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說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卷第二十四 張說之文集 卷第二十五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補一卷

說之文集卷第二十五

 碑銘

  盧思道碑     䔥公神道碑

  楊君神道碑    馮公神道碑

  元公碑

   齊黄門侍郎盧思道碑

有齊黄門侍郎范陽盧公諱思道字子行𣵠人也其

先姜姓世祚東海别為盧氏家于北燕自漢世中郎

将植至侍中陽烏徴君之子禀天靈傑承家令𮜿清

明虗受磊落標竒言不詭随行不茍合逰必英俊門

無塵雜至扵求巳勵學探道覩奥思若泉涌文若春

華精㣲入虗無變化合飛動斯固非學徒竭才仰鑚

之所逮也事齊歴散𮪍侍郎以文翰直中書中廢復

進至給事黄門侍郎待詔文林館武平末天子揔兵

禦寇太子監國于𣈆陽公留綜宫朝兼典樞宻及皇

輿敗績於外而百寮蕩析於内公節義獨存侍從趣

鄴告至行賞授儀同三司入周除御正上士定者歸

郡郡人祖英伯作難公脅在其旅幽都既平玉石将

燎頼元帥于文公舉以舊有令聞引謁因命草露板

■就駭其䴡異敏釋於齊斧之下揖子群士之上除

掌教上士隋髙祖為丞相也遷武陽太守以母老乞

解職優詔許之後復徴為散𮪍侍郎奏内史侍郎事

開皇六年春秋五十有二終於長安反葬故里凡

更臣三代易官十七𠕅降一免二去職八平除擢遷

者四而已公䖏屯安真賦詩頽飲視得失蔑如也臨

難無懾在黜無愠危不去主仕不違親休明有禮賔

之盛㒹覆無淪胥之禍其大雅者歟夫禮儀損益公

能言之故與熊安生詳定齊禮三墳五典公能讀之

故與薛道衡侍學儲后公國華人望光照鄰邦故所

居之朝應對賔客脩詞抗議允執其中故青𤨏黄縑

異代咸掌大名之下豈誣也哉昔仲尼之後世載文

學魯有㳺夏楚有屈宋漢興有賈馬王楊後漢有班

張雀蔡魏有曹王徐陳應劉晋有潘陸張左孫郭宋

齊有顔謝江鮑何劉沈謝徐𢈔而北齊有温刑盧薛

王皆應世翰林之秀者也吟詠情性紀述事業(⿰氵閠)

王道發揮聖門天下之人謂之文伯於戯國有校家

有塾禄位以𭄿風雅猶存然千数百年群心相讓竟

稱者若斯之鮮矣才難不其然乎然則飛黄虗騁百

轡遺路鷦鵬天運萬翼無階文士檀名當時垂聲後

代亦云才力之絶衆故爾開皇以来百三十餘載天

賛唐徳生此多士公之玄孫曰藏用濟羙文館重禄

黄門永惟衣冠子孫邑里多改先入封𣗳歳代将平

迺假詞菲才刋石表隧庻乎渉齊地者不薪栁恵之

隴過刑山者無惑子産之墓至矣乎盧氏之子其用

心也逺矣銘曰

 彧彧黄門 實天生德 才盖一世 榮聞四國

 文王既没 文在人引 公爲宗匠 當朝與能

 龍躍春 鳯鳴朝升 或頌或變 或雅或承

 理以神合 聲以妙徴 髙視睢渙 與君代興

 人之云亡 十有一紀 斯文未丧 施于孫子

 新作豊碑 徳音不巳

   贈吏部尚書䔥公神道碑

仁以度心施物義以由道利貞孝以養志安親慈以

教忠有後舉四行之尤善成百弋之餘慶盖得之於

䔥府君矣公諱灌字玄茂蘭陵人帝髙辛之苗裔也

玄鳥授命教敷五徳白雲入房網開三靣㣲子封宋

樂叔居䔥氏族之始也相國下奉大夫師漢門閥之

宗也大齊以粛竹膺期踐皇帝之位大梁以木刃興

運張天地之圖傳寳祚扵一家易鴻名扵兩漢青盖

入洛重南國之衣冠白馬朝周盛西雍之賔客公即

梁宣皇帝之玄孫明皇帝之曽孫大父南海王珣入

隋封梁國公繤徳乾坤承靈SKchar哲舊邦雖改見周𪔂

之時䡖新社仍封知晋封之必大考鈞中書舎人率

更令引文館集賢兩館學士學窮祕頥文標宗匠廣

愽幽深契神無迹温良㳟儉與道爲徒是謂啓迪後

昆而焜燿前烈者也公揔山河之粹氣注日月之末

光心根孝友器包禮樂動躡思後故口無擇言照在

機前故身無擇行加以啓蓬山之塞路入藏室之玄

関四科得游夏之門六藝取鍾王之雋年十八明經

髙第𥙷代王功曹王昇儲改通事舎人又換内直監

曵𥚑西莞擅文士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束帶東朝首正人之列外艱

去職王戎死孝時論憂之閔子免喪哀心未盡乃不

就祥縞不撤几筵者乆之或曰懐其寳靣其國行其

志約其親可乎哉公曰吾過矣不得巳而外除不擇

官而禄仕拜國子監丞以婚姻之故出為甘州司馬

徙集嵐二州司馬轉渝州長史其從政也反身以恵

下推誠以敬上老吾老以施教㓜吾㓜以子人執其

心也河徃不濟故歴佐之邦必僻陋知方戎蜑變俗

狼戾馴軌貪饕寡欲迎新者望風而歌来暮送故者

計日而戀不足詩云俶人君子正是國人能長人之

謂也太夫人在堂有羸老之疾公因使人計得扶持

還京下巫峽之波上當陽之坂展轉在側殷憂厯時

席不安枕衣不觧帶及板輿長稅遂扶杖不起子春

視疾加損徒勤右建執喪哀自稅絶永淳元年八月

寓居穣縣終扵苫蓋春秋五十有七先君之服也三

年有終公過時不釋聖善之䘮也五十不毁公戀親

㓕性君子曰禮也夫可謂至矣夫人京兆韋(⿱𫝀吊)氏祖雲

起兵部尚書父師實秦州都督公卿令族蘭杜齊芬

鳯凰飛鳴始正家道珠玉秀色終髙母儀年五十有

四長夀元年十月逰於京師布政里粤以二年二月

辛𫑗合塟於少陵原之先瑩禮也其孤嵩克戴聖君

以宰天下大福𠕅成扵身後湛恩廣運扵泉路開元

十七年仲冬癸丑詔曰中書令嵩父某乙毓粹冲和

䧏靈神𧰼言入精㣲之粤迹登聖賢之𮜿位不充量

道足庇人松檟雖幽音徽不昧冝承追逺之慶俾崇

冢宰之榮可贈吏部尚書同曰詔曰嵩母韋(⿱𫝀吊)氏傳一

經行包四徳才淑冠乎邦族言範光乎母節誕茲寳

臣作予良弼封其石窌俾承𡈽宇之榮表以金章永

閟珩璜之飾贈魏郡夫人扵是建宗廟修禮物荣君

後命告我前人逺哉心乎一恩一敬之感㑹也如是

垂𥙿立訓克家楊名遺愛至矣慎終備矣東武公之

子孫共連塋闕南城侯之夫人同刻碑銘詞曰

維䔥係宗出宋之子天命齊歴河圖梁紀累帝重王

雍容文史是生邦俊世濟其羙仁義孝兹中和庸祗

文章鳴鳯禮樂元龜碣館牧馬儲閩潘賈人望國華

風流儒雅歴佐列郡政成休問行立時法言垂後訓

没而益榮追位冡卿哀感有情事傳無聲墓門松平

碑字金生不知千古誰逰九原

   贈户部尚書河東公楊君神道碑

若夫孝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志歸令徳事因感激氣㮣生焉時逢

屯難勲業成焉桃李灼灼不自言於蹊逕松栢青青

不受令於霜雪窮獨善而無撓達兼善而無矜子曰

君子㢤若人吾斯河東公之謂也公諱執一字某弘

農華隂人也司空觀王雄之曽孫鄆州弘農公續之

孫潞州湖城公思止之子戸部尚書相國執柔之弟

觀公侍中㳟仁公之伯父也安徳公尚書令師道公

之叔父也在隋則二代五公在唐則一門三相公台

輔積慶禀清明之識河岳㑹靈資磊落之氣體剛毅

深於城府藴規畧長於𬓛帶𭟼爲軍陣敵國之𫝑㓜

成請學兵書長城之望早集年甫十六先君捐館七

日絶飲三年泣血縞素有制儒家歎其従禮柴𣗥加

等議者SKchar其死孝清明祖徳勢冐能貧大夫人在堂

有致力之養非躬藝𮮐稷不以供甘旨非手𣗳桑麻

不以薦絺纊年逾一紀勤不知劳極既安親之心方

展事君之節乃濯纓璜渚獻䇿金門于當代之聖君

論䒶下之成敗秦皇覧奏屏左右而與謀漢帝聞言

膝前席而不覺一見㧞王鈐倉胄𠕅見取尚食直長

三見寘典設郎驟進直詞深觸權嬖為易之兄弟所

嫉授伊川府果毅又上封章帝用嘉納加㳺擊将軍

右衞郎将歴清率道換右衞中郎押千𮪍使揔統𧴀

武便繁肘腋故得恊心五朝戡勦二竪𡚒飛北落推

戴中宗嗣唐配天不失舊物以臣復勳拜雲麾将軍

右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将軍封弘農縣公賞末充庸且有後命増冠

軍大将軍右威衞将軍進河東郡公邑二千户賦四

百室俾之鉄劵恕其十死又錫天馬瑞錦珠盤瑶爵

綵紋五百縑素三千分三𡈽之上SKchar處五等之髙列

琱戈紫綬環衞於鈎陳玉瓉流黄侍祠扵清廟豈知

舋結梁魯政出𧰟哲里克納恵而為戮萇叔成周而

見咎彼五續之摧頽此三出之屯躓出為常州刺史

以夫人羸老乞避卑湿特䧏中旨轉𭣣晋州駙馬都

尉琅琊王同皎親賢地切休戚圖深劉安之䇿未遂

鍾室之災先及吏扇紛獄公䧟関通貶徙沁州刺史

不知事仍長任夜魂九逝非北首而無歸畫户重扄

異南冠而司縶果能推分榮辱忘懐生死人不堪其

憂公不改其操乆之盡削官封放懐侍母梁山雨雪

不隔曹氏之思王畿風景来就蕃園之養㝷而大勲

不廢天道復反歸既奪之井邑起故時之将軍擢衞

尉卿尉復𥘉封爵巖巖劍山蜀之險要嗷嗷飛鴈人

未安居飢渇仁明輯綏凋弊又授公劍州刺史蔚彼

𮮐苗樂我膏澤内SKchar逺計殞絶逾時扵是搏膺星奔

徒跣永路雨不接夜身不解纕囙心過禮朝流欽歎

有命奪情除汾州刺史知圑結兵馬哀訴不𠃔金革

無違中國簡稽而有備單于遁逃而逺迹詔徴爲凉

州都督兼左衞将軍河西諸軍節度督察伯姓赤水

軍等大使公冨以農政和以師律章信蕃部赫怒軍

容断匈奴之臂磧路安而不警張漢家之掖雪山間

而無宼遂攝御史中丞璽書勞倈辱賞稠疊又牧原

州未發復授涼州都督改右衞将軍使悉如故㝷移

許州刺史未到以單于欵𨵿授右衞将軍檢校勝州

都督兼處置降户使懐柔以徳種落冝之徴還本官

又兼原州都督旋属降户翻叛河朔俶擾邉城聳蹙

諸将無功強脩連率夏州按察関内羽書日夜俾遷

郡牧公按甲待敵確乎不動虜𮪍威畏竟無来掠向

使廻避行扵一𡵯則攘竊啓於萬端十将五耗数年

未復既而強公追捷朝端延賞徴拜右威衞大将軍

進檢校右金吾大将軍㝷而即真禁衞粛然異於他

曰也皇上哀庻戮之不辜念群胡之自嬖大軍之後

荆𣗥生焉乃命公攝御史大夫為朔方元帥公剛腸

疾惡擒姦𢳣罪曩将之所彌縫𪧐吏之𠩄汙𣳚匿𧷢

廪(“㐭”換為“面”)一徴百萬矯柱過正衆口囂然改右衞大将軍

無何復右金吾大将軍金刀更新骲鞘仍舊巖廊益

峻徼道増清改金紫光禄大夫鄜州刺史人寛利急

猶前政也享年六十又有五開元十四年正月二日

薨于官舎闔境發䘮列城望𥙊古之遺愛何以加焉

天子傷之下詔曰故官某夙負名義早著勲庸居内

外之職備文武之任忠勤匪SKchar誠節無渝忽焉徂殁

情深悲悼可贈户部尚書歸𮚐成䘮有加𢘆数維公

以孝敷聞以忠特逹以𠏉述職以能典兵凡領郡十

四将軍十二𠕅杖節龯三執金吾一至九卿二兼獨

坐儼有直道侃無媚辭銀艾復乎舊徳珪爵傳乎祚

㣧全志節於夷險與禄而始終謚曰忠公朝之令典

新城郡夫人獨孤氏左威衞大将軍贈益州大都督

卿雲之女也婦徳母儀中外師範開元四載先公即

穸以今十五年六月合塟於咸陽之洪瀆川禮也其

孤濯注等衘恤靡訴託詞疇識感稱代之垂文哀劬

劳之罔極銘曰

 堂堂楊公 神宻氣雄 正國危忠 若身難孝

 落彼狡童 𣗳此帝功 昔関稱西 今也河東

 觀王之裔 珠華玉䴡 重葉尚主 三朝嬪帝

 鞾鞾七徳 侁侁六藝 公之亢宗 羙為世濟

 涼鎮西隅 邦臨北胡 天子授龯 将軍剖符

 青虵入笥 白獸衘珠 去持玉節 来執金吾

 轉予𤓰士 守于鄜畤 明察號神 仁㤙名子

 武都石折 文昌星死 素蓋歸飛 黄泉巳矣

 卜葬卷阿 哀荣孔多 尚書鼓吹 太守虞歌

 碑流雨迹 松引風過 獨封茅𡈽 長誓山河

   故括州刺史贈工部尚書馮公神道碑

金之為寳百錬而惟清玉之稱徳乆幽而不昩聖人

美焉君子比焉可鑠也不可奪其刚可毀也不可汚

其潔偉哉馮公秉斯操矣公諱昭奏字遇聖長樂人

說學扵古史豈不聞舅氏之厥𥘉乎畢公建徳于

周畢萬大名扵魏别封之裔遂氏馮城秦則丞相並

時漢則将軍重世積仁SKchar2慶王者欝興間晋南浮因

燕北號家变成國為天下雄勲業兢五伯之先子孫

齊二王之後公即昭成皇帝之十世孫也髙祖大将

軍随州刺史長山公謙以㓂恂之才翊戴周武曽祖

兵部尚書左僕射魏國公世基以曹參之力經濟隋

文大父尚書左丞檢校御史大夫少府監楊州長史

安昌公長命以佳吏之名勤劳王室考仁髙亮無禄

子道不䆒故公𢆲而襲安昌公焉清明⿲氵身攵澈標格峻

竪夏翟耿介無矯飾扵韋(⿱𫝀吊)絃寒松青㝠不受令於霜

雪専經覩奥習法精理起家左奉𥙿改譲賢府果毅

換文州司馬為酷吏𠩄䧟罷官乆之調榮州長史属

城慢文法按而繩之入計㑹府讐家横訟明𠡠杖其

愬者遷公宋州司馬朝廷翕然知有王法復假右䑓

侍御史江南道㢘察使𩔗㑹髙等加朝散大夫進潞

州長史堆岸受湍孤醒見嫉轉湖州長史公束𣺯不

回聚蚊交訟貶為饒州司馬未行降使詳覆拜鄂州

刺史制曰公志氣刚勁操履貞㓗歴佐藩條咸有聲

精詰姦糺謬不避強禦苦節清威若凌霜雪傾因讒

毀遂有貶降使者案問皎然明白俾從SKchar奨特加寵

命其在江夏異政風行入為太子家令兼知内外鑄

錢事國泉是殷盗鎔乃絶河朔滛雨帝思作乂俾公

檢校刑州刺史散有膴賙無人忘歉歳帝乃璽書劳

焉其旨曰卿忠於事君簡以臨下忘𥝠徇公之羙歌

謡𠩄載擒姦擿伏之竒吏人攸仰雖陳朔之貶黜邪

匿王業之斥除貪殘無以加也一郡清净副朕意焉

其後以戚累移睦州刺史復為群小所譛在授泉州

司馬未之任又貶荣州司馬砥節荒服天髙聴卑除

温州長史俄復舊階拜括州刺史水國瀐洳苦疾言

景龍三年六月十三日終於蘇州之逆旅春秋六

十有五正人嘆息舊莅傷感公清白傳家信義髙世

門有竒士室無文物夫其善扵鈞距長於衿帶法SKchar

令俊人寛吏急當官而不避讒慝之口除𢙣務本而

不求愷悌之譽出入從宦十有六職以謗𫉬貶者五

洗謗特遷者四不曰忠乎将無悔於九死不曰直乎

焉徃而不三黜故人謝而名益著迹逺而風可懐也

皇上志其持法無撓贈大理卿本其坐𣗳無言謚之

曰節穸窀之事一以官供哀荣之禮𬒳於存殁是時

天子SKchar謁山陵訓人追孝推恩庻辟㵼澤幽泉公長

子少府監紹正次子給事中紹烈並搆㑹堂仰延荣

贈乃贈公工部尚書君子曰孝必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𩔗忠則不墜SKchar

孫逹其有後乎鄭公業爲不亡矣夫人瑯琊郷君左

相刑公及善之文垂拱二年三十六而天後夫人彭

氏城君鴻臚卿善因之孫景三年五十有五而逝𠩄

謂齊姜昭前邦媛輝後碧𣗳先落悲同孫楚之妻紅

蘭漸苞貴在馮勤之母以開元十八年十月壬寅葬

我節公扵長安縣髙陽源夫人王氏劉氏祔焉禮也

長子紹正少府監第四子紹忠未仕第五子紹烈御

史中丞孝乎二連之心思崇三絶之羙魏主来顧賞

㓜婦之碑秦師不侵尊死士之壠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稱代道逺乎

㢤銘曰

 古之恣士 忠不為難 悼㢤馮公 矯此雲翰

 SKcharSKchar群小 彼何足筭 屡困終直 天下改觀

 䡖用百年 窮逹相半 貽慶二子 雙承天渙

 嚴嚴大理 人命是懸 聖朝表贈 王道無偏

 六卿冬官 百工悠序 韓祾雖殁 龍泉可許

 丘陵鼓舞𠔃 桑改壑遷 歳月崩波𠔃

 有去不還 唯徳音與頌𠔃 傳不朽扵人間

   故吏部侍郎元公碑銘崔湜撰序

良玉吐曜非媚荆人之斵幽蘭懐芳豈珍楚客之奏

若夫克抱厥徳不掲其明四悔順風以弘道萬乗渇

曰而致用見扵元公矣公諱字河南洛陽人也盖顓

頊之裔十三代祖魏昭成帝勲格皇天恵孚庻物駿

啓靈命大昌于後故我曽大父公隋尚書左丞弘尊

賢愛人開物成務我大父隋南郡司法㳟禮樂是蹈

詩書是好我皇考黄州刺史孝節政以仁成名以徳

舉並代集禮以洎千公公含真藴靈㓜有成量承顔

善對實譚實訐母代鞠育備于典訓三歳便善草隷

書客有聞而謬之者公援毫立就動有楷則故當時

目曰神童焉七𡻕属文𨗿有髙致十四通五經大旨

百家之言先儒未諭一覧氷釋四方儒墨之士由是

嚮風矣雅合冲膜脫落人事𪔂鍾黼黻罔滑其志妙

於鼓琴尤工幽居緑水之操常祗傲縦恣不求聞逹

兄通理以其聲華太髙論其從仕不得已舉進士授

相州内黄主簿臨以簡人用冝之黄州府君薨浹旬

不怠朞而不SKchar至性之酷異𩔗同傷扵是胥命纍𣗥

玄勉負畚荷挣躬自成墳故族称元氏之孝服闋調

𥙷校書郎轉右金吾兵曹萬年主簿公之始至萬年

也河洛肇基於天邑崤亟分守於懿親鄎國公攸望

地在維翰𭔃深鎮撫以公文守吏之羙僉為則官凢

有牋踐皆自公出朝廷嘉焉徴拜司禮愽士則天大

聖皇后萬機之餘屬想絰籍思欲撮群書之要成一

家之羙廣集文儒以筆以削日為三教珠英盖一千

二百卷公首膺嘉命議者荣之書成克獻帝旨遷太

子文學主客考功二員外賞勤也皇帝纉膺大業擢

中書舎人是時天地𥘉復中外多務章奏交馳文誥

疊委公操斧則伐懸衡不欺至於獻納多所施用然

而不樂處煩屡乞外𥙷上SKchar而不許轉太常少卿無

何吏部缺公雖虬蟠不𡚒欲固其節而鸖鳴有聞終

迫其用乃拜吏部侍𭅺實能考才地以諗所立振幽

滯以噐所用簡而能通清而不介輪捅畢舉衆論休

之天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不𠃔清羸遘疾春秋四十有六景龍三年

月歸塟于某禮也懿交暱友平生詞賦之客聚泣而

評曰公事寡嫂撫孤姪以義聞居閨門接昆弟以禮

著黄州之酷昭其行也鄎國之徴表其才也奉常之

舉見其髙也吏部之僉彰其用也况乎體道之要心

無疪瑕包身之防口絶臧否非夫全徳具羙自入離

SKchar能臻此君子患道之不立不患夀之不永公道

行矣奚其多傷而已㢤有集三十卷行於世嗣𭔃童

齓之子嬰児之暴夫人李氏故毫州刺史某之女今

王客郎中顒之従父妹也華首䘮天惟堂哭晝藐視

𫩜疚哀感草木記詞扵我故人庻以紀百代之盛衰

與公一遇相得二紀同逰聮光粉闈接𬒮華禁容範

之好宛猶存目宴謔之言未忘於耳追慨疇𭧽援毫

涕集公執交兵部侍郎南陽張說吏部侍郎范陽盧

蔵用當代英秀文華冠時而盧兼有臨池之妙故張

述銘盧篆石天下稱是碑有二羙焉詞曰

 英英白雲 瑞彼君輅 佻佻公子 嘉我王度

 魏后遺徳 作華天朝 雲氣應変 直心遥遥

 麟閣書仙 鳯池墨妙 入常國禮 少宰邦

 公之䖏之 有倫有要 玉折其貞 金㫁其清

 殁而不朽 仁乎令名



說之文集卷第二十五

   唐燕國公集二十五卷

   盖呉元年手自抄録以備一覧者也初以勝

   國兵燹之變遺書散逸僅存其集於敝簏中

   猶多魚魯復輟耕力以正之遂爲完物亟欲

   刋之而力不果吾後世子孫有能新之以續

   有唐之文献者乎唐去今千餘年其相業随

   世消長而文獨存然則世之所恃以爲不朽

   計者文焉爾雖與天壌俱敝可也燕公之文

   豈曰雕龍如劉勰者爲㢤曲江公志文盡之

   矣更書一篇以冠其首時永樂九年秋九月

    貞𨼆老人濠上徳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