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說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卷第十三 張說之文集 卷第十四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十五

說之文集卷第十四

  刺史義陽王碑 祈國公碑

  裴公神道碑  文貞公碑

   贈陳州刺史義陽王碑

昔高祖之起唐侯革隋命太宗之威四海正萬邦

藩帝家用建王國二十一族堯之昭也十有一宗文

之穆也王諱琮字某文帝之孫紀王之子龍種異氣

鳯毛秀色仁義天啓徳威日就學無不䆒故齊王之

㣧以爵推恩周公之子以才分政捴角封義陽王弱

冠拜歸州刺史又守檀州又撫沂州(⿱艹石)敖之舊荆人

是懲單于之衝胡馬自逺淮沂其乂邦國不空遭王

運中微投於南海書稱大去憫失𡈽之諸侯禮不逃

誅義無辜之王子其年月日遘六道酷吏薨於桂林

之野春秋五十神龍之初興廢⿰糹⿱𢆶匹絶追贈陳州刺史

王生不得志𣳚受遺榮信乎才之短長不如命之豐

約徳之輕重不如藝之厚薄有矣季子豫州刺史行

休髫髪覊孤託身炎厲藐是餘慶巋然獨存泣血上

請迎喪逺𧜟開元四年二月至桂州王同氣三人徃

偕遇禍殯殮無主封𣗳缺如歳月茫茫盡為野草問

憐母而失䖏訪樵童而莫識議者以為不可復得冝

招魂而塟行休拊心蒼吴誓不徒還乃掃亭舘設地

席絜齋懇惻覬乎幽報遂頻夜髣像曲示其端夣魯

王乗舟舟分為兩旣而適野見東洲中㫁因忽悟焉

隂𨼆微眀率此𩔗也又靈堂鏁莖一夕自屈管上有

三指凹迹一竒二並其傍䥫生文理布列成卦衆駭

其異使善易者張法蓍之曰屈者於文為户出指者

於義為指蹤一竒二並三殯近闊(⿱艹石)引渦山揆之可

以察先王之心矣考夣恊卜定䖏尅辰以其月二十

八日於桂城東洲發見神柩舉體咸備而一節闕焉

行休甚痛惋(⿱艹石)自毀裂其夜又夣王告在南洛州厥

明直舊殯而南十有九歩沙洲痕下挿而得之安合

如故他日北郭之外𭣣併二叔父焉於是乎驗著夣

之有徴也孑孑三旐連舳歸飛遥遥百越經途瞻歎

零桂人以為羙談夫至孝潜通精魄昭應果虚無之

見推歩而有必窈𡨋之體㝷求而致雖前誌所詳未

有幽感反覆(⿱艹石)斯之昕矣以某年月日陪塟於昭陵

栢城妃汝南周氏祔焉禮也妃考曰駙馬都尉梁郡

襄公妣曰臨川大長公主宗周玄胃大君自出左右

圖史循環法度邦有好逑室先偕老以王之故薨於

掖宫庭初永昌之難王下河南獄妃録司農寺唯

有芳氏扉屦布衣徃來供饋徒行顇色傷動人倫中

外咨嗟目為勤孝王二子配在嶲州及六道使之用

刑也長曰行逺以冠就戮次曰行芳以童當捨芳啼

號抱行乞代兄命既不見聴固求同盡西南傷之稱

為死悌君子謂勤孝者仁之厚也死悌者友之難也

感神者誠之至也此三者有以見義陽之義方贒妃

之内訓⿰糹⿱𢆶匹體之崇徳夫如是淳羙上歸乎本朝盛烈

延耀乎邦族安可𨵗而不飾碑版無文而巳哉銘曰

高丘白雲維堯大理凾合紫氣維周柱史百代福流

千齡運起冨有海内貴為天子聖帝才子於穆紀王

贒王作胤倬哉義陽慎徽九徳九徳有常𠃔𨤲三郡

三郡以康明夷于飛丹崖之下梁木其壊桂林之野

不識阡陌無存松檟于以求之人無知者哀哀孝子

眷眷靈夣語妙常閤文㣲甄仲南洛占從東洲億中

舊穸移𥚹新棺改贈旣克返塟以祚山陵卜云其吉

神心𠃔慿人非地是迹謝名稱青青松栢不顯不承

   祈國公碑奉 勑撰

維天命帝子萬邦維坤配乾母萬物以親九族后父

之屬尊以叙百官開府之班㝡執謙徳而光重地者

則祈國公其人也公諱仁皎字鳴鶴太原祈人王子

賔天啓靈仙之族司徒䘙漢大忠義之門盛徳之後

仁贒⿰糹⿱𢆶匹出曾祖景孝隋屯田侍𭅺祖詮歙縣男贈汾

州刺史考文洎贈右僕射纉戎前列啓迪後人公之

生也膺汾霍之禎體敦龎之度禮樂狃於代襲忠孝

萌於自然克寛克恭不⿲氵身攵不慠鍳窮未兆而養之以

蒙智周無際而䖏之以黙故質勝文行過於譽其於

𨼆徳也三年不鳴其會時也一日千里𥘉以翊衞調

同州叅軍換晉州司兵應将帥舉授甘泉府毅遷左

衞中郎将上昇春宫后正妃壼擢将作大匠事時符

工練八材孔脩轉太僕正卿騶訓車攻六飛如舞先

天内禪引伸外戚懐柔畏滿厭劇思閑公旣深辭以

職事上亦優之以散秩加特進禮異群公拜開府儀

同三司䇿上柱國封祁國公邑户三千實賦三百公

於是寓情宴喜簡跡朝行入告嘉猷宻而人莫窺也

隂薦多士晦而人莫知也不自異於當路每同塵於

衆流常語𠩄親曰眀明天子擇贒共理璅璅姻婭則

無膴仕不識不知樂我而已善矣夫人臣位極遇莫

大焉王曰外舅𢈲莫重焉而能明道(⿱艹石)昧進道(⿱艹石)退

事不事而縣觧爲不爲而理會一以無目牛之全一

以無亢龍之悔𠩄謂言合古行中𫞐歟後之人慎終

始而保福禄者固将江通波而蹈高𮜿也享年六十

有九開元七年四月戊寅薨於京師皇上悼焉設次

大臨輟朝累日榮之以華衮寵之以文飾終追贈太

尉益州大都督賜東國祕器唅禭贈錫率加常禮乃

命尚書彭城劉知柔攝大鴻臚俾之監護京兆少尹

崔琬介焉申命詹事南安侯龐承宗持節弔𥙊左庻

子自知慎倅焉公卿命士更弔迭喻溢巷填街為之

縞素粤以十月初吉塟昭宣公群官執綍祖奠國門

如前會夫天作聖合必起大邦故軒妃羙於西陵周

婦表於東海公藩衍之慶祚㣧二十或哲或諆或肅

或艾永錫之𩔗也如是元女祥發望雲業叅練石内

𬒳螽斯之徳外SKchar𨵿睢之化門風之至也如彼長子

惟力戴君畢心禦侮奉雲雷之會懸日月之功庭訓

之致也如此高陽有才子八族我盈其二武王有理

臣十人家出其兩稽諸舊史罕或前聞(⿱艹石)乃積三盛

事而重之以純徳篆于金石垂于億萬冝哉其文字

光華撰録知旨要則皇帝𠩄為也詞臣奉詔作之其

銘曰

 於穆祁公 誕靈信厚 有倬其慶 天之外舅

 高以卑牧 盈将冲守 忠焉孝乎 没而不朽

 人之忠孝 其徳不回 天俾純嘏 大福時來

 責踰九列 榮並三台 祚之玄社 帝曰欽哉

 祁公之徳 柔嘉維則 令儀令色 小心翼翼

 如何昊天 喪此邦式 休問其永 豐石是刻

 我思肥泉 孝心罔極

   贈太尉裴公神道碑

星辰懸𧰼所以殷時布氣然而行不言之道者天也

文武用才所以勤官定國然而致無為之理者帝也

當高宗之休運任名世之良臣清九流而闢四海代

天工而張帝徳歴選前哲豈多乎哉公諱行儉字約

河東聞喜人也其先出乎嬴姓伯翳之後也秦則裴

侯始封漢則侍中受職魏晉之代欝為盛門八裴方

於八王聲振海内祖三望高士族自冀三子尊為州

刺史徽至公六葉代無違徳不隕厥問者巳大王父

伯鳯周驃𮪍大将軍光汾二州刺史琅𫆀郡開國公

大父定高大将軍馮翊郡守襲琅𫆀郡公諸侯受封

山河傳國天子共理循良克家考仁基隋左光禄大

夫以隂圖王充仗義舊主遭時不利王折名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聖唐

龍興旌淑勵節贈原州都督命謚曰忠盖春秋之褒

也公清明本乎世徳正性岀乎胎教氣潤河靈貌雄

岳立仁孝之道天生而知将相之器與年俱長以高

䕃為弘文生絶事篤學累年不舉房僕射異而問焉

對曰隋室喪亂家之典藉舘有良書探討未遍故少

留耳梁公驚曰驥子志氣凌雲當一日千里其早為

通人之目也如是明經𥙷左屯衞倉曹詔舉轉雍州

司士遷金部户部二員外暦都官郎中長安令明慶

中與長孫太尉禇河南論及中宫廢立國家憂患有

公伯寮譛行於季氏出為西州史又改金山副都護

又拜安西大都護西域從政七年間窮荒舉落重譯

向化我之獨贒邉之多幸乾封歳徴為同文少卿㝷

除司列少常伯官復舊號為吏部侍郎加銀青光禄

大夫自居銓管大設網綜辨職羗才審官序爵法著

新格言成故事上元中長星出天秃髪入塞詔公為

洮州道左軍捴管又為秦州鎮撫右軍揔管並受元

帥周王節度雖𥙊公有諫耀武之事不行而方叔帥

師來威之道備矣儀鳯二年十姓可汗匐延都支李

遮匐潜搆大戎俶擾西域朝廷慿怒将行人討公進

議曰敬互敗績於茅戎審禮免胃而入狄豈可絶域

更勩王師今波斯王亡侍子在此(⿱艹石)命使冊立即路

由二蕃便冝取之是成禽也高祖善其計詔公以名

冊送波斯兼安撫太食公徃蒞遺愛治於人心是行

也百城故老望塵而雅拜四鎮酋渠連營而諮酒一

言召募萬𮪍雲集公乃觧嚴以反諜託獵以訓旅誤

之多方聞其無備裹粮十日執都支於帳前破竹一

呼鉗遮匐於麾下華戎相慶立碑碎葉盖羙克雋不

殺而用謀安人以徳而去害廓氣梫於地表燀皇靈

於天外充國有屯田之頌竇憲有燕山之銘詢兹逺

略彼何㣲也遷禮部尚書加上柱國又特䧏恩命兼

右衞大将軍夷典秩宗神必㩀我文昌有将天道存

焉調露中單于可汗伏念外叛大鴻臚蕭嗣業喪律

詔公為定襄道大揔管軍至朔州厈候相接匃奴故

態狃刼粮以餧師神将出竒張虚𫝑以䧟敵乃偽為

轉運伏其壮士示羸師以𨼆行援精𮪍以躡迹㓂果

大下援兵奔散驕虜益鶩自為得色駈此車牛憇彼

泉井於是箱中兵起千弩齊發要路𮪍飛一息而至

群胡顛沛殺傷滿野從兹饋軍路無驚者𮗚夫大漠

無晲穹廬靡所追之逃遯捨之憑凌費日老師兵家

隂送䧏状公宻上其事人莫知之及如其期舉國歸

附煙塵大起師徒惶惑公徐使令軍曰此是伏念執

温傳來䧏非他㓂也俄而衘壁轅門釋縳納欵帝嘉

厥勲命尚書崔知悌乗馹勞軍備禮獻凱䇿勲定日

程務挺張䖍朂者行軍之偏将世訴言子營逼逐方

䧏大軍文屬秉鈞忌才下上其手公曰雖不逮群師

之讓力猶耻二王之競功今而殺䧏後無來者乃封

開喜縣開國公而伏念温傳皆戮都市是年也伏念

弟元珍𫞐其餘種後叛則天稱制追正𪧐枉贈伏念

太僕卿程張諸家别故夷族君子以爲神理之不可

誣也永淳元年詔公爲金牙道大揔管未行遘疾四

月二十八日薨於京師延夀里春秋六十有四長子

貞𨼆早卒嫡孫叅互嗣封藐視諸孤哀哀童㓜高宗

悼焉贈幽州都督賜㐫儀還郷喪塟官供禮部郎中

監護窀穸之数率禮有加别勑留守委皇太子擇六

品京官一人檢校家事五六年間待兒孫稍成長日

停寵極哀榮禮之厚者澤及存没義莫重焉太常議

謚慱古多能文武表式曰憲其十月塟我憲公於聞

喜之東良原禮也神龍中興朝思舊徳贈公楊州大

都督開元孝享宰嗣延恩贈公太尉生不登乎台階

沒追位乎靈宰序四時於下地調二光於上天聖人

神敎意在兹乎公志堅慮精神勇識澈藝必討本學

皆覩奥又善測候雲物推歩氣𧰼鬼無遯謀靈不蔵

用著文集二十卷造草字數千文皆寳傳人間以為

世法又撰譜選十卷又為運營行陣部衆料敵等三

十六訣大聖天后令祕書監武承嗣就家𭣣進以為

祕術豈比馬卿浮華唯留封禪之草劉安虚誕空傳

鴻寳之書而巳哉加以汲引沉淪推奨氣𩔖虚懐而

𬓛帶不設弘亮而蔵府洞開故虎旅雲從詞林響應

(⿱艹石)毛羽之崇麟鳯衆川之長江河也在選曹見駱賔

王盧照隣王勃楊烱評曰烱雖有才名不過令長其

餘華而不實鮮克令終見蘇味道王歎曰十數年

外當居衡石後各如其言其在軍麾擇帳下之士則

有張知運薛訥閻敬客甘元SKchar2裴思諒王智方吕休

璟劉玄意引偏禆之将則有程務挺張朂王方翼崔

SKchar2党金毗郭待封等凢所進拔盡為名将此則有

道之人倫武侯之賞監也公之送波斯也入奠賀延

磧中遇風沙大起天地暝晦引導皆迷公因命息徒

至誠䖍禱徇於衆曰井泉不逺湏㬰風止氛開有香

泉豐草宛在后側後來之人莫知其䖏此乃耿恭之

營拜井商人之化城也公在禮闈勑賜善馬及寳鞍

令史奔馳馬倒鞍破懼而逃罪公使召之曰知汝誤

又平郅支遮匐大𫉬珍異首長将吏請遍𮗚焉有馬

腦大盤希大寳也随軍王休烈捧盤跌倒應時而碎

叩頭流血惶怖請死公𥬇曰事有不意何至重玉而

害人乎此又文饒之含容邴吉之仁恕也公西擒郅

支北䧏伏念前後錫馬五百疋僮二百人金銀器物

三千品錦𦋺織皮六百叚公受置庭中旬日散盡此

又趙奢之待士田文之市義也(⿱艹石)夫知人以為本感

通以為行善貸以為常散積以為樂古之友道者嘗

從事於斯矣公元夫人河南陸氏兵部侍郎爽之女

也陸氏卒⿰糹⿱𢆶匹室以華陽夫人庫狄氏有任姒之徳班

左之才聖后臨朝召入宫闥拜為御正中宗踐祚歸

養𥝠門歳時致禮媧后𥙷天進叅十亂少康嗣夏退

恊三從晉朝公卿列拜虞譚之母周官音注近出韋

逞之家皇上臨極旁求隂攻再䧏綸言将留内輔夫

人深戒榮滿逺悟真筌固辭羸憊超謝塵俗毎讀信

行禪師集録永期遵奉開元五年四月二日歸真京

邑其年八月遷窆於終南山鴟鳴堆信行禪師靈塔

之後古不合塟魂無不之成遺志也叅互官至涇鄧

二州刺史聿脩厥徳人亡道存次子延休并州汶水

令世載文雄家傳草聖次子慶逺恊律郎深逹禮樂

耳和神人咸負長才同淪短運季子光庭侍中兼吏

部尚書輔政邕熈致君堯舜孝理發乎陵廟仁澤遍

乎松檟是故妻以夫榮母以子貴尚書先贈方伯申

命上公夫人舊封華陽增號晉國詩云文武吉甫萬

邦之憲上公有焉又曰彼羙孟姜徳音不忘小君有

焉孝經云立身行道以顯父母侍中有焉合三徳而

為家横百世而濟羙信可以言時稱代𨩐石刋金者

歟神道前銘薛令所撰且有後命俾余係述馬遷世

家益孟堅之一傳劉寛表基並伯喈之兩碑報徳教

忠俱傳不朽銘曰

 天生亞聖 祚比王國 文綜九流 武叅七徳

 柔逺服叛 窮西盡北 赫我皇靈 去其蟊賊

 仁則不逺 智何不周 如山之峻 如川之流

 術與神合 藝将道逰 書來懸帳 賦出登楼

 司馬軍陣 宫人綱紀 帝嘉常伯 國于聞喜

 室其令妻 家成克子 社金傳世 桓珪守祀

 神為上台 永介邦

   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贈楊州刺史大都

   督梁國文貞公碑奉 勑撰

叙曰八柱承天高明之位定四時成𡻕亭育之功存

畫為九州禹也堯享鴻名播時百榖棄也舜稱至徳

由此言之知人則哲非贒罔乂致君堯舜何代無人

有唐元宰曰梁文貞公者位為帝之四輔才為國之

六翮言為代之𮜿物行為人之師表盖維嶽䧏神應

時間出者也公諱崇字元之姚姓有虞之後逺自呉

興近徏于陜今家洛陽焉烈考長沙文獻公𣗳勲王

室建旟嶲府公紈綺而孤克廣前業激昻成學榮問

日流武庫則矛㦸森然文房則禮樂盡在弱冠𥙷孝

敬挽𭅺又制舉高第歴佐濮鄭並有聲華入為司刑

承天授之際獄吏峻宻公持法無頗全活者衆進夏

官員外𭅺𭅺中侍𭅺朝庭曰能遂掌軍國遷鳯閣侍

郎監脩國史始則天人讓王承置醴之顧終以飛龍

利見延驂乗之恩自時厥後𢘆當大任凢三䖏兵部

尚書三入中書令一為禮部尚書左庻子又肅政大

夫捴虚武軍兵馬又司僕卿知隴右監牧使出典毫

宋常越許申徐潞楊同十郡景雲初以蕃邸舊寮封

梁國公食賦百室公性仁恕行簡易虚懐汎愛而涇

渭不雜真率徑盡而應變無窮亦推是心以御於物

故𠩄蒞必甿庻風SKchar鷔佷化從言不勵而教成政不

威而事理去思覩頌來暮聞歌既登邦政卒乗輯睦

及在宗伯神人𠃔諧今之中書是為理本謀事兼於

百揆論道揔於三台公執國之鈞金玉王度大渾順

序休徴來臻懋徳格天名遂身遜拜開府儀同三司

崇其秩逸其志也初太夫人在堂公授任西掖頗限

局禁求待晨昏優詔旣許㝷令還職公固請以泣制

曰家有令弟足慰母心國有諌臣安可暫𨵗其後剖

符江表敦喻起復衰麻外墨欒𣗥内毁變禮中𫞐通

識所貴神龍之首與聞興復疇其井賦累讓而停夫

以革故𪔂新大來小徃得喪而不刑於色進退而不

失其正者鮮矣君子曰忠不忘親仁也哀不違事義

也讓功辭邑禮也濟代全名智也仁以長人義以和

下禮以安上智以周身宜其光輔四帝軒冕三紀池

臺琴筑優㳺暮齒傳爵𡈽於祚胤保禄位於始終矣

享年七十有一開元九年九月𥨊(“爿”換為“丬”)疾薨東都之慈惠

里皇上悼焉國人慕焉撫床輟春曽未云比制贈楊

州大都督謚曰文貞禮也十年二月塟於萬安山之

南原在疾也王人賜膳御藥視醫于薨也中使弔臨

羽儀哀送君臣之義厚莫重焉子异弈思綴遺羙以

寘罔極有詔掌文之官叙事盛徳之老銘功将以寵

宗臣楊英烈帝乃洒恩仙翰鏤澤豐䂥日月照臨於

佳城煙雲變態於神道寳其文字別為群玉之山禁

其樵蘇即表三司之墓銘曰

 源深自虞 𣲖別從呉 避地魯陜 居家洛都

 神明逺契 兵瀆冥符 翊聖斯偶 生贒不孤

 仁将勇濟 孝與忠俱 學仭櫕植 文鋒迅驅

 𦂯安卑位 即騁長途 唯實唯有 (⿱艹石)(⿱艹石)

 再三軍國一二訏謨 戎SKchar2尤重 王綸最樞

 兼司任切 乆政榮殊 黼藻彌煥 丹青靡渝

 以寛容物 以鍳分區 外或形放 中𢘆禮拘

 箴雖緘口 諍亦志軀 但覩渾璞 誰詳瑾瑜

 伊咎尺寸 管樂錙銖 名正身遂 言誠願孚

 方辭漢禄 更辱齊狙 旣積而散 窮𭭕盡娯

 川歸東極 日止西晡 上惻旒扆 旁悲路衢

 藍田羙玉 荔浦明珠 載廣休慶 爰彌典謨

 豐碑乃立 盛業其鋪 帝念頻軫 仙毫特紆

 鐫金刻石 鳯篆龍圖 七耀光動 三泉澤濡

 鈐能叙事 理欝詞敷 求舊銘實 慙殫恧蕪

 𬗟思雲霧 尚想江湖 有道之徳 其何以踰

 延陵之墓 空此嗚呼 存殁終始 遐哉邈乎

   故太子少傅蘇公碑銘盧蔵用撰序不録

 斤斤蘇公 體正含道 禀靈淳粹 為唐元老

 忠以衞主 孝以立身 文以經國 惠以安人

 司牧九郡 九郡爰静 平章百工 百工爰整

 千載典憲 三朝綱領 上纂先人 五代相國

 下垂餘慶 七子令徳 帝謂庭碩 伊公是似

 接侍玉墀 序拜金所 聮華疊潤 佐我天子

 於戯彼蒼 國幹云亡 地頽五嶽 天折三光

備禮詔塟 群官會喪 掌史司徳 刋銘路磅


說之文集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