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說之文集 序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目録

唐㷼國公集二十五卷

盖呉元秊手自抄録以僃一覧者也初以

國兵燹之變𨘤書𢿱逸僅存其集於敝

簏中猶多魚魯復輟耕力以正之遂爲完

物亟欲梓之而力不果吾後卋子孫有能

新之以續有唐之文獻者乎唐去今千餘

秊其相業随卋消長而文𤢜存然則世之

𠩄㥓以為不朽計者攵焉爾雖與天壌俱

敝可也㷼公之文豈曰雕龍如劉勰者爲

哉若夫公之淳德茂烮曲江公志文䀆之

矣予何言㢤特書此以識嵗月云爾時

永樂七年夏六月廿又四日濠上貟隱老

人伍徳記

    嘉靖丁酉冬十月朔旦𣓙郡伍氏龍池草坣家蔵本校刋

唐故開府儀同三司行尚書左丞相燕國公贈太師

張公墓誌銘并序

   曲江張九齡撰

大唐有天下一百二十三年開元十有八載龍集庚

午冬十二月戊申開府儀同三司行尚書左丞相燕

國公薨于位享年六十四嗚呼哀㢤皇帝悼焉素服

舉哀廢朝三日乃下制贈太師盖師傅之舊恩禮有

加也詔葬先遠喪事有日又特賜御詞表章琬琰公

義有忘身之勇忠為社稷之衛文武可憲之政公侯

作扞之勲皆巳昭昭於天文雖與日月争光可矣公

諱說范陽方城人晉司空社武公之裔孫周通道舘

學士諱戈府君之曾孫慶州郡督諱恪府君之孫贈

丹州剌史刑部尚書諱隲府君之季子自上世積慶

及公而祥發神明所府道徳為樞生以寧濟㓜而休

祥鷹揚虎視英偉磊落越在諸生之中巳有絶雲霓

之望矣𥘉天后稱朝舉郡國贒良公時大知名㧞乎

其萃者矣起家太子校書迄于左丞相官政四十有

一而人臣之位極矣尚書國之理本公悉更之中書

朝之樞宻公亟掌之休聲與偕升䧏数四守正而見

逐者一遇坎而左遷者二其餘揔戎于外為國作藩

所平除者惟幽并秉節龯而巳至(⿱艹石)三登左右丞相

三作中書令唐興巳來朝佐莫比盖聖贒之運有會

師臣之道𣣔行人雖求多我每餘地馨香之發敷聞

自乆宜其翊戴聖后師範百寮功烈過於如神徳聲

岀於咸一此固與板築崛起屠釣作合之𩔖亦不異

也公志玄遠而性髙亮未嘗自異會節乃有立何所

不可體道以為宗旣定國於一言亦保身之雅其於

經理世務雜以軍國洪事如流應物如響紛綸幅輳

其猶指掌及夫先聖㣲旨稽古未傳缺文必𥙷墜禮

咸甄與經籍為笙篁於朝廷為粉澤固不可詳而載

也始公之從事實以懿文而風雅陵夷巳数百年矣

時多吏議擯落文人庸引雕蟲沮我勝氣丘明有耻

子雲不為乃未知宗匠所作王覇盡在及公大用激

昻後來天將以公為木鐸矣斯文豈喪而今也則亡

嗚呼克生以輔時而臣道不究致用以利物而人將

安仰上撫床以念徃下輟相而哀至復見之於公焉

太常議行謚曰文貞二十年秋八月甲申遷窆於萬

安山之陽燕國夫人元氏祔焉夫人故尚書右丞相

武陵公懐慎之女也動為柔範皆可師訓及公之貴

連姻帝室雖䖏榮盛(⿱艹石)非在巳内執謙下外睦親踈

古之贒明未始兼有開元十九年三月壬戌薨于東

都康俗里第享年六十四長子均中書舎人次曰垍

駙馬都尉衛尉卿季曰椒符寳𭅺泣血在疚皆我之

有後也嗚呼玄堂永閟何事春秋幽篆斯在亦云不

朽而巳銘曰

天有宻命滋液百寳時無大贒誰與明道我公𠃔叶

我徳孔昭翰飛戻天羽儀清朝功遂身謝名由實羙

言而有立古無不死南山之下詔葬于兹後之與歸

誰我太師