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說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卷第十 張說之文集 卷第十一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十二

張說之文集卷第十一

 頌

  聖徳頌        上黨舊宫述聖頌

  荅制         日抱戴頌巳下潞州祥瑞

  月重輪頌      赤龍頌

   逐鹿頌        嘉禾頌

   黄龍頌        羊頭山北童謡頌

   仙洞頌        大王山三疊頌

   疑山鑿㫁頌     赤鯉頌

   黄龍再見頌     紫雲頌

  李𣗳頌      神蓍

  金橋頌      紫氣頌

  大人跡頌     神人傳慶頌

  開元正暦握乾符頌

   聖徳頌

太古厥𥘉遺文𨵗矣書祖二典聿陳五教唐虞之訓

歴代宗焉孰同理而不休奚同亂而克韙皇唐之典

也道積四聖時将百年澤浸生人自根流葉孝和晏

駕嗣子㓜冲凶臣嬖女蹙弱王室人甚崩角之危朝

流綴旒之歎頼天奨忠勇大戮鯨鯢尊文廟而安神

清帝宫而待聖少主奉天命以至禪皇上拒天命以

固違群公卿士胥進曰陛下孝弟之至暦數在躬䖏

儲闈有尚元子之徳居藩邸有辭太弟之高六合欣

戴三靈𠃔恊爲天下君其誰與讓皇帝義不得巳曰

吁𠩄憂之長也乃𬒳帝服渉元后延群臣見兆人是

日也景雲至兹歲也戎狄來其尤祥極瑞雜沓異𩔖

盖翫狎而不記矣上方謹庻務覧衆則履乾乾懐翼

翼逰道徳之靈圃從鸞鷺之珍群視天下之𠩄不見

聴天下之𠩄不聞帝典皇綱於斯備矣冝定郊報之

禮革封禪之則荅神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玄徳不然者則二宗無𩔖

帝之壇五岳無省方之舘矣若夫湯頌傳於考父文

什著於周公臣子之志不可闕也敢作頌曰

天祚聖唐啓我明主大哉皇帝與天同矩天乎盖之

地乎載之陽和化育懐生頼之孝乎惟孝告成乎天

靈壇神岳思皇嘏焉皇㦲皇㦲胡可捨旃大君受命

景雲來翔流天汎日爛漫成章稽諸瑞典昔祚軒皇

而今表聖土徳以昌西戎逺國畏君之靈古稱即序

今乃來庭帝女是䧏其從如星天人SKchar革以迄太寜

北胡狙獷狃於征伐帝𥘉歴試護彼窮髮懐哉好音

稽顙天闕遐哉大同天子之功

   上黨舊宫述聖頌

維開元十有一祀正月皇帝展儀于河東挾右太行

留宴整兵耀武入于太原設都建頌以崇王業南

汾睢祈榖后土天清日潤神歆如荅三月庚午飲至

長安六軍觧嚴四方和會邇觀法𧰼邇詠徳澤大虞

廵之典修羙漢祠之禮舉人心翕而一變神物効而

無方於是邠王臣守禮寜王臣憲申王臣範薛王臣

業獻書於内開府儀同三司臣憬尚書臣晙臣𧰼先

臣頲御史大夫臣漼抗䟽於外僉曰陛下受天暦數

稽聖典謨道貫三靈仁育萬𩔖掃隂珍而覩日開闢

之功也尊文考而御天帝王之孝也天以陛下為子

人奉陛下為君萬殊之福斯應畢臻三代之風頌聲

咸作今潞人懐代邸詠泗亭採聖崔延立石将表潜

龍之舘勒啓聖之圖勤亦至矣陛下推而不報其何

以下塞衆望上對 休哉臣聞天之𠩄啓人之𠩄戴

必慿睿聖玄懿之徳元命真符之紀功業見乎變徳

施加乎時徳厚者施⿰氵専功玄者應■或階晦以彰或

由難而昌盖生其徳之謂天有成命其可𣳚乎陛下

昔居是州也紫雲在天神光照室白鹿來擾黄龍上

昇隴出仙洞而神魚躍山開禪冗而靈鐘韵謡言合

䜟巨迹引途嘉李傍連神蓍自起當此時也金石預

變獄頌先歸政殷六府人重五教陶無窳器漁有讓

泉神而化之人不知力昔龍負圖而大舜登狼衘鉤

而後股昌玄珪錫於夏禹赤伏歸於漢光猶言先運

吐符希代稱寳未有窮祥極瑞俶儻SKchar異如今之至

者矣若玄眖集而不彰則神心不恱鴻業成而不賛

則祝告無聞是掩天休而盖聖徳也臣子之罪将何

觧焉願聴潞人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丕烈帝曰徃者中宗違代國歩

微艱天祚我唐大命集于睿宗太聖真皇帝朕畏天

将命不敢怠遑其乾符坤珍皆先聖之餘福朕何力

之有焉然重違昆弟公卿之請抑以敬從無為虚羙

重朕不徳也群臣遊聖蕩莫能名約乎舊史敢頌成

績曰

帝徳廣運乃聖乃神天祚聖𠔃唐唯舊邦其命維新

再受命𠔃帝𥘉正人䧏居上黨天下徃𠔃黄龍晝見

攀天而上九五𧰼𠔃帝⿺辶商于野紫雲之下求必在𠔃

𥨊(“爿”換為“丬”)于堂變龍有光觀者駭𠔃天跡星謡木連蓍立

捴神異𠔃空中化穴縞鹿赤魚可詭異𠔃上天無聲

託𩔖附形覺悟人𠔃聖皇齋栗在得戒失照事神𠔃

皤皤潞老樂我王道愛舊宫𠔃赫赫頌功與天比崇

攄無窮𠔃

   荅制

徃者中宗違代國歩㣲艱天𧙓我唐大命集干睿宗

大聖真皇帝朕以寡昧嗣守丕業䖍奉遺訓不敢迨

遑至天地休徴神人靈貺皆老帝聖徳之餘慶朕何

力之有焉至若登太行留上黨頌功業建都畿休兵

太原為農㫿上並國之典禮朕奉行之何足稱者而

群臣固請紀頌衆心難違卿藻思菁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過其實自

視虚缺為媿尤

   皇帝在潞州祥瑞頌十九首奉 勑撰

   日抱戴

皇帝𥘉臨潞州景龍元年四月二十有七日其日日

抱戴頌曰

 日告帝符 王起乗土 重光五色 四方之主

 或抱或戴 氣華暉嫵 大明經天 豈忘忠輔

   月重輪

皇帝臨潞州景龍元年七月十有四日夜月重輪頌

 維帝潜徳 受天眷命 月之重輪 示我金鏡

 壁彩内澈 環規外映 君心用明 神道恊慶

   赤龍

皇帝臨潞州景龍二年四月二十五日𠫊事㩀按假

𥧌百姓白鶴觀道士宋大辯等三十餘人同見赤龍

在案頌曰

 聖𥧌無疆 神融氣渙 蜿然赤龍 垂首㩀按

 昔有王媪 預覩興漢 今此潞人 亦兆靈觀

   逐鹿

皇帝景龍二年二月二十有八日廵屬縣至潞河有

鹿奔走渡河水深三丈帝馳鞭逐鹿水不及馬韀應

時𫉬鹿同户叅軍崔弼随帝而渉𦂯入數歩馬溺焉

頌曰

 王者之畋 必有天佐 逐鹿深水 乗躍而過

 不失其馳 舎矢如破 後𮪍𣳚溺 乃驗靈迹

   嘉禾

皇帝臨潞州景龍二年八月二十有五日長子縣界

内有嘉禾合穂頌曰

 靈氣滋液 嘉禾族生 或分九穗 有合雙莖

 昔効唐叔 歸功太平 於今歴試 抽此徳萌

   黄龍

皇帝臨潞州景龍二年九月五日黄龍見於州城東

五里伏牛山南崗遲留乆之觀者如堵頌曰

黄龍土精 五方之長 在田而見 文明厥象

軒圖瑞來 夏匱妖徃 惟徳可應 待神難誷

   羊頭山北童謡

皇帝臨潞州景龍二年九月巳後甞有童謡云羊頭

山北作朝堂其州南六十里有羊頭山頌曰

 熒惑䧏精 是爲天使 會合齠齔 謳謡街肆

 通贒妙識 採㫁來事 山北朝堂 此明天位

   仙洞

皇帝臨潞州襄垣縣北有仙洞忽然自開十數里仙

乳靈液凝膏注玉頌曰

 慿乗仙穴 應呉建號 襄垣洞開 神亦我報

 玉膏滳𤁋 石巷幽奥 天将宥之 隂靈啓道

   大王山三疊

上黨記禹治水而登此山因名焉魏書云望氣者言

其山有天子氣故太武疊石為三封欲以猒之頌曰

 昔望兹山 當出天予 太武心忌 𡑅以軍壘

 地氣雖廢 河清有俟 三百餘年 聖人方起

   疑山鑿㫁

上黨記後魏太和末孝文帝自岱幸洛見此山有伏

龍疑而不進㫁山東麓以厭之其㫁䖏猶存因名遂

疑山頌曰

 王命必有 猒勝多無 不徴縁錯 虚役丹徒

 舊山伏氣 今聖靈符 魏雖穿鑿 能違天乎

   赤鯉

皇帝景龍三年三月廵屬縣至湘垣南漳水上有赤

鯉魚騰躍頌曰

 龍或魚服 鯉同國姓 躍泉将飛 告我天命

 鱗昭武徳 翼賛興慶 昔去随仙 今我迓聖

   黄龍再見

皇帝臨潞州景龍三年六月十五日黄龍再見于伏

牛山頌曰

 蜿蜿黄龍 既見将躍 氣動雲擾 精流電鑠

 文明剛徤 嫵媚纎弱 萬物覩焉 聖人其作

   紫雲

皇帝臨潞州景龍三年九月九日與群官壷口山界

高其時東北有紫雲翩翩而來光彩照日明日上黨

縣丞王敬賓等白刺史劉懐一并啓皇帝請下状奉

教不許頌曰

 天臨壷口 露座山眉 紫雲來擾 如盖如惟

畢景不㓕 含風自持一人有慶 兆民頼之

   李𣗳

皇帝臨潞州延唐守有李𣗳連理皇帝親如驗見今

御書額焉頌曰

李興帝族 寺牓延唐 異枝同幹 雙名合祥

 花轉瑶蕚 子綴珠光 本枝百代 永永蕃昌

   神蓍

皇帝臨潞州景龍三年九月十有五日召百姓韓擬

禮蓍筮卦未成而一蓍翹立擬禮曰此天人之瑞泊

帝踐祚授擬禮逰撃将軍長上折衝頌曰

 纎纎靈蓍 下有伏龜 天生神物 以决狐疑

 一蓍特起 自天立之 無卦之卦 告帝之期

   金橋

金橋在潞南二里常有童謡云聖人執節度金橋皇

景龍三年十月二十有五日由此橋朝京師頌曰

 出郡二里 横路金橋 聖人南度 駟馬西朝

 運及誅吕 時當渙堯 却㝷後事一合童謡

   紫氣

皇帝臨潞州景龍三年十月二十有五日還京後州

内所居𥨊(“爿”換為“丬”)堂上有紫氣七日不散頌曰

 王徃京國 ■城戀惋 紫氣浮空 七日不散

 斐疊牎户 輪囷臺觀 都人係心 瞻仰雲漢

   大人跡

皇帝從臨潞州還京後其宅内及州街並有大人跡

長二尺五寸自東而西布武相⿰糹⿱𢆶匹頌曰

 百神從王一舉西⿺辶商 衆觀空𪠘 連歩雲跡

 躡似郊媒 痕同雷澤 曠古竒事 存乎帝籍

   神人傳慶

皇帝唐𨺚元年六月二十日夜除妖孽後其明日州

佐吏索崇嗣於州南門外聞空中有人云臨淄王誅

韋(⿱𫝀吊)氏相王得天下其崇嗣告長史裴思裴思以妖惑

罪之禁錮累日逢其月二十一日赦到𫉬免案牘猶

彰頌曰

 天帝下席 承韋(⿱𫝀吊)于命 王赫斯興 撥亂反正

 撃凶尊主一麾大定 神人相歡 盻響傳慶

   開元正暦握乾符頌

客有朝臣曰聖主正新暦握乾符百寮賡歌以羙時

六合鼓舞以頌徳先生獨宴黙書閣舍翰詞林奚其

爲儔儗也臣應之曰斗水不能評巨壑之量𨻶光未

足議大明之體何者見𥚹而守隘也握乾符者不謂

執天命歟執天命者非夫廣徳休暦交相表𥚃况命

者夫子之所罕言也焉可偏賛而捴握符之盛哉如

作者略大本舉小節不亦仲尼之門𠩄𦗟塋也是以

洞思乾慮乆難其述客無異焉客曰請終餘論粤若

我大唐慶始白道昇紫氣屬漢東失馭淮南不返高

祖舉晉陽之甲戡定関西太宗因傒后之師削平天

下高宗𭣣圖海外撿王封中九城𥠖人重代飲澤雖

鳴鸑改號神龍中興周𪔂歸唐玄圭𣏌夏中宗違代

嬖㜸窺國於是乎聖上起蕃邸入鈎陳一麾水心群

凶泥首崇復大聖越踐少陽受禪當宁而光大前烈

垂統拜壁而慎寜後嗣四海有覆孟之安百代無委

裘之𨻶是之謂聖人握符之大寳也四星入輔五将

出禦𠋣禮樂為國計仗仁義為軍𫝑英贒集殿而文

教成干戚舞階而武功振敬讓光于九族孝慈行于

萬宇磧障西南渤澣東北織皮火毳暍炎山汚𤍠海

向風來王黒貂駮駿浮天溟絶氷漠連歳獻欵鳥獸

無猜人之意草木無不逹之氣升中於天比天同貴

是之謂聖人握符之大政也歴試上黨黄龍飛天入

清中禁白虹指日瘞汾睢寳𪔂見柴岱宗卿雲蔚非

應事而呈瑞者雖多狎而不紀矣是之謂聖人握符

之大祥也以數推氣以氣定朔以星殷時以閏成歳

考星閒而革䟽度置歳差而辨誤日立大衍之紀叅

大渾之晷合鍾律之聲極鬼神之情是之謂聖人握

符之大暦也若夫仁聖根於内菁華發於外祥兆祕

於前謡䜟灼於後自然之理也彼洛下閎者漢太𥘉

時一巧暦耳云後八百歳當差一日有聖人正之斯

人也抑将露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術預澄來聖有𦒿舊之傳記無史

䇿之明文然至隋之開皇及暦徳聖暦三家創法一

引為徴法約之年代則隣近稽之圖籙則瞹昧未有

如新曆之昭昭者矣在昔唐虞之際以斗精受命者

七人得四均間氣而生者又二十八人𠩄謂三十五

際者也夏以金徳王故夏后之有天下也生數四百

年契以水徳王故殷人之有天下也成數六百年稷

以木徳王故周人之有天下也成數八百年伯益之

命中天而堯族以火徳乗之故漢室之有天下也生

數再及二百年其間距王而興不能復大禹九州之

跡及勝殘百年之命者皆五神之餘氣也咎繇䧏徳

皇唐復興土精應王厚徳載物生數五百年成數千

年命暦有歸此其大較修徳增祚與天無窮轉筭之

徒莫能䆒也緯以入元三百四歳爲徳運七百六十

歳為代斬千五百二十歲為天地出符四千五百六

十歳為七精返𥘉天人相應合若符節自堯典命羲

和修重𥠖之舊理顓頊之暦上元甲子千五百餘歳

得孔聖而春秋之暦序暨開元十二年甲子凢三千

四十歳遇聖上而大衍之暦興是時土徳入生數之

元天命當岀符之㑹信矣伏惟聖上聦明文思道徳

之具也豁逹大度皇帝之體也藝捴六經漢光之學

也文通三變魏祖之才也縁情定制五禮之本也洞

音度曲六樂之宗也神於弧矢黄軒之威也聖於翰

墨蒼頡之妙也兄弟善友王季之心也子孫衆多周

文之福也大寳以定天位大衆以布廣徳大祥以合

靈符大暦以啓成命徳位兼才臨照如此符命介福

粲章如彼所謂廣徳休暦交相表裏之効也善暦者

必推來運以自神興王者不俟徃言以表聖設徴夫

洛下閎之語也其不有容成之事乎且如恃有命比

於日孰是夏王之福也頼卜年襄其徳豈謂周公之

訓也故曰王者執天命在於俟天符致天符在於順

天徳布天徳在於保天位四者備矣然後陳其盛徳

告於神明舎此道也胡可語正天暦握乾符哉叟臣

懵學謝生玄造樂虞典之歌舜羡周詩之羙文敢不

敷信詞薦清樂献上客之課託衆篇之後云爾

維皇六葉於赫啓聖歩玉斗握金鏡地維續天柱正

山川受方雷雨施令清廟九祜堯門百慶郊稷尊祖

擇昌定命徳自我流義從我修龜易八卦龍書九疇

文含玉律字吐銀鈎鳴絲鶴舞調箭猿愁集贒牓殿

花蕚名樓神用外表事行先兆萬目朝徹千心暗曉

慶雲爛漫黄龍窈窕遊姑射神人窅登太行天下小

飛祥定瑞均靈積𩔗鞮譯窮天琛維盡地爍此金㦸

鑄為農器匪直也然探玄索秘軸上輪運辰居星轉

得一神凝吹萬情辨發歛潜合晦明幽闡階蓂朝開

宫槐夜卷正我長暦同符大衍天地清焉日月真焉

四時行焉萬物生焉窮神知化羙功成焉金版玉牒

逺頌聲焉







張說之文集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