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萱四景宮女

張萱《四景宮女》
作者:元好問 金朝
本作品收錄於《元好問集/34》和《元遺山集/卷34
畫記。

一轉角亭,桷欄楹檻,渥丹為飾,綠琉璃磚為地。女學士三,皆素錦帕首。南向者,綠衣紅裳,隱几而坐,一手柱頰,凝然有所思。其一東坐,素衣紅裳,按筆作字。西坐者,紅衣素裳,袖手凭几,昂面諦想,如作文而未就者。亭後來禽盛開,一內人不裹頭,倚欄仰看。凡裳者皆有雙帶下垂,幾與裳等,但色別於裳耳。亭左湖石,右木芍藥。一素衣紅裳人剪花,一人捧盤承之。一人得花,緩步回首,按錦帕,插之髻鬟之後。此下一人錦帕首,淡黃錦衣,紅裙,袖手而坐。並坐者吹笙,左二人彈箏合曲。右一人黃帽,如重戴而無瀝水,不知何物,背面吹笙,乃知錦帕有二帶繫之髻鬟之後。一小鬟前立按拍,一女童舞,一七八歲白錦衣女,戲指於舞童之後。吹笙者,紅衣素裳,箏色、笛色、板色,素衣紅裙。已上為一幅。

一湖石,芭蕉竹樹,紫薇花繁盛。花下二女,憑檻仰看團花。藍紗映生衣,紅纈為裙。並立者白花籠,紅綃中單。三人環冰盤坐:一紅衣者,顧憑檻看花者,二白衣相對。女侍二:一挈秘壺,一捧茗器。四人臨池觀芙渠鸂鶒,一坐砌上,一女童欲掬水弄操。便面者十一人,便面皆以青綠為之。琵琶一,笙一,簫笛三,板一,聚之按上。二藤杌在旁。為一幅。

一大桐樹,下有井,井有銀床。樹下落葉四五。一內人,冠髻,著淡黃半臂,金紅衣,青花綾裙,坐方床。床加褥而無裙。一搗練杵倚床下。一女使植杵立床前,二女使對立擣練。練有花,今之文綾也。《畫譜》謂萱取「金井梧桐秋葉黃」之句為圖,名《長門怨》者,殆謂此耶?芭蕉葉微變,不為無意。樹下一內人,花錦冠,綠背搭,紅繡為裙,坐方床。繒平錦滿箱,一女使展紅纈托量之。此下秋芙蓉滿叢,湖石旁一女童持扇熾炭,備熨帛之用。二內人坐大方床:一戴花冠,正面九分,紅繡窄衣,藍半臂,桃花裙,雙紅帶下垂,尤顯然;一膝跋床角,以就縫衣之便。一桃花錦窄衣,綠繡襜,裁繡段。二女使掙素綺,女使及一內人平熨之。一女童白錦衣,低首熨帛之下以為戲。中二人,雙綬帶,胸腹間繫之,亦有不與裙齊者。此上為一幅。

一大堂,界畫細整,脊獸獰惡,與今時特異。積雪盈瓦溝,山茶盛開,高出簷際。堂錦亦渥丹,而楹桷間有青綠錯雜之。堂下湖石,一樹立湖石旁,其枝柯蓋紫葳也。堂上垂簾,二內人坐中楹,花帽冪首,衣袖寬博,鉤簾而坐,如有所待然。女使五人:二在簾楹間;一抱孩子,孩子花帽綠錦衣,女使抱之,蹇簾入堂中,真態宛然;二捧湯液器。一導四內人外階,衣著青紅各異。三人所戴,如今人蠻笠,而有玳瑁班,不知何物為之。一內人,擁花帽,與前所畫同。一女使從後砌下,池水凍結,枯蒲匝其中,凍鴨並臥,有意外荒寒之趣。已上為一幅。

人物每幅十四,共五十六人。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