏活动。

②争取叶太彻底交械投降。叶太、现年38岁、中农成份、退役军人,曾任生产队付队长,家庭历史都未发现问题。为了证实李进元、张仁交待是否真实,在八月二十九日正面触动了叶,经过交待党的政策,叶已初步交待了其参与反革命集团的罪行,鉴于叶参与集团活动的原因很大成份是爱喝酒,因此应当首先向其交待政策,尽快争取其彻底坦白交待;主要骨干分子李春亮,男、现年29岁,贫农成份,其父李龙在曹凯部下当过兵,有严重政历问题;该李因作风问题于七—年被宣化钢厂开除。在今年八月十九日夜组织西关大队地富、反坏分子子弟安春明等十一人手持木棒到张北中心林场偷果子2OO余斤,当被发觉后,企图和林场工人硬干,公开喊话威吓看果子的工人,并准备抢林场捉住他们偷果子的人,后因林场将人带到场部围墙内,不便行动,才散回家中。该李系集团中的核心人物,他的家起着联络站的作用,为及时搞清集团案件,防止串供,我们的意见以其组织人偷水果为名对其进行拘留,通过内审以查清案件。

③在尽快查清外围后,审查首犯王春喜。目前掌握除上述情况外,王春喜周围和王关系好的还有李发、李义、张宽、赵振玉、梁顺等人,查清他们的关系后,为及时破案打击故人,审查首犯王春喜。

以上报告妥否,请批示。

河北省张北县革命委员会公安局

一九七六年九月五日



PD-icon.svg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本作品不适用于该法。如不受其他法律、法规保护,本作品在中国大陆和其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不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作品包括:
(一)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
(二)时事新闻;
(三)历法、通用数表、通用表格和公式。

  1.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五条第(一)项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和该条例中的“时事新闻”定义为“通过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报道的单纯事实消息”。
  2. 中文维基文库社群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演讲,不总是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